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北冥汐帝殇小说全文米晓唐&《溺宠王妃》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ysg|小说:溺宠王妃|时间:2020-01-12 11:40:14|作者:米晓唐

溺宠王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米晓唐原创小说溺宠王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溺宠王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溺宠王妃免费阅读:“难不成你要我以身相许?”北冥汐真的只是开个玩笑。然,帝殇变身宠妻狂魔,随时撒出一大波狗粮!“帝尊,汐爷说把药园的草药卖了!”帝殇一脸平静,“卖就卖了!”“帝尊,汐爷把密室里的灵石、灵器都搬空了!”帝殇一脸平静,“搬空就搬空了!”她是21世纪的雇佣兵、鬼手神医、骨灰级淘宝迷,却穿越成了废物!废物?很好,她很快就可以亮瞎一众钛合金狗眼!天材地宝很罕见?她捡到手都软了!神兽

溺宠王妃北冥汐帝殇

溺宠王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北冥锋盯着北冥汐,“汐儿,如果是你偷的草药现在最好乖乖承认,不然别怪为父不客气了!”

北冥汐眼底满是讽刺,北冥锋的心也够偏的了!

“我并没有受伤啊!”北冥汐一脸的懵圈,然后还特意在原地转了一圈。

“你说谎!你明明就受伤了,而且流了很多血,所以一定需要补血和止血的药材。你身上没有止血和补血的药,而且没有金币,所以你只能去药园偷。”北冥珊语气肯定道。

一旁的谢兰想要阻止北冥姗已经迟了,脸色微微变了变,再这样下去,她们算计北冥汐去地牢的事情就要彻底暴露了,现在她也不确定北冥锋此刻会怎么样想,毕竟现在那么多的侍卫和丫鬟看着,说不准有意外发生。

谢兰不动声息地扫了一眼院子里的所有侍卫和丫鬟,紧紧记住他们的样子。

“汐儿,是这样吗?你偷了的草药藏在哪里?”北冥锋依然心心念念他的灵果,自动忽略了很多事情,或者说他压根不想管这些事情。

北冥汐突然轻笑出声,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讽刺,双手环臂看着北冥锋道,“既然父亲也觉得是我偷了药园的草药,那么便请父亲随便搜查我的院子。如果父亲搜到我的院子有草药,我自认倒霉,但是如果父亲搜不到草药,那么父亲便答应我几个要求!”

北冥汐说完,星眸紧紧看着北冥锋,此刻如果不让他搜查一遍,估计永远都转移不了他的注意力。

“好!”北冥锋想也不想便答应了,然后立刻命人开始对北冥汐的院子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甚至亲自出马去搜查了。

北冥汐退到一旁,一脸的云淡风轻,实则把谢兰、北冥珊等人的反应全都看着眼里。

北冥锋如此着急搜查,谢兰想要继续陷害她也没有时间下手了。

谢兰和北冥珊对望一眼,进行了短暂的目光交流。然后,北冥珊微微点了点头。

北冥珊看到北冥汐一脸的淡定,心里浮现一抹不安,但又想到自己有父亲和母亲撑腰,以及北冥锋对灵果的紧张,知道他无论如何一定不会放过北冥汐,所以她又忍不住开口了,“大姐,只要你现在承认草药是你偷的,父亲一定会从轻发落,而且我和娘亲一定会帮你求情的。”

北冥汐看着虚情假意的北冥珊,脸上扬起一抹笑容,“二妹,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完,视线有意无意地落在谢兰身上。

北冥汐此刻不得不佩服自己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本事了,药园确实被她洗劫一空了,但是她怎么可能会承认,反正草药都拿去兑换金币了,即使北冥锋把她的院子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一株草药。

既然现在谢兰和北冥姗借此陷害她,那么她自然得揭穿她们。

北冥珊和谢兰听到最后一句话,脸色皆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珊儿,你现在有伤在身,好好休息,不必管别人的事情,某些人不识好人心!”谢兰眼底满是担忧地看着北冥珊,实则就是提醒她不要再说了,不然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北冥姗心里满是不甘,但是看到母亲眼里的警告,她暂时压下内心的不甘。

北冥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敢情院子里的人全部都是戏精啊!

既然如此,那便看看谁演的戏更加精!

时间流逝,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了,侍卫们把北冥汐的院子仔仔细细地搜了好几遍,依然一株草药也没有搜到。

北冥锋蹙起眉头看着北冥汐,药园那么多的草药,如果真的是北冥汐偷的,她不可能全部吃完,那么她肯定得找地方藏起来啊!

可是除了一株鸡血藤,什么都没有。

“父亲,这会你可相信我是清白的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对你提要求了?”北冥汐眼角含笑地看着北冥锋,一脸的纯真。

“你说!”北冥锋背负着双手,他倒要看看这个废物女儿要向他提些什么样的要求。

“父亲,其实二妹刚刚说的话有些是真的。”北冥汐看着北冥珊慢慢开口道。

北冥珊眼底浮现一抹光亮,废物终于要承认了吗?

谢兰紧紧地盯着北冥汐,心里涌现一抹喜悦,十分期待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什么?”北冥锋努力回想先前北冥珊先前说了什么。

“我确实是受伤了。”

说完,北冥汐慢慢挽起衣袖,很快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便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了。

周围顿时一片抽气声,下人们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北冥珊看到北冥汐手臂上的伤口,心里更加激动了,连忙开口道,“我刚刚只不过随便一说,却想不到大姐真的受伤了!现在伤口看着已经结巴了,想必是用了疗伤的草药吧!不然......”

北冥姗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院子里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什么意思。

北冥锋看着北冥汐手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很多事情他虽然睁一只闭一只眼,但并不代表可以伤及北冥汐的性命,怎么说北冥汐也是他的女儿,怎么可以被自家欺负死呢!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形象就彻底毁了!

北冥锋瞥了一眼谢兰和北冥珊,眼底满是责怪之色,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是她们做的了,只不过这次做的太过分了!

第八章

北冥汐看到北冥锋迟迟没有开口,心里冷笑一声,“父亲,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确定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府中的人欺负我吗?现在我全身布满了跟手臂一样的伤口,这次死不了是因为我命硬,下一次就不一定了!父亲,母亲并没有死,她只是失踪了,万一有一天她突然回来了,看到我这般模样,你该如何向她交待?父亲,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得到的一切都离不开母亲的帮助。”

根据原主的记忆,北冥汐知道北冥锋能够当上大夏国的将军,一切都靠她的母亲洛绾晴。

想当年,洛绾晴凭借自己的睿智与神秘莫测的实力一次又一次帮助北冥锋在各种情况下取得胜利,这让北冥锋得到了当今圣上的器重,最令北冥锋惊喜的是洛绾晴选择默默地帮助他并没有宣扬,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取得的一切都是依靠洛绾晴的帮助。

北冥汐的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到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院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脸色各异!

北冥锋此刻脸上火辣辣的痛,洛绾晴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他至今都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只要洛绾晴想要取他的性命,一根手指就足矣!

他不知道洛绾晴为何突然离奇失踪了,他也寻了她很久,但他却没有想过洛绾晴有可能有一天会突然回来,此刻北冥汐的一番话无疑提醒了他。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洛绾晴看到过得如此凄惨的北冥汐,绝对不会原谅他,到时候他的一切就会彻底暴露出去了,甚至有可能一夜之间身败名裂!

想到这里,北冥锋心里徒然一惊,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北冥汐把北冥锋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她自然不会傻到主动把昨日的事情说出来。

“汐儿,为父现在就请最好的大夫,给你最好的疗伤丹药。”北冥锋脸上扬起一抹略显僵硬的笑容开口道。

说完,便立马吩咐下人去请最好的大夫了。

谢兰和北冥姗看到北冥锋突然转变的态度,眼底满是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

北冥汐脸上没有什么变化,继续开口,“父亲,你现在看到了,这院子是人住的吗?这衣服是将军府堂堂嫡女穿的吗?父亲也不怕别人笑话!”

北冥锋一听,嘴角狠狠地抽搐,差点控制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早就因为她是废物被别人笑话了!

谢兰听到北冥汐的话,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下一刻北冥锋不满的视线便落在她身上了,谢兰心里一惊连忙柔声道,“将军,妾身一定会安排好!”

北冥汐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一家人一起演戏果真有意思啊!

“不必了,这院子实在太破了,想必翻新了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要住进晴院。”

晴院是北冥汐母亲洛绾晴住的地方,现在是谢兰在住,并且已经改名为兰院了。

“汐儿,将军府已经没有晴院了!”谢兰脸上扬起一抹虚假的笑容,柔声提醒道。

“咦?父亲,晴院不是母亲的住处吗?母亲又没有死,为何没有晴院了?难不成父亲已经当母亲死了?”北冥汐一脸疑惑地看着北冥锋。

北冥锋头痛地捏了捏眉心,“汐儿,晴院当然在,为父当然也没有认为你母亲死了,你想住晴院就住晴院!兰儿,你尽快安排!”

北冥锋现在只要说到有关洛绾晴的事情,立马就怂巴巴了。

“不是,将军……”谢兰一脸的着急,晴院是正牌夫人所住的地方,她好不容易住了进去并且改名兰院,现在让她搬出去,这怎么可能?

北冥姗看到母亲如此委屈的样子,忍不住大声道,“父亲,晴院早就不存在了,现在只有兰院,而且你说过很快就会把母亲的地位扶正......”

“闭嘴!”北冥锋瞪着北冥姗,一脸怒气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北冥汐。

北冥姗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北冥锋,眼眶一下子就弥漫一层水雾了,楚楚可怜道,“父亲,你以前从来都不会凶我的!”

谢兰看到北冥姗眼眶里的泪水,顿时心疼了,同样楚楚可怜道,“将军,你怎么可以凶珊儿,她可是你引以为傲的女儿,更何况珊儿说的都是事实,你......”

“闭嘴!”北冥锋想到谢兰接下来要说的话连忙阻止开口阻止,声音比之前还要大声。

谢兰一阵哆嗦,眼神不敢置信地看着北冥锋,看到如此陌生的北冥锋,她哪里还敢出声,只好黑着脸站在原地,但看向北冥汐的眼神却充满了杀气。

北冥汐看着眼前脸色各异的三个人,眼底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继续开口,“对了,父亲记得每个月按时给我月钱,我是将军府的嫡女,月钱一定比二妹多一倍以上吧?”

谢兰一听,整个人差点站不稳了,珊儿每个月的月钱几乎都是花在修炼上,北冥汐一个废物居然要比珊儿多一倍的月钱,这怎么可能?

“将军,这……”

“兰儿,汐儿是将军府的嫡女,这些本来就是她应得的。”北冥锋一脸严肃地开口,他虽然心疼,但是一想到万一有一天洛绾晴真的回来了,心疼什么的都消失了。

“是,将军!”谢兰心不甘情不愿地应道。

第九章

北冥珊眼底同样满是不甘,北冥汐这个废物凭什么每个月的月钱比她多!

“父亲,凭什么?我每个月的月钱几乎都是花在修炼上,废……大姐她不能修炼,凭什么可以拿这么多月钱?”

“凭我是将军府的嫡女,而你只是庶女!”不等北冥锋开口,北冥汐的声音便清晰地传到在场任何一个人的耳中,而且身上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可忽略的威严与气势。

北冥珊听到北冥汐的话,特别是庶女两个字,彻底失控了!

“贱人,我才是嫡女,你只不过是一个废物,是将军府的耻辱,你不配向父亲提任何要求,也不配与明军哥哥有婚约!明军哥哥是我的!”

院子里所有人看到突然发狂起来的北冥姗,眼底满满都是不可思议,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北冥汐满意地看着北冥姗的反应,不忘开口提醒道,“我手上有婚书哦!”

说完,北冥汐在怀里慢慢摸出一纸婚书。

北冥姗看到婚书的那一刻,眼底几乎冒出火来了,“来人!给本小姐毁了她的婚书!明军哥哥不可能娶你这个废物、丑女,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办法杀了你!”

谢兰听到最后一句话,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厉声制止道,“珊儿,你胡说八道什么?”

“姨娘,二妹没有胡说八道,昨天大皇子确实约我了,而且我记得他跟我说了一些悄悄话,呃,好像是说什么时候娶我。”

“放屁!明军哥哥怎么可能娶你!我们把你骗到禁地,就是要杀死你!”北冥姗听到北冥汐的话,妒忌使得她变得不顾一切,什么也不思考,甚至直接忽视谢兰的提醒。

“父亲,你听到了吗?我身上的伤就是这样来的,只不过我命硬侥幸逃了出来!”北冥汐不再刺激北冥姗了,面无表情地慢条斯理地把挽起的袖子放下。

北冥锋此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北冥汐死在了万丈深渊,洛绾晴回来他就完蛋了!

北冥锋眼神严厉地看着北冥姗,使得北冥姗心里一颤,终于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父亲,我......不是那样的......我......”

北冥姗此刻心慌到极点,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下意识地向谢兰求救!

“将军,珊儿昨晚受伤太严重了,现在还没恢复,一定是在胡说八道。”谢兰脸上扬起一抹僵硬的笑容,语气着急道,心里依然抱着一丝侥幸北冥锋一定会帮她们两母女。

北冥汐轻笑一声,“二妹都亲口承认了,姨娘这是当父亲是白痴吗?”

她自然知道谢兰打的什么主意,只是北冥锋已经不敢像以前那样睁一只闭一只眼了。

谢兰听到北冥汐的话,心里恨不得立马上前撕了她的嘴巴,“将军,妾身没有,妾身……”

“够了!”北冥锋虽然猜到是谢兰和北冥珊把北冥汐打伤,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大皇子也参与在内。

换作以前他可以配合谢兰把这一出戏演完,但是现在不行了!

谢兰看到北冥锋阴沉的脸,心里顿时更加慌乱了,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对北冥汐的态度变化实在太大了,这对她们来说十分的不利。

“你们全部退下,今日的事情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北冥锋背负着双手,眼神严厉地扫了一眼在场每一个人。

“是,将军!”下人们低着头离开了,现在院子只剩下北冥汐、北冥锋、北冥珊和谢兰四个人了。

北冥锋看着北冥珊,语气严肃道,“珊儿,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父不想听到半句谎言。”

北冥珊对上北冥锋严肃的眼神,心里哆嗦一下,动了动嘴巴,又看看谢兰,不知道怎么办?

北冥汐斜靠在门上,星眸含笑地看着北冥珊,她倒要看看她们如何自圆其说?

“珊儿,为父的耐心有限!”北冥锋眼角的余光瞥见北冥汐脸上的表情,此刻即使他想要偏袒北冥珊也不能太明显了。

“父亲,不是女儿的主意,是明军哥哥的主意,女儿只不过按照他说的做而已。”面对严厉的父亲,北冥珊灵光一闪,连忙开口道。

谢兰听到北冥珊的话,眼底浮现一抹光亮,只要涉及大皇子慕明军,北冥锋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吧!

果然,北冥锋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只不过是大夏国的一个将军,哪里够胆质问大皇子。

“汐儿,你看为父也不敢质问大皇子啊!要不我们就算了吧!以后父亲一定派人保护你!”北冥锋看着北冥汐,一脸为难道。

北冥汐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她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北冥锋害怕并不代表她也会害怕,这些事情她以后自然会好好与慕明军算账。

“父亲不敢质问大皇子,那么应该敢惩罚二妹吧?我这一身伤可都是拜二妹所赐啊!”北冥汐看着北冥珊慢慢开口道。

想要借慕明军逃避所有事情,做梦!

“我……父亲,那是大皇子要求女儿这样做的,女儿不敢不做!”北冥珊紧接着开口,心里想着只要自己死咬着这一点,一定可以逃过去!

北冥锋一听,继续一脸为难地看着北冥汐,心里祈祷北冥汐可以放过北冥姗!

北冥汐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眼神冰冷地看着北冥珊,“二妹,你该不会当父亲耳聋了吧?你刚刚可是说了我们两个字哦!”

溺宠王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溺宠王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溺宠王妃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