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苏清挽司容深结局如何

  • 时间:
  • 总裁宠妻难自持丁仙女
  • 来源:zzy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苏清挽司容深结局如何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7章 名存实亡

“虽然你是苏震的女儿,可你也是刚回国不久,根本不了解公司的状况,而且你也没有实权,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人群中居然有人对苏清挽的情况十分了解。

也是,最近沾了司容深司大总裁的光,她的照片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相信只要稍微关注新闻的人,对她就不会陌生。

这次的事情,过不了多久,就又会被记者给发布出来,还会配上视频图片什么的。

既然刚才说话的那位大哥知道她刚回国不久,相信对她的其它事了解的也不少。

苏清挽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人,面色平静,不慌不忙的道:“对,这位大哥说的没错,我是刚回国不久,对公司的状况也了解的不全面。”

她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但是,大家别忘了,我不仅仅是苏震的女儿,苏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同时,我还有另一个身份……”

苏清挽停了下来,等大家消化的差不多了,才继续说道:“相信许多人都看过这几天的新闻,我已经与应天集团总裁司容深结婚了,缺的只是一个婚礼而已。”

“应天集团大家不陌生吧,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不相信苏氏,总不会不相信司总吧。”

说完,苏清挽不再言语,等着股民们自己去分析她的话。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互相和身边的人讨论起来。

应天集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目前的资金状况,连金融才子们都估算不出来,只知道是富可敌国。

苏清挽既然已经和司容深领了结婚证了,相信举行婚礼也是迟早的事情,他总不能眼看着自己的XF儿公司倒闭而不管吧。

大不了,到时候去找司容深去,他肯定不差这点儿钱。

“好,那我们就看到司总的面子上,相信你一次,但你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儿吧,这事到底要怎么解决?”

经过大家的商议,他们推荐出一个口才好的出来与苏清挽交涉。

苏清挽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你们放心,请大家给我三天时间,到时候,无论事情的发展怎样,我都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她向众人承诺道,不给他们一个期限,恐怕大家不会甘休。

听了这话,大家才放下心来,回家安心等待三天,如果事情还是不能得到解决,再来这里大闹。

大家走后,苏清挽总算舒了一口气,刚才由于紧张,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背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握紧的手心里,也满是汗水。

“小姐……”李管家满脸担心。

“我没事,李叔放心吧。”

很快,苏清挽解决股民闹事的事情就被记者给发布了出来,当时的视频被争相转载查看。

网上对苏清挽的评价也褒贬不一,有人觉得她年纪轻轻,刚回国就能镇得住这么大的场面,实在是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

也有人认为,她完全是沾了应天集团总裁司容深的光,要不是要司容深这棵大树给她撑腰,就凭她一个一无阅历二无实权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说服得了众人。

此时,跟这件事情有间接性关系的司容深,正坐在电脑前看新闻,讳莫如深的黑眸蓄着笑意,他也看到了苏清挽霸气解决股民闹事的视频。

她在关键时刻能想到他,说明自己在她心里还是可靠的,虽然有被利用的嫌疑,但他觉得很开心。

一旁的陆宇看着司容深盯着视频看了半天,就是不说话,终于忍不住了,“司总,要不要我们出手,帮苏小姐把这件事给摆平?”

苏清挽没有处事经验,可陆宇有啊,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对应天来说,根本不在话下,解决起来比较方便。

司容深摇摇头,“不,让她自己解决,我相信她一定可以的。”

他的小鸟在成长,他相信,她一定可以。

“可是……”陆宇想说,苏清挽虽然聪明,可毕竟没有经验,怕她会吃亏。

“你派人盯着点。”

司容深并不是完全放任不管,还是派了陆宇暗中关注着苏清挽的情况,确保她的人身安全。

有些把戏,他太熟悉……

解决了股民的事,苏清挽就开始着手了解公司的状况,越往深入了解,越发现,其实公司的状况,比表面的上还要糟糕,不仅亏空严重,连人员的编制都很有问题。

要不是有司容深的那十个亿顶着,公司现在就得向外界宣布破产了。

幸好!苏清挽在心里默默的说。

对于司容深,她还是很感激的,虽然他强迫她跟他做三个月的夫妻,可是怎么算,她都是赚了。

公司到如今还能维持下去,全因为那十个亿的周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以前,她对公司的情况也多少了解一些,知道公司状况不好,可是,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弄成这样,这几年做成的项目也不少,可帐上就是见不到钱,公司的实际情况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名存实亡!

“怎么会这样?”

苏清挽苦着一脸小脸,由于劳累,有些苍白。

李管家端来一杯咖啡,劝苏清挽不要太劳累了,公司里的事务又多又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一时幸会儿能解决得了的。

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

来的是公司的一位董事,姓李。

李董事很恭敬的向苏清挽问好,虽然态度很好,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神情。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想问苏清挽,她答应股民三天之后给大家一个交待,可公司目前的状况,三天之内,根本解决不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苏清挽道。

外面的人不服她也就算了,没想到,连董事中也有人来质疑她。

“清挽,若你有这个能力,我当然不用操心,可你若是三天之后想不出办法,到时候公司会很难做的。”

李董事的口气咄咄逼人,连给她个机会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表示自己不服。

“三天时间还没到,李董事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想不到解决办法呢?”

苏清挽反问,她已经看出来这人根本就是来挑事的。

第18章 杀鸡儆猴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如今这种局势,三天之内根本解决不了。”

李董事说话时的语气虽没有刚开始的咄咄逼人,但仍然很不客气,显然并不把苏清挽放在眼里。

他在公司已经十几年了,从公司创办不久,就到了公司,为公司建了不少汗马功劳,自恃资历久,看不起苏清挽一个小萌新。

也是,平时公司的事情都是顾洁君在打理,苏震几乎不管事,苏清挽年纪小,又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很难服众。

“李董事解决不了的事情,不代表别人也解决不了。”

苏清挽听出他不怀好意,有意刺激他一下,委婉的指出,李董事觉得这件事无法解决,不是因为毫无办法,而是他能力不足所致。

欺负她不懂?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她确实对公司的情况不太了解,可她在国外学的是经济学,想要接手一家公司并不是很难。

况且,她是苏震的女儿,是这家公司的合法继承人,由她来处理公司事务,天经地义,没人能说个不字。

李董事听出苏清挽话里的讽刺之意,老脸一红,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再怎么说,他在公司也呆了这么多年了,什么风浪没见过,居然被一个初出矛庐的小姑娘看不起,哪里受得了。

“好,我李某人才能有限,应付不了这样的局面,但若是三天之后,你不能想出解决方案,又当如何?”

苏清挽不语,她暂时确实还没想出对策,当时情况紧急,逼得她不得不向股民作出承诺,若不是如此,那些人根本不会离开。

可话既然已经说出了口,那么无论如何,这三天时间,必须想出解决办法,否则到时无法向股民交待。

这些董事不帮着想办法也就算了,居然还有心情到这里来为难他,难怪公司的状况每况愈下,跟这些人的无所作为也有脱不了的干系。

“你想怎样呢?”

苏清挽反问,她想看看,李董事到底是怀着怎样的目的来找她的,是真的想帮忙,还是纯粹来找岔儿的。

李董事毫不客气,“如果三天之后,事情仍得不到解决,还希望你能退出公司,让顾太太回来打理公司。”

他已经认定苏清挽不可能想出办法化解眼前的困境了。

哦?原来如此!

苏清挽恍然大惚,原来,他是顾洁君那边的人,是来替他的主子报不平来了。

看来,他是忘了,这家公司的真正主人是谁了。

“李董事,你先去忙吧,有结果了我一定派人第一时间通知你。”

苏清挽下逐客令。

她走不走,是她自己的事,轮不到一个董事来干涉,像这种不可理喻的要求,根本不需要理会。

李董事的脸更黑了,苏清挽居然直接将他的话给无视了,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虽然心中气极,却又不好发作,苏清挽再年轻,也毕竟是苏震的女儿,没什么过错,他也不能拿她怎样。

打发走了李董事,苏清挽派人将公司的帐目和重大的项目都拿了过来,细细的查阅。

她之所以被人欺负,就是因为对公司的情况不了解,容易被人忽悠,所以,要尽快对公司的运转情况熟悉起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公司的帐目居然做得含糊不清,根本理不出头绪,最后唯一得出的结果就是公司年年亏空,已经是个空壳子。

最可气的是,许多重大项目,都是顾洁君签的字,甚至有些根本赚不到钱的项目,顾洁君也签字同意了,根本没有经过苏震的手。

可是,这些年来,苏震太过信任顾洁君,对公司不管不问,把决定权都交到了她的手里。

苏清挽还没把这些资料看完,已经气得不行,父亲啊父亲,你也太糊涂了些,若是顾洁君好好打理公司也就罢了,她这样胡来,公司迟早要败在她的手里。

她一心忙着公司里的事,中午李叔派人给她送来了饭菜也没顾上吃,等想起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凉了,就干脆没吃。

下午晚些时候,李管家过来说,董事们正在会议室等她,说有事情要商议。

“等我商议事情?”

苏清挽不解,像这种会议,一般是由苏震发起,当然,顾洁君也有这个权力。

如果有重大事情,比如上头办事不利等,董事们也可以联名发起会议的。

这次是为了什么呢?

去到会议室之前,苏清挽心里已经隐约有了计较,无非就是为了这次股民闹事,他们怕三天后想不出解决方案。

果然,一进到会议室,她就发现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倒不像是开会,更像是要审判什么人。

这个被审判的人,除了她,还能有谁?

见她见来,有大部分董事都站起来行礼,只有少数几个不情不愿的,最后也不得不服从大局,站了起来。

唯有一个例外,那人依然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苏清挽也不恼,示意大家坐下,问这次会议的目的是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愿意出这个头,最后,还是李董事开口了,“不为别的,还是关于股民的事。”

苏清挽将目光投向他,问:“这件事我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你还有什么异议?”

早就知道这个老狐狸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他居然会联合别的董事一起来对付她。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若是三天后,你仍然不能将事情解决,我们公司的名誉岂不是毁了?”

这时,有几上胆子大的,开始附合起来,“是啊,万一想不出法子,可怎么办啊?”

“要不然,让顾夫人回来想想办法吧!”

呵,苏清然在心里冷笑,原来,是为他们的主子报不平来了。

她将一份文件冷冷的甩在李董事的桌前,被吓了一跳的李董事有些生气,又不好发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多没面子啊。

“你自己看看,你负责的几个项目,有哪一个不是亏损的?请问这是故意的吗?”

第19章 司总化身管家男

李董事拿起桌上的文件,翻开,只看了一眼,脸色就白了,那确实是他负责的项目,但是之前因为是顾洁君管事,他费了点精神,事情已经给压下去了。

苏清挽怎么会把这件事给揪出来了?

“麻烦把文件给其他董事们看看,相信大家一定都很想知道,我们公司变成如今的模样,到底都有哪些人的功劳。”

苏清挽说完,不等李董事有所反应,就派人把文件拿给了其他人,一一阅览。

众人边看边摇头,这些项目本来都应该是稳赚不赔的呀,怎么就会亏了呢?

看来这个李董事,是真的不会办事啊。

“苏清挽,你是什么意思?这些项目都是顾夫人亲自审批的,难道你认为顾夫人是故意不想让公司赚钱吗?”

恼羞成怒的李董事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色厉内荏的说。

狗急跳墙了吗?居然想拿顾洁君出来压我,可惜,这一招对我不管用。

“顾姨那里我看会交待,不用你操心,该你负的责任,你必须负。”

苏清挽盯着李董事的眼睛,毫无惧色:“你想怎么样?”

见抬出顾洁君都不好使,董事有些怕了,终于知道,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还请李董事自己向公司递交辞逞,工资一分都不会少你的,这样,大家面上都好看。”

之前李董事从她办公室离开时,她就已经派人去调他负责的项目了,没想到,还真被她查了出来。

是的,来会议室之前,她就已经想好了,既然那个李董事一心想要挑战她的权威,那就只能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正好,公司的人都不服她,借这个机会,树立一下威信也好,恰好这个李董事也确实劣迹斑斑。

听了这话,李董事气得脸都红了,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会议室,他不会这么算了的,相信顾洁君一定会帮他的。

看着李董事离去的背影,苏清挽将目光投向余下众人。

大家面面相觑,谁都没想到,这个刚回国不久的苏家大小姐,竟然有如此能耐有迫力,连公司的董事都敢开除。

至此,再没有人敢说话了。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散了吧,大家去忙自己的事。”

见没人说话,苏清挽率先走出了会议室,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让他们自己去消化好了。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了,忙了一天的苏清挽,连饭都没顾得上吃,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又累又饿,被她冷落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来到楼下,不想麻烦李管家,正打算自己打车回家,就发现司容深的车停在不远处。

她走了过去,见他正忘着自己,用眼神示意她上车。

“干嘛?”她问,脚已经先她的脑子一步,打开车门迈了进去。

“这个点还能干嘛,当然接你去吃饭?”司容深没好气的说。

他来的时候,正遇见李管家要送饭上去,就知道她还没吃饭,反正天已经黑了,想着她马上就该出来了,就让李管家先回去了,一会他会带她去吃饭。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真是饿了,苏清挽突然想起,上午跟他去试婚纱中途逃跑一事,本来想着给他打电话解释一下的,没想到,一忙起来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对不起啊,上午我有急事,所以就先走了。”

苏清挽小声的说,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

司容深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事逃跑的,他并不生气,换作任何人遇到这种事,都会着急的。

他很心疼,但是,他不能就这么算了,得让她知道,以后有事必须向他汇报,不可以再不声不响的离开,事后连个解释都没有。

“知道错在哪里了吗?”虽然是责备的话语,语气却很温柔。

“我不该一声不响的离开,之后连个电话都不给你打,害你担心!”

我又不是小孩子,去哪里难道还要跟你汇报不成?真是个管家男。

苏清挽在心里腹诽,眼睛却一眨一眨的看着她,尽量让自己的道歉显得真诚可信。

司容深摸了摸她的头,语气里带着宠溺:“知道错了就好。”

车子不久就在一家高档的餐厅前停了下来,这个点正是用餐高峰,奇怪的是里面竟然一个客人都没有。

落座之后,就有侍者开始陆续上菜,上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全是她爱吃的。

看着眼前的美食,苏清挽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哇,这么多菜,就我们两个人怎么吃得完?”

司容深怕她饿着,之前已经向苏家的佣人打听过了她喜欢吃什么,所以每样都来了一份。

苏清挽确实已经很饿了,中午饭都没吃,看了一眼司容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吃了起来。

“哇,这么好吃,怎么就没客人呢?”她边吃边含混不清的说。

其实不是没有客人,而是司容深为了吃饭不被人打扰,将这家餐厅给包了下来。

他看着她狼吞虎咽,将一杯水递给她。

苏清挽喝一口水,再继续接着吃。

吃完饭,苏清挽被司容深送回到家门口时,发现那里早已站了一个人,居然是司容泽。

这么晚了,他还来家里做什么。

见到是司容深送苏清挽回来的,司容泽准备好的一肚子指责的话,硬生生又给咽了回去。

“司二少爷,大架光临是有事吗?没什么事就请回吧!”

苏清挽不想看见司容泽,直接下了逐客令。

见到苏清挽跟司容深在一起,本来就生气的司容泽又被这么一激,心里就更气了,可是,在司容深的面前,却又敢怒不敢言。

他看了看司容深,又看了看苏清挽,只得对苏清挽道:“苏清挽,你行,走着瞧!”

说完,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苏清挽转头看向司容深,不争气的又被那张帅脸给迷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那个,谢谢你的晚餐!”

“就这样?”还应该有点什么别的表示吧。说完,司容深就将脸伸了过去。

苏清挽咬咬牙,踮起脚,闭上眼睛,就在司容深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飞快了跑了进去。

总裁宠妻难自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