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岂言不相思》小说全文免费试读&主角(夜墨)

来源:zd|小说:岂言不相思|时间:2019-12-26 11:00:59|作者:凤色妖娆

岂言不相思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岂言不相思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凤色妖娆是如何刻画的。岂言不相思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精品小说岂言不相思免费试读凤色妖娆全文主角夜墨讲述了:通晓百兽,能和百兽沟通,算不算特异功能?高级动物心理师,穿越成懦弱无能王府嫡女。后母狠毒,继姐无耻,通通没有关系!万兽在手,万寿我有!唯独惹上某黑心太子,竟被一吃再吃,吃了又吃……“我要指挥万兽军,踏平你的太子府!”某女奋起反抗。“孤王不御兽,只御人,你懂的,爱妃……”。。。

岂言不相思夜墨

岂言不相思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1章 女人,别被孤王找到

盛夏七月,烈日炎炎,皇家别院的一座山崖下,却是阴凉宜人。

一个俊美到妖孽的男子斜卧在软塌上,精美绝伦的五官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眼神却慵懒而随意,偶尔目光一转,流丽万方,好像飞出朵朵桃花。

妖孽,除了妖孽再没有第二个词能形容的男子,只要他勾勾手,一定会有无数男女前扑继地扑上去想要成为他的袍下之臣。

此时,他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瓶碧绿色的药液,可是却并不往嘴里送,而是眼神悠远,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忽然,一阵狂风从天而降……

呯!

噼哩叭啦……

一阵乱七八糟的声响,夜墨所在的软塌上狠狠砸下来一样东西。

周围伺候的人瞬间全都傻了。

不会吧,居然从天上掉下来个人?

这里可是皇家别院啊,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来的,而且什么人会从天上掉下来呀?

夜墨只觉得被砸的五脏六腑都快要翻覆,尚未反应过来,一只手毛毛躁躁地,直接按上了他的胸膛。

夜墨面色一变,眼角跳动着,狠狠盯向眼前撞倒他的某人。

“呸呸呸……”

云轻吐出口中不小心吃到的树叶,一个用力坐起身,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因为她这一用力,脸色狠狠地抖了抖。

痛死了!

云轻皱着脸,这一摔,都快要把她摔散架了,不过幸好底下有东西垫着,不然她这次非英勇牺牲不可。

小手一按想要起身,却发现手底下有个突起,心中一惊,不会是毒虫吧!

云轻想着,猛地用手一捏!

她可是堂堂动物心理师,虽然还不能和软体类动物建立有效沟通,但对付一两条小毒虫还是没有问题的。

“嘶……”一阵抽冷气的声音从叶墨口中发出,他的手啪一用力,一下把手中的药瓶捏了个稀啪烂。

云轻察觉出不对了,这根本不像毒虫啊。

而且,虫子也不会穿衣服啊。

缓缓松开手,云轻看了一眼自己刚才手放的地方,拜她砸下来所赐,衣领已经拉开了,露出一片莹白的肌肤。

云轻眼角抽了抽。

淡定,一定要淡定,不就是男人的胸膛么?男人的上半身不是禁区,部队里那些人都是光膀子的,她早都已经看腻了。

“还挺漂亮的……”云轻自言自语,皮肤很白,比部队里那些家伙们好看不知道哪儿去了。

她这话说的声音极低,可夜墨还是听到了。

一张妖孽容颜瞬间青筋直跳。

堂堂归离太子爷,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漂亮。

简直是奇耻大辱。

夜墨的性子,越是愤怒,越是笑的灿烂,他微笑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周围伺候的人齐刷刷打了个冷颤,妈呀,太可怕了,太子殿下居然笑成这个样子。

又同情地看向云轻:小姑娘,快节哀顺变吧,等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云轻却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她一抬头,眼睛里立刻飞出无数小心心。

好美啊,这个男人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要美。

“漂亮!”她用力说道,不过是说夜墨的长相的。

夜墨的笑容更灿烂了。

好,真是好得很,不仅敢说,还敢说的那么大声,唯恐别人不知道她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

周围伺候的人捂脸,已经不忍心看了。

小姑娘,难道你不知道,太子爷最忌讳的就是这两个字。

“真的特别特别漂亮!”云轻以为他没明白,用手比划着解释,努力加强自己的诚意。

夜墨的笑容终于有些扭曲了。

三次,这个女人,竟然一连三次,用漂亮来形容他堂堂一个男人。

他如果不收拾了这个女人,他夜墨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云轻眼珠一转,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个男人好可怕,明明是笑着,可是却让人觉得下一秒就会吃了她一样。

她爬起身打量了一下周围,全是人,完蛋了,跑肯定跑不掉。

好女能屈能伸,道个歉吧,而且刚才砸到了他,好像是她不对。

“那个,刚才对不起。”云轻很有几分诚意的说道。

“如果道歉有用,要孤王的规矩做什么?”夜墨眯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别以为道了歉,他就会放过她。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云轻掏掏耳朵,这不是二十世纪初某个风靡一时的偶像剧里的台词么,没记错的话,原台词是:要是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吗?

切,以为他是霸道总裁啊?可是怎么改成孤王了?难不成是在拍电视?

配合一下好了,云轻扬头问道:“那你想干什么?”

夜墨危险地一笑,倏地起身,伸手往云轻的脖领子抓过去。

云轻为了表现她的强硬,也一挺胸,往前走了一步。

可,不巧,这一步正好踩在一颗小石子上。

“啊!”云轻尖叫一声,五体投地地往前摔,她挥舞着双手想要保持平衡,指尖好像碰到了什么……

想也不想连忙抓住,可是却重心不稳往前一扑……

她抓到的人是夜墨,这一扑,直接把夜墨撞倒在软塌上。

啵……

轻轻一声,两片唇紧紧地压在一起。

嘶……

周围的顿时发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天啊,他们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竟然被……非礼了?

呜呜呜,他们好羡慕那个女人啊,因为,他们也想能对太子殿下一亲芳泽啊!

好羡慕,真的好羡慕。

“女人,你想怎么死?”夜墨温柔地,温柔地问道。

这个女人,他不止要杀了她,还要把她碎、尸、万、段!

“我……我也是初吻啊!”云轻不服气地说道,她是女人,吃亏的是她好不好?

一说话,嘴唇又碰了好几下。

还敢亲?夜墨身上的寒意轰一声爆发。

完蛋了,刚才完全是意外,她也不想的啊,看这个男人的样子,如果再不溜,恐怕她小命堪忧。

“看,灰机!”云轻忽然一扬手。

趁着所有人怔愣,云轻嗖一声,像丛林里最敏捷的动物一下跳起来。

一群人看着她抓着树枝几下借力翻上半山腰,然后消失在一条山路里,他们发誓,绝对没有见过有人逃命能逃得这么利索。

夜墨起身,两颊因为怒意微微泛红,唇上还带着一点水色,鲜艳欲滴。

好美,真的好美……

“你们的眼睛,是不是都觉得很多余?”夜墨阴森森说道。

被女人非礼就算了,可是这些人,一个个看着他花痴似的表情,算怎么回事。

低头,垂眸,飞快把眼睛从太子身上移开。

美色重要,可是光明也很重要啊。

“拿布巾来!”夜墨用布巾狠狠地擦着自己的嘴唇,可怎么擦也擦不掉那种被人亲过的感觉。

永远都是一副淡然样子的脸罕见地出现裂缝,夜墨寒声道:“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把那个女人给孤王找出来!”

“是!”群侍卫齐齐应声,主辱臣死,敢侮辱他们主子的人,他们绝不会放过。

夜墨眸中寒光闪烁,女人,你最好祈祷,不要被孤王找到!

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2章 柳园,戏演的太差

云轻在山路上跑了一阵,渐渐冷静下来,也回想起一些事情。

云轻,二十一世纪特种兵,从小在丛林长大,八岁时回归人类社会,精通毒物、医术,武力值四星半,最特殊的是,她能够和动物沟通,是部队里唯一一个动物心理师。

她记得正在执行一个解救珍稀动物的行动,可是犯罪嫌疑人竟丧心病狂的给那些动物打了燥狂剂,她在安抚时被一只失去本性的白虎扑下了山崖。

原本以为死定了,可没想到竟又活了过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这具身体带着原主的记忆,巧得很,也叫云轻,南昭王女,懦弱胆小,受尽欺凌,昨天才来到归阳,是为了来和未婚夫完婚的。

她有一个继姐自幼在归阳长大,她今天本该参加继姐为她举行的接风宴,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还摔下山崖。

想到山崖,就想到被她砸到的那个男人,那么美的男人,偏偏又小气又计较,最好不要再遇见他了。

她记得自己掉下山崖时好像弄坏了他一瓶药,但没关系,她的医术在部队里可是有名的,万一遇到了,大不了再配一瓶给他就是。

胡思乱想着,云轻不知不觉翻过山,到了一个非常雅致的园子里。

原来这山,竟直接和园子连着的吗?

云轻看了一眼,发现这山很陡峭,如果不是她这样在丛林里生活过的,天生知道怎么找路,根本翻不过来。

可是这个园子又是哪里?她抬头打量,正好不远处的月洞门里,簇拥着走出一群人。

“什么人擅闯柳园?”云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园子的侍从团团围住了。

柳园?这不就是继姐云娇要为她举行接风宴的地方吗?没想到竟然走到这里来了。

前方打开一条路,一个总管样子的人走进来,看了云轻一眼,皱眉嫌恶说道:“哪里来的青楼女子?还不快点赶出去!今天静雅公主也来赴宴,不要污了公主的眼!”

青楼女子?云轻怒了,你才是青楼女子,你全家都是青楼女子!我可是今天堂堂主客!

正要上前理论,忽然看到自己的穿着,云轻一下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浑身上下,除了一件肚兜和一件长袍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两条小腿白生生地露在外面,上面还有用手抓过的青紫印子,相当明显。

夏天天热,她又一路上都在想事情,根本没发现自己的穿着竟然这么狼狈。

如果是在现代就算了,露胳膊露腿都是正常的。

可是这是古代呀,连胳膊多露一点都要被人说没了清誉的古代呀!

而她这副样子,竟然还被人围观了。更麻烦的是,那个静雅公主也在,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位静雅公主可就是她要嫁的人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子!

被小姑子看到这副样子,以后见面多尴尬?

绝对不能让人认出她是云轻,也绝对不能再留在这里,唯今之计,还是先离开为上策。

可是,迟了,人群里奋力扑进来一个人,大声叫道:“王女!”

“你们都让开!让开!不许碰我家王女!你们这些脏手,也是可以碰王女的吗?”

准备抓云轻的侍从们听了都乐了,说道:“小丫头失心疯了吧,你知不知道咱们归离总共也只有一个王女,居然管一个青楼里卖的叫王女……”

“瞎了你们的狗眼,这就是王女,是堂堂……”那丫头一脸忠义护主的样子,就要把云轻的底细抖个底朝天。

“闭嘴!”云轻厉喝道。

还嫌她不够丢人是不是?非得把原主那小姑子引来是不是?

“王女!”那个小丫头一下子跪下了,流着泪拼命磕头:“王女,都是奴婢不好,没有拦住您去南风馆,可是王女,那南风馆真的不是好地方啊,您就是好奇也不能去啊!”

一抬头看到云轻这一身装扮,小丫头的哭声一下子大起来:“王女,您不会真的在里面过夜了吧?王女,您真是太不小心了,您是堂堂南昭王嫡女,是南昭王女,呜呜……”

柳园里出了乱子,自然早有人聚集过来,那些准备动手抓人的侍从本来还不信,一听红玉这么哭,一个个都停下手,在旁边看热闹。

而当听到“南风馆”“身子破了”“南昭王嫡女”这些劲爆的词语时,他们一个个嘴都张圆了。

天,这个打扮的跟青楼女子一样人,居然是南昭王女,是今天的主客。

虽然她昨天才到归阳,可是花痴的笑话早就已经传开了。

昨天她进城,二皇子出于礼节去迎接她,可是她因为贪看二皇子的容貌,竟然连下马车都顾不上,直接从马车上摔下来,运气好才没破了相。

这么花痴的女人,天下也是少见,本来这也只是个茶余饭后的笑话,可是她去了南风馆那就不一样了。

南风馆是什么地方呀,那是男人当女人使的地方,可偶尔,也有些不检点的女人贪里面男人的容貌,偷偷找上门去玩乐。

这些女人,简直就是女人中的败类。

二皇子是出了名的风流倜傥有才干,不知道归阳城里有多少女子爱慕,他们本来就已经觉得这个花痴的南诏王女配不上二皇子了,现在还出了这件事,简直是忍无可忍。

今天云轻的接风宴,云娇请了不少京中贵女,这里就有好多爱慕二皇子的,每一个都在对她冷嘲热讽破口大骂。

而云轻的贴身婢女红玉还在拼命地边哭边叫:“王女,您实在是太糊涂了啊,您马上就要嫁给二皇子了,大小姐今天还特意把静雅公主请来为您接风,万一这件事情让静雅公主知道了,再传到二皇子的耳朵里,那可怎么办……”

忽然红玉的声音一噎,盯着云轻身后恐惧说道:“静……静雅公主,您……您什么时候来的?”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红玉跪在地上拼命磕头说道:“静雅公主,奴婢刚才都是乱说的,我家王女没有去南风馆,没有被破身,也没有做对不起二皇子的事情!”

此地无银三百两,几个没有喊的那么大声,唯恐别人不知道云轻做了什么。

戏演的太差,云轻已经没有看下去的欲望了。

“红玉,我对你不错。”云轻说道,原主只有这一个婢女,是把她当亲姐妹的。

红玉躲避着云轻的目光,却往另一个方向看过去。

云轻顺着一瞅,那里站着两个女子,当先的女子一身娇纵,脸色气的铁青,正恶狠狠地看着云轻,想必就是原主那位小姑子静雅公主了,可是云轻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滑而过,落在她身后半步的女子身上。

那个女子穿着一件淡粉夏衫,发髻、妆容,没有一处不精致,表情柔顺,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让人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甚至比她旁边的静雅公主还要耀眼几分。

第一卷 云落归离第3章 挟持,只想好好说话

这就是原主的继姐云娇,也是今天接风宴的主人。

看到云轻看她,她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却泫然欲泣地说道:“二妹,你好歹也是南昭王府的女儿,来京之前,母妃特意嘱咐我好好照顾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你到归阳来,代表的不仅是你自己,还是我们南昭王府的脸面,你这样,对得起母妃,对得起父王吗?”

本来刚才围观的人对云轻的身份还有点怀疑,但现在一点怀疑都没有了,连南昭王府的大小姐都承认了,谁还能做假呀?

“这真的是南昭王府的王女啊?太不要脸了。”

“就是,这种品德败坏的人,还怎么嫁给二皇子?”

“嫁什么嫁?这种人,就应该直接让她骑木驴浸猪笼!”

……

“云轻,今天的事情,我必须给静雅公主一个交代,实在是你做的太不象话了,你不要怪姐姐!”

云娇就盼着这样的场面,简直迫不及待,她一脸大义灭亲的表情,一挥手说道:“给我把她押起来,等候公主发落!”

“大小姐,您饶了王女吧,王女只是一时好奇才去了南男馆,她绝对没有在里面呆整整一夜!”

红玉把“整整一夜”四个字咬得格外重,生怕人听不清。

只是好奇就能去南风馆,那如果真有兴趣,是不是可以直接把里面的男人全都包下来啊?

周围的人对云轻更鄙夷了,就差没有对她吐口水。

“王女,您快跟大小姐和公主认个错吧!”红玉又扑过来求云轻,可暗地里却把她的腿抱的紧紧的,好像生怕她跑掉。

云轻能感觉到红玉的手拽着她的袍子,这种动作,等会儿侍卫一来抓她,她身上袍子就会被撕扯掉,到时候就算没有什么也要变成有什么了。

要知道,她的袍子底下可是真空的!

云轻眼中闪过寒光,云娇和红玉今天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在古代,一个未婚女子在这么多人面前衣不蔽体,以后还怎么活下去?就算是没有人追究,自己都得去跳河。

云娇的侍卫已经拨开柳园的人冲进来了,伸手就要抓云轻。

“滚开!”一直沉默的云轻陡然喝道,目光森寒凌厉,狠狠扫了一圈。

这目光铁血犀利,让周围的人不自觉倒吸一口冷气,被震地纷纷后退。

云娇也被吓了一跳,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可是她今天一定要除掉云轻,只要有云轻在一天,她就没办法当上二皇子妃。

她喝道:“云轻,你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快抓住她!”

“说?”云轻冷笑:“我会说的,但不是现在!”

她说着话,身体一扭就脱出了红玉的钳制,一脚把她踹飞,然后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掠到了云娇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云轻,你要做什么?”云娇大叫,云轻手上一个用力,直接掐得她叫不出来。

云娇翻着白眼,一张娇嫩的脸涨得通红,手脚拼命地挣扎着。

云娇的侍卫和公主的侍卫都围了上来,手中长剑指着云轻,可是这么多人,却都奈何不了她一个女子。

“云轻,你敢行凶!”夜静雅怒喝道。

这个云轻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在她堂堂公主的面前,竟然敢做这种事情。

“公主言重了,我不过是想好好说话而已!”云轻掐着云娇,直接把她拖到了红玉跟前。

红玉刚才被云轻一脚踹倒,到现在还没有爬起来呢,一看到眼前的场面,连忙大叫道:“王女,你快放开大小姐,你怎么能对大小姐这样!”

“本王女记得你是本王女的贴身丫头吧。”云轻嘲讽说道:“怎么现在你不为我担心一下,反倒这么担心大小姐?”

果然是危难见真情,刚才要死要活一副为她好的样子,现在真主子有危险了,立刻露出了真实嘴脸。

这么差的演技,也好意思出来演,她看都懒得看。

可是云轻懒得看,却不代表别人也不看。

“太狠毒了,连亲姐姐也下得了手!”

“大小姐真是可怜,竟然摊上这么一个妹妹。”

“不守妇道,不知廉耻,现在连亲情都分毫不顾,这种女人,怎么还有脸活着?”

“真是丢尽了南昭王府的脸!”

周围的小姐们侍从们不遗余力地骂着云轻,云轻却只作未闻,她是当兵的,口水仗不是她的强项,可不代表她就会任人欺负,这些账,她马上就会一笔全部清算回来。

“姐姐,我们现在来好好说说话。”云轻冷笑一下,对着红玉问道:“你说我去了南风馆?”

红玉身上还疼呢,骤听云轻对她说话一惊,下意识说道:“没错,我亲眼看见的。”

这是谎话说的太多,自己都麻痹了,一张口就是假的。

“你亲眼看见,那你是一直跟着我了?”云轻问道。

红玉说了第一句也就缓过来了,一看周围这么侍卫,想着云轻是肯定跑不掉的,一挺腰理直气壮说道:“我一路劝王女不要去,可是王女不听,到了南风馆外面,人家不许我进去,我只好守在外面,守了整整一夜。”

又是整整一夜,云轻眼睛眯了眯,忽然伸手,狠狠一巴掌打在红玉脸上。

“好一张利嘴!那本王女就来问你几个问题。我是闺阁里的小姐,从哪里听到南风馆这种东西?我昨天才到归阳,如何知道往南风馆怎么走?你说我自己走进去,那就是去嫖的,嫖好了自然穿戴整齐走出来,为何是这副打扮?你说你在外面守了一整夜,那今天早上,为何没有接到我?就算退一万步,这些都不说,你是我的婢女,我要做错事,你又为何不以死相谏血溅当场,反而现在来搬弄是非要置我于死地?”

红玉被问的瞠目结舌,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而且云轻那一巴掌把她的脸都打肿了,她也说不出话来。

云轻目光逼视着她:“你这样的奴才,不忠不义背主求荣,我就是打死你,你也是罪有应得!”

岂言不相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岂言不相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岂言不相思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