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小说在线阅读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最新章节

  • 时间:
  •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柔菘冰
  • 来源:WXB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小说在线阅读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最新章节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苏芳久梅寒烟》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 偶遇

终于是忍不住的问道:“这块石头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你居然看得这般认真。”

“恩,能在这石头上写这些字的人,到底又有着怎样的风骨呢?”

苏芳久回答完之后,才发现不对,猛然抬起头来,忽然跳起来了,此刻的梅寒烟刚刚弯下腰去,那丫头的脑袋就狠狠撞在自己下巴上,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疼痛惊的呆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苏芳久此刻心神俱乱,一只手捂着额头,疼的憋着小嘴,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响。

梅寒烟捂着下巴,被撞一下是真的疼,这丫头的脑袋莫非是铁打的一般,疼的他终于忍不住哼了两声。

苏芳久的脑袋自然也是十分不好受的,但是听到他哼了两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冒犯了王爷,实在有罪,还请王爷责罚。”

苏芳久全身颤抖着,就连声音都透着几分恐惧,随后说道:“王爷英明,做错事情了自然是该受罚,但是还请王爷看着我这弱小身板的份上,能够法外开恩,尽量不打板就不要打板子。”

“还是把我关进柴房吧,就算是不给饭吃那也是没关系,我也可以受得住。”

梅寒烟有几分愕然,挨板子,关柴房,不给饭吃,这个小丫头说的什么乱七八糟,莫非是撞了这一下,把脑袋都给撞坏了,净挑一些胡话说。

若是个不长眼的丫鬟撞他一下,直接就是几个耳光过去,不会一丁点客气,但是这个苏府二小姐吗?耳光对于她来说就像是拳头打在棉花地一样,实实在在是太便宜她了。

“算了,本王爷可以恕你无罪,今个本王爷心情好,暂且饶你一回,等到下次你再犯错误的时候,本王爷就连本带利一块讨回来。”

“那就多谢王爷开恩了。”刚才还吓的全身发抖的苏芳久,此刻却是如同没事人一般,优哉游哉站直了身体,随后瞄了一眼身边人,最后低眉顺眼乖乖巧巧站在了一旁。

梅寒烟轻哼了两声,憋了半天问道:“你在这就看了一上午的石头。”

“回王爷的话,是的。”

梅寒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个人在苏府之中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下人跟主子一个样,真正的主子却是跟真正的下人一般,低眉顺眼,一口一个回王爷,一口一个谢谢王爷,若是被人看到,怎么也想不到一脸丫鬟相,低眉顺眼一身丫鬟气质的人,居然是萧王妃。

“回……”苏芳久话音还未落,就意识到了错误,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在苏府之中,那些丫鬟待人之道,她早已学的透透彻彻,因为一旦有任何失礼之处,换来的就是一顿顿毒打,连丫鬟甚至都比自己金贵一些。

“王爷,我以后记住了,以后也不会……”

话还没说完,梅寒烟脸上已露出微微不快,训斥道:“你到底懂不懂规矩,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我是一家之主,你在我面前,我我我的,成何体统?”

苏芳久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贝齿轻咬,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她以前从未嫁过人,去哪里知道这些消息,而且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啊?

虽然是八抬大轿把她从苏府之中浩浩荡荡给抬过来的,但是天知道她有多么心不甘情不愿。

苏芳久努力咽了咽吐沫,巴掌大的小脸堆满了笑容:“我问一句哈,王爷,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梅寒烟:“……”如果按照规矩来讲,她应该是要自称臣妾,可是这么一个乳臭未干黄毛小丫头对他称作臣妾怎么怎么着,想想就觉得十分离奇。

在他心中这桩婚事完完全全就是一场闹剧,想来苏府也是如此,说不定哪天就一封休书把她退回到了苏府,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倒是不如随她去吧。

目光往她那方向看去,苏芳久眨了眨眼睛一脸认真求教的表情。

梅寒烟轻叹一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苏芳久两眼一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是神经病,刚才还说不成体统,现在又说没事了。”

“你说什么?”

“回……王爷你洪福齐天。”苏芳久面色涨红,哈着腰,一脸赔笑的模样,天知道她吓的腿都软了,都怪自己这张臭嘴,一不小心把这些不该说的话,全部都秃噜出来了。

“回……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诽谤本王爷。”

“回……我哪敢啊,我们苏家家教严得很,我……”

梅寒烟看着那张巴掌大小脸,努力憋回去,如同便秘一般涨红的脸,不由得一丝厌烦,回回回,如果你敢在我面前再提这一个字,我就顺了你的心意,立马让你滚回去。

苏芳久抿着小嘴,硬生生的把多年习惯全部给憋了回去,挨了多少打,多少次在生死之间,靠着这份奴性化险为夷,为了生存,有些东西仿佛已经渗入骨髓一般,能够给咽下去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过来呢。

梅寒烟看着眼前女子瑟瑟发抖,低眉顺目的样子,心中有些厌恶,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看见他的背影慢慢变小,最终消失的方向,苏芳久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直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她躲在石头下面都被人发现了,看来下一次她应该在找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才行啊。

但凡梅寒烟出现的地方,她内心深处是极其恐惧的,如今他一走,整个人都轻松了些许,看着这些怪石,忍不住手脚痒痒攀爬了上去。

爬到高处,却是冷不丁发现,梅寒烟在后院练功,三下五除,双脚轻轻一惦,人便到屋顶之上,目光顺势看了过来,在空气中与自己四目相对。

苏芳久顿时吓的腿都软了,转过头,撅着屁股,慌不择路从假山上爬了下去。

他勾了唇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就知道她那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样子是装的,这乳臭未干的丫头,演起戏来,却是一套一套的。

第十三章 又出事了

他扔下手中长剑,慢慢走进了书房。

但是心里却是一直在想这个苏府偏偏把这样一个丫头嫁过来,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这么一个小狼崽呢?

当初答应这门亲事的事情,他自然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他跟苏府自然是水火不容,他苏轻江非要把女儿嫁过来,那简直就是自取其辱,但是看到苏芳久,他连羞辱她的兴趣一点都提不起来。

一个乳臭未干干干巴巴的小丫头,实在是下不去手,那就只好把她仍在后院任由她自生自灭吧。哪天这个小狼崽伸出爪牙,重新把她扔回狼窝就是了。

但是这个小狼崽却是十分狡猾,狼爪似乎伸错了方向,竟然伸向了自己人,这下提起了他的兴致,毕竟枯燥生活之中,有个与狼共舞的机会,却也不失为一桩乐事。

然而梅寒烟还没有机会对这个小狼崽在试上一试,春江揽月阁又出事了。

又是一个清风朗月,朝欢正在伺候他洗漱,魏六匆匆忙忙的跑来禀告:“王爷不好了,不好了,王妃的春江揽月阁又出事了,又出事了。”

梅寒烟正要准备就寝,听闻之后,心中只是沉了一下,面色却淡如水,看不透任何表情,慢悠悠的问道:“又出了什么事?”

“启禀王爷,王妃的丫鬟又死了一个,这一次是那个唤做飘香的丫鬟死了。”

“怎么死了?”

这时魏六的额头上冒了一层冷汗,颤颤巍巍的回答道:“这个奴才还不清楚,等到发现她的时候,人已经死了,而且现在又是晚上,谁也没看见,还是巡夜小厮被她的尸体狠狠绊倒在地,这才被人发现。

“那现在人呢?”

“奴才已经命人把周围给封锁了起来,谁也不让靠近半步,就急匆匆从的跑来先禀告王爷,还请王爷明示。”

梅寒烟已经准备就寝了,又命人侍候他把衣服穿了起来,几个下人打着灯笼,权季和伍影一左一右跟在后面。

只是不到一会的功夫,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现场,是离春江揽月阁不远处的一座竹林旁边,四周都派人亮起了火把,原本最幽深的竹林,此刻如白昼一般明亮。

此地离春江揽月阁最近,所以是最早得到消息的,几个人正在窃窃私语,火光照耀下一张张惊恐的脸个个都苍白如纸。

梅寒烟第一眼就看到了苏芳久,她仍旧是跟以前一样,躲在一群奴才后面,如同隐形人一般,尽量不让任何人发现自己,按照常理来说,她身材又矮又小,躲在那群人高马大的老嬷嬷后面不会轻易被人发现。

虽然是火光如昼,但是人头攒动,发现她也就更不容易,但是梅寒烟眼神之毒辣,硬是透过人与人之间的缝隙第一眼瞧见了她。

人就死在了竹林旁边,脸朝上,穿了一件绿色罗裙,额头上氤氲着一片血迹,别处倒是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梅寒烟招了招手,魏六立刻把发现尸体的巡夜小厮,叫到了梅寒烟的面前。

“何时发现的?”

“回,回王爷的话,大概是寅时左右,那巡夜小厮手脚控制不住全身颤抖起来,嘴皮子仿佛都在打架一般,就短短的一句话,却是怎么说也说不利索,仿佛三魂六魄散了一半。”

“当时可与以往有什么不同吗?”

“回……回禀王爷,奴才,巡视,并未……未见,未见异常,若不是被绊倒在地,恐怕,恐怕都发现不了这里居然躺着一具尸体。”

梅寒烟看了伍影一眼,虽然只是一眼,伍影却是早已心领神会,走到尸体面前,接过巡夜小厮手中的灯,围绕着尸体走了一圈,随后便蹲了下来,仔细看了又看尸体,看了看竹林,随后点了点头,倒像是胸中有了定论一般。

“王爷,这好像是头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生生给撞死的。”

大家一听,顿时马上议论起来。

“即便是黑灯瞎火的看不到路,会撞到脑袋很正常,但是也不至于把自己活活撞死啊。”

“再说这么黑灯瞎火的,跑到这竹林里来干什么?”

正当人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人们越说越兴奋,仿佛是亲眼看到一般,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十分逼真。

伍影轻轻的一语,仿佛是扔到人群中的一颗炸弹,压制住了所有声音,大家顿时都惊呆了,“她是被人害死的。”

伍影随后低眉顺眼,双手作揖道:“王爷,卑职发现这个丫头是被人拽住头发,狠狠的撞在这斑竹上,最后脑部受损,最终导致她死亡的。”

梅寒烟他早就看出来了,从高度和角度,从竹子上斑驳血迹,地上留下一撮撮头发,就可以知道当时定然是有人抓着她的头发,力度迅猛的狠狠撞向竹子,最后死亡。

梅寒烟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从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谁最后一个见过她,”

刚才口沫横飞的人们,现在一个个都哑口无声,没有人敢说话,这个时候谁多言一语,那就等于惹火上身了。

他面色如万年寒冰一般,声音透着寒意,仿佛从九幽地狱传来一般:“现在没人说是吧,别到时候等我查出来,可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般简单了。”

他话音刚落,几乎让所有人魂不附体,立刻跪倒了一大片,仿佛是一个个等待被人宰割的羔羊一般。

这群人说跪就跪,没有任何征兆,倒是把傻傻站在后面的苏芳久给显现出来,苏芳久一脸无奈,看了看四周,双膝准备下跪之时,一个声音传来

“王妃,站这么远干嘛?莫非还怕本王吃了你不成。”声音虽然依旧冰冷,可是细听竟然还有一丝戏谑的味道在里面。

苏芳久心中埋怨想道,说跪就跪,下次这种场合,你们下跪的时候能不能拉上我,这种境况下比别人反应慢半拍是十分尴尬的事情。

她尽管心中怨气颇深,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皮笑肉不笑磨磨蹭蹭走到了梅寒烟面前,屈下身子,十分规范的给王爷行了个礼说道:“王爷好。”

第十四章 杀人凶手

“自从跟你成了亲,本王爷就没有好过,自从你嫁了过来,这府中都是接二连三的死人,而且偏偏死的都是你身边贴身丫鬟,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些,还是说你命犯煞星。”

苏芳久低着头,表面上仍然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可是那双眸之中闪烁的却是坦然,不见丝毫恐惧。

“你今日可曾见过这个丫鬟。”

苏芳久看着地上的尸体,声音平静如水的回答道:“见过,大概就是半个小时之前,我确实见过她的。”

梅寒烟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巡夜的小厮是在寅时发现的尸体,在寅时半小时之前,你还见过死者,这么说来,她临死之前唯一接触过的人就是你咯?”

地上虽然是黑压压跪了一片,听到此处大家都极其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身体也不抖了,心里也不害怕了,都竖起耳朵,看看这个王妃会怎么回答。

苏芳久挺直了腰板,眼神闪烁着无辜的光芒,随后说道:“是啊,但是我没有这么大的气力,把一个五大三粗的丫鬟狠狠撞死吧。”

梅寒烟哈哈一笑:“我也没有说这个人就是你杀的,你不用如此着急辩解吧,除非是你心虚。”

“王爷实在是说笑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我有什么可心虚的。”苏芳久还是不急不缓的说道。

梅寒烟面色十分严肃:“无论怎么说,这个丫鬟还是你身边的人,无论是生还是死,跟我都没有太大关系,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王妃可别忘了,虽然你贵为王妃,但是这里始终是萧王府,你若是想要杀人,随便杀,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脏了我的地盘。”

其实所有一切都只是凭空猜测而已,就算是萧王梅寒烟也是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这样一顶杀人帽子扣下来,任谁都会沉不住气。

梅寒烟之所有这般打草惊蛇,唯一想要的就是要看看苏芳久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即便苏芳久此时此刻是承受着杀人犯的巨大冤屈,但是她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恐的着急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一脸平静,平静如水,仿佛再大的事情也激不起一丝风波,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很平静的在述说事情的整个经过,平静的好像在叙述别人的事情一般。

“王爷,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晚饭过后,我同平常一样在这竹林附近散步,没有一会的功夫,飘香来了,她见到我很是生气,口中还嘟嘟囔囔的我给她们带来的是灾难,我就是个祸害,随后对我破口大骂。”

“我不想再听她没完没了的一直唠叨下去,所以我就一个人先离开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

事情的经过虽然是很简单,而且表面上看起来合情合理。

但是萧王是何等精明之人,对这个漏洞百出的回答,微微一声冷笑,极其不屑。

梅寒烟注视这那双眸子,那是怎样一双幽深纯净的双眸呢,让人如此看不透,猜不透。

想不透,问不得。如同沉睡了千年的深潭一般,深不见底,却又有着万分清澈,只是这个小狼崽过于聪慧了,以至于她努力往自己身上抹黑的同时,反而越容易让自己脱离险境。

没有那一个人会大战旗鼓的在做了亏心事之后,还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众人面前,还能够理直气壮的当着所有人的面,面不红心不跳站出来陈述事实,好一个沉得住气的丫鬟,不觉间又对她多看了几眼。

“你这么说来,是在说本王冤枉你了吗?”

“正是,王爷的确是冤枉我了。”

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倒是微微有些让梅寒烟惊讶,惊讶于这个女子脸皮之厚,但凡是没有抓到现行的,那简直就是打死都不承认。

看了看跪在地上黑压压的一群人,再瞧了瞧此刻站在自己身旁不卑不亢乳臭未干的小丫鬟,微微沉吟说道:“那王妃不承认她是凶手,那么凶手肯定就在这群人中间,权季,伍影,你们把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带回春江揽月阁。

所有人等不都准进出春江揽月阁,等到这个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之时,再做定夺。

“是,王爷!”

苏芳久低头,消无声息的想跟随在这群奴才们后面,忽然听到梅寒烟又说了一句:“王妃留步。”

苏芳久心跳瞬间慢了半拍,悄悄的瞄了一眼梅寒烟,看到那一张原本俊美冷冽的脸庞,此刻竟然带着一丝笑意。

她的心瞬间一直往下沉,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等到伍影权季等人把这群人带走了之后,魏六也派人把这个尸体给抬走了,梅寒烟这才收敛刚才戏谑笑意,淡淡的说道:“王妃,跟本王来。”

“王妃,跟本王来,这句话说的倒是十分轻巧,可是这个萧王到底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心中徒然升起了一丝恐惧,自从嫁到萧王府来,她这个脑袋就是暂且安在脖子上而已。萧王先前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是找不到好的机会和由头。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十分不妙,也确确实实如同萧王所说,在她嫁过来没有多长时间,就已经先后死了两个人了,而且这两个人还都是她身边的贴身丫鬟,这件事情不可谓仅仅是巧合而已。

无论怎么说,她是脱不了关系的,这个王爷要是有这个由头在手,只怕杀死自己也是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这般简单了。

“刚才王妃那番话,本王实在是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还请王妃跟随本王到前厅,好好的解释解释,最好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解释清楚了。”

就这样,苏芳久经过几个月之后,再一次来到了潇湘苑。

梅寒烟这一次真的怒了。

本来还想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鬟,可以多容她一段时间的,也想好好看看苏轻江这个老鬼到底派她来做什么?

但是无论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为何会心肠歹毒到如此呢,现在已经接二连三的杀了两个人了。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