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重生侯府嫡女

夏微澜凌诀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重生侯府嫡女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重生侯府嫡女|时间:2020-01-19 12:17:36|作者:妮子

重生侯府嫡女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夏微澜凌诀小说重生侯府嫡女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侯府嫡女小说在线阅读:她怎么也没想到。庶妹会翘了她的夫君?杀了她的孩子?夺了她的宠爱?可当闭上眼睛的那个时候,她才明白一切都结束了。重生归来。庶妹刁难?掐死。前世夫君重新喜欢她?抱歉。她步步为营,只想让那些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却不想一个妖孽闯进她的马车。我不喜欢你蹙眉的样子。。。

重生侯府嫡女夏微澜凌诀

《重生侯府嫡女》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陷害

四周是黑漆漆的一片,唯有远处那盏微弱的烛光还在勉强的闪着。

隔着墙壁,隐隐约约是能听到外面传来的丝竹乐声,还有鞭炮齐鸣的喜庆。只是当下,这喜气着实有些刺耳。

夏微澜皱皱眉头,伸出手在地上摸索了几番无果,僵硬的动了动身体,却发出“呲”的一声,整个人像是散架了一般,动弹不得。可见这番被打的确实是不轻。

这巴掌大点的地方正是堂堂侯府的地下室,这地方鲜有人知道,很少有人来。夏微澜此刻是被打了一顿扔进了这黑压压密不透气的房间。

夏微澜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敢动,身上的力气早就被使尽了,连嗓子也是火辣辣的疼,发不出声音。

夏微澜轻轻闭上眼睛,平息了些呼吸。

“咯吱”一声,一刹那间,房间被照的格外亮堂,外面的声响也紧接着清晰了些。

“长安?可是长安?”长安这个时候应该早就知道消息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是会相信我的,况且,我们——还有宇儿——

夏微澜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就着光线,只能看个大概,只是这身形,怎么看也看不出是个男人,摒住呼吸,又仔细听了听,仅使只凭借这一丝清醒,她也能轻易的判断出长安的脚步声,这脚步声——不像。

夏玉莹走进来,反手将门扣上,走到夏微澜身前,又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冷冷的一声,“夏微澜。”

“玉莹?”听出了对方的声音,夏微澜轻轻唤出声,心里有些惊讶。陶玉莹本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侯府中也一向交好,只是今日,自己苦苦喊冤被打之时,她却冷眼站在一边,眼神中有一种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今日——原来是你的大喜日子,难怪——”夏玉莹靠近了,方才注意到她身上的大红色喜袍,和那只有出嫁新娘才会戴上的凤钗。

这衣服布料是极好的,想来又是姨娘准备的。

“甚好甚好。”夏微澜幸苦的扯动嘴角,露出一个笑来,只是这笑,在夏玉莹眼里,却成了讽刺。

“你都这般境地了,竟也还笑的出来?”

“我是——冤枉的。你不必担心,就算姨娘不相信我,长安此时也该在救我的路上了。”夏微澜脾性一向温柔,就如同她的生母一般,就算此刻,她也没有看出对方是来者不善。

“我担心,我怎么能不担心,我的好姐姐,我担心你是想多了吧。”夏玉莹轻哼一声,脚上碰了碰放在地上的篮子。

什么?夏微澜用手撑着地板,将身体费力的撑起来,“什么?”

夏玉莹抚了抚喜裙的衣摆,有些得意的神情,“长安是断不会来的,你就死心吧,因为他现在是我的夫君。”

“你——你说什么呢?”

“你还以为你还是那个侯府大小姐吗?别再自以为是了,你现在连一条狗都比不上,你的丈夫,陶长安,已经娶了我了,就在你被打的奄奄一息念着他的时候。”

不——不会的,怎么会?骗人的!夏微澜拼命的摇着头,泪水止不住的下掉,不管怎么样她都不相信平日里对她温声细语百般宠溺的丈夫会像她口中说的那样!

夏玉莹对夏微澜这个反应似乎很是满意,一把将脚下的篮子掀开,从里面揪出一个婴儿大小的孩子,狠狠地扔到了夏微澜身上。

夏微澜定了定神,看清楚了孩子的模样,这孩子,正是她的宇儿!

“不——你你好大的胆子!”夏微澜颤抖的抚上孩子的身体,手指摸过的每一寸皮肤无不是僵硬的,是冷的。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她只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梦!

“哈哈哈哈哈哈。”心痛到极致是癫狂,她这才明白,“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夏玉莹拍了拍手,“长安找就与我交好,我俩早就私定终身,之所以会娶你,不过仗着你侯府大小姐的身份成事,如今,你只是一个人人厌弃的废棋而已!”

废棋?原来,是这样,那些个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都是假的,陶长安,最令我难过的不是今日的毒打和众叛亲离,而是你,辜负了我所有的信任,我为你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付出了这么多,你竟然待我如此?

事已至此,夏玉莹慢慢悠悠的从篮子里拿出鸠酒,“这就该是你的命数,侯府嫡千金的命数。”说着,一把抓住夏微澜的头发,“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告诉别人你是畏罪自杀。”

鸠酒,一饮而尽。

夏微澜无力的倒在地上,“我此番受过的亦或是你来日要历的。”伸出手,将宇儿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里,恨,也绵绵无绝期。

“哗啦!”像是有人落水的声音,怎么是这般的冷?阴间路上也想不到冷的这般蚀骨。

夏微澜抬了抬眼皮,能动?心里有些惊讶,又发现眼睛原来是能看见的,自己原来正在一片水中,而岸上站着的正是夏玉莹!夏玉莹脸上竟是笑意。

再次看到这人,夺夫杀子之恨一涌而上,夏微澜顾不得寒冷,飞快的游近了岸边,一把将岸上的人拽入水中。

夏玉莹丝毫没有防备,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子力量拖入了水中,在水面上狠狠砸出一个水波。

夏微澜顺着力,双手撑住岸,一个用力,整个人就翻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呼吸。

死人也是可以呼吸的吗?这才意识到,不对,夏微澜趁着水面看清了自己的模样,这是十四岁的我?依稀记得,十四岁那年是落过这么一次水。又四处打量了一番,公园里的假山尚且没有修建,这世上难不成真的有重生一说?

夏微澜用力抹去脸上的水,老天啊老天,你既让我重来一遍,我定要那些害我的人尝尽我所受的一切!原来那个温柔的夏微澜已经随着那杯鸠酒死过去了,此生万不会再对任何人心软!夏微澜在心中暗暗发誓。

“哗啦哗啦。”水中尚有人在挣扎,双手拍击着水面,眼看着就快要沉下去,夏玉莹原本大家闺秀的样子在此刻消失殆尽。

这模样甚是可笑。夏微澜紧了紧拳,恨不得就这样淹死她,但是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夏玉莹此刻是侯府的二小姐,若是这样死了,日后少不了麻烦,何况来日方长,这样死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夏微澜将眼中的恨意一扫而散,随即向四周大喊:“来人啊来人啊,二小姐溺水了,快救她啊。”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重生

夏微澜这一喊,迅速吸引了不少人,随即就有几个侍卫跳下去救人了,丫鬟们围在一堆,吵吵嚷嚷的,却是吸引了更多的人。

今日这事怕是要闹大了。夏微澜心里想着,脸上也露出一副担心着急的模样,对水中救人的侍卫大喊:“小心点,万不可伤到二小姐。”

人越聚越多,也不知是哪个多事的,去将夏正严喊了过来,二姨娘也跟着到了。众人见老爷来了,纷纷往边上避了避。

“玉莹,哎呦,你们几个动作都给我利落点!”二姨娘慌慌张张的冲河上喊道,也只是在一旁跺脚干着急。

几个侍卫将夏玉莹扶上了岸,夏玉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见父亲和娘亲都在,伸出手指着夏微澜,“是她,此番是她推我下去的,爹爹,大姐要害我!”说着,眼中的泪水更甚了,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众人这才将视线移到这个大小姐身上,夏微澜此刻也是浑身湿透,不停的泛着哆嗦,眼中倒也挤出了几滴眼泪,

“我——我没有,我上岸时,妹妹就在河里了,知道她不会水,我这才连忙叫人来的。”夏微澜故意将声音放的柔软些,“妹妹,我一向待你都好,你怎能当着爹爹姨娘的面如此冤枉我?”夏微澜面上也是一副被冤枉委屈的神情。

二姨娘递过下人拿来的帕子,将夏玉莹身上的水擦干净,又给她裹了一层棉被子,眼神偷偷往夏微澜这个方向瞥了一瞥,随即嗔怪道:“玉莹,那是你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娘亲平日里怎么教导你的,再怎么说也是你姐姐。”

夏微澜暗自冷哼,她倒是会做人,这后半句话说的极为巧妙,“再怎么说”这四个字默默的落实了推夏玉莹下水的罪名,明明是话里带刀子却是能装出一副贤妻良母善解人意的样子,着实让人佩服。这话要是搁前一世的自己,恐怕早就对她感激涕零了吧,真是可惜——

“可是娘亲,真的是她推的。”

夏微澜深知此刻不该说话,就将表情做的更生动了些。

夏正严左右瞅瞅,那双狐狸般细长的眼睛眯了眯,夏微澜浑身湿透,依着她平日里的性子,断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心里虽对事情真相了解的透彻,但嘴上却还是命令道:“夏微澜你可知错?”

夏微澜还没开口说话,夏正严立马接到:“你且去太阳低下跪两个时辰吧。”说罢,拂袖而去。

夏微澜心里悲苦,想来,今日这跪,是免不了的了。其实众人都能看出老爷在偏袒二小姐。

夏玉莹尚未满意,嘟着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二姨娘扶着她,

“老爷今日想必是心情不佳,你且去跪着,待玉莹喝了药,我自会帮你求情的。”二姨娘的言真意切委实让人感动。

夏微澜露出个笑,“是我没有照顾好妹妹让她落水的,该罚,妹妹可要注意身体,千万别着凉了才是。”

众人尾随着二姨娘悉数散去。

午后的太阳正是毒辣,跪了不到一个时辰,夏微澜只觉口干舌燥,额头上一层密密的细汗,好在刚刚落了水,此番也算是驱赶寒气了。

夏微澜还在跪着,而侯府门前——

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站在门前,身后仅跟着一个贴身侍卫。男子俊美的脸上有些发白,薄唇微颤,虽是如此,一举一动仍是不凡。

“世子。”身后的侍卫向前走了一步靠近了些,眼睛直直的看着凌决的胸口处。

青色的衣服上渗出了一丝丝血迹,刚包好的伤口又裂开了,他是万万不能再走下去了。

凌决本是外出打猎去的,谁知路上遇见一群黑衣刺客,刺客统统都死了,只是一等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最后仅剩下他们二人。

凌决捂了捂胸口,抬头看见了侯府的匾额,这时候最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受伤了的这个消息,幕后主使仍待追查,不可打草惊蛇。

“便在这里歇下,你去买些药来,切记不可让其他人知道本世子受伤的消息。”

侍卫拱了拱手,退下。

侯府门前的家丁一见世子的腰牌,个个拱手哈腰的,忙去请了老爷。

凌决此番本就不希望惹人注意,便独自进了侯府,走到了后苑。

夏微澜还跪在门前,这太阳怎么如此狠辣,她伸出手抚了抚滴下的汗,继续跪着,一言不发。

凌决刚一进后苑,看到的便是这副景象,他只觉得这丫头身上有一股子倔强劲儿,不服输,明明都已经跪不住了,大可拌个柔弱,何况她的穿着不像是地位卑贱之人。

不知不觉,凌决的脚步已经接近了夏微澜。

“你且告诉我你犯了什么事?”凌决苍白的脸上露出难得的一抹笑意。他本以为身上的腰牌足以说明身份了,天下谁人不知道他的名号,可惜的是夏微澜此刻晕晕乎乎的,只管跪着,什么都没看见。

“干你何事?”夏微澜瞪了一眼凌决。

这丫头怎如此大胆?还没等他开口问罪,夏正严便赶了过来,极其的谦卑,

“参见世子殿下。”

凌决收回目光,淡淡的“嗯”了一声,对夏正严这种趋炎附势之人他向来不喜欢。

原来是世子,夏微澜心中暗想,前一世曾听说他是战王唯一的嫡子,身份是何等尊贵,没想到会遇到他。

“这丫头为何在这跪着?”凌决问道。

夏正严连忙恭敬的回话,“这是小女,不过是姐妹之间的一点事罢了。”

“何事?”凌决自有种刨根问底的心情,夏正严只好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知为何,凌决就是忍不住想要帮夏微澜,听完后,说道:“那我认为她不必跪了,虽说这是你侯府的家务事,本世子管不了,但这皇天后土之上,从来都是清清白白,皇上和父王一向更是不喜。”

这话说的甚是高明,一句话便扯了两个大人物,这事他是不得不管。

夏正严无法反驳,只好恭敬的作揖听着。

“倘若是大小姐推了二小姐,又何必辛苦将自己的衣衫弄湿,恐怕早就跑到一边去了,免得受牵连,也好有个不在场证明,也免得这顿子罚,所以本世子认为——”凌决眼神一撇,他的意思说的很清楚了。

“是是是。”夏正严是会了意,心中却不满,这本是家务事干他世子什么事,但也只好笑脸认错,左手将夏微澜扶起来,“老臣考虑不周,冤枉了微澜,是为父做错了。”

夏微澜见状,心里对这个世子有些好感,想想刚刚那么跟他说话,内疚后悔的紧,忙把头低下,道一声,“父亲言重了。”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整顿

夏微澜顿了顿,却“扑通”一声跪下,“父亲罚也是有理的,毕竟我这个当姐姐的没做好,还请世子殿下不要怪罪玉莹。许是我哪里做的不好,玉莹才会如此诬陷我。”

凌决方才的一番话也未直接指出夏玉莹的用心歹毒,夏微澜这么一说等于将事实摆在了明面上。

凌决觉得好笑,对这一切看得透彻,何况刚刚夏微澜提到夏玉莹这个人的时候,眼中分明是有恨的,虽然隐藏的极其深,但凌决还是能看出来。他此刻也不想说穿什么,这女子甚是有趣。

“本世子明白,自然也没什么,大小姐当真让我刮目相看啊。”凌决笑道。

夏微澜赔笑,“王爷谬赞。”

恰好,买药的侍卫回来,凌决让夏正严准备个房间,歇下。

夏玉莹此处刚听说世子凌决来了,免不得要赶去巴结,却又听说凌决帮助夏微澜,让她免去了那两个时辰的罚跪,心里又急又气,暗骂凌决瞎了眼,明明受害者是我,不帮我就算了,还倒打一耙,想着,那股子凑上前的心也没了。

因为凌决的帮助,夏微澜很快就回了房间,房里的丫鬟们见了她,虽都行了礼,但态度却跟对夏玉莹那些人有着千差万别,心里顿时来气。

“本小姐渴了。”夏微澜正襟危坐,等着人侍奉。

丫鬟们互相看看,看了有些时间,才走上前一个,伸出手倒茶,却被夏微澜硬生生的拦下,“你来吧。”夏微澜手指的那个婢女正是二姨娘故意安插进来的眼线,害了她不少。

那丫鬟先是有些惊讶,随即上去倒茶,手上刚刚拿好茶壶,正准备倒水,夏微澜右手一个轻轻的动作,那茶壶随即就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你大胆!”夏微澜故作发怒,双手狠狠的拍了桌子,“连个茶你都倒不好,要你何用?”

那丫鬟百口莫辩,明明知道不是她弄翻的,却百口莫辩,跪在地上。

“我不想责怪你什么,你照顾不周,是个废物,令寻去处罢。”说着,摆摆手示意退下。

这丫头是个祸害,白白将她赶出去已经够便宜她的了!

剩下的奴婢们都被这阵仗吓得不敢出声,以前的夏微澜何时有过这种阵势,她在侯府中一向是不受宠的,性子也是极其的懦弱。

夏微澜环视了这些丫头们,这些人都是些狗仗人势欺软怕硬的东西,前一世,有不少捉弄过她,害过她,她十三岁害病之时,连倒杯水都唤不动人,想想也是来气。

“你!还有你们!”夏微澜指了一些平日里比较放肆的丫头,“都该罚,统统领二十板子,要怪就怪那个贱婢殃及鱼池,坏了本小姐的心情。”

这板子打的也是一点理由都没有。

听到这,那几个被指的丫鬟哗啦啦的跪成一片,嘴上喊着:“大小姐恕罪。”

平日里的嚣张气焰一点也不剩,夏微澜抛了个白眼,这次她是一定要打的,否则,难以消气,“你们这些人,今后眼睛都给我擦亮些,弄清楚谁是你们的主子,我这人可不好伺候,心情不好我就喜欢随便赏板子,你们皮儿可紧些。”

说罢,想着乘机把事情搞大一些,声势做大方可立足,又命人左右叫了几个力气大的侍卫,拿着板子,在院中打,且每一板下去必须要听到声音,二十大板打完之后,还命这些丫鬟不准上药,此番确实是解气了。

二姨娘房中————

夏玉莹和二姨娘坐在一处,用了些糕点和茶水,见今个早晨刚被赶出去的那个丫鬟匆匆跑进来,说明了今天发生的事,连带着那二十大板也都说清了。

二姨娘现下听了,将手上的茶杯一摔,“砰”的一声,

“这丫头好大的胆子。”

夏玉莹听了,也是很惊讶,放下茶杯“怎么落了个水这夏微澜的性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娘亲,她该不会看出我们在她身边插了眼线了吧?”

二姨娘瞪了夏玉莹一样,“料她还没那个脑子。”总不能落了个水,就彻底换了个人,“就算她恰巧知道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她梁雪梅还是这个府中的姨娘,何况她就不信,秦柔那个贱人能生出什么聪明的女儿。

“那我们岂不是没有眼线了?”夏玉莹面露担忧。

“不要紧。”二姨娘朝身边的大丫鬟使了个眼色,吩咐她再想办法安插一些人去牙婆子中间。

她就不信,上次被发现是巧合,这次,夏微澜还能看出端倪。

“你且拿些银子,出府去吧。”二姨娘对那被赶出来的丫鬟说道。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姐妹情深

连着两日,夏微澜将房中的丫头们该清理的清理,该处置的处置,到了今日才差不多了些,那些个丫头们见到她亦是十分恭敬,夏微澜这才满意,下午时得了些空,心情又甚是不错,便独自逛了逛后花园,跟几年后的光景自然是十分不同,一逛就到了傍晚,方才回去。

还没等进苑,远远便看到夏玉莹正坐在石桌前饮茶,脸上十分不耐,随从丫鬟跪了一地。

夏微澜顿了顿,这才往里边走。

夏玉莹眼睛倒是很尖,一见夏微澜回来,立马将地上的丫鬟都唤起来,脸上也换了另一副神情。

“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叫妹妹等的好苦。”夏玉莹站起来,面带微笑。

夏微澜低低的“嗯”了一声,算是做了回应。

这才注意到,石桌上放了一个红色的方盒子,盖子早被打开了,里面盛着的是一件华丽的衣裳,一件全绿色的衣衫。

夏微澜心里真是奇怪,这衣服莫不成是送与我的?这夏玉莹前几日还嚷着要让侯爷处置我,怎么记性这么差,今日却忘了这事了?夏微澜扯扯嘴角,心里觉得好笑,自然的在石桌的一侧坐下了,摆手示意奉茶。

夏玉莹略有些尴尬,满脸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暗自,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要不是娘亲非要我将这件衣服送来,我才没有时间理你,给了好还不接着!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依旧以一副恭敬的样子,接着说道:“姐姐莫不是还在生妹妹的气?”

夏微澜自顾自的饮了一杯茶,一路恍恍惚惚走的久了,这茶倒是深得人心,“妹妹多想了,你落了水,是我这个当姐姐的照顾不周,难有生气之说?对了,可曾着了寒气?”少不了的客套一番。

夏玉莹连忙回道:“不曾不曾,劳姐姐挂心了。”什么照顾不周,分明就是你推的,如不是娘亲有所吩咐,非要与你理论一番才是。

夏微澜点了点头,二人沉默了半晌,

“哦,对了,姐姐,你可知道明日要去敬香?今儿个宫里才来人说要去呢。”夏玉莹提到这事甚是欢喜。

夏微澜眉头皱了皱,敬香她听说过,说宫里要去庙里祭拜先祖,祈求神明庇佑,历年来是个风俗,届时,各个王公贵族,皇宫里的各位娘娘都会去拜上一拜,也难怪夏玉莹如此欢喜。只是她虽作为侯府嫡女,以前却从没有去参加过,怎么这回要去了?

“那这衣服?”

夏玉莹慌忙道:“这次去敬香是娘亲跟爹爹说想要姐姐一同去的,这衣服自然也是赠与姐姐穿的,也是为了前几日姐姐在世子面前求得情。”

夏微澜作势拿起衣服,左右看了看,这衣服论材质,自然是不差,胸口处至腰间均用金线绣着花纹,样式也不错,但是偏偏是绿色,。夏微澜心中冷哼一声,二姨娘果然是二姨娘,狗尚且改不了吃屎。

皇宫中有一个人的地位极其的尊贵,可以说仅仅次于皇上之下,是为长公主,这长公主脾性还算好,唯独有一点就是非常讨厌绿色,这点进过宫了解过宫闱的人都知道,二姨娘好歹也是侯府的人,她会不知道?明日敬香,这么个盛大的场面,长公主岂会不来?

虽是明白这一点,夏微澜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的吗?真是妹妹送给我的吗?这衣服材质样式都是好的,姐姐心中十分喜欢。”

虽然人人都知道长公主最见不得绿色,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原因,想必二姨娘也并不知道。长公主曾有过一女,只可惜她那女儿命苦,小小年纪就害上了病,无药可医,早早的就去了,她这女儿生前最是喜欢绿色。想必,长公主见不得绿色的原因也是在这,怕自己伤心一番。这委实很叫人心疼。

夏微澜心中生顿时生的一计,笑着收下了衣服,连声感谢,想要做个回赠,

“妹妹且在这里等住姐姐,我这也有个礼物要赠与你,也是个稀罕物。”说着,快步进了房中。

夏玉莹又是连喝了几杯茶,等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这才见夏微澜从房中出来,手上揣着一个物件,近一看是个荷包。

这荷包通体金黄,绣着的是一副夏日风景图,湖水中三两朵莲花开的极其艳,岸上的柳条作随风飘摇之态,湖心有个圆亭,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一位女子倚着栏杆冥思。这绣工十分的精妙,夏玉莹一双眼睛牢牢的被吸引了。

“这荷包是我偶然从一个和尚那里得来的,说是有避难的作用,也未曾知道,只是我瞧着这荷包清雅别致,如同天物,气质与妹妹甚是相配,便想着妹妹该戴在身上。”

夏玉莹一听,心里又是十分高兴,欢快的拿着荷包谢过便回去了,夏微澜抿了口茶水,若有所思,嘴角一笑,放下茶杯道:“茶凉了,拿去倒了罢。”

夏玉莹这回子回到二姨娘房中,说礼物已经送上了,且夏微澜十分高兴的收下来,想来是没看出什么端倪,明日该会穿的,还说夏微澜果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就那么一件衣服,也值得高兴半天。

二姨娘听了这番描述,心里十分满意,又见夏玉莹手上把玩着的那个荷包,知道不是她的物件,便问起。

夏玉莹怕娘亲又要多心骂她,只说是今日刚从外面得来的。

二姨娘也不多想,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明日的敬香了。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长公主

次日一大早,离出发敬香还有些时辰,夏微澜便起身了,将昨日夏玉莹送来的绿色衣裳穿好,又坐下仔细打扮了一番,最后出发之时,又拿出一根碧玉簪戴在头上。这一身绿色在夏微澜身上,非但没有一点点俗气,倒是多添了几分优雅活泼与灵巧,照了照镜子,这才满意的出了门。

侯府门前,二姨娘与夏玉莹早就等在那里了,见夏微澜身上穿的确实是自己送去的那件绿色的衣服,心下十分满意,热情的招呼夏微澜上了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寺庙走。

夏微澜与夏玉莹同坐一辆马车,路上也无话。待走到寺庙门口,夏微澜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深知,如果今日不穿这件送去衣服,说不定姨娘就根本不会让她来,如此,倒不如从了她们的意,将计就计,此番也只好搏一搏了。

夏微澜叹了口气,方才走了进去。

寺院本是清静之地,今日却因皇家上香会聚了不少名门望族,各个府中的家眷悉数到齐,身着尽显奢华尊贵,早早的便聚在一起说笑着。

夏玉莹跟着二姨娘去了别处,夏微澜又是坐在一旁安静的喝茶。旁人看着像是再喝茶,实则不然,这次对她来讲,绝对是个拉拢人脉的好机会,只可惜平日里很少与这些个千金小姐接触,少了经验,只好坐在一旁借喝茶先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

过了半晌,才起身,向着那站在人群中央的身着粉衣的小姐走过去。如果没记错,这位应该是丞相府的千金,唤作艳心,长相不甚出众,资质也一般,性子却是极为泼辣,十分好攀比。

“哟,这可是艳心姐姐?今日有幸一见,果真如传言中的那般不同凡响。”夏微澜走到跟前,眼中尽是仰慕之情,周围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那位唤作艳心的小姐听这句话,自然是十分骄傲,头扬的高了些,对夏微澜也是满意。

问道:“你是?怎么从未见过?”

夏微澜做了个礼,“说来惭愧,我是侯府的大小姐,早年不喜出来,今日还是头一回来敬香。”夏微澜说话之时,特意加重了“大小姐”三个字。

艳心疑惑,问道:“你是侯府的大小姐,那玉莹是?”想来与夏玉莹有过交往。

还不待夏微澜回应,人群中便有一位抢先说道:“姐姐还用问吗?想必那夏玉莹是庶出罢。”

夏微澜不做声,只是微笑着低了低头,是为默许。

周围即可传来一阵讨论,什么“原来是庶出”“怎么不早说”之类的话,那艳心脸色也不大好看。像是这些大小姐,各个都是府中嫡出的小姐,被视为掌上明珠,自然是瞧不上庶出的,与庶出的交往是十分丢人的。

正当众人说着,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长公主到——”围在中间的人迅速闪到一边去,纷纷跪下行礼。

夏微澜特地绕到众人前面,找了个显眼的位置跪下行礼。

这便来了。

那长公主身着金色衣衫,头戴金钗,雍容华贵,不失皇家风范,一点也不像年过半百的人,气质非凡,身后尾随着众侍女。

“免礼罢。”长公主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一发起身,却一眼看见了身着一身绿的夏微澜,眉头皱了皱,天下谁人不知她最不喜绿色,怎个偏偏有人反着她来?难不成是不将她这个长公主放在眼里?心中怒意却盛,大喝一声:“大胆!”

众人顺着长公主的视线看向夏微澜,又看着她那一身绿色,手心里不禁也为这女子捏了把汗。

艳心在夏微澜身后用极小的声音提醒道:“你不知长公主最恨绿色?”

夏微澜将头侧了侧,又转了回来,步履稳健的走到长公主跟前,恭敬的跪下,俯首。

这么一跪,那头上的碧玉簪就显露出来,长公主愣了愣神,这——跟我的芸儿——如此像——如此像,芸儿平日也是喜欢这样的,晃了晃神,语气倒是缓了些,

“你且头抬起来罢。”

夏微澜顺从的抬起头,只瞧了长公主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小女该死,早年不常出门,不知道长公主——今日只想着穿这件最喜欢的衣裳来敬祖。”

夏微澜一双凤眼,弯弯的眉毛,朱唇轻启,又值妙龄——实在是像,太像芸儿了。陈年的感情一起涌上来,“莫怕莫怕。”连忙将地上的人扶起来,仔细的看着。

正当此时,二姨娘方才从后园走进来,便是夏微澜跪在地上,想来没错过时辰,便冲上来,“唰”的一声跪倒在地,装模作样的大喊:“公主恕罪,微澜这孩子年幼,不知公主不喜——”话还没说完,长公主便接着道:“无妨无妨,夏微澜,你且随本宫一道。”说罢,优先走了,夏微澜跟在其后。

在场的人,包括二姨娘,都以为夏微澜会被治罪,却没想到二人却看起来如此的——和睦?

夏微澜一路跟着长公主,前面还有些拘谨,后来越谈越欢,长公主内心觉的夏微澜就是芸儿怕她独自一人孤独送来陪她的,于是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情感。

前一世许是因为同情长公主失去女儿的遭遇,于是夏微澜对她和芸儿有颇多了解,一路上,不论是言谈还是举止都跟芸儿无二,这才使得长公主如此欢喜她。

二人从一路上的风景,再聊到喜好,最后到经历,长公主十分开心,自唯一的女儿死去之后,从未如此笑过了,虽到了上香的时刻,身边的奴婢也都不敢前去打扰。

过了几个时辰,前面派人来催,长公主这才十分和蔼的拉住夏微澜离开。

到苑中的时候,正恰巧听见夏玉莹说什么“夏微澜是狐媚子,这下连长公主都勾搭上了”还有什么落水陷害之事,长公主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夏玉莹被吓得不轻,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

夏微澜也匆忙跪下求情:“还望长公主恕罪,我这妹妹对我是有些误会,但绝对没有恶意。”夏微澜的此番求情,一来众人只觉得侯府大小姐果然是知书达理,温柔乖巧,必定名声大起,至于其二,惩罚不是已经给了夏玉莹吗?夏微澜心中轻蔑一笑。

果真像夏微澜想的那样,过了一小会,夏玉莹便觉身上不对,四处瘙痒,就忍不住伸出手来抓,越抓越痒,最后竟然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滚来,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长公主见她此番模样,也就只好作罢,命二姨娘速将她带回去。

重生侯府嫡女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侯府嫡女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