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难自持》主角苏清挽司容深全本大结局阅读

  • 时间:
  • 总裁宠妻难自持丁仙女
  • 来源:zzy

《总裁宠妻难自持》主角苏清挽司容深全本大结局阅读

《总裁宠妻难自持苏清挽司容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总裁宠妻难自持》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不幸中的幸运儿

李管家十分疼这个苏家唯一的女儿,等她像自己的女儿一样,他舍不得见她挨打。

苏震抽回了手,愤愤冷哼一声:“你自己给我好好想想!”说完,头也不回的回了楼上自己房间。

李管家虽然不明白父女二人为什么吵架,想来也是跟司容深有关吧,“大小姐,你不要跟老爷正面对着干,会吃亏的。”

“知道了,李叔,我先回房休息了!”

苏清挽回到自己房间,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先是被人下药,又莫名其妙了睡了一个总栽,接着就把自己给卖了,还卖了个高价。

越想越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直到,司容深打来电话,她才确定,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不是在做梦。

“还好吗?”司容深的声音难得的温柔。

他和她的事,遭到了司雄的强烈反对,他刚刚才把事情给应付过去,就立马给她打电话,想来,她家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他很担心。

司容深温暖的话语像他温热的掌心,轻轻抚过苏清挽的心房,心里的委屈像是找到了渲泄口,再也隐藏不住。

“我没事!”

虽然苏清挽嘴里说没事,可是浓重的鼻音还是出卖了她真实的情感。

司容深几乎能够想象出她现在满脸委屈的样子,以及脸上的细微表情,顿时觉得心疼不已。

“你那边怎么样了?”苏清挽敛了敛心绪问。

他那边一定也不好对付,不然,他也不会叫她回家里住了。

“我没事,照顾好自己!”早知她回去这么不好过,倒不如把她留在身边,至少,可以抱她在怀里安慰。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却谁也不肯提挂断电话的事,就这么相对无言,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轻微呼吸声。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司容深道。

“你为什么要选我跟你假扮夫妻呀?十个亿呀!”

堂堂大总栽,长得又超级帅,有的是女人喜欢,相信倒贴的女人都大有人在,怎么就偏偏看上她了呢?

苏清挽想不通,实在想不通,若不是知道他手下管理着那么多的公司,是个富可敌国的人,她几乎要以为他是傻的了。

十个亿,可不是小数目,就这么说给就给了,就算再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

这也是她到现在都觉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不真实的原因,电影里也不带这么演的。

“我有钱!”他的回答霸气十足,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像人饿了就要吃饭一样。

苏清挽无语。

这恐怕是最无奈的解释了!

不过,他真的是很有钱啊,可是,难道就是因为他有钱,就随便找了个女人来做夫妻吗?

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一定有别的原因,可是他不说。

她是不是可以这样想,她是个不幸中的幸运儿,刚好被上天眷顾到,让她遇见了他。

“你刚才想说什么?”苏清挽问,想到刚才司容深似乎也有话要说。

“你早点休息,不要想太多,有我在!”

听了这话,苏清挽心里莫名的安稳了不少,虽然知道,就算是司容深也无法改变苏震的想法。

但她就是觉得很开心,此时,所有的事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她心里只有这个男人,这个对她好的男人。

挂断电话,苏清挽躺在床上,很困,却睡不着。

可是,一定要睡觉才行啊,今天晚上,是因为李管家的出现,父亲才暂时放过她的,明天,他一定会继续找她谈的。

她知道父亲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就很难轻易改变,像是个老顽固。

翌日清晨。

苏清挽醒来,拿起手机像往常一样想翻看一下新闻,她和司容深热吻的照片就弹了出来。

照片上,女孩踮起脚,双手抚着司容深的肩膀,微闭着双眼,被他吻着。

司容深的手搂着她的细腰,旁若无人的回应着她。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烫得吓人,现在想想,当时的她,到底是哪儿来的勇气,居然敢在众目葵葵之下做出那样的事。

若不是有照片为证,她几乎要以为那是一场梦了。

略微翻了翻,苏清挽发现,她和他在宴会上的事,已经上了江城娱乐、经济等版面,而且还是头条。

也难怪,司容深这样的人,一举一动都备受嘱目,何况是他在宴会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突然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订婚呢。

不上头条才怪。

这时候,佣人在外面敲门:“小姐,你快出来看看吧,老爷气得不行,正找你呢!”

声音里满是焦急,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怎么了?”苏清挽一边穿衣服一边问,不明白这一大清早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佣人急切回答:“外面来了好多记者,说是要采访你,关于和司容深少爷的事。”

“好,我知道了。

她扶扶额头,果然然,狗仔队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她这个灰姑娘,一定都想弄个明白,她这个灰姑娘是如何找到了王子的。

可惜,她自己也不明白啊,那个王子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

快速洗漱完毕,来到客厅,就见苏震黑着一张脸站在那里,气氛僵的可怕。

她打开门,就看见自家的大铁门外,围着无数记者,他们手里举着相机,跟里还不停的叫着:“苏小姐,请你出来一下,我们想采访一下你。”

“是啊,苏小姐,请问你和司总是怎么认识的啊?”

“苏小姐,可是请你让我们拍一下照片吗?”

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轻轻的把门关上,就听见苏震愤怒的声音:“看你干的好事,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她注意到他的手边并没有茶杯一类可摔的东西,才道:“让他们围着吧,等他们围够了,自然就会离开了。”

“要不是你,苏家怎么会丢这样的人!”苏震骂道。

苏清挽就不明白了,到底哪里丢人了,不就是订婚嘛,只不过和她订婚的男人太过耀眼了点,记者们想来八卦一下。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生怕她过得太好

说实话她不觉得丢人啊,要知道,和司容深攀上关系是多少人梦魅以求的事情,几乎整个江城,谁不想和应天集团的总裁有关系,父亲怎么就觉得丢人呢?

更无语的是,他到现在依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苏震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怒火:“你现在马上出去,去跟那些记者澄清你跟司容深的关系,就说是误会一场。”

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嫁给司容深那般城府深沉的男人,司容泽才是最好的人选!

“然后呢?”苏清挽嘴角掠起嘲笑的弧度,冷冷的反问。

别人家的父母,都希望儿女能幸福,怎么到了她头上,就不一样了?像是生怕她过得太好似的。

“然后去司家道歉,继续履行跟司家的婚约。”

继续履行跟司容泽那个败家子的婚约吧?

苏清挽当然不会乖乖听话,她不喜欢司容泽,以前为了救苏家,说不定还有可能,可是现在苏家的危机已经解除了,那个浪荡子,她连多看一眼都不想。

“你是想把我再卖一次吗?”苏清挽的语气里充满讽刺。

难道不是吗?他就是把她当成了一件工具,一件可以拯救苏家于水火的工具。

苏震觉气得眼前发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踉踉跄跄的朝后退了好几步,幸亏佣人眼疾手快扶住了他,不然得摔到地上去不可。

“你这个逆女……”

苏震在佣人的掺扶下回房休息去了,再不离开,他觉得自己会被气死。

正在外地旅游的顾洁君听了这件事之后,连夜赶了回来,“哎呀,老爷,你这是怎么了?”

她蹙着眉,一脸担心的模样,然后又用嗔怪的眼光看向苏清挽:“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看你把你爸爸气得,还不快来赔个不是!”

顾洁君是苏清挽的继母,长得清秀动人,面容十分和善。

苏清挽七岁那年,和母亲一起出了车祸,她侥幸活了下来,忘了七岁前的大部分事情。

后来苏震告诉她,母亲在那场车祸中死了,反正自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

此后不久,顾洁君便被苏震接了回来,让她叫她顾姨。

苏清挽不愿搭理顾洁君,将头扭向一边。

她不喜欢这个女人,妈妈过世没多久,这个女人就来了她家,从此父亲对她的关心就一天少似一天,最后干脆将她送去国外念书,美其名曰是为了她的前途着想。

但她心里清楚得很,他们哪里是为了她的前途呀,就是顾洁君不喜欢她,而父亲为了讨顾洁君的欢心,才将她送走的。

那一副假惺惺的面孔,骗得了父亲,骗不了她。

“清挽,听顾姨一句话,像司容深那样的人,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种人家?”她说得很是情真意切,“不过是玩玩而已,到时候,受伤的只有你,你可千万不要被他骗了啊!”

苏清挽顿时也来了脾气:“你凭什么管我的事?”

她还真把自己当成正儿八经的长辈了不成。

苏震眼里冒着火星子,喝斥道:“顾姨说你,是为了你好,怎么说话的?”

看着心爱的女人受委屈,他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清挽,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怕你上当受骗而已!”

顾洁君也不恼,反而表现出一副慈母的模样,好像她对苏清挽是真的关心一样。

苏清挽挑眉,“上当受骗?我有什么可骗的,你们见过谁拿十亿去骗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你们倒是去骗个给我看看!”

一开始,她也想过,司容深是耍她玩的,可是又一想,就算他并不喜欢她,肯拿十个亿出来玩,对她也算不薄了。

况且,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她不同意,难道放着十个亿不要,去求司容泽的五十万不成?

再加上司容深对她也不错,对她又大方,至少她以后的小日子一定不会过得太差。

“清……”

“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来管!”不等顾洁君说完,苏清挽就打断了她的话。

顾洁君终于觉得脸上挂不住了,脸色十分难看,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刚准备离开,却听见身后乱了起来,“老爷,老爷,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啊!”

顾洁君的声音十分焦急,一边扶着苏震坐下,一边吩咐佣人赶紧去把他的家庭医生找来。

“快,去端杯水来!”

“你去给老爷拿个枕头来……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一时间,家里乱作一团。

听到动静的苏清挽回头,就见苏震脸色十分不好,人已经躺在了沙发上,许是刚才太过激动,心脏病发了。

佣人已经给家庭医生打过电话了,十分钟之内就能赶过来。

“你给我好好在房间呆着,哪……哪都不许去!”

苏震艰难得吩咐苏清挽。

苏清挽是气苏震的干涉,但他毕竟是她的父亲,她不想他出事。

咬了咬嘴唇,苏清挽只好先回自己的房间,她怕她过去,苏震会更加生气。

还是先让他缓一缓吧。

等苏清挽想起来要出门的时候,才发现苏震说不许她出门不只是说说而已,家里的大门被人看守着,见到她就给拦住了,说是老爷吩咐不许她出去,叫她不要为难他们,无论她怎么威逼利诱,就是不让她出去。

无奈,她只好从后门走,然而发现,后门居然直接给堵住了。

这意思就是将她软禁了,哪都不许去,只能在家里呆着。

苏清挽眼珠轱碌一转,真的以为能拦得住她吗?不能从门里出去,不代表没有别的出口。

比如说,她现在所站的地方,是院墙的一个角落,周围长满了杂草,但扒开杂草,一个洞口赫然出现在眼前。

没错,这是个狗洞,洞不大,但足以容苏清挽苗条的身体通过。

脸上挂着一个得逞的笑容,苏清挽先把包从洞里扔了出去,然后把身体也塞了进去,费了不少劲,终于把上半身弄出了洞外。

正在她准备欢呼雀跃一下时,眼前却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皮鞋。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没有人会出比他更高的价

“糟了!”苏清挽心里一紧,莫非,父亲在这个狗洞外也派了人看守?

这……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狗洞啊?

难道这里除了她自己,还有别人知道!

苏清挽疑惑的抬起头,顺着那双皮鞋朝上往去,是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穿着深色的西裤,裤子熨烫的很服贴。

再往上,就是一张棱角分明,帅气得让人窒息的脸,司容深,他怎么会在这里?

“司……司总,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清挽不可置信的问。

司容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等你!”

语气平静的好似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对她出现在一个狗洞外的事丝毫不觉得意外。

就像……就像他经常撞见她爬狗洞一样,只不过是再次遇到而已。

苏清挽咽了口口水,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天啊,那张脸真是太好看了,尽管她并不是个容易被美色迷惑的人,可每次看见他,都会不自觉得犯花痴。

“我就是知道。”

这是什么神解释?

虽然她不记得他了,但是性格却没有变,还是从前好个可爱的小女孩。

司容深听说苏清挽被苏震给关了起来,不准出门的那一刻起,就猜到她不会乖乖就范的。

他派人在她家周围打探了一圈儿,去的人回来报告说,在院墙的一个角落,有一个狗洞时,他就笑了,然后直接开车来到狗洞前等她。

果然,苏清挽也并没有让他失望,如期的出现在了这里。

“怎么,你要这么一直在这里爬着吗?不怕你们家旺财一会儿发现自己的路被挡住了,咬你一口?”司容深忍着笑意戏谑道。

真是没办法,就连爬狗洞都这么可爱。

苏清挽愣了几秒,“小黑才不会呢!”

小黑是她家的狗,那是一只纯种狼犬,长得高大威武,看起来威风凛凛,可是在她面前,却乖巧的跟它的身形很不般配。

苏震叫它黑虎,不过她爱叫它小黑,她怀疑,小黑到底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所在?就算知道,以它的身板,应该也很难出去吧。

不对,司容深这是在骂她呢,笑话她跟某个动物一般,爱钻狗洞!

“你……”苏清挽气结,他居然敢笑话她。

司容深笑而不语,这么久才反应过来,还真是笨得可以啊。

他伸出手,想拉苏清挽起来。

正在气头上苏清挽故意无视那只手,双手撑着地面,费力的从狭小的洞里爬了出来,样子有些狼狈。

用手理了理凌乱的衣裙,这才仰着头说:“不用!”她自己可以。

气息刚刚平息,却发现一只手伸了过来,她本能的想要躲开,细腰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搂住了。

“你干嘛?”

“别动!”司容深从她头上取下一根杂草,递到她眼前,“你头上沾了草。”

一定是刚才爬狗洞时不小心沾上的。

此时,他们离得很近,近得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苏清挽没来由得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很听话的一动也不敢动。

不由分说的,司容深直接带她到了车上,吩咐司机开车。

“你要带我去哪儿?”她好奇的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说完,握紧她的手,不再开口。

她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试了试,发现他握的很紧,根本没有可能拿回自己手掌了主动权,只好作罢。

反正,他总不到于把她拿去卖了,再说,应该没有人会出比他更高了价了,卖了吃亏的可是他自己。

当车子停下,苏清挽看清他们所在的地方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前的建筑上,清晰的挂着几个大字“民政局”。

这是要闹哪样啊?

美眸不解的望向司容深,不明白她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司容深并没有去看她的脸,却从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她的疑惑:“我们把结婚证领了吧。”

声音波澜不惊,好似拿结婚证跟出去吃饭一样平常。

苏清挽以为自己听错了,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他的表情很认真,就明白他不是在开玩笑了。

可是,这实在是太突然了,她还没有准备好。

她是和他签了协议,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领结婚证,这样一来,就真正失去自由了。

“这……这么快呀?”

“不愿意?”司容深斜睨着苏清挽。

苏清挽连忙摆手,“不不不,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

就算她不愿意,也不能说不啊,谁叫她有把柄在人家手上呢,她只是想缓一缓,不想这么快,有点接受不了。

司容深迈开长腿朝民政局走了过去,走了几步,却发现苏清挽并没有跟上来,他回头,“你把我吃干抹净了,打算不负责任?”

什么?

听了这话,苏清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他是男人,怎么看都是她吃亏好不好,而且,那还是她的第一次。

本来想抗议一下,对上他控诉的眸子后,又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仔细想想,他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那天晚上,她被下了药,好像…好像确实是她主动的……

“我,我当然会负责的。”看在那十个亿的份上,她也不能不从啊。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此话不假。

“那还不过来?”司容深催促道。

苏清挽双手交握,不停的搓着自己的手指,有些话,她还是想说清楚,就是关于他们协议的事情。

“说好的,三个月后,我们就再来这里,把另一张证给办了?”

她口里的另一张证,是指离婚证。

他们的协议是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可以离婚了,到时候,她仍然是自由的,各自婚娶,互不干涉。

“嗯!”司容深点点头,表示同意。

苏清挽这才放心,脸上的表情舒展开来,朝着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他拉住她的手,不让她有机会反悔。

先把结婚证领了再说,至于另一个证嘛,他还没想过什么时候再领,而且也不打算领。

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再放手啊。

总裁宠妻难自持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难自持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