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重生之倾城药后

陈锋唐绣瑾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重生之倾城药后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重生之倾城药后|时间:2020-01-19 11:34:26|作者:楚灵

重生之倾城药后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陈锋唐绣瑾小说重生之倾城药后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之倾城药后小说在线阅读:前世她天真懵懂,却被心上人利用,万般折磨不够,还被受哄骗的亲子刺死。重活一世,她发誓要将这一切改写!前世负她,她必夺其志;前世辱她,她要加倍索回!。。。

重生之倾城药后陈锋唐绣瑾

《重生之倾城药后》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眉心一跳一跳痛得厉害,唐绣瑾皱着眉,即便是在此般艰难的境况下,她依旧不安稳地睡了一会。

不知什么时候便会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痛上一阵,再不知不觉地睡过去。

她实在是太累了。

既痛且累,从未有过的疲惫,偏偏就是死也不能。

唐绣瑾被捆绑在太师椅上,手脚皆被绑缚,或许是怕她咬舌自尽,口中也被塞了棉布。原本精致无双的脸早已变了形,双眼肿胀,眼皮不能完全闭合,翻出些微眼白。口旁、鼻下、耳旁皆有凝固的血迹。远远看过去,整个人分外恐怖,哪里还能看出些原本的样子?

这房间装潢贵气,原本就是宫中贵人所居之所。只是唐绣瑾自入了宫以来便被关到了此处,接着,便是无穷无尽的药汁灌进去。晨昏颠倒,整日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她早已不知已过了多少时日。

恍惚中,似乎听到门口有人声响起:“你们在这守着。”

“是!”

唐绣瑾的眼睛动了动。

她实在是太痛苦了,勉强睁开眼,正见到门口透进一丝光亮,那门开了又关上,连同那丝光亮也一同阻隔在了外面,只余下门口那个穿着雍容华贵的人。

唐绣瑾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无谓地又合上了眼。

“妹妹不好好看看我这身服制么?这是圣上命人为我特意改制的,是否很衬我?”

没有回应。

杨菱珊也不恼,走到她近前,绕着她仔细打量了一番,道:“妹妹今日这面貌,若是叫那些有眼无珠的看了,不知是否还能认得出来,再昧着良心称上一句绝色?啧啧,要姐姐看,委实是丑。妹妹——你痛么?”

口中棉布被一把扯下,磨得干涸的嘴唇生疼。唐绣瑾没有睁眼,只微微皱了皱眉,嘴唇微微开合,道:“你如今,可是一切都如意了?”

杨菱珊哈哈笑了两声。自进门以来,她面上便始终挂着愉悦的神情,显然是对这个“妹妹”如今的境况很是满意。她寻了个椅子坐下,细心将华丽的下摆铺平,道:“确实满意。这一切都还要感谢姐姐为我铺路。如今,还要劳烦妹妹为我试药,当真是对不住妹妹了。”

唐绣瑾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如此厚颜无耻,皇后娘娘,你当真是我见过的第一人。”

杨菱珊微微一笑,仪态堪称优雅大方,她慢悠悠地道:“你可知,当时姨父贪污的证据是从何而来?”

她口中的姨父,便是唐绣瑾的父亲,陈国的有名清官,素来受先帝重用,却莫名被安上了一个贪污的罪名,偏偏证据确凿,最终被抄了家。

唐绣瑾果然睁开了眼,她心中有不详的预感,道:“……是你?”

杨菱珊点点头,“正是。只可惜,你知道得晚了些。”

唐绣瑾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她用力挣扎了片刻,眼神凶恶得像是要立刻将杨菱珊吃掉。然而她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太师椅上,徒劳挣扎亦是无用,反倒是令原本就脆弱的皮肉表面渗出了斑斑点点的血迹,看着甚是骇人。

这么一会动静,已是累得不行。唐绣瑾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待呼吸稍稍平复了一些,对杨菱珊厉声道:“你住在府中这么多年,吃的喝的用的,爹娘何时不是给你最好的?你竟恩将仇报至此,杨菱珊,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杨菱珊冷冷一笑。

“良心?良心这东西,能值几个铜板?你不是有良心么?如今又是何等境地?”

一连串的疑问,竟问得唐绣瑾哑口无言。杨菱珊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笑,接着道:“我贵为丞相的嫡亲孙女,本就是被爷爷寄托在你唐府中。可你唐府又是如何对我的?吃穿用度无一不俭朴,唐绣瑾,你当我是叫花子么?这年头,便是叫花子也不是如此打发的。你竟还有脸在这里说什么最好的?”

唐绣瑾一口怒气上涌,险些吐出血来。她怒目道:“爹爹为官数十载,向来清正廉明。府中向来俭朴,但给你的已是府中最好。爹娘、甚至我,唯恐你失了亲人,在这府中觉得不自在,处处为你着想。这么多年,不曾想你竟是如此看待我们一家!”

杨菱珊无谓地一笑,道:“伶牙俐齿,如今说这些也是无用。成王败寇,你们让我受的苦,我已一一讨回来了,你不必再多言。”

唐绣瑾死死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彻底看清一般。那眼光配着她这般面容,甚是骇人。杨菱珊忍不住心头一颤,避开了她的视线。又觉得此举落了下风,低着头冷冷一笑。

“一开始便是你先认识的圣上,原本,今日这位置应当是你的才对。可是呵,唐绣瑾,你要怪便怪你那冥顽不灵的爹爹。若不是他执意拒绝了圣上,也不会落得被抄家的地步。左右这皇位都是圣上的,他负隅顽抗,不过是害了你这个女儿罢了。不知他如今在九泉之下,可会感到后悔?”

“住口!你不配提我爹爹!”

杨菱珊丝毫不在意,这些话她已在心中憋了许多年了,如今好不容易能肆无忌惮地说出来,又怎会因了她一句话就停了?她将衣袖一拂,唇角的嘲讽越发地深,“说起来,能有今日,我还是要多谢你。唐绣瑾,若不是你守在圣上身边多年,若不是你爹爹如此得罪圣上,今日怕是没有我杨菱珊什么事。这世上的事真是说不准,你啊,空有一副好容颜,就这么生生浪费了。”

唐绣瑾忍无可忍,对她破口大骂道:“他今日能将我置于此种境地,他日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你说我吗?我与你可不同。我如今已是陈国皇后,可不是当初那个没有实权的小姑娘了。对了,你似乎还忘了一件事。”

杨菱珊才说完这句话,门外便传来了响动。依稀是孩童吵闹的声音。唐绣瑾的脸色立刻白了。

“珏儿,珏儿!”

杨菱珊冷冷一笑,走到门口,对守门的人道:“退下。”

“是!”

门重新被关上,奶娘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跟在杨菱珊身后走进来,唐绣瑾此刻已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淡定之姿,她眼睁睁看着那奶娘怀中的孩童,红着眼柔声道:“珏儿,我的孩子!”

那奶娘往后躲闪了一下。杨菱珊从奶娘手中抱过孩子,逗弄了一阵,哄得那孩子喊了声母后,她侧过脸去看唐绣瑾,后者的脸早已刷白。

“杨菱珊,那是我的孩子!”

杨菱珊不置可否,“你说得不错,不过日后,便是我的孩子了。唐绣瑾,你猜,我会不会将他好好抚养长大?”

她唇角的笑容太过刺眼,唐绣瑾已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奈何束缚太紧,除了添了几条伤痕之外,别无用处。她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杨菱珊,你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你将我的孩子还给我,我求求你,将他还给我!”

那被杨菱珊抱着的孩子奶声奶气地道:“母后,这是谁呀?”

杨菱珊道:“这个呀,是个坏人,珏儿你看,她生得丑吗?”

珏儿定定地盯着唐绣瑾看了一会,认真地道:“丑。”

唐绣瑾颊边都是泪,哭着道:“珏儿,我才是你娘亲!”

可珏儿此刻不过四岁,又自小被抱离唐绣瑾身边,唐绣瑾到了今日才知道,当初厉韬将他带走,究竟是去了何处。

杨菱珊又哄道:“珏儿一直说,要保护母后,这个坏人方才说要打母后呢,珏儿,这可如何是好?”

珏儿歪着脑袋想了想,道:“珏儿帮母后打她!”

杨菱珊冲身后的奶娘使了个眼色,那奶娘拿出一把刀递到了珏儿手中。

“珏儿帮母后杀了这个坏人好不好?”

珏儿对着那刀看了一阵,甜甜笑道:“好!”

一步,两步,唐绣瑾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稚气未脱的孩子,被杨菱珊抱在怀中,手中却是紧紧地握着那刀。

刀刃入肉,那张稚嫩的脸上被溅了血迹,仍是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一般,恼怒地想要擦去脸上的污渍。

杨菱珊道:“珏儿先下去擦一下吧,坏人脏。”

珏儿被奶娘接手过去,口中喃喃着“脏”,便退了出去。杨菱珊手背上也溅到了几滴血,嫌恶地用绢帕擦了,对唐绣瑾道:“让你受了这么些苦,今日也算解脱了。”

唐绣瑾这才后知后觉觉出了疼。可是身体的疼,哪及心中万分之一?她吐出一口鲜血,感觉生命正从身体中流逝。而属于自己的那丝光明,早随着珏儿被抱走,被彻底隔绝在了门外。

她含着最后一口气,对杨菱珊恨道:“贱人,自有天收!”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重而为人

唐绣瑾醒来的前一刻,脑中还回荡着自己死前那耗尽心力的最后一句。

她自然是等不到看那场现世果报了。

初夏的夜,空气中已有了一丝燥热。唐绣瑾甫一睁开眼,便感觉到了满身的湿意。她静静地睁大眼,面前是熟悉至极的浅紫色床幔,而她,端端正正躺在床上,手一摸,便是一头的汗。

这是……哪里?

唐绣瑾猛地坐起身,桌椅梳妆台,一件件都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摆设。便是窗台上那几株吊兰,也在月色下肆意舒展着叶子,仿佛隔年的时光在面前逐一回放。

她震惊地掀了被子,赤着足走到庭院中。月色正好,月光透过院中那棵银杏树落下斑斑点点的光亮,远处还有蛙鸣声隐隐传过来,给这静谧的夜添了几分活泼。

等等,银杏树?唐绣瑾抬头看去,确实是那棵与自己同龄的银杏树。是父亲唐英杰自她出生那日便在院中种下,如今算来,也应当有了十余载。

这不是梦,更不是厉韬将她救下了安置在某处。

在她的印象中,父亲被人诬陷贪赃那时,于抄家的当日,家中忽然起了一场大火,这棵树早已随着唐府的一切旧物在这场大火中烧毁了。

自己这是……回来了?

她觉得不可思议,不自觉地低头,正见到自己身上的罗裙,还是嫁人之前最爱穿的那件。

她身子微微颤抖着,走向那棵银杏树。树的背面,刻着几道纹路,每年一道,那是与她年岁相当的印记。她细细摸索着往上,十三、十四、十五,她心中细细一颤,手指停在了那第十五道纹路上。

也便是,如今的她,不过十五岁。

唐绣瑾提起裙摆,飞快地跑回了屋中,用火折子点亮了烛火。烛火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曳不休,在她停下脚步后,终于得以停息,在梳妆台上安静地燃烧。

铜镜中映出的,是一张尚显稚嫩的脸庞。

那双眼清亮逼人,没有肿胀的眼皮,没有干裂的嘴唇,没有星星点点的伤痕。那正是她开始一切之前的样貌。唐绣瑾心中仍是波澜四起,她不可置信地摸着脸庞,温热的,真实的,带着少女特有的馨香,眉眼轮廓,每一处都在提醒着她这一切的真实性。

确认了这个事实,唐绣瑾像是被抽走了全身力气。她转头看向方才被她折腾得凌乱一片的床铺,眼神慢慢转冷。

唐绣瑾多么希望,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可她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浓黑药汁灌入口中的苦涩,药物作用下痛苦不堪的每一日;杨菱珊锥心的每一句话,以至最后,来自自己亲生的孩子那致命的一刀。

刀尖入体的那一瞬,仿佛全身血液都被冻结。她来不及痛,因为那把刀的主人,以一种愤恨的目光看着她,稚嫩而愤恨。

那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却早早被抱离了身边。

时间追溯到更久以前,那时她不过年方十五,与当时还是睿王的厉韬相遇。

她那样奋不顾身地奔向他,甚至违背礼法,怀着孩子嫁给了他,成了睿王妃。

再后来呢?她不曾想过,睿王竟怀着篡位的心思,在几番遭到父亲的拒绝后,恼羞成怒,对自己也冷落了下来。

可怜她挺着大肚子,在府中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再之后,便是唐府出了事,而她被软禁。到生下孩子,却又被逼着母子分离。

如今回想起来,原来这些事一环套一环,她唐绣瑾,原来在一开始便踏入了别人的局,甚至不需苦心设计,是她,为了那虚幻的所谓的爱,心甘情愿一步步踏入。

身体已凉了下来,心却因愤怒而火热一片。

唐绣瑾静静坐在梳妆台前,将前世的来龙去脉想了一遍。越想,便越是恨。

那恨是自前世带来的,穿越了生死,自然轻易不得解脱。颊旁不知何时沾了泪,冰冷一片。她用手背将泪一擦,再抬眼时,眼中已是决绝。

厉韬,杨菱珊。

我既没能看到天降惩罚,但上苍既给了我机会重来一次,那么今世,这笔账我们便从头清算。

噗的一声响,房内重新回归一片黑暗。

唐绣瑾在这黑暗之中回到床上,找了个舒服的睡姿,很快便入了梦。

这一回,不再是噩梦。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下来,将半间屋子都照得亮堂。

“起床!起床!”熟悉的八哥鸟叫声响起来,唐绣瑾慢悠悠睁开眼,正见到小秀自外面端了一脸盆的清水进来,而那只八哥鸟,端端正正站在桌子上,对着她的方向一声一声重复。

这是她养大的鸟,因太过聒噪,每夜都养在小房间之内。因唐家家风严谨,小秀每日晨起便将这鸟带来喊自家小姐起床。

唐绣瑾有些爱怜地起身走到桌边,摸了摸鸟蓬松的羽毛,那鸟不甚情愿,躲了一阵,惹来唐绣瑾一声笑。

“小姐,快些洗漱吧,今日家里来客人,夫人特意嘱咐的让你早些准备呢。”

唐绣瑾微微皱了皱眉,“客人?”

她睡了一夜,气色很好。虽未梳妆,但面色由内而外地红润,更显得唇红齿白,分外好看。

小秀拧了干净的布巾给她,道:“小姐睡糊涂了?今日丞相大人的门生要上门拜访,老爷嘱咐了要好好招待的。”

门生?原来如此。

唐绣瑾微微一想便想起来了,外公当年是有这么一位门生,虽师从丞相,却从了商。早年与父亲也有些交情,因外公过了世,而外公唯一的孙女杨菱珊就寄住在这府上,便来拜访过一回。

时间点对上了,她心中豁达不少,微微想了想,嘴角攒出一个笑来,接过布巾细细擦了脸,换了得体的衣裳,这才出了房间门。

她要先去找一趟杨菱珊,今日可有一出好戏要看呢。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隔世重相见

唐府是当年圣上钦赐的宅子,甚是宽敞,只是因唐英杰素来的作风,宅院中装潢并算不上华贵。

杨菱珊住在东苑,一开始是唐绣瑾的住所。杨菱珊十一岁那年,其父母便出了事,而外公也因此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只留下这么一个孙女,托付给了唐英杰。

那年,唐绣瑾不过也才十岁,二话不说便将采光条件最好的东苑让了出来,自己搬到了西苑。

直到今日,她都还记得杨菱珊初来府上的日子,皱着一张小脸,无论她拿了什么好东西来给她,她都一脸漠然。

那时她以为,杨菱珊是因为家里出了事,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如今想来,不是因家里出了事,而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

沿着雕花长廊一路走到了东苑门口,院门半掩着,唐绣瑾正欲抬手敲门,手却顿在了半空。

想了想,她放下了手,轻手轻脚地推了门进去。

从院门往里,正好能看到杨菱珊的屋子。房间内的衣服扔了一地,丫鬟小环正蹲在地上东一件西一件地将衣服捡起来。可她拣衣服的速度显然比不上杨菱珊扔衣服的速度,没多久,她便抱了满怀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唐绣瑾绕到窗旁,便看见杨菱珊只随意披了一件衣衫,正从衣柜里不停地往外扔衣服。

小环低声道:“表小姐,小环觉得……这几件都挺好的……”

“好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杨菱珊在人前从来不曾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但看小环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了。或许是翻累了,杨菱珊一屁股坐在床上,扬了扬手。

小环立刻放下怀里的衣服,从桌子上拿了个杯子,倒了杯温热的茶水给她。

杨菱珊才喝了一口,立刻呸地一声悉数吐了出来。

她柳眉倒竖,凶道:“你给我喝的是隔夜的水不成!没用的东西!也不知姨妈怎会将你这么蠢笨的丫鬟赐给了我。”

小环立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表小姐息怒啊,这茶水是今日才烧的,表小姐若是不满意,小环立刻去重新沏过,还请表小姐不要告诉夫人,若是表小姐不满意,夫人定会怪罪奴婢的……”

唐绣瑾站在窗外,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她倒是没有想过,住在自己家的这些年,原来人后的杨菱珊竟是这个样子。

那厢杨菱珊又骂骂咧咧了好一番,这才对小环道:“今日有客人来,你去你家小姐院中替我借一件衣裙来,就是上次她新做的,那间浅碧色的。”

小环低着头道:“可是……那是小姐生辰时夫人亲自做了给她的……”

她不提还好,一提,杨菱珊一脚便踹了过去,怒道:“真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堂堂先丞相的孙女,如今连一个丫鬟也能随意欺负是不是!”

小环吓得脸都白了,连连磕头道:“表小姐息怒,小环没有这个意思,小环这就去,这就去!”

杨菱珊絮絮叨叨交代了一些事情,唐绣瑾歪着头想了片刻,前世小环在这日确实来她的院中借过一件衣裳,难怪当时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原来是这般。

不过,浅碧色?她低头看了眼,好巧不巧,正是自己穿在身上的这一件。

唐绣瑾脸上勾起一个笑来,绕到前面,刻意弄出了些动静,里面的声音立刻停止了。

“姐姐,我怕一会客人来了,所以特意来看看姐姐起身了没。院门没有锁,我便自己进来了,没有打扰到姐姐吧?”

她一脚踏进房门,便见满地凌乱的衣衫,而小环不知何时已起了身,畏畏缩缩地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抬起脸。

她故意惊道:“这是怎么了?”

杨菱珊面上有些讪讪地,但一抬眼便见到了唐绣瑾身上穿的衣裙。

她眼中有怒色一闪而过,虽消失得快,但仍被唐绣瑾收在了眼底。

“没什么,这不是天气热了么,姐姐便想趁着日光好,将这些衣服都拿出来晒晒。妹妹今日穿这裙子可真好看。”

如此拙劣的理由,也亏她说得出口。唐绣瑾没有戳穿她,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裙子,笑道:“哪里,小环,将这些衣服收拾一下吧,既是要晒,便拿到院中好好晒晒。”

小环应了一声,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低头收拾了一会衣服就出去了。

唐绣瑾坐下,笑道:“姐姐可知今日要来的那位客人?”

杨菱珊手指上绕了一缕头发,坐在床头无谓地道:“知道,不是爷爷以往的门生吗?可惜了,没有入官道,反倒是行了商。”

唐绣瑾道:“我听闻,那人生意做得很成功,如今也是陈国的一个大商贾了。要我说呀,人各有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既有心商途,倒也是不错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有心,倒真是难得了。”

“哦?”杨菱珊道:“什么有心?”

唐绣瑾这才想起来,杨菱珊这会想必是还不知道,这位外公的门生是专门为了看望她而来。

她只作不知,对杨菱珊道:“姐姐不知道么?这位客人,今日是专程为了探望姐姐而来来的。昔日外公对他有恩,如今他有了些建树,想必是要来报答姐姐的吧。可惜外公已经不在了,不然,若是能见到此番场景,想来也是欣慰。”

杨菱珊的眼睛陡然一亮,抛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唐绣瑾道:“来报恩?当真?”

唐绣瑾道:“这是妹妹猜的……我听爹爹说,那客人多次打听,一听闻姐姐住在此处,隔日便递上了帖子。况且又是爹爹上朝的时辰,爹爹都不在,那位客人自然是为了姐姐来的啦。”

杨菱珊面上神情立刻明快了不少。她喃喃道:“既是如此,我也不能唐突了。”她拉开衣柜,将没有扔出来的几件时令衣物一一摆在床上,对唐绣瑾道:“妹妹,你看我今日穿什么才显得端庄大气些?”

唐绣瑾在心中暗道,你这等脾性,便是什么衣物也难以显出几分端庄大气来。心里虽这样想,她面上却不动声色,指了一件鹅黄色的衣裙道:“这件吧,颜色明快些。”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知遇之恩难相报

为了显示礼节,唐绣瑾一早便等在了花厅。那客人来得很早,到了约定的时辰果然就到了,未曾相差片刻。他果然是个富商派头,带了一车的礼品,单看盒子便都是贵重之物。

此人唤作陈锋,唐绣瑾上前盈盈一福身,陈锋便还礼笑道:“想必这位就是老师的孙女,姗姗吧?我还是在你小的时候见过你一次,一转眼你竟都这么大了。不愧是老师的孙女,知书达理,美貌动人啊!”

他说这话时,杨菱珊正从门口走进来,那一抹鲜亮的鹅黄色,让人想忽略都难。

唐绣瑾唇边的笑意加深,在母亲杨语柔开口之前歉然道:“先生误会了,我是唐府的女儿,你说的,是我表姐,正是您后面这位。”

那人闹了个笑话,有些抱歉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转过身,正与杨菱珊对上眼。杨菱珊面色不大好看,一大早的好心情被毁了大半,正阴沉着脸,显见得不大愉快。

陈锋道:“怪我怪我,老糊涂咯,姗姗,这么多年未见,可还记得陈叔叔?”

杨菱珊想起方才来的路上停在院中的那一车礼品,勉强扯出一抹笑,对陈锋道:“自然是记得的。陈叔叔这些年过得可好?”

陈锋是个念旧的人,拉着杨菱珊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全然没有注意到杨菱珊游移的眼神。

杨菱珊耐着性子道:“爷爷若是知道陈叔叔如此有心,这么多年了还记挂着他老人家,身在黄泉之下也会觉得欣慰的。”

陈锋今日本就是来探望老师的孙女,既已见到了,自然便如意了。他对杨语柔道:“在下替老师感谢夫人照顾之恩。今日在下带了些礼品前来,还望夫人莫要嫌弃。”

他说着,便做了个手势,让随行的下人将礼品从车上卸下来。谁知杨语柔正了脸色,阻止道:“先生言重了,姗姗是我的亲侄女,照顾她是我的本分。先生的心意,我懂,只是我家大人在朝为官,虽先生是为了姗姗才送的礼,但若是旁人见了,难免有猜疑。”

陈锋想了一想,笑道:“不错,是陈某考虑欠妥当了。”

杨菱珊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偏偏还不能说,冷着一张脸站在原地,表情僵硬无比。

唐绣璟看在眼中,却没有说破,只是面带微笑站在原地。

陈锋自怀中取出两块玉佩,笑道:“此物乃是陈某偶然所得,既不能送上礼品,却也是要聊表心意。今日见唐大人的千金如此知书达理,老师果真是有福气。这玉佩正好是一对,便送给两位小姐各一块吧。”

他说着,将两块玉佩一一给了唐绣瑾与杨菱珊。

杨菱珊幼时在丞相府,是见了不少好东西的,如今看了这玉佩也知道价值不菲,忍不住看了一眼唐绣瑾手中的,笑着道:“陈叔叔当真偏心,怎么给妹妹的便要大一些?”

此言一出,陈锋与杨语柔的面上皆是有几分尴尬。

这玉佩本是一对,他不过随手分了一下,哪里注意了大小?加上方才与杨菱珊交谈,她字字句句像是在暗示,饶是圆滑如陈锋,也免不了生出几分不快来。

况且,杨菱珊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盯着唐绣瑾手中那块玉佩,分明不是玩笑话。

唐绣瑾笑道:“姐姐说笑了,先生本就是惦念着当年外公的恩情而来,今日也自然是特意来看望姐姐的。这玉佩贵重,我又怎么能收。既是先生的一片心意,便都给了姐姐吧。”

她一面说着,一面将手中的玉佩给了杨菱珊。杨菱珊嘴上推脱着,却是眉开眼笑,眼睛片刻不离那两块玉佩。

陈锋是个生意人,最会察言观色。今日这一见,他已将两位小姐的性情摸了个透。他含糊地夸赞了两位小姐,转身便告辞。

唐绣瑾一直将人送到了门口,陈锋对她道:“唐姑娘品性端庄,真乃大家闺秀。”他欲言又止地看了看里面,最后只道:“今日是陈某处事欠周,白白让唐姑娘尴尬了。陈某在上京城中开了几家商铺,今后若有什么需要陈某做的,唐姑娘尽管来找我,只要报上姑娘的名字,伙计自会告知我。”

唐绣瑾再度福了福身,送走了陈锋。

回去时,杨菱珊已回了房中。杨语柔坐在花厅,一脸不快。

唐绣瑾上前道:“娘,怎么了?”

杨语柔摇摇头,道:“今日姗姗她……唉。”

唐绣瑾拍了拍她的背,道:“表姐原先在丞相府中时,过的便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后来外公退隐了,路上遭遇山贼抢劫,舅舅与舅母都遇难,外公也因此大病,耗光了所有家底,表姐这才来了我家。父亲向来俭朴,表姐住在此处难免有不适应。娘今日又当着她的面拒了那位先生的好意,她有不快也是正常的。娘别太过伤神了。”

杨语柔喃喃道:“你外公将她托付给我,我究竟该如何做?”

唐绣瑾抚着她的背,一时无言。

她自然不会告诉杨语柔该如何做。前世他们待杨菱珊如何?什么好的都给她送去,到头来,却还是得了这么个凄惨下场。这一世,她再不会如此蠢笨了。

估摸着唐英杰即将回来了,杨语柔在唐绣瑾的劝说下终于不再执着此事,勉强露出了笑颜。

前世最后的时光,杨菱珊以自己身上有旧疾为名,逼着唐绣瑾成了药人。

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唐绣瑾是知道的,那几个太医,每日给自己灌入的,根本不是什么调理身子的药,而是一味味毒药,不致死,却能让人痛苦不堪。

那每日被灌入药汁的境况,便是如今想起来唐绣瑾都觉得不寒而栗。择了个天晴的午后,唐绣瑾带着小秀出了门,特意去了一趟最大的书局,买了几本名家的药典。

唐绣瑾自小性子便执拗,若是有什么怕的,便一定要迫得自己不怕才好。

她如今怕极了那些毒药,因此首要的事,便是要熟悉药性。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街头意外

从书局出来时,小秀提着那几本药典走在唐绣瑾身后。市集正是热闹的时候,随处可见摆在道路两旁的摊头与林立的店铺。

小秀年纪还小,正是小孩心性,又是难得出门,见了什么都觉得新奇。

唐绣瑾重活了一世,最是珍视身边人的情谊。她面上挂着笑,由着小秀拉着她四处跑,不一会,手上便多了一些小玩意。

药典从小秀手中到了唐绣瑾手中,小秀一手提着些小点心,一手捧着一块葱油饼,吃得不亦乐乎。主仆二人有说有笑地走在一处,忽然便听到车轮骨碌骨碌转动的声响。她顺着那声音看过去,只一眼,便觉得身体结了冰。

前世在睿王府住了那么些年,自然对那里的一切再熟悉不过。

这顶轿子的布料,用的是深紫色的绸布,哪怕翻遍整个上京,怕是再难找出另一家用这样式轿子的人家。

正是睿王府的轿子。

那么里面的人,猜也能猜到是谁。

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马车驶得飞快。唐绣瑾正要避开,却见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孩童不知怎的挣脱了他娘亲的手,跑到了路中央。

那马车夫显然也是不曾料到,忽然见前面的路中间挡了一个人,一边用力拉缰绳,一边喝道:“躲开!

可是那孩子应当是吓傻了,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看着那马车越来越近,几乎是出自本能地,唐绣瑾猛地冲上前去,撞开了那孩童。

那孩子正巧被撞到了他娘亲的怀里,倒是无事,而唐绣瑾用力过猛,眼看着便要结结实实地摔到地上。若是这样摔下去,少不得要破相。

她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脸,下一瞬,却没有传来地面坚硬的触感,反倒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唐绣瑾睁开眼,便看见一张陌生男子的脸,轻抿着唇,眼神幽暗地看了她一眼,待他站稳了,便放开她,也不知怎么动作的,几步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那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马车夫匆匆忙忙下了车,走到唐绣瑾身边,只见到一个神情错愕的绝色女子与一个吓哭了的孩童,却哪里来的救人的公子?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疑心自己方才是花了眼。

小秀跌跌撞撞地上前来,葱油饼早吓得掉了,她声音里带了哭腔,拉着唐绣瑾的袖子道:“小姐,你没事吧?方才吓死小秀了!

唐绣瑾回过神,下意识地摸了摸小秀的头以示安抚,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沉稳的男声:“何事?

唐绣瑾如同遭了雷劈,呆立在了原地。

前世本就没有她出门买药典这一事,自然也就没有这么一出意外。她本以为照着前世的轨迹走,便可以躲开与厉韬的相遇,却不想,还是避无可避。

趁着马车夫上前说明事情经过的当口,唐绣瑾迅速收拾了方才因为事出突然,甩落在地的药典,拉着小秀转身就要走。

眼前却横过一只深紫色衣袖的胳膊,唐绣瑾听着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在头顶:“姑娘,家仆莽撞,惊扰了姑娘,不知姑娘可有受伤?”

唐绣瑾低着头没有看他,摇摇头,仍是要走。

她的侧脸轮廓秀美,厉韬心中一动,索性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他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药典,道:“姑娘不必怕,今日是厉某的过错,厉某自然是要赔罪的。看姑娘手上提着这几本药典,不知姑娘可否告知家住何处?府上正好有一本稀世药典,权当赔罪了,明日我便让家仆送去。”

唐绣瑾心中却是冷冷一笑,果真是会察言观色,不愧是最后谋得了皇位的人。她抬起头,盯着厉韬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不、必。”

她说完这句话,拉着小秀转身就走,丝毫不停留。

厉韬方才见到了她的正脸,却是心中砰然一动,愣愣地眼看着她消失在了人群里。马车夫在旁道:“真是不知好歹……”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便被厉韬一个眼神堵在了喉咙口。厉韬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对随后赶来的随从道:“查出那个姑娘的来历。”

唐绣瑾径直回了家中,一路瞻前顾后,怕有人跟着一般,还特地走了后门。

进了房门,方才觉得踏实。

小秀从未见过她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一路担忧地跟着,怕她是被吓到了,看着她在榻上躺下来,这才折身去了厨房,要厨房做些汤羹来压压惊。

小秀一走,房中便只剩了唐绣瑾一人。

她仰面躺在榻上,此刻安静下来,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不知是被吓的,还是一路急急赶回来,热的。

她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方才会义无反顾地去救那孩童,不过是因为,前世,她的孩子不过也这般年岁。

珏儿……珏儿自生下来,除了初时哺乳那几日,便没有在她身边呆上几日。

厉韬每年只给她几日时间见儿子,其余的时候,她甚至不知道这块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身在何处。

见他后来那么熟稔地称杨菱珊为母后,除了说明睿王反心已久,早已在暗中以帝王自称以外,便是珏儿,怕是自小便被养在了杨菱珊身边。

那么,四年,或者更久,厉韬与杨菱珊私通款曲究竟有多久?她竟一点不知。

唐绣瑾眼中一片迷茫,今日再见厉韬,她心中除了想快点走,竟没有了旁的任何情绪。

大抵是因为,前世对他深种的情根,早已在那些软禁王府中的日子里消耗殆尽,亦或者,随着杨菱珊最后的那些话,一并化作云烟散了。

她今世还未想到万全之策,所以,还没到与厉韬相见的时候。只是既有了今日这意外,她也必须要有所准备了。

她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了今日救她的那个男子身上。

那是谁?看着约莫是要长她几岁,面容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可是唐绣瑾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没能从脑海中搜寻出有关于此人的任何片段。

那究竟是谁,何以这样恰好地救了她,却又立刻消失不见?

听着外面传来小秀的脚步声,她甩了甩脑袋,不想了,今日之事,她需要想好对策。

小秀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担忧地看了唐绣瑾一眼,道:“小姐,你可好些了?”

唐绣瑾从榻上起身,露出一个安抚的笑,道:“我没事。今日之事,切不可对爹娘提起,更不能对外人提起。若是将来有人问起,你只说不知便是。”

小秀虽心有疑惑,但见唐绣瑾如此坚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默默盛了一碗汤,道:“这是方才让厨房炖的鸡汤,小姐,你喝一点吧。”

唐绣瑾忍不住弯起了唇角,道:“我又不是受了伤,无需用这些补身子。”

小秀固执道:“小姐方才分明是受了惊吓,这鸡汤养身子,自然也能压惊,小姐喝吧。”

又是小秀独特的理论,唐绣瑾笑着摇摇头,却也没有与她辩驳,接过汤喝了一小口,那汤汁自口中暖到了心里。

前世,她因一念之差,执意要嫁给睿王,却受尽了世间苦楚。

今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绝对,不会。

重生之倾城药后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重生之倾城药后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倾城药后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