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帝天钧韩画雪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傲世强者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傲世强者|时间:2020-01-19 11:45:08|作者:我本王少

傲世强者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帝天钧韩画雪小说傲世强者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傲世强者小说在线阅读:他,是西北战王,守护夏国山河以北,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镇守期间,六国无人造次,戎马十三载,立下无数战功!今日,我帝某归来,便要仇家血债血偿!。。。

傲世强者帝天钧韩画雪

《傲世强者》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战王归来,只为复仇!

“战王,西北不能没有你啊!”

“若你离开西北的消息一旦传开,西北六国必定动荡!”

帝天钧依靠在越野车的后排座位上,闭着眼睛沉静的思考,听着眼前黑色西装大汉的汇报,平静道:“我帝天钧作为西北战王,守护夏国山河以北,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

“镇守期间,六国无人造次,戎马十三载,立下无数战功,我对得起这个国家,可我守护的这些子民对得起我吗?”

“今日,我帝某归来,便要血债血偿!”

帝天钧猛然睁开眼睛,望向马路对面的皇庭酒店,眼神中有着无尽的杀意和仇恨。

三年前,帝天钧刚晋升上职,国事缠身,西北边境六国战乱,帝天钧一人指挥着千军万马,一己之力战敌方八大至尊,当他带着浑身伤痕和荣耀回国之时,却得知自己的父亲被仇家活活逼死。

那一刻,即便是帝天钧这样刚毅,意志力极强的战王,也倚靠在大西北边境石碑之下,喝了整整一夜的白酒,泪流满面。

那时候大西北不能没有战王,他只有一天的时间往返家中,收到了一封来自父亲生前写下的信,上面只有两个要求,第一要娶一个女孩,第二不能对帝家动手。

为完成生父遗愿,帝天钧与韩画雪草草完婚便再次归去,这一去,便是三年。

三年后,帝天钧突破成为了龙帝!

龙字当头,整个夏国仅有三人,各自镇守一方疆土,权倾中外!

这个夏国前所未有的军衔,仅为战王准备,此乃至高无上的荣耀!

“战王,区区南城杂碎,我等出手手刃即可,何须战王亲自动手?”

华地,便是眼前这个体态庞大男人的名字,他是帝天钧最忠实的部下,他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身材魁梧,气势惊鸿的男人,不仅叹了口气,今夜,南城必定不得安宁。

他们可曾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将会遭到何等无法想象的报复!

华夏战王亲自归来,这个肩扛帝字章程,护我国万里河山,被国家赐予“赤胆铁血”,荣耀一身的男人。

其如今的地位,仅需一句话,顷刻间,便足以让南城动荡不安,血流成河,却执意亲自面见白家人。

“事关我生父性命,我当亲力亲为,让逼死我父亲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当年若不是西北战乱未平,三年前我定会手刃白家,我且去看看,白家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南城之上,无法无天!”

“末将跟随!”华地原地鞠躬。

帝天钧解开中装衣扣,脱下外套仍在华地怀中,一身格子衬衫走进皇庭酒店之中,这体态魁梧,挺拔入剑,身上的气势惊人如雷,一看便是长期久居上位而成。

华地将帝天钧的外套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跟随在帝天钧的身后,今夜,谁敢对战王不敬,他便要第一个出手让对方下地狱。

今夜,是南城德高望重白家老爷子的八十大寿,整个南城有头有脸的一线家族全都如数参加宴会,献出厚礼,但,帝家却没有这个资格。

帝家在帝天钧父亲的手中发扬光大,传承一脉,在被白家逼死之后,全权落到自己的爷爷手中,从此一落千丈,只能混得二线家族。

虽然帝天钧的父亲念旧情,生愿之一为不得对帝家人动手,但帝天钧在完成这复仇之后,便势必要回帝家将父亲所创造的一切夺回来。

帝天钧刚推开酒店大门,便听到里面传来司仪朗读:

“孙家祝白老爷子日月昌明、松鹤长春,特送千年雪山银杉一株!”

“赵家祝老爷子寿比南山,天伦永享,特送百年野山参一株!”

“沈家祝老爷子万寿无疆,大富经论,特送元代青花瓷一个!”

司仪朗读还未完毕,酒店大门突然打开,一束光亮照射进来扰断众人,帝天钧出现在众人眼前,身姿伟岸,冷眼相望。

帝天钧站在原地,整个大厅内内温度骤然下降。

这是帝天钧自带的杀意,是他从伏尸百万的战场之中带回来的杀意。

今日,战王心意已决,阻挡者必死!

“这人是谁啊?怎么身上的气场如此强大?”

“此人一出现,压迫感好强烈,他是来干什么的?”

“身拔似剑,气势如虹,此子绝非凡人!”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场的人议论纷纷,白家人也是一愣,作为白家代表,也是唯一继承人的白银川起身问道:“这位先生看起来有些面生,可是为爷爷寿辰而来?”

帝天钧站在原地,淡然道:“我今天来主要有两件事。”

“第一,自然是白老爷子祝寿,愿白老爷子来生洪福天齐。”

“第二,是为白家收尸,白家,到此为止吧。”

轰!

此话一出,满堂宾客纷纷咋舌!

竟然诅咒白老爷子死?还扬言让至高无上的白家收尸?

这明显是来砸场子的!

“放肆,你乃何人?既然知道今日是白家主场,还敢造次?”

帝天钧淡然一笑:“区区白家,不过蝼蚁,又有何惧?”

“呵,真是笑话,在南城,竟然还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来砸白家的场子,你算什么东西?”

这次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女人身穿紫色长裙,高贵至极,径直从座位起身走到帝天钧面前。

帝天钧神色漠然,无动于衷:“你是何人?不关你的事,奉劝你离我远点,以免引火烧身。”

“不关我的事?”女人冷笑一声:“还真关我的事,我乃南城赵家千金,赵芳,是白银川的未婚妻,你刚才辱骂的白家,是我即将嫁入的地方。”

南城赵家,地位仅次于白家,如今两家即将联姻,更是一统天下。

帝天钧听完,好心提醒道:“南城即将没有白家这个姓氏,劝你最好换个人家,否则守了活寡,得不偿失。”

“你!你竟然诅咒我守活寡!今天你不仅得罪了白家,还得罪了我赵家,除非是现在当众跪下,否则你就等死吧!”赵芳气的胸口跌宕起伏,浑身颤抖。

啪!

帝天钧不动则已,动辄一巴掌打在赵芳的脸上,五个大巴掌印显然易见,赵芳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瞪大了眼睛:“你敢打我?你他妈敢打我?赵泰,给我弄死他!”

赵芳此刻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原本赵家大小姐的身份已经足够让她天子优越,现又即将嫁入白家,已经是南城万人瞩目的地位,现在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

此时一个大汉从人群中走出来,径直走向帝天钧,随手提起一个凳子准备砸向帝天钧。

可堂堂西北战王,华夏龙帝,身体两米之内便是禁区!

谁敢触碰?

在华地准备动手的一瞬间,帝天钧早已动手,还是一巴掌拍在赵泰的头上,震耳欲聋!

这一次,战王并未手下留情,直接把赵泰原地拍倒在地,双目突出,七窍流血。

众人哗然!

一巴掌,把人拍死了……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一月之后,都来下跪!

一巴掌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拍死了,整个宴会上的人都震惊的不敢呼吸。

而赵芳却距离这一幕近在咫尺,她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赵家的高手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吓得双腿都在颤抖,呼吸艰难道:“你,你竟然敢在这杀人……”

“杀人又如何,今日我只取白家性命,其余人等若想活命,速速离去,奉劝不要做冤死之魂。”

帝天钧仅是轻轻的瞟了一眼赵芳,那似乎犹如千斤巨石般的眼神,赵芳根本无力接受,站在原地一阵抖动,空气中传来一股异味。

赵家大小姐,被吓失禁了?

此时,一直未开口的白老爷子坐在龙椅之上,开口问道:“这位小生,你是何人?我白家又与你是何渊源?”

帝天钧眯着眼睛,目光寸刀,这个老人,便是逼死自己的父亲的白老爷子,杀父之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我名帝天钧,帝沧海是我的父亲,想必你不陌生吧?”

一听到帝沧海,白老爷子慈祥的笑容点了点头:“自然记得,原来是帝家后生,见你气势非凡,必成大器,可现在还不足以与白家抗衡,回去吧!”

在知道来人是谁后,白银川站在原地一阵冷笑:“我当是谁,原来是帝家孽种,是谁给你勇气,在白家的地盘撒野!”

白家的地盘!

现如今,整个南城都是白家一手遮天!

白家的话,就如同圣旨,可搬弄是非,可颠倒黑白!

帝天钧矗立笔直,霸气环扫众人,一夫当关,双目傲然:“今日我帝某归来,便是要给家父讨还公道,白家人,今天都得死!”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能面对的了我南城土皇帝的报复!”

说完,白银川直接从腰间掏出一把枪,直挺挺的对着帝天钧。

见白银川掏枪,在场的人也都知道这件事要结束了,谁人在面对手枪之后还能生还?

就算没有这把枪,在南城,同时得罪了白家和赵家,两大家族的人,又怎能平安无事?

更何况,此人没有通天背景,不过是帝家后生罢了。

“从来没有人敢拿枪指着我,你倒是第一个,但我知道,敢拿枪指着我帝天钧的人,绝对不可活,华地,送他一程!”

“末将令命!”

华地浑身一颤,从帝天钧的身后猛然射出,虽体态庞大,但速度极其之快,在白银川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华地已经出现在了白银川的面前,一手握住了白银川的枪口。

原本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此时在华地的大如熊掌的手中如同一个小小的玩具。

“得罪战王者,杀无赦!”

华地此话一出,便一手握住白银川的手腕,没做任何动作,直接用强大的握力硬挺挺的将白银川的手腕握碎!

“啊!!”

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白银川疼的直接下意识的跪在地上。

“你跪错地方了,你该跪向的地方,应是战王!”

说罢,华地单手将白银川拎了起来,朝向帝天钧,一脚揣在白银川的双膝之上,又是两声骨碎的声音,若没人搀扶,白银川将永久性的跪在战王面前!

“混账!”

见这一幕,白老爷子气的浑身颤抖,直接从龙椅上站起身来,指着华地骂道。

为了帝天钧,华地可以不顾一切,且不说堂堂战王灭了白家,无任何后果,就算有粉身碎骨的后果,华地也毫不犹豫。

“白家惹怒战王,必将以死谢罪,战王乃龙体之躯,出手伤你等有辱战王之手,便让我来代杀之!”

说完,华地便走到白老爷子面前,上手一个巴掌抡在白老爷子的脸上。

啪!!

在场之人安静之际,无人敢多说一句!

“战王护河山万里,流血流泪,伤痕累累,许尔等安生,却没想到守护的确是尔等人渣,逼迫战王生父自杀,可曾知道寒了战王的心?”

“今日,我这当下属的都看不下去,你给我下地狱忏悔吧!”

站在白老爷子面前,华地魁梧的身姿整整比白老爷子高了一大头还不止,此时华地的手举在最上空,凝聚全身之力,一旦落在白老爷子身上,必死无疑!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华地的身后传来帝天钧的声音:“且慢!”

帝天钧的声音,华地在熟悉不过,即便是背对着帝天钧,华地也知道这是战王给自己传达的命令,可这一掌必将下落,在方向的转移之下,华地的这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旁边的大理石石桌之上!

砰!

这厚重坚硬无比的大理石石桌轰然粉碎,可想而之这一掌若是拍在人体之上,那将是什么后果?

拍碎一个大理石石桌对华地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转身问道:“战王请讲!”

此刻的帝天钧走到大厅之中,对面众人负手而立:“本想今日直取白家人性命,可就在刚才,我突然改变注意了。”

帝天钧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以为是帝天钧想清楚了后果,开始怕了。

只见帝天钧再次缓缓开口:“一个月后的今天,是我父亲的忌日,我希望你们白家全部都跪在松江两岸,为我父亲虔诚祭奠,做到你们该做的在送你们上路,而我,也将会在那一天退伍,让帝家发扬光大!”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白家有什么手段尽管出招,我帝某定如数迎接。”

说完,帝天钧缓缓站起身:“好了,我的话说完了,你们继续举办你们的生日宴会吧,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在望着帝天钧转身离开的身影后,在场参加宴会的名流一阵无奈,发生这样的事,谁还有心情参加宴会,纷纷有人起身告辞:“白老爷子,我家中还有些许琐事,先告辞了!”

“白老爷子,我公司也有繁忙之事,也先行离开!”

“白大哥,我也先走了……”

今日之事事关重大,直接关乎白家颜面,孙媳被打的小便失禁,孙子被废双腿,传出去白家将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

白老爷子威胁道:“今日一事切不可外传,否则别怪我白向东翻脸!”

在场的人都明白事不关己的道理,自然都不敢外传,两边都得罪不起,还是别去惹这个麻烦!

待宾客都走之后,白银川红着眼睛咬牙道:“爷爷,今天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事关我白家颜面,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付出代价!”

白老爷子坐在龙椅上,届时还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生疼,沉声道:“看样子是当过兵,就算他十岁当兵,到现在也不过十多年,十多年能成长为一个少校便是绝世天才了,区区少校而已,我白家还不放在眼里!”

而此刻酒店门口,华地将帝天钧的正装外套披在肩膀上,亲自为战王点了一根烟,叹气道:“战王,您真的想好要退伍了?”

帝天钧依靠在越野车前,深吸一口香烟笑道:“华地,已经十三年了,十三年来我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如今西北六国已无人敢造次,我自然要回来陪陪家人还有我老婆,否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那个女人,仅在三年前见过一面,草草结婚后,便为自己守寡三年。

战王一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子民,却唯独对不起这个女人。

“终是我帝某负了她啊!”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英雄迟来,负卿三年!

对于这条归家的路,还是停留在记忆之中,看着这条熟悉的路,帝天钧也有些感慨。

华地开着这辆墨绿色的大越野,车牌号为“战000000”,这是国家所给战王赠与的专属车牌,整个夏国仅有一块,其价值跟本无法预估。

“华地,慢点开,让我多看看这条熟悉的路。”帝天钧望着车窗外的眼神有些激动,带着一丝伤感。

“是,战王!”华地轻轻踩下刹车,在这条不算宽敞的沥青路上,以十五迈的速度缓缓行驶。

十五分钟后,站在这老宅院门前,帝天钧有些犯难,终是自己负了人家,自己何德何能,素不相识便让女人家等了自己三年,守三年活寡。

这三年来,想必她所遭受的委屈,指责,议论纷纷不会少于自己。

“战王,你为何还不敲门?”

帝天钧叹了口气,苦笑道:“华地,你说我待会见到她了,第一句话应该如何开口?是这些年还好吗?”

帝天钧此话一出,华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堂堂西北战王,铁骨铮铮的汉子,在面对万千敌人都不曾胆怯,竟然在面对一个女人,表现出如此优柔寡断的一面?

不过对于这方面,华地更是没有经验,他长这么大,奔三十了,跟帝天钧一样,青春都献给了国家,让他上战场打仗可以,让他整这些儿女情长的,华地尴尬的挠了挠头:“战王,这个属下也不知道。”

于是,帝天钧也放弃了敲门的想法,决定在酝酿一番,二人便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一言不发,最终还是华地先开口道:“战王,你已经在这坐了半个小时了,在这么坐下去,恐怕天都黑了……”

帝天钧嘴角一阵抽搐,没想到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快,便站起身,大义凌然道:“也罢,该面对的终将要面对,今日,此女就算是让我帝某跪下,我帝某也绝无二话!”

“你好,请问……你们坐在我家门前干什么?刚听说还要跪下?给谁跪下?”

帝天钧的豪言壮语刚说完,便发现迎面一个女人拎着菜走了过来,姿色天然,皎若秋月,一貌倾城,长发顺势披肩,一身紫色长裙,清纯靓丽!

见到眼前这个女人,帝天钧一下子愣住了,虽然只见过一面,可帝天钧怎能没认出来,眼前的女人,便是苦苦等候自己三年的妻子,韩画雪。

一时间,这个铁骨铮铮的男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柔和:“我回来了。”

一句我回来了,使得韩画雪心头一颤,她颤声道:“帝…帝天钧?”

此刻的韩画雪眼神空洞,双眼失神,手中拎着的蔬菜直接脱手掉落在地上,二人虽只有一面之缘,可韩画雪也感觉的到帝天钧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虽谈不上日日夜夜,朝思暮想,可也时常期盼着眼前的男人能早日归来,突然他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了,韩画雪一时间又不知所措,多年来的委屈,袭上心头。

“我很不好!”

华地一看到这种情况,赶紧走上前捡起韩画雪手中脱落的蔬菜,援场道:“老大,SZ,咱们就别在门口站着了,不如先进去说话?”

韩画雪咬着嘴唇,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哭出来,帝天钧自然关注到这一幕,轻叹道:“我帝天钧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走了,从此,我会加倍补偿你们。”

“画雪,这三年来,苦了你了。”

韩画雪身子再次一颤,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努了努嘴:“快进来吧,晚点我带你去见见我父母。”

这三年来,韩画雪受尽家人指责,受尽亲戚们的指指点点,谁都知道韩画雪刚嫁人第一天便受了活寡,甚至连要受多久都不知道,也许会是一辈子。

但她都忍过来了,他回来了,他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自己的世界,不求他有多大的能力,只求余生能平安度过。

帝天钧点了点头,吩咐华地去备一些厚礼。

在进入家门大院,院中被整理的井井有条,虽不是什么豪宅名院,但有花有草,颇为惬意,帝天钧随口问道:“对了画雪,妈这几年在做些什么?”

说到这的时候,韩画雪站在原地,眼神中闪过一丝震惊,艰难开口道:“你,你不知道吗?”

帝天钧眉头一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发生什么事了?”

帝天钧身上强大的气场散发出来,韩画雪吓了一跳没敢说话,便抬头望了一眼屋子里,而此刻刚好从屋子里传出一个慈祥的声音:“画雪,谁啊,是家里来客人了吗?”

紧接着,一间屋子的门被打开,一位和蔼的妇人坐着轮椅,两只手摆弄着轮胎行驶出来,见到这一幕,帝天钧整个人嗡的一声,双眼通红,声音哑然:“妈……”

妇人也是一愣,虽然三年未见,可眼前这个人她是何等的熟悉!

妇人的眼中闪烁着泪光,无比的激动:“天钧!”

帝天钧冲上前,直接跪在了陈兰的面前,握着母亲布满皱纹与老茧的双手,轩然泪下。

十三年来,战王上过无数次战场,流过多少鲜血,甚至手臂当场骨折都不曾落泪,三年前,在得知父亲被逼死的时候,哭了整整一夜。

三年前,在看到自己的母亲坐上了轮椅,再次忍不住狼嚎大哭。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难道自己保家卫国,守护疆土是错的吗?

献出青春,浴血奋战,负妻三年,护我国万里河山,只为给人民换来安稳的生活!

可为什么守护的子民,一定要对我的家人动手!

“妈,这是谁干的?”帝天钧双眼通红,浑身杀气难挡!

见自己的孩子有些不对劲,陈兰赶紧安抚道:“孩子,你别冲动,妈没事,这年纪大了,能不能走不走路都无所谓了,只是你一定要感谢画雪这孩子,这几年妈腿不能动,这孩子任劳任怨的照顾了我两年!”

帝天钧重重点头,站起身跪向了韩画雪,这个动作吓了韩画雪一跳,赶忙上前扶起:“天钧,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啊!”

帝天钧没有起身,严肃道:“我帝天钧这辈子,对得起国家,对的起人民,除父母之外,上不跪天,下不跪地,今日跪你韩画雪,从今天起,我帝天钧的命就是你的,有我帝天钧一天在,绝不让你再受丝毫委屈!”

这一番让韩画雪很感动,上前抱住了帝天钧:“好了天钧,快起来,作为帝家的XF,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帝天钧站起身,眼神中闪过一丝坚毅:“我帝某一定会给你补一个世纪婚礼,风风光光的再次把你娶进帝家门!”

韩画雪含着泪,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告诉我,我妈的腿是谁干的?”

韩画雪看了一眼帝母,也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便把事情说了一遍。

三年后,帝天钧的父亲被白家人逼死,帝家的大权落入帝老爷子手中,一些帝家的乌合之众瓜分大权,可正因为帝天钧的父亲死了,帝家从此也不把帝天钧一家当为帝家人,甚至踢出帝家,不给分钱。

仅有韩画雪在帝家入职,做一个小小职员,工资六千,帝母为了缓解家用,每天出去路边卖煎饼果子,有一天不知怎么得罪了赵家大少,便被打断了腿。

赵家在南城地位颇高,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天钧,赵家我们得罪不起,就算帝家跟赵家比起来,也不过鸡蛋碰石头,切不可鲁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就行,快进屋让画雪做点饭吃。”

事到如今,帝母还是不敢惹事,想不了了之。

这便是没权没势,底层人民的无奈,任人宰割,任人欺负!

可我帝天钧的家人,岂是尔等随意践踏之辈?

帝天钧站在原地,紧紧握拳,一脚踏在原地,冷声道:“我父亲做了一辈子老好人,临死都嘱咐不让我对帝家人动手,可到头来到底保护了一些什么白眼狼,踢人出局,连最基本的养老钱都不给,帝家人未免太过分了些!”

“赵家,原本我帝某回来不屑与之争斗,现在看来,都他妈跟白家一起下地狱吧!”

帝天钧转身离开,却发现原本被帝天钧践踏过的大理石地板,纷纷出现碎裂!

这便是夏国战王的气场!

帝天钧走到华地面前,带着伏尸百万的杀意质问道:“此事,为何不告诉我?”

华地吓了一跳,身子绷紧:“禀战王,属下确实不知!”

帝天钧沉思,这三年来,华地一心跟在自己身后在战场杀敌,确实无法得知这件事,便走出帝家大院,站在门口拨打了一个电话。

待对方接通,帝天钧直接质问道:“老头子,你们是不是有些太欺人太甚,为什么这件事不告诉我?”

对方一阵沉寂,随即说道:“天钧,不可无礼,当时你刚晋升上职,为夏国史上最年轻的将领,正有机会一举突破成龙帝,国师缠身,怎敢将这件事告诉你,让你分心?”

“呵呵,狗屁称谓,家人都没了,我帝某要这些称谓何用?”

“好,既然你们当时不告知我,现在我帝天钧知道这件事了,我定要让参与这件事的人血债血偿,甚至让整个南城陪葬!造成夏国地震,也别他妈找我!”

说完,帝天钧直接将手机摔在地上,彭的一声,四分五裂!

没有人知道,刚才帝天钧所拨通电话的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高度……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帝家之人,如此可笑?

结婚三年,这是帝天钧第一次吃到韩画雪做的饭,韩画雪也做得很紧张,生怕自己第一次没给做饭不合帝天钧口味。

而帝天钧常年在外打仗,能有温饱便不错了,又怎会挑剔,不过在外十三载,帝天钧吃的最多的莫过于华地烤的野味,属实没得说。

“华地,稍后吃完饭你陪同我母亲到南城站区,让他们安排最好的部队医生来给我母亲治疗。”

“令命!”

帝母一听说自己儿子要给自己治腿,还是去军队治疗,顿时吓得不行,以为要付出不小的人情:“儿子,我这腿已经坏了两年了,估计也治不好了,就别浪费这人情了!”

帝天钧笑着摆了摆手:“放心吧妈,南城战区虽然不算什么大的战区,但部队的医生一般都医术都很高明,一定会治疗好你的!”

在一旁默默吃饭的韩画雪,感觉到眼前这个身庞伟岸的男人,身上总有一种很强大的气场,好奇之下鼓起勇气问道:“天钧,你当了这么多年兵,现在是什么军衔呀?”

帝天钧一愣,不知道韩画雪为何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实话实话道:“西北战王。”

韩画雪本就接触不到这些等级,压根没听说过西北战王是个什么等级,尴尬道:“这是什么等级呀,是士官还是校官?”

帝天钧摇了摇头:“都不是。”

“哦哦!”

韩画雪一副了然的点了点头,既然不是士官也不是校官,那应该只能是士兵了,不过士兵也不错,好歹是个军人!

只不过现在国家当兵待遇这么好了吗,连士兵都给配小弟了?

那看来只有一种说法,便是帝天钧不是普通的士兵,是稍微高档一点的士兵,也许以后还有晋升士官的机会,那就可光宗耀祖了,自己也能跟爸妈炫耀一下了!

帝天钧不知道韩画雪在想什么,也便没有多说,一家人在吃完饭后,帝天钧将自己的母亲扶到了越野车上,由华地开车带着去往南城战区。

而帝天钧则是跟着韩画雪来到了帝家总公司,帝天钧今天便是要看一看,自己的父亲到底守护了一些什么狼子野心的东西!

帝家总部,韩画雪刚推门进入董事长办公室,便看到帝不凡带着三个小弟在办公室内打手机王者荣耀,平日里老爷子并不经常来,所以帝不凡此时的姿势十分潇洒,倚靠在老爷子的座椅上,双腿搭在桌子上。

突然有人进来,吓了帝不凡一跳,赶紧正襟危坐,当发现是韩画雪的时候,才松了口气,不悦道:“韩画雪,你什么意思?这董事长办公室是你一个小小的职员随便进来的吗?”

帝不凡是帝天钧大伯家的儿子,也是现在帝氏集团的顺位继承人,平日里嚣张惯了,对公司的正事不闻不问,倒时不时的在公司里捞钱,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于帝不凡这样的人,韩画雪自然没什么好印象,面无表情道:“帝天钧当兵回来了,我刚给爷爷打电话了,爷爷待会亲自过来。”

“谁回来了?”

帝不凡一阵惊讶,十三年没听到这个名字了,甚至都以为这个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却没想到又出现了。

“我回来了,帝天钧,大哥该不会忘了我这个弟弟了吧?”

说话间,帝天钧从门口走进来,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压迫感,让帝不凡感觉到很压抑。

可定眼一看,这不正是自己那个当了十三年兵的臭弟弟吗?

“呀,是天钧回来了啊,怎么没跟大哥说一声呢,哥开保时捷去接你啊!”

帝天钧微微一笑:“大哥日理万机,怎敢劳烦大哥呢?”

“还行还行,忙也是应该的,毕竟这整个集团都在大哥手里,要为集团着想!”帝不凡口是心非的说着,无非是炫耀自己现在的权力。

不一会儿,整个帝家的亲戚和核心高层都坐在了会议室内,帝不凡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大家都还认识这是谁吧?我三叔的儿子,帝天钧,现在是当兵回来了!”

帝不凡的话说完,众人也不过简单夸赞了一番,毕竟在他们的眼里,帝天钧不过是一个当兵的而已,有什么用吗?

现在都是找不到工作,混不下去的人才去当兵。

帝天钧坐在不起眼的位置上,俯瞰整个帝家亲戚,虚情假意,装腔作势,无非虚伪与蛇!

“天钧啊,这些年在部队混的怎么样?”

现在帝家的大权虽掌握在老爷子手里,但老爷子毕竟年迈已高,不能凡事亲力亲为,所以大多数还是掌握在帝不凡手中,此刻自然是以一个长辈之名,来慰问一下帝天钧的情况。

“不劳大哥操心,混的一般,不足与大哥相比。”

帝天钧刻意低调了一番,可在帝不凡听来,却很受用,笑道:“表弟不用愧疚,我现在毕竟是帝家即将踏入总经理一职的人,你比不过我也是正常的,但你好歹也是当兵的,能否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给大哥观摩一番?”

帝不凡故意而为之,就是为了想看看帝天钧这十三年到底是去干什么了,说不定根本就没去当兵,借此在羞辱他一下,却没想到帝天钧很淡然的点了点头:“自然可以,希望大哥见过世面。”

“呵,笑话,我帝不凡还是有许多军区朋友的,一个小小的军官证竟然说的上见世面?”帝不凡一阵冷笑,可笑之极!

帝天钧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的证本,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这是他一生的荣誉,自然要随身带在身上,且不可冒犯!

帝不凡当着众人的面拿过这红色的证件,看着上面的军衔,随即皱了皱眉:“西北战王?这是啥等级?”

“龙帝。”帝天钧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本事如此,无需隐瞒。

“噗……”

帝不凡一听到帝天钧说龙帝两个字,直接笑喷了:“哈哈哈,帝天钧,你是疯了吗?龙帝是什么等级啊,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是个帝王?”

“是又如何?”帝天钧反问。

啪!

帝不凡直接把这红色的证件狠狠的摔在桌子上,无情的嘲笑道:“你怎么不说你现在是天王老子呢?真以为自己姓几天帝,就以为自己是帝王了?”

霎那间,帝天钧杀气四溢,目光中透漏着寒芒,站起身一步步朝着帝不凡走去,冷冷的说道:

“就冲你刚才对这军官证的侮辱,便足以让你顷刻之间下地狱!”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车内之人,是一位龙帝的母亲!

这个证件,是帝天钧无数次战场奋勇杀敌所得到的认可,是一代战王用伤痕累累所换来的,这是国家所颁发的最高荣誉,岂是帝不凡这种小人物所能侮辱的!

见帝天钧朝着自己走来,身上所散发着浓厚的杀意,帝不凡竟然感觉到了恐惧,吓得连连后退:“帝天钧,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让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谁都没想到,帝天钧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便要动手,其父只是告诫帝天钧不要杀帝家人,却没说不能打帝家人!

就在帝天钧准备一巴掌抡下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浑厚的声音:“混账,住手!”

帝天钧收回手中的力度,矗立原地,转身看了一眼来人,正是帝家的老爷子,帝青山。

帝老爷子的出现,帝家众多亲戚纷纷站起身打招呼:

“爷爷!”

“董事长!”

唯独帝天钧一人站在原地,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其中有一个女孩不悦道:“帝天钧,你还有没有教养,见到爷爷了还不打招呼!”

此人名叫何婷,跟韩画雪一样是嫁入帝家的孙XF,只不过辈分比韩画雪小一些,嫁给的是帝天钧的表弟,可她并仍没有把帝天钧看在眼中,也更没觉得自己比韩画雪辈分低下。

放眼华夏,有几人敢跟战王如此讲话,又有何人跟说战王没有教养?

帝天钧没有动怒,眼神眯成一道缝隙,看向帝青山:“我把他当爷爷,可他可曾把我帝某当成他的孙子?”

帝青山被人搀扶到主座坐下,一家之主,确实有该有的威严,严肃道:“天钧此话怎讲?我帝青山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我出门当兵十三年,父亲被人逼死,帝家人为何不为所动?我父亲去世,为何母亲被踢出帝家,分不得半分养老费?我妻韩画雪,又为何不以重用,却只能做得小小职员?”帝天钧压抑着心中怒火,盯着帝老爷子的眼睛,不卑不亢。

面对帝天钧的质问,帝老爷子不但没有任何的心虚,反而淡然笑道:“天钧,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第一,你父亲被人逼死,那同样也是我儿,我心中怎能不恨,可那是白家,动动手指便能压死我们,你认为我能怎么办?”

“其二,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你母亲没有给公司带来一分钱利益,又怎能平白无故分得帝家家产?”

“最后,韩画雪我也是想从底层栽培一番,能力突出自然升的高职,有何不妥?”

“哈哈哈哈哈!”

帝老爷子得一番话,直接把帝天钧逗笑了,笑是那么不屑,让人毛骨悚然。

帝老爷子皱眉道:“你笑什么?”

帝天钧收回笑容,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身,神色傲然,这是真正上过战场得英雄,这是手上有不知道多少亡魂得战王,其扫眼环扫一周,无人敢与之对视,犹如千斤巨石一般压抑。

“白家人在你们眼中,乃无上之皇,可在我帝某眼中,不过区区蝼蚁罢了!”

“我母亲没有给帝家带来利益,可眼下这一个个混吃等死,借着各种名义捞钱得就能带来利益了吗?”

“我帝天钧之妻要从底层培养,那帝家其他子孙之妻就可以直接身居要职,拿得公司大权?”

“帝家之人,竟如此可笑?今日我帝某把话放在这里,这总经理得位置,奉劝你们给我留好,否则别怪我帝天钧手下无情!”

说完,帝天钧直接一掌拍在会议室得桌子上,顿时四分五裂,吓得众人浑身一个激灵,几个女生忍不住尖叫出声!

要不是帝天钧生父得那一番遗愿嘱咐,今日帝天钧这一掌定要拍在帝家人得身上!

帝天钧带着韩画雪起身离开,帝家人才从震惊中走出来,帝不凡第一个不屑道:“没想到这小子当了几年兵,还真有些力气,凭借几分力气就想当帝家总经理?笑话!”

“是啊,看来帝天钧果然在外面没混好,想回来抢这总经理得位置,捞点油水!”

“都没把爷爷放在眼里,估计以后下场也得跟他那个死去得父亲一个样!”

帝不凡赶紧提醒道:“爷爷,你可不能被帝天钧震慑住,帝家得大权且不能交到这个外人手里!”

是的,帝苍海一手创建了帝氏集团得辉煌,因为发展家族被白家逼死,现在因为帝苍海死了,帝天钧竟被沦落为一个外人!

帝老爷子淡然得点了点头:“我自有分寸。”

见老爷子这么说,帝家人也都心放下,开始有人说着八卦:“爷爷,我从几个朋友得口中得知,前阵子也有个当兵得回来,在白家老爷子得寿宴上大闹了一场,当场杀了几个人,据说是个少校!”

“天啊,竟然是少校,如果能嫁给这样得人,那比嫁入豪门还有前途!”

“少校确实有些厉害了,有些人奋斗一辈子,都难以到校官得级别,比如帝天钧这种废物!”

“南城竟然来了这么一个大人物,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

而此刻,华地的越野车缓缓驶进了南城战区,当地最高负责人李天明早已经身穿墨绿军装,在门口等候。

在华地下车的一瞬间,李天明立马小跑上前,抬手敬礼:“南城战区李天明,在此听后大校同志吩咐!”

礼毕,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华地原地回了一个军礼:“天明同志辛苦了,这几天会多多麻烦天明同志!”

李天明身姿挺直,朗声道:“荣幸之至!”

华地拍了拍李天明的肩膀:“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医生都安排好了吧?”

“随时进行!”

华地点了点头,随即对李天明悄然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隶属于哪个组织的吧?”

李天明不知道华地为何这么说,回答道:“西北龙吟战区,大校同志华地。”

下一刻,华地说出了一个惊天消息:“车里的妇人,是“那位”的母亲。”

此话一出,李天明身子一颤,差点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语塞艰难道:“真的假的?”

华地淡然的点了点头,他之所以说出这个消息,无非是想让这帮人重视起来,少出事端。

李天明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车里面所坐着的……

那是一位龙帝的母亲……

傲世强者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傲世强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世强者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