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陈行乐白雪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超凡医术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超凡医术|时间:2020-01-19 12:55:00|作者:一鸣惊人

超凡医术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陈行乐白雪小说超凡医术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超凡医术小说在线阅读:我是陈行乐,入赘白家三年,人人当我是个窝囊废,小孩都敢骑在我头上。但我有一个美到窒息,还死心塌地的老婆。。。

超凡医术陈行乐白雪

《超凡医术》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继承家产?老子拒绝!

“二少爷,您就跟我回去继承家业吧!”

“老爷说了,当年那台手术,都是大少爷学艺不精害死了人!

让您给大少爷背锅,都是他的不对,现在大少爷入狱了,他愿意把整个陈家家业托付给您!”

陈行乐穿着一身旧T恤和破牛仔,胡子拉碴的像个大叔,今天他走在街边,被一辆千万豪车拦住去路。

面对天上砸下来的诱惑,他只说了一个字。

“呵……”

“二少爷,自从您的父亲去世,陈家已经没有人能挑大梁,难道您就眼看着偌大的陈家,就这么凋零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爷爷不是一直希望长子继承么?明明是前后脚出生的双胞胎,就因为我是弟弟,我就活该被炮灰?

三年前,你们放弃了我,现在想起我了?那我入赘白家,这些年受尽冷遇白眼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老子不去!”

陈行乐嗤笑了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白家,华国苏城一个二流世家。陈家,华国帝京一流医学世家。两家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可是当年,陈行乐的大哥陈兴荣手术失败致使患者死亡,陈家老爷子做主,对外宣称是弟弟陈行乐非要逞能,酿成惨剧。

蒙在鼓里的他,从此不能行医,还被陈家老爷子火速赶出了家门,落魄如狗。

他在帝京待不下去,病重的父亲将他送去了苏城,要他三年之内,不得泄露身份,也不得露了本事。

他虽然不明白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眼看着没有多少日子的父亲这么交代,他只好答应了。

临走之际,他特意穿着旧衣破裤,留长了胡子头发,把自己打扮的跟乞丐都没什么差别,去了苏城。

白家老爷子为报陈父活命之恩,让他和自己的孙女结婚。

豪门千金嫁给了一个无名废物,这场婚礼成了轰动苏城的笑话,两人结婚不久,白家老爷子和陈行乐的父亲相继去世。

从此再没有人知道陈行乐的真实身份,整个苏城都当他是废物女婿,白家人日日戳着他的脊梁骨谩骂。

好在他有一个美到窒息的妻子白雪,这些年他没有出去工作,全靠白雪养家。

而他则充当了家庭煮夫,天天被人骂废物。

时至今日,陈行乐也想不通,当年他落魄潦倒,白家众多孙女没有一个不嫌弃他的,为什么白雪会主动站出来,答应嫁给他。

他后来也问过白雪,白雪不肯说,这事就成了一个迷。

陈行乐看了看时间,该是接白雪下班的时候了。

他骑着电动车,像往常一样停在了白氏私人医院的后门,走进白雪的办公室,发现人不在。

他随手拦住了经过的小护士,习惯性的陪着一张笑脸。

“请问白雪医生人去哪儿了?”

小护士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是看一块不可回收的湿垃圾。

“她算什么医生,她不过是白耀医生的助理罢了!”

听到小护士的话,陈行乐脸色一僵,垂在两侧的手也微微握拳。

白雪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而她的堂哥白耀,就是在外国野鸡大学混完学历回来的洋垃圾。

可自从白雪嫁给他之后,地位就一落千丈,白家竟然让白雪这样的高材生,给白耀当助理!

不过说到底,都是因为他。

小护士见陈行乐还拦着她,不耐烦道:“今天白耀医生有个手术,刚刚把她叫过去帮忙了。”

帮忙?

陈行乐眉头微皱,白耀最爱出风头,有好事绝对不会叫上白雪,手术?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他们在哪个手术室?”

陈行乐又追问了一句。

“告诉你有什么用?就你这个废物,除了干干家务,你还能做什么?”

小护士嗤笑一声,饶过陈行乐走了。

陈行乐没办法,决定坐在白雪办公桌边上等她,这刚一坐下,就看到了办公桌上摊开的病人报告和白雪的证件。

这病人报告,应该就是这会儿手术的那位病人吧?

多年的职业病,让陈行乐不由得仔细看起来。

“奇怪,既然是手术,怎么能在麻醉的时候加这种药,这是会阻碍伤口愈合甚至会导致大出血……

难道是白耀那个洋垃圾用错了药,现在病人出了事,找白雪过去背锅?”

陈行乐狠狠蹙眉!

三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现在要在白雪的身上重现吗?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办公室没有人,陈行乐立刻穿上了无菌服,拿起桌上的证件,朝着手术室冲过去。

因为带着白雪的证件,他一路畅通无阻。

刚走到手术室的门口,就看到本该手术中的白耀竟然站在门外,摘了口罩和他的父亲白世贤低声商量着什么。

“你这兔崽子,那药是会阻碍血液凝固的,现在这个病人手术中大出血,连我都救不回来了!”

白耀脸色煞白,手都在发抖。

“我这不是一时看错,把这个药跟另外一种药弄混了么。”

“你!这些年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要不是我把病人家属隔在外头,现在他们能把你撕烂!”

白世贤气不打一处来,他自己天赋一般,只能看看小病,像这种大手术,他也不行。

“我这不是把白雪叫过来了么,到时候就算是人死了,让白雪背锅就是了。”

白耀恶向胆边生,露出一个算计的表情来。这么多年书没读到肚子里,阴人的本事倒是一大堆。

“也是,你是白家的嫡长孙,母亲不会为了一个嫁给废物的孙女,来跟你计较的。”

说到这里,父子俩同时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真是猪狗不如的一对父子!”

一道冷厉的声音落了进来,吓得父子两人一跳,等到看清楚是陈行乐之后,父子俩立刻转了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挺直了腰板。

“陈行乐?这里是手术室,你进来干什么?滚出去!”

“主刀医生不在手术室里,反而在这儿密谋害人?”

陈行乐冷笑一声,举起自己的手机。

“我全都录下来了。”

父子俩脸色一变,这个窝囊废,平时见到他们都是低声下气的,怎么今天突然硬气了?

“你想干什么?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们一家从白氏滚蛋!赶紧把录音删了!”

白耀指着陈行乐的鼻子,破口大骂。他料定了这个窝囊废没有胆量,吓唬吓唬就怂了。

陈行乐冷冷的盯着白耀,他受够了!

“我数到三,你打开门让我进去,否则我保证让病人家属还有苏城媒体,都收到这份录音!”

时间紧急,他必须马上进手术室,没工夫跟这俩垃圾废话。

“你……”

白耀气急败坏,还要再骂,反而被父亲拦住。

“行,我让你进去,只要你删了录音。”

白世贤突然换上一副笑面孔,还亲自给陈行乐开了门,放陈行乐进去。

“我根本就没有录音。”

陈行乐不屑的冷笑,大步朝里走去。

“爸!你怎么能让那废物进去呢!”

“哼~谁知道那废物发什么神经,不过这样更好,到时候病人死了,就全推到他们头上,让他们一家滚蛋!”

白世贤阴沉沉的笑了。

“我们就守在门外,等着看他们笑话!”

陈行乐进来的时候,白雪带着口罩,站在主刀的位置,额头一层汗,手上的动作已经有些焦急。

“白雪,病人大出血根本止不住啊!”

“白雪,病人呼吸微弱,你快想办法啊!”

“白雪!你到底行不行啊?”

那些护士一个个着急的大叫,却没有一个人称呼白雪为医生。

白雪抬起手,指尖微微颤抖,难道她真的救不活这个病人了吗?

陈行乐看的不是滋味,他大步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可以的。”

“行乐?你怎么来了?”

白雪瞪大了眼睛,在这个场合见到陈行乐,她非常的震惊,但莫名其妙的,还有了一丝安全感。

反而没有刚才那么慌了。

“陈行乐,这里是手术室,你这废物怎么能进来,快滚出去!”

护士长皱紧了眉头,走过来要推他。

白氏医院所有人都当陈行乐是废物,人人对他的态度都不屑鄙夷。

“闭嘴!你们外科主任让我进来协助白医生,耽误了病人治疗,你们统统都要被辞退!”

陈行乐冷眼扫过去,他挺直了背,无端生出一种可怕的气场来。

那些个护士一个个被惊得呆滞了。

陈行乐今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怎么突然硬气了起来。

护士长张了张嘴,被他眼中的冷意吓到,最终也没敢在说话,继续忙自己的。

其他人看护士长都不说话了,也就乖乖的继续。

“按你自己的节奏来。”

陈行乐松开白雪的手,走到另一边,拿出了一把金针……

一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大门打开,白雪摘了口罩,满头的汗,疲惫的走出来。

白耀和白世贤父子一看白雪的表情,试探道。

“病人被你治死了?”

恰好此时,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冲了进来,正好听见了白世贤这句话……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彻底清醒

“什么?你把我妹妹治死了??你这个害死人的庸医!!!!”

一身腱子肉的病人家属看向白雪的目光顿时染上了仇恨,恨不得当场把白雪给撕了。

白耀在旁边看的心惊,顿时觉得自己机智。

这个病人家属叫张成,仗着家里是做建材生意的,老婆家里跟苏城父母guan关系很深,在苏城是横行霸道惯了。

“谁说你妹妹死了?”

白雪凉凉的看了白耀一眼,白耀心虚的移开了目光。

恰好这个时候,陈行乐和护士们推着病床车出来,病人带着呼吸机,心率平稳。

“竟然没死?”

白耀瞪大了眼睛,一副惊呆了的表情,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

白世贤也看傻了,明明没有可能救活的,白雪竟然给救回来了?

难道这白雪的医术这么高超?那他们父子以后还怎么在白氏医院混?

想到这里,白世贤看着白雪的眼神,已经发冷。

“我妹妹没事?”

张成也迷糊了,看向白世贤。

“那白主任刚刚说……”

“张老板,你听错了。”

白世贤立刻打断他,笑的格外伪善。

“我是说,白雪用药不当,导致你妹妹手术期间大出血,要不是我及时顶上,病人就被白雪给治死了。你只听到了后半句。”

白雪听的心寒,忍不住反驳。

“你胡说,明明是堂哥白耀用错了药,病人大出血我才顶上的,今天要不是有行乐在,病人才真的出事了!”

“听听,这是谁在胡说?我儿子是堂堂主治医生,他会用错药?病人大出血他不联系我,需要你一个小小的医生助理顶上?”

白世贤冷笑一声,拉着张成评理。

“陈行乐,哪个苏城人不知道他是吃软饭的废物,还要不是有他在,张老板,您听听,这是什么笑话!”

“哼!白主任说得对,小丫头片子不要乱说话!今天我妹妹要不是救过来了,我饶不了你!”

张成把手包往咯吱窝一夹,抬手指着白雪的鼻子骂,他不经意间露出来的肌肉,吓得白耀后退了几步。

好在他成功的把所有的锅都甩在了白雪的头上。

“你们!”

“吵什么?!!”

白雪还要争辩,被走廊另一边传来的威严声音打断。

“妈/奶奶?您怎么来了?”

众人回过头来,白耀和白世贤立刻心虚了。他们俩什么德行,老太太心里门儿清。

“是我请奶奶过来的!”

陈行乐勾了勾唇,站了出来。

白雪不善言辞,但今天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在手术之前,他给白家老太太发了消息。

白家老爷子去世之后,白家的晚辈大多不成器,要不是靠着精明能干的白老太太,根本维持不到今天。

这对父子的伎俩根本就骗不过白老太太。

白雪看到奶奶,眼前一亮,立刻上前搀扶,说起今天的事情。

“奶奶您终于来了!堂哥今天在手术里乱用药,害的病人差点大出血死了,要不是行乐出手,病人都救不回……”

她特别积极的在奶奶面前强调,这是陈行乐的功劳。

这三年,大伯父子一直在奶奶跟前埋汰陈行乐,导致奶奶不待见他。

甚至陈行乐苏城第一窝囊废,软饭男的名声都是白耀传出去的。

这一次,她希望奶奶能看到陈行乐身上的闪光点,还他清白,不要再让他这样委屈了。

陈行乐站在旁边,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这三年,只有白雪,不管任何情况,都坚定的维护他。

这一刻,他心里酸酸涨涨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

白耀父子煞白着脸,小学生一样的站在旁边,不敢说话。今天被白雪揭发了,他们以后可没有好果子吃了。

说不定以后分财产,都会少了不少钱了。

两父子上坟的心都有了。

“好了!”

白老太太不耐烦的打断白雪,还皱着眉头,嫌弃的从白雪手中抽回了手。

“病人没事了?”

“已经脱离危险了。”

白雪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空了的臂弯,下意识的回答。

“白雪!不是奶奶说你,既然没有那个本事,为什么要逞强上这个手术?还把陈行乐带进手术室?你这不是胡闹么!”

白老太太突然厉声指责白雪,连白家父子都看愣住了。

什么?奶奶/妈居然没有看出来?

父子俩立刻忍不住的窃喜,立刻抬头挺胸,又耀武扬威起来。

“是啊,白雪,这次大伯跟你堂哥,就不和你计较了,只要你道个歉,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让白雪道歉?!!陈行乐狠狠皱眉!

“奶奶,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的,明明是我给您电话……”

“啪!”

陈行乐赶紧张口替白雪解释,却冷不丁挨了一巴掌。

“你别叫我奶奶!连小孩子都知道撒谎不对,你还要不要脸?!!”

白老太太满眼的厌弃,分明是想当着病人家属的面,跟他们撇清关系。

陈行乐猛地握紧了拳头,想要好好跟老太太理论,被白雪拦住了。

她眼眶泛红,忍着泪朝着他摇了摇头。

陈行乐死死的攥着拳头,最后无奈的松开。

为了他,白雪已经受了太多委屈,他不能不顾及她。

“堂哥,对不起。”

白雪走到白耀的面前,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歉。

“没关系,我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了。下次可别这么做了。”

白耀得意洋洋的开口,又微微俯身凑近白雪的耳边,轻声说道。

“白雪,你以为奶奶不知道真相吗?可我是白家的嫡长孙,我就算闯了天大的祸,奶奶都会维护我。

而你,永远只配给我背锅!”

白雪眼睛通红,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揪住了衣摆,气的浑身发抖。

她努力克制的样子,都被陈行乐看在眼里,甚至因为靠的近,白耀说的那些话也一字不落的听进了他的耳朵。

他苦笑了一声,三年了,自从他入赘娶了白雪,他受到多少羞辱不公,这个傻女人受到的,就是他的双倍。

老一辈人大多重男轻女,又有着严重的嫡系血统思想。

在老太太的眼里,白耀是他的嫡长孙,将来就是白氏的继承人。白雪就算再好,也只是个孙女。

就算陈行乐是入赘,也终究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这种情况下,白老太太明知道真相,都会指鹿为马的保住白耀的名声。

那一巴掌打的陈行乐火辣辣的疼,也彻底打醒了陈行乐。

三年了,该是他讨回一切的时候了!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我们之间,有感情!

“行了行了,你们白家的家事我懒得看,可是你们竟然让没有医生资格的人主持手术,还把窝囊废家属带进手术间,

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代?”

张成不耐烦的张口,白家是私立医院,他可是听闻当年白家老爷子的名声,才给妹妹送进这家医院的。

出了这档子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当然要给个交代!”

白世贤眼睛一亮,立刻道。

“白雪,你严重违反了白氏医院的规定,从今天开始,你就无限期停职吧!”

“你说什么?!!”

白雪不敢相信的抬眸,下意识的看向白老太太。

“奶奶,我……”

白老太太冷漠的打断她。

“不要再说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白雪,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家反省反省吧!”

“奶奶,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明明……”

白雪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好医生,停职对她来说根本就是要她的命!

她还想努力争取,白老太太已经不耐烦的转身。

在场的其他人,都对白雪翻了个白眼,好像白雪才是那个没有本事还无理取闹的人。

陈行乐拦住了白雪,突然扬声道。

“白老太太,趁我现在还愿意给你们机会,你现在收回成命,还来得及。”

“呵?陈行乐,你个窝囊废在说什么笑话?”

张成听了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白耀笑的就更加夸张了。

“哈哈哈哈,陈行乐,你怕是忘了,自己还是个靠着白雪生活的软饭男吧?”

白老太太也觉得陈行乐是疯了,皱眉道。

“张老板,让您看笑话了,世贤,你陪着张先生去把病房升级到VIP病房,表达我们的歉意。

白耀,把他们俩赶出去!别再给我们白家丢人现眼了!”

“好嘞!奶奶!”

一行人很快离开,留下白耀得意洋洋的看着白雪。

“还傻站在这儿干什么呢?没听清奶奶说的话么?还不赶紧走?别给我们白家丢人了!”

白雪只觉得心寒,什么血缘亲人,比陌生人还要凉薄。

她看都不看白耀一眼,抬头挺胸,大步朝着外面走去,白耀为了恶心她,还非要一直跟到医院的大门口。

恰好闻讯赶来的白雪父母,听到白雪被停职的消息,怒气冲冲的拽着白雪上车。

白雪母亲李素云二话不说,上来就给了陈行乐一个大嘴巴子。

“你个窝囊废,吃了三年软饭也就罢了,居然作死弄没了白雪的工作!我不管!你们俩今天就给我去民政局离婚!”

陈行乐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他能理解丈母娘的心情。

“妈!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医院门口!”

白雪吓了一跳,赶紧从车上下来拉住母亲。

“你被他灌了迷魂药是不是?他把你拖累的有多惨?你还维护他?”

李素云性格强势,反手就要给自己的女儿一巴掌,只是她刚扬起手,就被丈夫白世奇给拦住了。

“大庭广众之下呢,有什么话回去说!”

白世奇一边老好人的哄着自己的老婆,一边忙给女儿使眼色,让她别再说话。

李素云扫了眼四周围观的人群,铁青着脸拉着女儿的手上车。

“回去就给我离婚!”

两人拉着白雪就扬长而去,唯独把陈行乐尴尬的留在了医院门口。

他要是白雪,面对窝囊三年的丈夫,也会选择离婚的吧。

算了,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陈行乐抬头看着西沉的太阳,苦笑了一声。转身去医院后门,找他的破电动车。

一个小时后,他骑着破电动车,回到旧旧的小区。

白家老太太主张子孙后代靠本事吃饭,不养闲人。所以孩子大了都从白家老宅搬出去,自立门户。

可自从白家老爷子去世,白雪不受白老太太待见,一家人攒下的钱,只够贷款在这个破小区买了个二手房。

这房子冬冷夏热,甚至连电梯都没有。七十几平米挤着一家四口。

和白家其他住别墅的亲戚相比,寒酸至极。

陈行乐走到门口,刚拿出钥匙,就听见一声摔碗的碎响,然后是丈母娘李素云激烈的骂街声。

“我不管!你今天就跟他离婚!我受够了这个窝囊废!”

陈行乐插钥匙的动作一顿,静静的站在门口,三年了,他还是像浮萍那样,没有人接纳他,也没有家。

“我绝不会跟他离婚,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屋子里突然传出白雪倔强的声音,陈行乐猛地抬眸。

她不离婚?即便到了这个地步,他害她从千金大小姐沦为市井小民,他害她从医学高材生沦为无名助理。

她那么喜欢当医生,他害她无限期停职,他几乎毁了她的人生,她还是不愿意离婚?

客厅里,李素云又猛地砸了一个碗。

“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当年你爷爷给那窝囊废招亲,白家没有一个女孩子站出来,偏偏你傻,你非要站出来!

我问你,你跟他有感情吗?他到底哪一点好?他吃了三年的软饭,还把你害成这样,你还不离婚?!!!”

屋外面,连陈行乐都快同意李素云的话了,自己到底哪一点好呢?

“家里所有的家务不都是他做的吗?三年了,无论我多晚下班,不都是他接送。

我从来没有饿着冷着,我做什么他都支持,他从来没有对我不忠。

你们无论怎么骂他,他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他有哪一点不好?他不是窝囊废,是你们从来没有给过他机会!”

白雪说着说着,突然觉得脸一热,她惊讶的抬手,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她被奶奶嫌弃的时候没有哭,被白耀欺负的时候没有哭,背锅的时候没有哭,却在为陈行乐争辩的时候哭了。

“谁说我们没有感情,至少我对他,有感情!”

门外的陈行乐,听到这一句,一颗心酸胀的厉害,说不出来的滋味。

三年前他被血缘至亲赶出家门,就再也不信任任何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无根的浮萍。

可是白雪一句话,给了他一个家。

他们之间,有感情!

陈行乐立刻推开门,走到白雪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抬手擦去她满脸的眼泪。

“别哭了,我陈行乐发誓,从今往后……”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三年期满,无需伪装

“我陈行乐发誓,从今往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没有人敢看不起你,我要让那些欺负你的人,都给你登门道歉!”

“哟!窝囊废,别的本事没学会,说大话倒是学的挺溜。”

丈母娘李素云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好了好了,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不行么,你也少说两句吧。”

岳丈白世奇是个知足常乐的和事老,只是他越是努力在旁边帮腔,丈母娘李素云的火气就越大。

“你给我闭嘴,你工资才多少,现在白雪又停职了,这日子可怎么过?”

“我……”

提到工资,白世奇不由得气短了,他天资一般,没当成医生,现在就在白家的药店当药剂师,比起当主任的大哥,那工资就差远了。

“妈,我可以去省中医院……”

白雪忍不住辩驳,凭借白雪的资质,苏城哪家医院她其实都去的了。

“你想都不要想!白家学医的后代,只要离开白氏医院,就等于放弃白家的家产,你的工资才几个钱?

我是疯了,才让你去别的医院!”

李素云厉声骂了回去,白雪红了眼睛,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握拳。

“你们放心吧,白雪很快就会重新回到白氏医院,而且还会成为正式医生,明天,白耀父子就会登门道歉。”

陈行乐看了眼白雪,淡淡的说道。

“还登门道歉?窝囊废,你……”

李素云又想冷言冷语的嘲讽陈行乐,可是对上他的冷厉的眼神时,突然说不下去了。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这窝囊废的眼神怎么这么吓人?她一时都有些心虚了。

“妈,你不要再叫行乐窝囊废了!”

白雪不满的纠正母亲,虽然陈行乐说的话,她也是半信半疑,但还是下意识的维护他。

陈行乐倒是不在乎的冲着白雪笑了笑。

“饿了吧?我去做饭。”

晚上一家人没什么话的吃了饭,李素云和白世奇就会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陈行乐打扫完卫生,悄悄的把房门打开了一道缝隙。

果然,白雪还在桌前埋头读着医学相关的专著。

为了当一个好医生,她一直非常的努力,即便今天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她依然雷打不动的做功课。

陈行乐轻轻带上了门,拿着钥匙转身离开了家。

涵月楼,苏城最顶级的特色酒店,

陈行乐站在酒店门口,抬手看了眼手表,八点整,他该来了。

果然一束灯光罩在他的脸上,不久,一辆全球限量的悍马停在他的面前。

车上下来一个染着红发的年轻人,浑身上下妥妥的世家富二代气质,嚣张的不可一世。

就凭那辆奢华级别的悍马,苏城就不敢有人得罪他。

“终于舍得联系我了?一天之内,从帝京到苏城,兄弟我够不够意思?”

“我要的东西呢?”

陈行乐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发小陆远,同样是帝京一流的医学世家出身。只不过陆远天资不够,转向了经商。

两人从小到大的铁瓷,只是这三年,陈行乐从来没有联系过他。

“没劲!”

陆远耸了耸肩,从车里拿出一个金光闪闪的保险箱。

“这三年,我给你放银行七星级保险箱里存着呢,一年保费五十万,够意思吧?”

陈行乐看着箱子,终于勾了勾唇。

“够意思,进去说。”

“行啊,没一顿满汉全席你今天就别走,我告诉你!”

陆远一挑眉,钥匙扔给酒店的门童,他一手提着箱子,一手勾搭着陈行乐的肩膀就往涵月楼里走。

门童愣愣的接过箱子,他没瞎吧?那不是全苏城最窝囊废的陈行乐么?

他怎么会跟这样的顶级富二代称兄道弟?

更加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涵月楼贵宾包厢里,

陆远拿着筷子挑剔的戳了戳盘子里的鲍鱼,最后还是放下了筷子。

“我就不明白了,你大哥都蹲了监狱了,你们家老爷子都派人来请你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陈行乐不理他,满眼专注的打开金光闪闪的保险箱,拿出里面的红色锦囊。

陆远也不在意,而是好奇的凑了过来,一年五十万保费保管的东西,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宝贝。

陈行乐解开锦囊的扣子,缓缓摊开,露出一排亮闪闪的金针。

“乖乖!原来这就是你们陈家传承了三百多年的金针啊!都这么久了,还这么金光闪闪的。”

陆远眼睛都发亮了,啧啧称奇。

“没听过真金不怕火炼么~”

陈行乐仔细检查了金针,总共一百零八根,根根微雕着“陈氏”两个字,当年太爷爷亲自传给了父亲,父亲又传给了他。

三年前他离开帝京,只带了一把自己常用的普通金针,为了以防万一,他把祖传的金针交给了发小保管。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不回陈家啊?”

陆远就是个好奇心害死猫的。

“陈家肯定是要回去的,不过……”

陈行乐慢条斯理的收起金针,眼底泛过冷光。

“得那家人都来给我下跪道歉才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透着冷气,陆远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现在虽然邋里邋遢的,不过这神态,还是三年前那个冷刹陈行乐啊……”

“邋里邋遢?”

陈行乐低头看了看自己,旧衬衫脏牛仔,胡子拉碴,确实邋里邋遢。

“是该好好整理整理了。”

三年期满,他已经不再需要这些伪装了。

从涵月楼回家,屋里的灯都关了,陈行乐轻手轻脚的洗漱完,就把客厅的沙发摊开,收拾出来一个卧铺。

三年前,他和白雪结婚,自以为没有什么感情,也为了将来不牵连这个无辜的女孩,给她提离婚的机会,就没有同chuang。

后来丈母娘李素云坚决反对,再加上白雪经常性夜班,久而久之,两人就一直这么分开睡了。

明明这么睡了三年了,今天,他突然有那么点寂寞了。

“啧!怎么回事?”

陈行乐自己打趣了一句,翻个身睡了。

算算时间,今天手术完的那个病人,该醒了吧?

他还记得,因为大出血的缘故,这个病人只是脱离的危险期,原本的手术并没有彻底完成。

也就是说,等她醒了,还要再次手术。

……

医院办公室里,白老太太面色严肃的坐在办公椅上,白世贤和白耀父子低着头站着,不敢说话。

“你们两个也像话一点,再搞出今天这种事情,还有谁来给你们兜底?!!

还会有第二个白雪出来给你们背锅吗?”

“我们错了,奶奶/妈。”

父子俩心里都不在意,只是嘴上敷衍着道歉。

“不好了!院长!”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长急匆匆的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脸色煞白道。

“张老板拿着刀朝这边冲过来了!保安根本就拦不住啊!”

“你说什么?!!!”

三人顿时脸色大变!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想求白雪回去,两个条件

“保安是干什么吃的!赶紧把人拦住啊!”

白耀一边嚣张的嚷嚷,一边迅速的躲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后。

这个举动看的奶奶直皱眉头,护士长还来不及说什么,院长办公室的门已经被张成一脚踹开了。

那一瞬间,白耀吓得腿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白耀呢?白耀人呢?!”

张成愤怒的满脸通红,一脸横肉发颤,双眼瞪大了找人,而这个时候,白耀却躲在奶奶的办公桌下面,怂的不成样子。

“张老板,请你冷静一点,杀人可是犯法的?”

白家老太太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冷静的劝说张成。

“冷静?!”

张成冷笑一声。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妹妹送到你们医院来动个手术,现在不但原来的病没有治好,反而出了一身的红疮。

这都是你们苏城白氏医院的医生干的好事!你把白耀叫出来,今天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他拿命赔给我!”

“张老板,你也讲讲道理,这事儿怎么能赖上白耀呢?”

白世贤生怕儿子惹上了祸事,连忙巧舌如簧的辩驳。

“呵……真是有意思,你儿子是我妹妹的主治医师,现在我妹妹变成这样了,你跟我说和主治医师没有关系?

你要不要问问我手里的刀?!!”

白世贤脸色一白,张成是个大老粗,早年就是江湖道儿上混出来的,伤人这事儿他真的干的出来。

而且有他老婆家的关系保着,别人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我儿子是你妹妹的主治医师,这没有错。可是张老板你别忘了,上次非要逞强主持手术的,是白雪那个丫头。

要不是我儿子及时治疗了你妹妹,现在你妹妹可就……您不能把白雪的问题甩给我儿子啊!

一定是白雪那丫头用错了药,才导致你妹妹出了事儿。”

白世贤努力的忽悠张成,你要砍人可以,别砍我儿子,去砍别人家的女儿吧。

“反正都是你们医院的过错,你今天就告诉我,这病你们是能治还是不能治?”

张成把手里的刀往桌上一拍,发出吓人的响声,刀光闪闪的吓得白世贤都有些发抖了。

“能治咱们就都好说,不能治,你们白氏医院,也就别开下去了!”

“当然能治!”

白老太太当下答应道,张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再不答应,白家几十年的基业说不定就毁在她的手上了。

“我现在就安排医生给你妹妹重新检查,尽快给你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至于这次你妹妹的治疗费用,

由于我院的过失,全部由我方来承担。”

“哼!这还差不多!”

张成提起刀,打道回府,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忽然回过头凉凉的开口。

“老子不缺你那几个钱,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若是我妹妹还是那样,哼……你们且给我等着!”

“砰!”

张成走后,白世贤立刻关上了大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人都走了,你还不滚出来?”

白老太太发愁的捏了捏眉心,看着自己的嫡长孙像狗似的,发抖的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嘿嘿……奶奶……”

白耀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整个人尴尬的打呵呵。

“你看看你那怂样!身为主治医生,连自己的病人是个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

白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

“奶奶,这你不能怪我啊~

作为白氏医院最帅的医生,我每天有那么多的病人要诊断,像张丽这种小病我当然是交给白雪盯着了。

谁能想到白雪这点儿小毛病都处理不好,还连累到我……”

“你还真以为我是老糊涂了,这么好忽悠了?”

白耀张口就狡辩,老太太气的想打人,被儿子白世贤拦住了。

“妈,您看现在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眼下把问题解决了才是最重要的。您说是不是?”

“哼!”

白老太太这时候忽然想起,白天陈行乐说的那句话来了。

“趁我现在还愿意给你们机会,你现在收回成命,还来得及。”

那个窝囊废既然能说出这句话,必然是白雪早就知道张丽后面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了。

“行了!你现在赶紧去给白雪打电话,让她连夜过来再给张丽诊断一次,明天早上,给张老板一个合理的解释!”

白老太太抬手捏了捏眉心,今天确实对这个孙女太过了分,打人巴掌,好歹送颗甜枣吧。

“对了,这次确实是你们的不对,告诉白雪,从这个月开始给她涨五百块钱的工资。”

“是,奶奶。”

白耀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样答应了。

他一走出院长办公室,那些医院的白家亲戚和小护士们立刻围了上来,纷纷贬低白雪,捧着他说话。

“白耀,都是白雪那个小贱人惹的祸,把你害的这么惨!”

“就是,白雪真是咱们白家的丧门星!”

“我们早就看她不爽了,也不知道奶奶什么时候把她给扫地出门!”

“你可是将来白家的第一继承人,她敢不把你放在眼里!”

“哼,老子早晚把她收拾了!”

白耀嘚瑟的冷哼一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又立刻耀武扬威起来。

他一手把桌上的东西“哗啦”推到了地上,坐在老板椅上,两脚吊儿郎当的搭在桌上,开始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白雪家的座机。

电话刚一通,那边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白耀就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开腔了。

“白雪,你说说你是怎么给病人看病的?怎么你手术结束之后,白天那个病人非但没有好,反而加重了?

现在病人家属情绪很激动,你现在赶紧滚回医院来!”

白耀在白雪面前作威作福惯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告诉白雪,更不可能给白雪涨那五百块钱工资。

“白雪不会接你的电话,她已经睡了。”

电话里传来一道轻蔑的男声。

白耀愣了好几秒钟,才听出来这道暗含气势的声音,竟然是陈行乐。

“陈行乐?你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叫白雪来接电话!人命关天,睡什么睡?”

白耀烦躁的吼道。M的,他都在熬夜,那个女表子居然在家呼呼睡大觉!

“病人全身长红疮了?”

陈行乐握着听筒,目光看向白雪的房门,好在没有什么动静。

他没有接白耀的话,只是反问了一句,用的还是肯定的陈述语气。

“你怎么知道?”

白耀吓得把腿都收了起来,坐直了身体。

“她这样的病症,整个苏城没有人治得了。只有白雪能治。

你们想求白雪治疗,可以。

有两个条件,第一,今天白天所有羞辱过她的人,都得登门道歉。第二,白雪升任医院主治医生,工资翻五倍。”

“还道歉?还升职加薪?我呸!你他么还蹬鼻子上脸了?我用得着求她?现在是我给她机会滚回来上班,是我给她生计,你特么搞搞清楚吧,废物!”

“你可以试试。”

陈行乐对白耀的满嘴喷粪毫无反应,从容的开口。

“好啊你们!”

白耀立刻就炸了,鄙夷的骂起来。

“我不就不信,这事儿没她白雪不行,你们给我等着,我就让她永远进不了白氏医院的大门!”

回应他的是电话挂断的忙音。

陈行乐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一回头,发现白雪的房门已经开了。

穿着白色丝绸睡衣的美丽女人倚着门框盯着他,一双秋水般的双眸写满了不赞同。

“行乐,你不能这样做……”

超凡医术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超凡医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超凡医术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