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沈太太天天掉马甲》完结版精彩阅读 《王妃要和离》最新章节目by九叶

2022-06-13 19:32:35小说名沈太太天天掉马甲作者九叶zsy

小说简介:火爆新书《沈太太天天掉马甲》由九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莫小云沈司衍,内容主要讲述:来的。  李兆凤在家里早等的不耐烦了,此刻见着眉宇间满是桀骜的陌生女孩进来,眼底的厌恶更甚。  当初大师算...

《沈太太天天掉马甲》完结版精彩阅读 《王妃要和离》最新章节目by九叶

第8章沈家认你吗

“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闻言,沈峥旭眼底滑过一抹意外,淡声道:“北南大学的确是有些……”

  “无需各位操心,我会去上学的。”

  “好,那我就跟凯丽学院的校长说一声。”

  见沈司衍吃完,时晚也没精力跟他们周旋,起身离开。

  沈娇冷哼,刚才这么犟,现在还不是乖乖听她父母的话?

  二夫人扫了眼他们离开的背影,眼底满是嘲讽。

  ……

  几天后,时晚翻箱倒柜的翻找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却怎么都找不到。

  她从时家带过来的东西也不过几样东西,可录取通知书怎么都找不到,难不成是忘在时家了?

  一想到还要回时家拿,她不由的扶额,一阵头疼。

  “你在找什么?”

  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随即就被递了一张卡。

  “这是做什么?”

  “生活费,如果不够再跟我说。”

  长大后第一次被给生活费的时晚有些新鲜,“多少?”

  “十万。”

  时晚:“.......”

  该说不说,这是她见过最穷的一个富家子弟,不过想到他在沈家的情况,她轻叹了口气。

  “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我会去想办法。”

  说着,他又忍不住咳了几声,以为是时晚嫌少,在他们这些人看来的确是少的可怜。

  “没,够了。

”时晚收起卡,没打算用,“这该不会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吧?”

  “算是。”

  “.......”时晚摆摆手,“算了,以后还是我养着你吧。”

  本来还想坑他几个亿,不想这男人可怜的很,表面老爷子宠他,私下却被那些人阳奉阴违,各种瘧待。

  沈司衍眼底滑过一抹暗芒,看她,“养我?”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说要养他。

  心底涌上来一种微妙的感觉。

  “是啊,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出事。”

  她的充电宝,不管怎么着都不允许出事,不就是钱吗?

  又不是不能挣。

  男人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点头,“好。”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从沈家得到什么。

  .......

  录取通知书找不到时晚只能回时家。

  “哟,居然还舍得回来?”

  一进门,嘲讽的声音硬生生将时晚伤上楼的脚步逼停。

  时晚脚步不停,看的客厅里的人一阵气结。

  “时晚,你给我站住!”

  “有事就说,别一天到晚只会喊。”

  李兆凤气的半死,忍着怒气道:“沈家那废物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从时晚嫁过去后,沈家也遵照约定把时家从破产边缘救出来。

  但时家跟沈家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他们把女儿嫁给一个废物,就这点福利不够。

  本来打算在他们回门时提,谁知道等了一天别说是时晚了,就连只猫都不见过来,电话打不通。

  “嘴巴再这么脏,我不介意给你洗洗。”

  时晚倚在楼梯扶手上,语气慵懒,但凌厉的目光竟让李兆凤不敢再有动作。

  也不知道这畜生跟谁学的这些野性,还好没有把她暴露在大众视野,时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李兆凤在心里骂了几句才道:“打电话把那废......二少,让他回来一趟。”

  ‘废物’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时晚的眼神逼退,不得已改了口。

  时晚懒懒的搭着手臂,漫不经心道:“没空。”

  “时晚!”李兆凤气的浑身颤抖,却又拿她没办法,“好!既然你不想把他喊回来,那就回去跟他说让沈老爷子再分几个项目给我们。”

  “这样啊……也行。”

  时晚眸光微闪,转身走下去,坐在沙发上,懒懒抬眸。

  “你要去求沈老爷子,没有表示怎么行?”

  李兆凤狐疑,满脸防备,“我们是亲家,给几个项目怎么了?”

  “这个亲是怎么结的你不清楚?还有脸说是亲家?沈家认你吗?”

  “时晚!”

  “我年纪不大,耳朵能听见,用不着喊这么大声。”

  李兆凤深吸一口气,冷冷道:“我可以给你钱去买东西,但这件事你要是办不好.......赵总挺喜欢你的。”

  反正沈司衍也是个废物,即便知道了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而且,时晚如果还想维持自己的豪门生活,一定不敢告发她们。

  时晚抬眸,眼底滑过一抹深意。

  赵总?

  虽然不清楚是谁,但从李兆凤嘴里说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你要是不怕最后被算计的变成你那宝贝女儿,我也不介意你试一试。”

  时晚嗤笑,起身上楼。

  李兆凤叫住她,“你要多少?”

  要不是时家的情况摆在那里,她绝对不允许这个耻辱站在她面前。

  “五百万。”

  “五百万?!”李兆凤脸色变了,“五百万你……”

  “那是沈家的曾经的当家人,五百万你觉得够了?”

  “……好,我给你,但这件事你必须给我办成!”

  李兆凤肉疼。

  五百万!

  这可是能买好几个包。

  但她也清楚,给沈老爷子的若是差了,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说给就给,李兆凤当场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

  时晚伸手,察觉到李兆凤的力气,眼底滑过一抹不屑,用力将银行卡抽过来。

  “时晚,这件事最迟后天给我答案,不然你可别怪我不客气。”

  时晚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走,然而她刚碰到自己房间的门把时,动作一顿。

  不对,她的房间有人来过。

  她推门进去,果不其然很多东西都不见了,包括北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她眸子微眯,很快锁定一个人。

  下楼,李兆凤正和刚回来的时清说说笑笑,脸上的喜悦无法掩饰。

  只不过见她下来,笑容淡了许多。

  时晚也不拖泥带水,来到两人面前,“我房间里的东西谁拿了?”

  视线落在时清脖子的项链,她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时清愣了几秒,笑道:“你的东西?乡下有什么稀罕玩意吗?”

  时晚勾唇,在两人还没回神,一把摁住时清,拽下项链,冷声道:“你这种只会偷鸡摸狗的人确实配不上我们乡下的稀罕玩意。”

  时清痛的忍不住尖叫,“时晚,你做什么?!”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