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

卫映彤宁瑾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时间:2020-01-10 15:21:31|作者:安久久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卫映彤宁瑾小说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小说在线阅读:她,卫映彤才色无双,却只能作为世家牺牲品,在西域秘药的作用下,她在他眼中丑陋至极。大婚之时,连前去拜堂都要被他冷嘲热讽,名正言顺的新娘却要靠威胁姐姐才能喝上一杯合卺酒。大婚当晚,阴差阳错地得到他的宠幸,不仅不能承认,还要竭力掩盖,甚至要去宫外求一碗避子汤。...。。。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卫映彤宁瑾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东西双后

京城轰动了,十里红妆从卫府绕了半个城。

锣鼓喧天中,街头巷尾的百姓看着两顶华丽的凤辇抬入宫墙,唏嘘万分。

皇帝立后,竟选了两位,还都是卫家的女儿。

入了宫门,两顶凤辇左右分开,更华丽的那个往东,在离养心殿更近的凤霞殿停下;另一个则往西又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直到行至冷宫边上才落了轿。

东宫和西宫,得宠与不得宠,已经泾渭分明。

“吉时已到!”

皇帝牵着新后的手正欲行礼,一顶破旧的凤辇飞速被抬进来,重重落下在二人眼前。

“西宫娘娘,落轿了,您慢点。”

太监尖细的嗓音中,垂帘里伸出素白的一只盈润如玉的手,指骨纤细修长,再往上看那张脸,顿时有人倒抽几口冷气,连空气都静止下来。

轿辇里缓步出来的女子,只身绣凤红裳,一头青丝如瀑宣泄而下,周身上下连个首饰都没有,却更显倾国之姿,容貌之美可称上举世无双。

“咳咳,咳咳咳……”

见了风,卫映彤脸色迅速苍白起来,止不住的咳嗽,立刻有女官上前来搀扶。

她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目光落到面前二人紧握的双手上,怜悯一闪而过。

一袭红色龙袍的宁瑾瞧见来人,眉眼里的柔情瞬间烟消云散,冰冷和厌烦覆上眼底。

“谁让你来这的?还不给朕滚回西宫!”

卫映彤缓缓走过去,站在二人身前停下,脸上浮出一抹柔柔的浅笑:“祖训言:拜堂成亲需要夫妻同在。臣妾身为西宫皇后,也是皇上之妻,拜堂这么大的事,为何不能来?”

宁瑾沉下脸,正欲说什么,衣袖却被身侧的人伸手轻轻扯了扯。他闭上嘴,盯住笑意盈盈的卫映彤良久,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那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要搞出什么花样。”如果卫映彤敢破坏他和珍珠的成亲礼,他不会放过她的。

说完宁瑾转过身,不再看她第二眼。

卫映彤也识趣,乖巧的走到卫珍珠身侧,面带微笑,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卫珍珠,你说如果这时候我扔出去一包藤香花粉会怎么样?”

卫珍珠身体一僵,用力在她腰间狠掐一把,恶狠狠道:“小贱人,你要是敢,那就等着给你那个贱婢娘收尸吧!”

“如果我娘掉了一根头发,你也就等着看卫家欺君被满门抄斩吧。我卫映彤贱命一条,什么也不怕,可是,我的好姐姐,你想想万一皇上知道了你的本来面目,那可就……”

她的声音清冷带着阴狠,让卫珍珠狠狠打了个冷颤,手一哆嗦,满当当的合卺酒全泼到了宁瑾的俊脸上。

“她推我!卫映彤推我!”

卫珍珠见闯了祸,惊慌失措,下意识把责任推到身边的人身上,但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万分,小心翼翼看过去。

这女人不会一生气就把翻脸了吧!

她若是当众洒下一把滕香花粉,那可就全完了。

没想到,卫映彤看也不看她,笑眯眯把自己杯中的酒尽数泼到了宁瑾的脸上,口中念念有词道:“一泼举案齐眉,夫妻白首;二泼多子多寿,五世同堂;三泼……”抬手把宁瑾的胳膊一扬。

“三泼比翼双飞,喜结连理。”

礼官震惊了,所有人都被震住,没人能想到最不得宠的西宫娘娘真敢在拜堂礼上搞事,还大胆的往皇上脸上泼酒,最后竟还给自己圆了一套祝酒词。

高啊,实在是高!

“卫!映!彤!”

宁瑾最先反应过来,捏紧了拳头,冒火地盯着罪魁祸首,凶恶的眼神已经把人千刀万剐数遍。

“好了,祝福酒结束。开始喝合卺酒吧。”卫映彤不给他发作的机会,随意把酒杯放回去,笑着提醒道:“礼官,倒酒!这可是帝后的合卺酒,千万别洒了。”

“啊,哦……请帝后喝合卺酒。”

“姐姐,拿稳了,再泼出来可就没人救你了。”卫映彤含笑接过酒,淡淡看了卫珍珠一眼,也不等另两个人,直接自己一饮而尽。

“我干了啊,你们随意。”

她翻手亮着空杯。

宁瑾顿时气急,本想趁喝酒时候把那个女人晾在一边让她尴尬难堪,没想到她竟毫不在意,连合卺酒也让她喝出一股莫名的潇洒和畅快。

他饮着酒,目光却死死盯着卫映彤,恨不得用眼神把她戳出窟窿眼。

然而,宁瑾还是没有找到发作的机会。

因为卫映彤晕了。

合卺酒不烈,可对身体羸弱的卫映彤来说已经是极限,更别提她还一口饮尽,当即就脸上浮出红晕。

“臣妾不胜酒力,身体不适,先行告退,请皇上赎罪。”

不等发话,卫映彤便自顾自地起身,晃悠着身子离去,只是路过宁瑾身边时,她身子一歪,重重摔向对方的怀里。

“来人!”

宁瑾赶紧跳开,他的脸色黑沉的可怕,踢了踢倒在地上的卫映彤,声音厌恶又冰冷道:“把人给朕拖走。看牢了,看住了,别让她踏出落霞宫一步!”

一群人蜂拥而上,卫映彤被胡乱塞进软轿,以比她来时还快的速度匆匆离开东宫。

路上,贴身丫鬟令歌一路小跑着跟在软轿后边啜泣,心中万念俱灰,却突然听轿子里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笑道:“傻丫头,哭什么。”

“主子你没事?”

令歌呆了,主子不是晕过去了么?怎么人声音还中气十足的。

“当然没事,是装的。”

素白的手从内拉开轿帘,卫映彤云淡风轻的绝色脸蛋露了出来,除了脸色有些白,其他别无异常。

令歌长舒一口气,不断安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脸后怕道:“主子,你吓死我了。陈大夫说你的病千万不能晕,奴婢刚刚好害怕啊。”

“不装晕,宁瑾那小肚鸡肠的男人能放过我?”

卫映彤大大翻个白眼,不雅的动作在她做出来有一股别样的韵味,她狠狠唾骂道:“真是小心眼,也不肯接我一下,摔的我腰好痛。”

“真是过分……”令歌愤愤为自己家主子抱不平,“明明主子这么漂亮,皇上却对主子视而不见,反而对又黑又胖还长得丑的珍珠小姐青睐有加。皇上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

“谁知道呢。令歌,我困了,到地方了叫我。”

卫映彤打了个哈欠放下轿帘,嘴角却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

中了西域的迷魂术,和瞎了也差不了多少。

宁瑾的脑海中,卫映彤是顶着卫珍珠那张脸的丑八怪,而卫珍珠才是有着倾城容颜的绝色美人。

“真是肤浅的男人。”

卫映彤躺在软轿里,眼底掠过一丝讥讽,她随意捻着指尖残留的滕香花粉末,冷笑道:“卫珍珠,你竟敢用我娘威胁我……好姐姐,看在你对我如此之好的情面上,妹妹也送你一份小惊喜。洞房花烛夜,希望宁瑾看到你的脸不会被吓跑。”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洞房花烛夜

回到寝宫,大红的鸾帐层层叠叠,喜烛摇曳,红浪翻滚,给清冷的落霞宫里增添些许喜意。

“小姐,宫里可真好。”令歌摸了摸绣着精致纹路的红帐纱幔,很快忘了刚刚的委屈,艳羡着感叹:“落霞宫就是偏了点,可这些华贵的陈设摆件一点也不差,比在卫府时候的条件强上千百倍,怪不得那些小姐们打破头都要抢着进宫。”

卫映彤环顾屋内,眼里流露出一抹嘲弄。

她们趋之若鹜的东西,她不屑一顾。

“都拆了。”

她冷冷地吩咐。

“啊?可是今天是主子大婚……这都拆了不吉利吧。”令歌犹豫着,瞅着屋里华丽的装饰十分不舍。

“有什么不舍,皇上不会来,扯了他也看不见。落霞宫是我的,吉不吉利我说了算!”

卫映彤干脆的动手,“呲啦”一声裂帛响,扯落了房梁上的大红绸缎。

令歌看着主子撕开一个又一个的红帐纱幔,只好跟着动手,一脸肉疼道:“这么好的料子毁了好可惜啊!”

“可惜?”

撕了几匹,卫映彤就没力气了,她喘着粗气清淡的笑道:“后宫中最不值钱的就是这些玩意儿。”

“那最值钱的呢?”

“君王的恩宠。”

卫映彤看着窗外的被高高宫墙隔起来的四方天,眼眸深处划过嘲弄和讥讽。

“在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是一群猎食者,猎物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只有得到他才算得到一切。而这锦衣华服、珠宝玉石不过是眼前的虚无缥缈的幻象罢了,既然能被赠予,就能被收回。”

“哦。”令歌似懂非懂点了点头,“那主子也争恩宠啊!主子这么聪明又这么美,他们肯定争不过你。”

“那是自然,恩宠我也是要争得。”

卫映彤笑得风轻云淡,微风抚过她的长发,让整个人气质更加出尘。可只有她自己知道,争的恩宠也不是给自己,而是为卫珍珠。

她被卫府送进宫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卫珍珠坐稳后位。

这不是请求,是命令。

袖下的手紧紧攥成拳,卫映彤冷笑,如今山高皇帝远,离了卫夫人,宫中只有她和卫珍珠那个蠢货,怎么样还不是她说的算?

卫夫人敢绑了她娘威胁她,她就敢让卫珍珠在宫中吃苦头!

把红幔扯了干净,房间恢复了原本的简陋样貌,令歌皱起眉,“主子,这也相比之下也太寒酸了!”

“无碍。”卫映彤却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素来就不喜那些繁缛的摆设,如今拆了倒让人心情好的多。

“那主子打算如何争宠呢?”

令歌懵懂的问,这些上好的红幔她没舍得扔,收整好后搁置起来,等到了主子说的那个出宫之日就拿出去卖掉。

“傻丫头……”卫映彤含笑着看了她一眼,“争宠的最高境界的就是不争。”

“啊?不争,主子你是不是不想争宠啊。”

“当然不,不争的意思就是等恩宠自己上门。”

卫映彤背对着令歌歇在软塌上,清爽带着暖意的风拂在身上,很快带来睡意,她没憋住轻咳几声,脸色越发苍白了。

“主子,您小憩会儿好了。坐着轿子走了这么些路,您的身子早就吃不消了。”

令歌满脸心疼,拿过一席薄毯轻轻搭盖在她身上,放柔了动作。

卫映彤已经有了困顿之意,应和一声就靠在软塌上睡过去。这一觉睡的倒沉稳,等她睡足起来后,眼前已经漆黑一片,只余点点月光朦胧着照亮地面的一方青砖。

“令歌?”

她起身唤了几声,却不见令歌人影。

正疑惑间,忽然一拍脑门想起,差不多该服药的时辰,想必令歌是去煎药了。药和食物这种入口的东西,自入宫那刻起就告诉令歌准备时必须亲自看着,不可离开视线,看来令歌践行的不错。

这一松懈下来,深眠刚醒的脑袋顿觉有些昏涨,想了想,卫映彤在桌上留下一张纸条,便拿着披风夹带着自酿的一壶桃花酒出门。

今晚是卫珍珠的洞房花烛,不知真龙天子突然看到那个女人的真颜会不会吓到不举。卫映彤冷冷一笑,有些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出,也不知现在去看热闹来不来得及。

深夜的御花园没有什么人,卫映彤一路畅行无阻到达最中间那个最大的假山上。

她坐在凉亭上,远眺凤霞宫的方向,慢慢勾起一抹笑意。那边灯火通明,如同卫家在朝堂上的恩宠熠熠生芒。

“卫珍珠,这就是你们卫家想要的?”一壶凉酒入喉,在嗓间激起火辣辣额感觉,她的声音渐低,夹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冰冷的寒意和恨意,“那我偏要一点一点毁掉这一切。”

“谁在哪?”

蓦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卫映彤心头一惊,慌忙转头去,不料却撞进一个怀抱,鼻端期间传来一股浓重的龙涎香的味道,赶忙后退两步。

下一刻,眼前那道明黄的身影验证了她的猜想。

是宁瑾!

她双眸微微惊缩,正欲低头行礼,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重重跌进健硕的胸膛。

“你是什么人?”

冰凉修长的手指抚摸上她的脸颊,带来一丝让人心惊的冷意,卫映彤心头剧烈跳动,猛地抬头看过去,却直直对上一双带着浓烈情欲的眸子。

浑身一哆嗦,她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鬼使神差的,话在舌尖打了个转。

“臣……陈氏,奴婢是落霞宫的宫女陈氏。”

“落霞宫?”

下巴倏然一痛,略带薄茧的手指捏紧了下颌,男人魅惑的声音贴近了她的耳畔,温热的喘息在耳后激起她点点颤栗的皮肤,仿佛是摁下了开关,让人的身骨瞬间瘫软。

“呵,没想到,丑女人那里竟藏着这般绝色。”

唰一下,卫映彤从耳根到脸颊瞬间染上红晕,她最敏感的便是耳后,顿时,整个人嘤咛一声,不可控制地栽倒在宁瑾的怀里。

男人低笑一声,有预料般的接住她,大手禁锢住那盈盈一握的腰肢,纤细的腰围一下便让呼吸急促起来。

眼前便是那涨红近乎透明的耳朵,想也不想,他伸出舌尖灵巧地顺着耳朵的轮廓勾画舐舔。

卫映彤顿时浑身一激灵,清醒过来,恼羞着挣脱宁瑾的怀抱,然还不等说话,眼前便是宁瑾那张放大的脸,温热覆上她的嘴唇,牙齿被撬开,他的舌长驱直入,捉住她的舌灵活搅动着。

舌尖味蕾传递过来的奇怪味觉,轰的一声,让卫映彤脑子炸开。

卫珍珠竟然给宁瑾下了西域最强的春药,而她被强吻,唾液里的药不遗余力也进了她的身体。

而此药除了欢好,无解。

卫映彤残存的最后一丝意识便是大骂自己,为什么要把药给卫珍珠,现在无人可以救她,自己的童贞之身就要给眼前这个男人了。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逃过一劫

一夜缠绵醒来,卫映彤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酸痛,整个人像是被狠狠碾压了一通。等她想起昨夜发生什么,顿时脸色一白。

她和宁瑾……

糟了,反应过来的卫映彤彻底慌了。

因紫藤花粉的缘故,短暂的解除了宁瑾的迷魂术,可现在花粉的药效早已消散,宁瑾看她恢复成了卫珍珠的脸。所以,她必须快点离开这里,离开宁瑾的寝宫。

就在这时,脚步声沉稳的从外传来,空气中那股淡淡的龙涎香味越来越清晰。

卫映彤头脑空白,手脚瞬间冰冷,她听到自己心跳声如擂鼓。

宁瑾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卫映彤深吸了一口气竭力令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候心慌意乱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此时宁瑾大步进宫,身边的太监刚要尖声通报便被他摆手阻止。

太监会意,躬身退了下去。

被皇上深夜带回寝宫的女子,最差也会得个恩赏,若是这女子真有几分本事或是足够幸运……后宫中再添一位娘娘也并非不可能。

可事实却没有如同太监猜测的那般,更是超出了宁瑾的预料。

此时的宁瑾正盯着跪在他面前白纱遮面还低着头的女子仔细打量,“抬起头来。”他吩咐道。

“奴婢不敢。”卫映彤沉着声音回答,手心已经被冷汗打湿。

“为何遮面?”宁瑾剑眉微挑,盯着她追问。

“奴婢昨夜受了凉,身子不大舒服,担心对皇上龙体有损,是以遮面。”卫映彤信口胡诌,所谓的白纱不过是她情急之下从怀中抽出来的方巾,管他信不信,总之不能让他见到自己的脸就是了。

“昨夜受了凉?”宁瑾清冷的语气一顿,拧着眉心,将信将疑,“朕……”

正准备将地上的人儿扶起。

“求皇上放过奴婢!”卫映彤酝酿了片刻后把心一横,高声截口道。

宁瑾微微一愣,抬起的手僵在半空,还从未有人敢打断他的话,薄唇微泯有一丝不悦。

“奴婢昨夜失礼,竟做出背叛主子的事情,求皇上千万别让主子知道此事,主子不会饶过奴婢的!”卫映彤发挥出毕生的巅峰演技,声音中带着哭腔,颇有声嘶力竭之感,一边说着还不忘重重叩首。

宁瑾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回忆了片刻才想起昨夜她说过自己是落霞宫的宫女,想到这儿他不禁冷笑了一声,对那位西宫皇后的厌恶又增了几分,“落霞宫那个女人容貌丑陋也就罢了,心胸竟也这般狭隘,无妨……”

“奴婢多谢皇上成全!”卫映彤再度打断宁瑾后咬了咬牙,站起身就向宫外跑去,千钧一发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礼节,只要别在这里当场露馅,一切就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守在门外的太监正等候宣皇上封赏的圣旨,没想到圣旨没出来,反倒是寝宫中的女子跑了出来,急匆匆的,仿佛身后跟着一个追命鬼。

还不待太监反应过来,就见皇上走出来,若有所思,看着落荒而逃女子的背影,唇角勾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宁瑾见过的女人千千万,各个莺莺燕燕婉转承欢,在他面前使尽手段只求能让他多看几眼,唯独今日这宫女让他涨了见识,胆大包天不说,竟连天子的恩宠也要拒绝。

“摆驾落霞宫。”宁瑾轻捻手指,朝身旁的太监吩咐道。

如此有趣的女子就这么跑了未免可惜,不过她既是落霞宫的宫女,堂堂天子还能找不到她不成?

“是……”太监的声音略带迟疑,却也不敢质疑,只能低眉顺耳的应着。

宁瑾负手而立,微眯着双眸,像是发现猎物一般神采奕奕。

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起驾,落霞宫!”

落霞宫中。

卫映彤整夜未归,令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见主子回来,连忙上前问道,“娘娘,您昨晚去哪了?可吓坏奴婢了。”

卫映彤知道宁瑾很快就会到落霞宫来找她,来不及和令歌好好解释,喘着粗气说道,“快,替我更衣。”

令歌不解,一边帮主子更衣一边问道,“娘娘您怎么了?有什么急事?”

“一会儿见了皇上,记得说我刚刚起身。”卫映彤答非所问,语速飞快的叮嘱道。

令歌一头雾水,提到皇上的时候语气中平添几分欣喜,“皇上?皇上会来?”

话音未落,太监尖细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皇上驾到!”

令歌惊喜的望着卫映彤,“娘娘您真厉害,竟然真的将皇上请来了!”

昨日她还在替主子忧心,住在这冷宫一样的地方,一年半载都见不到皇上一面,谈何争宠?没想到今日皇上竟毫无征兆的来了。

卫映彤叹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叫苦,她虽然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争得恩宠,但老实说这样的发展也不是她想要的。

“臣妾参见皇上。”宁瑾踏入宫门的时候,卫映彤带着令歌跪地行礼。

她来不及上妆,眉目浅淡,身上只披着一件中衣,单薄得很。

宁瑾见她这副毫不庄重的样子,厌恶的将目光移开。容貌丑陋,心胸狭隘,还如此不修边幅,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优点?

“娘娘昨夜休息的不好,今日起得晚了些,这才不及盛装相迎,还请皇上不要怪罪。”令歌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何要这么说,但主子叮嘱的话她还是记了下来,向皇上解释道。

“好大的架子,朕看你是目中无人惯了。”宁瑾冷哼一声,转身落座,声音中满是讥讽。

卫映彤也不反驳,眉眼低垂,开口问道,“不知皇上到臣妾这里来所为何事?”

“将你宫中所有的宫女都叫过来。”宁瑾单刀直入,坐直了身子,“朕要找一个人。”

卫映彤在令歌的搀扶下起身,自觉的坐在了离宁瑾稍远一些的椅子上,“不知臣妾宫中哪个奴婢惹恼了皇上,臣妾定会好好责罚。”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兴师问罪

宁瑾的脑海中浮现出宫女先前声嘶力竭求饶叩首的情景,面色更加阴沉,没想到这个女人入宫不过短短一日,就已经如此苛待下人。

“轮不到你多问。”宁瑾满脸不奈,抿着双唇不想跟她多说半句。

卫映彤被宁瑾呛声,倒也不气,反倒轻轻笑了笑。只要宁瑾不怀疑自己,事情就变得十分简单了。

“令歌,让宫中侍女们都过来吧。”卫映彤开口吩咐,声音平静。

令歌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凭她的心思着实猜不出什么,疑惑的看了看皇上又看了看自家主子,只得照做。

宁瑾在规规矩矩站了几排的宫女之间徘徊。

昨夜云雨之时他药劲没过,今日再见时那宫女已经白纱遮面,他记忆中的容颜十分模糊,但他可以确定……那是一个美人。

可这些宫女之中一个称得上绝色的美人都没有,还一个个噤若寒蝉,没有半分先前胆大包天的模样。

宁瑾看了一遍后只觉索然无味,转头看向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卫映彤。

已经想好了说辞的卫映彤放松下来,面上不自觉的挂了几分轻笑,可是这几分笑意此时被宁瑾看在眼中只读得出嘲讽二字。

满腔怒火腾的窜了上来,宁瑾认定是卫映彤在搞鬼,厉声喝道,“朕说的是所有宫女,你竟敢忤逆朕的话!”

天子盛怒,场中众人肝胆俱寒,接二连三的跪倒一片,口中纷纷说着“皇上息怒”。

卫映彤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跪了下去,“臣妾不知皇上所指何人,宫中的侍女全都在此,绝无隐瞒。”

“来人,给朕搜!”宁瑾额头青筋绷起,大步上前,俯下身恶狠狠的捏起卫映彤的下颔,“若是朕发现你有所隐瞒,便治你的欺君之罪。”

话音刚落,几名侍卫礼节性的像卫映彤道了一声得罪后大步走进宫中,四处搜查。

卫映彤吃痛,皱眉道,“皇上您尽管搜,掘地三尺也无所谓,若是您能从臣妾宫中再搜出一名宫女,臣妾甘愿领罚。”

宁瑾冷哼一声,甩手松开了她。

卫映彤保持不住原先的姿势,重重的倒在地上,咬紧牙关才没有痛呼出声。

令歌连忙将她扶起来,关切的轻声问道,“娘娘您没事吧?”

卫映彤抿了抿薄唇,轻轻摇了摇头。

半晌,奉命搜查的侍卫一无所获的归来,向宁瑾复命。

“当真什么都没有?”宁瑾抿着薄唇,脸色铁青,厉声喝问。

“回皇上,属下绝不敢知情不报。”为首的侍卫跪了下去,沉声回禀。

宁瑾摆了摆手,这些贴身侍卫各个都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既不怀疑这些人的忠诚也不怀疑这些人的能力,也就是说……是他自己错了。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会是这个结果,但那宫女没有被卫映彤藏在落霞宫里是无法质疑的事实,事到如今即便他是当朝天子也只得作罢。

皇上为了一名宫女对皇后大发雷霆,这样的闲话传出去已经很不好听了,若是他还不依不饶,只怕更加有损天家颜面。

卫映彤端详着宁瑾犹豫不决的神情,知道他已经心生退意,只不过是一时放不下面子而已。

她心中暗笑一声,伸手示意令歌将自己扶起来,缓声说道,“皇宫内院宫女众多,皇上您一时记错了也不奇怪,不妨您将要找之人的相貌告知臣妾,臣妾帮您寻找。”

宁瑾望向她的目光依旧满是厌恶,袍袖一摆,冷声答道,“不必了,皇后有空不如多多研读女德,否则恐怕难以母仪天下。”

说罢,宁瑾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在落霞宫中停留片刻。

卫映彤望了他远去的背影半晌,眼神闪烁。

不知为何,昨夜一番云雨的情景总是在她的脑中挥之不去,她说不出自己是怎样的感觉,似乎是……想念。

一想到这两个字,卫映彤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

“娘娘,您真的没事么?”令歌看她面色发白,连忙扶着她坐下,倒了一杯热茶。

“放心,我没事。”卫映彤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神情恹恹的,目光虚虚的向上看,双眼空洞无神,“只是有些乏了。”

令歌伸手按着主子的肩膀,“娘娘,皇上究竟在找谁?”

主子常年身子虚弱,令歌为此特地学了最好的推拿手法,可令酸痛缓解很多。

卫映彤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中透着虚弱,“已经没事了。”

她并不是不信任令歌不愿将事实和盘托出,只是她着实不愿再回忆昨晚的事情,总归宁瑾不会再因为一个不存在的陈姓宫女找自己的麻烦,说与不说也没什么区别。

令歌向来最明事理,闻言也就不再多问,一时间宫中安静了下来,只余卫映彤指尖规律的敲击桌案的声音。

“令歌。”不知沉默了多久,卫映彤忽然开口,“给我准备避子汤。”

令歌一惊,手上的推拿不禁停了下来,诧异的道,“娘娘您……”

“以防万一罢了。”卫映彤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大惊小怪。

按常理来说一夜雨露之情不会有什么大事,不过万一她被这微小的概率砸中,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从未被皇上临幸过的西宫皇后有了身孕,这等丑闻若是传出去,大罗神仙也保不住她的性命。

令歌垂下头,就算主子不说,她也多少猜出了些端倪,“娘娘,奴婢出宫一趟吧。”

她沉默了半晌后提议道。

卫映彤正盯着青砖出神,闻言奇道,“出宫做什么?”

“去找陈大夫。”令歌正色答道,“您身子不好,这事可大可小,交给别人奴婢不放心。”

主子受圣上冷落,正当盛宠的东宫皇后又绝非善类,宫中尽是势利之人,如今西宫的处境说是虎狼环伺也不为过,药物一类的东西令歌是绝不放心交由他人之手的。

“陈亦云?”卫映彤提起这个名字,心中微微一动,沉默了半晌后才答道,“也好,的确只有他能让我放心。”

说这话的时候她声音很轻,似是刚一出口就消散在了风中。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争风吃醋

这世上对她好的人真的太少了,少得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陈亦云便是其中之一。

卫映彤将目光移回了面前的茶杯上,看着蒸腾的水汽轻轻勾了勾唇角,几日之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入宫以后就不再麻烦陈大夫了,没想到短短一日之后这话便不作数了。

“娘娘您好好休息,奴婢这就去。”令歌知道避子之事不能耽搁,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出宫。

一场风波过后,落霞宫恢复了先前的平静,下人们各做各的杂役,放贴身侍女出宫的皇后娘娘多了几分无聊,有些慵懒的半躺的软榻上品茶。

然而此时的凤霞宫却没有这样的平静。

昨夜之前的卫珍珠还是一名怀春少女,羞答答的幻想着如何与当朝天子共赴巫山,没想到所有的幻想全都付诸东流,皇上甚至不曾多看她一眼。

于是今日的卫珍珠成了一名泼辣怨妇,看什么都想砸,看谁都不顺眼,甚至想将宫中有几分姿色的宫女全都乱棍打死。

“娘娘您消消气,皇上昨晚多半是忙于政务,他心中必定是记挂着您的。”贴身侍女蝶香柔声劝道。

“胡说!”卫珍珠截口道,“本宫明明听说皇上昨夜回了寝殿歇息,今日还去了一趟落霞宫!”她一提到落霞宫便想起昨日卫映彤威胁自己的嘴脸,新仇旧恨交织在一处,恨得牙根都痒痒。

“您放心,今天一入夜奴婢就去养心殿,说什么都帮您把皇上请到这儿来。”蝶香信誓旦旦的说道。

卫珍珠斜了她一眼,这才恢复了些皇后娘娘该有的样子,可没过多久,她还是觉得不放心,咬了咬牙说道,“不行,现在就去。”

蝶香想劝她说这样未免显得太过心急,让后宫其他妃子看了笑话,可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即便说了主子也不会听,只好任由她去了。

养心殿。

“皇上,东宫的皇后娘娘来了,说给您带来了她亲手做的银耳羹,请您尝尝。”太监凑到皇上身边禀报道。他收了卫珍珠的银子,一张嘴抹了蜜般的甜。

宁瑾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

在旁人眼中面容丑陋却故作姿态的卫珍珠扭着肥硕的身体走进殿中,却得到了皇上温暖的笑意。

毕竟在宁瑾眼中,所谓倾国绝色,便是如此了。

“皇上,臣妾亲手熬制的银耳羹,您趁热尝尝。”卫珍珠含笑说着,从蝶香手中的食盒中端出白玉羹碗,递到了宁瑾面前。

“珍珠有心了。”宁瑾依着卫珍珠的意思尝了一口,银耳羹清爽入味,这等手艺比起御厨也不差分毫。

卫珍珠向来好吃懒做,自然没有这样的本事,这银耳羹乃是蝶香的手笔。

“皇上,昨晚您怎么不到臣妾宫中去?”卫珍珠一边问着话一边向宁瑾身边靠,宁瑾倒也没有拒绝。

她根本沉不住气,若不是蝶香想了这个银耳羹的办法,她恨不得直接单刀直入。

宁瑾呼吸一窒,这着实是他今天最不想回答的问题,他总不能告诉卫珍珠说昨夜宠幸了一个不知名的宫女才没去凤霞宫。

卫珍珠一眼便看得出宁瑾的回避,心中认定他有所隐瞒,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醋意顿时翻涌上来,没好气的说道,“刚刚大婚,皇上就厌弃臣妾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靠坐在宁瑾的怀中,两人的面孔贴得极近。

宁瑾望着面前惊为天人的面孔,只觉得整个人都燥热起来。

他记不清昨晚那宫女的面容,可此时卫珍珠的眉眼与那女子莫名贴合,仿佛昨夜令他迷恋不已的正是这位东宫皇后一般。

他不愿在外人面前失态,当即不动声色的将卫珍珠微微推远一些。

卫珍珠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只当他在疏远自己,心中怒意蒸腾,猛的站起身来,撒泼道,“皇上,您既然这般嫌恶臣妾,便干脆收回臣妾的后印吧!”

宁瑾见她会错了意,连忙挽回,“珍珠,朕并非嫌恶你。”他顿了顿,接着道,“不如……朕陪你到御花园中散散心。”

卫珍珠闻言目光一亮,“真的?”笑容顿时回到了面颊上。

宁瑾将手边的奏章推向一旁,站起身来道,“朕还会哄骗你不成?”

卫珍珠笑靥如花,娇滴滴的道,“臣妾就知道,您心中定然是念着臣妾的。”

一旁的蝶香颇有眼力的将案上的银耳羹收回食盒中。今日自家主子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已经达到,这碗银耳羹也就没什么作用了。

落霞宫。

对着一副残局思考破解之法的卫映彤忽然觉得有些异样,她向来敏感,对丁点异动都会有所察觉。

殿中还有人。

可令歌不在身旁,她在宫中甚至连一个信任的人都找不出来。

卫映彤深吸了一口气,将手心的棋子缓缓握紧,竭力保持声音的平静,“出来吧。”

她无论有多慌张都要表现出内心的镇定,无论暗处的人是何目的,只有镇定才有资格同他谈判,否则就只能任他宰割。

“映彤,你还好么?”应声响起的声音令卫映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在这世上的朋友不多,令歌去找的陈大夫是一个,面前这个身形挺拔的男子就是另一个。

“你怎么来了?”卫映彤没有和他四目相对的叙旧,反倒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里是皇宫内院,外男擅闯绝不是小事。

“你放心,没人发现我。”男子信心满满的说道,武功向来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东西之一。

“笑话。”他越是这般漫不经心,卫映彤越是紧张,“你可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当皇宫内院的侍卫都是废物不成!”

男子的目光四下看了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上前一步抓住卫映彤伶仃的手腕,开口道,“映彤,你和我走。”

卫映彤一惊,猛的将手抽了回来,低声呵斥,“你疯了!”

她身份特殊,这般举止是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的。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