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大结局在线阅读

  • 时间:
  •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柔菘冰
  • 来源:WXB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大结局在线阅读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章 成亲

三月的阳光如春雨一般柔软,照射在如同白玉雕琢,野性缭绕,如狮如龙白马上,倾洒在一身红袍俊朗无双男子身上,拢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金黄光晕,明明亮亮,恍如那九天之外,不然半分尘埃的红衣仙子一般。

城外百姓接摩肩接踵,人千人万,如同挨山填海一般围了个水泄不通。

引起全城百姓们如此轰动,并非是这场婚事排场之大,也并非是这场婚事是感动天下有情人的终成眷属。

而是今天是西梁国令人闻之胆寒,见之丧命,人称活阎王萧王成亲。

提起活阎王之称的萧王,整个西梁国,无人不怕,无人不惧,传闻他身长九尺,腰阔十围,面圆耳大,鼻弯海口,只怕活人见了也吓的三魂七魄惧散,孽种累累的鬼魂见了也怕要退避三舍。

西梁国大街小巷,家家户户基本都贴着他的画像,辟邪镇宅,据民间传言,十分奏效。

可是如今人头攒动的百姓们看到坐在如狮如龙白马上的男子,那是怎样一幅惊为天人的容貌。

少年端坐在马背之上,穿着一件及其鲜红如血如霰炫丽无双的红色喜跑。右手懒散的把玩着手中的马鞭,生的星眉剑目,五官及其俊俏,嘴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俊美无双,以至于人们观其容可以忘饥,听其声可以解颐。

哪里是人见阎王,分明是九天之外红衣仙子。

人们惊了呆了,顷刻间一种传言在人群中沸腾,这根本就不是萧王,萧王因为公务繁忙,未能抽空迎亲,所以委派了他的弟弟明王代为迎亲,等待吉时已到,两人拜天地的时候真正的活阎王–萧王才会出现。

这个明王也是震慑四方赫赫有名的主,他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偏偏又才华横溢,即精通诗词格律,又武艺精湛,算是个文武全才,这西梁国未出阁的女子无不倾慕。

在西梁国中,但凡有女人的地方,都会传出来为其争风吃醋,妒贤嫉能的趣闻出来。

据说明王府每日都会收到闺阁女子寄来的鸳鸯绣帕,绣着比翼双飞的香包,比目鱼玉佩,比比皆是,多的可以塞满整个房间。

他生性潇洒却又处处留情,即便每日都有不同女子芳心暗许,都有不同女子为之疯狂,都有不同女子为了看其一眼,不惜把家教礼仪全部践踏在地,不惜堵上一切也要见他他见,尽管如此,他仍旧流连在烟花柳巷,整日整夜跟那些才艺双全的头牌女子打成一边。

兄长是如同从地狱破裂而出的活阎王,弟弟却是如同九天之外不染尘埃仙子,城中百姓们无人不感叹,明明是兄弟二人,为何有着如此巨大的天壤之别呢?

萧王梅寒烟看着茫茫人海传来的喧嚣声,嘴角勾着一丝邪魅笑容,似这世间万物,似这天下人从未放在心上一般,悠闲的哼着小调,捋着那如白玉一般的骏马。

侍卫权季眉梢一挑,偷偷的看着他,装着胆子小声问道:“王爷,您这优哉游哉的,就不想快点见到新娘吗?

此刻杨花似雪,漫天飞舞,更衬得那一袭红袍男子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但见他头戴紫金冠,那大红色喜袍上绣着四爪金龙,如在空遨游,腰束这白玉腰带,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又有五彩攒花结长穗挂在腰间,挂着以如血红玉,脚蹬着鹿皮朝靴。

他本极致俊俏,那一袭红袍更衬得人如美玉一般,遗世而孤立。

梅寒烟勾起嘴角邪魅一笑说道:“着什么急啊?莫非还能跑了不成。”

权季低头作揖说道:“皇后娘娘在宫中可算是艳压群芳,独得恩宠,她亲妹妹不知有着怎样惊为天人的美貌呢?”

萧王梅寒烟懒洋洋的坐直了身体,眉梢一挑:“既然你这么甘于拜倒在美人的石榴裙下,那么我第二天便休了她,送与你罢了。”

权季听闻,唬的差点从马背上栽了下来,面皮涨红,唯唯诺诺的说道:“王爷您折煞小人了,奴才真真是替王爷高兴,王爷能娶到这般如花美貌的女子,替王爷高兴,替王爷高兴。”

旁边皱着眉头沉默半响的伍影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不是傻啊,即便那女子貌美如天仙,可是也别忘了,那女子到底是姓苏,那是苏相千金。”

梅寒烟双眸如潭一般幽暗深邃,嘴角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冷冷的说道:“这苏相果真是胆大包天,如今居然敢把手伸到我王爷府中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老不死的到底给我送来个什么货色?”

权季在一旁面色及其兴奋的说道:“自古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别说这将相王侯千金,那岂不是难上加难了。”

一向沉默的伍影此刻忍不住对着权季翻了一顿白眼,冷哼一声,右手拉着缰绳“哒哒哒”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感受到伍影由内而外散发的鄙视,撇着嘴不服气的说道:“王爷美人在侧,自然是马不停蹄,你说你个伍影,你着什么急啊,非要走到我前面,难不成你也想着沾沾王爷的艳福,一睹美人风采,不行,不行,你等等我,话音还未落,哧溜一下,马不停蹄的跟了上去。”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明晃晃金银玉器,红彤彤一片祥瑞,白马长嘶,迎亲队伍如同蛟龙一般首尾相接,气势逼人。

不到一会的功夫便来到了苏府门口,萧王梅寒烟下马打算一切循规蹈矩的按照礼节到前头来迎接新娘子进门。

正当喜娘从花轿里牵出来喜娘的时候,萧王梅寒烟竟然微微的有些发愣,这苏家嫁的确定是女儿吗?不是厨房里的烧火丫头吗?

虽然身着珠光宝气的凤冠霞帔,但是空空荡荡,这凤冠霞帔仿佛是挂着一幅骨架上面,这哪是千金小姐,更像是三天不吃一顿饱饭的贫民女儿。

梅寒烟忍不住有些怀疑,转头问向喜娘说道:“这就是苏府千金,你家小姐吗?”

“回王爷,没错,这正是苏府中的二小姐。”喜娘微微颤颤的回答道。

第二章 不见了

梅寒烟微微点了点头,他本身就对这个小姐没有任何兴趣,既然手下的人说是,那就是吧,想来苏轻江应该不敢在他面前耍花样。

随后面无表情循规蹈矩的跟着眼前这个女人拜了天地,前厅摆满宴席,人声鼎沸,梅寒烟自然是不得片刻脱身,新娘子早已被喜娘和丫头们拥簇着领到了后院,安置在了洞房之中。

外面如同雷鸣之声,后院洞房此刻却是安静的出气,苏芳久从喜帕下面偷瞄了下,确定房间内空无一人,嘴唇微微嘟起,脸庞微微鼓起,一股细细风流从嘴里缓缓涌出,喜帕微微上扬,她抬起手臂,顺势把喜帕掀开一角,露出面庞,忍不住的四处瞧了又瞧,看了又看。

如血喜床,鸳鸯被面,并蒂化开枕头,床单上洒满枣子桂圆花生,寓意吉祥的物件,窗户上到处贴满了喜字,高台上燃烧着两个红烛,一切都成双成对,处处都透着喜气洋洋,苏芳久下意识嘴角微微一撇,目光便溢出满满鄙夷和不屑。

眼珠一转,关紧门窗,这才一把扯下喜帕扔到了地上,又对照着镜子,摸索着解开凤冠,也许是因为太过着急,也许是因为手忙脚乱,头发跟凤冠扯在一起,小脸顿时扭曲在一起,疼的她呲牙咧嘴,甩甩已经酸痛的手臂,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此反反复复,终于把那沉重的凤冠给扯了下来。

桌子上摆满了点心,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咽了咽口水,随后扯下床单,把这些食物打包成一个包袱,边收拾还时不时的使劲往嘴里塞了又塞,又灌了些许茶水,终于有了饱腹之感,心满意足打了个饱嗝。

走进窗户,看了看四下无人,赶紧跳窗离开,只是以为会困难重重,可是整个萧王府竟然没有人把手,实在是意外之喜,意外之喜,虽然辜负了她之前做足的充分准备,但实属无奈,实属无奈。

这些天她房间的门槛早已踏破,每天都会有人跟她道喜,羡慕她夫君权倾天下,羡慕她这辈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每个人心里都知道这个萧王可是为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把她这个庶女送进来,无异于眼睁睁的看着她送命。

所有人翘首以盼的看着她如何惨死在这萧王府中,她岂能乖乖的束手就擒,她可从来不是嫌弃自己命长的人。

梅寒烟所到之处,祝福之声不绝于耳,道喜之声更是不厌其烦,看着那一张张笑脸,内心更是没由来的一阵厌恶,面对着笑容满面,吉祥之话不绝于耳的人,自己更愿意面对那一堆堆军务,即便是皇帝指婚,也是不屑丢掉这一大堆人,一个人往书房走去。

直到处理完军务,已经是夜深时分,可是手下之人竟然没有胆敢打扰他,请他入洞房,他心中自然是十分乐得清静,又看了一会军书,方才撇下这清静时光,歇了。

梅寒烟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请他入洞房,不是手下之人太懂得规矩了,而是丫鬟们发现,新娘不见了。

整个萧王府上上下下,匆匆忙忙的全部都赶到了后院,这新娘子在新婚之夜不见了,这可是泼天大祸,如果王爷发现,只怕是今晚脑袋全部都得搬家,他们一群群一个个不再是鲜活的生命,而是化为一堆血肉,被弃在乱葬岗中。

不等吩咐所有人便开始四处寻找,为了脖子上的那颗脑袋,一定要在王爷发现之前找到新娘。

可是尽管所有人手忙脚乱,甚至是把整个萧王府都翻了个底朝天,可是仍然是没有看到新娘的半分身影,如果这件事情不慎传了出去,只怕活阎王真的会让天下的百姓笑掉大牙。

众人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着急,整个萧王府找了又找,翻了又翻,甚至派人连湖底下都找了,就差撬开萧王府的砖头,看看新娘有没有藏在砖缝之中了。

天色将亮,可是还是没有找到新娘的身影,这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管家魏六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院子里徘徊了许久许久,随后重重的一声叹息,这才硬着头皮往萧王梅寒烟的书房走去。

整个书房被黑暗笼罩其中,看不到一丝光亮,这不仅仅表明萧王可能已经歇息了,更加象征了他的整个生命也同样被这样的黑暗笼罩着,在黑暗之中,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么?究竟是生还是死呢?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着书房,心中更是百转千回,知道萧王生平最厌恶的事情就是在他刚刚睡下的时候被吵醒,若是被吵醒,只怕是还没来得急汇报就已经被鞭子打的七零八落了。

魏六左脚刚踏进书房,却又缩了回来,换做右脚还没踏出,左脚就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左想是死,右想还是死,最后咬了咬牙,横了横心,反正这个苏小姐到府中来也活不下去,未来是死,现在也是死,横竖都要死的人物,现在失踪,可能还会给王爷省下不少麻烦呢。

这样想着想着,脚步便下意识的离开了书房。

这一夜宛如十年八年一般的漫长却又短暂,所有的人都在惶惶恐恐中度过,无心睡眠,只有萧王一个人在书房之中睡的格外格外香甜。

东曦既驾,萧王缓缓的睁开眼睛,此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巴掌大精致的脸庞,四目相对,却是彼此能看到彼此眼中所呈现出来的惊恐,两人定格在空气中,硬是愣了半天。

诡异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升腾,在升腾,到达沸点,苏芳久这才缓缓的开口道:“公子莫怕。”

萧王是何等人物,从小便束发从军,挟剑惊风,他机鬼满腹,在朝廷之中更是翻云覆雨的人物,怎会怕?别说是一个瘦弱如枯柴的女子,就怕是孽种累累的厉鬼也不曾让他心生畏惧半分。

从一瞬间的惊奇,眨眼的功夫早已恢复到平静,只是他什么都没有表示,不发一言,呆呆的看着她,意思在明显不过,意思就是让她继续说下去。

第三章 溜进床上的女人

苏芳久缓缓启唇,声音里透着还未睡够的慵懒:“我乃是兔子精,因偷食仙丹,怕被老君发现,所以在这暂且躲避一时,如今风险已过,我自会离开。”

萧王如同打量神经病的眼光看了她一眼,随后如老僧入定一般坐直了身体,睥睨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问道:“怎么就这么想离开?”

苏芳久顺势双手合十,微微颔首回答道:“施主说得对,那是自然不能就此离开,虽然我是一只兔子精,虽然法力慎微,但是满足你们人类的欲望还是绰绰有余,说吧,施主可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

“什么愿望都可以满足。”

“那是自然,但凡你开口只有施主想不到的,没有本小姐……没有本兔子精做不到的。”

“我生平最讨厌别人碰我的床,但凡在我床上的,我都要扒拉她的皮,拆了她的骨,你自己动手,还是劳烦我动手。”

苏芳久:“……大胆,你这人面兽心家伙,你怎么敢对本兔子精不敬。”

“一口一个本兔子精,本兔子精,咱两到底是谁人面兽心。”梅寒烟眉梢一动,嘴角勾着邪魅至极的笑容,双眸突然升起的寒意,令苏芳久及其不安。

随后敷衍着说道:“本人大人有大量,自然不跟你们人类一般见识。”随后立刻掀开被子往下跳。

却是不曾注意,身后的包袱忽然散开,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东西掉了一地。

萧王梅寒烟定睛一看,好家伙,白玉糕点,红枣,花生 枣泥 绿豆饼,掉了整整一地,再看那包袱,那哪是什么包袱,上面绣着并蒂莲花,绣着大大小小的喜字,那分明是新婚之夜的床单啊。

气氛再次变得无比诡异,两个人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一时之间又一次的四目相对,萧王梅寒烟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我是狐狸精……不对,我是兔子精……不对不对,我只是个小贼而已。”她看见男子眉头微蹙,那深邃的双眸如冰如潭深不见底,刀锋似得目光,如同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空气中的压力,让她无处遁形,甚至连呼吸都慢了几分。

随后眼珠一转,氤氲的双眸如烟如雾一般看着眼前人,立刻跪倒在地:“既然好汉如此问,我也不瞒着好汉了,我乃是萧王府中昨日新嫁来的王妃,嫁与他并非是我本意,实属是被人强迫,你可知那萧王是什么样的人物吗?”

“传闻他冰冷无情,而且杀人不眨眼,翻手屠人满门的事情比比皆是,而且其丑无比,我若是嫁给他,只怕是让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小人虽然是地位卑微,但是十分惜命,还望好汉搭把手能够救我一命。”

“他日衔草结环,定然报好汉救命之恩,而且绝对不会牵连好汉的。”

一番话说的诚诚恳恳,十分感人,就连那铁石心肠之人,只怕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侧目,动的了恻隐之心。

可是萧王是谁,比铁石心肠更厉害上几分的人,油泼不进,软硬不吃之人。

梅寒烟慵懒的靠在床头之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问道:“既然人人都知道萧王是人间活阎王,你父母怎么舍得让你嫁给这样的人呢?”

“我本是苏府的二小姐,可是天下尽人皆知苏府的大小姐是个何等样的女子,无论是美貌还是手段跟父亲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可是天下人不知苏府二小姐在家中地位之卑微如草,母亲是一歌姬,被大夫人活活打死。”

即便是有三小姐,四小姐,五小姐,哪一个地位都在我之上,这样的送死的亲事自然是落到我头上了,但论美貌而言,只怕是哪个都在我之上,我爹不疼,娘不爱,没有任何靠山,所以是死是活,谁会在意呢?

萧王大怒,好你个苏轻江竟然挑了个最卑微之女,生死无关紧要之人,塞给他。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苏芳久微微一愣,心中不住的怀疑到,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开口间便让人感觉到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有些令人微微窒息。随后强制稳定了心神,缓缓的抬起头来,露出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

萧王的眉头紧蹙,打量了苏芳久一眼,都快拧成一股绳子了,简直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形销骨立,只怕是就连一阵春风吹来,便如同卷走落叶一般轻而易举,跟着春风随风飘荡了。

他心里冷笑了,就这么一个瘦弱枯柴的女子,就不怕她被活活压死在洞房之中。

“多大?”

“十二?”

有十二吗?看着就像是八九岁的孩子一般,这苏府果真是急不可耐了,就连这么小的孩子也是要硬塞给他,这不是娶来故意膈应他吗?

韩寒眼转动着手上的扳指,未曾放她离开,也未曾说要把她交出去,只是轻轻一声吩咐:“来人,伺候爷洗漱。”

话音还未落,门外就已经响起了脚步之声,:“爷今日比平常起的有些迟,想来是昨晚又忙于公务来着。”说着,门帘一挑,进来了两个奴婢,一个丫鬟双手捧着伺候萧王洗漱之物件,两外一个捧着香薰之类的装饰之品物件。”

高柳朝欢都是萧王贴身伺候的丫鬟,看着王爷书房之中多了一个人,两人微微一愣,很快便平静了下来,再看上去就已经是低眉垂眼,从容不迫了。

苏芳久略微有些尴尬,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跪在床上,面色比之前更涨红了几分,虽然昨晚一直跟这个男人同塌而眠,但是自己是无心之失,而且一直是清清白白,怎么落在她们丫鬟的眼中,自己就跟一个暖床的丫头一般。

想到这里,不由得略微撇嘴,挺直身体,扶着墙站了起来,这种诡异的地方,还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之大吉为好。

“谁让你站起来的?给我跪下。”梅寒烟声音十分冷淡,如同数九寒天的狂风暴雨一般,听了让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苏芳久刚刚伸直的腿,顺势一屈,特别没骨气的跪了下去。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