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苏静雅皇甫御大结局在线试读by王族小妖

来源:WXB|小说: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时间:2019-12-02 15:11:18|作者:王族小妖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全文免费试读王族小妖小说全文在线地址,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苏静雅皇甫御by王族小妖全文免费阅读。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全文免费试读王族小妖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他是神秘的大人物,人人,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他冷冷睥睨着她,薄唇轻启:签下它。她唯唯诺诺在契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她都写得格外小心与谨慎。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苏静雅皇甫御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皇甫本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心里太清楚皇甫御办事的风格,于是补充道:“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敢暗中让苏静雅流产,我会加倍施加在孙晴空身上。”

听了这话,皇甫御肺腑都快气炸了。

他冷冷地勾起嘴角,阴郁泛着残狠红光的眼眸,却闪烁着旁人无法看见的痛苦、落寞与挣扎。

爷爷,你究竟是怎样一副铁石心肠?逼迫我爸娶一个不爱他的女人,害死他不说,现在又来逼迫我吗?逼着我娶一个我根本不爱的女人,看着我痛苦,你恨开心吗?

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知道,从头至尾,一切都是你的错!

“大少慢走!”守在大门的两排女佣面红耳赤鞠躬地喊道。

皇甫御如刀削般精致的脸颊在明媚的阳光下格外耀眼,每个地方都堪称完美,只是眼里一片冷漠看不出丝毫情感。

他紧紧拽着拳头,在轿车稳稳停在他面前时,转身瞥了眼身后富丽堂皇的主宅,随即冷笑起来。

苏静雅,你千方百计就这么想嫁进皇甫家吗?很好!不如我就遂了你心愿,拉着你一起下地狱,如何?

……

春城郊区的秘密训练基地。

一辆炫目的兰博基尼跑车“唰~”的一声停在基地后门。

车上坐着两个男人,他们在瞥见从木屋走出、手里端着狗食的男人身上,面面相觑一眼,然后开车的男人勾起一抹戏谑的坏笑,却假哭道:“哎~,真想掬一把辛酸的泪啊。堂堂皇甫集团总裁的高级助理,什么时候沦落到喂狗了?赵哥,三哥这次真心太狠了点!”

赵毅听了来人的挖苦,白眼一翻,顺手捡了根骨头,头都不抬一下的朝他掷去。

咚——

骨头稳稳当当砸在挡风玻璃上。

赵毅冷冷问:“说吧,你们两个废物来做什么?”

废物?!

车上的两个男人嘴角暗暗抽搐,却不敢反驳。原因有三:第一,地位不及他。第二,身手不及他。第三,能力不及他。被称为废物,他们也只得……认了。

轻叹一口气,坐在副座上的男人又说:“赵哥,你这次胆子也忒大了,敢跟三哥唱反调?啧啧……”简直活不耐烦了。

“如果你们是来挖苦的,可以滚了!”赵毅皱着眉头,不想与他们废话,转身想要进木屋。

一听这话,车上的两个人立即慌了,他们快速从车上翻下,拦住赵毅的去路,严肃道:“赵哥,三哥有密令,特别大的密令啊!你要不要接旨啊?”

赵毅微微蹙眉,冷幽锐利的黑眸落在拦住他的两个男人身上,沉默片刻才低低吐出两个字:“不接!”

噗——

金鑫和木森顿时觉得胸腔涌起一口血,差点就喷了出来。他们千辛万苦、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好不容易说服三哥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居然不领情?

木森首先跳起来,不解地问道:“赵毅,你脑子到底是坏掉了,还是被驴踢了?你怎么可以忤逆三哥?你究竟是想死了,还是想死了,还是想死了?”皇甫御是他能得罪的吗?是他得罪的起的吗?虽然赵毅在外人眼中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在皇甫御眼中,扣住死他比扣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皇甫御的手段,难道他不知道吗?

“我真的弄不明白你居然为了苏静雅那个歹毒的女人背叛三哥!”金鑫也不满地抱怨,“赵毅,你现在还弄得清楚状况吗?苏静雅害三哥最爱的女人流产,并且成为植物人,光凭这个就死定了,还别说她做出的其他十恶不赦的坏事。”

赵毅绕过他们,一言不发拿了木头与锯子,做自己的事情。

金鑫和木森见了,忍不住翻白眼,木森忍无可忍,抓狂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们,你是不是喜欢上苏静雅了?”

赵毅锯木头的动作一顿,皱着眉头依旧不说话。

木森和金鑫与他相识十年,哪怕赵毅不说话,有时只需瞄一眼他表情,他们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木森绝望又气愤大声咆哮:“赵毅,你果然活腻了。苏静雅是三哥的女人,就算不受宠,可是胆敢窥觊她的男人,被三哥知道下场,比死还凄惨啊!”

赵毅剑眉一挑,扔掉手里的木头和锯子,冷冷说:“我承认我喜欢,但是与爱情无关。我接旨,密令!”

……

医院的vip病房内,米色的窗帘被拉上,只留下巴掌宽的缝隙,供外面的阳光来驱散房间的阴冷与幽暗。

休息一天一夜,苏静雅脸色渐渐红润了,东方炎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陷入沉睡的苏静雅纤细的柳眉轻微拧着,他好看的剑眉也跟着皱了起来。

看着她放于被子外的白皙小手,东方炎不能自控地伸手想要握住,可是修长素净的手指在距离她小手不到两公分的地方骤然停下,犹豫再犹豫,挣扎再挣扎,最终他还是把手收了回去。

望着苏静雅睡得有些不踏实的脸庞,他扬起嘴唇,却露出苦涩的微笑,他呢喃道:“是不是在你的梦里依旧只有那个人?每次你梦到他,眉头都会皱起来,甚至还会哭,就算偶尔笑,也会笑着落泪。”

“我知道你爱他,你只在乎他,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甘愿忍下所有的委屈,你的世界里除了他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哪怕是一粒沙子。”

“所以,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在你的世界之外深深爱着你。

“静雅,我该跟你说声恭喜,从七岁等到二十四岁,你终于可以如愿……嫁给他了!”

东方炎微笑着,柔声低语,明明是说恭喜,可是眼泪却无法抑制夺眶而出。刚才他接到电话,两天后,她和皇甫御就要结婚了。

夜色深沉且醉人。

平日寂静的皇城此刻热闹非凡。暮色中,建筑在璀璨霓虹灯的映衬下,尽显气派奢华、雅典贵重。大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停着各式各款限量版豪车,那奢侈的场面,不禁让人眼花缭乱,唏嘘不已。

声势浩大的唯一原因,今天是皇甫大少结婚的日子,不止整个春城,就连邻城的所有上流人物全部赶来,想要趁此机会巴结皇甫家。

而皇城在整个亚洲都是出了名的,非皇甫家族的人,绝对进不去,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错过?

馨香四溢的偌大花园,在灯光笼罩下,更是美轮美奂。

乐舞飘飞,欢声笑语,衣香鬓影优雅穿梭在花园中。

但是至始至终,苏静雅只是穿着洁白简单的婚纱孤零零站在阴暗的角落,平静地看着人群。

皇甫本站在一旁,脸色阴郁难看,他微微扭头对着站在身后的管家呵斥:“大少还找不到吗?”

管家吓得冷汗涔涔:“已经派人去找了,再……再等等!”

“婚礼马上就开始了,还等?一群废物!”皇甫本气急败坏地大吼,这一呵斥惊动了不少宾客,苏静雅闻声,扭头望去,见皇甫本的脸又黑又臭,她细细的眉头一拧,垂眸看了眼手表,婚礼只剩五分钟了。

看来今天他不会回来参加婚礼了。

移动着步子,她缓慢走至皇甫本身边。

皇甫本见她走来,敛住怒气,淡淡地说:“静雅,要不把婚礼再延迟半个小时?我一定会把那兔崽子绑回来!”

静雅微微一笑,漂亮的黑眸在月色下闪烁着比星辰还耀眼的光芒,她摇头道:“婚礼正常举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皇甫本有些为难。堂堂皇甫家,居然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完成婚礼?

“爷爷别再找了,就算找到,他也不一定回来,我不想让他更讨厌我,我一个人能行!”微笑着说完,苏静雅转身走向红毯的一端。

晚上八点八分刚一到,轻柔的音乐响起,苏静雅提着裙摆,面带微笑一个人踏上红毯,一步一步走向神父。

一个人宣誓,一个人交换戒指,一个人的婚礼很简洁却也很萧索。

婚礼完毕,苏静雅走下台,嘴角挂着一层不变的微笑,她回主宅换衣服,耳畔众人惊诧中带着讥诮的议论声渐渐远去,她闭上眼睛,强人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有时候,一群人的狂欢,不过是一个人的寂寥。

欢乐是属于他们的,向来与她无关,哪怕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

……

皇甫集团旗下的私人医院,高级病房。

皇甫御坐在病床前,凝望着好似睡着的女人,他握住她的手,然后柔声细语一遍又一遍地深情呢喃:“乐乐……乐乐……乐乐……”

吵杂褪尽,皇城又沉入一片死寂。

夜深人静,月光灼灼,尽管劳累一整天,但是苏静雅没有丝毫睡意。梳洗完毕后,她穿了条纱织长裙,坐在飘窗上抱着双膝发呆。

新房里,一片喜色。

豪华奢侈的双人床上铺着代表喜气的大红色,红色的被褥、床单、枕头上都用名贵的金丝绣着皇甫家族的滕图。

而本该喜庆欢乐的颜色,却在昏暗的橘黄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无比冷清寂寥。

第10章

苏静雅背光而坐,落寞的灯光投射在她细小的身躯上,仿佛替她镶嵌上一层忧郁的金边。她眼睛都不眨地盯着窗外,一头长发宛若是光滑的丝缎,沿着弧度优美的肩膀倾泻而下,灯光穿过去,忽暗忽明,看不清她陶瓷般白皙的小脸。

正当她以为自己会守着冰冷的新房独等到天亮时,皇甫御居然回来了?虽然是被人抬回来的。

“少夫人,大少喝多了,您看?”虽说只是指挥保镖抬皇甫御上楼时,不要把皇甫御这碰到那碰到,但是管家还是累得汗流浃背。偷偷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见苏静雅满脸倦色,于是话语一转,“少夫人,你累了一天还是早点休息,我让下人照顾大少!”

说着,管家挥手示意保镖想要把皇甫御抬到客房休息。要知道,虽然大少不喜欢少夫人,可是少夫人怀上了龙种,在皇甫家的地位一步登天,皇甫本宠着呢,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一丁点差错,那他们也只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等一下!”苏静雅慌张从飘窗跳下,“还是我来照顾吧,把他放床上,轻一点!”

保镖听了,立即轻手轻脚把皇甫御放在大床上。

苏静雅看着皇甫御一脸的憔悴,心疼不已,她扭头问道:“怎么回事?”

管家立即上前回答:“护卫是在夜总会找到大少的,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我明白了,你们下去休息吧,辛苦了!”静雅一脸感激地说。

等到管家领着四名保镖离开,静雅见皇甫御好看的剑眉深深拧着,似乎难受到极点,她立刻去卫生间端来热水和毛巾,跪坐在地毯上,趴在床沿细心替他擦身子,然后又跑下楼亲自去厨房煮了解酒汤,一口又一口喂他喝下。

可是皇甫御喝酒喝得实在太多,刚喝下解酒汤,他便趴在床边吐了。

看着他好像连胃都要吐出来,静雅心疼得要死,连忙跳上床,替他顺着后背,焦急的责备道:“欢欢,是不是很难受?干嘛喝这么多酒,你这个傻瓜笨蛋!”

见皇甫御的衣服弄脏了,苏静雅赶忙跳下床去给他找衣服,可是还没转身,她的手腕突然被一股大力死死抓住。

深沉喑哑的男音骤然响起:“乐乐,我会回来接你,一定会回来接你,乐乐……不要走,不要赶我走!”

听着皇甫御的梦呓,隐藏在心底最敏感和温暖的弦被触动,苏静雅站在床边,流着眼泪微笑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所以乐乐又回到你身边了!”

摄人心魄的刺骨寒气,从四面八方急速袭来,苏静雅全身每根汗毛“唰~唰~唰”几下,全部竖立。顾不得被摔痛的胳臂肘和膝盖,她惊恐的抬头望向发怒的源泉,睡意也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皇甫御气急败坏坐在大床上,刚睁开眼睛就看见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睡他怀里,想都没想,毫不客气一脚把她踹了下去,现在又瞧见自己衬衣皱巴巴的,纽扣也七歪八拱的扣着,更夸张的是胸口处的白衬衣,居然印着……地图?

静雅见皇甫御俊脸又黑又臭,尤其是看到他胸口上那团被她眼泪染出的地图,阴霾的好似要吃人,她忍不住浑身一抖,指着他的衣服结结巴巴道:“那个……是…是是…”

“苏静雅,你难道不知道我特别讨厌穿着脏衣服睡觉吗?还有,这该不会是你流的口水吧?”皇甫御脸色不佳,而静雅在听了这话后,立即目瞪口呆,半天她才慌张摇头,“不是我的口水,昨晚你喝醉了,我想给你换衣服,结果……”

“闭嘴!”皇甫御根本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怒气冲天跳下床,奔到她身旁蹲下,然后扣住住她下巴强迫她抬起脑袋,迎上他迸射着寒光和愠怒的黑眸,他咬牙冷嗤道,“你以为嫁给我,就能成为名符其实的皇甫少夫人?就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想要为?”

皇甫御的声音低沉而阴霾,扣住住她下颚的手也越来越用力,下巴都快被他扣住得脱臼了,疼得她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她拼命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只是想单纯陪在你身边而已。

“没有?”皇甫御轻蔑讥诮,“你苏静雅是什么货色,骨子里有多不要脸,我比谁都清楚。我不妨告诉你,在我眼里,你不过是生子工具,几个月后孩子一旦生下来,你就给我滚出皇甫家!”

瞅见苏静雅听了这番话后,眼底顿时黯然失色,皇甫御厌恶一把推开她。

起身,他居高临下睥睨着她,薄唇再次轻启:“像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根本没资格爬上我的床,唯一的一次,也是为了让你下地狱。你给我记清楚,以后还敢睡我的床,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恶狠狠的警告完毕,皇甫御觑见她眼底的畏惧颤栗才满意离开,可是在转身的刹那,看见自己身上惨不忍睹的衬衣,顿时闹心不已,气急败坏冲着房外大吼道:“德叔,马上派人把房间的所有东西给我扔了,然后彻底消毒!简直恶心死我了!”

静雅不知所措地坐在地上,想到他刚才厌恶到极点的眼神,委屈得差点掉眼泪。

早餐时间。

皇甫御洗了一个小时的澡才出门晨跑,回来时将毛巾往女佣身上一扔,他迈着修长的腿走到餐厅,拉开椅子坐下。

冷冷瞥了眼坐在对面刚从美国赶回来参加他婚礼的叶青和皇甫守,皇甫御漫不经心喊道:“可以上餐了!”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几个字,却在宣告:谁才是皇甫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是!”女佣得到命令,立即退下。

而早晨被嫌弃得一无是处的苏静雅,站在女佣堆里,一脸委屈地望着皇甫御,没有他的允许,不敢上前入座。

皇甫本坐在足足有三米长的餐桌主位上,看见人都到齐了,唯独苏静雅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畏惧惶恐地盯着皇甫御,他冷板的脸孔难得浮出一丝浅笑:“静雅,赶快过来坐下,准备用餐了!”

第11章

苏静雅倏然抬头看向皇甫本,又偷偷觑了眼皇甫御的表情,见他帅气的脸庞冷漠得没有丝毫表情,于是咬着嘴唇说:“那个……我最近害喜呕吐得厉害,没有胃口,所以爷爷我先上楼休息了!”

话毕,苏静雅惊慌想要上楼,可是没走几步,皇甫御慵懒的声音骤然响起:“过来,坐!”

声音很平淡,很懒散,却夹杂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强势霸道意味。

“哦!”

苏静雅来了个急刹车,低下头乖巧地转身在他身旁坐下。

皇甫家正常的早餐时间是七点半,可是现在已经延后快一个小时了,在餐桌前等了这么久,叶青早就憋了一口怒气,却不敢发作。

优雅地切着煎蛋,叶青将目光投向对面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的苏静雅,她笑着说道:“大少爷真是娶了个好XF,年轻又貌美,新婚第一天就这么听话!”

转而她扭头对身旁的皇甫守说:“儿子啊,你什么时候也找个和你大嫂一样的女人当XF吧!”

皇甫守皱了皱眉,有些漫不经心地瞥了眼苏静雅,淡淡地闷哼:“目前我不想考虑这个问题!”

皇甫御听了他们母子的一唱一和,不由在心里冷笑,顺手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低声道:“毕竟是‘明媒正娶’的女人,是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嫁人的女人能比的吗?就算她再怎么好,世界上毕竟只有一个苏静雅,如果守想要娶到这样的女人,恐怕只得等下辈子了!”

一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话,却让叶青和皇甫守变了脸色。

叶青不动声色拽紧刀叉,暗地里几乎快要把牙齿咬碎了。明媒正娶?这是在讥讽她当初嫁进皇甫家不是皇甫滇明媒正娶吗?还有,必须等下辈子?别说一个女人,只要他们母子想要,皇甫家迟早落他们手中。

深深呼出一口气,叶青仿佛没听出皇甫御话语中的弦外之音,继续笑得一脸明媚:“大少说的也对,毕竟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要怪只能怪,守没这个福分娶到静雅这么漂亮的女人。”

皇甫御不屑冷冷一哼,懒得与他们勾心斗角,一言不发吃着早餐。

苏静雅就算再笨再傻,也感受到他们对话时弥漫的浓浓火药味。

难道这就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吗?

想要看看传说中的皇甫二夫人与二少爷,谁知刚抬头便对上一双看似平静却蕴藏着翻天巨浪的冷眸,她吓得脊背发寒,怔怔望着皇甫守,手中的刀叉“啪~”的一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刺耳的声音。

皇甫御有些不悦地扭头,但是瞧见苏静雅居然盯着皇甫守出神,他俊脸立即布上一层骇人的寒冰,低沉着嗓音低吼道:“苏静雅,我真想把你眼睛挖出来!”

听到皇甫御冰冻刺骨、咬牙切齿的低吼,苏静雅顿时头皮发麻,脊背僵硬,回过神的瞬间,慌忙收回视线,胆怯用眼尾余光睨了眼皇甫御,最后像个做错的孩子,撅着小嘴,拉拢着耳朵,将脑袋埋得低低的。

同时也面红耳赤。

而皇甫御俊美的脸庞早已风云变色,乌云密布。这该死的女人,新婚第一天的早餐,居然胆敢无视他的存在,肆无忌惮盯着自己的小叔发呆?

真是……想死了!

皇甫御恶狠狠地咬牙,幽深的冰眸里全是不能抑制的狂怒。

他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黑,却扯出一抹完全看不出情绪的笑容:“苏静雅,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既然嫁给了我,就必须听我的话,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苏静雅连连点头,小脑袋点得跟拨浪鼓似的。

皇甫守浓密的黑眉一挑,敛住方才眼底的阴鹜寒气,他笑得无比邪魅,绕有兴趣故意戏谑道:“哥,我发现你老婆越看越漂亮,还真心是我喜欢的类型!”

“如果你喜欢,我送你?”皇甫御单挑一道眉,笑着反问。

皇甫守笑而不语,端了咖啡,懒散地搅动着,目光却落在脑袋依旧死死埋着,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女人。他从来没觉得一个人的脸,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如此多彩缤纷地变化。

实在有趣。

“如果哥愿意送给我,我倒是挺乐意接手的!”皇甫守突然冒出这句话。

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却让早餐气氛变得阴霾而诡异。

皇甫本坐那里吃早餐,见他们刚坐下就明争暗斗起来,字字藏刀含箭的戳对方,他觉得头痛不已。

于是,重重一放牛奶杯,他威严一呵:“统统给我闭嘴。我还没死呢,你们就开始明争明斗了?太不像话了!”

餐厅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皇甫守见皇甫御脸色愈发难看,得意的笑起来。别以为他敢送,他就不敢接受。

皇甫嫡孙又怎样,好歹他也是皇甫子孙,他不要就罢了,如果他要,皇甫家也必须分一半给他。

慢条斯理吃着早餐,皇甫守再次瞥了眼坐在对面的苏静雅,又用眼角余光偷瞄了脸色依旧难看的皇甫御,他玩心再次大起。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转而就问黎嫂:“今天这早餐谁弄的,味道比昨天的早餐好!”

黎嫂一听,立即上前毕恭毕敬笑着回复:“这是少夫人一早去厨房帮大家准备……”的。

“的”字还未说出口,“啪~”的一声刺耳脆响。

皇甫御气愤难当直接把盘子摔了,愤恨地瞪着苏静雅,猛然从座位上站起,冲着黎嫂就大声咆哮:“你马上给我滚出皇甫家,还有负责厨房的给我听清楚,以后凡是这女人准备的东西,胆敢放在我的餐桌上,立马给我滚!”吃了她煮的东西,恶心得他想吐。

话音刚落,他带着满身不能熄灭的怒火大步离去。

苏静雅似被突如其来的狂吼吓住,全身不能自抑地颤抖,望着皇甫御决绝且散发着怒意的高大背影,滚烫的泪水一颗颗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滑下。

“欢欢,我只是想做早餐给你吃!”暗暗在心里无力对他说。刚才她居然在他脸上看到了深恶痛绝。

终于,他真的特别讨厌她了。但是,他怎么可以讨厌她呢?怎么可以……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