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小说在线阅读by丁仙女

  • 时间:
  • 总裁宠妻难自持丁仙女
  • 来源:zzy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小说在线阅读by丁仙女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丁仙女小说作品《总裁宠妻难自持》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又要上头版了

从民政局出来,苏清挽和司容深二人手里都握着一个红色的本本,上面赫然写着“结婚证”三个鲜红的大字。

苏清挽看着那几个字,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结束了单身生活,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她是真的还没准备好啊,如果说前几天发生的事,让她感到像是在梦里一样,那么今天,她简直觉得此时站在这里的,根本就不是她本人,而是一个陌生的躯体,她的灵魂,不知道飘荡到什么地方去了。

浑浑噩噩的,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喂,小姐,你的包忘记拿了。”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包追了出来,那是苏清挽的。

司容深接个包,表示感谢。

他知道苏清挽一时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居然连包都忘了拿。

没关系,他愿意给她时间去适应,只要她在身边,多久他都愿意等。

“怎么了?”司容深柔声问。

苏清挽抬眸看向他,眼神里还带着疑问,“我们真的结婚了?”

原来结婚这么简单啊,只要拿一个证就好了,在她的想象里,结婚应该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

可是,她怎么就这么把自己给嫁了出去呢,有点……有点像办家家酒,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司容深将自己手里的那个本本也塞进她手里,让她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本本,那里面,分别写着他俩的名字。

“你看,现在我是你的夫,你是我的妻,已经得到法律的认可了,千真万确!”

他觉得很开心,他的女孩,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她了,以为再也找不回来了,没想到,老天却以这样的方式将她再次送回他身边。

既然她回来了,他就不会再让她从身边离开,永远不!

苏清挽看着手里两个一模一样的红本本,喃喃道:“我真的结婚了。”

不管她相不相信,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已经成了法律上的夫妻了。

此时,旁边一对男女从民政局里相拥着走了出来,样子十分开心甜蜜,女的一直在说话,显得很兴奋,“哇,老公,我们结婚了耶!”

“是啊,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可要乖乖听老公的话。”男的笑着回答。

女孩的表情一下子晴转阴,“你说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结婚后,你什么都听我的,怎么,你想反悔?”

她瞪着他,假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这样说出的话才有震慑力。

果然,男的立刻改口,“好好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都听老婆的还不行嘛!”

“那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女孩的语气里满是期待。

“下个月怎么样,有时间好好准备!”

女孩这才又笑人,二人一起说笑着走远。

看着这一对新人,苏清挽觉得他们一定很幸福,内心不免有些羡慕和苦涩。

想想自己,虽然领了结婚证,却是假结婚,并不是因为爱情,自己的第一次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没了,没想到,连结婚都这么草率。

苏清挽心下便不免有些伤感起来,她也好想跟别的女孩一样,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啊。

好在,他们只是协议结婚,三个月后就能还回自由。

她并不是个悲观的人,到时候,仍然可以寻找自己的幸福。

只是,那个时候她要是再结婚,就属于二婚了,不晓得对方会不会介意。

看出她的不安,司容深揽住她的肩膀,轻轻的将她抱进怀里,“你放心,虽然我们是假扮夫妻,但我也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的,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司容深娶了苏清挽!”

这是他很早就有的梦想了,一直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终于成为了他的妻子,他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他的。

不远处,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在朝这边看,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说:“乔哥,司总莫不是和那个女孩结婚了吧?”

他们好不容易发现了司容深的行踪,就一直跟着司容深,想看看能不能挖掘点新闻出来。

要知道,现在司容深订婚的消息,可是传得沸沸扬扬呢,只要他们随便再发现点什么,说不定又能抢到头版。

“很有可能,来民政局不是结婚就是离婚,而他们肯定是为结婚而来的。”

他们只是订婚了,没有结婚哪里来的离婚。

被称作乔哥的男人一边回答,手上的活儿却没停,他在抓拍司容深和苏清挽相拥的镜头。

乔哥将拍到的镜头拉近放大,发现了苏清挽手上的那两个醒目的红色本本,惊得嘴都合不扰。

“天啊,应天集团的总裁司容深居然跟人领了结婚证!!”

眼镜男听了也很激动,连忙抢过相机,凑近观看,当他看到那两个红色的本本时,要不是怕被别人听到,几乎要尖叫出声。

“哇,果然他们是来领结婚证的,乔哥,我们的稿子又要上头版了,太好了……”

司容深的目光从苏清挽身上移开,看向某个角落,皱眉,然后又将目光移了回来。

那些狗仔队真是烦人,哪里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不用说,他俩肯定是被人拍到了,当闪光灯亮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只是没有发作而已。

司容深其实很讨厌被记者拍,不喜欢自己的照片上新闻,之前在宴会上,是他有意为之,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和苏清挽订婚的消息。

这次被偷拍,因为不是有意为之,心里便有些不爽。

本来他完全可以派人将那两个记者抓住,消毁他们手里的照片的,可是他却不想那么做。

似乎,他和苏清挽结婚的消息,被散布出去也不错。

苏清挽刚想问他俩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司容深的手机就响了。

“喂。”

司容深接了电话,一言不发的听着,听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是陆宇打来的,为了阻止他跟苏清挽在一起,司氏正在向应天施压,需要他回去处理一下。

“我先送你回去,公司里有点事要处理一下,等处理完了,我会找你!”

虽然他在电话里一句话都没说,但从他凝的表情也能看出来,一定是有事情发生。

第11章 三堂会审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先去忙吧!”苏清挽懂事的说。

她又不是小孩子,自己打个车回去就行了。

司容深叮嘱她路上小心,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在车上还满怀担心的苏清挽,想着门口那一堆的记者,有些头疼,不知道要怎样避开他们,难不成又要钻狗洞?

出乎意料的是,回到家时,并没有意想之中的记者堵在门口,想是被她那位手段高明的继母顾洁君想法子给打发走了。

没了苍蝇,倒是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司深泽。

另外还有顾洁君和苏震,二人都在大厅作陪。

苏清挽心下奇怪,司容泽来家里做什么?

她出来的事,相信家里已经发现了,索性大大方方的过去跟众人打个招呼。

“爸,我回来了。”

至于顾洁君和司容泽,苏清挽不太想搭理。

尤其是司容泽,现在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还理他作什么?

“你还有脸回来?”苏震喝道。

本来他把苏清挽关在家里闭门思过的,不想司容泽却突然到访,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来。

当他派人去叫苏清挽出来时,佣人却说她不在房里间,派人在家里遍寻不着,就知道她一定是偷偷的跑了出去。

顾洁君见气氛尴尬,忙站出来打圆场,“清挽回来了,快过来坐,二少已经等了你半天了。”

顾洁君一边招呼苏挽清过来,一边向司容泽投去抱歉的一瞥,俨然是位慈祥的母亲在替不听话的女儿在向别人道歉。

苏清挽不屑,司容泽来家里,肯定没什么好事,他们却像对待上宾一样的对待他。

这三个人恐怕都是在等她,颇有三堂会审的意味,如今她这个“罪人”已经回来了,她倒要看看他们玩的什么把戏。

“二少大架光临,有失远迎,请问你来有什么事吗?”

不过,礼数还是不能失的,毕竟是别人来自己家,不能让人觉得没有教养。

不用想也知道,他觉对是找茬儿来的,只有苏震和顾洁君被蒙在鼓里,一心想着让司容泽做苏家女婿。

“当然是来谈我们俩的婚事的。”司容泽面不改色的说。

这可不是他的意思,是司雄硬逼着他,必须履行和苏家的婚约。

在他眼里,苏清挽是个木讷又不解风情的女人,根本不合他的胃口,他才不想跟这么个女人结婚呢。

可是,司雄却偏要他履行这段婚约,说什么都不同意司容深和她在一起。

自从和苏家的婚约转到了他的身上之后,他就恨极了苏清挽,只要以解除这段婚约,他愿意给她五十万,只要能把她打发了就行。

没想到的是,不知怎么的,司容深却看上了这丫头,正好帮他解决了个大麻烦。

谁知,司雄又不同意,非逼着他娶苏清挽不可。

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看到司容深和苏清挽订婚的消息,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出气的机会。

“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早就没有婚约了。”

那天在餐厅,司容深的话,相信司容泽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之前为了摆脱她,答应给她五十万,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态度?

再说了,别说她不喜欢司容泽,且她现在已经是有证的人了,跟他就更加不可能了。

“放肆,怎么说话的?”

苏震怒斥,当着司容泽的面,她怎么能这么说话,明显是在破坏两家人的关系嘛。

司容泽道:“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两家是有婚约的。”

就算再不愿意,他也不能违逆司雄的意思。

苏清挽挑眉,绯唇掠起一抹嘲讽:“二少难道忘了那天在餐厅的事了吗?当时你的哥哥是怎么对你说的?”

苏清挽故意提起那天的事,当时司容泽可是吓得不轻,这会儿倒耍起威风来了。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司容泽就觉得来气,那天,当着白柔柔的面,司容深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他是敢怒不敢言,今天,他决定一并都讨回来。

“我可没说过要跟你取消婚约,是你单方面提出的,怎么不算?”

“哦?要不要我把我们之间未完成的交易告诉大家,让大家来给我们评评理?”

苏清挽嗤嗤一笑。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想用五十万来结束这场婚约,如今却又巴巴的跑到女方来找麻烦。

“你说啊,有本事把你的丑事都说出来啊,让大家评评理,你明明跟我有婚约,却又看上我大哥,你就是个脚蹋两只船的女人,是个破鞋而已!”司容泽恼羞成怒,说话已经有些口无遮拦了。

与其等着苏清挽将那五十万的事说出来,倒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把她的丑事说出来,先发制人!

“你……你这逆女!”

苏震已经气得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了,他在一边捂着自己的胸口,样子极为难受。

“老爷,来喝点水,你别动怒,有话咱们好好说。”顾洁君一边拍着苏震的背,一边给他喂水喝。

“你说我是破鞋?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外面女孩子多得是,还请二少自便。”苏清挽挑眉,不慌不忙的回道:“还有,麻烦二少在说别人的时候,先拿镜子照照自己。”

别的话不想多说,他自己应该能体会,有些话太过于难听,她不想说出来。

司容泽气极,他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看不起他的意味很明显,再听不出来他就是傻子了。

“别跟我逞口舌之快,你们苏家毁婚在先,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就算不喜欢苏清挽,他也不打算让她好过。

苏震挣扎着坐起来,指着苏清挽,“你给我向二少道歉,然后去司家,向司老爷赔个不是,就说我们与司家的婚事会照常举行。”

“爸爸,二少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你觉得他真的是舍不得我想和我结婚?”

她又看向司容泽,明眸泛着幽茫:“你为什么不敢去找司容深,到我家里来闹,算什么本事?”

柿子挑软的捏么?

这时,司容泽的手机响了,是白柔柔发来的短信,叫他看新闻,说是司容深和苏清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消息已经上了头条,再次成荣登热搜榜。

顿时暴怒。

第12章 夫人,司总让我来接你

司容泽黑着脸,掏出手机,刚打开就看见铺天盖地的消息弹了出来:“应天集团总裁司容深与未婚妻现身民政局登记结婚”!

“金牌总裁终于结束单身!”

“灰姑娘攀上大总裁!”

“震惊!司家二少未婚妻变大少正牌夫人!”

褒贬不一,有惊讶的,羡慕的,嫉妒的,甚至还有人猜测这段闪电式的婚姻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隐情,之前从未听说这位大总裁与什么女人有过纠葛,怎么突然就与苏清挽领了结婚证呢?

无孔不入的记者甚至连苏家和司家有婚约的事都扒了出来,但他们只知道苏清挽与司家二少爷有婚约,却不知道她怎么又突然嫁给了司容深。

“苏清挽,你可以啊,速度可真够快的!”司容泽气极,反而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是不喜欢苏清挽,但再怎么说,她和他的婚约还没有解除,她却背着他和别的男人领了结婚证,这个男人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接受,却偏偏是他那个处处都比自己优秀的大哥司容深!

司容泽之所以这么讨厌苏清挽,不仅仅是不喜欢她的性格,还因为,她是被硬塞给他的。

虽然司容深与司家脱离了关,但司雄依然偏袒着他,本来这柱婚约就是他与苏家的,只因为苏家渐渐没落,才将婚约转到了他的身上。

这叫他如何不气?

终究,连个与司家脱离了关系的人都比不过!

就连现在,苏清挽宁肯嫁给司容深也不选他!

瞥见司容泽撺着手机的手因为用力而骨节发白,苏清挽不明白他又受了什么刺激。

“你在说什么?”

“呵呵,还给我装,自己做的什么好事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司容泽说完,将手机狠的的往桌子上一扔,示意她自己看。

满脸疑惑的苏清挽看了司泽一眼,她真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啊,怎么就突然怒气上升了呢?

好奇的拿起桌上的手机,一张放大的照片铺满了半个手机屏幕,照片上,女孩娇小柔弱,被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紧紧的搂在怀里,她的高度只达到男人的下巴,男人嘴角微微勾起,神情温柔,虽然只是侧脸,已经帅的让人窒息。

照片的下面,是几行字:“应天集团大总裁,单身多年,突然与一女子现身民政局门口,领证结婚……”

苏清挽愣住了,她和司容深在民政局领证的事,居然被记者给拍到了……

“你们不让我好过,也别怪我不客气,给我等着!”

司容泽说完,便气冲冲的离开了苏家,助理连忙拿上他的手机追了出去。

一旁不明所以的顾洁君也翻开了自己的手机,立马也知道了苏清挽和司容深领证的事情。

“哎呀,老爷,挽挽居然跟那个司容深把结婚证给领了,这可怎么办呀?难怪二少会那么生气!”

她一脸的焦急与担忧,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苏震,刚才司容泽可是放下狠话了,一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脸色依然白的不正常的苏震,伸出擅抖的手,指着苏清挽求证:“你说,这消息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已经和司容深是合法夫妻了!”苏清挽不卑不亢的回道。

她本来就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的,既然被提前曝光了,现在说也是一样的。

只是,她不打算把婚期只有三个月的事说出来,这是她自己的私事,她觉得没必要说。

而且,苏清挽觉得,苏震一定恨不得她现在就去和司容深离婚,再续与二少的婚约。

可是司容泽还会要她吗?

所以苏震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蒋玉,苏清挽的心骤然一缩,如果母亲还在世,是不会让她受这种委屈的。

虽然七岁之前的事,她很多都记不起来了,但母亲蒋玉的样子却清晰的刻在脑海里,从未忘记。

母亲很疼她,只要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总是会第一时间安慰她,陪她玩耍。

“如果妈妈还活着,绝对不会像你一样,把我当作苏氏兴衰的工具来。”苏清挽冷声说。

“你这是什么话?我跟你母亲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

“你不配提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对我好!”苏清挽忍不住吼道,他怎么好意思跟母亲相提并论。

如果他真的爱母亲和她,就不会在母亲刚刚过世,就把顾洁君这个面善心狠的女人接回家了,之后更是把自己的亲生女儿赶到了国外。

苏震气的吹胡子瞪眼,就算他有千般不好,那也是她的父亲,是生她养她的人,如果没有他,她能自己长这么大吗?

“你给我滚,滚出苏家,以后都别回来了,我就当从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顾洁君见此情景,边拍着苏震的背边说:“哎呀,老爷,挽挽还小,不懂事,哪有女儿不认自己亲生父亲的?”

她故意瞥苏清挽一眼,继续不着痕迹的煽风点火,“你要是把她赶出去,让她住到哪里去,以后可怎么生活啊?”

顾洁君的意思是,苏清挽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苏家给的,如果离开苏家,她就一无所有了。

也暗暗指出了苏清挽的不孝顺。

果然,听了这话,苏震的怒气更盛,“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

这时候,李管家来报,说是应天集团总裁司容深的助理陆宇来了。

“他来做什么?”苏震没好气的问。

“说是……”李管家看了苏清挽一眼,“说是来接小姐的!”

话音刚落,一身阳光味道的陆宇就进入了众人的视线,如果说司容深是夜空里那颗最耀眼的星,那么除了陆宇,无人敢称第二。

陆宇径直走到苏震面前,向他问好,然后双手放在腹部位置朝着苏清挽深深一躬,“夫人,司总派我来接你去你的新住址——盛世华庭!”

听了这话,众人除了脸上那个惊讶的表情外,都说不出话来。

总裁宠妻难自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