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桃源》主角冯韶涵焦雨欣全本大结局阅读

  • 时间:
  • 都市桃源黄土守山人
  • 来源:zzy

《都市桃源》主角冯韶涵焦雨欣全本大结局阅读

《都市桃源冯韶涵焦雨欣》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桃源》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醉酒

看着冯韶涵骑着电动车离开,韩文清的眼眸中也流露出一丝震撼,他转头看向赵静雅,“小赵,冯先生就是骑着电动车进来的”。

在看到赵静雅点头,韩文清转头看向其他人,“早和你们说过不要狗眼看人低,普通人是不会来这里的,看看小赵提成拿了不少,还成为雨涵居的管家,冯韶涵一出手就是二百多万,小赵可是麻雀变凤凰了,你们现在后悔不”。

此刻那些看不起冯韶涵的售楼部工作人员一个个哭丧着脸,他们都后悔的要死。

要知道不说是全款出手一套别墅,就是出售海临阁中的高档楼房,他们都有不菲的提成。

这现在就是因为他们狗眼看人低认为冯韶涵是一个穷光蛋,才将来到没多长时间的赵静雅给督促出去,原本是想要看赵静雅的笑话,却不想他们才是真正的笑话。

看到工作人员的神情变化,韩文清微微叹息一声,“这一次是教训,如果再让我知道你们谁还像今天这个样子,别怪我不客气,今天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那个冯韶涵别看穿着普通,他出手就是几千万,而且他连雨涵居都没有去,这个人不普通,日后见到他给我客气一点”。

冯韶涵当然知道那些工作人员会后悔,不过对于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人,他才不管他们后不后悔。

回到他所在的小区,冯韶涵再次在一道道关注的目光中停在了他所在的别墅之前。

开了大门冯韶涵微微一愣,他看到焦雨欣的车子已经回来了,她真的没有去找焦作。

想想焦雨欣的性子,冯韶涵微微叹息一声,心里也在想焦作那样精明的一个老爷子怎么就任凭焦天海他们胡作非为,难道老爷子真的糊涂了。

等进入到别墅中,冯韶涵又是一愣,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在一楼中弥漫,这是醉留香,家里来客人还是。。。。。

厨房中并没有人,餐桌上有着一坛开封的醉留香和几份吃剩下来的外卖,在摆放厨具的地方还有这三份没有打开的外卖。

没有来客人,是焦雨欣自己饮酒了,这让冯韶涵感到惊讶,要知道在他认识焦雨欣的两年时间,还从来没有见过焦雨欣喝酒。

想想明天要搬出去,冯韶涵找了一个搬家公司的电话让他们明天早上过来,将难以下咽的外面吃了一些,收拾之后冯韶涵回到自己一楼的房间。

没有等到日落西山冯韶涵就进入到梦中,睡梦中的冯韶涵似乎又回到了那片让他差点殒命的原始丛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轻微的响动,让冯韶涵眼眸陡然一睁,他的手上就多出了一枚中医针灸用的银针,不过下一刻银针消失不见,他感觉到进入到他房间的不是别人,而是焦雨欣,她一时间有点疑惑,焦雨欣今天怎么就进入到他的房间了。

下一刻一股夹带着酒香的体香传来,冯韶涵感觉到身上多出了一具柔软的身体。

冯韶涵的脸色一变,他心里想到了自己睡前外面发生的一切,焦雨欣喝多了。

“雨欣”,冯韶涵将焦雨欣轻轻挪到一侧,自己想要起身。

“冯韶涵,你要了我,我是干净的”,在说话的同时,焦雨欣抬手搂住了冯韶涵。不过冯韶涵能够感受到此刻焦雨欣并不清醒,她说的都是酒话。

冯韶涵微微叹息一声,他是一个人,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可他却不想乘人之危,更何况此刻他心里不敢有任何的牵绊,他抬手在焦雨欣的身上轻按了一下,瞬间焦雨欣的鼾声就响起。

第二天一早,口干舌燥的焦雨欣习惯性的伸手去拿自己的水杯,可手却抓空,这让焦雨欣一下清醒过来,她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睁眼看向身子的左侧,下一刻她的脸色一变。

等坐起来,焦雨欣看到身上的衣衫完好无损,她这才长出口气,再次打量一下房间,焦雨欣的俏脸一下变得通红。

“我怎么到了他的房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目光落在地上,地上的一张凉席让焦雨欣心头一松。

当她的目光落在床头的一张纸上,焦雨欣的俏脸一红,“雨欣,醉留香虽说适宜女孩子饮用,不过却不能太多,我已经叫了搬家公司,厨房中有我给你煲的瘦肉米粥”。

这个时候焦雨欣才想起她已经不是鹏城集团的人,而且别墅今天就不属于自己了,她知道焦鹏的性格,既然焦鹏昨天那样说,今天焦鹏肯定会亲自过来。

想想爷爷的绝情焦雨欣不由得落泪,抹了把眼泪焦雨欣出了房间,随即一股淡淡的香味从厨房中传来。这让焦雨欣不由的一愣。

“冯韶涵还会做饭”,这个念头在焦雨欣的脑海中响起,一个懒懒散散的人会做饭,这是焦雨欣没有想到的。

等进了厨房在看到保温桶中的瘦肉米粥,焦雨欣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几声。

几分钟之后,焦雨欣揉了揉肚子,看看空空如也的保温桶,她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自己将那么多的瘦肉米粥全部吃了。

“雨欣,收拾好没有,搬家公司的人到了”。

“冯韶涵,我不想回我爸爸那里”。

“不去那里,你去临海阁售楼部找一个叫赵静雅的小姐,她会安排咱们入住”。

焦雨欣一震,她生活在鹏城,而且身为焦家的一员,她对于鹏城十分了解。

临海阁在鹏城那可是富人区,即使最普通的楼房价格也在上百万,焦家在鹏城有着显赫的地位,可是焦家也没有在哪里购买房产。

“冯韶涵,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临海阁房子一平米多少钱,我现在银行卡已经被冻结,就我手中这点钱不说是买房子,就是租房子也撑不了几个月,你让我去临海阁售楼部,难道是让我去做售楼部的小姐”。

“怎么可能,我昨天离开集团就去找房子,在海临阁哪里正好遇到李老板,就是跃龙集团的那个李老板,你应该还记得吧,他刚好在哪里买了一套别墅,想要出租,听说我要租房子,他就将哪里的房子留下来,不要房租就是让咱们将房子打理好就行”。

焦雨欣点点头,她知道冯韶涵口中的李老板,曾经她专门派冯韶涵和这个李老板做过业务,而那次冯韶涵做的很好,而且那个李老板虽说不是鹏城人,可公司实力也不弱,如果他愿意的话,倒是可以在临海阁购买别墅。

“你怎么不一起过去”。

“你也知道我失业了,我的出去找点事情做,要不然的话怎么养活你”。

焦雨欣头上一黑、无语的看了眼冯韶涵,提着小包下楼。。。。。。。

在焦雨欣和搬家公司的车离开之后,冯韶涵马上找出昨天韩文清留下的名片,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嘱托韩文清一定不要说是自己购买的雨涵居。

焦家大院的客厅中,刚刚吃过早饭的焦作在哪里品茶,片刻之后老太太从房间出来。她有点不悦的看向焦作。

“老头子,你真的要将雨欣的那一套别墅收回来,天雄夫妻老实,他们不能帮你做事,可雨欣的能力放在哪里,你这样对她,天雄、雨欣心里该怎么想”。

“玉不琢不成器,雨欣的确有能力,可她太过自傲,打击她一下也是好的,如果她知道错了会回来找我,只要她和冯韶涵离婚,我还是会重新用她,而且你也看到天海、天龙、天凤、天梅以至于焦鹏哪一个不是独当一面,如果雨欣这样下去,将来我怎么能放心将鹏城集团交给她打理”。

“你个老东西,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天海、天龙、天梅、天凤他们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他们的确是咱们的儿女,可他们都有私心,焦鹏更是不用说,这些年连天海都头疼,他会老老实实帮你做事”。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我自有安排,你准备一下,我想用不了中午雨欣就会过来,这一次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他和冯韶涵把婚离了,焦鹏说的不错刘家那小子虽说贪玩一点,可家世背景和咱们焦家相配”。

“老东西,你就这样做吧,他们迟早会将鹏城集团弄垮,到时候有你后悔的,韶涵那孩子的确是有点内向,可还是一个好孩子,虽说穷了一点,可雨欣跟着他不会受欺负,我不同意雨欣和他离婚”。

“这事情由不得你也由不得雨欣,如果她不离婚,她永远也别回焦家,鹏城集团的股份我一点也不会给她”。

老太太冷冷一笑,“雨欣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以为她决定的事情你能改变,我的孙女我知道,你收回了送给她的嫁妆、冻结了公司给她的银行卡,不说是她今天不会过来,日后也不会过来”。

看着妻子气冲冲的离开,焦作微微一愣,多少年来虽说老两口也有拌嘴,可今天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想想妻子的话,焦作的心头微微一动,难道自己这一次听几个孩子的话做的这些事情真的做错了。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化验结果

临海阁雨涵居中,焦雨欣看着别墅有点发呆,她听过临海阁的很多事情,不少朋友都以在临海阁中购买一套别墅作为梦想。

李老板的确有钱,他有着绝对的实力在临海阁中购买房产,可焦雨欣却不认为他愿意花费三千多万购买雨涵居这样的别墅。

看着在别墅中忙着挖掘景观树的那些公认,想想别墅的名字,焦雨欣的心头不由的一颤。

在她看向带她过来的赵静雅的同时,赵静雅也恰好看她,赵静雅淡淡一笑,“冯夫人,这都是按照冯先生的要求做的,走我带您去里面看看,如果您觉得那个地方不适合,我马上找人处理”。

焦雨欣神色有点复杂的看向赵静雅,“赵小姐,这别墅到底是谁购买的”。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司一般都为顾客保守秘密,我是公司专门委派过来管理雨涵居的人员,您也不少称呼我赵小姐,就叫我静雅就行”。

“我能见见你们经理吗”。

赵静雅微微一愣,“不好意思,经理今天出差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说完这话赵静雅接着说道:“冯夫人,车上那些腌菜坛子。。。。。。”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赵静雅有点不好意思,冯韶涵全款购买了雨涵居,可是现在却拉过来数十个腌菜坛子,这让赵静雅有点迷糊。

焦雨欣淡淡一笑,“那些都是药酒,地下室在哪里,都搬到地下室。。。。。。。”

亲身体验过醉留香的好坏,焦雨欣亲自将醉留香以及其他一切酿酒的原料、工具都安置在地下室。

等回到别墅中,看着装饰豪华的别墅,焦雨欣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少女怀春她也有过。

虽说焦雨欣出身豪门,可她也有着好女的情怀,她也想要有豪车、豪宅。

进入鹏城集团不知道有多少豪门大少追求,他们许诺的就是豪宅,可焦雨欣不稀罕凭借家世购买豪宅的那些二世祖。

随后爷爷逼婚她遇到了冯韶涵,原本想的是自己帮他,他即使没有太多的才华,至少也能够成为高人一头的人物。

可事与愿违自己非但没有将冯韶涵改造出来,自己也失去了一切。

在辞职的那一刻焦雨欣就想明天去哪里,没想到现在居住的地方就是连家族都不愿意花费高价购买的别墅。

虽说冯韶涵说雨涵居是李老板购买让他帮忙照顾,可焦雨欣内心中却不这样认为。

虽说冯韶涵懦弱、胆小,可他做事却极为稳重,如果真的是李老板购买的,冯韶涵不可能将别墅中的那些景观树木都铲除。

可想想冯韶涵很多时候都向自己伸手要钱,一个一个月只赚几千块的他那有什么能力购买价值三千多万的别墅。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让焦雨欣很是无语,在她转身的时候,她看到赵静雅不知道哦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焦雨欣微微叹息一声,提着自己的日用品上了二楼,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她突然间想到了昨晚的事情,这让焦雨欣不由的脸红。

就在焦雨欣胡思乱想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在看到手机上的号码,焦雨欣苦笑一下。

“妈,有什么事吗”。

“雨欣,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们说,刚才我和你爸去了你爷爷那里,你爷爷说了,只要你和冯韶涵离婚,你就能够再次回到鹏城集团,而且你二叔也和刘家那边沟通了,刘志文不会嫌弃你”。

焦雨欣苦笑一下,眼眸中出现了一层水雾,“妈,你怎么和爷爷他们一样,刘志文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我要是跟了他那不是让我往火坑里跳”。

“我也知道,可现在你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冯韶涵能给你什么,想必他连租房子的钱都拿不出来吧,要不你先回家里,等你爷爷怒气下去你去求求他”。

“妈,韶涵已经给我找到了住的地方,我没有做错什么,醉流霞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化学香料,他却迁怒于我和韶涵,我不会去求他,帮我给爷爷带一句话,让他小心点二叔他们,如果爷爷不掌控集团的话,迟早集团要毁在二叔他们手中”。

说完这话焦雨欣挂断了电话,在挂断电话的下一刻,眼眸中的泪水终于滑落。

焦家大院中,一个价值上万的茶杯落地变得四分五裂,焦作怒目看向焦天雄夫妇。

“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好女儿,她在集团这些年的确为集团做出了不少事情,可天海、天龙拿回来她贪污的证据就摆在那里,给她一个机会她还不知悔改,她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焦作发火,焦天雄夫妇虽说心里不相信女儿会贪污,可他们却不敢说什么。

“老东西,雨欣是你看着长大的,她会贪污,她贪污的钱在哪里,到现在还是上大学那会的破车,难道雨欣就不懂得消费”。

就在这时焦天海急匆匆从外面进来,他冷眼看了下焦天海夫妇,走到焦作身边,在焦作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瞬间焦作的脸变得铁青,“焦天雄,你什么时候在临海阁购买了房产”。

焦天雄不由的一愣,“爹,临海阁的房子我哪有钱购买”。

“那焦雨欣怎么搬去了临海阁”。

说完这话焦作转头怒视妻子,“如果她没有贪污,她怎么有钱在临海阁购买房产,既然她不仁别怪我不义,焦天雄你给她带话,焦家从此没有焦雨欣这个人,她的死活和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爹,雨欣。。。。。。。”

焦作目光一寒,“吃里扒外的东西,为了一个窝囊废贪污家族的钱财,你还为这样的女儿说话,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天也不会认她”。

就在焦作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客厅外面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老焦这是怎么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发这样的火”。

下一刻一道身影进入到客厅中,焦作在看到来人之后,脸上的怒气缓缓散去,“石普雷,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我可是记得你没有事情是不会轻易来我这里”。

“我过来当然有事,你先看看这个”,说着话石普雷递给焦作几页纸张。

片刻之后,焦作抬眼看向石普雷,“这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你个老糊涂,这是那天雨欣送你的寿礼醉流霞的化验结果,里面没有任何的化工原料,而且醉流霞还不是机器酿制出来的,完全是由手工酿制,里面含有很多对人体有用的微量元素,经常饮用醉流霞的话,能够缓解衰老,还能提升各项机能,可惜了我只拿到不到二两,我这次过来是想让你问问雨欣,她的醉流霞是从哪里弄到的”。

听石普雷这一说,焦作的目光猛地一缩,他再次拿起那几张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十多分钟后,焦作抬眼看向石普雷,“老石,这是在哪里化验的”。

“鹏城最权威的化验机构,赶紧将雨欣叫回来,如果能够拿到醉流霞的酒方,鹏城集团想不赚钱都难”。

焦作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刚刚将焦雨欣逐出焦家,这现在反过头来再去找焦雨欣,他还真的拉不下脸。

焦天海目光闪烁了几下,“爹,石老爷子说的不错,这对于咱们来说是一个商机,让大哥给雨欣打电话,只要她能够拿出醉流霞的配方,就让她回归焦家,而且鹏城集团的职位还给她”。

雨涵居中,焦雨欣刚刚收拾好房间,正打算拿起电话叫外卖,她心里突然想起早上吃到的瘦肉米粥,这让她心里有了一种向往。

陡然间手机响起,在看到手机上的名字,焦雨欣微微一愣,刚才刚刚打过电话,这现在又。。。。。。

不过并没有多想,焦雨欣接起了电话,“爸爸,还有什么事情”。

“雨欣,你那天拿过来的醉流霞从哪里买到的,你爷爷说了只要你能够拿到醉流霞的配方,你就可以回到焦家,而且鹏城集团的职位还是你的”。

焦雨欣身子猛地一震,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冰寒,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从爸爸焦天雄哪里听出了一丝不同,自己已经不是焦家人了,她没想到爷爷为了寿宴的事情将自己逐出焦家。

焦雨欣惨笑一下,“爸爸,醉流霞是韶涵买回来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配方,既然他们认定我贪污、将我从鹏城集团赶出来,我就没打算回去”。

“雨欣,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如果你没贪污的话,临海阁的房子是怎么回事,再说你爷爷那样做还不是为了焦家,焦家如果有了醉流霞的酒方,那鹏城集团会更上一层楼,你放心,你爷爷说了,如果你能够拿到醉流霞的配方,到时候鹏城集团的股份给你百分之十”。

焦雨欣摇摇头,他在没有说话,直接将电话挂断,爸爸焦天雄一向老实,只要爷爷说的话他都会遵循,他根本没想过这样对自己会有什么后果,他疼爱自己,想要让自己回到鹏城集团,可冯韶涵说的不错,他们既然能对自己动手,那说明爷爷已经默许,即使自己拿到醉流霞的配方,他们只要有机会还是会将自己踢出去。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危机再临

此刻的焦雨欣最想找一个人倾诉,而她的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让她看不起的那个男人。

焦雨欣用力摇摇头、将眼中的泪水擦掉,心里也在疑惑,自己怎么会想到他。

在焦雨欣想到冯韶涵的同时,冯韶涵正在“努力”找寻工作。

现在冯韶涵体内有毒,他也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过去,而且他在鹏城也感受到了来自暗世界人的气息。所以他必须的找一个身份来隐藏自己。

他和焦雨欣说过学习过中医,而且焦雨欣也建议他去考取中医行医资格,所以他找寻的都是中医诊所。

可每到一个中医诊所,他们首先问的是毕业院校,虽说冯韶涵有着毕业证,可他的毕业证和中医无关,他只能说是传承与家族,可对方问到家族的时候,他说出的地名,让那些中医诊所马上拒绝。

不断的被拒绝让冯韶涵也没有了兴致,再加上天色渐晚,冯韶涵也决定回去,询问一下考行医资格所需的东西。

当冯韶涵回到距离临海阁不远的区域,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想想吃过两年多让他反胃的外卖,冯韶涵开始找寻菜市场。

就在冯韶涵找寻的过程中,他的眉头微微一缩,他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向他逼近。

出于曾经的职业,冯韶涵知道这并不是一般的危险,而是来自于暗世界高手带来的威胁。

想想自己的处境,冯韶涵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依旧蹲在一个地摊前面和一个老农讨价还价。

陡然间一道劲风从身侧传来,冯韶涵虽说感觉到,可是他却没办法躲闪,他踉跄了几下,一下趴在地上,手中的茄子也飞出去老远。

还没等他起身,一只大脚就蹬在了他的头上,这让冯韶涵不能动弹,不过他的心头却是一松,不是暗世界的高手。

“你们要干什么吗”,冯韶涵诺诺道,趴在地上的他看到了在他身边聚集了至少十多个人。

“冯韶涵,我可是找了你一天,想不到你躲在这里”。

听到这话,冯韶涵那颗紧张的心彻底松弛下来,“焦鹏,你要做什么,我已经不在集团上班,你还要欺负我”。

“冯韶涵,将醉流霞的酒方交出来,我给你三十万,而且我保证以后不会过来找你的麻烦,怎么样”。

“醉留香是我在跳蚤市场上无意中碰到的,我到哪里找寻醉流霞的配方”,冯韶涵挣扎了几下,急声道。

“你当我是傻子,我在鹏城长大从来没有听过醉流霞,如果鹏城有醉流霞的话,醉流霞早就火了,老老实实将醉流霞的酒方交出来,别给自己找麻烦”。

“我真的没有醉流霞的配方”。

“给我打,不让他吃点苦头他是不会交出来的”。

一声声惨呼不断传来,周围的人并不敢上前阻拦,他们虽说为冯韶涵感到不平,可他们只能远远的站在哪里。

十多分钟后,冯韶涵一动不动趴在哪里,浑身上下都是脚印、脸上全部是鲜血。

“鹏少,这家伙晕过去了”。

焦鹏目光闪烁了几下,在冯韶涵身上啐了一口,摆了摆手,“咱们先走,等过几天再过来找他”。

焦鹏他们走后,在远处观看的人马上过来查看,冯韶涵蠕动了几下,在人们的搀扶下坐起来,有人马上要打急救电话。

冯韶涵摆了摆手,他迟迟没有起来,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闷哼,还咳出来几口淤血,这让不少原本想要帮助冯韶涵的人后退。

十多分钟后,冯韶涵挣扎着起身,他看向最近一个地摊,地摊的老板那里有一桶凉水。

“老板,能不能用你的水,我洗一洗”。

见到冯韶涵起身,老板点点头,“年轻人,你怎么能得罪那些人,你看看他们都是有钱人,这是咱们惹不起的”。

冯韶涵苦笑一下,“以前一个单位的,他们一直欺负我。。。。。。”

将脸上的血迹清洗了一下,冯韶涵蹒跚着再次走向那个菜摊。

“年轻人,快去医院看看吧”,菜摊老板都有点心疼。

“没事,您给我称点。。。。。。。”

几分钟后,冯韶涵将称好的食材放在电动车上,在骑上电动车的时候,冯韶涵的心头莫名的一松,那种危险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在回去的路上,虽说再没有感受到那种危险的气息,可冯韶涵心里有了一丝警惕,那种危险的感觉并不是焦鹏他们带来的,而是隐匿在人流中的某一个或者几个人带给他的。

难道他们发现了自己,不过瞬间冯韶涵摇摇头,在那个世界现在只有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容貌,她是断然不会背叛自己。

可如果说他们没有认出自己,一次是偶然,这两次再说偶然就有点说不过去。

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冯韶涵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陡然间他的目光一缩,“中医”,他们只追寻着中医过来的,只要展露出不凡的中医天赋,他们全部注意。

想到这些,冯韶涵摇摇头,他那颗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自己懦弱、对于那些人的殴打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他们应该能够感受到自己应该更不是他们找寻的那个人。

提着购买好的食材回到雨涵居,冯韶涵微微一愣,他看到焦雨欣坐在客厅中,焦雨欣的眼睛红肿,显然焦雨欣哭过。

原本一肚子话的焦雨欣在看到鼻青脸肿的冯韶涵也是一愣,她起身看向冯韶涵,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焦鹏找我要醉流霞的配方”。

焦雨欣心头一震,原本她等冯韶涵回来就是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却不想焦鹏已经找上了冯韶涵,冯韶涵这个样子应该是焦鹏所为。

“你给他了”。

冯韶涵看向焦雨欣,眼睛盯着焦雨欣,“雨欣,虽说我懦弱、胆小,可我也有着我的做人底线,今天爷爷应该也给你打电话讨要醉流霞的配方了吧”。

“不是爷爷,是爸爸,不过应该是爷爷的意思,只要我拿出醉流霞的配方,我就可以回到鹏城集团”,在说出这话的同时,焦雨欣的目光落在了冯韶涵身上,她想看看冯韶涵有什么反应。

冯韶涵淡淡一笑,“你是怎么说的”。

听冯韶涵这一说,焦雨欣的心头微微一震,虽说冯韶涵鼻青脸肿,可是语气却和以往不同,他的语气再不像往日那种唯唯诺诺。

“我能怎么说,我没有醉流霞的配方,而且我也知道即使我能够拿到醉流霞的配方让集团发展,可最终获得好处的并不是我,这一次爷爷不问青红皂白就将咱们赶出来,下一次只要一个借口,他还会将我赶出来,爷爷已经不是以前的爷爷了,现在焦家是二叔他们说了算,集团中再不能容下我了”。

“雨欣,虽说我见过爷爷的次数不多,可我能够感觉到爷爷并不是那样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苦衷,醉流霞的酒方我的确有,如果你真的想要回鹏城集团,我可以拿出来”。

焦雨欣苦笑一下,“没用的,如果他们掌握了醉流霞的配方很快我就会被踢出去,你说的不错,爷爷或许已经左右不了二叔他们,鹏城集团完了”。

“难道你就眼看着鹏城集团被他们糟蹋”,冯韶涵皱了皱眉头。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说的话爷爷根本不听,爸爸说的话也没有任何的分量”,焦雨欣长叹一声说道,语气中满是无奈。

“越是这样,你越是要想办法,当鹏城集团危机的时候,你能扭转危机,到那个时候你再回鹏城集团的话,你觉得你爷爷会怎么样,他此刻或许也由不得以的苦衷”。

“我不在集团,就是想要帮助爷爷,也是无能为力”。

冯韶涵摇摇头,“帮助并不一定要在集团内部,只要你有能力肯定能够帮得上忙”。

“这么说来,你已经有了计划”,焦雨欣第一次正眼去看冯韶涵,此刻的她心里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冯韶涵并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他之所以那样表现,肯定在掩饰什么。

“计划倒是没有,他们不是想要醉流霞的配方,你可以用醉流霞、醉留香做文章”。

“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想要成批量酿制醉流霞需要资金,我现在银行没有了账号,手中没有几个钱”。

“物以稀为贵,虽说你没有钱,可你在鹏城长大,朋友应该不少吧”。

这话让焦雨欣不由的落泪,“今天我也打了不少电话,他们知道我被赶出来,他们都在推脱,还有几个甚至于连电话都不接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好姐妹,她听说我出事,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冯韶涵你手里还有多少钱,雨沫说明天还要带两个朋友过来,到时候怎么也得招待他们一下,我手里只剩下不到五万块”。

冯韶涵目光闪烁了几下,“这张卡还有点钱,你先拿着应急,明天就不要出去了,明天我做几个菜招待他们,在家里说话也方便一点”。

都市桃源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都市桃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桃源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