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行尸走肉》夏树完本在线阅读

来源:ZW|小说:行尸走肉|时间:2020-02-07 21:45:20|作者:夏树

行尸走肉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夏树。行尸走肉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空气中满是腐烂的味道到处都是枯木,周围一片沼泽破败的建筑,直升机的残骸两名幸存者走在回家的路上步履蹒跚,精疲力竭输电塔东倒西歪,严重腐蚀上面的电线,早已不复存在只蹲着两只饥肠辘辘的猴正贪婪地盯着,那两

行尸走肉夏朗龙一涵

行尸走肉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7、夜战阿宾

我记得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见过蕾茜一次,她来沪市找暖暖玩。多年不见,蕾茜变化很大,不再是当年那个浓妆艳抹的非主流小富婆,而是蜕变成一位知性优雅的小少妇,嗯,确实是少妇,因为她已经嫁人了,她是跟老公一起接待的我们。

她老公很胖,少年老成,看起来有四十岁了都,还有些谢顶,自我介绍说叫周小迪,暖暖悄悄跟我说,他是关二代,强强联姻,你懂得!

见面寒暄之后,蕾茜非常抱歉地说,又来了一波亲戚,现在她家和她老公家的房子都很紧张,只能委屈我们,把我爸妈和羊家老两口安顿在蕾茜家在市中心区的一栋房子中,我赶紧握住蕾茜她老公的手表示万分感谢,要饭哪儿还能嫌馊啊,不露宿街头就行!

至于我和暖暖,实在没地方安排了,只能跟蕾茜和周小迪挤在她们的婚房里。

蕾茜家房子很大,三室两厅,跃层式建筑,家里除了新婚小夫妻,还有一个全职保姆,叫小艾,尼玛这小保姆长得前凸后翘、细皮嫩肉的,我都怀疑蕾茜怎么会容忍这么一个尤物安睡在她家里!

小艾的手艺属实不错,比我老妈还要强,更别提暖暖了,五个人,六菜一汤,晚饭吃得还算融洽。我注意到,小艾虽然是保姆,但在家中的地位似乎不在蕾茜之下,吃饭时候自己是径直坐到周小迪旁边的,都没叫女主人一声,难道他是周小迪的公开情人,婚后直接入住他们的新家?

尼玛,我这是职业病啊!管人家的家事干嘛!

饭后,小艾去收拾,暖暖和蕾茜去书房聊天,周小迪陪我在客厅里抽烟闲扯淡,他说话官腔很重,胖胖的身体虽然笨拙,肢体语言却很丰富,一口一个"小夏啊",叫的我很不舒服,敷衍了他一阵之后,我借口说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

女主人出来安排睡房,她说想和暖暖一起睡,好好叙叙旧,她们占据了主卧,就剩下两个房间了,保姆小艾有她自己的房间,难道要我跟周小迪同床共枕?!我擦,这样还不如让我去找我爸妈和未来的岳父岳母呢!

不过周小迪很快帮忙解了围,他说他睡沙发,让我睡侧卧室。

我也就没客气,简单洗漱一番之后,进入侧卧,小艾正在帮我整理床铺,背对着我,腰身很是丰盈。

"夏先生,整理完了,你好好休息吧,晚安!"

"晚安。"看着小艾一扭一扭走出卧室,我有点春心荡漾,暗暗筹划着半夜里如何夜袭主卧室,把羊暖暖给弄到侧卧里来,该是时候捅破一些东西了!

紧张刺激的第二天即将结束,疲惫袭来,我躺在床上,尝试给一涵打电话,还是无人接听,发了条信息,让她回电,说我担心,等了五分钟没回应,我便放下手机,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梦中,隔壁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我一下子从床上弹起,迷茫了好几秒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赵蕾茜家里。

咚咚咚的声音还在继续,期间似乎还伴有呻吟声!蕾茜家的格局,我已经观察过了,这间侧卧室的隔壁,是别人家,我看了看手机,还不到12点,难道在干坏事?

出于好奇,我侧耳仔细聆听,不是,听起来像是什么钝器在锤击另一个东西,那呻吟声,好像是个男人发出来的!

午夜杀夫案?!

我从床上下来,将耳朵贴在墙上,这样能听的更真切些,清晰的敲击声,女人的啜泣声,男人的呻银声里面,还夹杂着低吼,这种低吼听起来好耳熟,尼玛,那不是从丧尸喉咙里面滚出来的特有声音么!

隔壁男人尸变,被女人击倒,然后用锤子砸击男人,可能因为不知道要敲击头部破坏大脑才能彻底干掉丧尸,所以现在正胡乱敲着,应该是这样,我分析着隔壁可能存在的形势。

过了大概半分钟,所有声音突然消失了,我揉了揉耳朵,重新贴上墙,心跳有些加速,要不是这道墙隔着,近在咫尺啊!又少顷,传来一声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

两秒钟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过来!是蕾茜家的门!

我从侧卧室出来,其他两个卧室的房门都紧闭着,周小迪也从沙发上起来了,穿着大裤衩子,光着上半身,正背着手向门口这边走来。

毕竟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周小迪很冷静地冲我做了个"要稳住"的手势,然后靠近防盗门,从猫眼往外看,没想到,只一眼,他就浑身颤抖,一P股跌坐在地上,转身就朝沙发狼狈地爬了过去!

卧槽,至于么!我走到门口,趴着猫眼往外看,心中也是一凛,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美少妇正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条还在滴血的锤子,神色慌张。

我冷静地将她观察了一番,确认她身上没有伤口之后,打开了门,少妇一下子扑了进来,返身把门关上,反锁,之后靠着门,大口喘着气,硕大的胸部剧烈起伏。

少妇注意到自己走光,下意识地把睡裙向上拽了拽。

"粗什么事了?"我吞下口水,问道。

"没,没什么……"少妇似乎想掩饰什么,避开了我忧郁的眼神。

"是不是,你老公出了什么状况?"我旁敲侧击地问道,怕直接说会刺激到她。

少妇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其他三女也都被惊醒,穿着暴露地聚在客厅里,显然被少妇吓到,都依偎在沙发边上,周小迪却不见了踪影!

"小艾姐,麻烦你去给她沏杯咖啡,压压精。"我说,既然男主人不肯出面,只好由我主持大局了。小艾点了点头,踩着小凉拖鞋,碎步扭进了厨房。

"蕾茜,带她去冲个澡,找件衣服,给她换了。"我说。

可是蕾茜却不住地摇头,拒绝执行命令,我能理解,她害怕!

"暖暖,你去,她没危害的。"暖暖毕竟也是个二把刀侦探,胆子相对大一些。

暖暖点点头,少妇很听话地跟着她去了卫生间。一声惨厉的尖叫!周小迪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又逃进了卧室!懒得管他!

五分钟之后,少妇坐沙发上,双手捧着咖啡,还在瑟瑟发抖,三女齐刷刷站在远端的沙发边,小艾的手背着,似乎藏了什么武器在身后!

我坐在少妇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她还在滴水的发梢,想开始审问,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谢谢你给我开门,我老公……"倒是少妇先低声开腔道,"我……我杀了他。"

"没事,我能理解……他感染了是吧。"

少妇点了点头,又开始啜泣,现在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大概知道丧尸是怎么回事了。正琢磨着该怎么安抚少妇,隔壁突然再次传来巨大的撞击声!我和少妇吓得同时站了起来,难道她老公没死?!

我目光询向少妇,她也是一脸茫然。

"轰!"

又一声,这次听得真切,似乎是少妇她老公听到了老婆和别的男人谈话的声音,正愤怒地以他的血肉之躯撞击着两个房间之间的墙壁!眼睁睁的,墙上的精美壁纸开裂了!这是用绳命在捍卫男人的尊严啊!

不过对不起了,这位大哥,您已经变成了丧尸,如果再继续威胁我们的话,就只能将您给击毙了!少妇已经被吓得躲在了我的身后,身体紧贴,倍儿爽!

轰!轰!轰!

一波强过一波的撞击,墙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这家伙的力气好大啊!

如果再这么撞下去的话,墙迟早要被撞破的!我挥手让四女都撤回主卧室,让她们把门反锁,然后自己开始寻找武器,高尔夫球杆还在楼下的车里,何况房间里空间狭小,不适宜用高尔夫球杆作战,我快速踅摸了一圈,只在厨房找到了一把菜刀,加上刚才少妇带来的锤子,有这两样东西,应该够用了吧!

少妇老公的撞击还在继续,墙上的裂痕越来越大,我站在裂缝前两米处,左手持锤子作为防御,右手持菜刀准备进攻。

"轰!"

终于,墙被撞开一个大洞!一颗血淋淋的脑袋从洞里钻了出来!我不敢迟疑,跳上去就是一刀!可能是比较慌张的缘故,本来想砍它脖子的,可惜砍偏了,砍在了它的后脑上,而且并未砍进入多少,刀刃就被头骨所阻挡!

丧尸被触怒,低吼了一声,将脑袋缩了回去,我赶紧收刀,等待它的下一轮进攻。

"轰!"

又是一次撞击,刹那间砖石横飞,墙洞被扩大到一平米见方,尘埃中,丧尸从墙洞钻出,幸亏我早有准备,站在洞旁边给丧尸下了一个绊子,丧尸中招,一头扑倒在了地板上,我手疾眼快,立即跃上,骑坐上它的后背,以锤子连续猛击丧尸的后脑!

之所以用锤子,是因为我怕用刀的话,刀身会陷入丧尸脑袋中无法自拔,造成攻击迟滞,给丧尸反击的机会!

再强悍的脑袋,也架不住此时肾上腺素分泌异常的我的连续锤击!

大概四、五下之后,一股白色浓浆喷薄而出,丧尸抽搐了两下,不动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随手从身边捡起一块细长的水泥条,从破口处插进丧尸的脑袋里,把它搅成脑残,才从丧尸身上下来。

麻痹的,弄了一身血和脑浆,我走到主卧门口,敲了敲门,告诉她们没事了,然后到卫生间洗手。裤衩被白色浓浆溅射到,像那个什么一样,这样会被人误会的啊!

拉开梳妆台下面的抽屉,里面有还未开封的新式短裤若干条,男女款式都有,这应该是蕾茜或者小艾给我和暖暖准备的,很贴心嘛,我打开一个男士短裤包装,准备换上。

突然,屋里传来了周小迪的尖叫!

 

 

008、噩梦前夜

那货还没死?我赶紧抄起还没来得及洗干净的锤子冲了出来!

瞬间,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麻痹的,周小迪看到地上的尸体,竟然跳进了她老婆的怀里,紧紧搂住蕾茜的脖子!我冷哼了一下,回到洗手间重新洗手,换上新短裤裤,就这么出来(沙滩裤彻底弄脏,不能再穿了),带着暖暖和小艾把丧尸的尸体用一条旧毛巾裹起来,丢到了楼道里,明早起来再处理吧。

少妇已经冷静了下来,这厮心思素质还挺强,非但没有因为我格杀了她老公而怪罪我,反而对我表现得很是感激,我估计他俩平时的感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钻进了少妇家,把她们的床立起来,堵住了墙上的那个洞,用胶带将缝隙封死,然后让小艾找来消毒水,把房间里所有地方都消了一遍毒,忙活完这些,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周小迪和蕾茜去睡了,小艾好似有洁癖,碰了丧尸尸体之后,每隔几分钟就要去洗手间洗手,洗了几次之后,她也困了,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剩下暖暖陪着少妇,以她安慰出轨男的老婆(我们事务所的大多数雇主)的丰富经验来安慰少妇。我就坐在旁边听着,不时插科打诨娱乐一下二女,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少妇已经跟我俩打成一片了。

少妇叫白杰,只比我们大两岁而已。我虽然理论上来说还是个处男,白杰却已经结婚三年了。

白杰的老公叫阿宾,是个胖子!这点我已经体会到了,骑坐在他背上,很舒服,沙发一样,阿宾还是个拥有二级厨师证的厨师,开过小饭店,不过开黄了,现在整天在街上瞎混,据说是"道上"的人,人送外号"肥仔宾"。

白杰本科毕业,专业是日语,现在,在附近一家日企做文员。白杰家是农村的,应该很穷,要不然怎么会嫁给肥仔宾那一坨肥肉!结婚三年,白杰还没怀孕,因为这个,白杰在阿宾家里备受歧视,阿宾家的传统观念特别重,认为不生蛋的鸡不是好母鸡。

所以阿宾的父母平时对白杰都是冷眼相看,阿宾更是找个借口就对白杰拳打脚踢,尤其每天夜里,阿宾特别喜欢虐待她。讲到这里的时候,白杰看了我一眼,我假寐盖以诱敌,虐待我没见过,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操作的,不过听白杰描述的好像挺惨烈,什么烟头啊,鞭子啊,听得我很兴奋啊有木有!

不知不觉,我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饭菜香钻入鼻孔,将我弄醒,睁开眼,沙发上只有我一个人,身上盖了一条毯子,我起来伸了个懒腰,想回侧卧室拿烟,路过厨房门口,看见小艾正穿着吊带睡衣在做饭,腹中有些空,我走进厨房想看看有什么吃的,小艾可能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惊魂未定,被我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手里的铲子当啷掉在了地上,我赶紧弯腰去捡,小艾也弯腰,尼玛!鼻血啊鼻血,她竟然没穿……好吧,这种关键时刻,我要认真一些!

我手快,先捡到了铲子,起身递给了她,小艾娇羞接过,目光却落在了我身体中间的部位,我低头一看,不好!我赶紧弯腰,顺手从案板上抓起一片面包,逃出了厨房!

好尴尬啊,我推开侧卧室的门,刚要抓起床头的牛仔裤穿上,又一幕激荡的画面映入眼帘!暖暖竟然和白杰玉体横陈在床上,俩人加起来身上才有两块布,被子都被踹到地上去了。

听着俩人均匀的呼吸声,我震惊了,脑海中的正邪势力在做剧烈的斗争,犹豫了片刻,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床边,从白杰腿边小心地爬过去,轻轻抬起了暖暖压在白杰胸口的胳膊,把手伸过去摸,摸索半天,终于掏出我的香烟!又从床头柜上抓起牛仔裤,赶紧溜走!

到了阳台上,我这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一个家里四个女人,真够人受的!

眼前是静谧的羊州城,死一般的沉寂。通过和白杰的对话,我推理出她老公被感染的原因,他跟几个从沪市逃出来的朋友昨晚一起喝酒来着,但他并未被咬伤,只有两种可能,一,阿宾是个好基友,跟那几个沪市的朋友有过"亲密接触";二,如果阿宾不是,可能是在席间,通过吃饭菜时候,病毒经由筷子进行传播的。

不管怎么样,反正那几个沪市朋友当中,肯定有病毒携带者,而这很可能并不是特例,也就是说,现在羊州也特么的不安全了。

继续逃?还是固守?

正权衡利弊,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我赶紧掏出,是一涵的信息!娘的,这货到底在搞毛?通讯断断续续的!

这回没有加密,信息内容:沪市全面沦陷,我正要往金陵方向撤离,你在哪儿!

我赶紧回拨过去电话,通了!不过只响了一声,就被一涵挂断。

"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一涵的信息马上进来,应该是快捷短信。

我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给一涵发信息:羊州,荷花池,24棟502室。

这是蕾茜家的地址。少顷,一涵回复:恩。

我赶紧又回:羊州发现病例。

一涵回复:已经知道,排查中,速购板蓝根,有一定预防作用。

卧槽,搞什么飞机!板蓝根还能抵御丧尸病毒?不过一涵这么说,肯定有一定道理,我又回复:何时来?

一涵没有回复,再给她发信息,发不过去了。

周小迪没吃早饭,起床后直接去上班,说单位有紧急情况,烟草库存突然不够了,得赶紧组织从外埠调运。

也难怪,一下子增加几百万人口,哪座城市也吃不消。

早饭后,我跟着白杰回了一趟她家,家里墙上地上都是凝血,也懒得清理了,把阿宾的尸体放置在她家之后,报警,让警察来收尸,相信警察不会为难白杰。

然后我便带着暖暖出去采购板蓝根,买了一大堆,还特意询问了一下这玩意有什么特效没有,卖药的大妈说对各种疾病都有奇效啊,小伙子你出手这么阔绰,要不要再来两百块钱的!我直接说:大妈,我去年买了个表!

大妈看了看我的手腕,暖暖赶紧拉着我离开了。

去看了看四老,他们倒是住的挺安逸,我们来的时候,我爸和暖暖爸爸正在下棋。

在那里吃午饭期间,老妈突然无厘头地提议说:"要不,你俩下午把证领了吧,这兵荒马乱的。"

我和暖暖同时僵在那里,以为她在开玩笑,没想到老妈还真把户口本掏出来了,羊妈妈微微一笑,也回身去房里取出了她家的户口本,肯定是昨晚他们商量好的。

我把板蓝根给四老留下一点之后,就傻乎乎地带着暖暖去领证了,可惜跑了两个区的婚姻登记站,都被告知暂停业务,工作人员都被抽调去了区ZF,细问才得知,现在ZF已经启动了应急预案,连民兵预备役都上街开始巡逻,专抓发烧的家伙,连狗都不放过!

我赶紧用矿泉水冲了两包板蓝根,跟暖暖分别服下。

"要不,咱今晚先洞房得了。"回蕾茜家的路上,我逗暖暖道。

暖暖没说什么,羞涩地低下了头,看来是默许了啊!好期待!

晚上看新闻,央视新闻,共和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举全国之力支援长三角地区的灾难性事故,各国元首纷纷发来慰问电,对沪市因病毒事件死亡五千多人表示深切哀悼!

五千多人!我震惊了,沪市的病毒那可是通过饮水进行传播的,一涵说了,全城沦陷,沪市可是有几千万人口的国际都市!五千人阵亡?呵呵,只能糊弄一下国际友人了!

之后的扬州地方新闻中,有一条让我很欣慰的消息--全城开始哄抢板蓝根,专家赶紧跳出来辟谣说:板蓝根对抵御丧尸病毒没有任何作用!

去尼玛的砖家!我只信一涵!

于是又让小艾煮了一锅板蓝根,大家当饮料喝掉。周小迪加班,没有回来,我带着五个美女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电视。

没错,是五个人,因为家里又多了一个人,是个女警,警方说,我们都接触过阿宾,是重点监控对象,所以派她来监视我们24个小时,没问题之后,她才能离开,女警叫高圆圆。

 

 

009、血雾倾城

竟然和我的女神同名!

前段时间女神和廷哥领证结婚,已经让我难受了好一阵!

不过这位警花和我的女神完全是两种类型,女神婉约大方,这位警花同志嘛,冷艳如霜,只能这么形容她了,自打见到她,她就一直扶着膝盖端坐在沙发边缘,锐利的闪电目光,猫头鹰一般,唰!唰!唰!轮番注视着我们几个人,只是在时而抿一口小艾给她倒的白开水的时候,才像个正常人。

周六,芒果台没有按期播放快乐大本营,所有娱乐节目都停了,全都是"沪市挺住,今晚我们都是沪市人"的悼念节目。

国人就喜欢这样,没有丝毫新意,要你们都是沪市人,还不得哭爷爷叫奶奶!

几个女人觉得无聊,九点多就都困了,纷纷回房睡觉。蕾茜礼貌地问高圆圆警官,要不要帮您安排个睡觉的地儿啊,高圆圆说我不能睡觉,你们睡吧,我得看着你们!

跟守灵似得!

我不管她了,洗漱之后径自回了侧卧室,现在我独享这个房间,蕾茜依旧和暖暖一起睡,白杰则和小艾一起睡保姆房。

但愿今晚别再出什么大变故!我躺在床上,琢磨着半夜里把暖暖拖过来洞房的事情,她可是答应了的呀!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得去买个安全的套子才行啊,万一中枪怀孕了怎么办?!嗯,我对自己的杀伤力还是蛮有信心的!

说干就干,出了卧室,跟高圆圆说我要出去买东西,高圆圆竟然起身拦住了我!

"去买什么?"

"买烟。"我胡扯道。

"家里不有么!"高圆圆指了指茶几下面,麻痹的,周小迪这个烟草局长家里,确实到处都是高档香烟,没有丝毫隐藏的意思,茶几下面就赫然横陈着七八条软中华!

"我抽不惯这个烟。"我没好气地说,这管得也太宽了吧,下楼买个东西而已!

"将就抽吧。"高圆圆面无表情道。

"那我去买瓶饮料。"我又找借口。

"喝白水吧。"

"那我拉肚子,去买'泄停封'总可以吧,这个家里真没有!"

"也不怕你帽子变绿?憋着吧!"高圆圆依旧不放行。

"好!你要不让我下楼,我就在你面前拉!"逼得我没招,只好拿出杀手锏了!见高圆圆眼里掠过一丝犹疑,我赶紧趁热打铁,半褪下裤子蹲在她脚下!

孰料高圆圆只是后退了半步,便耸了耸肩肩膀:"你随便啊!"

我气急败坏地提上裤子,管她娘的,径直朝门口走去,高圆圆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竟然掏出了警枪,顶上了我的太阳穴!

"你开门,我就开枪!"咔哒一声,子弹上膛!

尼玛!动真格的啊!我下意识地使用学过的擒拿技,侧身歪头,回手抓住了她的持枪的手腕,妄图夺下枪的同时,给她来个大背摔!刚要发力,忽觉后腰一针剧痛!麻痹,被她膝盖顶住了!这个动作,腰是发力点,被她顶住后,完全使不上劲!

高圆圆脚下生根,纹丝不动,我跟她较劲两下未遂,但还是紧紧抓住她的手,孰料她手腕一翻,丢了枪,反手抓住我的手腕,瞬间将我的身体拧成了麻花,让我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啪!她的枪并未落地,而是被左手接住了,冰冷冷的枪口再次顶上我的脑袋!

这么强悍!山东蓝翔武术学校毕业的吧!

"哎呦哎呦,服了服了!"技不如人,我只得求饶。

高圆圆倒是没有为难我,松开了手。我揉了揉仿佛被老虎钳子夹过一般的手腕,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回到沙发边,就差给她跪舔了!

"高警官,跟您说实话吧,其实我下楼是去AQT的,因为今天是我跟我未婚妻大喜的日子,我怕她……"我观察了一下高圆圆的双手,无名指上空空如也,并未结婚,看她如此冷漠,不知道会不会懂这些事情,"我怕她怀上孩子!"

高圆圆愣了一下,随即脸腾地红了!看来还是懂得男女之事嘛!

"去吧去吧!"高圆圆收枪,摆了摆手,坐回沙发上,端起水杯咕嘟嘟灌大肚,神情很是尴尬。

哼哼!毕竟是个女人啊!

我得意地走向门口,刚换上鞋,高圆圆突然起身走了过来!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她们四个人,我就一个人,你非缠着我干嘛啊?"我有些恼怒了,这货是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

"供词中说,是你亲手锤击的那头丧尸,所以你的危险系数最高啊!"高圆圆很认真地说,不过语气里没有了刚才那种敌视和轻蔑,刚才的对决中我虽然完败,但她也应该能感受到我在普通人群中算是比较出众的格斗技能了。

我无语,跟着就跟着吧,有这么个身手敏捷的家伙保护着,我也踏实些,只不过,带着个才认识几个小时的女警察去买AQT,这是一件多尼玛令人尴尬的事情!

幸好,高圆圆并未跟我一起进药店,我进去,快速侦查到了T的位置,怕以后没机会买,便一下子买了两盒。

第六感?这名字很有内涵啊!付款的时候,瞥见柜台里还有维哥,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买?要不要买呢?耽搁了几秒钟,结果引起了后面排队的一个穿着光鲜的美艳少妇的不满。

"喂,这么年轻就不行了?得吃药?"少妇鄙夷道。

我每天早上都是擎天柱好不好,我要吃药?我只不过是考虑到要给暖暖留下一个美好印象,完美一点而已!

收银员小姐笑了:"帅哥,要不,来一颗吧!锦上添花呢!"这小美女倒是挺会说话的。

"麻溜的,别墨迹!"少妇口音听起来像是东北人,有点不耐烦了。

我回头瞪了一眼少妇,看着她曝露面积很大的胸口,又看了看她紧紧包裹着的黑色短裙,假装眼前一亮,舔了舔舌头,挑挑眉毛,作轻浮状,转向收银员:"美女,给我来两颗吧!"

少妇马上闭嘴了!

我得胜地出了药店,看了高圆圆一眼,她正仰头45度看着夜空,流鼻血了么?反正我有两颗药,要不要顺便把她也给办了?说实话,她挺好看的,就是冷了点,但大家都说往往这样的女人,骨子里才最SAO!我在内心深处放肆地YY着眼前这位冷艳女警。

嗯?感觉有些不对劲,我突然发现街上的行人都在抬头看着天空,而且,鼻息中似乎嗅到了一丝血腥味儿。抬头一看,尼玛!好吓人!天空张开了血盆大口,仿佛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一团团红色的云,正从裂缝中央向四周的天际迅速蔓延,而且,这云越压越低,云层中还伴随着闪电!

血雨腥风!我不禁想到了这个不详的词汇!

"赶紧回家!"我拽着高圆圆就往蕾茜家里跑,这恐怖的场景有点眼熟,我似乎在一部小说里看到过,叫什么来着?那里面描写城市被大面积感染,就是因为红色的雾霾,而雾霾降下之前的场景,和现在是何其相似!

俩人忙不迭地跑进小区,跑回楼里,叫开了门,我赶紧叫起妞们,帮忙将所有门窗缝隙全部封死,用胶带,里三层,外三层,包括下水道,排风扇,任何通往外界的渠道都要堵住!包括被白杰她老公撞开的那个大洞,更要严防死守!

这红色的云太诡异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万一被那个逗比作者言中了怎么办!

房间虽大,但里面毕竟有六个人,室内的氧气含量急速下降,这也证明了我们的工作确实卓有成效滴水不漏。

我让大家都静坐休息,以减少氧气消耗,可是半个小时后,大家的胸口还是憋出汗了,加上室内温度很高(空调风口当然也被堵住,不能使用),房间里渐渐充满了女体香味道……看着几个扑闪着衣领的小尤物,我特么竟然可耻地--和谐!

"夏朗,你到底在搞什么?"高圆圆率先发难,"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快把胶带撕开,这样下去,是会出事情的!"

"就是啊,哪儿有红雾嘛!"小艾起身走到窗口,看向外面的夜空。

确实没有红雾,不过天空依旧是血红的颜色,难道是我多疑了?

正要解除警戒,忽听得窗外隐约传来了骚动声!

"啊!他们怎么了?"窗口的小艾惊叫道!大家都跑到了窗口,朝外面张望,只见小区里刚才还在看热闹的群众们,竟然都掐住了自己的喉咙,痛苦不堪地倒在地上,扭曲着身体,在道路上、草坪上,甚至水池里翻滚。

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抬头望向远方,视野里的景色渐渐变得模糊,整座城市仿佛被笼罩了一层红色的薄纱……血雾降临。

 

行尸走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行尸走肉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行尸走肉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