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大佬的白月光又甜又撩小说免费阅读(温若初 简一臻小说)在线试读

2022-05-20 11:56:06小说名大佬的白月光又甜又撩作者真假和尚mp

小说简介:作者:真假和尚所写的《大佬的白月光又甜又撩》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章节由网友发布。去洗漱,床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回头看了一眼,犹豫片刻后还是去接了。来电显示是蔚蓝咖啡店,还好不是老板,温若初松了一口气...

大佬的白月光又甜又撩小说免费阅读(温若初 简一臻小说)在线试读

第1章 重逢

中秋佳节,公司这次十分人性化地放了三天假,没让员工加班。

温若初迷迷糊糊地推开出租屋的窗户,立马有一股凉风扑面而来,瞬间提神又醒脑。

虽然是秋天,但早上冷得让人有种已经入冬的错觉。温若初打了两个寒噤,把窗户稍稍关上了些,又随手在床头的衣架上扯了件针织外套穿上了。

海城房子贵得吓人,她来这儿工作了两年也只够租这个20平米的房子,好在位置还算好,交通方便。

拐角处就是卫生间,温若初随手挽了个头发,拢了拢外套,刚准备去洗漱,床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犹豫片刻后还是去接了。

来电显示是蔚蓝咖啡店,还好不是老板,温若初松了一口气,滑动手机开了免提。

“喂,你好。”

“温小姐你好,我是蔚蓝咖啡店的员工,今天蔚蓝咖啡店搞活动,您作为本店的会员,有一次免单的机会。”

“免单?”温若初有些纠结,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她本想吃了午饭后接着睡的。可免单对她的诱惑也很大呀。她清了一下嗓子,试探着问,“请问是多少钱以内免单呢?”

那头低笑了一声:“一杯咖啡和一份甜点,只要是本店的,都可以。”

“哦。”温若初下意识摸了摸脖子,有些不好意思。“我今天下午过来,麻烦帮我留个靠窗的位置可以吗?”

“好的。”

咖啡厅倒是不远,只隔了两条街,平时下班后,江若初喜欢去坐坐。

果真是搞活动,还在对街的时候,就能看见店门口大大的活动牌,店面也装饰得比平时更温馨热闹,几个月饼状的大玩偶还在店门口给过往的行人发传单。

进去后,有熟识的店员领她去了中间靠窗的位置。

温若初照常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和一小份抹茶饼干。

人很多,等着有些无聊,她便盯着门口开始发呆。

不多时,有人拿手在她眼前挥动,她以为是服务员来了,正要说谢谢,抬头却看到了林逸轩那张放荡不羁的脸。

“林医生,你怎么在这儿?”

林逸轩非常自然地在她对面坐下了,从兜里摸出一小瓶护手霜慢条斯理地擦着。“今天会员免单,我当然要来了。”

“行吧。”

“你点了什么?”林逸轩问。

“还是那两样呗。”

话音刚落,她要的东西就上桌了。

热腾腾的咖啡配上鲜绿的抹茶饼干,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

温若初正准备下手,却被对面的人抢了先,一把将咖啡拖了过去。

“喂!”

“我有急事。”林逸轩笑得一脸欠揍,“我等会儿要去相亲,听说对方是个大美女,可不能迟到!”

“……”温若初咬咬牙,“那你还来喝咖啡。”

“免单这种机会不可多得,我这种帅哥怎么能错过。”

温若初正打算跟他好好辩一辩,对面的人手机却突然响了。

林逸轩手上拿着抹茶饼干,索性开了免提。

“林医生,有病人来了,说是额头受伤了!”

林逸轩表情严肃了几分,问:“伤得怎么样,严重吗?”

“好像不是很严重……”那头的小姑娘声音小了些,听起来像是在问那个病人,“林医生,他说是不小心撞树上了,我看就是蹭破了点儿皮,但他说担心感染,所以急需消毒包扎。”

林逸轩把整块饼干塞进嘴里,语气有些嘲讽:“这人这么金贵,还来我们的小诊所干什么,让他去隔街的中心医院。”

电话那头应该是在商议,过了好一会儿,小姑娘才纠结着开口:“林医生,这位男士不肯去中心医院,非要在这儿才行……”

温若初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对面的人投去同情的目光。

不料林逸轩对上她的眼神后,眸色突然一亮,挂了电话后,讨好地把咖啡和饼干全推到了温若初面前。“若初妹妹,你肯定会帮哥哥的吧?”

“干什么?!”温若初被这称呼恶心得起了满手鸡皮疙瘩。

“你不是跟着尹哥学过一阵子嘛,简单的包扎总该会吧,医院的器械你也了解,这个病人哥哥我就交给你了哦?”

“不行!”温若初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么美好的下午,她可不想去浪费在一个又固执又矫情的男人身上。“师父呢?”

“尹哥要是在,前台小妹妹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林逸轩搓着双手开始卖惨,“你知道的,哥哥我今年都快我30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好不容易才有个相亲对象,若初妹妹应该不忍心看我这辈子孤独终老吧!”

“行行行!”温若初出手打断了还欲再说的人,起身就去了对街的诊所。再听这人叨叨,脑子都要炸了。

温若初刚推开诊所的玻璃门,前台小妹妹就跑了上来,一脸焦急地问:“温小姐,林医生呢?”

“他有急事,托我来了。”温若初看大厅没人,疑惑道,“病人呢?”

“他们等不到林医生,就闯进诊治室了,我没拦住。”前台小妹妹很是自责,头都低着,不敢看她。

温若初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儿,我马上进去。”

这家诊所她来得相当频繁,轻车熟路地去更衣间换上白大褂后,小跑着进了诊治室。

房间里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坐在病床上,拿着消毒棉签错愕地盯着突然闯进来的人。

这三个人都相当高,其中两人盯着她的眼神又如出一辙地警惕,江若初站在门口一时僵住了。

她该不会这么倒霉,好心帮个忙就死于非命吧。

半分钟后,还是那个女生先走了过去,仔细打量江若初后,嘭地一声,把门拉上,居高临下地问她:“你是医生?”

其实不是,她就是个帮忙的。可江若初不敢这么说,她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害怕:“嗯,我接到电话,说有人受伤了,急需包扎。”

“过来。”女生撂下话就又回去病床前站着了。“老大,让她给你处理一下吧。”

老大……江若初右眼皮跳了几下,手下的布料都被捏得起皱了。

她深呼吸几下后,大步走到病床前,用床头的消毒酒精仔细洗好手后,对着病床上的男人命令道:“躺下吧。”

站在床边的二人同时出声问:“为什么躺下?”

“不是说额头撞破皮了。”

床上的男人倒是听话,鞋子一蹬,乖乖地躺下了。

第2章 嘲讽

男人留着寸头,不至于遮着伤口。先前听电话里说是头在树上撞了皮,可看着却不是。伤口一看就是被不光滑的物体蹭破的,伤口里面还藏着几粒沙子。

应该是在地上摔了吧,温若初没想太多,先拿了酒精替他清洗,清洗干净后习惯性地往上面吹了口气。

男人眉头皱了一下,温若初猜他是疼的,以为是自己下手重了,低头又往额头上吹了口气哄说着:“马上就好了,你再忍一下。”

男人脸上这次没再有什么反应,只是闭了眼,双手微微抓着床单。

伤口并不深,按说消毒后就可以直接拿纱布包扎了。可江若初看着床边守着的两人,犹豫半秒后,又拿了一根棉签,沾了红霉素软膏后抹在了伤口上。

包扎好后,温若初拿消毒酒精边洗手边叮嘱道:“注意回去后不要沾水就行了。”

说完后,她便想着要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出去后报个警以防万一。

只是她刚要迈脚,病床上的人悠悠地开口了:“温老师转行当医生了?”

温若初直愣愣地看向病床上的人。

这个称呼……

很久没人这么叫过她了,自从她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后,就没人这么叫过了。

起初她只是略有些惊讶,张着嘴半天才尴尬地开口问:“你是……?”

“呵”男人自嘲般低笑了声,再抬头时脸上多了些戏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简一臻,好久不见。”

屋内灯光明亮,男人起身半躺在病床上,健壮的手臂搭在床沿,下巴上冒了些短短的胡渣,遮盖住了原本的那点稚嫩。

温若初震惊地盯着眼前的人,半晌后若有所思道:“你变化很大。”

简一臻笑笑,眼神定在了温若初的白大褂上。“温老师变化也很大,不当老师后,怎么变得如此落魄,竟然在一家私人诊所当起了助理?”

“嗯?”温若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牌,果然,之前在更衣间太着急,拿错衣服了。不过她没打算解释,只淡然一笑。“我已经很满足了。”

“满足?”简一臻摇摇头,说出口的话让人难辨真假。“我如今混得倒是不错,温老师要不要考虑跟我在一起?”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巨大,病床前另外两人同样被这番话震惊到了,两人齐声八卦道:“老大,你们之前认识?”

简一臻无所谓地耸耸肩。“之前追过,人家没看上我。”

温若初愣了两三秒,听了这话后,反应过来这人是在羞辱自己,难堪地低下头后,便匆匆跑了。

刚跑了不到两米,手被人抓住了。温若初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她咽了咽喉咙,冷冷道:“放开我。”

简一臻手上更用力了些,直接把人往他那边扯近了好几步。

“放开我!”温若初有些动怒了,转身瞪着简一臻,脸上气得染上了一层薄晕。

简一臻迎着她的眼神,嘴角仍是上扬着,手上却半点没松劲儿。

两人眼神相撞,顿时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温若初再也忍不了了,手上用力,拼命地想甩掉他的手。“我说了,放开我!”

她知道自己的力气不可能拗得过这人,可她刚甩了两下,简一臻的脸色竟瞬间苍白了许多,“嘶”了一声后,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老大!”床边的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不至于吧。

温若初有些厌烦,这么多年不见,这人还是死性不改,一如既往的无赖。

“别装了。”她说。

意外的是,简一臻没有应,只抬起头来盯着她,眼里情绪复杂,好像有些许受伤。他整张脸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角开始往下掉,若真是装的,那估计是影帝级别的了。

温若初被吓到了,连忙蹲了下去。“你怎么了?”

简一臻咬着嘴唇,身体开始微微发抖。

旁边的顾楠着急地喊了出来:“他手臂中枪了!”

“……”温若初半信半疑地打量着面前的人,“中枪了怎么不早说?”还有空跟她闲聊这么久。

简一臻挑眉,故作轻松地扯起嘴角,“小伤,不算事儿。”

“那你疼成这样?”温若初不是个刻薄的人,但对他好像一直如此。

“怎么,温老师……哦,不……温医生要见死不救吗?”简一臻刚说完,就剧烈咳嗽起来。

温若初这才慌了,自责般地开口:“你先躺着,我去叫师父来,我只会简单的包扎!”

她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大脑有些混乱,一时忘了手机放在了更衣间。到了大厅后,正打算借前台小妹妹的手机,尹川就推门进来了,手上拿着一个六寸大小的蛋糕。

“师父!”温若初连忙过去扯住他衣袖,“里面有人需要手术!”

尹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路推到了更衣间门口。

“这个给你。”他转过身来,把手上的蛋糕递了过去。

温若初看都没看一眼就连忙接过了,嘴上催促着他赶紧换衣服救人。

手术的时候,温若初找回手机,指尖颤抖地点进百度——手臂中枪了会怎么样?

如果伤到动脉,造成失血过多,就会造成失血休克,死亡。

如果没有伤到动脉,只是伤到皮肤和骨头,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失血过多,他流血了吗?

温若初垂眸,瞥见了右手上的一抹暗红。

这人是有病吧,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包扎额头的擦伤。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尹川走了出来。

温若初冲上前去:“师父,他怎么样?”

“没事。”尹川一脸淡然地摘下了口罩,“幸好是擦伤,处理后注意别感染就行。”

温若初松了口气,半晌后才哦了一声。

尹川看她心神不宁的样子,偏头又撇见了椅子上的蛋糕,一时吃味道:“那小子是你什么人?”

“啊?”温若初没反应过来,几秒钟后才不太自然地摸了摸脖子。“我朋友。”

她撒谎了,尹川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他长手一揽,把人半抱在怀里,有意扯开话题道:“我送你的蛋糕就那么随意放在椅子上?”

温若初怔愣了半秒,随后立刻从他怀里钻了出来。“师父送我蛋糕干嘛?”

尹川闻言,脸上的笑意瞬间全无,装作一副生气的模样,委屈道:“也不知是谁,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要过生日了,最想吃的东西是芙蓉园的蛋糕。”

“啊…”温若初脸立马红了大半,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该以为她脸皮是得有多厚。她抿了抿嘴唇找补道,“我生日在下周,还没到呢。”

“哦,这样……”尹川两步走过去,砸吧砸吧嘴,叹了口气。“可惜了,预约了好几天才排到的呢。”

温若初盯着他手里的蛋糕,气势不太足地质问:“都送给了我,还要收回去呀!”

“你不是不要吗?”

“要!”温若初跑过去一把夺下蛋糕,抱在了怀里。

尹川比她高半个头,她过去抢的时候,刚好撞上了他的鼻子。尹川吃痛往后躲,温若初没稳住,跟着扑了过去。

尹川下意识把人搂住,两人双双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