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肥妃如此多娇

肥妃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全文裴妆顾景鸿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来源:WXB|小说:肥妃如此多娇|时间:2019-12-03 12:10:48|作者:小酥糖

肥妃如此多娇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肥妃如此多娇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小酥糖是如何刻画的。肥妃如此多娇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这是一个黑胖肥妃逆袭的励志故事~现代职业药师,一朝穿越成了宠妃。黑胖无措还能吃,只好抱紧金大腿,寸步不离的做个大腿挂件。后来,她成了名动京城第一美人,刚逃出皇宫,就被按在了宫墙上。“还想逃,嗯?”夜色惑人,她软趴趴的伏在他怀里,压抑的感情都变得如蜜般甜。娇软可爱小肥妃VS人狠话少大帝王

肥妃如此多娇裴妆顾景鸿

肥妃如此多娇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减肥计划,实施

自此之后,她更是被当成瓷娃娃一般被养了起来,连去院中走两步都有人在一旁盯着,动辄又是跪又是劝。

  裴妆心里越发怀疑,害原主摔死的凶手,难道和皇上有关?

  但是,皇帝的颜值是真的能打,她在现代就苦于做科研而担心,现在老天见怜,给她送来这么个便宜老公。

  一时半会儿又出不了宫,接触美男的唯一机会,她得拿下!

  深思熟虑后,裴妆得出一个结论:以皇帝对自己关切的程度,只要她主动出击,找到其中关键,这条大腿还是很可靠的,能抱!

  夜里,顾景鸿又来了。

  裴妆刻意换了件轻薄的纱衣,柔柔地就要贴上去,却被顾景鸿不着声色躲了开,“夜色已晚,你身子还未好,早些就寝。”

  说完就自己先躺了上去,侧身到另一边。

  裴妆咬了咬牙,也躺了上去,拿手指刻意戳了戳顾景鸿的后背,柔声道:“皇上,臣妾身子已然大好了。”

  良久,没有任何回应。

  难不成现在就已经睡着了!怎么可能?

  裴妆郁闷了,随手将手搭在肚子上,顿时被那柔软吓得一颤。

  肉肉!哪哪都是肉!

  裴妆不由暗暗下了个决心——她一定要减肥,到那个时候,便是谈判,也比现在有资本啊。

  若能把这皇帝拿下,什么图谋算计,还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小样,过一个月,姐要让你后悔今天背对着我!”

  瑜伽跑步动起来!

  清水煮菜吃起来!

  她这些动作在宫人看来,简直类似于被附体了,便每每在裴妆跑得挥汗如雨时都疯狂拜佛。

  兰儿更是厉害,每每在裴妆吃了碗青菜饿得头晕眼花时,就让小厨房在庭院中央架起大锅,领着众人唰火锅。

  那香气……

  那鲜亮的颜色……

  险些就动摇了裴妆坚定的意志。

  实在是没招,裴妆索性当众宣称,她打小就病了,高人告诉她用这种方法可以治病。

  顾景鸿听闻,扔下奏折就去看望裴妆,却只在大门口见到哭丧着小脸的兰儿,像是随时会晕倒。

  他还没开口,兰儿就连忙跪下:“娘娘染了风寒,怕过了病给皇上,因此不能与皇上相见。”

  “那她……”

  “皇上恕罪!”

  兰儿是真的怕极了,说话的声音都在不住颤抖。

  她没想到自己会被自家主子交付这样一个任务,这可是……欺君啊!

  顾景鸿听到这话,皱了皱眉,这女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那她身子可还如常?”

  “禀皇上,娘娘只是小病。”

  顾景鸿松了口气,摆摆手,“既如此,那你们就好好伺候。”

  兰儿见皇上离开,长长舒了口气。

  门内一直听墙角的裴妆却瞪大了双眼,随意问两句就离开?明明那么关心她,这种逃避的态度,是怕她吓人的肥胖吗?

  顾景鸿的态度简直是一记强心针,裴妆在减肥之路上愈加卖力。

  她坚持运动节食,兼通医理。

  一月之后,虽没有完全瘦下来,却也摘掉了最外层的游泳圈。

第5章 骄纵的玉妃

憋了个大招,裴妆又修养了半月,不见人。

  宫里近来不太平。

  一大早,裴妆就早早起来吩咐兰儿替自己打扮,特意挑了件红色百蝶穿花的衣裳。

  她生得白,穿红更衬得整个人肌肤白里透红,粉粉嫩嫩的。

  因为微胖,她看着竟有几分可爱。

  细细打量镜中的自己,脸蛋小了一圈,下巴也有点轮廓出来了,眸子更加晶亮有神,目光流转间,竟有几分俏皮可爱。

  “终于能见人,能挺直腰板走路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裴妆很满意。

  “娘娘,您说什么?”兰儿替裴妆簪上最后一枝珠钗,听见她暗自嘀咕,疑惑问道。

  裴妆起身往外走,嘴角勾着一抹浅笑:“没事,我们走吧。”

  兰儿有些奇怪,也没再多问,看着自家身材丰腴的娘娘脚步轻快的走在前面,她忙掩唇一笑跟上。

  裴妆昂首挺胸朝着凤仪宫走去,原主底子还是不错的,等到自己瘦成一道闪电的时候,还不把她们嫉妒死!

  虽然到时候可能更危险,但总比胖得有攻击性要好得多!

  这些日子她终于想通了一个关键,不论那皇帝打的什么主意,他是决计不会让自己死!

  那么,在这后宫能害自己的便极有可能是女人。

  出来望望风,心里也好有个底。

  凤仪宫——皇后的宫里。

  裴妆施施然步入内室,让宫女不必通报众妃。今日是来引蛇出洞的,自然要出其不意。

  很快,众人都到齐了,纷纷落座。

  “两月有余不见敏妃,她的病还未好?”

  “哪里是病了?你们不是都知道吗,她这一月宫门紧闭,谁都不见,怕是魔怔了。”

  此人言辞尖刻,别人都是温柔,偏她是骄矜。

  还有人迫不及待的接上,“宫中都传,说是她失了宠,没脸见人了。”

  裴妆走出屏风,笑道:“烦劳各位妹妹记挂,一月不见,没想到各位妹妹还是只爱听些虚无缥缈的传言,皇上可是最讨厌嘴碎之人。”

  她幽幽的目光绕着众人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右侧一名粉衣宫装女子的身上。

  玉妃。

  仗着自己是和亲公主,就娇纵得很。

  也就是兰儿所怀疑的奸猾之人!

  最近忙着减肥,她一直没空顾得上这事,谁知,人家倒好,送上门来了。

  不管包藏祸心的是不是这个玉妃,自己都得出手镇住她,好让暗地里蠢蠢欲动的人收手。

  众人见正主来了,当即请安,不敢正对锋芒。

  他们一抬头,却都愣住了。

  这是?

  敏妃!

  活脱脱一个微胖的小美人啊!

  玉妃更加嫉恨,忍不住怼了上去,“别以为我会怕你,皇上厌烦你,谁还能护着你这个小贱人!”

  玉妃捧着手龇牙咧嘴,诧异的摇摇头,自己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脸色大变。

  裴妆掩在袖子下的手捻去了指尖的白色粉末,眼底是兴味的光,好在这药一如从前的好用。

  但她面上却气鼓鼓的,委委屈屈的哭诉:“没想到玉妹妹心里是这么想的,本宫也是为妹妹好,毕竟这儿还是凤仪宫,不是吗?”

  “为我好?别假惺惺了,你以为你是谁!”

  “皇后娘娘到。”

  门外突然传来通报,众人忙起身行礼。

  “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皇后刚抬脚进来,迎面就冲过来一人。她下意识后退两步,却还是被刹不住脚的玉妃撞个正着。

  皇后被带着往后仰,一切发生的太快,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裴妆便眼疾手快的几步过去一把扶住了皇后,在一旁站稳了身子。

  “噗通”一声,玉妃正脸朝下,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额头恰恰磕在门槛上,登时眼冒金星,半晌都没动弹。

  众人忙围拢过来,不住的关切皇后。

  玉妃倒在那里,无人问津。

  “娘娘,您没事吧?”裴妆松开皇后,有些无奈。

  皇后看她一眼,挥退众人,目光冰冷的扫向玉妃,“还不把人带下去?”

  玉妃被拖走时,脸色惨白。

  “是你!”颤颤巍巍的指向裴妆,玉妃脸上带着愤恨,一定是这个小贱人使了什么诡计!

  裴妆看着她这副模样,心中划了个大大的叉。

  这玉妃虽处处针对自己,却是个没脑子的,一点就着,情绪都写在脸上,害自己的人不会是她。

  就连一贯温柔的皇后也摇了摇头,也不看玉妃,径直去上首坐下。

  “本宫看你今日气色不错,身体想必也没事了,只有养好身子方才能好好伺候皇上,可不能大意。”还是皇后率先打破沉默,和善地看向裴妆,柔声道。

  有了第一次的冲击,这回裴妆倒没那么惊讶了,细细想来,这皇后的态度着实可疑。

  依她多年看宫斗剧的经验,要么,这皇后是个表面和气背地里咬人的白莲花,要么,便是为了什么不得已的缘由,必须对自己友好。

  可,若真如此,究竟是何缘由呢?

  会后。

  转出屏风前,裴妆又鬼使神差地往屋里看了眼。却见皇后正看着她,柔柔一笑,温柔又和煦。

  裴妆心里发寒,一路匆匆回了自己的宫室,关上大门,方才觉得舒了口气。

  “兰儿,快把衣服都给本宫拿出来。”裴妆大步走向内室,眼前迷雾重重,但这皇后,肯定知道些什么,她得赶紧采取措施。

  原本她不着急,反正皇上一时半会也没对自己做什么,可面对皇后屡次莫名的态度,让她心里十分不安,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

  就在今晚,也该让顾景鸿看看她的减肥成果了……

  也好,保住小命啊!

第6章 被看光了

“你去请皇上,就说本宫身子大好,今夜想请皇上入宫一叙。”

  可直到裴妆选好了衣服,又亲自安排好了晚间的饭食,兰儿才哭丧着脸回来。

  “娘娘,皇上说今日政务繁忙,便不过来了。”

  裴妆想了想,暗戳戳地找来一件轻薄的纱衣,捂嘴悄悄的笑了。

  既然他不来,那自己便去找他。

  沐浴后,裴妆将那件纱衣穿在里面,又在外面套了一件外袍。

  看着镜子,甚是满意。

  循着记忆一路七弯八拐,裴妆到了顾景鸿沐浴的御池,他政务繁忙,必会来这里沐浴。

  “你们先退下吧,本宫会服侍好皇上。”

  板着脸沉声吩咐后,她便进去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夜深,顾景鸿进了御池。

  裴妆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脸红润,整个人睡得四仰八叉,有种娇憨的少女感,让人心动。

  顾景鸿眼中的惊疑一闪而过,他嗤笑一声,别开脸。

  裴妆被惊得一个激灵,偷偷往外挪了挪,打算宽衣解带,却正巧看到顾景鸿开始脱衣服。

  顾景鸿平日里看着瘦削,没想到身材这般好。

  惊得,她连衣服都忘脱了。

  听得平稳的呼吸声传来,他似乎是累到睡着了,裴妆蹑手蹑脚脱了外袍,轻声走去。

  她本就懂些按摩手法,将手搭在顾景鸿背后,感受到他紧致的肌肉,脸上瞬间烧了起来。

  “今日倒是手法不错,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

  顾景鸿突然出声,裴妆心都漏跳了一拍,默不作声,旋即更加卖力按了起来。

  可还没继续几秒,她突然觉得手腕一痛,就被猛地拉进水里,噗通一声,水蔓延上肩头。

  顾景鸿目光一冷。

  他死死扣住裴妆的脖子,目光冷冽,闪过危险的光芒。

  裴妆还没从落水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就觉得脖子被人死死掐住,几乎要窒息。

  一股恐慌窜上脑子,她想要说话又说不出来,只能瞪大眼睛看着顾景鸿,呜呜的乱叫。

  顾景鸿皱眉,似有瞬间的茫然无措,全然不似往日那样,有十足的帝王风范。

  “放开……”

  水花四溅,裴妆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看着顾景鸿的眸子一酸,颗颗泪珠就往下掉。

  见裴妆落泪,顾景鸿的手不由松了些,却没有轻易把人放开。

  裴妆连着一个月都不肯见自己,此时却突然出现,还躲在这御池,该不会是真的……

  她都知道了?

  “皇上,是你不肯见臣妾,臣妾才自己来了。”

  一股子新鲜空气瞬间灌进喉咙,裴妆贪婪地深呼吸了好几口。

  她睁着双憋到通红的眼,哀怨的看着顾景鸿,没办法,谁叫脆弱的脖子还在人家手里呢。

  顾景鸿收了手,面容依旧是那样柔和,眼里揉进了万般蜜意,声音也很体贴,“爱妃没事吧?”

  得了自由,裴妆立马站了起来,就要往岸边爬。

  就在方才,她分明从顾景鸿眼里看到了冰冷的杀意。

  顾景鸿的视线落在了裴妆身上。

  她那身本就挡不住什么的纱衣被水一浸,轻薄通透。若隐若现下的身材,虽不说是玲珑有致,可该有的都有,这般看着,还有几分惑人。

  顾景鸿眸色一深,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

  “啊!”裴妆双手环抱,短促的娇呼一声,满脸羞愤的表情。

  自己长这么大还被看光过,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是羞刹老娘了!

第7章 勾引皇上

裴妆心中一股羞愤的情绪奔涌,想要立刻逃离这个地方。

  转念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勾引皇上!

  为了自己以后能在这个吃人的后宫里好好生存下去,所以这个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裴妆抬眼悄咪咪地观察着顾景鸿的反应,心中一阵忐忑。

  心中一喜,果然自己是来对了。

  大着胆子上前几步,勾住顾景鸿的脖颈,将嘴唇凑在顾景鸿的耳边轻柔地说:“皇上,你刚刚抓得人家好疼啊~”

  柔软的感觉贴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阵说不上来的淡淡冷香。

  顾景鸿只觉一股热流汇聚到小腹,这种感觉很陌生,却不是很讨厌。

  他明白,却也不抗拒。

  “皇上,时候不早了~”

  裴妆此时也是脸蛋俏红,心跳加快,感受到搭在自己腰间的手传来炙热温度。

  虽然自己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但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从二十世纪穿越过来的人。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心一横,眼睛一闭,眼看裴妆就要亲上去。

  “简直胡闹!”

  倏地,胸口一阵绞痛,顾景鸿清醒过来,猛然推开了她。

  裴妆一脸不知所措,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大发脾气。

  难道是因为自己勾引了他,皇帝不是都喜欢走这个套路吗?

  顾景鸿一把抱起正在愣神的裴妆出了御池,又顺手从身后的架子上取过自己的大袍,往裴妆身上一披,紧紧裹住了她,顾景鸿黑着脸,眼底划过一丝阴沉。

  方才,若不是有毒发迹象,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学会了勾引他。

  裴妆见顾景鸿这下真的动了怒,心里委屈,眼睛发酸,“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顾景鸿沉默半晌,缓了缓脸色:“爱妃,朕知你心意,只是你风寒未愈,如今夜深寒凉,你这样随便跑出来,若病情加重,朕可是要心疼的。”

  “我没有,我的病已经……”

  裴妆还没解释完,就见顾景鸿已经唤来了宫人,沉声吩咐道:“来人,将娘娘送回璇玑宫好好伺候。”

  她刚要继续开口,就被再次打断。

  “若有什么差池,朕要了你们的脑袋!”

  听着顾景鸿威严的声音,不难听出他此时有些生气,宫人们瑟缩着上前就要请裴妆回去。

  裴妆狐疑的看向顾景鸿,见对方又是那样一派温柔,眼神中带着她熟悉的担忧。

  裴妆不由有些不解,也有些气闷,但自己只是一个妃子,没有权利能够无视皇上的话,自己现在的目的只是为了生存下去。

  伸出手拉了拉外面的衣袍,跟着宫人慢慢出了御池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御池内,待裴妆走后,顾景鸿看着门口的脸上的笑意开始逐渐消失,直至最后,一点也看不出之前温柔的模样。

  低下头,神色冰冷地看着自己刚刚搂过裴妆的那只手,不自觉搓了搓手指。

  沉默许久,才唤来贴身太监,穿好衣袍离开御池。

第8章多灾多难的脖子

裴妆被一群宫人从御池送回璇玑宫,阵容之庞大。

  兰儿见状立马迎了上来,见裴妆身上裹着顾景鸿的外袍,心中微愣,很快又恢复如常。

  裴妆在兰儿的搀扶下回到寝宫,进屋一个甩手将房门重重关上。

  坐在镜前,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脸。

  今日这一趟,虽没撩成功,却也更让她确信了一件事。

  不管她是圆是扁,皇帝都对自己又好又疏离,那么她的身上必是有什么皇帝不能割舍的关键。

  既然他不会杀自己,一次不成,她便来两次,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唤来兰儿,裴妆转身来到书桌前,铺好宣纸,提笔就写。

  “娘娘,您这到底在写什么啊?”

  兰儿站在一边磨墨,很是不解裴妆的做法。

  裴妆抱住薄薄的一张纸,喜不自禁:“这呀,是金山银山,也是你我的保命符。”

  一连几日,裴妆都沉迷在自己的药方中无法自拔。

  靠着自己在二十世纪学习的医学知识,对这个朝代的药方经过推敲想象。

  取其精华,去其糟泊,忙得又瘦了一小圈,连顾景鸿的存在都忘了。

  一月有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微胖美人。

  一米六,一百二十斤。

  唔,勉强接受。

  书房内,顾景鸿端坐在案桌前批阅奏折。

  今日异常地安静,往日裴妆早已在御膳房做好各种吃食亲自送过来。

  最近却有好长一段时间未曾见过裴妆,往日喜欢在自己身边乱窜的踪影不见了,倒是让自己还有些不习惯。

  想到这里,正在批阅奏折的手顿微,一团墨汁便滴落下来。

  安GG见了,忙端上参茶:“皇上歇歇吧。”

  顾景鸿接过抿了一口,问:“最近后宫可有什么事?”

  “后宫一直风平浪静,皇上放心。”

  安GG恭敬地回答道。

  无事吗?

  顾景鸿沉吟不语,以裴妆的性子,能闲得下来?还是说,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思及此处,顾景鸿眉头一皱,裴妆必须留在他的身边,不能出一点差错。

  “摆驾,璇玑宫。”

  时近黄昏。

  璇玑宫门口,顾景鸿的身影出现在宫门前。

  一道亮光突闪而至,直冲冲地朝顾景鸿袭来。

  顾景鸿轻松侧身,就躲开了那道寒光。

  只听清脆的“叮”的一声,一把飞刀撞到了宫墙上,弹落下来。

  “来人!护驾!有刺客!”

  安GG尖叫,立刻挡在顾景鸿面前。

  黑衣刺客一见自己偷袭失败,而顾景鸿身边早已聚满了人,没有再次下手的机会,转身飞出宫墙,逃进璇玑宫。  

  顾景鸿冷眼一扫,立即闪身进去。

  裴妆不能死!

  寝宫内。

  裴妆正在精心研制“诱惑美男计划”,计划已经精挑细选模拟到最后一步,可以初步定稿了。

  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窜进屋内,不等她看清楚,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自己现在应该怎们办,是要喊人吗?还是跟这个人好好谈一谈,靠着自己出色的口才,看看能不能让他放过自己。

  她这多灾多难的脖子啊!

肥妃如此多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肥妃如此多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肥妃如此多娇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