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薄梓荣肖衣麓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清漪

来源:KX|小说: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时间:2019-11-30 15:53:21|作者:清漪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作者清漪著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类小说,主角的奇事贯穿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小说全文。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什么,小师妹联合情郎害她性命?上天有眼,居然让她重生了!她倒要看看这些恶人还有什么机会逍遥法外,她定要手刃仇人!等等......这位王爷,你靠这么近干嘛?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薄梓荣肖衣麓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 第十二章 审问

其实他也未离开,只是看到恭长故守在簿梓荣房外,不好再凑过去,所以只是隐在暗处观望。

刚才听到开门声,他就躲在暗处观察,看到恭长故倒进屋子里后没有出来,就更不可能过去了。

他看到簿梓荣平安无事,心头大石落下,本打算离开的。

但是才走了几步,却听到簿梓荣房里传来了叫声,以后便是两人争执。他一时好奇,不知道怎么就吵起来了,就又折了回来,放大胆子走了进去。

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眼前的这一幕,真的太尴尬了!

簿梓荣双手抱胸,杏目圆睁的怒视着恭长故,而恭长故昂首挺胸,毫不客气的回瞪她。

两人大眼瞪小眼,针尖对麦芒,互相不肯退让。

恭居熙哭笑不得,他先拿了件外套替簿梓荣披上,知道她是误会了,就为恭长故作解释:“荣儿,你误会了,皇兄是在保护你!”

“保护我?”簿梓荣不明就里,瞪着双大眼,忽闪出疑问。

于是恭居熙就把方才只是说了,不过碍于恭长故在,他隐去了自己守在暗处这一段。

簿梓荣听说店小二对她心怀不轨,居然敢下毒害她,气得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非要去找那淫贼算账。

恭居熙考虑全面,想到事关簿梓荣名节,就软语阻拦:“算了,荣儿,我已经把他打晕了捆在马厩,等他明日醒了,我自当好好处理她。对这种恶人,不值得脏了你的手。”

簿梓荣这才罢休。

恭长故听到恭居熙唤簿梓荣为荣儿,心中有些郁闷,心想何时这两人关系如此亲密了?又看到簿梓荣明显很听恭居熙的话,就更加不悦了。

他堂堂东燕皇太子在这里,这两人居然都越过他去,置他于何地!

“唉,这穷乡僻里,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这店小二真是饥不择食啊。”恭长故故意叹了口气,反而装出一副替店小二不值当的表情。

簿梓容原本被恭居熙安奈下去的怒气蹭的就又窜上来了。

她对着恭长故冷冷笑着,眉目里皆是冰霜:“哼,我自然比不得太子府邸里的莺莺燕燕!太子快些走吧,省的我这不入流的丑八怪污了您的眼睛!”

恭长故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有些后悔把话说的重了,但是话已经说出口,覆水难收,他贵为一国太子,总不能低三下四的对一个民女道歉吧。不过他也不想再激起簿梓容的逆反心理,索性闭口不语了。

恭居熙真的不明白为何这两人在一起总是要斗嘴,明明平日里各自都看着挺正常的啊。

他怕两个人又吵起来,半夜三更的惊动了旁人可不好,就做和事佬:“荣儿没事就是万幸,这贼人也抓住了,他昏死着,一时半会也处置不了。我看不如这样,大家都早些休息吧,这事明日再处理。怎么样?”

恭长故和簿梓容虽然心中都有隔阂,但既然恭居熙屈尊调和,就都顺着台阶下了,各自休息,等着明日再处置那恶人。

鸡鸣报晓,东方露出鱼肚白,天蒙蒙晓亮了。

店小二蜷缩在马厩里,做着和簿梓容颠鸾倒凤的春秋大梦,脸上不自觉的就流泻出猥琐的淫笑。

梦里,他奸计得逞,已抱的美人同榻,正兴起,却突然觉得头上一凉,紧接着整个人都跟掉进冰窟里一般,冷意从心底生出。

他蓦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跟前立着个人,似乎手里正拿着个水瓢。

他想用手去揉眼睛,晃了晃身子,却发现动弹不得,而且不但浑身湿漉漉冷飕飕,脖子后面也疼的不行。

“怎么,一桶水还浇不醒你这个不开眼的东西么!”熟悉的声音响起,含着浓浓的怒意,不是掌柜的是谁!

店小二立马就清醒了。

他睁大眼睛,完全看清楚了一切。

眼前扑他水的,是客栈里的厨子,厨子身后站的,是掌柜的和昨日来的几个客人。而他自己,此刻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扔在马厩里,身上还有马儿拉的粪便。

一股酸臭味熏的他几乎呕吐,但是惊恐又趋势着他不得不清醒。

他努力调整情绪,理顺思路,从昨天开始回忆起。

昨天他看到簿梓容长得秀美,就心生不轨,刚好碰到恭长故等人要出去散步,就留下簿梓容一人在客栈,说要洗澡。他见着时机太好,就在洗澡水里混了些许迷药,想把簿梓容放到了,好进去做下贱勾当。

可是当时明明记得簿梓容吸入迷药,已昏睡过去了,他也已经侯在门外准备进去了,怎么好端端的,他就被人捆了扔到马厩里来了呢?

恭居熙站在掌柜的身侧,看到店小二一双鼠眼咕噜噜的转着,摆明了是在回想事情发生的经过,不免冷笑起来。

他走了过去,从厨子手中拿过水瓢,又从一边水槽子里舀了一瓢子水,劈头就泼向店小二:

“看来你是还没清醒呢!”

秋日清晨寒意森森,露天摆了一夜的水更是冰凉透骨,店小二两次被浇水,整个人冻得唇都青了。纵然他在蠢笨,此刻也知道自己做坏事被人抓住了。

“大爷,大爷,您饶了我吧,小的再也不敢了!”店小二连连求人,如果不是绳子绑着,他恨不得跪地磕头。

恭居熙置若盲闻,丝毫不理会他的求饶。

掌柜的已经知道了恭长故一行人的身份。

早上他还在被窝里,就被人踢开了门从床上揪了下来。当时恭居熙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审问了后才知道原来只是店小二一人不轨,就把他们几个人的身份说了,又编造了一个店小二偷他银两的理由。

东燕国风及严,偷盗者一旦被抓,都是要被剁手的。掌柜的深怕自己被牵连,而且来人又是这般尊贵的身份,吓得几乎失禁,连滚带爬就领了伙计来教训这不长眼的狗东西。

“你这不长眼睛的杂碎,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皇子的银子都敢偷。我,我,我,我打死你个狗东西!“掌柜的气急败坏,拿起条棍子就打了下去,直把店小二打的嗷嗷乱叫。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 第十三章 断手

店小二此时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是知道来人身份如此珍贵,就是借他二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这歪心思。只是他不明白为何现在变成了偷盗银两的罪名了。

其实这只不过是恭居熙顾全簿梓容的清白,找的合理借口罢了。这么多人,如果知道簿梓容堂堂太子府的医护,差点被荒郊客栈一个低贱的店小二给轻薄了,说出去,不仅簿梓容难以做人,就是太子恭长故也是颜面尽失。

恭长故一直默默的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有恭居熙在,这种场面自然不需要他亲自出面。但是对于这种色胆包天的恶棍,光靠这泼凉水动木棍的手段,根本不足够平息他的怒气。

他面无表情,眼里却透露出一股凶意。

突然,他缓缓开口:“按照东燕刑法,偷盗者是要剁手的吧。”

此言一出,大家都怔住了。

掌柜的虽然怪店小二胆大包天差点连累了他,但是到底是自家伙计,内心多少还是有点偏袒的。他故意下手重点,就是为了博得恭居熙等人的同情,毕竟不过是偷盗银两,而且又是未遂,恭居熙等人财大气粗,也不一定会为此真正计较。

他是抱着最多把店小二抓了打一顿的打算的,却没想到一直不曾说话的恭长故开口就几乎要了店小二半条性命!

恭居熙本来也是类似想法,毕竟簿梓容没受到伤害,将店小二打一顿出出气也就罢了。

谁都没料到恭长故真的要按照东燕律例,剁了店小二的一双手!

恭长故见大家都面露惊恐,表情反而更加淡定了,他眯起了眼睛,盯着瑟瑟发抖的店小二,声音冰冷:“怎么,是要无视我东燕的律例么!”

言下之意,是非要店小二这双手不可了。

恭居熙倒吸了一口冷气,万万没想到皇兄竟如此心狠,但是恭长故毕竟权高于他,自己不过区区一个四皇子,不可能为了一个店小二而违抗了太子的命令。

他轻叹了口气,吩咐随从:“来人,听太子命令,砍了这人手吧。”

无奈中藏了一丝不忍。

店小二面如土色,整个人抖得跟中风一般,口里大声呼喊:“饶命啊,饶命啊!”

随从哪里管他,提起他跟提起个小鸡崽一般,转眼就拖到了拐角处。

听的一声凄厉的惨叫,须臾,随从就提了一双血手出来,鲜血滴滴答答流了一路。

掌柜的面如土色,又不敢亲自去看店小二情况,就递了厨子一个眼神,示意他过去看。

厨子也是吓个半死,路都不会走了,几乎是屁滚尿流的爬过去的。转角处,店小二一身鲜血,早就痛的昏死过去了。

如此血腥场面,恭居熙都有点不忍猝视,恭长故却面不改色。

他示意随从把店小二砍下的断手交给掌柜的,掌柜的哪里敢接,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软成一滩稀泥。

恭长故不愿再搭理他们,让恭居熙搀扶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掌柜的等他们走的看不见了,才敢起来,却是汗沉沉路都走不稳了,同着厨子两人,强打着力气把店小二抬到了自家马车里,吩咐人送去看医。

失血这么多,抢救不及时,只怕是要了这小子性命啊!

恭长故等人回到房间,却看到簿梓容已经在等他们了。

看着簿梓容一脸欲问还休的表情,恭长故反而心定神闲的坐了下来,吩咐她倒了杯水,缓缓喝了一口,才慢悠悠的告诉她:“你放心吧,本宫已经帮你出气了。”

却完全掩盖了那血腥场面,只字不提怎么出气的。

恭居熙自然也不敢提。

簿梓容这才觉得心中舒爽了,脸上自然也缓和了。她也以为只是打了那店小二一顿,再甚者大不了赶了出去,怎么可能会想到恭长故一句帮她出气,就要了人家一双手呢。

看看时辰不早了,三人就都收拾好东西,让随从准备了马车,往围猎场赶去。

恭居熙骑马走在后面,跟了几步路,趁着没人注意,又突然转头返了回去。

掌柜的看到他去了又回,吓了一跳,以为还要问罪,一时颤抖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恭居熙并没为难他,从衣服里掏出一些银两递给他,嘱咐他:“这些是给那小兄弟的诊疗费,你转告他,让他好好做人,不然就不是要他一双手这么简单了!”

掌柜的没想到恭居熙会给他银两,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拿着银两愣愣的站着。

恭居熙也不同他多说,转身就走了。

马车里,簿梓容经历了昨日这一出,心情自然不是很好。恭长故时刻关注着她的动向,自然看在眼里。

他突然伸出自己的左腿,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簿梓容,本宫腿疼,是不是昨日被你扎坏了!”

簿梓容本来还在闷闷不乐,被他这么一说,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以为他真的腿疼,就急忙帮他查看。

“这里可疼?”

“疼。”

“那这里呢?”

“也疼。”

左边疼右边疼,上边疼下边疼,反正哪里都疼。

簿梓荣感觉到不对劲了,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呢,貌似昨天白天也发生过。当时也是恭长故说腿疼,然后她帮他查看,也是回答她这里疼那里疼的。

“这里疼不疼?”簿梓荣摸着他的手臂问。

恭长故漫不经心的回答:“疼。”

“疼什么!这是手臂!”簿梓容一巴掌就劈在他手臂上。“你伤的明明是腿,怎么连手臂都会疼!”

“疼!”恭长故冷不防被她拍了一章,呲牙咧嘴,这次是真的疼了。

“连你也来欺负我!”簿梓容娇嗔一声,嘴巴嘟起,眼里闪闪,似有泪花浮动。

“本宫哪里有,可能,可能是毒气转移了。”恭长故挤眉溜眼,想逗她开心。

簿梓容原本是心头郁结的,看到他这幅表情,扑哧一声笑了。

她心里当然知道恭长故是为了防止她再去想昨天那不愉快的事情,故意屈尊做小的。心里顿时对恭长故充满了感激。

恭长故见她终于展颜,心头也算松了一口气,俊秀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十分好看。

簿梓容心中赞叹于恭长故的容貌,对比起恭居熙的丰神俊逸,恭长故似乎更为秀美。他的肤色很白,长期腿疾带来的生活不便,导致他的白里还透着一份透明。他的眼睛是丹凤眼,细细长长的飞起,有种阴柔美。他的嘴唇是薄薄的,唇角分明,还带着娇艳的红色。如果他穿起女装,说不定还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呢。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 第十四章 林中遇蛇

因为太子坐在车里,所以车队走的十分缓慢,恭居熙策马扬鞭,很快就追上了马车。

他驾马护在马车旁边,表情淡淡,似天上白云。

簿梓容就在他这一侧,听到马蹄声音,她卷起了车帘,看到是恭居熙,就冲他微笑:“四皇子,多谢你了。”

昨日之事,除了恭长故帮她外,还有恭居熙也一直关心着她。到现在为止,她还没好好谢过真正出力的恭居熙。

恭居熙对她微微一笑:“你没事就好。”

言语里是真真切切的关怀。

对于四皇子,簿梓容总是觉得他很美好。虽然他不及恭长故长得俊美,但是也算是一等一的出挑。

他长得更为阳刚,庭阁饱满,眉目分明。白净光洁的脸庞上,总带着云淡风轻的从容,而乌黑深邃的眼眸却是掩不住的机警灵敏。他比恭长故长的要高,身躯也比恭长故更为魁梧,常年练武让他养成腰杆笔直的习惯,整个人看着气宇轩然,刚毅俊挺。

对比于恭长故的阴柔美,簿梓容似乎更为欣赏眼前恭居熙的阳刚之气。

而且,恭居熙没有皇子的架子,要比恭长故成熟的多。

去往围猎场的路上,要穿过一片树林。没想到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居然有几户人家。不过这些人家都户门紧闭,想来是都上山劳作去了。

秋日的日头不算猛烈,走的多了,还是明晃晃的照的人略略出汗。恭居熙就建议让大伙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喝点水,反正也走了一半的路程了,并不着急。

马车坐的久了,恭长故也觉得腰间酸疼,就让簿梓容扶了下车,想四处走走。

方才路上,簿梓容又为他银针治疗了一次,所以他脚上有了些劲道,也想再试试脚力。

恭居熙不放心他们两人,就跟着他们一同走。

林子里树叶繁茂,遮了大部分阳光,只有细微的光线从细缝里洒落下来,稀稀疏疏,拉成一条条直线。

恭长故由簿梓容搀扶着,走的缓慢。

“太子,不可一次走太多,我扶你休息一会吧。”簿梓容医者父母心,恭长故作为她的病人,她自然是要关心的。

恭长故也觉得腿肚子微微有些发酸,那熟悉的无力感又从脚底蔓延上来,知道自己这腿疾要除根真的不容易,心中也有些烦闷,就点点头,同意簿梓容的要求。

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簿梓容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壶递给他。这次出来,恭长故身边就呆了簿梓容这么个女眷,所以不知不觉间,簿梓容就充当起了贴身丫鬟的角色。

恭长故确实也口干了,就喝了口水。抬头看到恭居熙站着,神情淡漠,似有心事,就开口:“四弟,你有心事?”

恭居熙被他突然一问,楞了一下,马上就回过神来,淡笑道:“没有,我只是在想,到了围猎场后,该如何赢了那些皇孙公子。”

秋猎每年都会举行,基本选在郊外,参加的都是些皇室子嗣,门阀子弟,当然,也会有官员携带女眷同往,目的却有些类似于相亲。毕竟聚在一起的都是东燕国上流人物,那些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在这里寻觅未来夫婿,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为了博得美貌娇娘的青睐,很多皇孙贵族自然少不了要互相比试一番。

不过所谓比试,无非就是比箭术,比马术,如此而已。

恭居熙虽然箭术马术精湛,但毕竟其他贵族公子也都是从小学起射箭骑马的,佼佼者众多,恭居熙要突围也并非一件容易事。所以也难怪他会想着该如何在众人中取胜了。

恭长故往年也参加这类活动,不过他因为腿脚不便,自然不会去和他们比试,更多的只不过是看看风景,领略下大自然的风光而已。

“原来如此。”恭长故微微一笑,漆黑的眸子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四弟马术箭术如此精湛,桂冠之名非你莫属,你何必担心。”

说实话,在内心深处,他是嫉妒恭居熙的,因为他有一双健康的腿。而他,虽然贵为一国太子,生母又是正宫皇后,从小吃穿用度,包括受的教育,都是一等一的。但是,那又如何,他有腿疾。

其实恭长故生下来的时候是十分健康的,只是长到四五岁的时候,不知为何,腿就开始出现了问题。初始,他只是感到腿脚无力,总容易乏累。时间久了,竟慢慢的不能落地了。皇上和皇后担心无比,为他找遍了天下名医,可是都推手无策。

无法行走,便只能用轮椅代步,堂堂一介太子,坐着轮椅上下出入,遭受众人的嘲笑和议论,任谁都无法承受这种痛苦。所以,恭长故的性格总要比一般人要阴翳。

幸亏遇到了簿梓容,这个重瞳女子竟然真的是他命中救星,小小银针就让他脱离了轮椅之苦,虽然现在走动还需要人搀扶,而且也不能多走,但是总好过坐个轮椅到处遭受他人嘲笑来的强吧。

内心深处,对簿梓荣,恭长故还是十分感激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对于这个女子,他总忍不住要去打趣她,似乎她的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召唤着他,让他控制不住的就想去关注她,走近她。

三人坐了一会,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打算回去。

正在簿梓容准备扶起恭长故之时,突然,听的一声惊呼:“小心!”恭居熙的手已经似刀一般伸来。

簿梓容被他劈面而来的手掌惊得呆如木鸡,却见恭居熙的手越过了她的肩膀,直直的伸向她背后,张指一抓,手中就多了一样东西。

定睛一看,赫然是条长蛇!

那长蛇吐着长信,全身翠绿,此刻被恭居熙抓在手里,依旧扭动身躯,随时都要扑过来的架势。

“四弟小心,这是竹叶青!”恭长故大声叫唤,面露焦急。

簿梓荣也是花容失色,盯着恭居熙,着急万分。

谁都知道,竹叶青深藏剧毒,若被它咬上一口,只怕性命不保。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 第十五章 露营

恭居熙为了救自己姓名,竟然不畏竹叶青的剧毒,徒手替她挡灾,这份魄力让簿梓荣大为动容。

恭长故看着恭居熙,脸上也露出了吃惊之色。昨日遇到伏击,他为簿梓荣挡了一刀,也算是恩情。原本以为也就他敢这么牺牲自己,没想到这个四皇子恭居熙居然也肯为簿梓荣献身,看来只怕是对身边这个小丫头动了三分心了。

都说四皇子为人淡漠,不好女色,怎么偏偏会高看簿梓荣一眼呢?真是想不明白,这个簿梓荣真有那么大魅力改变他的心性?

恭长故心里想着,不由得仔细观察起恭居熙的动作神情来。

恭居熙手中捏着竹叶青七寸,脸上毫无波澜,似乎面对的不是毒蛇,而是一条麻绳而已。

他手指稍微用力,那竹叶青突然头一垂,竟然活生生被捏死了!

原来他武功不错!

恭长故想到,对恭居熙隐隐生出了一份提防。

恭居熙不知道须臾之间自己的皇兄内心就翻江倒海一般前后联想了很多事情,所以并没有特别关注于恭长故的表情。

他此刻关心的是簿梓荣。

“荣儿,你没受伤吧?”尽管他明明是亲手逮住那毒蛇的,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去关心簿梓荣是不是伤到了。

簿梓荣感恩于他的救助,福身而谢:“我没事,多谢四皇子救命之恩!”

恭居熙将被他生生掐死的竹叶青丢到一边,上下打量了簿梓荣一圈,如她所言,确实毫发无损,没有受伤。

心中大石放下,他如释重负:“你没受伤就好。”

簿梓荣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心中小石投河,泛起了一丝涟漪。她面上微微晕出红云,眼眸轻垂:“多谢四皇子关心。”

恭长故一直冷眼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隐约中察觉到了一丝暧昧,一种极其不愉快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突然道:“没事就好,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恭居熙估算下时间,出来透气 也确实过长了,怕随从们等的着急了,就和簿梓荣一人一边搀扶着恭长故原路返回。

随从们看到主子回来了,都纷纷起身,列好队伍,一行人又整整齐齐向围猎场而去。

日头渐渐偏西,倦鸟都开始归巢,林荫道上就他们一行人骑马拖车的走着,显得十分寂寥。

恭居熙骑在马上,将手放置眼前,搭成凉棚形状,仔细估算了下路程,从这里到围猎场,只怕还需要一天光景,今夜是到不得的。

所以他将白驹驾至马车边,低头对着马车内的恭长故道:“皇兄,天色已晚。今夜只怕到不了围猎场,我们是否要在此扎营?”

恭长故正闭目养神,听到恭居熙请示,就示意簿梓荣将车帘卷起。他透过车窗看了看外头天色,日暮西山,绮霞满天,确实不早了。

他点点头,对恭居熙道:“那就找个地方扎营吧。”

恭居熙听命,提了马头驾到队伍最前头,对着随从们大声命令:“太子有令,不赶夜路,今夜在此扎营,明日在启程。”

随从们早已走的累了,肚中也已空空,如擂鼓作鸣。所以听得命令,雀跃不已。

众人找了一块空地,绑马搬物,驻帐扎营,转眼就把帐篷弄好了。

恭长故的帐篷最大,中间隔着个屏风,却铺了两张床褥。原来他们都把簿梓荣当成了恭长故的侍妾了。

簿梓荣心中自然不愿意同男子同睡,何况还是恭长故这种轻佻张狂之徒。但是帐篷数量有限,恭居熙一个四皇子都需要和随从同帐而眠。且除了她以外,大家都是男人,根本没办法单独给她拦出一个房间。

恭长故看簿梓荣闷闷不乐,知道她定时联想到自己平日作风,对自己起了防范之心,不免觉得好笑。他虽然平时喜欢拿轻浮言语戏弄簿梓荣,可是侵犯之心是绝对没有的。

他好歹也是东燕太子,怎么会去做这种卑鄙下流的龌蹉事情呢!

恭居熙虽然心中也不乐意簿梓荣和恭长故同住,但是簿梓荣毕竟是太子府里的医护,而且看恭长故神色,似有将簿梓荣收入房中的心思。所以即便再不舍得,也不能去参合,不然他这个四皇子,手就伸的太长了。

众人都入了帐篷整理东西,恭居熙恋恋不舍的看了簿梓荣一眼,没奈何的轻叹了口气,也低头钻进了帐篷。

恭长故原本是坐着的,看到大家都进去了,就将目光移到了簿梓荣身上。

“怎么,我们是要在外头过夜么?”

恭长故话中带着挑逗,让簿梓荣心中更是提防。

她瞪了恭长故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说着,也不管恭长故还坐着,身子一弯,自己先进了帐篷去。

这个丫头,居然敢这么和本宫说话!

恭长故心里想着,但居然并不生气。

不知何时,簿梓荣与他之间的地位就平等起来,仿佛在他眼里,簿梓荣不是各普通医女,而他,也不曾是个太子一般。

或许是他对她的纵容吧。

恭长故微微一笑,借着身侧树干的力道,慢慢起身,缓缓的跟了进去。

帐篷内虽然不大,但收拾的还算整洁。

这原先是恭居熙自己要住的帐篷,只是因为恭长故他们马车翻了,东西都毁了,所以恭居熙就把自己的帐篷贡献给了恭长故。

毕竟恭长故是太子,而且又是皇兄,地位自然要比恭居熙金贵点了。

恭长故进去后,看到簿梓荣已经在整理物件,就找了个地方坐下,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她。

杨柳小蛮腰,玲珑娇俏影,这丫头身材不错嘛!

簿梓荣不知道恭长故在打量她,只慢慢的收拾着衣服,物品,等她收拾好了,一转身,蓦然就对上了恭长故的目光。

“你何时进来的,看着我做什么!”

簿梓荣柳眉微皱,言语里满是防备。

恭长故故作不屑:“本宫何时看你了,不过是在看这床铺而已。”

簿梓荣才不信他的鬼话,这一路以来,自己可没少被这个太子爷挖苦调戏,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太子,早就动手教训他了。

她簿梓荣可不是好欺负的!

 

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站住!朕的悍妃哪里逃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