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顾先生的娇太太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小说在线阅读by桐哥

来源:zzy|小说:顾先生的娇太太|时间:2020-02-12 22:27:37|作者:桐哥

作者桐哥原创小说顾先生的娇太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顾先生的娇太太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我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我爱顾霆琛整整九年。年少时,常尾随他身后。年长时,终于成为他的妻子。但他却不给我爱情,丝毫怜悯都没有。我拿离婚和时家的权势诱惑他谈一场恋爱,他都不为所动。他永远不会记起曾经那个忐忑不安、小心翼翼跟着他身后的小姑娘。直到离婚后,我看清所谓的情深不过是自己感动了自己。甚至直到死我都不知道我爱的那个如清风般朗月温润的男人从不是他。是我一开始就认错了人。所谓的情深,所谓的一心一意不过是自欺欺人罢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笙顾霆琛

桐哥小说作品《顾先生的娇太太》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你很想谈恋爱

梧城下了几天的雪,整个城市都是晶莹透彻的,我们两人面对面的站在狭长的巷子里,淡淡的路灯洒在他身上拖出他斜长的身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他听见我喊他的名字他怔了怔,眸光探究的望着我,半晌轻轻的嗯了一声,嗓音温润如玉道:“小姑娘住哪儿的?”

“时家别墅……”

我突然想起顾霆琛从没去过时家别墅,忙慌乱的报上地址,他轻轻的笑开,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我系上,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暖。

我贪婪的深呼吸听见他说:“走吧,送你回家。”

顾霆琛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呐……

眉眼如画,温雅清隽。

我上前走在他的身侧,模样乖巧的伸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掌心,他身体顿了顿但没有拒绝我,而是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心带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他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有问,直到站在时家别墅门口,我望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顾霆琛,你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他弯了弯唇拒绝道:“小姑娘,天晚了。”

天是晚了,顾霆琛的衣服上还落了很多雪花,我踮起脚伸手替他理了理,笑的明媚道:“那下次见。”

他没答应也没有拒绝,我忽而明白,今晚的一切不过是我的自作多情,分开之后他就是温如嫣的新郎。

他说过,他始终欠他一场婚礼。

而我始终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心里到底又在期盼什么呢?

我眼眸黯然,转身回了别墅。

我快速的跑回房间里打开灯,又走到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的那个男人,他依旧那个姿势站在那儿,身材挺拔,双手漫不经心的插在衣兜里。

我把脸颊轻轻的贴在窗户上低声的说了句再见。

再见,顾霆琛。

再也不见。

望今生你所要的都能如愿以偿。

我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缓缓的掉落……

最近的我,怎么这么爱哭呢……

我咧嘴笑了笑,等顾霆琛离开转身进了浴室洗澡,又如往常那般吃了止痛麻痹自己的药物。

清晨醒来时脑袋晕晕沉沉的,腹部也疼的厉害。

我撩开被子,看见白色的床单上全都是血色。

我漠然的起身换了一床黑色的床单,又去浴室泡了一个澡,刚起身就接到了季暖的电话。

她激动的说:“笙儿,我找到他了……”

我疑惑的问:“谁?”

季暖不知所措的哭着,声音抽噎着道:“陈楚生,我那年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尸体,所以打死我都不信他就这样没了,即使所有人确定无疑的告诉我说他死了我都不信!我要亲眼看着他死了他才能死!”

她一直抽噎道:“我找了他七八年,找的快绝望了,可现在……笙儿,你知道我心底的幸福吗?”

我知道陈楚生,就是那个为季暖挡了车祸的人。

我轻声问道:“你在哪儿找到的?”

“乡下他奶奶家,但我现在不敢去见他,因为他的双腿残疾了,我怕……不过他到现在都还没结婚。”

难怪她昨晚有事匆匆的离开了,听季暖的意思,只要那个人是他,残疾人又怎么样?

她都敢要!!!

“你先缓缓,做好了准备再去见他。”

“嗯,我缓一段时间再去找他。”

挂了季暖的电话后我又想起昨晚的顾霆琛,温暖的要命。

我拿起那条杏色的围巾紧紧的抱在怀里。

直到饿了才起身去厨房里做饭,刚做了一个菜我就接到顾董事长的电话,他轻轻地问:“能见个面吗?”

我默然,他叹息道:“时笙,我们谈谈。”

我觉得没什么可谈的但还是答应了。

“嗯,哪儿见?”

“顾家。”

挂了他的电话我一点都不着急,慢悠悠的做好饭菜,吃饱了饭才开车到顾家。

这儿是顾家老宅,我和顾霆琛都不常回来的,而且三年的婚姻关系里顾霆琛也没有带我回过顾家。

每次都是我自己回的这里,唯一能和他一起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时间只能是新年。

他再厌恶我,他都要带着我应付顾家的长辈。

我熟稔的把车停在车库,然后进了顾家。

顾董事长看见我忙喊着,“时笙,过来。。”

我在门口看见顾霆琛也在顾家,此时的他神情漠然,眸心暗沉。

同昨晚的他真的是判若两人啊。

我进去坐在顾霆琛的对面,客套的喊了声爸。

即使离婚,他曾经始终是我的长辈。

闻言他愉悦的笑开说:“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年轻人究竟在闹什么,但有的话还是要说开,随你们怎么闹,我这只有一条底线,就是温如嫣绝不能进顾家大门,你们两个都好好想想吧。”

闻言,顾霆琛轻蔑的眼神盯着他的父亲。

我心里清楚,无人能阻拦顾霆琛的。

而顾董事长、我的前GG,听他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复婚。

我淡淡的笑说:“没什么好谈的。”

“怎么可能没什么好谈的?你一个时家堂堂的总裁嫁到我顾家受尽了委屈,现在还腾出顾太太的位置又把时家拱手相让,你这样图的是什么?你图的不过是一个男人,他现在凭什么去娶别的女人?”

我的心思众人皆知,顾霆琛从旁人的口中听的也不少,以前我都是一笑置之,现在却像是被针刺着那般疼痛,我站起身解释说:“人的心思都会变,我也是。爸,我之所以离婚是因为我对你的儿子没了感觉,把时家给他也不是我大方,只是时家是我爸妈的心血,我做生意是真的不太在行,所以才给顾霆……”

“胡扯,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明白?”

我怕他再说些什么赶紧起身离开。

我从车库里开出自己的车,在口子上看见顾霆琛正点着一支烟慵懒的抽着,我想绕过他,他却把我拦下,我迫不得已的停下车。

我脑袋晕沉沉的问:“你什么意思?”

他抖了抖手指间的烟灰道:“时笙,我们谈谈。”

昨晚的一切犹如镜花水月,他再也不会温润的喊我小姑娘。

而我对他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期望。

因为他始终会成为别人的丈夫。

我语气冷漠的问:“你想谈什么?”

他抖烟的手指一顿,眼眸颇为困惑的望着我。

最后轻轻的问了一句,“你很想谈恋爱?”

第11章 .他的温柔

我想谈恋爱,我想尝尝被人爱的滋味,哪怕是假装的我都甘之如饴。

因为我剩下的时间寥寥无几。

我没有时间再去想那些令我悲伤的事。

我眯了眯眼,笑说:“跟你没关系。”

我开车欲走,顾霆琛突然打开车门跳上了车,动作极其的危险,我停下车暴怒的骂他道:“疯子,你这样会受伤的!”

顾霆琛眉色无所畏惧,我眼神冰冷的望着他,正想赶他下车时,他笃定道:“你还爱我?”

是问句,也是肯定句。

他还有三个月就是别人的新郎,现在却笃定的说着这种话。

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说到底是自己给他的机会,把柔软的一面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他的面前。

要怪就怪自己的那份爱太笃定。

笃定到我说不爱他了所有人都不信。

“是啊,我爱你,你反感吗?”

我笑的坦坦荡荡,说的是气话也是实话。

顾霆琛眯了眯眼,吩咐我开车,“开车回时家别墅。”

“你呢?”我问。

他淡淡的说:“我跟你一起。”

我想了想,道:“算了吧,我不想带你去时家。”

“那就回顾家别墅。”

……

我开车到了顾家别墅,顾霆琛下了车拉着我的手腕进了别墅,里面干干净净的被人收拾过,沙发也全部用白布给遮住的,毫无生活气息。

顾霆琛松开我撤掉那些白布,我过去坐在沙发上,他进了厨房给我倒了杯热水递给我。

我捧在手心里,心里有些无措。

他究竟想做什么呢?

正是午后,窗外的阳光缓缓的落了进来,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而顾霆琛什么也没说,一直忙碌着收拾别墅。

我们两人谁都没有打扰谁,很快到了傍晚,顾霆琛从楼上下来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浅色的毛衣,浅色的裤子,还有那颇为凌乱湿润的乌发。

他过来坐在我对面,我眼神平静的盯着他,他眸光温和的望着我,耐心的问:“晚上想吃什么?”

顾霆琛的眉目清隽,一向冷冷清清的,像现在这般柔和几乎是以前我不敢想象的模样。

我摇摇头说:“不饿。”

他凝眉,声音低道:“晚上不吃饭怎么行呢?”

我怔了怔,下意识说:“你不用假装关心我的。”

顾霆琛一怔,涩然的问:“我以前对你很差劲吗?”

结婚三年,顾霆琛对我说不上差劲,因为连差劲的资格都没有。

整整三年他对我用的都是冷暴力。

每次做爱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离开别墅,而除了在床上我平常基本上是见不到他人的,除开那年他强制性的打掉我的孩子……

当年说不恨他是假的,可爱他也是真的。

这件事被我用了几年时间消化,到现在说不上原谅但也说不上恨,释然了,很多东西随着生命的结束都会释然的,哪怕它会一直像根刺一般扎在柔软的心脏上,偶尔也会被自己翻出来细细回味。

我叹气,笑说:“没有。”

门外忽而响起了门铃声,顾霆琛起身去开门。

等他进来时我才看见是他在网上订的一些食材。

我好奇的问他,“你要做饭?”

“嗯,你喜欢吃鲤鱼对吗?”

我怔住,点点头说:“嗯,我喜欢。”

喜欢吃鲤鱼的不是我,是温如嫣。

温如嫣离开梧城前和我见过一面,她可怜的目光盯着我问道:“你知道顾霆琛为什么喜欢吃鲤鱼吗?因为我喜欢,我喜欢的东西他都会尝试让自己喜欢,时笙,你以后会发现的,他是个情深义重的男人,一旦被他喜欢上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但被他不喜欢,那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一个女人,因为你爱的那个男人有着最冷酷无情的一颗心。”

当时我嘴硬道:“谁说我喜欢他?”

温如嫣错愕的问:“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我见不得她得意,扯谎说:“在我们这个层次讲究的更多是门当户对,顾家适合我,而我也完全适合顾家,仅此而已。”

虽然看不惯温如嫣得意,但我每次都会在顾霆琛到别墅之前做一顿晚餐,晚餐里就有一道鲤鱼汤,说起来以前的自己一直想讨他欢心。

没想到被他误会我喜欢吃鲤鱼。

但这些都不重要的,爱吃什么都无所谓。

顾霆琛进厨房做饭去了,我上楼找到曾经的房间换了一件薄款的毛衣,又下楼倒了杯热水吃了两片止痛药。

在客厅里待着无趣,我站在厨房门口静静地望着顾霆琛。

厨房内是淡紫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竟柔和的很。

因为个子太高,他微微的弯着腰在案板上切着菜,修长的手指握着刀柄竟好看的紧,仅仅是望着我便失了神,反应过来时心底的情绪波动的很乱,毕竟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这幅居家的模样。

顾霆琛仅仅一个动作便让我慌神,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委屈。

我爱他九年,暗恋他六年,他却从未给过我任何回应,难道真要这样孤寂的走完自己剩下的日子吗?

可心底的不甘是那般的强烈。

……

顾霆琛做了两菜一汤。

我夹了一块鱼肉往嘴里送去,细细的咀嚼,他望着我的目光很期待,我淡淡的笑说:“很好吃。”

“鱼肉是冷冻的,没有新鲜的好。”

我摇头,“这样已经很好了。”

他做的和菜的新鲜质感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是他做的,我都欣喜若狂。

我吃的很慢,顾霆琛很快吃了两碗饭,放下筷子也不催我。

待我吃完,他才起身收拾碗筷。

等顾霆琛从厨房里出来我便向他告辞,他默了一会儿,眼眸深邃的望着我,嗓音低沉的问道:“你就这么着急走吗?”

我笑着反问他,“我有留下的必要吗?”

“这儿,曾经是你的家。”

我曾经在顾家别墅住了三年,说不惦念是假的。

我扯了扯嘴角道:“曾经我也以为是。”

我转身要离开,手腕忽而被人紧紧的攥住。

我回头困惑的望着他,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想要谈恋爱?”

第12章 .那就和我谈一场恋爱吧

顾霆琛的眸子很执着的望着我,我有时候难以理解他现在这样算什么?

明明都离婚了又为何假装关心我……

我从他的掌心里抽出自己的手,努力使自己镇定自若道:“没什么,可能是我天生缺爱吧,想着就花钱买一份爱,反正我以前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顿了顿,我盯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道:“我曾经拿时家买了跟你之间的一份婚姻,现在不过是买爱情而已。”

“那就和我谈一场恋爱吧。”

手中的包掉落在地上,我错愕的问:“你说什么?”

“我和你谈恋爱,假装爱你,宠你,把你捧在掌心,让你体会到幸福,也不会忤逆你,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直到我结婚前夕。”

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是别人的新郎,即便我再不堪,即便我在大街上随随便便找个男人,我都不愿意这个人是他,而且离婚前我给过他机会的。

况且他现在这种语气像是施舍,怜悯。

我很想要他的这份爱,很渴望,可以说宁愿粉身碎骨,但我拒绝了,可能是心底那可笑的自尊吧。

我几乎是狼狈的离开了顾家别墅,回到时家之后就一直藏在房间里,顾霆琛给我发的短信我也假装当没看见。

我没法回他那句,“你为什么要跑?”

他心里爱着温如嫣,是那女人的新郎。

如若他离婚之前这样说我一定会欣喜若狂。

但现在一切物是人非,我不需要他的怜悯施舍。

我不需要,哪怕孤独至死!

接下来的一周我都藏在时家别墅里哪儿也不去,病情越来越严重,很多时候都没有什么精神,懒懒的躺在床上就是一整天。

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直到季暖给我打了电话。

她让我陪她去乡下见陈楚生。

她说她没有勇气,害怕他拒绝。

我答应了她,约好待会见面。

似乎习惯性的,我化着精致的妆容出门,到茶馆的时候看见季暖穿着一身很素的衣服。

白体恤,蓝色牛仔裤,素颜。

与之前的她天壤之别。

我诧异,“很少见你没化妆的模样。”

季暖神情忐忑不安的说:“他没见过我化妆的模样,而且我听人说他现在的家庭条件很不好,我怕他……”

我直接问:“怕他面对你时自卑?”

她努力的笑了笑道:“我不想给他压力。”

“这样的你还是会给他压力的。”

我说的很直接,但也是现实。

陈楚生七八年前都能狠心的躲着季暖。

更何况是现在光芒四射的她?

闻言季暖沉默,随后催我去换衣服卸妆。

我没有任何反驳,找了套简单的衣服换上,季暖看见仍旧不满意,我耐心的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她还是皱着眉不满意。

最后她妥协道:“不是衣服的问题。”

我挑眉问:“那是什么?”

她摇摇头,悲伤道:“从来都不是衣服的问题。笙儿,你的美貌是天生的,油然而生的气质怎么也遮不住,就像我……换了衣服也是一样的。”

季暖怕带给陈楚生压力,所以最近一直都不敢去见他。

今天好不容易有了勇气却又开始退缩了。

我鼓励她说:“要不试试?”

季暖希冀的问我,“他会排斥我吗?”

“不会的,起码的礼貌他应该会有。”

想象的和现实始终是有差距的,当我和季暖充满期待的赶去小镇时最后被他的奶奶拦在门外,我们好说歹说,她才让我们进去。

那是我第一次见陈楚生,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羽绒服,坐在轮椅上的他没有双腿,目光呆滞的望着院中一棵干枯了的梅花树。

陈楚生的面容异常憔悴,脸上都是细碎的伤疤,见着这样的他,季暖没控制住自己默默的流着眼泪,我能理解她心底深处的颤抖。

季暖缓缓的走近喊着,“陈楚生。”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生怕打扰到了他。

陈楚生的神色似乎有一瞬间的错愕,他缓缓的偏过头看向季暖,目光浑浊,陌生的问道:“你是谁……”

季暖一顿,突然不知所措。

我赶紧问:“季暖你认识吗?”

他笑的像个不知世事险恶的大男孩,露出一口大白牙问:“季暖是谁?”

闻言季暖凌乱的目光看向陈楚生的奶奶,老人家叹了口气说:“他经常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傻了。”

陈楚生奶奶的语气中只有岁月磨下来的无奈,似乎对陈楚生这个模样已经见怪不怪。

季暖没再说什么,而是定定的望着陈楚生。

似乎想从他的双眼中找到一丝希望。

许久,季暖率先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我和她折返回了梧城,在车上季暖坚定的说:“他没傻,他认得我,我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挣扎。”

“那你……”

“他不想跟我相认。”

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回到梧城之后季暖想把茶馆转出去,我郑重的问她,“决定了吗?即便家里人不同意,谁都瞧不起他,你都想赖在他的身边?余生一辈子都照顾着一个不能生活自理的男人?”

季暖点了点头,坚定的对我说:“八年前的季暖就该死了,现在活着的这条命本来就是他的,他不认我也好,装傻也罢,这辈子我只想跟在他的身边,只要能天天见着他,陪着他,再大的苦楚我都能熬住。我甚至坚定的认为,我以后一定会幸福的,我真的会幸福的,我现在都感觉到我是幸福的,至少在知道他还活着之前,我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再爱了,不会再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可现在……笙儿,只要他陈楚生在,我季暖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

幸福一词,季暖说了三遍。

但要抛下一切去追随陈楚生,钱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往后的日子里,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同于琴棋书画诗酒花样样都要钱。

我想了想,提醒她说:“一周前我在你的电脑旁边放了一张银行卡,你应该知道是我留下的,但却从未问过我密码。”

季暖抿唇,道:“我知道密码。”

闻言,我笑开道:“还是你懂我。”

顾先生的娇太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顾先生的娇太太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顾先生的娇太太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