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极品狂婿》白衣殇完本在线阅读

来源:ZW|小说:极品狂婿|时间:2019-11-28 10:59:36|作者:白衣殇

极品狂婿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白衣殇。极品狂婿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当整个家族曾经欺压过我的人知道我的身份并颤抖的跪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貌似,又不小心装逼装大了……

极品狂婿宁影安江雪

极品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盖世英雄

看到宁影心满意足的骑上了自己的小电驴,报刊亭的老板知道他要走了,就给他来了个终极必杀技。

"我去,葵花宝典这么厉害?"

"可惜我有老婆如花似玉,再说我的命根子也不同意。"

宁影撇嘴一笑,风一样消失在报刊亭老板的视野中。

"算你小子有眼光,不然我还不放心把江雪交给你呐。"

报刊亭老板看着宁影远去的背影,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不觉溢出了些许泪花。

三年了,安江雪习惯了等在报刊亭旁边翘首以盼的宁影。

她从开始的讨厌,到现在的看不到感到不安。

尽管她并不知道,宁影为什么这么执着,也不知道她在家里跟在这儿到底那里不一样。

上车回到家里,打开房门的瞬间,就看到阴沉脸色看向她的母亲和一脸焦急无奈的父亲。

看他们这幅如临大敌的架势,不用问他们肯定是知道了下午的事情。

"江雪,你疯了吗?"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你为什么要跟安佐林打那样的赌?你知道你会输掉什么吗?"

没等江雪开口张寒梅就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江雪对她母亲这样的态度早有心理准备,只想等她骂够了也就这样了。

"我不想再这样窝囊下去了。"

安江雪低着头,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

"窝囊?窝囊也比饿死强?"

"哎呦,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呦?嫁给你爸爸这样的窝囊废,又生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女儿。"

张寒梅一看安江雪开始就拿出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立马心里就凉了一半。

抹着眼泪哭嚎抱怨,声音震得安江雪耳膜发疼。

"你教训孩子,就教训孩子,扯到我身上算怎么回事儿?"

"我招你惹你了?真是的......"

无辜躺枪的安波,一脸委屈的小声抱怨。

不成想她的声音还是被张寒梅听到了,硝烟战火瞬间满眼,叽哩哐镗一顿乱响茶几也掀翻了沙发也推倒了家里一片狼藉。

"我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这么个窝囊废。"

"明明是安家继承人,却整天只知道写书练字,那能当饭吃吗?"

"还有你,你现在就给你奶奶说清楚,说你一时糊涂不跟安佐林打赌了行不行?"

用撒泼打滚的方式维护自己在家里的权威,是张寒梅的一贯作风。

通常情况下,安江雪的父亲会无条件投降,安江雪也会跟着妥协了事儿。

可是今天不一样,她一早就打定了主意。

所以开始就断了所有退路,让她打电话认怂那是不肯能的事情。

"妈,你应该相信江雪。"

"这次她一定能够让你们扬眉吐气。"

刚从外面买了甜品回来的宁影,进门就看到如此火爆的场面,立马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

声援江雪,是他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那是他的心头肉,也是他愿意付诸一生去疼爱的宝贝。

"闭嘴!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谁?"

"求你了,别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面。"

"我们家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你而起,你就是个灾星,你不知道吗?"

张寒梅听到宁影的声音,就像满载怒火的岩浆一下找到了喷发的出口一样。

心中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怨恨,一股脑的都倾泄在了他的身上。

说话的声音尖锐颤抖,已经因为气短开始捂胸口了,还不肯放弃她歇斯底里的嘶吼。

"妈妈,够了!"

安江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替宁影感到委屈。

或许是因为昨天她母亲逼她跟宁影离婚的时候,让她意识到了宁影对她的重要性。

尤其是,当她意识到像安佐林和安付利那样的男人比比皆是时,更加感觉宁影的这种隐忍有多难能可贵。

就算他是个窝囊废,但最起码他能心甘情愿且毫无怨言的陪在她身边。

"好啊,你敢吼我?"

"我养你这么大,你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屁用没有的窝囊废吼我?"

或许是因为安江雪袒护宁影的态度,挫伤了张寒梅的自尊心,她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儿。

眼泪滑落脸颊,目光中充满了绝望。

"好,好,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张寒梅气急了,抬手一巴掌,挂着冷风打向安江雪。

面对这一切,安江雪无心躲闪,满心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那是她的母亲,打就打了,还能怎样?

然而那道冷风却是在咫尺之遥戛然而止,这反而让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安江雪惊出了一身冷汗。

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窗口耀眼的夕阳,映进来的火红光线中。

一个伟岸的身躯,像是一座屹立在她面前的大山一样,挡住了她母亲的手。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那居然是宁影。

"你可以骂我,你可以打我,我都可以忍。"

"但是,你休想动江雪一根手指头。"

"否则我立马就会让你知道,那会有什么样的代价。"

宁影的声音,像是回荡在山谷中的钟声一样,让人听得见心中不觉腾起虔诚敬畏的心念。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张寒梅,那想要杀人的目光,看的人不寒而栗。

张寒梅一下子被吓傻了,像是哭闹的孩子,看到父母真生气了一样。

被宁影擒住的手,像是被铁钳子夹住了一样,那力道大的像是一下子把她的手腕捏碎。

她的心里倾刻间只剩下了恐惧。

做梦也没有想到,三年一直都逆来顺受任她羞辱打骂的宁影,原来有如此可怕的一面。

"我......我没有想要真打她。"

认怂,已经成了摆在张寒梅面前的唯一出路。

她那窝囊废的丈夫,十脚踹不出一个屁来,根本不用想他会来给她解围。

安江雪此时也是一脸花痴仰慕的神色,估计看她的丈夫有这么英勇的行为,那个女人都会有这样的状态。

"老婆,我们吃饭。"

就在这紧张的,让人神经都快要崩断的时刻,宁影却转身对安江雪嬉皮笑脸的开口出声。

"咳咳......"

安江雪,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

仿佛一个踩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一个转身的功夫就变成了人见人烦的猥琐大叔。

 

 

第八章受宠若惊

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还好宁影及时把她扶住。

"我帮你端菜吧。"

安江雪心里咒骂,稳不住气场就不要随便装逼。

害的老娘以为你要逆袭,满心期待你到弄个吃饭喝汤。

不过,很明显她的母亲没有胆子再闹了,她的老爹也偷偷的冲着宁影竖起了大拇指。

最起码证明,她这有名无实的老公,并不是一无是处。

安江雪平复心情,转身走进了厨房,宁影抓住机会跟了进来。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今天安江雪回来后,没有直接上楼也没有换上她那身丑得掉渣的粉红色睡衣。

她身上的这套浅灰色的职场套装,加上里面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简直能要了宁影的亲命。

"今天谢谢你啊。"

"不管怎么说,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等等,你在看什么?"

安江雪破天荒的主动跟宁影开口,却发现他根本就心不在焉。

循着他的目光低头看自己身上,瞬间猜到了这家伙脑子里装的什么念头。

"混蛋,你个死变态。"

"你就喜欢我这身衣服是不是?"

安江雪感觉自己要疯了,她越想越来气,无法想象她这三年都活在一个痴汉的视野里。

"嘿嘿,端菜,端菜......"

面对安江雪的质疑逼问,宁影撇嘴一笑只管打马虎眼。

对自己老婆坏,那又不是罪过,早晚要让她心甘情愿的往自己身上靠。

看着宁影那满脸猥琐的笑容,安江雪又气又想笑,然后又觉得他无比可怜。

然后想着想着脸一红,慌忙低下了头。

宁影跟安江雪虽然同处一室三年时间,但安江雪在她们的新房里只给宁影溜了一个地铺,还得是安江雪睡着了以后他才能躺下。

整整三年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宁影没有半句怨言,每一次目光交汇,安江雪都能感到灼热的温度。

但她却始终不愿意尝试接受他,直到昨天她母亲逼她离婚的那一刻,她才突然发现那句话已经舍不得对宁影说。

"你恨我吗?"

深夜,安江雪背对着地上的宁影突然开口。

这是同样是三年来,她第一尝试在这尴尬的环境中跟他沟通。

"睡吧。"

宁影翻了个身子,然后继续睁着眼睛看空气。

"今天下午你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安江雪主动打破了这份沉寂,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她想知道宁影是怎么想的,更想知道她还能不能在他身上找到离婚的借口。

"当然是真的。"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海枯石烂守护你身边。"

宁影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像念电影台词一样满载温情的说出来。

"......"

"你能不能认真点儿?"

安江雪愣了一下,眼眶瞬间湿润起来。

但她不想承认自己被感动了,专身看向地上的宁影,强压哽咽的声音开口询问。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

"还有,你的制服也是真好看。"

"我看了三年都看不够,但是你没有发现吗?你的裙角一直有个线头来着......"

宁影看安江雪睡不着,就开启碎碎念的催眠模式。

"闭嘴!"

"死变态,你就这点出息。"

"明天,不要再到公司对面等我了,我这两天不舒服想让人开车接我。"

安江雪咬着嘴唇,逼迫自己要笑出声音的冲动,然后一本正经的命令宁影。

宁影的话,让她的心都化了,她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一个男人用这么傻的方式呵护着。

而地上的宁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终于,这块拽在他心口三年的石头,开始有点温度了。

......

"叮铃铃......叮铃铃......"

刺耳的闹铃声,在宁影的耳边响起。

他被吓得猛然坐起身子,抬手遮挡着透过丝制窗帘射进来的刺眼阳光,抓起闹钟一看顿时被吓了一跳。

"天呐,已经十点多了。"

这时他才发现,闹钟被整整调后了两个小时。

毫无疑问,这肯定是安江雪干的。

宁影顿时苦笑摇头,心想傻丫头没有我,你今天可就惨了。

慌忙起床洗漱出门,拿起手机一看,我去居然有三十多个未接电话。

宁影回拨了第一个电话,那是他的助理打来的。

接通电话的瞬间,话筒里就传来了他助理焦急的声音。

"喂?"

"宁总,谢天谢地您总算是接电话了。"

"怎么了?"

"不是,您说的那位安小姐,已经在会客室里等您一个多小时了。"

"我现在不能见她,你找个人跟她把合作意向书签了。另外,要用最高规格理喻接待,听懂了吗?"

"懂了,懂了......"

"另外,我需要一辆让所有人都亮瞎眼的豪车。"

"明白,明白......"

挂断了电话,宁影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邪笑。

......

此时影雪集团总部的顶层总裁接待室里,安江雪正忐忑难安的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来之前,她做足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不管这次跟影雪集团的合作是否成功,她都准备放弃之前的生活状态开启新的征程。

安家容不得她,那她就跟宁影一起离开。

到时候天高任鸟飞,谁也管不着。

想起昨天宁影替她挡下那一巴掌的光辉形象,她顿时不自觉的唇角荡起了一抹笑意。

"安小姐,实在抱歉......"

宁影的助理,毕恭毕敬的站在安江雪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一幕顿时把安江雪弄得不知所措,她是来谈合作的,说白了就是打算身手从人家口袋里掏钱。

应该是她谨小慎微才对,怎么现在人家的总裁助理,却过来给她鞠起躬来了。

"王助理,您这是干什么呀?"

"是不是你们总裁今天没空呀?那我该太难来好了。"

安江雪诚惶诚恐的站起身,给对方深深的鞠了一躬,她虽然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也并灭有打算就这样轻易放弃。

"安小姐,您可千万别给我鞠躬。"

"您是我们总裁的贵客,他让我过来跟您商量合作意向书。"

"这里有我们影雪集团正在策划的几个项目,您看您对那个感兴趣,我们立马就可以洽谈合作的具体内容。"

宁影的助理,一看总裁夫人给他鞠躬,立马吓得魂飞魄散。

站都不敢站着,干脆手捧文件夹直接趴在了地上。

安江雪看的不知所措,听得一脸懵逼,以为这是自己在做梦。

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

疼,真疼,不是做梦呀。

还让我挑选合作意向?这不是开玩笑吗?影雪虽然刚刚城里,可它背后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帝国。多少人都挤破了脑袋,想跟他们沾上关系。

现在,他们居然让她挑项目。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第九章如临梦境

影雪集团总部,一楼大厅门口。

安江雪神游四海一样痴痴傻傻的往前走着,脑海中尽是各种揣摩猜测。

仅仅是因为是宁影的同学,这么大的一个集团总裁,就这样毫无底线的放水给她?着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完全像做梦一样。

被她抱在怀里的合作协议,被她那双纤柔的小手抓的紧紧的。

那可是价值两千亿的旧城改造项目,历时两年零六个月的承建工程。

怕是消息放出去,安氏的股票立马就有暴涨的行情。

"咣!"

神情恍惚的安江雪,一头撞在了大厅门口的玻璃门上。

"安小姐,您没事儿吧?要不要帮您叫救护车?"

一楼大厅的接待员,看到这一幕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只是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安江雪就撞到门上。

那可是影雪集团的总裁夫人,她因此被炒鱿鱼都有可能。

惊慌失措的关切询问,满心懊悔的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自己的过失。

"不用,真的不用。"

"只是我自己不小心碰了一下而已。"

"我想问你......额......算了吧......"

安江雪被这位相貌端庄的接待员关切的有点浑身不自在,她想开口问问她们为什么会对她这么特殊照顾,又觉得这问题要是问出去本身就是愚蠢的错误。

"安小姐,您是我们总裁的贵客。"

"公司已经给您安排了回程的车子,您等一下车子马上就到。"

总裁助理交代过,这是总裁夫人,但不能这样称呼也不能暴露他们知道安江雪的身份。

尽管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但他们还是严格恪守这个接触原则。

毕竟影雪集团的待遇,在整个华夏都是数一数二的,他们不会给自己任何失去这份体面工作的机会。

"谢谢,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

安江雪几乎是逃出了厅门,她怕多呆一分钟,就会让这个梦境嘎然而止。

怕突然惊醒,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其实她来的时候怕自己开的车子不够体面,所以是坐的出租车,现在她需要到路边再打车回安氏。

"吱--"

安江雪刚站到路边,一亮耀眼的加长林肯稳稳的停在了她的身旁。

"老婆,上车!"

宁影嬉皮笑脸的打开车门,冲着安江雪摆手打招呼。

"宁影?"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车......"

安江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真的是宁影。

她顿时被惊呆了,因为眼前的宁影一身考究西服,打着领带戴着名贵的镶钻领夹。

发型梳理的利落清爽,眉宇之间英气勃发,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再看他坐的这辆车,加长林肯专职伺机。

车头插着影雪集团的标志,像领事馆的车一样,隔着数十米就能感觉到它的威严霸气。

"哦,我同学请我叙旧,完了就让他的伺机送我回来。"

"你的合同谈得怎么样?还顺利吗?"

宁影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安江雪上了车。

车子悠然而动,安江雪却是一脸狐疑的看着宁影一句话都不说。

她从来不曾想过,宁影打扮下来会是这么光彩照人,他要是用现在这个形象出现在安氏怕是所有人都会黯然失色。

安江雪不是什么颜控,更不是什么轻浮的女人。

但是现在面前的男人是她的老公,多看几眼理所当然。

"你看的我心里直发毛,有什么话你就说呗?"

宁影从来没有被安江雪这样注意过,甚至清晰的感觉到安江雪有点犯花痴。

心里乐的不成样子了,但是脸上还得端得住。

"宁影,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影雪集团的总裁真的只是普通同学关系吗?"

"我怎么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说了你可能不信,他们像是专门为我为安氏制订了多分计划书。我要哪个项目,他们才启动落实行动。"

安江雪只是简单回顾了一下过程,就感觉自己像是在说梦话一样。

如果她面前的不是宁影,她肯定会说她经历了多么艰辛的洽谈过程,不然别人一定会以为她在吹牛。

"嗨!我们上学的时候感情比较好而已。"

"再说了他有的是钱,看我过的不好想接济一下而已,你不用太在意了。"

宁影只是随便编个谎言敷衍安江雪,他要用自己的实力给她想要的一切,而且要让她尽可能的享受这个过程。

别人欠她的,全都要一一还清。

"这样啊。"

"不怪你同学可怜你,这些年也是委屈你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多亏了你,我才有机会打脸安佐林。你说,他看到我拿下了这么大的合作项目,会是什么样的嘴脸?"

听了宁影的话,安江雪顿时心中阵阵愧疚翻涌,不觉拉起宁影的手轻轻抚摸表达她的自责。

跟着就满脸兴奋的拿着手里的合作意向书,给宁影看跟他分享此时的喜悦。

"你这可是第一次拉我的手。"

"我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宁影作妖拉着安江雪的手压在他的胸口,躺在座椅上闭眼垂眸满脸陶醉。

"瞧你那点出息。"

"你倒是给我出出主意呀,你说我该直接当众宣布,还是低调给他惊喜?"

安江雪那里受得了宁影这么肉麻的话,当即抽回手脸颊一红慌忙转移话题。

她当然知道宁影有多煎熬,只是她一直不曾正视他的存在。

现在她越来越觉得宁影可爱,甚至有点痴迷他抬手投足一颦一笑。

"你知道,什么样的状态,最让人绝望吗?"

"那就是乐极生悲,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宁影撇嘴一笑,寓意颇深的幽幽开口。

安江雪瞬间恍然,跟着一脸难以置信的上下打量宁影。

她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佩服这个男人,居然三言两语就能让她有如梦初醒的感觉。

话没有说透,却无比清晰。

让她有顿悟的成就感,还有仰慕崇敬的不自觉。

 

极品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极品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极品狂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