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流年绵长不凉薄

舒灵顾轶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流年绵长不凉薄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流年绵长不凉薄|时间:2020-01-19 12:12:15|作者:咸蛋黄

流年绵长不凉薄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舒灵顾轶深小说流年绵长不凉薄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流年绵长不凉薄小说在线阅读:我终于嫁给心爱之人,新婚夜却被设计上了伴郎的床!第二天,我被迫签了离婚协议,扫地出门,我的好闺蜜代替我成了陆夫人。连我亲生爸妈都嫌我没用,废物!连自己婚姻都守不住!我恨不得想死,可我突然发现我怀了顾三少的孩子。。。

流年绵长不凉薄舒灵顾轶深

《流年绵长不凉薄》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救……救我

夜很深,风很大,属于流浪者的天桥底下此时正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不,滚,滚开……”

“哟,小美女天这这么冷,过来老子给你暖暖啊,保准你待会儿热的缠着老子不放!”

“嘿嘿,老大,不如我们给她来点药助助兴,”又一道猥琐至极的声音响起,那发出的笑声极其的渗人恶心。

几个老男人满脸邪恶的朝角落里的女人逼近,一步一步……

舒灵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了,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心脏病。

是不是,要死了?

“啊,滚!”一双黑糊糊的粗糙的带着异味的手朝她的身体摸了过来。

舒灵跟个疯子一样的挥着手抗拒着,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像是在护着什么一样。

很快,另一个人眼尖的发现:“操,老大,这妞肚子里还个种呢!”

“会不会闹出人命啊?”

“管她呢,先爽了再说,给她把药喂下去!”

舒灵的下巴被强制掐了起来,她呜呜呜的呼叫求救,却一点用都没用。

被灌了满嘴的药,她很慌……

“救,救命……”她要毁在这里了吗?

不,她早就已经被毁了,她的新婚夜,老公和她的好闺蜜在她的新婚大床上翻滚的时候,在她不知道为什么被‘伴郎’给睡了之后!

她就已经彻底的,完了!

第一天结婚,第二天离婚,被扫地出门,她快被逼疯了!

可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被轮奸……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绝望笼罩心头,舒灵浑身发冷,瞪大双眸无助的望着漆黑的夜空。

孩子,和妈妈一起走吧!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恶心的大手在她身上不断的游走,她跟尸体一样,毫无反应。

“老大,那药不管用?”

“等会这贱货保准跟个荡妇似的求着你要!”

她惊恐,身体竟开始升起燥热感。

“啊,”她尖叫出声,又开始挣扎起来,不断挥舞着不让任何人靠近她。

“操他妈的,贱女人!”混混们被激怒了,上来就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她被扇的嘴角都流出了血丝,那混混却立马脱下裤子朝她走近。

不……不要……

舒灵疼的心脏不断的在抽搐,再无一点希望了!

天空突然轰隆隆的作响,一辆直升飞机开了过来,那混混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在临门一脚时,被不知道哪里来的人一脚踹中了心窝子,瞬间踉跄的倒在了地上,血从嘴里喷涌出来。

那人扔掉直升飞机的绳子,稳稳的站在地上。

“你他妈是谁,敢坏老子们好事!”其他几个混混骂骂咧咧的朝突然出现的男人围了过去,手里一个个的拿着棍子,凶神恶煞的。

顾轶深脸色极其难看的扫了一眼那跟死了样的女人。

他才离开多久,这个蠢女人就变成了这副死样子!

他冷眸越过一群小混混,瞬间摄出冷冽狠辣的光芒来,“一起上。”

话落,那些小混混恶狠狠的朝他扑了过来,他长腿一伸直接踹倒两个,手段凌厉先把几个小混混的胳膊全给卸了,棍子都掉在了地上。

一开始倒在地上的混混头惊恐的看着他逼近,“你,你是谁……”

“到监狱里你就知道了,”他冷酷的一脚又踩断他的肋骨,那混混顿时疼的晕了过去,裤子都吓湿了。

顾轶深走回桥洞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女人,这女人不是旁人,正是他那天被算计被捉奸在床的别人的新娘!

新郎不是他,可新娘到底是成了他的女人!

还一夜之间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惨白的脸在月色下极其惹人怜惜,顾轶深心里却只有满满的愤怒。

蠢女人!

他不客气的蹲下身抬手拍了好几下她的脸,等着她回神。

舒灵终于慢慢移动了下脸,目光游移了好半天,才落在他脸上。

那水眸满是血红和一丝余留的恨意。

她恨谁?顾轶深微微蹙了蹙眉。

“没死就跟我走,”他把部队的任务临时交给别人,匆忙赶过来一趟就是因为得到了她的消息。

怎么说,也是他占了她的身子,就当过来还债了。

没死?舒灵动了下身子,也没有被强奸……

她心瞬间重新跳动了起来。

但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里的燥热又一涌而上,瞬间,她雪白的脸蛋惹上红晕,那衣衫不整的模样,在这种夜晚,显得勾人极了,顾轶深眸色一暗。

“起来!”他跟下命令一样,冲她呵斥,然后起身,准备离开这地方。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跑到天桥底下睡。

舒灵强撑着站起来,但下一秒就身子一软,朝前面扑了过去。

顾轶深身体反应比脑子快,一步就接住了她,柔软的身子碰撞到他刚硬的身子,激起了一丝火花。

舒灵觉得越来越热了,这可耻的感觉让她连眼前人都快分不清了,只依稀记得,好熟悉。

他,不是坏人!

舒灵放心的把自己的身子全部交给了他,她没力气了。

好软……顾轶深心头一跳,然后很快收敛心神摸了摸她额头脸蛋,感觉到她的躁动,脸色瞬间铁青。

又是被下了药。

自从上次顾轶深毫无防备被下药和新娘发生了那种丑闻,顾轶深就极其痛恨这种药物。

但这小女人,竟然又中招了。

那些混混至少要多坐十年牢才行!

顾轶深怒骂了一句,沉着脸把舒灵抱上已经落地的直升飞机。

“队长,现在回部队吗?”驾驶员回头看了他一眼。

顾轶深下意识的遮住了怀里的女人,她跟小猫儿一样正哼哼叫着,极其挠人。

她这幅样子,还能去哪里?

“给我找个酒店,”顾轶深冷声冷语。

这女人,必须降温才行。

然而到了酒店还没到房间,那药性就已经发作了,舒灵的手也已经开始不乖巧起来,她觉得自己热的快爆炸了。

可抱着自己的男人就像水一样,她需要冷冷的水。

顾轶深忍耐着小女人不停的在他身上蹭着,大步抱着她往酒店房间去。

“热,我好热,”她嘴里不舒服的呢喃着,小小精致的额头上全是汗意。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你,你别过来!

他妈的,他也热起来了!

冷静!

顾轶深连房卡都不愿意掏出来了,一脚踹开门,直奔浴室。

直接打开冷水开头,兜头朝舒灵淋了下去,她就在他怀里,他浑身衣服也瞬间淋湿,勾勒出一幅好身材。

冷水刺激的舒灵一下睁开了雾蒙蒙的眼睛,浑身火热像瞬间被浇灭了一样,她眨了眨眼,下一秒立刻反应过来自己正紧紧贴着一个男人,手还环着他的脖子。

舒灵赶紧吓的松开手,抬头去看那个救了她的人。

震惊!随之还有心里不可抑制升起来的愤怒。

竟然是顾轶深,她怎么也没想到救她的就是那个占了她身子害她背上勾引新郎朋友,新婚当她就急不可耐出轨罪名的罪魁祸首!

舒灵顿时防备,厌恶的后退,盯着他。

不识好歹!

顾轶深唇一抿,冷笑着看着她,他双手插兜,刚抬脚,就听到她怒斥。

“不准动,别过来!”她满眼的戒备,双手还环着胸,做出自我保护的姿态。

“爷救了你,你就这个态度?”

你还害了我呢!

“你别过来,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不承认她勾引男人,她是被陷害的!

可想起陆至飞不信任的眼神,她就心痛的难以呼吸。

顾轶深嘲讽的望着她,目光落到她微微鼓起的小腹上,心里升起一丝复杂来,没错的话,那里怀的是他的孩子。

她还敢说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我可以负责,”他冷硬的吐出这句话。

负责?负什么责?舒灵茫然了几秒,随着他的目光她看向自己的肚子,瞬间明白过来了。

她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恶狠狠的盯着他道:“不要你管。”

“幼稚、愚蠢、识人不清、自作自受,”他连连吐出好几个词,舒灵脸色瞬间苍白。

“还不会审时度势,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条件,舒灵,你说你是不是蠢?”

他说的毫不留情面,舒灵身子微颤,长长的眼睫毛上泌的不知道是水还是眼泪。

但唯一的优点是单纯可人,他在心里默默道。

但顾轶深怎么也没想到,舒灵竟然被他刺激的直接昏了过去,他连忙抱起她的身子,皱皱眉,他说的太过分了吗?

顾轶深把她抱出浴室,叫来医生。

发烧了!

医生看完,转身冷嘲热讽的看着他:“还给她淋冷水?不如直接弄死她还少受点折磨。”

……

他咳嗽了下,问道:“她中了那药,怎么解?”

肖吏起身,白了他一眼:“这还用问我?你不能解?”

……

送走毒舌战友肖吏,顾轶深看着床上那一团小小的缩在一起的女人,头疼了。

那浑身湿透的衣服至少得换下来。

片刻后,他硬着头皮去给她换衣服,滑嫩嫩的手感唤醒了顾轶深的记忆。

那晚上,他也是这样摸遍了她浑身上下,还……

他目光不自觉的下移。

“唔……”她难耐的蹙了蹙眉,让顾轶深收回了目光,冷下了脸。

一想到这女人是陆至飞那种人渣的前妻,心情瞬间就阴郁了。

难受,她好难受。

头晕晕的,身体也难受,好热。

舒灵露出痛苦的神色,不停的小声叫着,跟猫叫一样,脆弱的让人想要摧残。

但还没等顾轶深发作,舒灵就睁开了水灵灵的眼睛,瞅见坐在床边的男人,莫名的心里感觉恐惧,想要后退,身子却可耻的……

看着她脸蛋泛起不正常的潮红,整个人跟迷途的小鹿似的,大眼睛雾蒙蒙的让人看着就想……欺负!

顾轶深目光越发深幽冷邃,那身湿透的衣服还没换,就这么皱巴巴的贴在他身上,胸膛鼓鼓的,透出无形的威慑力。

舒灵整个人都颤颤的,抑制着自己身体传来的燥热难耐,她这是怎么了?

渐渐的,她连意识都开始不清晰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就像看着她最喜欢的冰淇淋一样,好想舔一口,凉凉的。

她慢慢的放开自己,眯着眼眸朝他靠近。

顾轶深一手按住她的肩膀,沉声叫着她的名字:“舒灵。”

她歪歪头,连喷出的呼吸都是热的,蹙着小眉头道:“我好难受,好热,”一边说,一边伸手想要解开自己的衣服。

顾轶深呼吸一重,声音更严厉了几分:“舒灵,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她在干什么?她只是很渴,想解渴。

她伸手拨开他放在她肩膀上的大手,主动偎进他的怀里,满脸舒服:“凉凉的。”

舒灵又蹭了蹭,顾轶深瞬间浑身一僵。

可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舒灵就不受指控的顺从着药性抬头用自己的嘴巴贴上了他的……

嘶!

舒灵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大胆,也不知道她亲近的是她最讨厌的男人,她顺应着本能,推倒他,坐在他身上。

她像个小女流氓一样不满的解开他的衣服,顾轶深满脸隐忍,被她弄的也浑身火热起来。

该死的,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舒灵,别惹火!”他低沉怒吼,紧紧攥住她的手,不让她再动。

舒灵难耐的想抽出手,睁着大眼睛,望着他:“你让我不难受了好不好,我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那药性这么强?顾轶深闭了闭眼眸。

舒灵却趁机抱着他不放,嘴里发出惑人的喟叹声,逼得顾轶深红了眼。

这种诱惑,试问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

尤其,这女人他早就品尝过她的滋味和美好。

不动,只是心里还有一道防线。

第一次占了她,是因为被算计。

这一次,那就是自愿了。

“舒灵,你不后悔?”

她发烧人不清醒,身体又是因为药性,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想强人所难。

可舒灵哪还会思考什么后悔不后悔,摇着头,紧咬着唇瓣,脸红似血,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泌出了汗意。

那眼里,满是渴求。

顾轶深的兽性再也压抑不住了,利落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咬着她白嫩的脸蛋狠声道:“这是你选的,你别后悔!”

以后这女人,归他!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想报仇吗?

舒灵回了一声呢喃,“唔……”

很快,顾轶深就发现她在动情之时还想着双手护着微鼓的小腹,那里,住着他顾轶深的孩子!

他眸色一暗,心里莫名的悸动了下,小心的避开了那地方,动作一改霸道作风,温温柔柔的,只为缓解她的药性。

白嫩和麦色慢慢交缠起来,房内很快响起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

一夜宁静,可天微亮,酒店房里就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啊!”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跟顾轶深睡在了一起!

舒灵瞬间感觉世界天崩地裂,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吵什么,”顾轶深揉着眉心睁眼看着她,他顺势靠坐着,白色被子下露出精壮的胸膛。

舒灵颤抖的用手指指着他:“你,你……我……”

“我们怎么会!”她不敢置信,满眼升起怒火的瞪着他!

他勾唇,“是你自愿的。”

“我怎么可能会!”她下意识的反驳,狠狠的瞪着他,双手抱着被子围住自己,防备的盯着他。

这个扫把星,她碰见他就倒霉。

第一次就因为和他……被捉奸离婚赶出家门。

这次又……她怎么可能又和他搅合在一起?

“忘了?”他眉眼里满是嘲讽,“发个烧脑子都烧没了,好好想想昨晚发生的事。”

他可不背锅,顾轶深起身利落的穿衣拴好腰带。

谁知舒灵怒不可即的冲过来就给了他一巴掌,“顾轶深你混蛋!”

“我是你朋友的妻子!朋友妻不可戏,你怎么可以!”

“据我所知,是前妻吧?”他淡淡道,毫不在意脸上被她扇出的红痕。

伤疤被毫不留情的揭开,舒灵脸白了又白,浑身颤抖。

“你到底想要什么样,怎么才肯放过我,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她到底是带着些埋怨和委屈,要不是因为顾轶深,她至少不会那么难堪。

直到现在,那些陆家人,舒家的人都逼她打掉孩子,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孽种!不该来到这世上。

阴魂不散?冷静如顾轶深,也被她这几句没良心的话给激怒了。

“非要我死了,你才愿意放过我!”她怒上心头,口不择言。

他却狠狠的皱起眉,吼道:“不想活那就去死啊!”

第一次是他错,可昨天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她用得着摆出一副和他上床就该死的贞洁烈妇样嘛!

她怎么可能会想死,她被害的那么惨,新婚老公被闺蜜抢了去,她怎么能甘心就这么死了,她还有孩子……

舒灵被他吼的愣住,眼泪挂在眼角上,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这女人,惯会惹人心疼!

顾轶深收起自己的怒气,“要是不想死,那就好好活着吧。”

“蠢女人你自己好好给我回想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在外面等你,”他不耐烦的转身就走。

舒灵的眼泪下一秒就流下来了。

她无力的瘫坐在床上,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记着自己被赶出陆家,回娘家,爸妈却骂她不要脸,丢了舒家的脸,根本不让她进家门。

她毫无办法,在外流浪了三四个月,最后身上的钱花的一分不剩,又累极了,就靠在天桥下睡着了。

再然后……她脸色倏地惨白起来,她想起来了,那些小混混……

差点绝望的那一刻,顾轶深来了,带走她。

是她自己发烧脑子不清醒,身子又……

这次是她可耻的缠着他!舒灵双手捂着脸,是她的错!

这样错误的纠缠,她该彻底的结束,舒灵抹掉眼泪,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她不是那种会一直自怨自艾的人,眼下,陆家舒家都不容她,她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要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

舒灵起身,把掉在地上的衣服都穿好,洗了把脸,这才冷静的走了出去。

顾轶深就靠在房间旁边抽烟,烟雾缭绕,他的脸成熟冷峻。

真是个跟陆至飞截然不同的人。

舒灵垂下眸子,不再看他。

顾轶深瞅见她就把烟头丢在地上,摁灭了,双手插兜,等着她开口。

每次遇上他,气势都会弱三分,舒灵很无奈,所以她才不喜欢和这个小叔子独处,总觉得压抑。

“那个,昨晚,谢谢你……”但是那样做还是不对的,她还是有些恼他怎么不拒绝她,她不清醒,他也犯浑?

“但是,那都是错的,所以,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她冷声冷语,一点不见昨晚缠着他的娇俏样。

女人真是翻脸不认人。

顾轶深挑眉问道:“那孩子呢?”

至少两个人之间还有个天大的羁绊,那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真不想我负责,孩子可以打了,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不然,也可以选择让我负责,”他说出目前最适合她的方法。

舒灵却下意识的双手护着肚子,防备的盯着他,抿着小嘴道:“孩子是我的,跟你也没关系,”她流浪的这段时间就想好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这个孩子了,她不会放弃,她要把他生下来!

他冷笑了两声,站直身子,俯视着她那张倔强的小脸,出口毫不留情的打破她的天真:“那你拿什么养?”

“你有工作还是有家可回?”

有家可回就不会落魄到要住天桥下面。

“你买的起奶粉,还是能自己抚养得了一个孩子?”他又继续冷嘲热讽,越说,她的心情越抑郁,脸色越难看。

虽然话很讨嫌,但是哪一句都是舒灵目前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我会找工作的,我怎么说也是大学……”

“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没那么简单吧,你还是一个孕妇,哪家公司喜欢做赔本的生意?”

句句扎心!

“我总不会让孩子饿死的,”她倔强的坚持着,不想屈服,不想让这人负责。

可顾轶深却一句就戳穿了,“确实,因为在那之前你会先饿死。”

……她真的有这么没用吗?

舒灵陷入沮丧中。

顾轶深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

“舒灵,你甘心吗?”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我……又结婚了

“你的前夫和你的好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要不要我告诉你昨天那几个小混混,也不是什么意外?”他最会抓人弱点,抽烟的时候接了个电话,那几个小混混供出是被人收买指使的。

舒灵瞬间震惊,不敢置信的盯着他,这人,没必要骗自己。

随之,是愤怒!

为什么她都这么惨了,还有人不想放过她,要彻底毁了她!

“想报仇吗?”他的声音想魔鬼一样,诱人想要犯罪。

“嫁给我,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他蛊惑道。

她渐渐沉迷,她就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可顾轶深不是一般的人,自己可以和他在一起,靠他……

不,不,她怎么可以这么想,怎么可以让错误继续下去。

顾轶深看着她摇头,嗤笑了声:“舒灵,没有能力迟早就是个死,你要是没这个决心,还不如昨晚死在天桥下面呢。”

“你别逼我!”舒灵突然狠狠的瞪着他,“你别以为我不敢!”

“顾轶深,娶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有意思吗!你有什么目的,”她才不信顾轶深有什么好心,陆至飞的朋友,也没一个好的!

狐朋狗友!

“呵呵,当然有意思,毕竟你的身体还不错,对我口味,另外,你肚子里的可是我的种,”顾轶深松开手,一幅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人听不出来一点认真。

可只要不是喜欢她,舒灵就莫名的松了一口气,那既然这样,她也可以利用他,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她深吸了一口气,坚定道:“好。”

“但愿你不要后悔!”他眸带深意,突然像只,老谋深算的大尾巴狼!

舒灵莫名缩了下,但她向来不会后悔,毕竟她已经那么惨了,还能多惨?

而且,新仇旧账一起算!

那晚的算计,是谁她不做她想,她的好老公好闺蜜啊,她是时候该回报回报了!

“我不后悔,但愿你也不后悔!”她嫁给他,可不是因为爱情。

“我顾轶深,从来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这女人,归他,顾轶深看中的人,怎么可能会后悔。

舒灵根本不知道顾轶深到底在想什么,她也不想知道了。

她腹中的孩子需要一个安全的出生环境,还有顾轶深说的昨晚那些小混混是有人指使的,她怎么能不好好回报回报!

“走,”谈妥了,顾轶深转身就走,干脆利落。

舒灵一怔,“去哪?”

“领证!”

直到舒灵拿着红本本,还觉得自己有些回不过来神,她真就把自己就这么的又给嫁了?

跟做梦一样。

“你就住在这里,有事给我打电话,”顾轶深嘱咐着,把她安排在他的个人公寓里。

他需要回部队。

临走的时候看她还坐在沙发上发呆,顾轶深敲了敲桌子,她的目光移过来。

“记住,我们是军婚,”也就是说,他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她也是,有依仗的人了。

“等我回来,”昨晚赶到天桥那里,就是临时把任务交给了兄弟,现在他需要立刻赶回去。

门砰的一声甩上,舒灵这才真正的回了神。

她结婚了,成了一个前不久还是陌生人的老婆。

他们都污蔑她,辱骂她,谴责她,想要打掉她的孩子,但现在,她受法律保护了!

她可以不用怕了。

还有,陆至飞,温可佳!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待她,背着她勾搭在一起数年!还理直气壮。

她记得新婚夜她回到新房看到的那恶心的一幕!

陆至飞和温可佳交缠在一起,睡在她的新婚大床上,看着她,讥讽不屑的一边苟合一边无耻的说:“舒灵你好好看看,这才是真正的夫妻!”

她震惊,心痛,质问陆至飞,他却说他本来爱的就是温可佳!

可惜是她死不要脸,借着舒家不要脸的和他联姻,他一直想娶的都是温可佳!

那为什么还娶她?

他笑她天真,当然是为了和舒家联姻,获得利益。

她带的嫁妆,那些股份,现在也成了陆至飞的囊中之物。

她出轨成为丑闻,舒家只会愧对他,更加为他卖力!

温可佳也笑看着她,说她就是生的好,要不是舒家,她算什么?

呵呵,她真是想不到,她自以为的爱情竟也是为了她的出身而已!

陆至飞和温可佳那个贱人,成功挤走她,得到舒家的利益,而她,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凭什么?

电视上还放着陆至飞和温可佳明天要举行婚礼的新闻,她的手却越攥越紧。

看着电视里那对幸福的新人,舒灵只觉得自己心疼的要命!

还有昨天那些小混混给她带来的伤痛,她绝对要让温可佳和陆至飞付出代价的!

她捏着顾轶深临走前给她的优盘,那里面有那几个小混混的招供。

有了这个,保准明天陆至飞和温可佳的婚礼会很精彩!

舒灵深吸了一口气,她绝对不会就这么认输的,欠了她的她要拿回来!

她起身,回到卧室,好好睡了一觉,为明天的战斗补充能量。

而另一边,温可佳却满脸笑容,无比幸福满足的依偎在陆至飞的怀里。

“至飞,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她忽而感伤道:“可惜灵灵了,她……”

“别提她,她活该!”想起舒灵和他朋友睡在了一起,他就觉得恶心,膈应!

陆至飞还不知道舒灵之所以进了顾轶深的房,发生了那种事,全是他怀里他认为的最美好的女人干的。

温可佳柔柔一笑,心里却阴狠无比,昨晚那几个小混混应该彻底把舒灵毁了吧!

只有她彻底毁了,她才能彻底放心。

最好死在天桥下面呢!

第二天,举世皆知的陆家大少爷,又要结婚了,虽然这位大少爷一夕之间结婚,离婚,现在又结婚,却没有一个人骂他渣。

反而都同情他。

因为他娶得,是一个极度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在新婚夜爬上自己伴郎的床!

舒家因此,现在都不敢出来参加宴会,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所以陆至飞成了弱者,当着记者的面,他还流露出痛惜之色。

“其实我倒不恨我前妻,她要是喜欢的是我朋友,可以直说,我肯定会成全她,何必……”他反倒流露出受害者的模样!

虚伪!恶心。

这一番话,连他朋友顾轶深都给骂了进去,有这样当朋友的吗,撬墙角公然戴绿帽,就算他是顾轶深,也讨不了好!

可不,现在就有很多人明里暗里的说闲话,据说他已经被召回去解决了。

画面一转,皇庭酒店,陆至飞一身白色西装,接过温家父亲手里温可佳的手,温柔满含爱意的看着她。

祝福的掌声纷纷响起,据说这位温小姐爱慕了陆少爷多年,却一直都是守护着,从来没有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事情来。

就连好闺蜜要和心爱之人结婚了,她也大方的祝福着,她曾说:“看着我最爱的人和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能得到幸福,我就也觉得幸福了。”

多么无私啊!

多么可笑啊!舒灵站在门口,看着那一堆狗男女,瞬间胃里泛起了恶心。

“啪啪啪……”舒灵跟着大家鼓起了掌,大方的在中间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至飞,可佳,你们婚礼,怎么没有邀请我呢?”她浅笑着,柔和的询问着,却让陆至飞和温可佳瞬间脸色一变。

温可佳眼里甚至还闪过一丝惊慌!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大闹渣男婚礼

她来干什么?!

众人脸上皆是哗然,陆家人更是脸色大变,跟看着臭虫一样看着突然出现的舒灵。

陆母方云华甚至要叫保安来赶走这女人,真是太不知羞耻!

“怎么?有了新人,就不欢迎我这个旧人了吗?陆至飞!”舒灵照样笑的温婉可人,可口气却越来越凌厉。

舒灵,似乎变了!

陆至飞脸色一沉,冷声道:“这里不是你可以胡搅蛮缠的地方,快点走吧,否则……”

“否则什么?”她忽地靠近,歪着头,嘲笑道:“否则不止侵吞我的嫁妆我舒家的股份,还想要弄死我吗?”

……

一语既出,满场震惊。

这里面,好像有什么豪门内幕。

方云华更是忍受不了的上前怒吼道:“舒灵你胡说八道什么!舒家人没有好好管管教育你吗,你做出那种事来,还有脸出来见人?”

“我做出哪种事情来?被算计的被害者就要一辈子活在下水沟里让真正的凶手逍遥快活吗!我是被害者,顾轶深他也是被害者,公道呢?怎么不去查清楚事情原因就乱泼脏水!”

陆家越是想要面子?她就偏不给!

“你,你……闭嘴!”方云华气的浑身颤抖,没有想到舒灵竟然敢这么大胆。

陆至飞松开温可佳的手,走到舒灵面前,暗含威胁警告的看着她:“舒灵,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否则连累了舒家你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舒家?以前是为了舒家接近她,现在又拿舒家威胁她,真是好笑!

处处利用,没用了就抛弃她的舒家,他以为她还会在乎吗?

但,弄垮舒家对她确实没什么好处,只因为她还姓舒。

可眼前这对狗男女,却别想顺利的举行婚礼。

她今天的主场,可是她最好的朋友温可佳呢!

昨晚,她送了她一份大礼,今天,她也回一份更大的惊喜给她!

“急什么陆至飞,现在还没轮到你呢,”舒灵淡淡一笑,绕过陆至飞走到温可佳的面前。

温可佳下意识的后腿了一步,强自镇定的问道:“灵……灵灵,你怎么了?”

“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你告诉我,我和至飞肯定会帮你的,我们还是好朋友啊。”

真是一朵温柔善良的大白莲。

舒灵抿抿唇,敛去所有的笑意,陆至飞背叛她,她尚可不会觉得那么愤怒,毕竟他一开始就目的不纯。

可温可佳,那么多年的朋友,她对她亲如姐妹,她却背地里朝她捅刀子!

“温可佳,我没死,你很失望吧。”

“不,灵灵你到底胡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受刺激精神?”这女人聪明极了,想把今天的闹剧都推在舒灵身上,暗指她精神异常。

“舒灵你要发疯去别的地方发疯去!”方云华横眉怒指。

舒灵却不理会,从兜里掏出一个录音笔,这是她提前拷贝好的,给温可佳准备的礼物。

她一笑,温可佳却瞬间紧张无比的盯着她手里的东西。

舒灵也不卖关子,直接点了播放,录音正是昨天那几个小混混招供的内容。

“警官,我们真是被人指使的,那女人姓温,给我们转了一百万,让我们强……毁了那个女人。”

“警官……”

“舒灵你太过分了!”温可佳惊恐地上来抢她手里的录音笔,怪不得那些小混混没有消息了,原来都被抓起来了。

舒灵侧身躲过,手护着自己的小腹,冷笑道:“过分?有你做的过分?”

“那不是我!都是你冤枉陷害我!”温可佳彻底失去了冷静,浑身僵硬,脸色惨白。

可惜舒灵却摇摇头,指着外面走进来的警察道:“哦,我报警了,你去跟警察解释吧!”

她害她新婚夜失身给别的那人,她还她一次新婚当天进趟警察局,公平吧!

“不,不,至飞不是我做的,我不要去警察局!”温可佳躲进陆至飞的怀里,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陆至飞皱眉瞪着舒灵,怒道:“你这个疯子。”

舒灵却无意继续留下去,跟警察交代了几句,转身就风轻云淡的走了。

好像她来这次只是随个分子一样。

但却搅得陆温两家的婚礼鸡犬不宁,宾客看了一出好戏。

温可佳,被警察果断带走了。

不管陆至飞怎么说情都没有,用身份压,更是没用。

这么一来,陆至飞,陆家的面子可谓是丢尽了!

温可佳则愤怒憎恨的瞪了舒灵一眼,昨晚这个小贱人怎么就没有被弄死!

“舒灵,你这么做就不怕毁了你自己的名声还有舒家的吗!”陆至飞追上舒灵,掐着她的胳膊恨声问道。

她冷然:“我还有什么名声吗?”

你们在陷害算计我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名声吗?

流年绵长不凉薄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流年绵长不凉薄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流年绵长不凉薄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