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总裁宠妻难自持

苏清挽司容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总裁宠妻难自持在线阅读

来源:zzy|小说:总裁宠妻难自持|时间:2019-12-02 16:30:21|作者:丁仙女

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在线阅读地址分享,主角苏清挽司容深小说总裁宠妻难自持最新章节目录这里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在线阅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大总裁司容深?!虽然不明真相,但是莫名有点暗爽。你们苏氏不是快破产了吗?男人沉声威胁:要么,我帮你破产得快一点。要么,做我的女人,我出十个亿。满头黑人问号。十个亿可买不了我。我要你一生一世都是我的。。。。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

《总裁宠妻难自持》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苦守二十七年的童子身破了

苏清挽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懵。

自己身处的这个地方……怎么越看越像是酒店里的高档套房!

脑袋阵阵刺痛,她抬手揉了揉,刚要起身,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怎么会那么痛……

旁边忽然响起一声极为磁性的嗓音:“醒了?”

苏清挽顿时悚然,尖叫一声蹿到了床边,揪着被子盖住自己:“你你……”

怎么身边会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啊!

不对,这男人似乎并不陌生。

好看的剑眉,轮廓分明的脸庞,一双眸子深邃而又朦胧,薄唇微张,小麦色的肌肤光滑饱满,那一身的肌肉线条看得苏清挽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我的天?这不是司容深吗!应天集团的老总,也是自己那个渣男未婚夫的大哥。

“呵呵……那个,你好啊司总……”

“昨晚还叫得亲热,醒来就改口了?”司容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她不由得将被子再往上拉了拉:,挤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来:“那个……我们应该,什么都没做吧?”

司容深转过头去,毫不顾忌地掀被站起。修长丰匀的身材暴露无遗,苏清挽只觉得脸火辣辣的,忙用被子捂住脑袋:“你怎么也不遮一下!”

没有得到回应,下一秒,被子就被拉开,一张放大的俊脸暴露在眼前,司容深神情复杂地盯着她:“为什么要遮?”

还未等苏清挽回答,他便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将女人乱动的小手一把抓住摁在了床上……

苏清挽轻轻地喘息着,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越发地被这个吻弄得手脚无力浑身酥软。

如果说昨晚自己是因为药力原因没有控制住而要了她,那么现在,就是纯粹因为她的诱惑而无法自控。

这个女人,连说话时嘴唇的开合都像是在邀他享用。

那张小而精致的脸庞已经因为喘不上气而变得通红,司容深轻轻咬了一口后放开她,任小家伙在自己怀中喘息。

苏清挽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经过这么一阵折腾,苏清挽总算是想起来了一些片段。

昨晚好像是喝了一个服务生递过来的饮料,然后昏昏沉沉的,被送到了某个地方。当时似乎有很多人,然后那些人瞬间被拉开,紧接着自己便被一个温暖的身躯所怀抱。

直到身体感觉越来越热,她实在无法忍受,于是拽住那个男人哀求:“帮帮我,我……好难受,好热……”

接下来的事情……

苏清挽顿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怎么会那么蠢被暗算啊!这下完蛋了,清白也没了,而且夺走自己身子的那个家伙还是未婚夫的大哥!

素以禁欲冷酷而闻名的那个大总裁,居然被自己给睡了!不知道为什么,苏清挽居然有点暗爽。

“糟了!”突然想起了什么,苏清挽一把捞起地上散落的衣服,钻进被子里三下五除二穿好便要离开,结果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会这么疼啊!

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帅了吧!

不行,苏清挽,你不能在这种时候犯花痴。司容泽那个渣男可是答应了,只要解除婚约,就借给自己五十万周转。

苏氏集团说不定,还有活下去的一线希望!

瞥一眼手机,离约定的时间只有半小时了。她连忙推门,回头冲司容深喊了一句:“昨晚是我被算计了,很抱歉!我会吃药的,其他事你不用担心!”

门砰的一声关上。司容深躺回床,有些回味被子上女人残留的气息,床单上一抹妖艳的血色惹得他眼神恍惚……

应天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调取一下昨晚庆功宴的监控录像,给我搞清楚到底是谁下的药。”男人冷漠启唇,周身皆散发着不容置疑的威势。

“咳咳,老大,那药性可烈了,难不成你……把苦守二十七年的童子身给破了?”陆宇刚说了一半,就被司容深的眼神刺得住了嘴。

司容深收回目光,低头翻看文件:“我看你是想去无人荒岛上考察几年了。”

“不不不,我哪敢。只是还想问一句,难道苏小姐她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闻言,司容深抬头看了看远处,不知为何神色有些落寞,他只淡淡嗯了一声,便道:“苏氏集团最近的情况如何?”

“容泽少爷的手段很毒,基本上,没有个三五亿的资金支撑,苏氏集团很难回转起来。”

司容深的眼神冷了几分,周身散发的那股气势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陆宇咽了下口水,不敢再多说。

“找一下苏清挽的位置,立刻马上。”

咖啡厅里清香缭绕,苏清挽低着头,几乎是低声下气:“司容泽……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对婚约很不满。我会主动提出放弃,你答应给我的那五十万……”

白柔柔坐在司容泽的身边,颇为妩媚地摸着他的手:“容泽哥哥,我昨天可是看见了她做的事情,还拍了照片呢,你快看。”

接过那一沓照片看了一眼,司容泽顿时满脸的嫌弃:“啧,没想到你苏清挽倒是挺会玩,要这么多男人才满足的了你?”

啪的一声,照片被扔在了桌子上。苏清挽定睛一看,上面居然是自己被四五个男人架着走向酒店房间的偷拍图。她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原来是你干的……”

“这么浪荡的女人,我司容泽当然不会娶。婚约绝对作废,还想我给你五十万?做梦!”司容泽不屑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团肮脏无比的东西。

“容泽哥哥,我们快走吧,跟这种恶心女人没什么好说的。”白柔柔站起身拉着司容泽刚要走,苏清挽便愤愤地拎起桌上的咖啡扬手一泼。

白柔柔被烫得尖叫:“啊!你这女人疯了!”

“呵,白柔柔,渣男配绿婊,我本想成全你们,却没想到你这么恶毒,居然算计我!”苏清挽美眸怒睁。

白柔柔被烫得眼泪直掉,那幅楚楚动人的模样惹得司容泽心疼至极。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有点像个人贩子

“柔柔你没事吧?”

“呜呜,我不要紧,只是你给我买的这身裙子……可怎么办啊。”

司容泽越想越气,抬头愤然指着苏清挽:“你这个女人,简直恶毒至极!”说着,抬手就要给苏清挽一耳光。

眼见那巴掌就要打下来,苏清挽也倔强地毫不躲闪。

可突然出现一只大手,轻松地截住了司容泽的力道。司容泽只瞥了眼来人,脸色变得比翻书还快,怂样毕现:“哥……你怎么会在这?”

“怎么,还想打女人?”司容深的眸色更狠了三分:“她是我的女人,你没资格动。”

周围看热闹的人皆哗然。

谁不知道那个禁欲大总裁司容深?现在居然在公众场合宣誓主权,再看看那个女孩,鹅蛋脸上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贝齿轻咬下唇,秀眉微皱,满脸的倔强。

竟让人油然生出一种保护欲。

司容泽满脸懵:“怎么可能?这种女人,哥你怎么会……”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司容深只轻轻一瞥,眼里的寒意就惊得司容泽打了一个寒噤。

白柔柔站在司容泽身后,颇为不爽地看了眼身前敢怒不敢言的他,看向苏清挽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怒意。

司容深这样的男人,你苏清挽怎么敢染指!我一定要把他给抢回来!

想到这里,白柔柔摆出一副自认为最楚楚可怜惹男人动容的模样,向前一步开口道:“容深哥哥,你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她……”

“滚。”

听见这个字,白柔柔瘪着嘴几乎要哭出来,司容泽嫌恶地瞥她一眼:“赶紧走,丢人!”

两人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咖啡厅,司容深只瞥一眼周围,人群便自觉散开。

苏清挽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明天是不是要上头条?

刚一抬头,就对上司容深颇为责怪的目光:“别人要打你你就站在那当活靶子吗?怎么这么蠢。”

苏清挽美眸一瞪:“我又打不过他,再怎么样不能输了气势……”

司容深挤出一声“呵呵”,脸上的表情复杂不已,一把拽住苏清挽的手腕便拎着往外走,塞进了加长版的林肯车,塞进去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护着她的头。

“能不能温柔点……”苏清挽小声嘟囔,又不由得疑惑:“这是要带我去哪?”

“把你卖了。”

苏清挽满头黑线。

司容深的声线本来就颇为磁性,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出这几个字,还真有点像个人贩子。

“司总就别拿我说笑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中途把我放下来就行,我自己回去。”话音刚落,苏清挽便莫名觉得周身的温度下降了几分。

男人阴沉着脸:“我说过了,要把你卖掉。”

“卖给谁啊谁会要我啊……”苏清挽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司总你行行好,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

“你缺钱,刚好我缺个女人。可以各取所需。”

要不是后视镜里司容深冷漠的俊脸极其诱人,苏清挽当即就要忽略掉一切的涵养翻上一个大白眼。

堂堂应天集团的总裁诶!会缺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赶着抢着要上他的床,他说出这种话来简直比母猪上树还要难以置信。

“司总,我何德何能……”

“再多说,把你嘴堵住。”

一阵沉默。

苏清挽眼睛轱辘一转,计上心头。司容泽那边弄不到钱,不代表司容深这边不行啊!看他的样子,虽然冷冰冰凶巴巴,但是好像还挺温……柔?

不管了,看他要我做什么,乖乖听着就好了,说不定他心情好,就能借五十万给我了。

忽而看向窗外,似乎已经出了市区。因为是郊外,空气格外的清新,苏清挽忍不住打开车窗,猛地呼吸了一下。

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竟是让司容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只是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后视镜,就看见这小家伙如此惬意的表情,真是……

真是想天天都将她吃干抹净!

陆宇在半山别墅的门口已经候了很久,看见老大的车开来,心中不由得一声慨叹:我们家老大,终于要开荤了。

一下车,苏清挽有些懵。这里不是传说中司容深的私人别墅吗!敢这么明目张胆建在半山腰里,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是靠多么雄厚的资金撑起来的。

顺带还铺了一条专属公路……

“我还是头一回来……”

陆宇在一旁默默听着:这里也是头一回进女人……

“苏小姐,我是司总的助理,你叫我陆宇就可以了。”陆宇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苏清挽见了,呼吸一窒。

好看的人都是扎堆待在一块儿的吗?这个陆宇满脸阳光帅气,笑起来还有虎牙!苏清挽的表情变化瞬间被司容深收入眼底。

陆宇本来还要给苏清挽介绍别墅,尚未准备好措辞便被司容深一句话怼走:“给我回去好好处理你的事。”

迷一样的尴尬。陆宇不由得一阵腹诽:老大吃醋还吃到自己人头上去了。

苏清挽初来乍到,倒是对很东西都好奇得不行。即便苏氏集团仍鼎盛的时期,家里的装饰也从未有如此豪华。

当年司家和苏家的老爷子是故交,一次下棋闲来无事便定了那么一纸婚约。原本是说司家和苏家的子嗣,只要合适便可结为姻亲。

可是由于后来苏家开始不太景气,司家就不愿意让长子背着这么一桩负累,于是乎婚约便顺理成章地挪到了老二司容泽的身上。

小的时候,有个男孩经常和自己一起玩。那时候还常常幻想,以后要是结婚了,自己可不能做妈妈,妈妈是要受欺负的,得让他做妈妈。

后来得知,那就是司家的孩子,还和自己有婚约。却不曾想,长大之后,婚约另一头的人,竟然是一个满腹花花肠子还从不收敛的浪荡公子哥。

苏清挽只想,要在国外努力读书好强大自己,回来就有底气拒绝这一桩婚事。

可是她没有料到,苏氏集团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差。就连基本的维持运作,都显得十分吃力。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比电视连续剧还要狗血

她只能放弃国外唾手可得的博士学位,回来拯救衰颓的家。可惜她苏清挽不是什么超人,没有办法凭一己之力便力挽狂澜。

更何况父亲……还停留在那个女人的温柔乡里。

“你七岁那年发生了什么,还有印象吗?”

蓦地,男人的声音将她从回忆拉到现实。她愣愣地睁大眼睛:“什么?”

“没事,”司容深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到处看看吧,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什么?!”苏清挽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些:“我为什么要住在这?”

司容深淡淡瞥她一眼,不作回答,下一秒她便接到了李管家打来的电话:“小姐,太好了,苏家有救了!咱们的账上刚入了十个亿!”

闻言,苏清挽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你这是……”

一份早就准备好了的合同文件摆在了苏清挽的面前,她大致看了看。

稳赚不亏啊!

十个亿的资金,代价是自己要和司容深假扮夫妻三个月。

“哎呀这当然没问题啦!我帮你堵住那些烦人的女人,你帮我输入资金。那既然是假扮,咱们得约法三章,你不许……”

“不许什么?”

男人忽然靠近,吓得她往后一窜,直接贴在了墙壁上。面对男人放大的俊脸,苏清挽呼吸一窒:“上面都说了是假扮的。”

“可不代表不能真做。好好想想吧,不然,我会马上收回那些资金。”

威胁完之后,司容深满意地进了浴室。留下苏清挽一个人闷闷地算计着到底亏还是不亏。

许久过后。

浴室门被敲响,苏清挽的声音弱弱地在门外响起:“喂……司容深,我答应了。”

话音刚落,浴室门便忽地打开,司容深的头发都还在滴水,浴衣半敞,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引人遐想,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笑意:“既然答应了,是不是要改口叫老公了?”

“呸!还没正式开始假扮呢,再说,我和司容泽的婚约……”

“那些事我会搞定。你现在去洗澡,一会儿准备吃饭。”

苏清挽还有些愣:“那我的行李……”

“已经跟李管家说过了,他明早就会把东西送过来。”

见苏清挽还愣在原地,司容深坏笑着靠近:“怎么,还不去,是要我帮你洗?”

浴衣因为动作敞开得更大了,苏清挽的眼睛简直无法从他线条完美的腹肌上挪开:“不!我自己来!”

说完,便一溜烟地绕过男人蹿了进去。司容深站在原地,慵懒地揉了几下脑袋,转身走开。

苏清挽躺在浴缸里,脑袋简直比糨糊还乱。

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直比电视连续剧还要狗血。

本来前途大好,却忽然接到李管家的电话说家里要不行了。没想到刚回国就被白柔柔引到酒店下了药,差点被一群男人给……

想到这,她就觉得一阵恶心,连忙用力擦洗了一遍身子,洗着洗着,脑子里又莫名浮现出司容深的俊脸,然后渐渐往下是线条完美的身躯……

“呸!苏清挽!你清醒一点啊!现在是犯花痴的时候吗?”

司容深正在外面看杂志,听见小家伙在浴室里自言自语,不由得一笑。

怎么办,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苏清挽洗完澡,起来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我没拿浴袍……

大脑飞速转动过后,她瞥了眼偌大的浴室,居然没有大一点的毛巾可以遮住她的身子。

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走到了门口,弱弱问:“喂,你还在吗。”

“嗯?”

“我没拿浴袍。”

苏清挽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变得极其正常,就好像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司容深只需要拿着浴袍,从门缝里伸手把东西递给她,她接着穿好出去,顺理成章!

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完完全全……

“拿来了,开门。”

面对男人颇为磁性的嗓音,她吞了下口水,战战兢兢地开了一道门缝。司容深骨节分明的大手拎着一件浴袍伸了进来,苏清挽慌忙接过,立时就要把门给关上。

门却被拦住了。

苏清挽冷笑一下,心里只有三个字:臭流氓。

“急什么,你浴霸都没开,会感冒。”男人说着,伸手打开了浴霸。温暖的光环绕着苏清挽,而司容深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往浴室里进一步。

关上门,苏清挽满头问号。

怎么着是我思想太龌龊了?

门另一边的司容深,向来冷漠的俊脸上居然泛起了一丝红晕:该死,这个女人真是……

太诱人了。

苏清挽很快就穿上衣服走了出来,司容深看见了,递给她一把吹风机:“帮我吹头发。”

瞥了眼司大总裁仍然湿润的头发,苏清挽简直无奈:“为什么不自己吹,是想感冒吗?”

“就要你帮我吹,不行?”司容深的表情严肃无比:“少废话,否则那十亿……”

“是是是司总,我错了!”苏清挽立马接过吹风机,一把将司容深摁在了沙发上,使劲用吹风机吹他的脑袋,爪子不安分地拼命揉着他的头发,仿佛要把所有的不满发泄在这颗无辜的脑袋上。

司容深觉得自己脑袋上好像长了个鸡窝。

“好了,停下来吧。”司容深说着,接过吹风机,温柔地打理着她的秀发,苏清挽有些如坐针毡:“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嗯?”司容深关上吹风机:“你说什么?”

“没事。”

司容深收好东西,走到衣柜前:“准备出门,一会儿有个晚宴,我带你去买身衣服。”

苏清挽懵懂地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苏氏集团的危机算是解除了,她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司容深总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她总会想到某个夏日的午后,蝉鸣温婉,自己仿佛置身在家门前,玩着那个有些旧旧的洋娃娃。

当时的情景……似乎还有一个人在身边。

啧,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想要去回忆,脑子里就越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把她拦住,让她无论如何都探寻不到身处埋藏的那些记忆。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我想给我的娃娃一个家

她好像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可是是谁呢?她想不起来。

“苏小姐,准备好了吗,总裁在楼下等你。”陆宇关切地问道。

苏清挽被一下拉回了现实,连忙甩了甩脑袋:“好了好了,我马上就下去。”

到了门口,司容深一直盯着她,这让她有些尴尬:“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你洗脸了没,眼皮上黑黑的。”司容深一本正经地说着,苏清挽不由伸手擦了擦:“不会吧?可能是下来的时候在哪蹭的。”

“别动,我来。”司容深开口,苏清挽连忙闭眼,任由司容深的大掌在她脸上游移。

明明是一个大总裁,为什么手掌上的老茧会这么多。苏清挽正胡思乱想着,却忽然感到有微微的热气靠近,紧接着,双唇碰触到了什么。

司容深紧紧拥住她,不断地辗转徘徊,终究是没有深入。他很快放开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清挽,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上车。”

苏清挽愣在原地,指着自己的脸问陆宇:“我脸上有脏东西?”

陆宇使劲憋着笑:“有有有,可多了。”

坐在车上,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苏清挽还对刚刚的那个吻有些怀疑,是不是其实碰到自己嘴唇的只是他的手而已啊?

“还不下车?”

男人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她连忙走下去,抬眼便看见了极为华美的服装店。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姐笑得优雅得体:“欢迎光临,请进。”

司容深点头回应了下,径直走了进去。苏清挽跟在他后面颇有些尴尬,因为周遭的议论都是:“天哪!我要晕过去了!那是司容深吗?是真人嘛我的天!”

“他后面那个女人是谁?”

“肯定又是个想攀高枝的,我们家容深才不会看上她这种女人。”

司容深似乎也听见了那些言语,步子慢了几分,一把揽过差点撞到他背上的苏清挽径直向电梯走去。

几乎在司容深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刚才叽叽喳喳议论的女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很快到了七楼的贵宾厅,有一个经理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司总好,你定制的晚礼服已经做好了,要现在试穿吗?”

“嗯,带她去吧,好好打扮一下。”司容深推出了身后的苏清挽,经理看见了,眼神显然惊讶了一下,不过没有表现得特别明显:“小姐,请跟我来。”

司容深坐在一旁,接过旁人递来的咖啡,百无聊赖的等待。

他陷入了回忆,记忆中的那个女孩,笑容清丽,总是喜欢抱着一个洋娃娃在门口发呆。

“你在做什么?”

“我想给我的娃娃一个家。”

十岁那年,他又一次去找她,却被门口的管家告知说,那个女孩和她妈妈出车祸了,还在医院抢救。

司容深哭了。那是他这辈子最为痛心的瞬间之一。他还记得年幼的自己跌跌撞撞,费尽心思打听到医院的位置,孤身一人淋着瓢泼大雨奔跑在街上四处追寻。

他终究是追到了,女孩抢救回来了,只是头部伤重,很难记住事情。醒来以前的那些事情,她都忘记了。

她不再拿着娃娃蹲在家门口,扒拉着青草同蚂蚁说话,也不再记得他。

“喂,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没有记错,我应该是叫苏清挽。”

“那你可要记住了,我叫司容深。”

想到这里,司容深的眸光黯淡了许多。她终究是忘记了。不过没有关系,这一次,他绝不会失去。

“喂……司容深。”女孩羞怯的声音响起,司容深恍然抬头,却被惊得忘记了呼吸。

一袭深蓝色的长裙,裙边渐变点缀着星空。亚麻色的长发随意盘起,凌乱的碎发衬出她修长的脖颈,如天鹅一般的高贵优雅。

她有些局促不安:“会不会不太好看?”

司容深站起来,脱下身上的西装将她罩住,认真地盯着她如星子一般的双眸:“很美。”

苏清挽的脸立即就红了,简单清淡的妆容就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她的美。

司容深不得不承认,她是自己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不论过去将来。

牵着她一路到了门口,那些女人都被苏清挽的样子震惊得说不出话。

汽车扬长而去,苏清挽小心地整理裙边,生怕会压皱。司容深见她拘谨的模样,忍不住皱眉:“不用这么小心,想要多少件都可以给你。”

“不是……只是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别人给我买衣服。有点开心……特别开心。”苏清挽望着窗外,正值黄昏,她的心头涌上满满的暖。

很快到了会场,门口有一大堆的记者蹲在那。看见司容深的车来了,一窝蜂似的蹿了上来。司容深打开车门,邀请苏清挽下车,从后面出来几个保镖隔开了那些记者。

“司总,请问你这次举办的晚宴是要宣布对宜美企划的收购事宜吗?”

“司先生,你身边这位小姐是谁,方便透露一下你和她的关系吗?据说网上流传着你与神秘女子相会于咖啡厅,请问是真的吗?”

司容深对他们视若无睹,只是苏清挽还有些尴尬,紧了紧身上的西装,跟在司容深后面寸步不离。

司容深察觉到了她的局促,抬头锐利地扫视着周围:“请你们来不是为了挡我的路。我只说一次,滚。”

闪烁的光影立马停了下来,有几个不怕死的还在按着快门。司容深直接对身边的保镖道:“查一下那几个是哪个公司的,打电话给他们的老总。不愿意开除的,明天我要看到那个公司倒闭的消息。”

苏清挽在旁边听着,满脸的震惊。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大的势力?

进入会场,他们两人立即吸引了一大堆的目光。感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苏清挽有些不太自在。司容深低头温柔道:“没事,有我在。”

这一句话简直暖到了她心里。苏清挽脸上忽地一红,赶忙低头不语。

因为有些商务要谈,司容深周围有好多企业老总。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能不能借我一分钟

苏清挽有些局促不安,司容深本是想推开那些人的,苏清挽却阻止道:“我自己到处看看,你先忙。”

不等司容深回答,她便率先挣开了男人的手,将西装脱下还给他,迅速逃离。

司容深危险地微眯双眼:女人,胆子肥了敢甩开我?

苏清挽很快地蹿到了自助甜点区,一边吃一边感叹司容深的办事效率。怎么说要开晚宴就能开晚宴呢?跟闹着玩一样。

有钱就是好。

狼吞虎咽了一会儿,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躲着消食,却忽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白柔柔!

完了完了真是哪都不顺心,可千万别看见我。

可惜她这一身打扮着实华美优雅,嘴角残留的蛋糕渣更显得她天真可爱毫不做作。很多男宾都在不远处悄悄注意着她,白柔柔自然也不会忽略掉着颗耀眼的美钻。

眼见着白柔柔步步紧逼,苏清挽已无处可逃,干脆就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看她怎么找茬。

“啧,苏清挽啊?打扮得这么好看,是想勾引谁呢?”白柔柔眼睛盯着她那身裙子,酸得跟个柠檬精似的。

这可是手工高级定制的晚礼服!就凭她苏清挽怎么买得起,肯定是爬上了哪个老板的床,小日子过得滋润啊。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苏清挽“攀”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白柔柔自己的老板司容深!

“我妈曾教育过我,不要嘴里带刺。现在看来,可能不是每个人都有妈妈教育。”苏清挽冷漠一笑,白柔柔的脸登时就红了:“你!”

周围开始集结了一些人,有人指指点点,不过苏清挽已经毫不在意了。刚打算离开,白柔柔就在后面尖声讽刺:“呵,也不知道是谁,不晓得掂量掂量自己。攀不上我们司家二少,转头又去勾引了其他的男人。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这么高端的地方还是别来了,也别穿着一身好衣服,白白给它浪费了。”

“那不是苏氏集团的苏清挽吗?她家不是快破产了?那个姓顾的女人……”

“不知道,看这样子,估摸着也是被哪个有钱人包养了吧。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啊啧啧。”

苏清挽听着,顿时一股怒火冲上心头:“呵,对啊。我这么会勾引男人,当然要你老板这种优秀的男人勾引。信不信今晚我吹吹枕边风,就能叫你丢了饭碗呢?”

白柔柔听了,哈哈大笑:“呵?就你?可别开玩笑了吧,司总裁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货色。”

远处的司容深正在与人商谈事务,苏清挽二话不说就直接提着裙子走了过去,拍拍司容深的肩:“能不能借我一分钟。”

司容深挑眉:“怎么…….”

那个问句还没有说完,唇便被苏清挽含住。女孩笨拙地亲吻着,因为个子不够高,就算穿了高跟鞋也得扶着男人的臂膀踮脚才能亲到。

察觉到她的费力,司容深轻轻一笑,伸手揽过苏清挽的腰开始热烈地回应,苏清挽渐渐有些喘不上气。

不知过了多久,司容深才把她放开。苏清挽红着脸他:“都怪你,口红没有了……”

“要多少都给你买。”司容深轻笑。

门口那群记者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进来了,举着相机开始狂拍。

司容深请了这么多媒体过来,就是为了宣布一件事情。见苏清挽还愣在原地,干脆一个公主抱把她带到了台上。

白柔柔那脸色变化得比电影还精彩,裙子被她用力捏得褶皱百出,她几乎是咬着牙低吼:“苏清挽……”

司容深站在台上,微微一笑:“我要宣布一件事……司家与苏家的婚约即刻履行。我司容深,与苏清挽,正式订婚。”

电视前的司雄简直气得发抖,一旁的管家有些担忧:“老爷……”

“胡闹!苏氏集团这幅病恹恹的样子,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娶了这女的有什么用!赶紧派人给我把司容深给我叫回来!”

“可是老爷……大少爷他已经和我们断绝关系了。”

司雄把玩着手上的卵石,眸光深沉:“既然不是司家的人,又凭什么和苏家履行婚约?我不会让他如愿。”

晚宴很快结束,宣布完消息,司容深便开车带她回去。一路上,司容深都在忙着听陆宇打来的电话,脸色不是很好。

苏清挽有些担忧:“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司容深没有回答。过了半晌才道:“半山别墅那边……今晚可能不太方便。你先回家住一晚,我明天来接你。”

闻言,苏清挽点点头。到了家里,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冷清。她打开院门,看见了等候已久的李管家。

“李叔?你怎么不进屋?”苏清挽有些讶异。李管家见她回来,连忙把她拉到一边:“老爷回来了,他看到电视上说你和司家那小子订婚,脸色不是很好。”

苏清挽皱眉:“我怎么样用不着他管。”

听了这话,李管家更担心了:“我本以为你会住到司容深那边去,结果他的助手告诉我你会回来。想必司家那边也在给他施压,你们这可……”

“没事,我能应付。”苏清挽对李管家报以一笑,推门而入。

大厅没有开灯,苏震坐在屋内,只有烟的光亮不断明灭。

苏清挽想掠过他直接回屋,不想却被叫住:“你和司容深绝对不能在一起。”

“凭什么?”苏清挽站在原地道。

苏震一下站了起来,猛地摔了茶杯:“就凭我是你父亲,我有权利决定你的未来!”

“你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被苏震摔出去的那个杯子瞬间就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玻璃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听到苏清挽这么说,他气得举起了右手,眼看着就要落在她的脸上,仿佛又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他的手似的,他的手就那么举在半空,没有再往下落。

她的目光从地上散落的玻璃渣子上移开,她看见了那只高举的手,怎么,是想要打她吗?

总裁宠妻难自持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