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凤一萧玄大结局在线试读by甲乙明堂

来源:WXB|小说: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时间:2019-12-02 15:40:28|作者:甲乙明堂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全文免费试读甲乙明堂小说全文在线地址,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凤一萧玄by甲乙明堂全文免费阅读。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全文免费试读甲乙明堂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穿越成为小家族的废物二小姐,某日,意外误吻一个极品妖孽。“女人,谁给你资格亲我,我有让你救我吗?”“不愿意,我再把你踹回去!”你有无上兵,我有帝后决,九天九夜,与恶魔定下契约,龙腾凤舞,谁也不愿雌伏于下,浴火重生,且看她娇小身影,将这天地一手遮之。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凤一萧玄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诱惑(1)

  早知道会是这么个大麻烦,打死我也宁愿亲自己胳膊!

  “给我滚!离我远点!”

  小胸脯还在起伏,努力了半天,凤一才尽量用平静的口气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该死的。

  “滚?好笑!你没事来打搅我,凭什么要我走;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萧玄起来自顾自倒水喝了,冷酷的盯着美丽的少女,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怜香惜玉的感情都没有。

  一袭玄色衣裳半敞着,肌肤半露;一头墨发半披散在肩上,在怒火中无风清扬;靠坐在凤一床头,精美的脸上颇有点慵懒邪魅的味道,颠倒众生!

  “打搅你?你以为你长得帅就能天下无敌,我会满世界追着打搅你?搞清楚,这是我的闺房!杀人你敢我也敢,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狠话我更敢!凤一彻底被他气疯了,美色也无心欣赏,猛的从地上爬起来,背上新衣服沾了些许灰尘,亦不顾的拍净

  她家条件虽然还凑和,一身新衣裳也不用等到过年才能有,可也经不起这么糟蹋!

  但这会儿亦顾不得了,火很大!

  烧得眉毛都疼!

  凤一转身走到雕花大柜子旁,从一侧取下一把剑,毫不犹豫的走回来,把刚才的愤怒一起对着萧玄就刺过去!她以前是个想动手就动手的主,什么时候被憋的这么没用过!

  萧玄就是有本事,将她骨子里所有东西都激发出来;像是剥开她衣裳一般,展露个够!

  这丫的一早被淹个半死,刚还咳嗽了,估计没多少力气。

  所谓恶向胆边生,凤一气昏头了,说动手就动手,刺了他丫的再说,下手亦用了不少力气!

  望着凤一刺来毫无气势的一剑,萧玄一点都不担心,轻轻巧巧侧身避过;顺手一带,抓着凤一脉门将她带在怀里

  萧玄控制住局势,嘴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味道:似乎

  “你闺房?”

  萧玄的眼睛满屋子扫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最后落在凤一脸上。

  “知道了就赶紧给我滚”。

  对上他深邃的眸子,还有随意的姿态,凤一还没疯到自以为能干掉他。

  一剑失手,干脆懒得再逞强,反正她知道萧玄不会真将她怎样,这是第六感。

  萧玄没有回答,眉头一挑,抬起头又将屋子扫了一圈。

  这方放一张雕花大床,铺一条干净被子;一旁雕花大衣柜,旁边挂几样战器;窗下一张桌子,上面文房四宝;跟前一张椅子,铺着浅色椅垫;视线所及,还有一幅地图,再无其他。

  这能算是县城第四家族中最受宠小姐、郡主未来EX妇的闺房?

  就算没什么庸脂俗粉味儿,怎么地也得有些小姐女孩喜爱的粉嫩小玩意儿吧?

  但看这模样,比老人家的卧室还差不多。

  鼻子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女儿香,干净清爽,家具亦都特别干净、桌子上书籍摆放整齐,这倒是有点眼前女孩的样子;

  萧玄忽然自语道:“还真看不出来”。

  凤一嘴唇抿了一下,抓着剑的手被控制住,她一时也没别的法,只能默然。

  强盗有强盗的逻辑,如果这强人要强占她卧室,估计还是有些不好办,大概还真得等他睡着再将他砍了。

  嗯,这主意不错。

  凤一唇角一勾,梨涡乍现,绝代风华明艳动人。

  萧玄不禁打了个寒噤,望着凤一的笑容,美则美矣,但有种隐隐的冷意,得小心一些。

  揉揉额角,感受着体内战力有些逆乱,萧玄只得先按下性子,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眉头却忍不住狂跳起来,气息都加重许多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压下心头的情绪,望着凤一,笑道:“我们谈笔交易,如何?”

  凤一瞅着他,眉头微挑,看起来她似乎没多少选择余地。

  萧玄不在乎的一笑,大手一挥,将她白玉佩从脖子里拽出来;再想要拽走,却又不能够。

  穿着白玉佩的绳子,虽然不很粗,当特别坚韧。

  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凤一手一抖,手中的剑差点搓了自己。

  凤一更怒,眼看白玉佩落在萧玄手里,眼底顿时冷了不少,换了只手举起剑毫不犹豫的就朝萧玄刺过去!不论刺不刺得中,总得试过才知道,是知道这丫的有没有到强弩之末。

  萧玄身子一侧,手绕过凤一胸口抓住她另一个手腕,往前一探,轻易的将她剑夺走放在一旁;头凑到她耳畔冷笑道:“女孩子家,不要动不动舞刀弄剑的,伤了自己可不好”。

  这丫头简直是拼命三郎、不要命!

  居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也敢屡次三番冒犯他,真让人讨厌!

  凤一冷哼一声,讨厌就给我滚远点!

  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小手飞快抬起,握成拳头对着萧玄眼睛狠砸过去!

  离得这么近、这么好的机会,不揍他太对不起人了。

  揍不死你,也揍你个乌青眼!

  萧玄急忙后仰,手一带,将凤一拖上床,翻身压上,抓住她两只小手一股柔滑的触感,立刻吸住他的手指,将他心头的怒火都软化了不少。

  凤一本就没力,又狠狠折腾了一番,这会儿躺着,又急促的喘气,唇角闪过一抹桀骜!

  萧玄恋恋不舍的松了她一只手,依旧抓住掉在她肩头的玉佩,哼笑道:“不自量力,可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样,现在可以考虑我的提议了吗?”

  凤一玉手软软的放在一旁,缓缓顺过气来,清澈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萧玄,鼻子一翕一张,多少怒气在心头黯然潜伏。

  萧玄手指忽然不自觉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小琼鼻很是可爱,这么安静的时候,比他以前见过的那些公主都甜美。

  他红唇微微翘了一下,笑道:“我在这里疗伤一段时间,并教你一种战诀。

  有了这,凭你的基础,一定能脱去废物的名头”。

  “嗤”

  凤一勾唇冷笑,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真不明白,为什么长得帅的人大多没脑子?

  萧玄好像小腹有了点动静,这感觉,不大好;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忙用话来转移注意力:“对于平常人以及平常战诀来说,这固然可笑。

  但我这个战诀不同,你的体质,简直就是最完美的说实话,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了,一定羡慕的要死。

  你体内一点战力都没有,也没什么其他的任何力量,包括血脉力量。

  你所具备的,仅仅是肌肉骨骼本身的强韧度。

  光凭这种强度,就能爆发,这种强悍程度,其实很变态!”

  凤一忽然皱起眉头。

  这个男人不像在胡说八道,因为他显然没必要。

  但这些名词和这个说法,她从来没听说过。

  她只知道她修炼战力修炼不上,至于别的力量,或者血脉力量

  这会儿说起来,好像亦不难理解;但,难道她就凄惨到这种地步?

  一点力量都没有

  唉,天要亡我乎呼呼呼!

  凤一小脸皱起来,不爽之至!

  看着凤一的反应,萧玄有点儿小得意,继续诱惑道:“听意思,你一直坚持修炼,所以不停的有力量在你体内穿梭,然后又被吸走;这对锻体效果特别好。”

第10章 :诱惑(2)

  他接着道,“你能感受到战力,想必魂力也不会太低。

  这种状态,实在最最最适合修炼那个战诀不过了!”

  世上竟然会有这种事情,仔细想来,那战诀简直就是为凤一量身订造的,实在是太离谱了!或者这丫头纯粹是为那战诀而生的!萧玄忽然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凤一眉头紧皱,脸色一冷,终于确认这个男人在空口说白话。

  用战力锻体,那一毛三才能达到,而要达到全面锻体,则是要二毛二。

  她根本无法吸纳战力锻体这不胡扯嘛,鄙视。

  萧玄不以为意,望着凤一小脸皱巴的样子,比平时云淡风轻生动可爱多了,忍不住笑道:“那个锻体,不是本身,而是将战力慢慢充斥,让力量加强。

  记住,韧性,就像一根纯银的强度。

  你这种锻体,就像不停的将那个银提纯,变得精粹。

  而用战力锻体,则是犹如添加各种稀有金属和矿物,增加纯银的力量,作为银这个主体,力量并未改变”。

  凤一摇头,没明白,这有什么作用。

  说来说去,她都是一点力量都没有,除了保证坐卧行走正常吃饭,再多一点就很困难了。

  如果真的有种奇怪的战诀,能让她拥有力量,或许

  望着凤一眸子里流露的一点兴趣,萧玄眼里闪过一抹奸计得逞似的兴奋,嘴里还好言解释:“这个战诀,名叫紫凤诀;大概能称得上是女性帝后决!成功之后的威力,足以让你傲视大陆!不过,它修炼起来非常非常困难。

  每一次升级,都必须吸入凤精,同时用同源凤火锻体;凤凰浴火,才能一飞冲天!你可要想好了,如果吃不了这个苦头,那就算了。”

  萧玄继续道:“因为,除了这种痛苦之外,不停的寻找凤精和同源凤火,亦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再有,紫凤诀,不是你所能修炼的;因此在你拥有一定力量能自保之前,都不能显露出来。

  这个自保之力,是相对你的敌人对手而言;而你的敌对势力连我都扛不动”

  “嘶”

  凤一直接给傻眼了!

  紫凤诀,据说是这个世上最顶级的战诀之一,凤一从古籍中偶尔见过!

  帝后决之称呼,就可见一斑了!

  她粉唇微张,惊愕的看着萧玄,这回再镇定不住了,喃喃道:“传说中的紫凤诀”

  紫凤诀耶,传说中最强悍最强悍的存在,凤一没必要假装不动心吧?

  若非修炼一途受挫,她也不用被人家打上门来退婚,不论退没退成,都很丢人好不好。

  真要说起来,她比任何人都更需要强悍的力量,来至少保证自己的面子,与家人的安全。

  眼巴巴的看着萧玄,一向精明的凤一,似乎都忘了怀疑,人家何以要给她这么高级的东西。

  “嗯”

  萧玄点头,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就剩下静静的看着凤一;他眼里,深藏着一抹戏谑,和期待。

  竟然会期待她答应修炼紫凤诀,这还真是够奇怪的,萧玄皱了下眉,抛开不理。

  “你说的在没有自保之力前,不能显露;像你这么强都不行?”

  激动半天,凤一开始认真考虑萧玄陈述的可信性;比如这个,就是问题。

  修炼之人,少不了和人对阵,增加经验,熟悉战技,锤炼势压;如果说没到一定程度就不能显露,难道要她一下子修炼到

  传说中的什么什么境界?

  那可能吗?

  好像是痴人说梦吧!

  萧玄一愣,神色有些复杂,不过总归高兴多一些;

  想了想,萧玄继续耐心的解释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

  寻常有资格的人修炼,都有守护者,而且能光明正大的修炼。

  至于你只要注意掩饰或许一些高阶战技能给你一些帮助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愣了一下,萧玄脸上浮现一抹凝重,这事情进行的果然没有设想的完美,和顺利,但他是相当自己的优势,他很擅长引人入圈。

  凤一则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所谓,我没有守护者,也没什么人关心我,因此没有显摆的必要。

  高阶战技也是想想而已;家父修炼的也只是铁阶高级的战技”

  虽然只是起了个头,虽然紫凤诀很美,虽然的虽然;但是,困难一个比一个大,直接将一点点可能性给压趴下,扼杀在摇篮里。

  凤一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挡了心事;安静的小脸,挣扎着一抹黯淡与不甘。

  才燃起的一线希望,对她而言,无异于痴人说梦,又能如何?

  凤一冷静下来,心神一动,似乎还被这个男人压着呢;

  好像随便个人压着她,她都没有反抗的能力,她身上亦太弱了,弱到有时候真让人痛苦的恨不能死掉的感觉!

  甭说是去寻找凤精和凤火,只怕放在面前她都拿它们没办法,因为她弱的可以诶。

  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战力,甚至连平常的十五岁少女的体力都不够;如此弱不禁风的身体,又包裹着这样一个高傲强悍的灵魂,此间痛苦,可想而知。

  牙齿紧紧咬着,眼角一滴晶莹,被她死死的噙着,她凤一不会这么容易就认命的,也不会永远只能等人睡着了再去捅人一刀。

  上天是公平的,只要她努力了,就一定能得到该属于她的那一部分!

  或许不是力量,或许不是财富,或许不是金龟婿,或许不是能想到的任何东西;但只要她努力到了,在命运的下一个路口,总会有属于她的那一份出现!

  小手倔强的紧握着,忍一忍,忍下这口气,她会做得更好!

  的眸中,放射出两道惊人的光彩,仿佛能洞穿黑暗和软弱,直达最美的天堂;这种力量,叫做“毅力”!

  剥去柔弱的外衣,露出坚强的灵魂,凤一,美得让人自惭形秽。

  在萧玄面前,她的本性完全展露,历经岁月打磨的智慧,远非十五岁的女孩能达到。

  “嘶嘶”

  牙齿狠狠的磨着,仿佛要将所有的软弱都吃掉!

  双眸愤怒喷火,无比决绝!

  萧玄愣了一下,望着凤一娇小的脸庞上,与年龄不相符的坚毅,和隐忍;心头莫名的动了一下。

  或许,这个问题他能帮忙解决一些,至少不会是少女想象的这么艰难,至少能给她起步的力量,甚至还能将她扶上马再送一程。

  至于她能不能修炼至大成,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难道就没别的办法吗?”

  既然有人愿意帮她修炼,凤一也没必要客气,咬了半天牙,提出一个更现实的替代思路。

  “你放弃了?”萧玄眉头一皱,面色有些不虞。

  放弃?

  决不

  她把握不住,就无所谓放弃;虽然心里不甘。

  许久,凤一轻声说道:

  “我总在做我能做的;脚踏实地,比美好的理想更重要”。

  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萧玄,带着挑衅的味道。

  她算不上渴望力量,但也不会和力量过不去;相反,现在的情况是,力量总是和她过不去。

  她凤一可以容忍路人甲骂她,但不能容忍别人骑她头上来,逼得她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第11章 :诱惑(3)

  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如果我帮你,你还修炼吗?毕竟,你现在这个年龄,修炼别的一时都难以取得极大进步。

  而你的种种条件,简直是千年来修炼紫凤诀的第一人。

  千年来,天下再没听说过谁修炼到那传说中的境界”

  摩挲着手中的白玉佩,萧玄声音中那种凝重和炽热,完美的融合了过人的睿智与少年人的锐气,颇让人心动。

  当然,萧玄的声音本身便极好听,不论恐吓威胁或冷笑,都像是一种致使的诱惑。

  凤一又有点被他话蛊惑了,不过听得他最后一句,却突然一惊:“什么?传说中的境界?!”

  在小城的传说中,大概战将战侯就够传说的境界了;让她一个十五岁的一毛二,扯上这些?!

  这感觉怎么像是将天和地扯在一起,那中间住着的那么多人怎么办?

  “嗯有没兴趣?”

  萧玄暗暗试了试白玉佩,精致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连激将法都用的和黑白无常那么阴森。

  不过凤一没心情理他,黛眉微蹙,暗自琢磨。

  兴趣,这事儿,可不仅是兴趣就够了。

  不为别的,只因,若是到时候再失败,她凤一可就得坐实无能的名头了。

  做个无能她不怕,但要一家人替她担心,这种感觉,可不大好。

  对啊,差点都忘了,就说这次退婚的事,王家全族都因她太弱而受到极大的羞辱。

  家里上下都如临大敌,父母兄妹更不知要为她操多少心。

  但大家什么都没说,而是加倍努力修炼,提高整体实力,对抗那些如山头一样的强者。

  那她凤一,别的都不说了,至少,她也该努力一番!

  因为,她亦是王家骨肉相连的一份子

  “嘭!”

  “姐姐!

  突然,院门一声爆响,王嫣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一边高声呼唤。

  “啊?”

  床上,两个人紧靠着躺在一起,这个样子

  “嗖!”

  凤一条件反射似的,飞快的从床上跳起来,顺带将白玉佩亦从萧玄手里拽回来,三二下将玉佩塞回怀里,然后理了理头发,便一头往外跑。

  望着凤一的背影,萧玄红唇微抿,这丫头,刚才都没注意到,她怎么会有力气跳起来呢?

  凤一一头往外冲,唯恐让人发现她屋里有个陌生男人;但一急之下差点绊倒,真是越急越乱。

  “呼”

  一阵柔风吹来,轻轻托着她往外去

  “嘭!”

  姐妹二人碰头,各自撞了个头晕脑胀。

  呃,凤一郁闷,头给撞得好痛,那个坏男人!黛眉皱着,小手忙抬起来,给揉揉脑子里想着,刚进去的时候,好像就有古怪,还没来得及细究。

  王嫣忙伸手拉着凤一,将她纤手从自己脑门拿下来,笑道:“我没事,姐姐头撞疼了?诶,姐姐,你干嘛了,出来这么急的?”

  姐姐好像出来的特别快,她都没看清,一眨眼就给从屋里撞到她眼前。

  凤一轻哼一声,掩饰道:“才准备睡会儿,你急急忙忙的做什么?”

  王嫣看了看凤一略有些凌厉的衣服和头发,摇摇头,拽着她的胳膊一头就往外走,一边叽叽呱呱白话:“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母亲说布坊才来了一批时新布料,花坊也有省城最时新的东西售卖,我们去看看吧”。

  凤一摇头,八成是母亲怕她一个人生闷气,才叫妹妹来和她做伴;不过,这些布坊花坊,她可没什么兴趣,明眸眨动,嫣然笑道:“母亲才给我裁的新衣裳,你羡慕了?”

  王嫣琼鼻一挺,道:“哼,我也有,做什么要羡慕姐姐?虽说我没你穿着好看;但大哥都说了,我也是咱们王家一枝花,咯咯”

  风吹枝头,花朵掉落,凤一巧笑嫣然,王嫣一蹦一跳,二只美丽的蝴蝶,真让人羡慕。

  不过,凤一还是摇头,道:“真要玩,我们去溪边走走就好了,做什么到坊里去丢人?都是些没必要的闲言碎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嫣撇撇嘴,小模样儿蔫了好多。

  想必沈梦菡那么大张旗鼓的踢入她们家,外人都知道了;不论退婚有没有退成,丢人总归是有的。

  凤一被人明朝暗讽这么多年“天才一毛二”,实在没必要再去添把火了;毕竟没那个必要。

  溪畔,绿草茵茵,云醉柳吐出一圈圈的柳丝,看着真有种蚕宝宝吐丝的感觉,云儿都醉了。

  溪水唱着欢快的曲子,一路向前,不知疲倦。

  凤一穿着嫩黄色衣裳,清新的就像才抽芽的柳枝,一步一摇,裙带飘飘,发丝亦在风中起舞,仿佛要振翅飞走一般;恬静中有一股俏皮的味道。

  王嫣穿着水红纱裳,靓丽的颜色,娇俏的模样,和凤一一静一动,好一对姐妹花。

  “听说沈梦菡住进了颜县主家”。

  王嫣忽然说道。

  “颜县主不属于沈家势力吧?”凤一望着河水,轻声道。

  这世界,虽然有省城郡城县城,看似直属上下级;事实上远非如此。

  不论省主、郡主还是县主,都是凭家族及个人实力挣来的;只要有实力,随时可以和省主及其家族开战、夺了他的位置,由此可见力量有多重要。

  而各家族能否抢到一方之主,除了家族内部实力,还和其所形成的帮派的势力有关

  而各家族能否抢到一方之主,除了家族内部实力,还和其所形成的帮派的势力有关。

  否则,即便抢到比如说县主,若是与本县各大家族不属于同一个阵营,对他们的管辖也有限。

  偶尔看似混乱,其实很简单:强者为尊!

  “嗯,父亲说不是;要不然一定会第一时间打击咱们家。

  呵呵,不过也不要紧,母亲说了,如果谁真这么不开眼,她就回一趟紫檀郡,让姥爷出面。

  姥爷可疼你比我多哦,姐姐啊,你真让那一起小人嫉妒死了”

  王嫣忽然停下来,看着凤一俏皮的打趣道。

  凤一无奈一笑,轻声道:“一件小事,卷入这么多人,真没必要”。

  王嫣习惯性的靠着凤一柔弱的肩头,俏皮的笑道:“呵我姐姐魅力大,有什么办法啊。

  不过,我看那沈梦菡和宋子勋也不能长久。

  听说沈梦菡是因为一枝花的缘故,没男人喜欢,才急不可耐的要找个男人撑场子,要不然那高傲的样子,肯定看不上一个少郡主”。

  凤一摇头失笑,这丫头,就知道成天八卦人家的事情,与她们又有什么相干;

  不过,凤一忽然问道:“都叫沈梦菡一枝花,我看她长得不错啊,怎么回事?”

  王嫣得意的小下巴一扬,取笑道:“姐姐就知道修炼,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因为她啊有一个可长可长的缘故呢”

  “凤小姐,原来你在这里!”

  一道火急火燎的少年清悦的声音,忽然从溪水下游传来。

  眨眼的功夫,一道青色身影风一样跑过来,拦住姐妹二人的去路。

  “颜浩民?”凤一望着来人,黛眉微蹙。

  “少县主,找我姐姐有事?”王嫣眉头一扬,口气有些不善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