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妙针夜无伤小说在线阅读by似风追云

  • 时间:
  • 天才妙针似风追云
  • 来源:zzy

天才妙针夜无伤小说在线阅读by似风追云

《天才妙针夜无伤》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似风追云小说作品《天才妙针》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诊金诱人

“啊,这里...不,不用扎针,不过也需要消毒!”

夜无伤脸上出现了尴尬之色,真是色迷心窍啊,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到了...

“噢!”

穆秋芸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尽量让自己不再发出旖旎的声音。

“实在是太丢人了,刚刚她竟然觉得十分舒服,而且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现在自己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看到穆秋芸胸前的红晕,越来越浓,夜无伤一愣:不会吧,这样都能...?

他不敢再耽搁,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真就说不清了!

收起自己的心猿意马,夜无伤开始行针。

天突、璇玑、华盖、紫宫、灵虚、神封、乳中、商曲、幽门;

施针过后,夜无伤做回桌边,不再和穆秋芸说话!

夜无伤给穆秋芸针灸整个用了一个时辰,当他将银针取出,对着穆秋芸道:“好了,穿上衣服运功,看看能逼出多少淤血!”

夜无伤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还躺在床上面红不已的穆秋芸说道。

“嗯!”

穆秋芸闻言,立刻就起身穿衣服。

“哎,形状真不错,应该快接近D罩吧?”

夜无伤一边收拾着,瞄了一眼即将隐藏的峰峦,小声的低估了一句。

“啊,你说什么?敌造?”

穆秋芸穿上了白色的贴身衣衫,却听到噎着话里面的两个字,只是不知道什么意思!

夜无伤没料到这穆秋芸耳朵这么灵,自己那么小的声音也听得到,看来这修为高了耳聪目明,以后还是得小心点。

“没什么,赶紧运功,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夜无伤可不想在这里讨论罩杯的问题,连忙对着穆秋芸说道。

十几个呼吸后,穆秋芸穿好了一副,只不过脸上还是有些尴尬。

她盘膝坐在床边,开始运转自己的功法,调集玄气运行小周天。

“啊...噗...咳咳咳...”

不到一刻钟,穆秋芸脸色一红,惊叫一声,接着一口黑血喷出,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砰!”

夜无伤看不到穆秋芸吐出淤血,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虽然还没有完全疏通经脉,但是却很有效果!

不过夜无伤还没有来得及上去扶住晃晃悠悠的穆秋芸,房门就已经被一脚踹开。

“芸儿!你对她做了什么?”

...

卫安远眨眼间就到了床边,看到地上一滩黑血,怒目直视夜无伤。

“安远,别鲁莽!”

穆秋风则是跟在后面,口中大喊。

原本三人一直守在门外,虽然心里着急,不过他们却不敢进去打扰,因为穆秋芸的伤势的确是比大熊要严重几百倍。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谁也不愿意看到。

几人按捺住心思,在外面等了一个多时辰,卫安远虽然不知道夜无伤如何给穆秋芸针灸,但是想到当初夜无伤给大熊疗伤的情况,他心里就里外不是滋味!

但是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清楚,所以也不能断定夜无伤就已经在占便宜。

可是等了一个多时辰还不见两人出来,在加上穆秋芸的惊叫和咳嗽声,他立刻就一脚踢开了房门闯了进来。

这一下,连夜无伤都吓了一跳:***的,有病啊!还好这家伙现在才进来,要是之前,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儿!

“放手,卫安远,你做什么?”

卫安远的好心似乎并没有得到穆秋芸的好感,她一甩手就挣脱了卫安远,露出不悦之色。

“芸儿,你没事吧?”

穆秋风也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关切的问道。

“哥,我没事,感觉好多了!”

穆秋芸摇摇头,脸上的起色比之前好了不少,这淤血吐出来一些,至少让她不再感到那么憋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吴兄弟,对不起,刚才卫兄弟有些着急了,你见谅啊!”

穆秋风看到夜无伤脸色有点差,连忙赔罪。

“我没事!不过刚刚芸姐在运功,这次还好,但是下次我可就不敢保证还会没事,我先回去了,让芸姐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

夜无伤心里多少有点怒气,对着穆秋风一抱拳就走出了房门。

“穆哥,我...我只是担心芸儿!”

卫安远的脸色有些难看,自己这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好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下次别这么鲁莽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穆秋风却没办法责备卫安远,毕竟卫安远是好心办坏事。

“虽然卫安远喜欢芸儿,连大熊那一根筋都看得出来,只是芸儿对卫安远从来没有什么亲近的感觉,这么下去,的确是个问题啊!”

两人离开,穆秋风皱了下眉头,虽然卫安远跟他关系不错,但是自己却不会因此强迫妹妹,让芸儿开心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芸儿,你感觉怎么样?”

“哥,我真的没事,感觉好多了,你也去休息吧,这几天你们都够累的了!”

穆秋芸摇摇头,对着穆秋风劝道。

穆秋风看到妹妹的起色的确好了很多,心也略微放下,“好吧,那我先去给你弄点东西吃,这两天你几乎都没吃饭,这可不行!”

穆秋芸一听,也感觉自己有点饿了,就点了点头。

穆秋风离开去拿吃的,穆秋芸却坐在那里愣愣的出神,脸上很快就出现了娇羞的红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无伤每天都会给穆秋芸行针,虽然每次都会有些尴尬,但是十天之后也就习惯了!

穆秋芸背上的淤青已经完全消失,体内的经脉也全部疏通,虽然还需要回复一段时间,但是却不是针灸能恢复的,需要时间来慢慢调理。

“啧啧,以后看不到可是有点遗憾啊!”

夜无伤轻抚着光滑的肌肤,手中细腻的质感让他心猿意马,当双手再次到达峰顶,才收住了心思。

原本这峰顶是不需要攀登的,但是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第一次动了,后面不动岂不是让穆秋芸知道自己故意占便宜!

“这就当是诊金吧!”夜无伤觉得自己还是很正直的,不能让任何一方吃亏。

但是夜无伤却紧紧只是停留在欣赏而已,没有真的擦枪走火,他心里唯一的女人还是唐霓裳!

若是在这个世界没有遇到唐霓裳,他也许会放荡行迹,但是自从看到唐霓裳,也就是那个叫雨珊的,他就决定这是自己的唯一,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事情!

原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无赖的多再针灸两天,但是想到自己这么做可是对不起唐霓裳,夜无伤就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这种无耻的想法!

“芸姐,起来吧,你的伤势差不多已经好了,不用再针灸,不过还是要注意休息,最好一个月之内不要动武!”

夜无伤呼出一口气,将银针收好,对着穆秋芸说道。

“啊?好了?以后都不再针灸了吗?”

穆秋芸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夜无伤一听这语气,怎么好像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意味?

“额,暂时是不用了,不过芸姐要是还想要,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再多治疗两天!”

“呸,谁要啊!”

穆秋芸轻啐了一声,连忙开始穿衣服。

夜无伤走出房门,穆秋芸心里似乎是有了一丝淡淡的失落!

行针完毕,穆秋芸继续静养,她的三名同伴也没有离开。

夜无伤经过这十几天的治疗,针灸术自然娴熟了不少,他也打算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

而穆秋风则是早在五天前,穆秋芸恢复行动之后,就将三百金币交给了夜无伤。

这已经是他们几人的全部,为了不给穆秋芸治伤,他们是能卖的能借的都在这里了。

可是夜无伤对于金币并没有多少的兴趣,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对于这四人夜无伤的感觉还不错,虽然那个卫安远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醋意,但是为人还不算太坏!

他最终也只收下了一百枚金币,其余的都让穆秋风留下,该还的还,该用的用,再说了自己之前可是已经收了一些妙不可言的诊金!

穆秋风几人对于夜无伤自然是感激到了极致,这些金币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太重要了,要是全部送出去,他们最近一段时间都得停止修炼。

将这边的事情料理清楚,夜无伤也开始继续自己的炼丹大业。

夜无伤仔细回想关于炼丹的记忆,同时和从杂货铺购买的练丹基础对比。

想要炼制玄灵丹,必须具备两个基本的条件。

第一、拥有玄火。

玄火是指修炼者以体内玄气发出的火焰。

火焰的作用是熔炼药草,所以对于火焰的强度要求比较高,即便是一品丹药,也需要至少玄师级别的火焰才能做到。

这一点夜无伤自然是暂时达不到,不过却还有一个取巧的办法,那就是借助魔晶,制作出火炉一样的设备。

而第二点,则是需要强大的灵魂力量。

灵魂力量很难说明白,不过简单的理解就是,感觉灵敏、心智坚韧。

据说灵魂力量可以测试,但是夜无伤却从来没有测试过。

但是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自己可是两个人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总不至于差吧!

灵位随着修为的增加,灵魂力量也会相应提升,甚至还有专门锻炼灵魂力量的方法。

但是这些与夜无伤现在没多大关系,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借助魔晶成为一名初级炼丹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夜无伤走出客栈,去城里的杂货铺采购一些炼丹所需要的基本东西。

“千奇杂货!”

这名字,还真是别致!

看看这杂货铺的名字,倒是像模像样,夜无伤走进了杂货铺。

面容消瘦的杂货店老板看到夜无伤进来,立刻开口问:“小兄弟要买点什么?”

夜无伤打量了一下这杂货店里面的东西,的确是千奇百怪,够乱。

药锄、兽夹、弓弩、绳索、帐篷、驱蚊香...还有很多东西夜无伤都不认识。

看到这里面的确是有炼丹炉,夜无伤立刻开口,“老板,给我一个炼丹炉!”

店老板看了看夜无伤的年纪,开口劝道,“炼丹炉?小兄弟要自己炼丹?呵呵,听我老尤一句劝,年轻人啊,别浪费精力在那上面,炼丹师一百个人都不见得有一个人能成功,再说了就算是要炼丹,也得玄师才行啊!”

这店老板见过太多年轻的佣兵,因为买不起丹药而生出自己炼丹的想法,不过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失败了!

这老板倒是好心,夜无伤笑了下,“我想试一试,不是有那种用魔晶生成火焰的吗?”

老板看到自己的提醒这菜鸟没有听进去,也就不再劝了,只是心里想着:嘿,年轻啊,不栽几个跟头就不知道什么是疼!

“一个丹炉,五个金币,要魔晶的话每个三枚金币!”

不过老板却没有立刻去拿丹炉,看这小子的样子,估计连魔晶丹炉的价格都没打听清楚,买不买得起还是两说。

果然,夜无伤听到这价格,也是吃了一惊:“老板,你这也太贵了!”

“菜鸟,我这丹炉哪里贵了,你以为炼丹师那么好当啊,来,我给你看看我这丹炉!”

老板听到夜无伤嫌自己的东西贵,立刻就不答应了,转身走到货架边,从那里翻出个直径不到一尺的丹炉。

“铛铛铛...”

“你听听这声音,上好的火焰石加上百炼钢,你以为什么材料都能炼制丹炉呢!”

老板一边说着,将丹炉放到柜台上,随手拿起一截铁棍敲了几下。

夜无伤也住了嘴,火焰石能值多少金币他不清楚,但是这么大一块百炼钢,可是最少也得两三个金币。

这丹炉既要耐烧,又要能均匀的传导温度,的确不是能随便凑活的。

“老板,东西是不错,您看我这不是刚开始练习,给我便宜点!”

光是这买丹炉和魔晶就要八枚金币,拿自己剩下的两枚金币怎么够买药材。

而且自己还是刚刚开始炼丹,这失败是必须的,到时候丹药没练出来,估计自己连住店的钱都没有了。

“小子,听我老头子一句话,别浪费钱了,你看看那边的药锄、兽夹,我给你算便宜点,踏踏实实的去采点药草,打点野味!”

老板本来就没想着夜无伤买得起丹炉,所以也没有失望,年轻人嘛,不受点打击怎么能行!

老板一面说着,伸出右手抱住了丹炉,然后贴着胸口拿起来,朝着货架走去。

“等等...”

夜无伤看到老板要将丹炉放回去,连忙阻止。

“你这小子,买不起还不让我放了!”老板眼中有点生气。

夜无伤却没着急,眼睛盯着老板的左肩,笑着道:“老板,你这左手怎么了?”

听到夜无伤问自己这话,老板又将丹炉放下,“哎,你这小子!我看你顺眼才提醒你的,哎,当年啊,要是也有人提醒我一句,我老头子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夜无伤一愣,这又是什么情况,不过他没有插话,让那老板继续说。

“我那会比你大几岁,也是不信邪,仗着自己有点本事,跟两个九星玄者的家伙一起去猎杀二阶魔兽!”

“啊!你们...你们三个九星玄者去猎杀二阶魔兽?”

虽然夜无伤没有见过二阶魔兽,甚至连一阶魔兽都没见过,可是也知道这二阶魔兽不是三个玄者能对付的。

他们三个人去,这结果不想而知,这老头儿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

“哎,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啊,当时我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三个人就这么跑到了魔兽森林深处!后来...,哎,就我一个人出来了,还是被其他佣兵遇到救了一命,这手臂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一边说着,老板用右手将自己的左手抬起,放到了柜台上。

接着将左手的袖子撩了起来。

“嘶...”

夜无伤也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这那里还是手臂,简直就是木乃伊,从左臂关节朝下,完全是皮包骨头,没有一丝血肉。

“年轻人,这都是用命换来的教训啊,别好高骛远,先在森林边缘采采药、打打野兽,等你实力增加了再找个队伍去猎杀一阶魔兽!记着,没有达到四星以上玄师,别去招惹二阶魔兽!”

老板一边说着,就要将自己的左臂放下来。

夜无伤也是一脸唏嘘之色,但是却将老板那干枯的手臂抓住。

“让我看看吧!”

老板被夜无伤抓着手臂,愣了一下,惊奇地问道:“难道你是医师?”

夜无伤点点头,开始检查老者的手臂。

“你、你就是那个靠着几根针救了穆秋芸那丫头的医师?”

老板似乎想起了这几天的一个传闻,再看看夜无伤的年纪和他要购买丹炉的举动,这倒是很相符啊!

“嗯!”

夜无伤轻轻地点头,继续检查着。

老板眼中闪过激动的光泽,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夜无伤用银针救人,可是很多人都看到大熊手臂恢复的全过程。

更让他们坚信夜无伤是神医的,是穆秋芸的伤势在短短十天就痊愈了。

也许这个神医也能将自己的手臂治好吧!

“神医,怎么样?我的手臂也能用那几根针治好吗?”

当夜无伤收回手的时候,尤老板急切的问道。

夜无伤皱起了眉头,思量了一会儿,摇着头道:“哎,要是刚刚受伤的时候用针灸还行,可你这手臂受伤时间太久,里面的经脉完全坏死,针灸已经起不到多少作用了!”

“啊!...哎...呵呵,算了,几十年我也早就习惯了!神医,既然你要买丹炉,这样吧,五个金币,那一块魔晶就当我老头子送你了!”

尤老板脸色几变,失望、无奈、了然,得知夜无伤是医师,所以他要炼丹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夜无伤也一愣,自己的针灸治不好尤老板的手臂,可是尤老板却还给自己送了一块魔晶。

即便是八枚金币还有点利润,但是这五枚金币却肯定是亏本的。

“老板,我现在治不了你的手臂,你给我算五个金币,可是要亏本的!”

“呵呵,神医,你叫我老尤就成!虽然您不能治好我的手臂,可是你神医在这西林城,我们这里的佣兵可是会有不少人受益,我这五块金币也亏不了多少!”

老尤笑呵呵的对着夜无伤道,这老尤的心地还真是不错。

夜无伤叹口气,老尤人的确是不错,可是现在自己却真的无能为力。

夜无伤伸手捏着下巴,想了一下,对着老尤道:“那就谢谢了,虽然我现在还不能治好你的手臂,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种丹药,配合我的针灸应该会起到作用!”

“你说我这手臂还有救?”老尤又听到夜无伤给出希望,再次来了精神。

夜无伤想了想道:“嗯,如果能炼制出生脉丹,再加上我的针灸,有八成机会让你恢复正常!最差的结果,也可以让你手臂的血脉重新长出来血肉,不需要再承受痛苦!”

老尤一愣,看向夜无伤的眼神更加敬重,“你怎么知道我这手臂会经常刺痛!”

“筋脉虽然断了,可是里面的神经却还残留着一些,骨骼长期得不到营养,自然会出现老化,疼痛在所难免!”

夜无伤叹口气,老尤这些年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神医,真是神医,刚才说的那个生脉丹是几品丹药?您现在能炼制出来吗?”

老尤又开口问道。

“生脉丹应该算是三品,只是炼制有点难度,最少也得那种经验丰富的三品炼丹师才能练出来,而我现在才开始炼丹,想要炼制出生脉丹,至少也需要三五年!”

夜无伤摇着头,自己现在的确是一个菜鸟,生脉丹还极为药园。

“三品!哎,有希望总比没有强吧!”听到是三品丹,老尤的热情减退了很多。

三品丹最便宜都得上百金币,而这生脉丹还是其中比较难炼制的,真不知道自己此生还能不能恢复。

“你拿笔来,我把生脉丹需要的药材给你写出来,要是碰到你就先收集起来!等我什么时候能炼制三品丹我会再来的!”

老尤连忙从自己柜台下取出一杆兽血笔,再拿出一张纸放到夜无伤面前。

“生机草、紫晶藤、三阶火属性魔兽血液...”

夜无伤在纸上面写出了五六种所需要的材料,当老尤一看这些,哪一个不是需要十几枚金币,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

要凑齐这些东西,就是自己倾家荡产也有困难啊!

不过想到自己这些年被这病痛折磨,现在有了希望自然要拼一拼。

“我先走了,这些东西你自己尽量收集吧,如果我遇到了也会帮你留意!”

夜无伤拿出五枚金币,放在柜台上就要将丹炉带走。

老尤右手握着那张纸,心里挣扎起来。

眼看夜无伤已经转身,老尤一咬牙,对着夜无伤喊道:“等等!”

“啊?怎么了?”

夜无伤一愣,难道老尤感觉自己没有希望收集这些药材,反悔了?

不应该啊,刚刚就是自己没有说出生脉丹的时候,老尤都大方的将这丹炉赔钱买给自己了,现在怎么可能反悔。

看到夜无伤不解的样子,老尤走出了柜台。

此时店里也没有其他客人,老尤直接去将店门关上,然后将夜无伤的几个金币还给他,“这个金币就不用给了,神医,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件东西!”

看着老尤朝着店铺后面的房间走去,夜无伤更是不解。

但是老尤也不像有什么坏心思,于是他就跟了上去。

第11章 初次炼丹

后面只是一个简单的套间,一个小客厅,一间卧室。

将夜无伤带进客厅,老尤回头对夜无伤道:“神医,您坐下稍等!”

夜无伤点点头,坐在唯一的圆桌边。

老尤走进自己的卧室,没有多久就走了出来。

不过他的手里提着一个用兽皮裹着的包袱。

夜无伤没有言语,眼睛盯着那兽皮包袱,心里猜测这到底是什么。

“咚!”

包袱被搁在了桌上,根据这声音,显然是分量不轻。

老尤对着夜无伤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因为他一只手解包袱的确有困难。

包袱不大,只有不到半尺,夜无伤将包袱朝自己面前拉了下。

“什么东西,还挺重的。”

夜无伤一愣,将包袱解开,老尤还真是包的挺实在。

一层、两层、三层。

三层兽皮之后,才露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器物。

夜无伤鼻子嗅了嗅,“好浓郁的药香!”

包袱里只有一个巴掌大的丹炉,通体漆黑,实在是貌不惊人。

不过这丹炉雕刻的却极为精致。

炉身雕刻着各种奇花异草,鸟兽虫鱼的图案。

九条迷你的小龙盘在边沿,一个个张着嘴对着炉盖把手,呈现出一幅九龙戏珠的样子。

从这浓郁的药香,夜无伤自然是知道这是一个丹炉,而且还是那种炼制了不少丹药的。

可是只有巴掌大,这也太小了点,怎么炼丹啊?

“这个就是我当年冒险进入魔兽森林找到的东西!”

老尤也坐在了夜无伤对面,看着这小小的丹炉,伤感的说道。

夜无伤将丹炉拿起,仔细的看了看,虽然他看不出这丹炉的品级,却绝对不会是刚刚店里摆的那种最初级的丹炉。

“你们这运气...”

夜无伤心里不禁奇怪,若只是三个菜鸟随便乱闯,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宝物,的确是有些逆天的运气。

“哎,哪里是什么运气,我们三个人当年无意之中找到了一份地图,上面标注着一个强者的洞府,不过年代久远,那人肯定是已经死了,所以我们几个就想去碰碰运气,看看有什么遗留的东西没有!可是...哎,地方是找到了,却没得到什么好东西,就这丹炉看着还不凡!”

夜无伤静静的听完,也不知道这三人是好运还是坏运,现在也就剩下老尤一人,还丢了一条胳膊!

“这东西虽然小了点,不过看着至少是三阶,你将他卖了怎么说也能得到几百金币,为什么一直留到现在啊!”

夜无伤皱着眉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尤将这丹炉保存到现在?

“要是三阶就好了!”老尤却苦笑着摇摇头。

夜无伤一愣,又仔细翻看手里的丹炉:不可能啊,自己的眼光怎么会这么差,连三阶宝物也会认错?这东西绝对不可能是三阶以下,难道...?

“哎,你给他输入一丝玄气试试!”

老尤对着夜无伤叹口气,缓缓开口。

夜无伤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要输入玄气,但是看到老尤的眼神,他还是如老尤所说,输入了一丝淡淡的玄气。

此时夜无伤也只有一星玄者的修为,所以体内的玄气也极为有限。

他将丹炉放到桌上,将体内微弱的那一丝玄气调集出来,从手掌发出淡淡的红光进入丹炉。

“啊...这,这不是真的吧?”

看着自己的玄气进入丹炉之后,这丹炉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大。

虽然只增加到了半尺就停止,可是比刚才也大了两圈。

“这是真的,当年我也向着将这丹炉卖掉,可是处于好奇和一丝奢望,就试了试看自己能不能炼丹,结果就发现这个状况!”

夜无伤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瞬间加速,他收回手掌,丹炉的大小并没有变化。

过了几个呼吸,夜无伤又将手掌伸出去,触及到丹炉之后,一道红色玄气又进入了他的体内。

而刚刚半尺的丹炉,再次收缩,变成了原来的巴掌大小。

夜无伤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伸出手拍拍自己的脸颊,确定不是在做梦!

他心里很快就冒出了关于各种装备器具的等级划分。

玄天大陆之中,将武器装备分为九阶,等级越高,威力越大。

高级武器不仅能吹毛断发,还对玄气有加成作用。

但是高等级武器的数量却极为稀少,而要发挥出一件武器的作用,就要将玄气输入到武器之中。

只有吸收足够的玄气,一件武器才能发挥威力

高级武器所需要的玄气自然越大,所以一般人都会选择与自己实力相符的武器。

玄者使用一阶,玄师使用二阶,以此类推。

但是并不排除一些拥有厉害功法的人,他们自身的玄气总量比别人强,所以也会使用更高等级的武器。

只是再强也不会太离谱,一个九星玄者,若是功法比较高级,也能使用二阶武器,发挥的实力自然更加强大一些。

但他若是使用三阶武器,不需要跟人交手,这武器只需要几个呼吸就能将他的玄气完全吸收掉,到时候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不过事有例外,却有一类宝物不遵循这个规则。

这类宝物被称为神器,神器每一件的品质都在九阶宝物之上,但是无论是玄者、玄师或者玄灵玄王,甚至最高级别的玄天强者,都能自由使用神器。

神器不会将人的玄气一次吸收完,他会根据使用者自身的实力吸收玄气。

也就是说玄者使用,他只会吸收相当于一阶武器所需要的玄气,而作用却远远比一阶武器强大很多。

而除了这一个特点之外,神器还有一个另外的好处,便于携带。

神器从外表看和其他的装备很难看出有什么区别,但是神器却可以变化大小。

在不输入玄气的时候,神器会缩小,输入玄气之后才会变大。

虽然大小变化不是无限制的,可是这也成为辨认神器的最方便途径。

夜无伤张大了嘴,脑子里的这些传说犹如活过来一般,在自己眼前跳来跳去。

“这个你也认出来了,你说这种东西我敢拿出来吗?被人发现,东西被抢走事小,我绝对是会被杀人灭口啊!”

老尤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这神器在天玄大陆是任何一个人都想要得到的,可是在老尤看来这却是一个招灾的祸根!

夜无伤完全可以想象的道老尤对此物的心情,使之无用,弃之不舍!

“那你现在将这东西拿出来是?”

夜无伤的呼吸略微紧张,对于一个炼丹师,一件神器级别的丹炉,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效果。

“哎,这东西我藏了三十年,可是整天担惊受怕,丢了实在是不忍心,可是让我卖了或者送人又不敢!呼...,不过今天我也想明白了,这东西你拿去吧!”

老尤叹口气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舍得,但是他也知道现在将这个给夜无伤,以后自己的手臂还有恢复的希望,否则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给自己找来灾祸。

“你确定,将这个给我?”

夜无伤又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看向丹炉的眼神也有些炙热。

“呵呵,三十多年了,我也想明白了,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留着它谁知到那天会不会给我带来灾祸!我老头子几十年来看过的佣兵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你不是个普通人,也不是个过河拆桥的人,送给你至少以后我这手臂还有希望复原,哎,被这丹炉害了一辈子,够了、够了...”

老尤眼中甚至生出一丝怨恨,想一想为了这丹炉,自己的两个朋友丧了命,而他也被改变了人生轨迹,形同废人!

夜无伤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丹炉边沿的迷你小龙,犹如划过情人的肌肤一样温柔,足以显示他对于这丹炉的喜爱。

“多谢了老尤,三到五年之内,我一定会帮你治好手臂!”

夜无伤郑重承诺,相比来说自己的收获与付出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对了,你说的那个洞府的地图还在吗?”夜无伤将丹炉放下,抬起头看着老尤。

“哝,就在你眼前啊!”老尤努努嘴,看着桌子上那些兽皮包袱。

“啊,这,这就是那几张地图?”

夜无伤一手将丹炉拿起,抽出了下面的那三张兽皮。

这的确是一张地图,不过却被分成了三份。

夜无伤看看上面的标记,显然是因为那魔兽森林太大,为了怕迷路才制作的地图。

有机会了去看一看,能拥有神器的强者,绝不简单。

走出客厅,夜无伤又对着老尤说了句:“刚刚那个丹炉也给我吧!”

“啊,你还要那个做什么?”老尤愣了一下。

“您老人家总不至于让我在别人面前也用这个吧,那我还不死的很难看!”夜无伤耸耸肩,这种蠢事他可不会做。

老尤也反应过来,不过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夜无伤:“你可真不像十五六岁啊!”

...

有了丹炉,购买草药自然是简单了不少。

夜无伤并没有去药材店,而是在穆秋风的帮助下,从其他佣兵那里买了不少。

万事俱备,夜无伤在房间中开始了自己第一次的炼丹。

“洗髓丹:一品丹药,洗筋伐髓,祛除人体之中的杂质,增强体质,同时还可以加快玄气吸收效果!”

冰肌草、天心花、洗髓果,洗髓丹的炼制并不复杂,所需要的材料也只有三种而已。

夜无伤是第一次炼丹,所以他将炼制洗髓丹的单方放在面前,步骤和注意事项写的清清楚楚。

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夜无伤才将丹炉取出。

这一次夜无伤继续请穆秋风守门,即便是有人要进来,自己也来得及收起丹炉。

这丹炉被夜无伤称为九龙鼎,因为九条迷你小龙盘在边沿,这名字还是相当恰当的。

在九龙鼎底部安装了一枚魔晶,夜无伤就开始熔炼药材。

首先被放进去的是主材洗髓果,放进洗髓果,夜无伤将自己微弱的玄气输入丹炉。

丹炉涨到了半尺,然后不再变化大小。

接着夜无伤将自己的玄气输入丹炉底部,引导魔晶之中的玄气进入丹炉。

当这些玄气进入到丹炉内部的时候,立刻就被引燃了。

“轰!”

一声轰鸣,夜无伤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丹炉朝着自己撞来!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炸炉?!”夜无伤这念头刚刚升起,那丹炉已经撞在了身上,虽然他身体强韧,但这一下还是被撞得七荤八素,脑袋昏昏沉沉...

隐约间,夜无伤看到从丹炉中窜出一缕黑气,钻进了自己的眉心,但是当那黑气撞在包裹着轩辕天书的青光时,立刻如冰雪遇到烈阳一般消融...

“噬魂天书...”

一道尖锐的怪叫声响起,夜无伤听的并不真切,似乎是在一瞬间好感了神念,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听到动静的穆秋风等人来到夜无伤房间,只看到夜无伤倒在地上,额头出血,一个巴掌大小的丹炉掉在身边...

“啊...这是怎么回事?吴兄弟、吴兄弟...”

“吴兄弟...”

“吴商!”

...

“唏...额...”

正坐在桌边呆呆的想着心事,穆秋芸被这声音惊醒。

“吴商,你醒了!”

“啊...芸姐,你怎么在这里?”

夜无伤刚想坐起身,但是他的手臂才支撑了一下,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

“哎呀,你别动了,赶快躺下休息,医师说你丹田受损,最少也要躺个十天半月才能恢复!”

穆秋芸连忙上前,将夜无伤扶着躺好。

“丹田!”

夜无伤立刻就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做什么,于是他顾不得腹部的疼痛,又要坐起来。

穆秋芸看到夜无伤,连忙喝止,“喂,你要干什么,医师说你不能乱动的!”

“大夫,呵呵,我就是医师,芸姐,帮个忙,扶我起来!”

夜无伤却没有罢休,但是腹部的确是疼痛难忍,他也就开口向穆秋芸求助。

而穆秋芸在听到夜无伤说自己就是医师的时候,脸上立刻就飞出了两朵红霞。

看到夜无伤还在努力要坐起来,她没有办法就连忙扶住了夜无伤的手臂。

“呼!”

夜无伤在穆秋芸的帮助下终于盘膝做好了,然后就见他竟然开始修炼玄气。

只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夜无伤就停了下来。

“你不要灰心,医师说你伤了气海穴!现在养伤要紧,先躺下吧!”

听到穆秋芸安慰自己,夜无伤不仅没有悲观,反倒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哈哈,我怎么会灰心呢?我高兴还来不及!”

夜无伤由衷的笑了,自己的经脉中的玄气结晶完全消散,浓郁的玄气充斥着自己的身体,虽然之前丹田中的玄气消散,但全都在自己体内运转,只要夜无伤花费一些时间将这玄气炼化,他的修为绝对会在短期内突飞猛进!

“啊,你...你没事吧?”

这一下穆秋芸还以为夜无伤因为受伤,脑子也糊涂了,修为尽失还这么高兴?

“哈哈哈...哎呦...真他娘的疼...”

夜无伤哈哈一笑,但是腹部又传来一阵剧痛。

他虽然在骂娘,可是这骂声中带着的绝对是喜悦。

“让你好好休息你不听,来,赶快躺下!”

穆秋芸将夜无伤扶着躺下,笑着问道:“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弄点吃的!”

感觉这一听吃字,夜无伤还真饿了。

“什么都成,我还真有点饿了!”

“哼,有点饿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不饿才怪呢!”

穆秋芸笑着哼了一声,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哎,真是个温柔可爱,善解人意又漂亮的小XF啊,可惜我有霓裳了,不然一定将这丫头给吃了!”

夜无伤不禁浮想翩翩。

“嘶...啊,色字头上一把刀!罪过罪过...”

腹部又传来一阵剧痛,夜无伤连忙让自己平心静气,否则气血浮躁,对自己恢复可不利。

“来,尝尝姐姐亲手做的五香蛋花粥,他们这里的饭菜都太油了,你现在不能吃,不过白粥又没味道,我就自己做了点!”

一刻钟之后,穆秋芸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食盘,上面放着一大碗粥,外加一只小碗。

穆秋芸给夜无伤盛了一小碗,送到他面前,“来,张嘴!”

夜无伤一愣,难道穆秋芸还要喂自己吃不成。

“愣着干嘛,张嘴啊,你自己现在怎么吃!”穆秋芸笑了下,对着发愣的夜无伤说道。

“哦,谢谢芸姐!”夜无伤心里莫名的有些感动。

他从小就是孤儿,所以这种待遇从来都没有过,至少他的记忆里没有人这么喂过自己。

跟唐霓裳在一起,虽然两人相处的很快乐,不过吃饭这种事那里还需要人来喂!

而被自己吸收了记忆的夜无伤,自从母亲去世后,也就没有了这种待遇。

久违的感觉袭上心头,夜无伤轻轻地张嘴,将喂过来的粥一口口喝下去。

“怎么样?好喝吧!”一小碗粥很快喝光,穆秋芸笑着问道。

“嗯,好...好喝!”

夜无伤不由自主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没事吧?怎么还哭了?”夜无伤的语调让穆秋芸愣了一下。

“哪有啊,谁哭了,也许是这粥太好吃,被感动了!”夜无伤却不能承认自己为了一碗粥掉眼泪,实在是丢不起那人。

不过穆秋芸也没有心思追究真相,脸上露出一丝自豪,“那是当然,这可是我们家祖传的,从小我娘就做给我吃!”

“哦,伯母现在身体还好吗?”夜无伤随口问道。

“...”

察言观色的本事夜无伤自然有,看到穆秋芸瞬间沉默,他很快就猜到了原因,所以连忙找借口岔开话题。

“抱歉啊芸姐,那个...能再给我盛一碗吗?”

“好!”

穆秋芸站起身,又去给夜无伤盛了一碗粥!

穆秋芸继续喂着夜无伤,不过两人这次都没有说话,各自怀念着久远的记忆。

“芸儿,你...你在喂他吃饭?”一声惊叫,将两人的思绪都拉回了现实。

穆秋芸抬头一看,发现时两外三人走进了房间。

不过刚刚他和夜无伤都在想着心事,只是机械般的喂饭吃饭,没有注意到罢了。

穆秋芸看了几人一眼,“大哥,你们来了,吴商现在行动不方便,我喂他吃饭有什么问题吗?”

穆秋芸说的理所当然,卫安远也立刻熄火,他也找不出理由辩驳,穆秋芸又不是他什么人。

而自己的单相思也是一厢情愿,穆秋芸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表现的多么热情。

可是这一个只认识几天的小子,穆秋芸就能这样亲密的给他喂饭,难道自己连这个小子都不如?

穆秋芸对夜无伤的态度,直接就将卫安远的怒火转移到了夜无伤身上,但是他却没有发作,站在一边一言不语。

“吴兄弟,你终于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穆秋风并没有在意妹妹对夜无伤的态度,一来夜无伤是在太小也就是一个半大孩子,二来夜无伤救了穆秋芸一命,在夜无伤受伤的时候喂他吃一顿饭真的没什么。

天玄大陆虽然还处于农耕时代,但是这风气却没有华夏族古代那么封建,否则穆秋芸可是宁死都不会让一个陌生男子对自己又看又摸的!

“我没事了,你们也都休息吧!”夜无伤的确是觉得自己需要休息,因此也没有再和其他人多说。

穆秋芸看到夜无伤也不想再吃饭,就将剩下的都带走,和其他三人离开了夜无伤的房间。

...

在穆秋芸精心照料下,夜无伤三天时间就已经完全痊愈,而这时候,夜无伤也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在那九龙鼎内,居然隐藏着一个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残魂,夜无伤炼丹的时候,似乎是无意中解除了某种封印,那残魂想要对夜无伤夺舍,却被轩辕天书灭的渣都不剩,而夜无伤隐约听到一句噬魂天书,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轩辕天书的别称?可以吞噬灵魂体?

夜无伤搞不明白,但也没有深究,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九龙鼎之后,夜无伤才终于放下心来开始炼丹!

按照之前的步骤,夜无伤将自己的玄气输入丹炉底部,引导魔晶之中的玄气进入丹炉。

当这些玄气进入到丹炉内部的时候,立刻就被引燃了。

“轰!”

一声轻响,夜无伤愣了一下,难道又炸炉了?要不要这么悲催?但是这一次,并没有那么大的响动,仅仅是在丹炉内的洗髓果变得外焦里嫩。

“这失败来的也太快了吧?”

虽然这洗髓果不值钱,可好歹也是一个银币。

夜无伤知道自己现在控制玄气还有很大问题,所以也没有灰心,又放入了第二枚洗髓果。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夜无伤这回可是小心了很多。

他闭上眼睛,开始让自己灵魂出窍。

虽然这说法有点诡异,不过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集中注意力,用意念力观察丹炉内的情况。

炼丹,灵魂力量的强弱才是最关键的,否则就跟个瞎子一样。

据说灵魂力量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随时探查千里之外的情况,比望远镜强多了。

易成甚至在想,那是不是可以透视啊?

开来以后这灵魂力量得快点加强,绝对是爽歪歪的事情!

但是现在的夜无伤,能看清丹炉内的情况就已经很知足了!

他专心致志,仔细观察着丹炉内的洗髓果。

他的玄气略微一动,一股火苗就从炉底窜了出来!

他尽量放缓速度,但是只持续了三五个呼吸,火苗就失控了。

“轰!”

...

夜无伤咽了口唾沫,又失败了。

“还好,这次终于没有出师不利”

经过五次失败,夜无伤终于找到了一点感觉,火焰从丹炉底部缓缓升起,将洗髓果包住。

“滋滋...”

“***的!”

夜无伤嘴角抽搐着,又糊了,看来自己的控制还是有问题。

...

“呼,终于将洗髓果提炼出来了!”

经过了八次失败的记录,夜无伤终于将洗髓果融化成均匀的液体。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轻松下来,还有两种材料需要提炼。

将洗髓果汁液悬浮在丹炉中心,又开始提炼另外两种材料。

渐渐地对于火焰的控制越来越得心应手,夜无伤提炼后面两种药材,总共才失败了五次。

三种药材提炼完成,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让这些药液融合。

根据自己看到的医书,夜无伤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使用灵魂力量控制药液。

自己的灵魂就像附着在玄气之中,竟然可以让他看到丹炉内的一切。

现在三团液体分别悬浮在丹炉中。

夜无伤心中一动,三团液体各自被撕扯出来一条细流,在中央位置如漩涡一般转动。

十几个呼吸后,一枚花生米大小的滚圆丹药出现在丹炉之中。

这丹药百里透着蓝光,成型之后就浮在丹炉边缘。

夜无伤没有停止抽取丹药,因为那三团液体也只减少了十分之一不到。

接着,第二粒、第三粒被夜无伤抽出来。

直到第七粒后,夜无伤感到自己的头有点疼了,他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不能继续。

所以剩余的那些药液立刻就落到了丹炉底部,瞬间就被烧焦。

而此时七粒丹药还浮在丹炉之中。

这次的炼丹并没有到此结束,还有最后一个关键的步骤。

就像做馒头,活好面、揉成团,总得上锅蒸吧!

从丹炉底部再次冒出一团火焰,将七粒丹药全都包裹住。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

“噗!”

三个呼吸后,第一粒丹药在医生轻响后,表面出现了焦灼,落到了丹炉底部。

夜无伤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要是自己能将这七粒丹药全部炼制成功才不科学。

“噗...”

“噗...”

...

还好,半个时辰后,还剩下两粒丹药。

此时这两粒丹药已经没有了其他色泽,都是洁白无瑕,散发着淡淡的亮光。

第12章 修为提升

“呼,终于是成功了啊!”

夜无伤心里一喜,连忙将炉盖打开,两粒丹药飞出丹炉,落在了夜无伤手里。

虽然刚刚出炉,不过却并不烫,反倒是温润异常。

看着手里的两粒丹药,夜无伤满心欢喜,“呵呵,哥现在也是名副其实的炼丹师了!”

虽然浪费了将近十份材料,可是第一次炼丹,能成功已经不容易了。

夜无伤看着手里的两粒丹药,心里欢喜,一时间竟然都有些舍不得吃下去,还想留着做纪念!

“今天到此为止了!”

夜无伤感觉自己的头都有点胀痛,显然是灵魂力量使用过度,需要休息。

将两粒洗髓丹收入瓷瓶,再把丹炉清理干净,然后用原先那几块兽皮包好。

因为之前那三块兽皮似乎还有极强的掩盖气味作用,能将丹炉散发出来的药香掩饰掉。

将丹炉贴身放在腰间,只有巴掌大小,两寸来高的丹炉还是很容易掩藏的。

收拾完剩下的药材,夜无伤走出了房门。

“吴兄弟,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再进去看了,怎么样,这第一次炼丹有收获吗?”

看到夜无伤出来,穆秋风露出一丝笑意,这一次又是两个时辰。

要不是知道这次是在炼丹,估计他就要担心,夜无伤会不会再次受伤昏倒。

“哎,还凑活吧,浪费了将近十份材料,只炼制出来两粒一品丹。”

对于自己的成功率,夜无伤自然是很不满意。

“两粒一品丹?”穆秋风愣了一下,“你没开玩笑?”

夜无伤看到穆秋风的表情有点古怪,茫然的点点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第一次炼丹浪费点药材很正常啊!”

“正常?正常个鬼!虽然我不是炼丹师,可是我也知道一个炼丹师从第一次试验道炼制出丹药,没有上百次的失败绝对不可能成功,甚至失败一两百次都算是天才了,你、你第一次只用了十份材料就炼制出两粒丹药,你说这正常吗?”

穆秋风嘟嘟嘟的说了一大堆,夜无伤也听明白了穆秋风表情古怪的原因。

“额,炼丹真的那么难吗?”

夜无伤本来以为自己算是浪费了不少,可是这么一听,自己连别人的十分之一都没用上,难道这跟自己灵魂力量强大有关!

对了,那神器级别的丹炉也应该有作用吧!

“炼丹不是难,是非常难,不然你以为那些丹药凭什么卖那么贵,不过培养炼丹师却是一个烧钱的事情,没有十几个金币,想要一个人第一次炼制出丹药简直是不可能的!啧啧,你可真是怪物啊!”

穆秋风羡慕的看着夜无伤,要是他们又这样的天赋,那里还用去魔兽森林冒险。

眼前这个家伙,从第一次那尴尬的见面,到后来夜无伤为自己疗伤,穆秋芸在不知不觉间,让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的弟弟,走进了自己的内心,或许穆秋芸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当夜无伤看过自己最珍贵的一面,她再也无法去面对其他男人。可是想到两人之间的差距,无论年龄还是天赋,穆秋芸只能将这些心思压下,当吴商只是自己的弟弟!

...

天才妙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天才妙针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天才妙针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