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神王》爱虾的鱼完本在线阅读

  • 时间:
  • 武极神王爱虾的鱼
  • 来源:ZW

《武极神王》爱虾的鱼完本在线阅读

《武极神王楚痕》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武极神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最强天才,他也配?

"什么人敢擅闯叶府?把请帖拿出来。"

"呃?这不是楚大天才吗?三个月不敢出来见人,今天怎么有这闲工夫到我们叶家来呀?嘿嘿。"

尚未踏入叶家大门的楚痕,直接就被门口的两个守卫给拦住了。

当两人看清楚眼前这人是楚痕之时,他们的脸上顿时涌现出浓浓的鄙夷,说话的语气亦是尽显讽刺。

楚痕那俊秀的面孔平静的不起丝毫情绪波动,喉咙轻轻滚动,淡淡的回答。

"我来参加帝风武府考核!"

平淡的语态,并不出半分喜怒。

两个守卫先是对视一眼,接着却是不约而同的肆意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莫大的轻蔑。

"哈哈哈哈,考核?我说楚大天才,你还在做梦呢!"左边的守卫话锋一转,沉声喝斥,道,"立刻给我们滚远点,这里不是你这种残废该来的地方。"

今非昔比,不同往日!

倘若在三个月前的话,叶家的任何一个守卫见到楚痕都要以礼相待。然而现在,即便是在霖炎城的一个普通百姓眼中,楚痕亦不过是个无用的废人。

对于两人的冷嘲热讽,楚痕仿若未闻,只是自顾自的迈开脚步踏上台阶。

"哼,你这残废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右边的守卫眉头一横,扬起那沙包般大的重拳朝着楚痕的面门打去。"今天我叫你这残废被人抬着回去。"

楚痕的眼神一闪寒芒,"砰"的一声轻响,那守卫的拳头硬生生的停在楚痕的面前十公分左右,而楚痕的手掌正准确无误的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什么?

那个守卫的心头陡然一惊,刚欲再变招出手,只听见一声"咔嚓",守卫的手臂愣是被折断弯曲。

惨叫声还未来得及从嘴里发出来,楚痕反手就是一掌扇在对方的脸上。

"砰!"

那守卫直接飞了出去,大口的鲜血连同着满嘴的碎牙一齐蹦了出来。

另外一个守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的手足无措,楚痕的修为不是已经被废掉了吗?怎么还这么厉害?

慌乱之余,其连忙扬起手中的寒枪,朝着楚痕的胸膛心脏位置送去。

"混账东西,给我死来!"

"哼!"

楚痕嘴角泛起一抹不屑,右手化拳,迅速的掠出。

"嗵!"

守卫的寒枪还未触碰到楚痕的衣衫,一记强势无比的拳劲结结实实的砸在对方的喉咙下方的位置。

堪比千斤之力的冲击倾势而下,守卫的锁骨应声而碎。

大口的鲜血不断喷出,其顿时连人带枪飞出五六米远,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两人望向楚痕的眼神即刻变的敬畏恐惧。

楚痕却是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随之踏入叶家的大门。

那孤傲的少年背影,凌厉如刃,尽显锋芒!

……

叶家府院之中。

"在考核之前,我还有件事情要宣布。"帝风武府的导师厉固微微笑道。

还有事情要宣布?

众人微怔,皆是面露迷惑的盯着厉固。

少宗院长青石,却是一脸高深的笑容的对着叶擎,柳悬,梁辉三人,道,"呵呵,相信你们听到这件事情会很高兴的。"

三人面面相觑,更是有所不解。

厉固亦是笑了,对着身后的一位五十几岁的老者摆了摆手,老者会意,在众人充斥着不解的目光中走上前去,朗声说道。

"由帝风武府颁布的诏令,今年霖炎城最强的三位天才,可免于考核,直接成为我帝风武府的正式学员……"

"轰哗!"

话音刚落,全场顿时掀起一片高昂的喧哗声。

今年最强的三位天才,免掉考核。

虽然对于那三人来说,通过帝风武府的考核并没有多大的难度,算起来也仅仅只是少掉了中间的程序而已。

可是这种荣誉,绝对是不容忽视的。

这代表着帝风武府对他们的重视,亦说明了他们的特殊,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这三个人分别是,柳骁,叶悠,梁逸鸣……有请今年霖炎城最强的三位天才上台领取帝风学员的徽章!"

柳骁,梁逸鸣,叶悠……

这三个名字一出,场下更是一片沸腾。

叶家家主,柳家家主,梁家家主三人的脸上,顿时涌现出浓浓的惊喜。这可当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在全场排山倒海的热烈掌声中。

柳骁,梁逸鸣,叶悠三位天才相继登上中央的高台,这一刻,他们仿若黑夜中最为闪亮的星辰,异常的耀眼。

"柳骁师兄太帅了!"

"梁逸鸣师兄太棒了。"

"恭喜叶悠师姐步入帝风武府。"

……

热烈的掌声势如惊雷,欢腾的高呼此起彼伏。

今天本就是作为主角的叶悠,就像是众星捧月般的光彩照人。

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梁逸鸣,此刻也有所激动。

柳骁意气风发,眉宇间尽显得意之色。

旋即,帝风武府的一位年轻侍者上前为三人颁发学院的徽章。

那是一枚金光闪闪的菱形徽章,徽章的周围描绘着绚丽的花纹,中间"帝风"两个字,尽显凌厉之势。

"叶悠小姐,恭喜进入帝风!"

年轻的侍者把徽章交到叶悠手里。

"谢谢!"

叶悠欣喜不已,笑靥如花,光彩照人,高贵美丽。

"梁逸鸣公子,恭喜进入帝风。"

梁逸鸣郑重的接过徽章,"多谢。"

当年轻侍者走到柳骁面前的时候,场下的气氛直接是掀起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作为少宗学院众天才之首的柳骁,拥有绝对的人气。

这一刻,柳骁身上绽放出了的光彩,如星辰般耀眼。

"柳骁公子,恭喜成为帝风的一员。"侍者的眼中明显有着几分赞许。

"多谢。"柳骁脸上洋溢着潇洒的笑容。

……

"且慢!"

然,就在柳骁即将接到那枚徽章的时候,一道冷淡的声音陡然间在台面上炸响了。

淡漠的两个字,就像是那寒冬腊月的冰锥雪刃,森冷刺骨。

台面上的叶悠俏脸微变,眸中涌出些许讶异。

置身在场下的叶家二小姐叶瑶娇躯微颤,玉手轻握,眼中涌出一丝光亮。"是楚痕哥哥的声音……"

而,全场的众人都是怔住了,一双双充斥着意外的目光随之朝着一个方向扫去。

什么情况?

人群迅速的分开,一个年轻的修长少年身影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这是?楚,楚痕?"

"怎么会是他?他竟然能站起来了?"

"手筋脚筋都接上了?"

"嘿,看来将军府没少耗费天材地宝在他身上。"

"那又如何?手脚筋脉就算重新接上了,九大武脉可不是那么容易复原的。三个月时间,能站起来就不错了。"

"我倒是奇怪了,这废物跑这来做什么?"

……

意外之余,周边众人脸上都随之涌现出诸多鄙夷。

尤其是少宗学院的院长青石,眼中更是充满了厌恶。

面对着四周一双双轻蔑的眼神,楚痕一步一步的朝着前方的中央高台走去,那冰冷如尖刀的眼神,刺穿空气,直接落在少宗天才之首,柳骁的身上。

"霖炎城最强天才……哼,他也配?"

 

 

第八章给我滚下来

霖炎城最强的天才,他也配?

声音冰冷的就像是寒冬腊月的冰锥森凉刺骨,在座的众人却是都不由的被眼前的情形所惊。

台面上的柳骁,一脸玩味的戏谑笑容。

其随手从侍者的手中拿过帝风武府的学员徽章,旋即朝着楚痕摊了摊手,犹有戏谑的轻笑,道,"楚大天才,有何赐教?"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尽显不屑的意味。

周边的众人,同样是一个个面露鄙夷之色。

而,接下来楚痕所说的话,再次令所有人都怔在原地。

"我说,你没资格当今年的霖炎城第一天才,所以,这帝风武府的学员徽章,你还不配拿在手里。"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哈哈,真是笑死人了,竟然还有人说柳骁师兄没资格当今年的霖炎城第一天才。他的手脚经脉恢复了,脑子该不会又坏了吧!"

"很有这种可能,三个月前被柳骁师兄打的连爬都爬不起来的残废,今天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

"简直是愚蠢的不可救药。"

……

全场各种奚落谩骂,纷纷把矛头指向楚痕。

场边人群中的叶瑶玉手紧握,俏丽的小脸神情紧绷,这种时候,她多么希望姐姐能够站出来为楚痕说一句话。

可是,叶悠从始至终都只是漠然的站在台面上。

那冷若冰霜的高贵面孔,尽显漠视和不屑。

"哼,简直就是胡闹……"少宗院长青石站起身来,尤为厌恶的指着楚痕,道,"楚痕,你已经被逐出少宗学院了,你没有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的,立刻给我离开这里。扰乱了考核秩序,本院长饶你不得。"

面对着青石的奚落,楚痕的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青石院长,据我所知,并不是只有少宗学院的学员才有资格参加考核。而且,刚才帝风武府的导师说了,是霖炎城最强的三位天才,我今天来这里,跟少宗学院没有丝毫的关系。"

"你……"

青石即刻皱起了眉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反驳。

一旁帝风武府的导师厉固,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时,叶家家主叶擎起身冷冷的说道,"楚痕,你跟少宗学院没关系不错,但这里是在我叶家,我这个叶家家主现在要你立刻离开这里,你可有异议?"

连叶家家主都说话了,楚痕还有何脸面留在此地?

周边的众人都是洋溢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尤其是柳骁,更是一脸的讽刺,其暗暗冷笑,道,"哼,残废东西,我三个月前没有杀你,你今天倒是自己跑来受辱,真是有够愚蠢的。"

接收到叶擎那如炬火般的眼神,楚痕淡淡的回答,"叶家主要赶我走,在下自然不会多留。只不过,我对于你们选出来的三位霖炎城最强天才,有点意见。"

"所以呢?"叶擎的声音越来越冷,而场下唯一一个担心楚痕的叶家二小姐叶瑶,却是越发的焦虑不安。

"所以……"

楚痕话锋一转,目光径直落向柳骁,抬起右手,以食指正指着对方,深邃的眼眸闪动着冷意,"柳骁,给我滚下来!"

给我滚下来……

当这一句话从楚痕的口中吐露出来之际,一股无形的气势从其体内席卷而出。

滚下来!

挑衅,绝对的挑衅,且是充斥着侮辱的挑衅。

任何人面对这种挑衅,都不可能会无动于衷。

柳家家主的面孔阴沉了,青石院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叶家家主的眼神冰冷如霜……在座无数柳骁的支持者,亦是掀起了怒火。

"柳骁师兄弄死他。"

"这残废太猖狂了,上次柳骁师兄大发慈悲的饶你一命,今天你还敢来这里大言不惭。柳骁师兄真应该宰了你。"

"楚痕,滚出叶家。"

"滚出去。"

……

楚痕的这种行为,端的是激起了众怒。

就连叶悠,梁逸鸣都面露不解之色,对方究竟有什么信心,敢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是叶悠,看向楚痕的眼神,冷漠中又带着一丝同情。

在她看来,楚痕不过是来胡闹的,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从而导致他的心里不平衡。

也就是说,此刻在叶悠的眼中,楚痕和大街上的疯子没什么区别。

冷肃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楚痕和柳骁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接,迸发出仇恨的火花。

"哈哈哈哈!"

柳骁笑了,笑声中尽显轻蔑,其双臂展开,犹有不屑的喝斥,道,"手下败将,我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站在这里。既然你想死的话,本少爷又有不成全之理……"

说罢,柳骁拿起手中的帝风武府学员徽章,冷声喝道,"只要你有本事赢了我,这枚徽章双手奉上。不过,你若是敢登上这个高台,生死由天,任何人都休得干涉。"

柳骁直接是把话说死了。

在座的众人也都非常明白,对方这次是不打算放过楚痕了。

"嘿,正合我意……"楚痕的脸上泛起一抹冷冷的弧度,坚毅的轮廓透出几分狠厉。

下一瞬间,全场的众人纷纷往后退几步。

但见帝风武府的导师厉固并未表露出任何的不满,当即叶擎,柳悬,青石院长等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既然是楚痕找死,岂有不成全的道理。

叶悠,梁逸鸣两位天才随之离开了中央高台,并回到了几位家主的身后。

柳骁置身在高台之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前方的楚痕,那种感觉就像是看待一个将死之人。

"嗒嗒……"

楚痕一步一步的靠近高台,就在距离高台不到五米远的时候,另外一道年轻的凌厉身影却是突兀的闪现而出,并拦在楚痕的面前。

"哼,楚大残废,你还没有登上这座高台的资格。想和柳骁师兄交手,先过了我魏通这关吧!"

魏通,开脉境六阶的修为,在少宗学院同样是个名列前茅的天才。

平时魏通就经常和柳骁几个人混在一起,而三个月前,陷害楚痕的那件事中,魏通亦是参与其中。

看着魏通那布满狠厉和不屑的面孔,楚痕嘴唇微动,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滚远点!"

"哼,找死!"

魏通眼中一闪狠毒的光芒,开脉境六阶的气势顿时从体内爆发出来。其身形一动,如同猛兽般的朝着楚痕冲去。

"嗡嗡……"

强盛的真元之力如若游丝般的攀上魏通的右手臂,其抬手一拳,打向楚痕的胸膛。

这一拳,势如九牛合力,大有开山裂地之威。

别说是现在的楚痕,就算是以前,也不见得能够避开魏通这一击。周边不少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去死吧!"

气流一阵混乱,可就在这时,楚痕一个侧步,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对方的攻势。尚不等魏通来得及变幻招式,楚痕身形往前一倾,左手变掌为拳,在澎湃的真元之力萦绕下,结结实实的一拳狠狠的砸在魏通的胸膛下方位置。

"砰!"

沉重的闷响于空气中炸开,全场每个人都瞪圆了眼睛。

霎那间,魏通目眦欲裂,面色煞白,骨骼碎裂的剧痛即刻蔓延全身。

"暗罡拳!"

楚痕暗喝一声,暗劲悄然释放而出,在一双双难以置信的目光下,魏通喷着鲜血,重重的落在地上,胸骨碎裂,五脏俱裂,对方的胸膛都硬生生的陷了下去。

"天呐!"

"怎么可能?"

一拳,仅仅只用了一拳,开脉境六阶的魏通就惨败收场。

众人心头暗颤,怕是三个月前的楚痕,都做不到这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被震碎经脉之后的楚痕,反而更强了?

叶擎,青石,柳悬几人也是错愕不已。

叶悠双手不由的握在一起,柳眉轻蹙,脸上满是迷惑。

……

"不好意思,下手重了点,看来你今天是没办法再参加考核了。"楚痕淡淡的说道。

魏通颤抖着身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明明是想出个风头,没想到弄巧成拙。

然而,楚痕却是都没有再多看对方一眼,身形一动,直接是跃上中央高台,与之柳骁四目对视。

"你,你竟然恢复了修为?"柳骁眉头紧锁,眉宇间涌动着几分狠意。

"嘿,意外吗?更意外的还在后头。"

楚痕眼中有着锋锐的光芒闪动,说话的语气陡然间骤降的如若雪霜,"柳骁小儿,今天老子要扒了你的皮……"

恨意,源自于骨子里的恨意!

从楚痕身上弥漫出来的寒意如同尖针般刺骨。场下众人的脸色一变再变,这还是以前的那个楚痕吗?这气息未免也太冰冷了。

柳骁亦是展露出浓浓的杀意,"嘿嘿,残废东西,就算是你恢复了修为又如何?我既然可以废你一次,那就能够废掉你第二次。"

"嗡哗……"

霎那间,柳骁纵身跃起,如同扑食的猎豹,尤为敏捷的冲向楚痕。

比之刚才的魏通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真元之力从体内宣泄而出,打通了七条武脉的柳骁,在各方面都不是魏通所能够相比的。

"柳骁师兄杀了他。"

"柳骁师兄必胜,狠狠的教训这个无耻的东西。"

……

在众人说话的同时,柳骁已然是冲到了楚痕的面前,右手化作掌刀,迅速的削向对方的脖子。

"嘿!"

楚痕冷笑一声,脚下变幻一个步伐,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对方的掌刀。

"太慢了,楚残废。"柳骁大喝一声,左手即刻打向对方,在移动过程中,一缕真元之力攀上左臂,柳骁的左手手掌的外围顿时隐现出一只锋利的狮虎利爪虚影。

尖爪锋利,撕裂空气!

下方的众人暗暗叫好,这利爪虚影足以破开楚痕的胸膛。

"太慢的是你。"

"什么?"

话音刚落,楚痕直接是一个往后翻身的动作,在躲开了对方攻势的同时,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对方的胸膛上。

"砰!"

在全场众多惊愕目光的注视下,柳骁直接被楚痕一脚踹的往后倒退而去。

怎么会?

看台上面的少宗院长,柳家家主,叶家家主,梁家家主等人再次为之色变。

 

 

第九章当日之仇,加倍奉还

"砰!"

力量相碰撞的声音不断的从中央高台上面传荡开来,望着台上两道年轻身影的激烈对抗,场下众人的脸上皆是有所变化。

纵然是柳家家主柳悬,叶家家主叶擎,梁家家主梁辉,少宗院长青石几人……亦是难以保持原本的镇定。

叶家大小姐叶悠秀目轻凝,眼神尤为复杂的看着前方与之柳骁大战的楚痕。

她清楚的记得,在三个月前,亲眼目睹楚痕被震碎了九条武脉,挑断了手筋脚筋。当时的楚痕在雪地中爬行,连站都站不起来。

按理说一辈子都无法再习武了。可没想到时隔三个月,楚痕不仅仅安然无恙的重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反而比之以往更强了。

"楚痕哥哥……"场下的叶瑶银牙轻咬着红唇,心中五味杂成。

她既有楚痕安然回归之后的喜悦,又担心对方会不会又被柳骁所中伤……但更多还是那份无法再像以前那样面对楚痕和姐姐叶悠的关系。

虽然今天楚痕来到了叶家,可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叶悠一眼。

从叶悠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叶瑶似乎明白,不管什么原因,姐姐和楚痕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往的状态了。

"轰!"

"嗵!"

……

楚痕和柳骁的对抗可谓是火星四溅,两人都是少宗学院的四大天才。

现如今,两人只是仇敌。

"咻!"

楚痕脚下游走北斗七星步,每一次的攻势都非常的奏效。

倘若对手不是柳骁的话,怕是早就败在楚痕手中了。纵然如此,在楚痕的连续攻势之下,柳骁竟然逐渐的展露出了败迹。

"那是北斗身法么?"坐在看台宽椅上的帝风武府导师厉固两眼微眯,自言自语的轻声喃喃道。

短暂的寻思之后,又随之摇了摇头,"不对,这小子的身法比北斗身法还要灵活多变。这样的一个人才,怎么会被逐出少宗学院呢?"

厉固淡淡的扫了身边的青石院长一眼,然后者只是盯着台面,并没有注意到前者。

……

"哼,没想到你还变强,看来将军府这三个月没少在你身上浪费灵丹妙药吧!"柳骁一边迎接楚痕的攻势,一边出言讽刺道。

"我说了,意外的还在后头。"楚痕的眼中喷出两道寒光,一股丝毫不差于柳骁的真元之力顿时爆发出来。

下方的众人脸色一变,一道惊愕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开脉境七阶,他竟然突破了!"

周边的众人随之明白过来,怪不得楚痕能够把柳骁逼到这种程度,怪不得能够一拳重创开脉境六重的魏通……

原来楚痕已经打通了第七条武脉。

霎那间,楚痕的攻击势如雨下,不断的冲袭在柳骁的身上。

"砰!"

措不及防的柳骁,再一次被震的连连后退。

"我说过,今天老子要把你的皮扒下来。"

台面上的气流都跟随着楚痕的攻势变的尤为混乱。

柳骁怒火中烧,愤怒不已。

莫大的杀意陡然间惊起,霎那间,柳骁体内的真元之力变的澎湃且汹涌,那冰冷的双目中有着狠毒之意闪动。

"残废东西,你是赢不了我的,今天我要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轰哗!"

下一瞬间,柳骁即刻冲了出去,那澎湃的真元之力不断的汇集在其右掌之中,场下的众人却是都能够清楚看到那掌心涌动的力量。

"柳骁师兄要结束战斗了。"

"楚痕必死无疑。"

……

柳骁来势汹汹,罡猛的掌劲令台面上都掀起一阵混乱的气浪。

"去死吧!"

"开山裂地掌!"

就在这恐怖的一击倾势而下的同时,楚痕的体内同样是惊爆出一股强势的力量动荡,源源不断的真元之力汇集于右拳之上。

躁动的力量波动犹如那深水中的暗潮。

"七杀暗罡拳!"

"轰嗵!"

拳掌相交,一股杂乱的真元之力于台面上爆开,剧烈的余波冲击,令台面随之裂开。

连同着一圈无形的气浪扩散而出,众人所意料的楚痕战败的场景并未出现,只见两人皆是往后倒退开来。

楚痕退了五步得以停住,而柳骁却是退了七步才稳住身形。

周边的众人愈发的心惊,很显然,这一次的交锋,又是楚痕占据了上风。

"该死的残废东西……"柳骁双拳握紧,眼中几欲喷出火来。

作为少宗学院的天才之首,从始至终都未能占到任何的优势,这令他实在不能容忍。"本少爷今天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痕冷冷的望着对方,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狗急跳墙了么?"

"住口!"柳骁怒声大喝。

"嗡哗……"

下一瞬间,一股凶猛强势的暴戾之气陡然间从柳骁的体内升腾而起,强劲的气流弥漫在台面之上,同时一层璀璨的金色光泽顿时覆盖在柳骁的体外。

"吼……"

柳骁的喉咙中发出类似于雄狮的低沉咆哮声,在一双双充斥着惊叹目光下,其四肢手臂都变的粗-壮了一圈,就连身上的衣衫都被撑破开来。

感受到柳骁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暴怒,场下的众人皆是为之色变。

"狮力武体,柳骁师兄真的生气了。"

"释放出狮力武体,柳骁师兄可以对战开脉境八阶,楚痕这下死定了。"

"少宗第一天才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

柳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野兽般的凶猛气息,那尽显嗜血之光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楚痕。

"结束了,残废东西!"

"吼!"

连同着一声威武激昂的雄狮怒吼声,柳骁瞬间闪离了原地,以超过平时两倍的速度冲向楚痕。在这短暂的移动时间内,浓郁的金色光芒迅速的汇集在柳骁的身前,转瞬之际,一只狰狞的狮头虚影惊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冰冷的肃杀之气席卷全场。

狮头虚影声势汹汹。

这柳骁大有一种要将楚痕就地斩杀的气势。

"哼!"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楚痕必死无疑之际,只见对方的脸上却是扬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那漆黑的眼眸变的深邃且凌厉。

霎那间,楚痕身形一动,毫不畏惧的正面展开迎击。

"嗡嗡……"

一缕剧烈的力量波动从楚痕体内涌出,一团暗如黑炎的光芒迅速的攀上楚痕的右拳。那躁动的黑光,仿若从九幽地府提取而来的魔焰。

"那是?"

周边的众人都是面露诧异之色,位于看台上的厉固,青石,叶擎,柳悬等一行人同样是皱起了眉头。众人可以清楚的察觉到,楚痕的这股力量完全不弱于柳骁。

"轰嗵!"

没有任何多余的思考时间,于全场无数双倍感惊愕的目光下,楚痕那包裹着黑色光芒的拳头结结实实的与之那金色的狮头虚影冲击在一起。

剧烈的力量在台面上迸发,两人中间的台面即刻裂开十几道缝隙,更为惊人的场面紧随而至。

"砰!"

在一双双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柳骁所凝聚出来的雄狮虚影突然间崩碎爆裂开来。

金色的碎片肆意的迸发飞溅,而楚痕的拳劲势如破竹,掀起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重重的落在柳骁的胸膛之上。

什么?

柳骁瞳孔缩成针尖大小,无尽的惶恐顿时布满整张脸庞。

"轰!"

伴随着尤为沉重的爆响,力破千钧的拳劲倾势而下,柳骁身躯剧烈一震,胸骨欲裂,五脏移位,浑身的血液流速都变的急促不已。

柳骁口吐鲜血,身体往后栽去。

台面上的柳家家主,叶家家主,少宗院长忍不住的从位置上站起身来。

"这混账怎么会变的这么厉害?"少宗院长忍不住的脱口喝道。

叶家大小姐叶悠秀眉轻蹙,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而场下的叶瑶却是惊喜不已,一双大眼睛满是明亮的光芒。

……

"咻!"

不待全场的众人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楚痕即刻消失在了原地,身形跃起,直接闪掠到柳骁的上方区域。

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柳骁,脸上布满慌乱。

"嘿嘿,你也知道怕了吗?"楚痕冷笑不已。

"砰!"

楚痕翻身一记重腿狠狠的扫在对方的胸膛之上。

"嗵!"

柳骁结结实实的砸在台面,尘土飞扬,乱石迸溅,大大小小的石块犹如惊起的飞蛾群。

连番的重击,柳骁直接失去了还手之力,猩红的鲜血不断的从其口中喷出。

而整个叶家,却是死寂一片,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浓浓的惊骇。

柳骁输了!

少宗学院的四大天才之首竟然输了。

明明在三个月前,楚痕和柳骁还不是一个档次的。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怕在座的没有人会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咳咳……"柳骁口中不断的咳出血沫。

楚痕冷冷的看着对方,沉声喝道,"为什么要陷害我?"

为什么要陷害我?

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人无不为之一怔。

什么情况?

楚痕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呵,呵呵……"柳骁的脸上泛起狠厉的笑容,纵然身受重创,其也仍旧看不起楚痕。"你,说什么?我听,听不……"

"轰哗!"

柳骁话还没有说完,楚痕却是一把掐住对方的喉咙,并硬生生的将其从地面上的陷坑中提了出来。

柳骁的双脚随之脱离地面,楚痕掐着对方的喉咙,眼神愈发的冰冷,"再问你一遍,为什么要陷害我?"

……

"住手!"柳家家主柳悬愤怒不已,自己的儿子当面被人这样羞辱,简直是不能容忍。

楚痕冷笑一声,厉声喝道,"柳家主,刚才是你儿子说的,上了这高台,生死由天,任何人不得干涉。你他-妈-是聋了吗?"

对于这两父子,楚痕没有任何的好感,丝毫不给面子的出言羞辱。

被这么一辱骂,柳悬的脸色阴沉的铁青。

叶擎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楚痕,你已经赢了比赛,放开柳骁。"

然而,楚痕却是不为所动,如利刃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柳骁,"老子最后问你一遍,当初为什么要陷害我?说!"

说!

锋利的字语有着令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柳骁心头一惊,一边挣扎着,一边艰难的说道,"嘿,嘿嘿,为什么陷害,你,这你就要问你喜欢的女人了……"

喜欢的女人?

在座的众人无不为之一怔,无数双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扫向叶家大小姐叶悠。少宗学院很多人都知道,以前楚痕和叶悠走的很近,楚痕喜欢对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喜欢的女人?

对于楚痕来说,应该是曾经喜欢的女人。

接收到众人那各有不同的目光,叶悠的神情多少有点不自在,但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为什么?"楚痕冷声质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叶悠的眼神尽显漠视,那种眼神同三个月前在大雪纷飞的雪地中,看待楚痕的眼神如出一辙。

"嘿,嘿嘿……"柳骁笑了,笑声中满是嘲讽,尽管此刻他被楚痕扼住喉咙,但是在这种场合,他自认为楚痕不敢拿他怎么样。

"被,被女人抛弃的残废,哈哈哈……"

"嗡哗!"

柳骁的笑声尚在喉咙中,两道锋利的精光陡然间从楚痕的眼中掠出。

下一瞬间,楚痕手臂一发力,直接是将柳骁提到了半空中,无尽的杀意升腾而起,"老子叫你闭上你的狗嘴。"

"臭小子,你敢?"柳家家主柳悬脸色剧变,怒声大喝,道。

然,楚痕却是仿若未闻,黑色的光芒再次涌上拳锋,当柳骁到达半空中的最高点,并开始下落之际,楚痕一拳狠狠的轰在对方的小腹丹田位置。

"当日之仇,加倍奉还!"

强大的拳劲如暗流般的涌入柳骁的体内,直接冲袭着对方的各大经脉。

"砰!"

沉闷的爆响在柳骁的体内炸开,后者的瞳孔几欲迸裂,凄厉的惨叫声从其口中回荡而出。下一瞬间,在无数双震骇到极点的目光下,柳骁的手腕,脚踝位置的筋脉陡然间爆开。

温热的鲜血,犹如喷泉般的溅出。

这一拳,直接是震碎了柳骁的体内各大经脉以及手筋脚筋。

狠,当真是狠!

当日之仇,加倍奉还!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武极神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武极神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