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邪魅总裁温柔妻

林如棠言湛邪魅总裁温柔妻-林如棠言湛邪魅总裁温柔妻小说

来源:zzy|小说:邪魅总裁温柔妻|时间:2019-12-02 16:41:09|作者:折耳兔子

林如棠言湛小说全文完结免费阅读邪魅总裁温柔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折耳兔子刻画的主角林如棠言湛人物出场了。邪魅总裁温柔妻小说全文分享,邪魅总裁温柔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邪魅总裁温柔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段被人精心策划的布局,让林如棠失去了一直误以为纯美的恋情,却也收获了这个邪魅的男人。言湛挑眉看看跟前发呆的女人:在想我么?真是霸道,发呆也要想你么?林如棠羞红了脸,方才真的是呢。我的霸道,只对你。深情的双眸撞入清水一般的美目。外面阳光正好

邪魅总裁温柔妻林如棠言湛

林如棠言湛小说《邪魅总裁温柔妻》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我不会跑的

从林父那得来关于林如棠身世的确切来历,林娜和林母内心的浪潮越翻越高。

林如棠的身世带给林娜巨大的优越感,只有自己才是真真正正的林家小姐,林如棠原本拥有的一切,就该是自己的。

林如棠平时的清高,就让林娜反感,还真以为自己是林家大小姐了,结果是哪里飞出来的野鸡都不知道,占着自己的位置,霸占着鸣哥哥,鸣哥哥的未婚妻就应该是我!

想即,林娜勾起得意的笑,迟早林如棠要滚出林家!

别墅很冷清,言湛去公司了,林如棠放松下来,躺在床上,空空的看着天花板。

自己到底该怎么出去?

她不想成为言湛的情人,即便是怀上了他的孩子,更不想以后,以后有人指着自己的孩子,说这是私生子,他的妹妹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这对孩子不公平,但林如棠无法狠心夺去他的生命,这是自己的孩子啊,她宁愿自己默默带大孩子,也不愿意让他受伤。

所以,她必须出去,也一定要出去。

言湛如今对自己肯定警戒起来,自己起码得出了别墅,才能更好的想办法。

只是如何才能先出别墅?

林如棠思来想去,只能这样了。

“我想去找言湛。”林如棠下楼对保镖说。

保镖看了眼林如棠:“我给言少打电话。”

“不,不用了。”听到保镖要打电话给言湛,林如棠心里止不住慌张,让言湛知道,肯定暴露自己要逃跑的事实。

保镖警戒以及疑惑的看着林如棠。

林如棠咬咬牙:“我想带孩子去给他一个惊喜,你能不告诉他吗?”

这话林如棠自己都听的心虚,肚子里的小豆芽还没长呢。

保镖思考了一会,看着林如棠娇小的身板,这么多人看着,应该吧不会出多大事。

况且言少出去时特地交代,她想做什么便做,不要让她受伤,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别让她跑出去。

去找言少不算是跑出去吧,这么多人看护着。

随即,便联系好车。

林如棠坐在车上,看着车外久违的世界,贪婪浏览。

车后同样跟着保镖,车里还有,该怎么逃出去?

至少现在已经出来了,并且瞒住了言湛,这是好情况。

看着窗外的繁华,林如棠眼亮。

“停车!”

林如棠看向保镖,指了指蛋糕店。

“我想吃甜的。”

“我们去买。”

这怎么成!

“我想自己给言湛挑,你们在这等着吧。”

保镖将信将疑。

“蛋糕店只有这么远,我跑也跑不到哪去的。”

确实,蛋糕店并不远,算上很近,这么多人,她跑也难跑。

保镖给林如棠打开车门,林如棠见保镖被忽悠过去了,一切都好办了。

在保镖的紧盯下,林如棠如愿的走进面包店,假装挑选。

等卖面包的店主走进林如棠,问林如棠想要什么样式的蛋糕。

林如棠抓紧机会。

“请你救救我!”林如棠的手暗暗指向窗外:“我被绑架了!”

店主朝窗外看去,保镖的架势并不友善,再看向林如棠,清纯的样子,很年轻,年纪不大。

林如棠焦急的样子让店主心生正义。

“小妹妹,跟我来。”

两人假意看蛋糕,来到角落,被冷藏柜挡住的一侧,打开门,门不大,仅仅只能一个人进去。

“这是储藏蛋糕盒子的地方,你爬上去,快躲起来吧。”

林如棠朝店主露出感激的神情:“谢谢你。”

“应该的,快上去吧!”

保镖见林如棠许久还没回来,仔细朝蛋糕店看去,只有店主坐在收银台,店里并无他人。

保镖暗叫不好,赶紧跑进店。心里那么想的,隐隐的觉得不安,跑进店里的时候,迎面而来便看见了店主,耳边响起了店主的声响。

“您好,需要什么吗?”店主也有些慌张,毕竟第一次面对“歹徒”。

“刚刚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去哪了?”

“刚刚那位吗?买了蛋糕,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从后门走,离开了。”

“走了多久?”

“有一会了。”

保镖赶紧从后门追去,无果。

店主确认保镖彻底离开,才打开小门,让林如棠出来。

“已经走了,你快回家吧!”

林如棠心里一阵感动,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激,在店里买了蛋糕,便往林家赶。

陆鸣飞已经数不清第几次来到林家找林如棠了,林如棠消失的这些日子,陆鸣飞深深的后悔,如果林如棠出了什么事情,他不会原谅自己。

再次敲响林家的门,无人应答。

良久,门才打开。

“鸣哥哥!”林娜看到陆鸣飞很是激动,但知道陆鸣飞来的目的,林娜有些失望。

“她回来了吗?”

“没有呢,你进来坐坐吧。”

“不用了!”

“鸣哥哥!爸爸妈妈参加宴会去了,这段时间他们也很担心她,这个时候,他们也快回来了,你进来坐会,正好一起想想办法。”林娜满是忧虑。

陆鸣飞思考了一会,随即,进了林家。

“我去给你倒水!”林娜很是激动,自己喜欢的人就在面前。

这本该就是自己的未婚夫,自己的啊!凭什么林如棠能霸占自己的一切,拿走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想到林如棠清高的样子,林娜气急。

她就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野鸡而已!

如果,鸣哥哥成为自己的人,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

林娜他念上头。

白色的粉末融化在清澈的水中,无色,更无味,仿佛就是一杯再单纯不过的白水而已。

“鸣哥哥,喝水!”

陆鸣飞接过林娜的水,道了声谢。

林娜看着陆鸣飞喝过水,将水杯放在茶几上,笑容渐渐加深。

“最近她都没回来过吗?”陆鸣飞还是想问,林如棠究竟在哪。

“没有呢,一次都没有”

林如棠,林如棠,都是林如棠!

“鸣哥哥,你说会不会去找那个人了,这么久不回来,能去哪。”

那个人,陆鸣飞听的刺耳,林如棠的美好都给了那个人!林如棠若是真在……

陆鸣飞不想再想下去,胸腔里的怒火越来越旺,不知为什么,身上越来越热。

第14章 幻想成别人

迷迷糊糊间,陆鸣飞仿佛看见,林如棠就坐在自己的面前。

“鸣哥哥,你怎么了?”林娜明知故问,靠近陆鸣飞。

随着“林如棠”越靠越近,陆鸣飞隐隐约约闻到丝丝的香,胸腔里的火焰越烧越旺,脑子一片混沌。。

“鸣哥哥,你做什么?”

陆鸣飞已经抱住了林娜,林娜故作娇羞大喜,假意推开陆鸣飞。

林娜的推攘让陆鸣飞的心火越盛。

不能在这!

林娜想,林如棠的一切本该就是自己的,房间也是!

林如棠的房间是房子里视野最开阔,最好的房间,小时候,林娜不止羡慕,争着吵着要林如棠的房间。

所有人都告诉她,那是属于林如棠的房间。

但它那应该属于自己!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引着陆鸣飞来到林如棠的房间,那样的归属感让林娜满足,包括陆鸣飞也同时归了自己,更是让人如此兴奋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陆鸣飞看着眼前的“林如棠”,脑子里全是她被别的人欺负的样子。

陆鸣飞按不住的恼火。

林娜敷衍着,拉着人靠近床边。

……

林如棠赶回林家时,心里才有了些许的安全感,这么多天,肯定让爸爸很担心。

而她,终于逃出了别墅,回家了。

整个林家都静悄悄的,林如棠心里有些失望,但想到等父亲回来自己还会给他一个惊喜,心里也就高兴了些林家并没人,大抵都出去了。

迈步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时,她听到里面传来的隐隐约约奇怪的声音。

“鸣哥哥。”

林娜的声音,她在叫陆鸣飞?。

他们两个人?

猜测到可能发生的事情,传来的矫情声音让她止不住的猜想。

林如棠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手有些颤抖着搭上了门把手,,眼见为实,兴许……兴许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不是……。

但放她亲眼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才彻底死了心。

林如棠打开门,林娜被压在床上,衣衫不整,而另一个就是她朝思暮想的路鸣飞。。

“鸣飞?”

林如棠清亮的声音有些微颤,不是陆鸣飞对吧,一定不是的!

熟悉的声音,让陆鸣飞暂时清明了些,迷蒙的眼神一顿,转身看声音的来源。

顿时眼睛瞪大,再看自己身下。

林娜靠在床边,被子遮挡自己,双眼通红,泫然欲泣,好像一副倍受委屈的样子。

林娜?这不是如棠吗?什么时候变成了林娜。

他记得刚才明明自己抱着的人,亲吻的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如棠。自己怎么会和林娜。

可是此刻陆鸣飞回头,林如棠站在门口,手里的蛋糕早掉在地上方,摔得稀巴烂,就像她现在破烂不堪的心早就破碎不堪。

林如棠的神情刺痛了陆鸣飞,陆鸣飞再次想到林如棠和别人在一起,已经不再是以前美好单纯的模样。原本纯洁美好的林如棠不再是。

而且加之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林如棠的消息,在林娜的之前的暗示下林娜话语的暗示,让陆鸣飞难以压抑怒火。

怎么?这眼神,好像是自己先对不起她似的。

陆鸣飞嘲讽一笑。

拿起自己的衣服,穿戴,从容不迫地仿佛林如棠不存在。

林娜虽然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心里不知道早已把林如棠骂了多少遍。她也看到了路鸣飞的表情,眼下看样子,路鸣飞肯定是对林如棠死了心了。

真是好消息,她眉梢眼角不觉浮上一抹不着痕迹的冷笑。该死,林如棠怎么现在回来了?坏了自己的好事!

“林娜,你要脸吗?”这个女人,居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和陆鸣飞苟且……

想到刚才的场面,即便没到最后一步,林如棠难掩胃部的不适与恶心。

“不是这样的!”林娜眼泪巴巴的向下流,眼神带着委屈和祈求。

“你在我这儿要装到什么时候?还装?怎么上次不装了?”林如棠看到林娜装可怜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林娜仿佛被林如棠吓到,陆鸣飞看向林如棠,这算什么?

看着林如棠通红的眼眶,路鸣飞忍住心头想抱住林如棠的冲动,自嘲一笑,迈步离开房间。

笑什么?笑自己,也笑林如棠。

“为什么要在我的房间?”

陆鸣飞已经出去了,林娜放下被子,一边整理衣服,脸上难掩饰得意:“你的房间?真把自己当林家人了?你只是爸爸捡回来的小可怜罢了。”

林娜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即便没到最后一步,但用来对付林如棠这也足够了。

“你什么意思?”林娜的话让林如棠有些不稳:“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好我说,你只是爸爸领养回来的小可怜罢了。”看着林如棠的落魄,林娜带着满满的优越感愈发强烈:“你只是爸爸捡回来的小可怜罢了,少把自己当林家人!。”

林娜的话,并非空穴来风,苍蝇不叮无缝蛋,但不可能!

林如棠想也不想地反驳,但是看到林娜笃定的眼神,她犹豫了。林如棠难以相信,不敢相信。

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每一件都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转身跑出林家。

她要离开,找个地方静一静。

陆鸣飞看着冲出去的林如棠,心里一揪,跟了出去,他怕她出事。坐在楼下,点燃烟,心里的烦闷难以压下去,看到林如棠从楼上跑下来,出去。

陆鸣飞的心揪了起来,自己怎么这么混账!好不容易她回来了,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刺激林如棠!

跟着跑了出去,他怕,怕林如棠出事。

林如棠失了归宿,迷茫地站在街上,自己该去哪里?

自己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不清不楚的和言湛发生关系,让爸爸,让林家跟着无光。

林如棠无法面对林父,无法面对自己,无法面对陆鸣飞。

漫无目的的游荡,人群穿梭如过江之鲫。

陆鸣飞远远紧跟在林如棠的身后,他不敢靠近,他伤害了自己的女孩,他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对。

……

言湛收到保镖林如棠失踪不见的消息,心里一阵烦躁,,来看他?给他买蛋糕?

好,好的很。

真是小瞧了你,林如棠。

保镖低着头,不敢看言湛,言湛周身的气压压得极低,跟了言湛这么久,他知道的。

言湛在暴怒的边缘。

“查!,查慢了就滚蛋!”

仅仅是一个字就让他觉得好像是负重千斤。

言湛扯了扯领带,只觉得压在心里的火,难以下咽。

“林小姐,找到了。”

言湛带着怒气找到林如棠时,她就在人群里,小小的她低着头,背影带着寂落说不出来的受伤。

不知道为什么,让言湛突然心里间有些担心和心疼,自己只是担心孩子罢了。

林如棠不看路,脑子里混沌,随着人群随流。

由着人群耸动推攘,不经意间不知道是谁的脚绊倒了林如棠的腿,身体不稳,谁的肩撞到林如棠,让她向前栽去。

人群纷纷避开,林如棠收回了心,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不像上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林如棠下意识地护住肚子,紧紧护住。

原本以为真正要倒下时,却稳稳的落入一个清冷的怀抱。

“林如棠,你是想死吗?”

林如棠心上一跳,言湛,怎么在这?

言湛看着林如棠将要倒下的那一瞬间,只觉得心,心上一跳,三步并两步往前跑,从没有这么慌乱慌过,心悬在了嗓子眼里。

等林如棠落入自己的怀抱时,心才落下来。

第二次!第二次了!

言湛黑了脸,林如棠,你怎么这么有本事?

和言湛一同跑过来的陆鸣飞晚了一步,看到林如棠没事,才放下心来。

林如棠站稳,不敢看言湛。

第15章 怀孕了,不要乱跑

转身才看到跑过来的陆鸣飞,林如棠有些惊讶,看着陆鸣飞。

他一直跟着自己吗?他还是不放心自己的……

言湛同样注意到了陆鸣飞,他知道,这是林如棠的未婚夫。

想即,言湛的火烧的更旺,尤其是林如棠直勾勾看着陆鸣飞的眼神时,又加了一把火。

后一步敢过来的保镖,识相的无一个人说话。

“怎么,跑出来就是为了见他?”言湛的话带着意味不明的意思。

林如棠跑出来,有想着见陆鸣飞的意思,自己无可否认。

陆鸣飞自然是认识言湛的,陆文月的未婚夫——言家掌门人,言湛。

看着言湛和林如棠站在一起,那副样子刺痛了他的眼睛。

“怀着孕,不要乱跑。”言湛淡淡开口。

意识到路鸣飞还在跟前,林如棠猛然抬头,他到底想做什么?

怀孕?林如棠怀孕了?

陆鸣飞就像是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眼神落在了林如棠的肚子上。,她居然怀孕了?

自己心里还惦念着她,担心着她,可是,林如棠居然已经和别的男人上床,还生下了孩子。

傻瓜,真是傻透了。

自己真是一个笑话可笑。

“和你...的人是他?”

“孩子是他的?”

陆鸣飞压抑着愤怒,这逼人的质问让林如棠有些惶恐,言湛却面无表情,好像一切都理所当然则笑意加深。

“林如棠,他是文月的未婚夫,你知道吗?”陆鸣飞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林如棠知道的,这件事有些复杂,她深陷其中且备受煎熬。

陆鸣飞深呼一口浊气,冷冷地开口:“去打掉他。”

林如棠看向陆鸣飞,陆鸣飞眼里压抑的情绪林如棠一清二楚,有难以置信,有无法接受,有遭受背叛,甚至有一丝丝厌弃,鄙夷?

林如棠的心冷了,打掉孩子,这是她的孩子,她做不到。

陆鸣飞看林如棠没反应,伸手拽住林如棠的手腕:“去打掉!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怜悯。

你可以,但我不可以。可能吗?

世事炎凉,林如棠在看到陆鸣飞和林娜时,心早就毁了。,自那件事情以来,陆鸣飞对自己的态度,林如棠知道,他是在意的,非常在意。

这话,林如棠不相信,陆鸣飞自己也不相信。

他现在的脑子里,根本无法接受林如棠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个孩子,不该存在!

“陆少爷,在孩子父亲面前,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不太合适吗?”在一旁看热闹的言湛终于开了口言湛饶有趣味的看向陆鸣飞。

言湛周身气场强大,将林如棠含括在自己的气场中,打上了自己女人的标签,强势,霸道,不容置疑。

陆鸣飞一味的质问让林如棠难受,她只想离开,她的世界在经历泥流,崩塌以后,破烂不堪,一浪接着一浪,猛烈拍打。

林如棠伸手抓住言湛有力的手臂。

“带我走,求你。”

她从那个地方逃离,终又回去。

言湛微微诧异,,面对林如棠的请求。

即便是她不说,他的女人,自己一定要带走的。

言湛感受到林如棠在颤抖,伸手握住林如棠的手,很凉,明明是炎热的夏天里,却怎么都暖抓不热。

“陆公子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陆鸣飞的眼神落到言湛握住林如棠的手上。

“你是陆文月的未婚夫。”

“那又怎样?。”

陆鸣飞握紧了拳头。

“你觉得我需要联姻来巩固地位吗?”

什么意思?

言湛什么意思。

凭借言湛的能力,根本不需要。陆鸣飞一时语噎,是啊,那又怎样?

陆鸣飞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言湛揽住林如棠上了车,绝尘而去。

陆鸣飞还站在那,林如棠的身影落寞,受伤,陆鸣飞的心揪在了一团。

她怀孕了,林如棠怀孕了,孩子不是自己的,林如棠不肯打掉,陆鸣飞觉得可笑,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而且,看样子,言湛大有为了林如棠和她肚子里孩子,撇开未婚妻陆文月的样子。

妹夫变情敌,真是讽刺。

林如棠很冷,车上的凉气很足,言湛握着自己的手还没松掉。

林如棠慢慢抽回自己的手,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里的冷气关掉,打开车窗。”她的手实在太凉了。

言湛淡淡到。

风很大,带着夏日的热浪,抚在林如棠的脸上,吹乱了了发丝。

这风,很舒服。

林如棠眯起了眼睛,刚才陆鸣飞的样子还在眼前闪现,言湛的话也言犹在耳。

有那么一瞬间,言湛很想抬手摸摸她的脸,但是哈市忍住了。

一直到了别墅,两个人都没有一句多余的交谈。言湛并未说什么,他看的出来,林如棠的情绪很低落。

算了,之后再算账。

林如棠闭着眼睛,一直闭到别墅。

在路上的时候,林如棠已经睡着了,言湛看着她恬静的面孔,言湛一言不发的将她抱进了别墅她打横抱起。,佣人以及保镖都有些惊讶,虽说林小姐怀孕了,可言湛的架势……

之前,还处在暴怒。

把林如棠放回床上,言湛并未离开,大手抚上了她的肚子,竟然觉得有些满足。异样的感觉划过。

自己的孩子,看着林如棠恬静的睡颜,不知道为什么,言湛有些微微的满足。

言湛谈不上自己不喜欢林如棠,但是看着她,言湛并不难受,很顺眼,甚至对于她怀着自己的孩子的这件事,他也并不排斥。

等言湛离开,门关上。

林如棠睁开眼睛,清亮。

林如棠蜷缩在床上,抱住自己,试图给予自己安慰。

这一次是自己主动央求回到别墅,不知道为什么,回到这里,林如棠竟有些心安。

即便是对于自己来说,这里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而且言湛这个冰山一样的男人,始终有摸不透的危险气息。

在言湛怀里,不知道为什么难以言喻的心安,言湛大手抚住自己肚子时,林如棠并不排斥。

大概,这是小豆芽的父亲吧。

林如棠将自己越抱越紧,散掉了全部伪装的坚强,泪水肆意,沾湿了枕头,终于,满意压抑住的呜咽。

她才十八岁啊。

曾经美好幻想和陆鸣飞在一起,那是自己青春的梦想,一腔青春热枕喜欢的少年啊,如今梦境破碎,不堪一击。

,陆鸣飞的一味质问让林如棠逐渐崩塌,那个温暖自己的少年啊,她弄丢了。

她知道,是自己对不起陆鸣飞,但这不是自己的初衷。

没人安慰自己,面对的只有一味的责怪。

听到了林娜的话,防线骤然崩塌。

林如棠放声大笑,大好肆意的青春时代,徒遭的变故。

没人告诉她应该怎么做,该怎么办,所有的重量压在了肩上,最后,她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孑然一身无助面对黑暗的路途。

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棠棠想回家啊,你们来接我好不好,棠棠好疼啊。

谁来救救我?

林如棠终于忍不住,从小声啜泣到放肆大哭,四周寂静起来。

言湛站在门外,抚上林如棠肚子那刻,林如棠微颤的睫毛,言湛知道她醒了,听着林如棠的哭声,心里发闷,直到哭声落下,才离开。

“查查,今天她回林家,发生了什么。”言湛冷声给助理下令,对方躬身出去,没有多久,资料落到言湛桌上,发省的事情一目了然,甚至包括视频录像的资料也都拷贝好放到一起。

今天林如棠回林家撞见林娜和陆鸣飞在一起……

此刻,林家正商量着林娜和陆鸣飞的事。

有意思。

“我们去查林小姐时,发现了这个。”助理递过来一份资料。

领养合同?

林如棠不是林家人?。

言湛薄唇紧绷,慢慢的翻看手里的资料。

上面显示,林如棠是林父从人贩手里被解救的孩子中领养来的,只是救回来后高烧不断导致失忆,而具体的身世,没有人知道,显然,林父也隐瞒了这件事,外界没有任何人传出什么消息。

那她今天哭不只是因为陆鸣飞了?

邪魅总裁温柔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邪魅总裁温柔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邪魅总裁温柔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