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总裁宠妻难自持

苏清挽司容深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

来源:zzy|小说:总裁宠妻难自持|时间:2019-12-02 16:30:18|作者:丁仙女

苏清挽司容深小说全文完结免费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丁仙女刻画的主角苏清挽司容深人物出场了。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全文分享,总裁宠妻难自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大总裁司容深?!虽然不明真相,但是莫名有点暗爽。你们苏氏不是快破产了吗?男人沉声威胁:要么,我帮你破产得快一点。要么,做我的女人,我出十个亿。满头黑人问号。十个亿可买不了我。我要你一生一世都是我的。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

苏清挽司容深小说《总裁宠妻难自持》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钻石王老五冠军

盛世华庭啊,那可是全江城装饰最豪华的别墅,先不说它的造价和占地面积,光是后期装修,就不知道投入了多少个亿。

听说这座别墅的豪华程度,堪比白宫。

之前就有人猜测这栋别墅的主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如此大手笔,刚才陆宇的话,已经向大家宣布了盛世华庭真正的主人,就是司容深。

令苏震觉得惊讶的是,他知道司容深有钱,却没想到,连盛世华庭都是司容深的,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个人。

顾洁君的心里却是另外一番心思,像司容深这样富贵逼人,样貌又是举世无双的人,怎么就会看上苏清挽那个丫头呢,要是……就好了。

“你是说,接我去盛世华庭?”

苏清挽以为自己听错了,重新确认了一遍,她以前并不知道盛世华庭是司容深的,只是和他假扮夫妻而已,居然就要接她去全城最豪华的别墅居住,对她也是够大方的了。

“是的,夫人,跟我走吧,车已经备好了!”

陆宇目光低垂,太度谦恭,俨然苏清挽已经是盛世华庭的女主人了一般。

他的声音平稳,一股高贵的气氛在偌大的大厅里弥漫开来,让身处其中的人都不自觉的开始审视自己,与陆宇相比,别人都显出了庸俗。

可是,他的谦恭,却是对苏清挽的,所以,一瞬间,她的周身像是披了一层光环,让人与她生出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

顾洁君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丫头到底是走了什么好运,居然得到了司容深的青睐。

看向苏清挽的眼神,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一丝恨意。

“可是我什么都没准备。”苏清挽道。

陆宇表情不变,“夫人只要过去就好,衣物用品总裁早已吩咐人准备妥当!”

什么?和司容深才认识几天啊,他知道我穿几号的衣服,几码的鞋吗?居然连她的衣物用品都准备好了。

苏清挽有些哭笑不得。

本来就不想去,虽然苏震生气赶她走,但这里是她的家,留下还是离开,自己说了算。

现在,她有了一种被司容深算计的感觉,更不想去了。

“不用了,替我谢谢司总的好意,我还是觉得住家里习惯一些!”

她当然不能明说不想去的理由,不然以司容深的性格,可不会这么好打发呀。

刚刚还口口声声要赶苏清挽出苏家的苏震,此时已没有了言语,本想用这种方法吓唬她的,却不曾料到,司容深的助理居然亲自来接。

这种事,随便派个人来就好了,司容深却派了陆宇,如同他本人亲临一般。

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殊荣,已经给足了苏清挽面子。

“好的,夫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随时都可以!”陆宇并不勉强。

“李叔,麻烦你送一下陆先生。”

“是,小姐!”李管家回答。

陆宇微微行礼,在李管家的陪同下,离开了苏家。

苏清挽看向苏震和顾洁君,见苏清挽望向自己,顾洁君赶紧将眼底的恨意给收了起来。

“挽挽,别闹脾气了啊,刚才你爸那是说的气话,别当真,我们是一家人,怎么能真的赶你出去呢?”

因为陆宇的到来,顾洁君估摸着这次不可能把苏清挽赶走了,转念一想,暂时还是不宜跟她关系闹僵,就打起了圆场。

“我什么时候闹脾气了,不是你们一直在为难我吗?”

苏清挽毫不客气,没打算给他们留面子,刚刚是谁说要赶她出去的,还有那个顾洁君,挑拨的本事是越来越高明了,明明说着损人的话,面上却是一片慈祥。

苏震吃这一套,在她这里可不管用。

瞬间,苏震和顾洁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顾洁君委屈的看向苏震,样子甚是可怜,希望他给她做主。

可是这一次,苏震却没有回应她,心里也很不舒服,但刚才陆宇的到来,多少还是让他有所顾忌。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回房休息了!”

说完,苏清挽不再看二人一眼,径直回了自己卧室。

躺在床上,望着那个鲜红的本本,苏清挽怔怔出神,这几天事情发展的太快,她实在有些适应不过来。

尤其是今天,刚领完结婚证,连句祝福的话都没得到,有的只有反对和诅咒。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闺蜜夏洛打来的。

夏洛是她在国外念书时认识的,比她高两届,所以比她早回国。

回国后,夏洛从事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作了一名服装设计师,两人时常打电话聊天,苏清挽回国后,也约出来见过几次。

“哇,挽挽,你居然把司容深给搞定了啊,快说说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你知不知道,有多人名媛想认识他,都被他给拒绝了,你这刚回国没多久,直接就跟他领了结婚证了呀!”

电话一接通,夏洛连珠炮式的话语就传了过来。

“……”

苏清挽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一些,等夏洛说完。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苏清挽老实交待,她总不能告诉夏洛,自己是因为遭人暗算,不小心把司容深给睡了,然手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的合约妻子吧。

这种解释实在有点扯,不说也罢。

夏洛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既然苏清挽这么说,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个理由。

她告诉苏清挽,司容深可是江城蝉联七年江城钻石王老五冠军,居然被苏清挽给拿下了,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在羡慕嫉妒恨呢。

另外,她还说了一些司容深的情况,他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不久后父亲司雄就续了弦,很快有了司家二少司容泽。

司容泽与其母经常在司雄面前挑拨司容深和父亲的关系,尤其是其母,经常吹枕头风,导致父子二人关系不好。

后来,司容深干脆脱离了司家,独自出来打拼,不几年,便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势头远远盖过了司氏集团。

尽管司容深在事业上蒸蒸日上,但在个人问题上,却迟迟没有解决。

第14章 岳父大人

这么多年了,他甚至连绯闻都没有闹过,有些女明星想借他炒作上位都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由于他的不近女色,被许多人在背后戏称为禁欲司总,也因此,他才有了江城蝉联七年江城钻石王老五冠军的称号。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司容深这么多年的禁欲生活,居然被苏清挽给终结了。

说起来,他的身世跟苏清挽倒是有几分相似呢。

苏清挽和夏洛两人聊了许久才挂断电话。

再想起司容深,苏清挽心里就升出一份莫名其妙的心疼,怅然若失。

人们只看到他风光的一面,觉得他这个人冷漠不好相处,却没人知道他冷漠倨傲背后的孤独。

她也是从小失去母亲的人,父亲又对她毫不关心,还有个黑心肠的继母在她和父亲之间挑拨。

这一切,和司容深的情况是多么相似啊,唯一的不同是司容深现在是多家公司的领导人,而自己依然一无所有。

说一无所有并不过分,她现在拥有的一切,确实是苏家给的,如果离开苏家,便也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她并不害怕离开苏家,就算不靠家里,相信出去找份工作养活自己还是不成问题。

虽然大学没能毕业,但好歹也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除了没有那个毕业证,在能力上,她绝对不输于任何人。

大不了,就像司容深一样,一切从头开始。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苏清挽并不打算这样做,如果她走了,不是正合了顾洁君的意了嘛。

顾洁君可是连做梦都想把她赶出功家呢,好霸占苏家的财产。

而她……就算是为了早逝的母亲,也不会让这个蛇蝎女人得逞!

想着想着,睡意袭来,苏清挽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吉米吉米,阿加阿加……”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吵得苏清挽睡不着。

她把手机扔在一边,把头蒙进被子里,假装听不到电话在响,打算继续睡一会儿。

好不容易,电话铃声总算消停下来了,她以为终于能好好睡觉了,不料,铃声却再次响起,大有如果她不接电话,就会一直响下去的势头。

无奈,苏清挽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睁开睡眼惺松的眸子,使劲眨了眨,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半睁着眼睛,努力寻找到手机所在的位置,白晳的胳膊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司容深打来的。

顿时,她睡意全消。

“司……容深?”

不是在做梦吧?苏清挽用手轻轻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哎呀,疼,看来是真的。

可是,他这一大清早的打电话过来干什么啊。

“嗯!还没起床吗?”

这个小女人居然还是直呼他的名字,虽然对于这个称呼有些不满,但想到她已经是自己的妻了,至于细节,以后再慢慢来。

苏清挽脸一红,她知道现在已经不早了,早该起床了,可是,耐床真是件很舒服的事啊。

不想起啊不想起!

“我正准备起来。”

最终,苏清挽还是要尽量为自己挽回点面子的。

司容深不打算拆穿她,叫她赶紧起床洗漱,然后带她出去订制婚纱。

苏清挽嗖的从床上坐直了身体,什么,要带她去订婚纱啊。

“订婚纱?”

“是,你收拾好了就出来,我在你家门外等你!”听到她的反应,司容深好笑的回答。

他说过,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第一步当然是要订制婚纱了,没有婚纱怎么结婚。

苏清挽发誓,她念书迟到时,洗漱速度都没这么快过,五分钟就洗好脸涮好牙,又花了五分钟往脸上涂了点保湿乳,这就算是好了。

她平时不爱化妆,觉得不舒服,有重大场合才会往脸上抹各种复杂的化妆品。

好在她的皮肤底子好,就算不化妆,肌肤依然晶莹白晳,甚过许多化了妆的女孩。

不知为什么,听到司容深说要去订制婚纱,她的心里莫名的有点小激动,好像是真的要结婚了一样。

所以洗漱速度格外快了一些。

苏清挽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裤,上身搭一件白T恤,头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俨然一个青春美少女。

从大厅路过的时候,却意外看见了顾洁君。

“挽挽,这是要出去呀,你爸正等着你吃饭呢。”顾洁君见她要出去,故意把声音说得很大,像是怕人听不见似的。

“不吃了,我有事要出去。”苏清挽急着出门,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司容深还在门外等着她呢。

苏清挽正欲迈腿,苏震的声音响起:“急着去哪儿?”

“朋友约我出去有点事。”苏清挽搪塞着说。

她不想说出是司容深在等她,以苏震的脾气,一定不会同意的。

“是去见司容深吧。”

苏清挽刚回国没多久,哪里来的什么朋友,最近不就是跟那个司容深走得近么,除了他,还能去见谁。

苏清挽回头,看向父亲,“是,我是要去见他。”

她和司容深连结婚证都领了,真不知道苏震为什么还是不同意他们俩的事,难道真的想让她第一天领结婚证,第二天就拿离婚证吗?

“不准去!”苏震语气严厉,周身散发出一种威慑,想用这股气势逼退苏清挽。

“为什么挽挽不能跟我出去呢?岳父大人。”

是司容深,他在外面久等苏清挽不着,便猜到她肯定是被拦住了出不来,就自己进来了。

“我跟挽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叫你一声岳父大人,可以吗?”司容深眼神凌厉。

他说得云淡风轻,可周身散发出的压迫感,却让人不能忽视。

苏震脸上白一块,青一块,一时不知如可作答,却又不敢说出个不字。

那可是司容深啊,说一不二的司容深。

“岳父大人?”

见苏震不答,司容深故意追问。

苏震当然不愿意苏清挽跟司容深出去,也不愿意接受那一声岳父大人。

可是,面对着司容深,他就是说不出口,最后,好半天才答出几个字,“可……可以。”

“那就多谢岳父大人了。”司容深道。

第15章 亲自己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

不敢对司容深怎么样的苏震,只能用眼神向苏清挽表达自己的不满,他盯着她的眼睛,希望她能看向自己。

苏清挽感受到苏震几欲吃人的目光,就算不去看他的脸,也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可是,她不打算理。

她想跟司容深出去,去试算不上真正意义的婚礼所用的婚纱。

苏清挽任司容深挽着胳膊,一起出了苏家大门。

身后,苏震早已气的脸色发青,偏偏又拿二人毫无办法。

“老爷,这丫头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你也别生气,相信她迟早会明白你的苦心的。”

顾洁君又适时的出来做好人,她当然要在苏震面前好好表现,因为苏家,除了苏震,没人相信她。

“你还替这个不孝的东西说话。”

苏震怒道,一甩手回了房间。

顾洁君目的达成,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朝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连忙跟着苏震一起进去了。

司容深直接带苏清挽上了车,直奔一家私人定制婚纱的工作室,那是他今天准备带她去的地方。

苏清挽只知道跟司容深的婚姻是协议结婚,却不知他内心的真正想法。

他是真的把她当作自己的新娘,希望给她一个最好的,终身难忘的婚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清挽觉得车下的气氛有些奇怪,连空气都似乎变了味道,气氛旖旎。

“带我去哪里?”苏清挽虽然知道是去看婚纱,却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

“怎么,怕我把你卖了么?”司容深身体未动,连头都没有转一下。

“不,不是的。”苏清挽咽了咽口水,她只是觉得气氛有点不对,想找点话说,缓解一下。

偷眼看去,司容深的侧脸好看得不行,那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如果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她突然想到,那天晚上在酒店,因为被下了药,事后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真是可惜呀,她盯着他时,心里这样想着,不过,她还记得他身上的味道,那种淡淡的薄荷味。

此刻,她离他如此之近,近得能闻到他身上的薄荷味,跟那天在酒店时,他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想到那晚发生的事,苏清挽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司容深看向她的时候,发现了她脸上的绯红,巴掌大的小脸愈发显得娇艳欲滴,令他无法移开视线。

发现他盯视自己的目光,苏清挽不好意思的把脸扭向一边,就算不照镜子,脸上的滚烫也让她知道自己的脸肯定红得像个苹果了。

怎么办,希望他没有发现才好?

冷不丁的,司容深蜻蜓点水快速的在她脸上啄了一口。

被吓了一跳的苏清挽挣扎着想坐得离他远点,可是,腰也被他的大手给强行搂住了,她的身体贴上了他的的。

“你……你想干吗?”

她又怕又气,似乎……还有那么点期待,至于期待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司容深把下巴搁在她的头上,命令道:“别动!”

这个小东西实在是太诱人了,恨不得马上把她吃了,这么可爱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吗?居然还敢在他怀里乱动,再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

驾驶室和后面的座位之间是用特殊玻璃隔开的,后面的人能看到司机的一举一动,而司机却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听了这话,苏清挽果然听话的停止了挣扎,只是身体由于紧张,微微有些僵硬,心脏突突的跳个不停。

司容深轻笑出声,强行让她直视着自己,从她的黑眸里,他看到了自己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某种欲求不满的躁动。

他俯下头,轻轻贴上她的唇,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要继续深入。

她的小手抵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想要将他推开,却根本不能移动他分毫。

从他的唇上传来的凉凉的触感,让苏清挽的脑子在一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睁着大大的美眸任他索取。

发现怀中的人儿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也不受控制了软了起来,司容深才强迫自己放开了她。

该死,真不舍得放开她,可是,不可以在这里!

发觉得到了自由的苏清挽本能的朝后移去,让自己离他远一点,心里却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点点儿小小的失落感。

“你……流氓!”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词了。

“亲自己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能叫耍流氓呢!”

司容深嘴角含笑,看着她的窘态,想继续逗她一下。

苏清挽想反驳,又想起,她确实已经跟他领了结婚证了,而且之前,他们的口头协议里,似乎也没有说不可以……

无话可说的苏清挽用美眸瞪着他,用这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抗议。

司容深面不改色心不跳,假装看不见她的小情绪,刚才,在她自己意识不到的时候,可是投入得很呢。

驾驶视里,陆宇在心里默念着:“非礼勿听,非礼勿听……“

虽然隔着玻璃,他什么也看不见,可他又不是聋子,能听见啊,这两个人,真的把他当成透明的了。

“我们的司大总裁,真是二十七年不开荤,一旦破戒就停不下来啊……”

不过,这事苏清挽并不知道,她以为驾驶室里能看到后面的情况,下车的时候,将头低得很低,不敢去看陆宇,怕他笑话自己。

司容深拉着她的小手,一同走进了婚纱设计室。

这家设计室,只为最体面的人设计婚纱,一般人是没有这个荣幸的。今天,司荣深把这里给包了下来,他不希望有人来打扰。

这里的老板看到苏清挽,眼睛就亮了起来,他见过的美女不在少数,但像这么清新脱俗的,却没有几个,而且身材还超级好。

不用司容吩咐,他就主动提出一定会为司清挽设计一套最美丽的婚纱。

司容深点点头,就有人来带苏清挽去量尺寸了。

量到一半,她的手机响了,是李管家打来的,“小姐,不好了,公司出事了!”

李管家的声音里充满焦急,事情似乎很严重。

总裁宠妻难自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