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大结局在线试读by柔菘冰

来源:WXB|小说: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时间:2019-12-02 16:18:35|作者:柔菘冰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全文免费试读柔菘冰小说全文在线地址,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by柔菘冰全文免费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全文免费试读柔菘冰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被迫出嫁,小王妃趁夜逃走,谁知点背,居然逃到王爷的床榻上,这下完犊子了。传闻中的阎王变成谪仙美男又如何,反正又不是她的菜,她只需要混吃能死就好了。只是,混着混着,她就落入那个王爷的口中,呜呜呜,我还小,得多养养,求放过。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苏家事

还有无论怎么样她都是王妃,这般畏畏缩缩的样子,竟然跟手下奴才无一差别,再不受宠也是王妃,堂堂王妃居然还躲在一群小丫鬟身后,实在是太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梅寒烟向她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

苏芳久心中知道,就算自己插翅也难飞了。

如此这般也只好硬着头皮,磨磨唧唧,踏着碎的不能再碎的步伐,走到了他的面前。

“一个丫鬟跟你要什么,你是不是就给什么呀?”

“恩,是啊,贴身丫鬟嘛?我也用不了这么多,她们要,我自然就给什么。”

“你再给我说一遍!”

苏芳久咬了咬唇,深呼一口气,果真是鼓足了勇气再说了一遍:“她们喜欢什么,那我就给什么吧,君子要有成人之美。”

梅寒烟顿时愣了愣,这个丫头还是个二愣子,没想到她居然还真敢再说一遍,就这种还好意思把自己比喻成君子,这脸皮得多厚呀。

他双眸如炬,不得不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乳臭未干的女子,本来以为是有两个半心眼的雏鸡,没想到是个还未长大的狼崽,有意思,有意思,苏轻江你倒是给我送了个能够解闷的妙人。

利用丫鬟贪图便宜心理,让丫鬟穿上自己衣服,带着自己钱包,再把她推入井中,置她于死地,若非太过心思缜密之人,在底层之中的奴才,是想不到这样计策的。

事情再清楚不过了,杀人这种事情每个人都希望跟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只有她留下这一堆证据,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唯一见过死者,而且是唯一跟死者有过接触的人,如果不是太蠢,那么这丫鬟就是心急十分深沉。

梅寒烟心思瞬息万变,脑海中盘算的是为什么要弄死她身边贴身丫鬟,莫非这个丫鬟知道了她不能见人的事情,可是她的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令她对自己丫鬟也毫不顾忌的痛下杀手。

苏芳久哪里能够想得到,仅仅是一瞬间的时间,梅寒烟早已是心思百转,她看着梅寒烟冰冷眼神,心中反反复复在想,这个王爷不会怀疑斜阳的死跟自己有关吧,毕竟只有她跟斜阳有过接触。

尽管所有事情梅寒烟都已经了然于胸,但是他从来都不是良善之人,更是不会为了一个丫鬟要让这个乳臭未干的王妃陪葬,算了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死了就死了,到底还是要给她留下点面子,命人买了一口薄馆,算是安葬了。

苏芳久倒是谢了又谢,小小的身板把自己放的很低很低,低眉垂目倒是像出自真心一般。

等待苏府知道消息之后,简直把大夫人气的全身颤抖起来,忍不住反反复复唠叨着:“这臭丫头果真十足贱骨头,该死不死,偏偏自己安插的人却是这么无缘无故离奇死亡了。”

大夫人身边丫鬟红楼倒是有几分机灵劲,看到火冒三丈的大夫人赶忙安慰道:“夫人那个贱人可不值得你生气,我看这斜阳八成是运气不好,让萧王府上的人给杀了,只要这贱丫头还有一口气在,那我们有的是机会。”

“大夫人别忘了,那二小姐嫁的可是人间活阎王,在阎王底下,她怎么可能会有活命机会。就二小姐那个样子,她惨死那也是迟早的事。”

听闻红楼如此说,心中怒气似乎也减少了些许,一抬头看到一抹藏青色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怒气瞬间化为泡影,脸上堆满了笑容,赶快起身迎接:“老爷回来了?”

苏轻江恩了一声,算是回答,左手撩起长袍端坐在枣木的太师椅上,脸上看上去十分阴沉。

红楼是及其有眼力劲的,如此这般赶快双手奉上香茶,又及其乖巧立在他们身后。

大夫人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苏轻江一眼,才说道:“老爷,我看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

苏轻江右手捧着茶杯底座,左手拿着茶盖轻轻撇着茶沫,过了好大一会,才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萧王实在是太过分了,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无论怎么说,我把女儿嫁给了他,就算是他的老丈人了,在朝堂之上怎么着也应该给我两分薄面的。”

“可是他倒好,不仅一分薄面都不给我,比原来更是嚣张跋扈了,实在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话音还未落,他就重重把茶杯摔在了枣木桌上。水渍顺着桌子上纹理,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摔成无数个破碎的样子。

大夫人面色阴沉了几分,开口问道:“朝堂之上,到底是所谓何事?”

“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你那个好哥哥,这么大的人了,不务正业,成天惹是生非。”

大夫人姓叶名为井桐,父亲是兵部侍郎的一个师爷,家中只有一个哥哥,唤做叶沙,只不过他大两岁,家中父母皆是重男轻女之人,所以对她哥哥及其宠爱,虽然是在家中自幼遭受冷落,但是一次偶然机会上街被苏轻江一眼看上,娶回来做了小妾,几年功夫已经爬到了大夫人的位置。

苏轻江权倾朝野人物,再加上对这个小妾倍加宠爱,这叶沙从小被惯的无法无天,如今有了这么硬的靠山,很快便混成了当地的一霸,当街强抢侮辱民女,那民女跳河身亡,留下年迈的父母也跟着吊死在家中。

欺压百姓,在西梁京都街道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恨得牙根痒痒,却是没有人敢得罪于他,更加没有人敢制止他。

就在昨日这个叶沙在街上又干了一件丧尽天良之事,不知道怎么突发奇想,看到一个妇女怀中抱着三岁婴儿,非要当街辱之,婴儿母亲跪地求饶,却愣是让手下之人在大街之上糟蹋了,那婴儿哭泣之声,震动天地,百姓们更是敢怒不敢言,即便是碰到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人敢阻止。

恰巧被路过的梅寒烟碰到了,当场派人把叶沙毒打了一顿,又把女婴放到奄奄一息母亲身边,随后给了一些银两,请了好大夫医治,派人处理妥当,第二天就把奏折呈给了皇上。

第十章 叶家大少爷

大夫人一听自己唯一哥哥竟然遭人毒打,而且这件事情还被捅到了皇上那里,顿时慌了心神,吓得脸色都白了几分,有些不安问道:“怎么会这样?那皇上怎么说呀?”

皇上他老人家心中自然跟明镜一般,自然是知道萧王是在借机找个整治我的理由罢了,自然是先将事情调查清楚,等到查出事情真相的时候,再做定夺。

大夫人听闻之后,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想了想还是把斜阳这个丫鬟惨死的事情告诉了老爷,随后说道:“萧王是不是已经准备动手了,先拿着二小姐身边丫鬟开刀,紧接着就是要二小姐的性命了,这个节骨眼上,萧王杀人不眨眼,老爷一定要当心啊。”

苏轻江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大夫人,想了想说道:“萧王如果真的想要二小姐的性命,那简直就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何必故弄玄虚要一个无足轻重丫鬟性命,该不是你从中做手脚吧。”

“我对天发誓,如果是我,此时此刻就让我不得好死,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情,也是萧王府中才派人报来的信。”

“最好如此,以往你在府中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中跟明镜似的,现在芳久虽然是嫁给了萧王,那绝对不是你能伸手的地方,如果你敢再惹事,别怪我对你无情。”话说到最后,竟然带着几分严厉。

大夫人垂下眼眸,掩盖住内心不甘,柔声细语低头说道:“老爷放心,二小姐如今是萧王妃,就算是我再不懂事,自然也不敢惹那个萧王的,绝对不会给老爷添任何麻烦的。”

“最好如此,对了还有,你管好你那个好哥哥,别让他再给我惹事,再有下次,无论他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管了。”

话音刚落,仿若是狠狠砸落在大夫人心中,她苦苦相求的说道:“老爷怎么能这么说呢?无论如何他也算是臣妾的唯一亲人了,就算是犯浑了些,可是毕竟是一家人,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我父亲早已亡故了,我这个哥哥唯一就是听你的话,你若是能够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的,说不定他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时候跟您做个帮手,也是好事一桩。”

苏轻江冷笑一声说道:“就他那个德行,还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如果指望他来帮我,只怕我也是快到头了,还给他一官半职,让他披着官服为非作歹,我也丢不起那样的人。”

说完之后冷哼一声,离开了。

大夫人见他朝着后院走去,眼角散发着歹毒的光芒,嘴里恨恨说道:“被那个狐媚妖勾的连魂都没有了,若非是有事,只怕也不愿意踏入我这的门槛,哼,骚狐狸精,不知道给老爷灌得什么迷魂汤。”

“夫人消消气,您身体不好,可别再大动肝火了,无论老爷纳多少小妾,你还是稳坐大夫人的位置,这个苏家后院,还是您一个人说的算。那个狐狸精算什么,她给您提鞋都不配。”

老爷只是为了您大哥事情生气,所以这个话说的重了一些。

您别生气了,消消气消消气,再说了如今大小姐可是皇上心窝的人,就冲着这一点,老爷以后还是需要仰仗您。

一提到大小姐,大夫人怒气冲冲的脸上,终于展现了一丝笑容,“老爷不肯帮我,我去找我亲闺女说去,如今我闺女在宫中备受皇上宠爱,只要她稍微在皇帝耳边吹吹枕边风,那大哥事情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刚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什么来,连忙说道:“不行,我现在就要回家去看看,那萧王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只怕这次大哥被伤的不轻,大哥太可怜了,对了红楼你去拿几瓶上好的膏药,带着,还有府中那些大补的人参啊,鹿茸啊,全部带着。”

萧王午睡刚刚醒来,朝欢就进来伺候萧王穿衣,轻声的说道:“爷,魏总管一直在外边候着爷呢。”

梅寒烟点了点头,伸直手臂穿好衣服,慵懒的声音说道:“有什么事情让他进来说。”

声音虽不大,但是却刚好让门外等候多时的魏六听到,他推开门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说道:“爷,今天苏府来人了,说是给王妃送点东西,下人们带着苏府之人来到春江揽月阁,但是她们却没有去见王妃,反而是跟两位嬷嬷说了一会子话,便离开了。”

“哦,有这样的事情,对着她们说了些什么?”

魏六脑门中冒着都是冷汗,抬起手臂稍微擦了一擦汗才说道:“那两个老嬷嬷专门派了人在外面把风,奴才没有听到她们具体说了点什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说话这么磨磨唧唧的,直接说一句我不知道就完事了,偏偏废话连篇,看来你最近做这个总管,是不是做的太腻歪了。”

魏六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诚惶诚恐的说道:“王爷奴才知错,奴才知错,奴才这就去把他们说的话弄个一清二楚,到时候一定第一时间跟您禀报。”

“算了,她们说的什么我压根就没心情去理会,更加不会在意,你去多派几个人看好哪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就好了。”梅寒烟慵懒的说道。

魏六点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有很重要的事情禀报,但是刚才被萧王这么一吓,现在什么重要的事情连提都不敢提了,只怕再多说一句,自己真的要卷铺盖走人了。

虽然是不说,但是这件事情窝在他的心中也是实在是十分憋屈,总是让他惶恐不安,这个小王妃是苏府的人,一定会不受王爷待见的,起初也根本没有把这个王妃放在眼里,但是自从那次发生了一个小丫鬟跳井之后,按照王爷的吩咐找几个人看好她。

王爷的吩咐他是照做了,专门派人看着那个小王妃,即便是找人专门看着,愣是让那个小丫头凭空消失了好几天,而且派去的人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说道,咱们的萧王妃,虽然是个头不大,可是好像会隐身术一般,只是眨眼功夫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第十一章 踏入后院

若是王爷知道自己连个小丫鬟都看不住,不知道会爆发怎么样的雷霆之怒,正当自己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这个小王妃又冷不丁的忽然出现了,那张巴掌大的笑脸,充满天真,一脸无辜的走到那小厮面前,追着问那小厮想要找谁。

吓的那小厮撒丫子就跑,以后不敢再出现在后院之中。

一开始他自然是十分不相信的,而且还将那小厮骂了个狗血喷头,无奈自己偷偷潜入了春江揽月阁,凭着自己多年识人看人本领,又有那个人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脱呢?

可是现实终究是及其无情的,明明自己跟的好好地,明明自己跟的天衣无缝,可是那个小王妃就是凭空不见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自己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明白,莫非这个小王妃是借尸还魂,是厉鬼,是妖精,反正不是人。

正在忐忑发愁之极,萧王坐在书桌前,抿了一口茶水,随后问道:“那个小丫头最近都干了些什么?”

“王妃成天待在府中,这里逛逛,那里看看,也没做什么。”

“没出院子吗?”

“没,一向老实得很,从来没有踏出后院半步。”

“今天来的是谁,你可知道?”

“老奴知道,是大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名唤红楼。”

“送来了什么?”

“送来了一些桃花酥,还有一些银耳莲子粥。”

“没看到王妃就走了吗?”

“没有,王妃当时大概是在院子里散步,并不在房间之内,所以没有看到王妃,而且老奴还注意到,虽然没有看到王妃,但是并没有派那几个小丫鬟们去找,只是说跟两个陪嫁的老嬷嬷讲了半天。”

梅寒烟无意之中把玩着手中的毛笔若有所思,这个王妃既然在府中不受待见,为何还派人专门送来礼物,如果专程来看王妃怎么可能不见一面就这么说走就走了,随后一声冷笑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随后他放下毛笔,心中思索到,难得今日清闲,而且天气又好,独自一人在后院之中散散步倒也几分惬意,

随后就一路走到后院之中,进了春江揽月阁,门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冷清清,甚至连个把门的小厮都没有,他微微蹙眉,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在走廊上坐着两个衣着鲜艳的丫鬟,边嗑着瓜子,边不停地说笑,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刺耳笑声,没有半分丫鬟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几个没有教养的大小姐呢。

梅寒烟眉头蹙的更紧了,这个苏芳久平日里就是这么纵着下人的,实在是太岂有此理了。

不过他依然装着看不见,随后又往前走了几步,还未靠近厢房,就听到里面悉悉索索打牌的声音。

梅寒烟透过门缝朝着里面看去,有两个老嬷嬷,两个小丫鬟正在打牌,而且几个人此时此刻还都在兴头之上,几个人同样咧着嘴,呲着牙,一张张老脸都贴满了白条。”

下人们在哪里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好像个个都是主子一样,水果茶水满满的都摆放了一桌子,好像这里所有的丫鬟个个都拿着自己是主子一般,从现在的状态上来看,好像这样的日子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

梅寒烟有些好奇起来,所有丫鬟都在这里聊天打牌,那个这个春江揽月阁真正的主人苏芳久此时此刻在干什么?此时此刻她又真正在哪里呢?

他本身就闲来无事,在春江揽月阁里里外外甚至是找了一遍,全部都找不到她半个身影,就连杂物间都找遍了,依然没有苏芳久的身影。

梅寒烟无奈之下,只好原路退回,一路走一路想,一路想,一路走,整个后院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魏六天天派人盯着她,她到底会在哪里呢?

魏六是萧王府总管,虽然萧王没有派人跟随,可是魏六还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王爷进了春江揽月阁,心中更是十分忐忑,十分不安,府中大大小小所有事情没有人能够瞒住他的耳目,自然对于春江揽月阁的事情,他心中大概也知道一些。

可是主子既然不管,他更是不愿意理会,现在好了,王爷如果进去,看到里面的场景,到底会做如何反应,这一点他也不敢往下想,只是脚底如同抹了油一般,立刻麻溜的跑到了春江揽月阁。

“王爷,您可有什么吩咐?”

“你不是告诉我说,你时时刻刻派人盯着王妃的吗?你不是说王妃整日呆在府中,现在人呢?人呢?你派人盯着把人给我盯哪里去了。”

魏六吞吞吐吐,他确实派人盯着王妃,可是他派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够盯得住这个王妃的,如今王爷问起这个事情,那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小人一直是派人盯着王妃呢,王爷别着急,奴才这就派人好好地找找。”

“不用了,行了你也别跟着我了,我自己去。”随后他转身离开了。

魏六看着王爷的身影,额头上早已一头冷汗,站在原地一直低着腰许久不敢起身。

梅寒烟顺着后院湖心亭走去,转过山坡,穿花度柳,依次展现在眼前的是牡丹亭,芍药院,芭蕉坞,道路盘旋曲折,忽闻水声潺潺,水面如镜子一般倒映着垂杨柳,落花随着河流起起伏伏,飘飘荡荡,独有一种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境界。

他顺着这美景一直走,平日里很少有机会能够静下心来,走进这美景,细细品味着着巧夺天工的设计。

正当他感慨之时,忽然在岁寒三友怪石之下,看到了一个身影,似乎是蹲在那里,只看到一角淡粉色袍子。

他不动声色慢慢靠近,看的更加仔细了一下,此刻那人十分专注,看一看那怪石又看一看镌刻在怪石上那些字迹,而且还忍不住的连连点头。

他终于被她此刻的专注引起了强烈好奇心,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后。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