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撒旦的红颜》(简婉清)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zd|小说:撒旦的红颜|时间:2020-01-31 21:32:15|作者:安潇潇

作者安潇潇是如何刻画的。撒旦的红颜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精品小说撒旦的红颜免费试读安潇潇全文主角简婉清讲述了:遭遇未婚夫背叛,她落魄至极。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莫名招惹上了他――魔鬼般尊贵的男子。他是万人之上的帝国集团总裁,然而,最大的乐趣便是禁锢她,让她变成和他一样,没人爱、没有朋友、没人敢亲近,唯独只有他可以独自占有。他,不爱便不爱,一爱便成狂,霸道、狂妄又决绝。他护她,护到极致;他宠她,宠到残忍。他说,“你的身,你的心、从头到脚每一处都是我的,谁要是敢染指,我便毁了谁。”。。。

撒旦的红颜简婉清

撒旦的红颜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7章 暴脾气

幽暗的房间,声音如鬼魅,令人不寒而栗,简婉清打了个抖。

她也想滚出去,可是,门被上了锁,她想出去也走不掉。

“门被锁了。”简婉清缩在角落里,双腿颤得厉害。

这个房间很恐怖,床上捂着心口的男人更恐怖!

“该死的!”宫津枫低咒了声。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萦绕,简婉清怯怯地环视了一眼床的位置,只是,刚抬头,便被一把拽起扔向了软绵绵的大床。

砰,男人的手劲很大,这么一甩,简婉清直接飞到了床上,额头还撞到了床头。

“唔……好痛……”醉酒的简婉清因疼痛恢复了全部的意识,额头上的疼痛让她眼泪汪汪。

她摸了摸撞得生痛的额头,瞪向摔自己的男人,橙色的灯光下,竟然看到一张妖魅至极的俊脸!

他身上集聚着妖治、危险、神秘、尊贵、优雅、慵懒的气质,他的容颜精雕细琢,精致到找不出一丝瑕疵,简婉清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就懵然惊住,因为,眼前的男人太完美了,完美到几乎不敢相信现实生活中会有这样绝美的男子。

“谁让你进来的?”昏暗床前,他视线凌人望着床上的简婉清,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杀气。

“你……你……的手下。”简婉清结结巴巴应道,没有由来的恐惧。

“该死!”宫津枫握紧了拳头,床上的简婉清能听到骨骼咯咯作响的声音,眼前的男子脾气似乎有些暴躁。

“你能放我出去吗?”眼前的男人气质逼人,就算额头被他摔出一个包,简婉清也生气不起来,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令人脊背冒寒气的地方。

因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她闯入了不该闯入的地方。

“已经迟了。”太阳穴的位置,青筋凸显,他极力隐忍着,可是,看着眼前的女人,宫津枫口干舌燥地扯了扯西装领口上的领带,感到一丝燥热和难耐。

他望着简婉清咽了咽口水,高大的身躯猛地压住了简婉清,鼻翼间温热的呼吸全洒在她白嫩的脸上,让她原本惨白的脸瞬间绯红。

“快起来,先生,你压着我做什么?”娇小的身躯被伟岸的身躯压着,简婉清被宫津枫突然的举动吓到,试着推了推身上的男子,想把她推开,“先生,你快起来,男女授受不亲。”

两人的姿势多暧昧,胸口贴着胸口,甚至,已经紧密到她能感觉到男人的重量。

宫津枫没有应声,钳住简婉清,低头毫无章法地吻她。

此刻,他急需一个女人来缓解他快爆炸的身体……

“喂,你给我起来,听到没有?不然,我可要喊非礼了!”蛮横的吻落在自己脸上,陌生男人的气息萦绕在自己鼻翼间,好闻而独特的古龙水味道蛊惑着人心,虽然眼前的男子很英俊尊贵优雅,可同时他身上危险指数也不低,他野蛮粗暴的动作,有可能把自己啃的骨头渣都不剩!

“……”宫津枫依然没有说话,加重力道吻简婉清的脸……

嘶……

单薄的棉絮在男人蛮力的手指间瞬间化成碎布,一霎,简婉清的颈脖露出一片她雪白的肌肤。

眼前的男人这样的野蛮,此刻简婉清彻底意识到他想做什么!

“快住手!”棉絮破碎的声音响彻耳边,觉察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简婉清急了,恐惧、紧张、本能地自我保护,拳打脚踢,全身能动的地方都在反抗……

此刻,简婉清已经忘记了畏惧。

嘶……

衣服破裂的声音更大,顺着残破的衣服,又被宫津枫撕掉了一块。

“啊,禽兽!你住手!”遮掩的衣服越来越少,眼前的男人眼眸猩红,似乎对她身上碍事的衣物恼怒极了,简婉清一阵害怕,此时,才注意到眼前冷峻无锡的男人额头挥汗如雨,修长的手不断扯着领口的白衬衫,全身似乎很难受。

难道他被人……

第8章 只是无名的备胎

感觉到眼前的男人似乎很难受,简婉清心里一阵恐慌,挣扎着大喊,“住手!臭男人,你放开我,你要是敢动我,我跟你拼了!”

只有嘴巴可以动,因此,简婉清只能用咬的。

抵死反抗,简婉清低头便朝宫津枫的胳膊用力咬去!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保持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可不能白白被眼前没有任何情感的男人给糟蹋了!

“……”只是很奇怪,死咬着那男人,他为什么只是闷哼?

她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他,明显能感觉到咬出一排牙齿印,口腔都是浓浓的血腥味,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啃一声。

“眼前的男人不知道痛吗?”嘴巴都咬酸了,眼前的男人还压着自己不肯放手。

咬了会,压着她的男人还是没有松开她,简婉清只好停止咬人。

然,谁知道她一松嘴,身上的男人便开口道,“你……属狗,恩?”

肩膀传来阵阵痛感,宫津枫恢复了一丝理智,低头,便看到简婉清在磨牙,“你才属狗,你祖宗十八代都属狗。”

眼前的男人压着自己,他正一步步威胁着自己的人身安全,看着眼前吃尽自己豆腐的男人,简婉清气愤到极点,真想再咬他一顿。

“要让你失望了,我家祖宗十八代就差没人属狗。”宫津枫冷哼,因为简婉清一句顶嘴的话,宫津枫更蛮力撕裂着简婉清身上残破不堪的衣衫……

“混蛋,你放开我,别碰我!我有淋病、梅毒、你要是碰我,你会……”

双手双脚都被他牵制着,简婉清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大喊吓唬着宫津枫。

只是,简婉清没想到,话还没说完,身下一阵清凉……宫津枫只想用最快速的方法缓解快燥热的身体……

痛,好痛……干裂的唇被自己咬唇两道深深的血痕,简婉清感觉自己痛的快死掉。

呼喊的声音断断续续,痛的简婉清瘦小的身体卷缩,为了减轻疼痛,简婉清情不自禁咬住宫津枫的肩膀缓解疼痛,她只是希望快点结束这种疼痛。

然,宫津枫却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似乎永远不知足。

这种感觉该死的好,爱极了她的青涩!

“混蛋……”男人陌生而粗重的呼吸在耳侧索绕,简婉清掐死身上男人的心都有了,她和姜东阳恋爱多年都不曾这样亲密过,可在眼前的男人前面,她却被抢了!

“唔……痛……”简婉清闭上双眼,死死咬着下唇,原本苍白的小嘴唇,渐渐渗出鲜红夺目的鲜血,红肿不堪。

而宫津枫已被美好的感觉所操控,无法停止……

“我一定要杀了你……唔……”

羞辱感侵袭而来,简婉清拼尽力气还是无济于事……

“雪子……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

雪子?

雪子是谁?

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难道是他喜欢的女人?

“……”原来自己这么可怜,是个无名备胎!

“快停下来……唔……我不是你的雪子……你认错人了!”简婉清拼尽最后一口力气解释,心里一阵难受。

被强暴已经够倒霉,强暴犯还把自己当成其她的女人,有比她简婉清更倒落魄倒霉的人了吗?

心里难受极了,无能为力承受这一切莫名而来的羞辱。

“雪子,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我不是你的雪子……”折腾了这么久,简婉清已经没有力气再反抗,只好任由眼前的男人为所欲为……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在消失,再也听不到粗重的呼吸声,也看不到,感觉不到,就连男人的喘息声也渐渐消散。

第9章 昨晚被猪啃了

简婉清感觉自己快死了,重重磕上眼眸,宫津枫却一刻也不肯放松,恣情地肆虐怀里纤细的女人。承受不了漫长的掠夺,初经人事的简婉清轻喊出一句‘禽兽’,一直僵硬的身体突然放软,猛地昏厥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骄阳冉冉升起,昏睡的简婉清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只是,她一挪动身体,便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被马车碾过从新安装了一样,痛的她额头不断冒汗珠,还有她原本细腻雪白的肌肤四处布满了青紫於痕,可见昨晚那个宫少多野蛮粗暴!

然,此时,身侧人神共愤的男人却睡的那么心安理得!

丫丫的!禽兽!

简婉清捡起地上他的白衬衫胡乱穿上,打算离开。

今天算她倒霉,被种马给啃了!

昨天,亲眼目睹未婚夫和其他女人滚床单,第二天,自己稀里糊涂也被人压着滚床单,最近她犯冲么?

“真是太衰了,衰到了姥姥家。”简婉清一边嘟囔一边穿衣服,“算了,就当自己花钱请牛郎,看在牛郎气质尊贵不凡,身材又好的没话说,这一晚,不亏!”

简婉清自我安慰着,心里其实觉得还是挺亏的。

她保守了二十几年的清白,就这样被眼前不认识的男人给糟蹋了,真是衰!

“去你的牛郎,姐姐打赏给你的牛郎费。”一整晚被眼前的男人折腾的够呛,到现在全身还痛着,简婉清愤愤从包包里掏出了钱夹,打算留点票子和字条砸他!

昨晚被他折腾的够呛,她总得出口恶气,气死床上的种马。

于是,简婉清从钱包里慷慨的掏出了一张一百的大钞票,预备打赏给床上睡姿极其好看的男人,可是,看了看鲜红的百元大钞,简婉清有点儿心疼。

她一个月工资多少?

才一千块。

给小费就给一百块,是不是有点奢侈了?

“不行,一百块太多了,这个男人不值一百块。”想了想,简婉清觉得不值,便把一百块放回了包包。

她从钱夹里选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可是,再想了想,简婉清还是觉得多了。

眼前这个男人这么猖狂霸道,昨晚还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左看右看也不值50块啊!

于是,简婉清又把那张50的钞票放回了钱夹,因为,她发现里面有一张10元的钞票。

十块钱,不多也不少,正合适床上的那个男人!

“那就给十块钱打赏费吧?”简婉清楸了楸绿幽幽的十元大钞,预备和纸条一起放在桌上,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可是左看右看,简婉清觉得10块钱似乎也多了,赚钱不容易,得省着点花才是。

“丫的,这臭男人,最多值五毛!”想到昨晚的痛楚,简婉清决定连十块钱打赏费都不给了,就给他五毛,想着,简婉清随手扔下五毛钱打赏费和一张纸条放在床上,而后,拍拍屁股逃之夭夭。

简婉清心想,等那个男人醒来,准被她的五毛钱牛郎打赏费气的吐血,刚好报昨晚一箭之仇!

捡好自己的东西,简婉清迅速从酒店窗户逃走超自己家走去。

然,一回到家,一早从菜市场回来的简母简海蓝便逮住简婉清质问道,“昨晚去哪了,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在公司加班,至于衣服……回来的路上刮烂了。”简婉清心虚应了句,转身奔进自己的卧室换衣服。

“知道昨天东阳来家里找你多少回了吗?一直等到凌晨才回去,就差在我们家住下。”也不知道有什么急事姜东阳竟在她家楼下等了大半天简婉清,样子还很心急,可是左等右等,简婉清却一整晚没有回来。

一提到姜东阳,简婉清便来火,气道,“他爱等,让他等,就说我不在。”

妈蛋,和大波女滚床单,还有脸来找她简婉清?

姜东阳不要脸!

在她家楼下等,八成也不是为了她简婉清而来!

姜东阳压根就是在关心她手里拍的那些赤果果的照片,更怕她真卖给腾讯公司。

“你们都快结婚了,还闹什么脾气。”简母简海蓝皱眉,提着刚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走进了厨房,劝着自己的女儿。

撒旦的红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撒旦的红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撒旦的红颜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