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岂言不相思&夜墨&小说全本限时免费试读(凤色妖娆)

来源:zd|小说:岂言不相思|时间:2020-01-01 10:31:50|作者:凤色妖娆

岂言不相思全文免费试读凤色妖娆小说全文在线地址,主人公的结局如何。岂言不相思夜墨小说全本免费试读:通晓百兽,能和百兽沟通,算不算特异功能?高级动物心理师,穿越成懦弱无能王府嫡女。后母狠毒,继姐无耻,通通没有关系!万兽在手,万寿我有!唯独惹上某黑心太子,竟被一吃再吃,吃了又吃……“我要指挥万兽军,踏平你的太子府!”某女奋起反抗。“孤王不御兽,只御人,你懂的,爱妃……”。。。

岂言不相思夜墨

岂言不相思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21章 重娶,给孤王传出去

“殿下放心,我来之前阁主说了,最迟三天,他一定会到归阳。”四十七连忙说道。

“嗯。”夜墨应了一声,淡声说道:“幽魂阁的事情你们不必再管,按平日行事即可。”

“是!”四十七躬身应下,见要说的事情都说完了,虽然心里舍不得,还是上前一步行礼告辞:“属下先行告退。”

等到四十七走了,荆远帆低声说道:“殿下,虽然还不知道幽魂阁的目的,但他们此来必然不善,要不要多调些人来以防万一?”

“你看着安排。”夜墨随口说着,长指却在软塌边沿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

荆远帆知道这是夜墨在想事情的习惯,因此也不打断,只是默默地立在一边。

片刻之后,夜墨终于停止敲击,说道:“你去办一件事情。”

“殿下请吩咐。”

夜墨面无表情地说道:“把夜天玄要重娶云轻的消息,给孤王传出去。”

啥?

荆远帆立刻抬头看夜墨,却只看到夜墨静止下来有如一副玉雕美人似的妖孽容颜。

荆远帆的表情瞬间变得很精彩,他还以为殿下根本不在意他刚才说的消息呢,却原来是早就想好招了。

殿下实在是太坏了,云王女那性子,连殿下都敢扑上去咬,能同意嫁给一个退了她婚的人才怪。这消息只要一出,玄王爷是死都休想得逞了。

“你听不懂孤王说的话?”看荆远帆一直不动,夜墨挑眉问道。

“听得懂听得懂,属下立刻就去办!”一躬身,荆远帆飞快地消失在大厅里。

开玩笑,这个时候他要是还留下来,那不是找着让殿下虐吗?殿下收拾人的段数,那可是虐死人不偿命的。

夜墨冷哼一声,手指重又在软塌上轻轻地敲击起来。

荆远帆在想什么他岂会不知道,而他也确实是故意让荆远帆那么做的。

他向来厌恶女人,那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却让他觉得不讨厌。都是女人,那个女人和别人究竟有什么不同?在弄明白之前,他是不会让云轻身上沾上别人的味道的。

所以夜天玄的想法,永远都只能是想法而已。

……

云轻回到自己那间好像杂物间一样的小院,立刻扑到床上,昏天暗地的睡了一觉。

一个人有时候就有这种好处,没有人跑来东问西问的,她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一觉直到太阳西沉才醒来,云轻伸了个懒腰,肚子立刻咕咕咕地叫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千古真理,颠扑不破。

就着井水洗了把脸又漱了漱口,云轻往院外走去。

她要去的地方很明确,管家房。

这个点钟云府都已经吃过饭了,管家安排好了守夜的事情差不多也回房了,云轻就直接去找王管家。

云府的管家有自己的一间小院,王管家正惬意地捧着壶茶在院中消暑,看到云轻他噌就跳了起来,大叫道:“你……你来干什么?”

上次云轻的那几脚,真的给他踹怕了。

两个护院听到王管家的叫声立刻从偏房跑出来,连声问道:“王管家,出什么事了?”

这两个人的出现让王管家吃了颗定心丸,脸上也露出几分得意,亏得他聪明,上次吃了亏之后立刻找了两个人在自己院子里守着,就是为了防着云轻,没想到还真防着了。

“二小姐,这么晚了还乱跑什么呀?早点回去歇着吧!”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跟赶要饭的一样。

在他眼里,云轻就是个要饭的,自先王妃死后,这南昭王府里哪还有云轻的位置,能赏她一口饭,让她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这两个护院都是练过的,他就不信云轻这次还能把他怎么样。

云轻眉梢挑了挑,一府的管家那都是人老成精的,她就知道一次打不服他们,可也没想到王管家反脸反的这么快。

“王管家年纪大记性也差了,不过一天,就又记不得谁是主子了。”云轻唇角一勾说道。

王管家面色顿变,心里暗暗厌恨,他们当管家的这些人最是欺上瞒下,在主子面前有多谦卑,在下人面前就有多横,而像云轻这样明明有主子的身份却一直不受重视的人,更是他们羞辱欺凌寻找优越感的对象。

可是现在云轻居然敢在他面前摆主子的谱了。

“二小姐说什么话,奴才可一直把你当主子看的,所以才让你晚上不要乱跑,否则又跑到什么南风馆里去,奴才可不好跟大小姐交差!”

想在他跟前摆主子的谱,可没那么容易。

云轻目光泛寒,忽然往前一步。

“你想干什么?拦住她,快拦住她!”王管家终究还是没忘了上次被踹得多惨,立刻大叫。

两个护院虽然觉得王管家反应过度了,但还是上前说道:“二小姐还是先回去吧。”说着话,伸手就去抓云轻。

可是还没等他们挨到云轻,只觉得手臂上一麻,然后咚咚两声,两个人竟然都被狠狠砸到地上,摔得连腰都快断了。

云轻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她只是没有真气,但近身格斗,再来十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在两人腰眼穴位一人踹了一脚,直接废了他们的战斗力,云轻边往王管家的方向走边笑着说道:“王管家,随意编排主子,该受什么惩罚?”

“你……你不要过来!”王管家惊恐地后退,心里面别提有多后悔了。

原以为有两个护院就够了,可是谁能想到云轻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强啊?

眼见着云轻已经到了近前,王管家忽然扑通一声,在云轻跟前跪下来。

“王女,奴才一时猪油蒙了心胡乱说话,王女大人大量,不要和奴才一般见识!”一边说,一边啪啪就打自己的脸。

云轻心里一阵膈应,这就是典型的奴才嘴脸,是最让人厌恶的人。不过这是云娇的人,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她只要这人把她要做的事儿办成就行。

“我饿了。”云轻淡声说道。

王管家一见有戏,立刻爬起来说道:“王女想吃什么?奴才立刻安排人给王女去做。”

“我还要洗澡。”云轻又说道。

“王女放心,奴才这就让人去烧水!”

这王管家没什么骨气,但伺候人的事情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22章 使诈,着了道了

云轻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那王管家就叫人进来安排吧,安排好了,陪我在这府里走走。”

“这……夜已经深了……”王管家只想赶快把云轻这尊瘟神打发走,哪里愿意陪她啊?

“王管家不愿意?”云轻似笑非笑问道,可是那目光却在王管家身上打量,似乎在找该从哪里下脚。

王管家立时一个激灵,连声说道:“愿意,愿意,这是奴才的荣幸!”

云轻下脚那可是毫不容情,他这把老骨头,哪里经得起云轻踹啊!

叫来人把云轻要的东西安排下去,王管家陪着笑问:“王女想去哪里看看?”

这云府虽说是云轻住的地方,可是到现云轻也不过是在里面睡了两觉而已,除了自己住的院子,其他地方一点都不清楚。

而偏偏南昭又是不缺钱的,虽说在京城为了表示对皇帝的尊敬不称王府而只称云府,却也把个宅子修得富丽堂皇,面积更是超级大。

云轻想了一想,说道:“先带我去认认大小姐的住处吧。”

王管家面露犹豫之色,可是云轻只是一个眼神过去,他就立刻什么话都不敢说了,乖乖地带着云轻往云娇住的地方而去。

这会儿已经入夜了,云府的下人也都回房休息,只偶尔有些查夜的人,他们看到这个时间还有人在府里走动不免有些奇怪,可是因为云轻来的时候云娇根本没有让下人来跟他见礼,所以大部分下人都根本不认识她,再加上有王管家带着,所以即使看到了,他们也什么都没说。

云娇住的地方自然是府里最好的,一个独门小院,有花有水有亭台。

“王女,这会儿大小姐已经歇了,就是奴才也不好进去。”王管家苦着脸说道。

“无妨,我也没想进去。”云轻望着那院子,问道:“云娇住哪间屋子?”

“正房,就是朝南的那一排,正中间的就是。”

云轻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将周围的守卫尽收眼底,一转身说道:“现在带我去看看我那些东西,你该不会不记得放在哪里吧?”

“记得记得!”王管家连连说着,根本不敢提醒云轻那些东西已经根本不是她的了。

放东西的地方离云娇住的地方不远,就在旁边的库房里,看来云娇还挺看重那批东西的。

云轻过去认了认地方,又拉扯着王管家往府里别的地方转了转,东走西绕的根本没有什么目的地,王管家苦着脸带她一一去了,根本没发现云轻一路走来,揪了不少的花花草草。

转了几个地方,云轻终于开恩把王管家放走了。回到自己住的院子,洗澡水已经烧好,饭菜等她洗好就会送过来。

云轻叫来狗狗守在门外,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神清气爽地坐在饭桌前。

不得不说,王管家还是很会做事情的,她洗好澡出来,饭菜正好上桌,都是热腾腾的。

这桌子没有摆在房间里,因为云轻嫌闷,所以就摆在了院子里,为了照亮,旁边又放了盏灯。

云轻挑了挑灯花,用筷子拨着那些菜,可是却并不吃,反而淡笑道:“窝了那么久不累不饿么?要不要一起吃一点?”

院子里一片寂静,根本没有人回答她,好像云轻是自说自话一样。

可是实际上,树上那个疾风卫心里早就一惊一乍的了。他自认绝没有露出半点马脚,可是云轻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人?

她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有看他藏身的地方,也许只是诈他。嗯,一定是诈他!

心里面认定了云轻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那个疾风卫躲得更好了。

云轻翻了个白眼,她承认那个疾风卫确实躲得不错,换了别人或许真发现不了,可是她是普通人吗?

从她一回来就知道有人跟着她,被抢了巢穴的鸟儿早就来向她告状了。只是那个时候她太困只想睡觉,所以懒得理会。

没见她方才睡觉的时候连狗狗都没有叫出来么?这世上只有她能解夜墨的毒,有夜墨的人帮她守着,比狗狗安全多了。

要是树上躲着的人知道云轻拿太子殿下最精锐的疾风卫和狗狗相比,一定得郁闷死。

见半天都没人出来,云轻一挑眉,目光直直望着树上,说道:“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请你出来了!”

说着话念头一动,立刻十数只鸟儿呼啦啦地飞过来,没头没脑地就往树上扑去,翅膀,尖嘴,全都往那人的身上招呼。

那人被啄的手忙脚乱,慌忙运起了真气想要低档,可是这一运气才发现,他浑身软绵绵的,别说真气,连力气都运不起来。

一个不妨,扑通一声从树上掉下来,直摔了个嘴啃泥,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呢,就听着汪汪狂叫,七八条狗吠叫着把他围在了中间,一个个对他龇牙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

这疾风卫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呀,这些狗要是真的扑上来,他的小命可就要玩完了。

“云王女留情!属下是专门来保护你的!”那人急忙叫道,简直是欲哭无泪。

妈呀,这云王女究竟是什么人呀,虽然知道她能驯兽,可是能把动物运用到这种程度也太夸张了吧!

在云轻这里,动物根本就和人一样,会配合还会用计。

而且还有,她到底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啊?明明他一直跟着她,完全没有看到她有任何动手的机会,也没见到她从哪里拿过药,可是他怎么就着了道了呢?

这个疾风卫简直郁闷死了,只要一想到他堂堂太子手下的精锐近卫,现在连几条狗都打不过,他就有种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云轻笑眯眯地看着,亏他还跟着她在云府里转悠了一大圈,当她白转悠的呀?

这世间有好多平常的植物,可是只要配伍得当,就可以发挥出迷药乃至于毒药的作用。方才她一路揪着花花草草,就是配药来着,洗浴的时候把那些植物捣成药汁,又滴到灯花里。

这灯就在树的正下方,那人想不中招都难。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23章 出城,找解毒之物

不过这些事情云轻自然是不会告诉他的,她只是慢条斯理的吃着菜,看也不看那人。

云轻吃东西的速度不慢,可是也绝不粗鲁,而且她吃东西总是给人一种很享受的感觉,仿佛她吃到的每一口都是世间最美味的佳肴。

那个疾风卫眼巴巴地看着,忽然咕噜咽了一口口水。

这一声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丢人。

他可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啊!哪怕是金山银山国色天香放在眼前都绝不会动一动心神的,可是现在居然被云轻吃东西的动作给诱惑了。

“想吃?”云轻夹起一块肉,在他眼前晃了晃。

刚才请他来吃他不来,现在想吃可没有他的份了。

那个暗卫十分有骨气地想摇头,可是动作还没做出来呢,肚子里又是咕噜噜一叫。

啊啊啊,让他死了算了!

云轻吃饱了,擦擦嘴站起来,端了一盘青菜馒头到那个疾风卫跟前,说道:“我请你你不来,所以现在只有这个了!吃饱了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我最不喜欢后面有人跟着,要是还想我帮他解毒,就少弄点这些没用的事情!”

伸手一拽,把疾风卫腰间的令牌拽下来,对着周围的狗狗说道:“月亮没到头顶上,不许放他走!”

“汪汪……”狗狗们叫着,好像真的能听懂云轻的话一样。

云轻又指着桌上的大鱼大肉说道:“那些是你们的了,轮班去吃啊!”

“嗷呜……”几只狗狗立刻撒着欢就跑过去了,剩下的几只则仍是围着那个疾风卫。

云轻满意地笑笑,不再说什么,回屋换了一身利落的衣服,大步出门去了。

疾风卫被几只狗围着,憋屈地啃着馒头青菜,眼神不住妒忌地看着远处桌上狼吞虎咽的其他狗狗们,心里面一个劲地哀嚎。

真是没天理了啊,他为了盯着云轻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可是现在他一个大活人蹲在这里啃青菜馒头,那些狗倒是吃着大鱼大肉,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啊!这世道,人不如狗啊!

不过另一方面,他对云轻驯兽的能力却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这个女人在对付动物方面,真不是一般的天才,看那些狗狗围着她撒欢,既亲热又尊敬的样子,就好像云轻是它们的女皇一样。

云青拿着疾风卫的令牌一路到了城门,这个时候城门早已经关了,可是正如云轻所料,疾风卫令牌一出,守城的人立刻打开了城门。

太子殿下在朝中的势力可不是一般的大,他的亲卫哪个敢拦啊。

云轻出了城,一路往最近的山脉走去。夜墨只给了她三天的时间,她自然要先想办法把解毒需要的动物找到。

而且她也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什么合适的小家伙带在身边,最好是有毒的,毕竟她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小了,如果不是用计,遇到疾风卫那种战力的,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而如果有只小家伙在身边,那她至少有一拼之力。

云轻心里面比较好的选择是貂和蛇,但貂太难找,而蛇……

有些郁卒地叹了口气,她现在能用念头沟通的动物仅限于哺乳动物和鸟类,其他诸如爬行类、鱼类、昆虫什么的都不行。

如果真用蛇的话,那指挥起来完全比不上貂儿得心应手。

多想无用,这件事情得看运气。云轻决定还是先去寻找解毒要用的动物。

一路奔进山里,云轻闭上眼睛,感觉着空气中的湿度,然后选了一个方向,快速地奔跑过去。

山路崎岖,十分难行,可是在云轻这里却完全不构成任何障碍,只见她的步伐轻盈优雅,身体左右摇动仿佛随风轻摆,崎岖山路在她脚下和平地根本没有什么分别。

走了大约小半个时辰,眼前忽然豁然开朗,一片波光盈盈出现在面前。

云轻面色一喜,她要找的就是这个,那种小家伙只有在水边才会有。

对面的山上有一片竹林,云轻跑过去顺着竹节削下一节,在水边打理干净做成一个竹筒的样子,然后郁闷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血啊血啊,那种小东西只有用她的血才能引出来,她不怕出血,可是怕疼啊!

闭了闭眼,云轻还是拿小刀一下划开了手臂,血流出来,云边连忙用竹筒接住。

接了一个指节左右的深度,云轻伸出舌头去舔自己的伤口,虽然出了丛林,可还是有一些习惯改不掉,比如用舌头止血的方式。

刚要舔到自己的伤口,忽然,一道声音温和地响起:“姑娘,我这里有些止血药。”

云轻猛地吓了一跳,手上一震,竹筒直接就掉了下来,一下子掉在了水中。

“我的血!”云轻大叫,心疼得不得了,她流了好多血的啊。

开口说话的男子大概也没想到他会把云轻吓成这样。要知道云轻自认与山林中的动物十分契合,如果有什么人到来必须会有动物通知她。

可是没有想到这人来了,周围的动物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竹筒是直着落下去的,一时间并没有被淹没,云轻身形一扑就要到水里去抓住它,可是却一有一道身影比她更快,一下拦在了她的身前。

“你干什么?别挡道!”云轻怒道,她的血可是很宝贵的,才不想随便浪费。

可是那人却是一笑,脚尖一点飞身而起,凌空把那只竹筒捞了回来。

可是一出水,他的目光就是一变,捞出来的并不只是竹筒,竹筒的上面,还缠着一条黑糊糊的东西。

他目光一凝,就要运劲把那东西震掉。

“别,别!”云轻大叫起来,一把从他手中把竹筒抢了过来。

别?男子微微皱眉,转头看着云轻微微发着光的小脸。

一般的女孩子不是最讨厌这种虫子一类的东西吗?可是她居然让他别扔,是没看清楚,还是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

心头忽然就起了一丝恶作剧的心思,他把竹筒递给云轻,可是却偷偷地用了点劲,让那东西往云轻的手上甩去。

但云轻一开始就是奔着那东西去的,哪里会在意,竹筒在手中一转就把那东西接了进去。

“多谢啦!”云轻用先前做好的盖子捂住竹筒用力摇了摇,小东西刚才居然想咬她,现在也要让它吃点苦头,她本来是打算用手把血在竹筒里抹匀的,现在好了,直接摇吧。

摇好了之后打开盖子一看,云轻不由喜笑颜开,她朝着那男子一晃竹筒,说道:“你眼光真不错,抓到条这么大的。”

岂言不相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岂言不相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岂言不相思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