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

许诺莫承小说全文白笙&《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ysg|小说: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时间:2020-01-08 10:50:32|作者:白笙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白笙原创小说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免费阅读:你的出现,照亮了我整个心脏,许诺只是一个被莫家收养的孤女,一腔真心也只为一个人跳动过,莫承,用他的行动告诉所有人,他爱许诺,是透进血肉,深入骨髓的那种。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许诺莫承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一个被收养的孤女,不被人喜欢这是肯定的,日子再难也得过下去不是?”

许诺淡淡地看向窗外,再过一个红路灯,她就到了。

不知为何,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脸上表现出的云淡风轻,看得孟凡临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你比我现象中还要坚强。”

要知道,寄人篱下还不被人喜欢的日子是非常难熬的,许诺一个女孩,他都不敢想这些年她是怎么过的。

回到家,许诺还没躺多久,门铃声就响了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陈嘉柔火急火燎赶来了。

“我的大小姐,你至于这么激动吗?一头的汗快进来擦擦。”

许诺说完就将门给关上了,而陈嘉柔早就跑到冰箱面前,从里面拿出一瓶水喝了起来。

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看得许诺只想笑。

陈嘉柔怎么说也是个富二代,从初中到现在,这么多年,她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这一点,许诺特别感激。

特别是在她去M国的那几年,陈嘉柔几乎是一天一个电话,隔一个月就去看她一次,为此,她别提有多感动了。

缓了好一会儿,陈嘉柔才想起要说的话,“你昨天晚上没事吧?我打不通你电话都快急疯了。”

许诺看了她一眼,也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没事,就是最后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糊里糊涂睡在莫承家了,刚才还是孟凡临送我回来的呢”

听到这话,陈嘉柔喝着水的动作猛然一震,“谁?你再说一遍?”

“莫承。”许诺叹了口气,“你没听错。”

下一秒,陈嘉柔激动地直接跳了起来,“怎么又和他扯上关系了?”

“我也纳闷,不仅见到了他,连他女儿都见到了,长的超可爱,有机会也让你见见。”

说完许诺还不忘向陈嘉柔抛了个媚眼,莫易欢算是意外收获。

一想到那张可爱的小脸,不管多糟糕的心态,一瞬间就能被修复,简直能把人给暖化了。

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可能没什么,可对陈嘉柔就不一定了,像是一道刚刚劈下来的惊雷。

“咳咳咳……开什么玩笑,莫承哪来的女儿,诺诺,一定是你看错了,咳咳咳……”

刚好是她在喝水的时候,差点被呛死。

就知道她不信,许诺将手机打开,翻到了刚刚跟莫易欢拍的照片,“你看看,是不是和莫承长得很像?”

陈嘉柔狐疑地接过手机,看着里面那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有女儿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许诺淡淡说道;“他的宝贝女儿,肯定得好好保护啊,要让你们知道了,那情况就麻烦咯。”

“那你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吗?”陈嘉柔皱着眉,突然眼睛一闪光,“该不会是林暮云吧?”

话音落的瞬间,许诺开口:“宝贝,请尽情发挥你的想象力。”

林暮云,莫承五年前带回莫家的女朋友,然而就在那天,她从阳台上坠落,经过一番抢救,最后还是成为了植物人。

一个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莫易欢的母亲。

“对,不可能是她……”陈嘉柔猛地摇头,“我这脑子真是越来越不灵光了,就刚才那些话,我要被自己蠢哭了,怎么办啊,诺诺……”

看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许诺伸出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没事,还能救,你只是被冲动迷昏了头脑,睡一觉就好啦。”

“嗯……”陈嘉柔点了点头,但转眼一想不对,“我们为什么要在母亲是谁这上面纠结?管她是谁,又不关我们的事。”

这话倒是没毛病,但许诺就是没想明白,“我就是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能入莫承的眼?”

闻言,陈嘉柔竟莫名其妙的生气气来,“许诺!你是不是还对这个渣男余情未了!我告诉你,只有傻子才会在同样的事情上败两次!”

“怎么可能,我只是单纯的有些好奇而已,我今天故意色诱了一番他,你猜怎么着,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冷漠的样子跟当年一模一样。”

说着说着,许诺竟眯着眼笑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挫败。

陈嘉柔没有废话,伸手狠狠地戳了戳她的额头,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喊道:“就凭你现在的容貌身姿,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为什么一定要在莫承这棵树上吊死呢?”

“我就是有点不甘心啊……”

陈嘉柔听着想打人:“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好啦好啦”许诺笑着看了她一眼,”我错了还不成嘛,真的是,非要把话题带这么偏。”

陈嘉柔没有说话,一直干瞪着眼看她。

完了,玩大了。

多说无益,以许诺对陈嘉柔的了解,气消了也就没事了。

于是,她开始忙别的事情,拿过包包就开始翻。

看她找了半天没找到,陈嘉柔不由得问:“找什么呢?”

许诺抬头着她,一脸严肃,“我摄像头不见了。”

在她的包里,本来放着一个微型摄像头,可就在刚刚,她将包里的东西全都翻了一遍,摄像头竟然不翼而飞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掉在莫承家了,不行,她得再去一趟!

一个小时后,许诺又一次站在莫承家门口。

从门口可能看到车库,这个时候,莫承的车并不在里面,看来他出去了。

收回视线,许诺准备去按门铃,没想到就在这时,门自己打开了。

林芳拉着一个便携式小车,一边往外走一边冲里面喊:“易欢,林奶奶现在要去买点东西,你先自己在家呆会儿,不要乱跑,知道吗?林奶奶一会儿就回来了!”

说完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许诺,下一秒脸色就有些不悦:“你不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真是阴魂不散!”

“林姨,我有东西落在里面了,所以需要回来找一下。”许诺淡淡一笑,“看您这样子,是要出去啊?”

林芳皱了皱眉头,很不情愿地“嗯”了一声。

第八章

“那这样的话,我能进去找自己的东西吗?”

对于林芳的反应,许诺早就不在意了,此时,她心里只有自己的东西。

林芳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那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我不管你要找什么,速度给我快一点!还有,不许再跟易欢说话!”

这么简单的要求,许诺说什么也要答应啊,当即点了点头,“谢谢林姨!那您慢走?”

要不是因为赶时间,林芳非要看到她离开才行,“哼!”

许诺进了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地上玩乐高的莫易欢,粉嫩的小手高高扬起,看那样子,应该是遇到难题了。

她没有犹豫,直接往莫易欢这边走了过来。

“你才多大啊,就能玩这么复杂的玩具了?”凑近一看才发现,这个模型的难度在莫易欢的能力之上,“让阿姨来看看,这块应该怎么拼呢?”

拼积木她最在行了,莫易欢不会她会,这点难度在她面前就是小case。

莫易欢是真聪明,她都不用开口,想要的那一块就递到了面前,两人前前后后忙碌了大半天,终于将之前的难题给解决了。

虽然已经好久没玩了,但心底的那份熟悉还存在,许诺满意地拍了拍双手,“想当年,阿姨也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就刚才那几下,彻底把莫易欢给征服了,“嗯嗯,谢谢阿姨。”

说完就跑到许诺面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那柔软的触感一出现,许诺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虽然只有短暂一秒,但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小孩子的心思是最单纯的,她知道这个人到底好不好。

“你怎么这么可爱呀?”

说完她就将莫易欢抱在了怀里,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小女孩。

就像她之前说的,莫易欢是真的很漂亮,白璧无瑕的皮肤,如墨一般的头发和眼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杀伤力十足,整个五官生的极好。

还是这爸妈的基因好,此时此刻,她更加好奇了。

“阿姨,爸爸……”

没过多久,莫易欢软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想你爸了?应该还要等会儿,他忙完就会回来了。”许诺缓缓说道。

“不是的,阿姨,我是说爸爸在你后面。”

早在五分钟之前,莫易欢就看到莫承进来了,可老爸不让她告诉许诺,她有什么办法……

下一秒,可把许诺吓得一机灵,“要不是易欢,莫先生打算一直站在后面不做声?”

“我只是想看许小姐到底要在我家干什么。”莫承一边说,一边向莫易欢招手,“易欢,到爸爸这来。”

听到声音,莫易欢本能的就想往莫承那去,可看了一眼许诺,她的心顿时有些飘忽不定。

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这还是第一次,莫易欢竟然会不听话,莫承不知道许诺跟她说了什么,但这是他的女儿。

当即冷着一张脸说道:“你现在连爸爸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莫易欢从没有见他生过这么大气,当即身子有些发抖,眼睛里面闪烁出了晶莹的泪珠。

许诺观察到了这细微的变化,伸手去摸了摸莫易欢的脑袋,“没事的,去你爸爸那边吧。”

才见了两面而已,这孩子怎么这么粘她?

莫易欢还真就听她的话,乖乖走到了莫承的身边,“爸爸,这个阿姨对我很好的,刚刚还帮我拼好了玩具。”

说完还不忘拉了拉男人的手,就这么个小动作,在许诺看来竟有点欣慰。

“爸爸知道。”莫承尽量让语气变得温柔,“爸爸现在要跟阿姨谈点事情,你先乖乖上楼,好不好?

莫易欢一直都很听他的话,很快就做出了回答:“嗯嗯。”

孩子都上楼了,两个大人也没有必要伪装了,莫承直接走到沙发旁坐下,随后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根香烟,目光沉沉。

许诺坐在一边,起初没有说话,后来竟笑着解释起来:“莫先生别误会,因为我的东西掉在这了,所以才过来找的,进来的时候刚好看见易欢在拼乐高,随手就帮了她一把。”

本来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说完之后竟一点动静都没有。

许诺心里着急,直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在她准备上楼的时候,莫承从口袋里拿出了个东西,“你说的是这个?”

许诺回头,莫承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微型摄像头,仔细一看,就是她不见的那一个!

“对对对!就是这个嘛!”许诺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笑着跑到了莫承的面前,“我就知道落在您这了,谢谢莫先生,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伸出手,想要接过微型摄像头的时候,莫承的手掌一收,修长的手指将摄像头扣在手心。

这么容易就想走?

许诺放在空中的手顿了顿,“莫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昨天你刚好带了这个,今天又刚好落在了我这。”莫承看着她,“你难道不觉得这一切太过巧合了吗?”

听完,许诺轻笑一声,“我连怎么跟你来的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故意将东西落在这呢?”

莫承依旧沉着脸看她,显然,他并不相信,这个理由她不接受。

“如果我真的想查您,根本不需要用这种低级的招数。”许诺指了指楼上的莫易欢,想了想根本不可能,在此之前她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我想知道的话,直接去找莫伯伯和莫爷爷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等着你来揭发。”

莫承眼眸深邃,“不是查我?那就是孟凡临?她值得你费这么大力气?”

许诺微笑着,即没承认也没否认,就这样,两人静静地看了对方很久。

不愧是莫承,仅凭一个摄像头就发现了她的计划,可是这么快就露出了破绽,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既然如此,再挣扎下去也没什么用了,许诺心有不甘,但最终还是承认了,“没错,我就是在查孟凡临。”

莫承这个人她最了解了,如果继续隐瞒下去,那她跟摄像头的缘分就要走到尽头了。

第九章

莫承吐出最后一个烟圈,眼眸微眯,“说来听听。”

“我接到举报,说是孟凡临这次在城东的项目有问题,属于非法竞拍,所以我才过来调查的。”

许诺也不磨蹭,将整个事情的缘由和计划全盘托出,说实话,她也没想到计划会这么顺利,一回来就碰上了孟凡临。

良久,莫承始终保持着沉默,桌上的烟头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就为了这么个东西,犯得着吗你?”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了许诺的耳中。

旋即,她轻笑一声:“确实犯不着,但看莫先生的反应,似乎对我的理由不太满意啊?或许我该这样理解,您对于我不是在调查您这件事上很失望,毕竟那么多年的情分在呢,我知道的。”

“情分?就你也配?”莫承抬眸,冷到极致的眼神看向许诺,她还好意思在这跟他提情分?

“对,我是不配,但您那伟岸的身姿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想要忘记是真的做不到啊。”许诺起身,缓缓走到莫承的身边坐下,“既然您当年选择放过我,就应该想到我总有一天会回来,说不定,我们之间还会有另一种可能呢?”

说着说着,她整个人都要倒在莫承的怀里了,那么近的距离,能够清晰的听到两人的心跳声。

她贪恋他身上的体香,同样,他也能闻到她头发上的香味。

两人就这么暧昧着,突然,莫承反应过来,直接将许诺推开,“你可以走了。”

“你还真是无情啊,跟五年前一样……”许诺很不情愿地将手收回,“我才不走呢。”

莫承皱了皱眉,似是没明白她这话中的意思,“嗯?”

“你不把摄像头还我,我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吗?”许诺理所当然地开口,“还有,林姨现在出去了,你就忍心让易欢一个人在家?当爸的别这么绝情,我反正是挺喜欢这孩子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就留下来帮你照顾,等你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把摄像头还给我也行啊!”

耍赖谁不会,莫承一日不把东西还她,她就一天不留,赖在这,看谁能耗得过谁。

“……”

莫承没有说话,直接从沙发上站起,然后就离开了。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许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这算是答应了?

这么容易?

她原本以为会听到一番嘲讽,毕竟以莫承对莫易欢的重视,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陌生女人住在这。

可事实却是,他答应了,非常干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吗……

愣了半天,许诺还是不死心,将莫承坐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没有摄像头。

他还是拿走了,那里面可有她和孟凡临两次见面的所有照片!

无奈,她只能缓缓地走上楼,思索间,她并没有回房间,而是去到了莫承的书房。

说来也巧,莫承的书房竟然跟孟凡临家正对面,从窗户那就可以观察到对方的一举一动。

反正她现在拿不到摄像头,那就在孟凡临家下点功夫吧,说不定能找到点蛛丝马迹呢?

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

对方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在宁静额黑夜中,只有路灯发出的微亮光芒。

行了,就在许诺打了个哈欠,准备去睡觉的时候,孟凡临家的灯亮了。

根本来不及思考,许诺直接趴到了窗户边,看着孟凡临从楼上跑到了楼下,然后在一棵树后蹲了下去。

整个过程五分钟不到,随后,许诺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

这么晚了不睡觉,跑下楼干嘛?

许诺想要看清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但那棵树的位置实在是太迷了,竟然能把整个人挡住,也是醉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专心致志的盯着,眼睛一眨都不干眨,终于在五分钟后看到了点苗头。

树上有烟!

隐隐间还有火光冒出,看来,孟凡临应该是在烧什么东西。

许诺控制不住地舒了口气,刚才她并没有跟莫承说实话。

什么非法竞拍,都是屁,她这次回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调查出孟凡临妻子沈清被人谋杀的真相!

两年前,南城富商孟凡临的妻子沈清被杀,警方在不久之后就发现了沈青的尸体,面部被毁,身上有多处鞭伤,经过法医鉴定,胸口的那一刀才是致命伤,其他的伤应该是死前所致。

尸体是在河里发现的,看样子,这并不是第一现场,凶手应该是利用了水流的惯性,将尸体抛尸到了这边。

之后,警方派了好几拨人去调查,最终抓住了凶手杨楠,人证物证都在,就算他再怎么反抗,都改变不了坐牢的事实。

神奇的是,在两个月后,杨楠就因为突发疾病死了。

不管外面的舆论怎样,许诺一直相信杨楠是无辜的,所以她选择回到南城,从头查起。

不让凶手继续逍遥法外,更是给无辜者一个交代!

今夜的现象足以说明,孟凡临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凌晨两点,这算不算是一种暗示呢?

思来想去,天都快亮了,再一抬头,孟凡临早已回到了房间。

她竟然在莫承的书房里呆了一夜?

不过这也表明,这家伙一晚上都没回来。

随后,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番,许诺的脑子里,一直在想那房子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一道软糯的声音响起,这才把她的注意力拉回来,莫易欢委屈地对她眨了眨眼睛,“阿姨,我饿了。”

“对不起啊,小宝贝,阿姨竟然差点把你给忘了。”许诺走过来将小女孩圈在怀里,“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三十分钟后,两人出现在了一条热闹的小吃街。

琳琅满目的小吃摆在眼前,许诺带莫易欢进了一家卖生煎的店里。

这家店在她读书的时候就开着,那个时候,她和陈嘉柔每天都过来排队,稍微运气不好就没了。

当热腾腾的美食拿在手里的时候,莫易欢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下口,爸爸以前从来都没带她来过这种地方。

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溺爱成瘾宝贝你好甜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