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我当的哥那些年

我当的哥那些年最新章节(吾爱杨)杨瑞无弹窗广告免VIP

来源:KX|小说:我当的哥那些年|时间:2019-11-28 10:59:21|作者:吾爱杨

我当的哥那些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吾爱杨原创小说我当的哥那些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我当的哥那些年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重生2000》已上线,请新老朋友移步一观,嘿嘿。

我当的哥那些年杨瑞

我当的哥那些年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初遇1

从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出来,杨瑞还有些恍惚。

他到低是被那妞给上了,还是他上了那妞?这他妈的是属于顺水推舟还是趁人之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如果不是捏了捏口袋,那一千块钱所带来的真实触感,杨瑞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回头看了一眼那睡一晚就要一千三的五星级酒店,杨瑞嘴角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等找到并上了自己的车之后,杨瑞启动那辆09款的酒红色雪佛兰轿车,第一次,睡姑娘开房的钱都是姑娘出的。

这事儿,得从昨天晚上说起……

2015年4月3日,为了生活杨瑞申请通过,成了一名滴滴快车司机。

本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原则,一整天的时间他都在保养、清洁车子,为了操作方便他买了手机支架,为了不用在行驶中打接电话,他买了AUX连接线,甚至因为他是杆老烟枪怕车厢里滞留烟气还特意买了U2K的空气清新精油。

当这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已经天黑了。

毕竟是进入一个新的行当,杨瑞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但是身为一个27岁,却没有固定工作,没有稳定收入,没有女朋友的三无人员,总不能一直在家啃老。直到晚上九点多,这厮才终于鼓起勇气按下了“出车”按钮开始了他的接单生涯。

杨瑞是青岛本地人,他家的位置在沈阳路小区,距离台东步行街非常近属于闹市区,在这附近叫车的人相对多一些。

事实也是如此。

在杨锐车子刚刚拐出车位不到一分钟,“滴滴”一声清脆的提示音从汽车音响中传了出来。

这,是杨锐的第一单。

“实时,距离500米,威海路与台东八路路口到市南区东山路……”

接单距离近,目的地却远,这让杨瑞方才略显忐忑的心情为之一松,顿时感觉今天运气还不错。

不过,让他纠结的却是这位乘客……

从杨瑞接单开始就一直打电话想确认他的位置,却不是占线就是打通就被对方挂断。

直到杨瑞已经到了定位地点开着双闪等在路边时又拨了两遍才接通。

“你有病是吧?!我说没说别再打我电话了!咱俩完了!”

电话方一接通,因为手机连接着AUX线,整个儿车厢里就响起了一阵女人的咆哮直接把杨瑞给吼懵了。

“那个……我是滴滴司机,我已经到了你定位的地方了。路边,开着双闪。”

“啊……对不起,我看到你了。这就过来。”对方一听骂错人了,赶紧道歉。

杨瑞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他乐意捡钱,但不会去捡骂,既然人家已经道歉,他也不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顶多就是个误会。

不多时,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一阵香风扑鼻的同时,一道玫红色的身影坐进了车里。

那是一个长发女孩,刚才通话的时候杨瑞就听出她年纪应该不大,这会儿见到人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瞧上去女孩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玫红色的呢绒风衣,黑色皮裤,就算是坐着从她那纤长的双腿也能看出她个子不矮。

她的侧脸很美,化了淡妆,拎着一个棕色看花纹不知是真是假的驴牌包包。

看得出她情绪不太好,上车之后手机一遍遍的响起,又被她一遍遍的挂断。

这种情况杨瑞也不好去搭讪,只能开自己的车。

或许是那女孩被不断打来的电话搞的有些烦了,终于选了接听,似乎要做一个了断。

“说。”

“解释?解释你怎么跟我那所谓的闺蜜睡到一起了?别说了,最后我祝你不孕不育儿孙满堂!不见!”

挂了电话,可她并没有跟在电话里的讲话时那么霸气那么洒脱,而是小声地啜泣着。

杨瑞目不斜视地开着车,右手却从一边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递给她,一言未发。

到底是什么情况,杨瑞听也能听出个大概,可作为一个外人,他也不好贸然去安慰人家。刚开始还觉得运气不错,接到一个美女,这会儿看看?还是老实开车吧。

杨瑞开车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喜欢一边听着音响里的歌一边跟着唱。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环境中,人总能比较容易放的开,车行一半,过于安静的气氛让杨瑞感觉有些憋屈,趁着等红灯的功夫就点开了手机里的网易云音乐,这款刚上线不久的APP很受杨瑞的喜欢,因为它强大的用户习惯分析能力,总能给杨瑞推荐一些他喜欢的歌。

“风到了这里就是黏,黏住过客的思念……”一首《江南》。

不得不说,杨瑞的嗓音不错,只是唱歌好不好听这种事情,总要有个比较,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不管是在以前上班时候的同事,还是身边的一些朋友,麦霸属性基本都是满点,杨瑞以前跟他们唱歌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的歌声会比别人好听多少。

可耳边突然传来一句:“你唱歌真好听。”

啊嘞!?刚刚唱完高潮部分的杨锐正high着呢,这才意识到这会儿可不是自己一人开着车,而是拉着乘客呢!

“呃……啊!好听吗?”

“嗯!”女孩的眼圈依然有些红红的,却还是点点头。

“那能加钱吗?”

“哈哈,你要给我唱一路,我就给你加钱。”原本是杨瑞觉得有点尴尬,想要化解一下的话,却把女孩给逗乐了。

加钱是肯定不行的,不过话匣子打开了,聊聊天却总是可以的。

“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林俊杰?”女孩似乎已经看清了杨瑞的样子,有些好奇地问他。

说到自己的样子,杨瑞自己当然清楚,真说起来多少还是挺像的,不管是眼睛、鼻子还是笑起来的酒窝。

杨瑞脸色一垮,道:“你要说我帅的话,我还能假装开心一下。”

女孩掩嘴轻笑,说道:“林俊杰多帅啊。还那么有才。”

“好吧,我承认,上学那会儿的确有个人说我长的像JJ,然后……”

“然后?然后怎么?”

“然后被我打了一顿啊。”

女孩先是一怔,可反映过来之后顿时指着杨瑞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你怎么这么污。”

“真事儿!不过后来我给他道歉了。”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其实杨瑞知道女孩心情不好,故意逗她开心,也不是杨瑞见人家姑娘漂亮就有什么想法,只是他觉得如果能让别人开心,总好过让她一直郁闷一路不是吗?

不过,快要到达目的地时候,原本跟杨瑞聊的挺开心的女孩又沉默了。

目的地定的是东山花园小区,临近门口的时候,杨瑞问她:“在哪儿停?”

已经到了小区门口时,一脸郁郁的女孩忽然说:“不停了,我们去闽江二路。”

“闽江二路?”那里是这一带比较有名的酒吧街,杨瑞虽然没有去过,但他知道。

“陪我喝两杯吧。”女孩看着杨瑞,轻声说道。

“呃……姑娘,你看,我还要干活,不能喝酒的。”杨瑞脸色有些讪讪,他是真的不想去,酒吧那种地方消费那么高,那可不是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该去的地方。

“你一晚上能赚多少钱?”女孩又问。

“我也不知道,你看你是我接到的第一个乘客……”杨瑞很想拒绝,可是当他看着女孩从她那驴牌包包里唰唰点出一千块的时候,下面的话他说不出来了。

“一千,够么?陪我喝酒。”

她的眼神很坚定,此时所散发出来的气场让杨瑞有些难以招架……好吧,他招架不住的是一千块钱。

大不了叫代驾回家,不就是喝酒么?我一个老爷们儿还怕你?

结束行程,收车。

杨瑞摇摇头,一把方向调转车头,驶向了酒吧街。

 

第二章 初遇2

闽江二路上最多的就是酒吧和咖啡厅,在女孩的指引下,他们停在了一家名为JOY'S的酒吧门口。

女孩下车之后,杨瑞发现她的身材很好,或许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站在一米八身高的杨锐身边也只矮他小半头。

跟着她方一进入酒吧正门,杨瑞就被门口猫笼中两只大肥猫吸引了,应该是人家老板养的,品种是英短,憨憨的不怕人,过去摸摸它也十分的配合。

这里的灯光比较昏暗,可能所有酒吧都是一个样。当女孩已经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落座了,回头却没见到杨瑞的人,仔细一看才发现这货正蹲门口逗猫呢。

看着跟猫玩的不亦乐乎的杨瑞,女孩的嘴角微翘,冲他招了招手道:“这里!”

落座之后,杨瑞四下打量了一番这颇具异国情调的装修,有些感慨道:“我还是第一次来静吧,以前都去‘润’玩。”

“润?现在改名叫muse了,你……是多久没出来玩了?”女孩似乎经常来,一边跟服务员点了两杯鸡尾酒,一边问道。

“呃……三年了吧。”杨瑞想了想,答道。

“三年!?我的天,你是做什么的?三年都不出来玩?还是你不喜欢酒吧?”

“我啊,我网络写手,写小说的。”

“哇!这么说你是作家啦?”听杨锐这么说,女孩的眼睛顿时一亮。

“你说的作家,那都是大神,像我这样的小扑街哪敢称什么作家,要真那么厉害,我还会出来跑滴滴么?”

“也不能这么说,万一哪天火了呢?”

“这也是我一直没放弃的原因咯,那你又是做什么的呢?”

“我啊,我是无业游民。”

人家不愿意说,杨瑞也就笑笑过去了,刨根问底不是他的习惯。

“不好意思啊,今天一接你电话就冲你吼。”

“没事儿,我就是觉得你那电话跟热线似的一直打不通。”

“还不是怪你?手机号那么好,我还以为是那个傻比用别人电话打过来的呢。”女孩撇撇嘴吐槽了一句,转而目光一闪,问道:“欸,你手机号不错啊,哪儿弄的?尾号三个七还是139号段,这最低消费应该很高。”

“没有,就是普通的套餐,我以前在移动公司干过三年客户经理,临走原号码公司要收回,我就给自己弄了个差不多点的。”

“移动不错啊,你怎么离开了呢?”

“年轻不懂事,总觉得不下班不开会耽误我打魔兽世界,索性不干了。”

“噗嗤……”女孩已经记不起今天是第几次被杨瑞逗笑了,忍俊不禁道:“你……你这还真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奇葩的辞职理由。耽误你打魔兽世界?我的天!”

“嗨!往事不堪回首啊。”

俩人正聊着,服务员端了酒水以及果盘过来。

女孩面前的是一杯湛蓝色的鸡尾酒,而杨瑞面前的则颜色金黄。

看着杨瑞正好奇地打量着两杯鸡尾酒,女孩展颜一笑说道:“你的这杯叫TheDayafterTomorrow。”

“后天?!呃……还真是灾难片。那你的这杯呢?”

“Tomorrow”

“不用这么烈吧?”

这鸡尾酒之所以用这种名字,其意就是喝完之后醒来就是“明天”(后天)了,以显示它的烈度。杨瑞没喝过但并不代表他没听过。

“借酒浇愁咯。”女孩耸耸肩,目光中落寞之色一闪而过。

“愁更愁咯。来,去他妈的愁。”杨瑞也耸耸肩。却跟他碰了一下杯子。

杨瑞不习惯用吸管,而是直接轻轻抿了一口。那鸡尾酒有着青柠的气味,入口之后口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暴烈,反而很柔和并有一种特殊的酒香味,但是……当他咽下去的时候,那灼热的酒液都会告诉杨瑞,它到哪儿了。

“哇!真的好烈!”仅仅一小口,杨瑞就觉得胃里热烘烘的。

“不烈能叫后天么。”女孩笑着,也轻轻抿了一口她手中那幽兰的酒液。

“那啥,要是一会儿我喝醉了,你实在要摘我肾的话,好歹给我留一个啊。”

“噗!”

这次她不是笑了,而是一口酒全喷出来了。

“你!你!咳……咳……对不起……”

被喷了满脸的杨瑞面不改色地拿手擦了擦,然后吁出一口气,说道:“还好还好。”

“还好什么?”女孩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听杨锐这么说,嗔怪道。

“还好我刚才没点烟,要不然就是一场喷火的大片儿了。”

“喂!你这么逗,你女朋友一定很爱你吧。”等她笑够了,忽然问了一句。

“对啊,我们干什么都在一起。”

女孩看着目露宠溺之色的杨瑞,心里不知怎么微微有些失望,可是……当顺着他的目光,她却发现杨瑞目光的焦点,是落在了他的右手上,而那上面并没有戒指。

感觉自己被耍了的她恨恨地拿起桌上的烟灰缸作势要打杨瑞的“女朋友”。

“我打死你的女朋友!”

“喂喂喂!传统手艺不能丢!”

“你怎么不去当演员?”

“我这样的当演员活不过两集啊。”

俩人闹了一阵,女孩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跟他好好聊天,不出三句话总能被他逗的前仰后合。好几次因为笑的太大声,引来其他桌客人莫名的目光。

各自杯中酒已经下半,女孩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杨锐也觉得两颊如火在烧。

“你怎么都不问问我今天都经历了什么?”伏在桌子上,目光盯着杯里的酒液,女孩似是自语地喃喃。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只猴子,他被猎人的陷阱所伤,在腹部留下了一道很深的伤口,当伤口快好的时候,他碰见了他的朋友,便掀起伤口对他说,你看我受了伤,在得到安慰之后,猴子心里舒服了许多,可是他的朋友很多啊,每遇到一个朋友,他就掀起他的伤口,后来……”

“后来怎么了?”

“后来他就因为流血过多死了啊。”

“你说我是猴子!”女孩忽然挺直了身子,不依道。

杨瑞有些挠头,女人的心思还真的有些难以理解,明明是一碗励志鸡汤,人家直接就自我代入了。

“好吧好吧,我重新说。”杨瑞举手投降道。

“这还差不多。”

“从前,有只漂亮的猴子……”

 

第三章 初遇3

烈性鸡尾酒的口感不错,但后劲是真的大,当俩人喝完杯中酒后,女孩就看起来已经站不住了。

 

杨瑞仗着平常酒量不错,却也强不到哪里去。

 

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杨锐见她一副快要人事不省的样子知道她不可能继续喝了,便起身结账。只是到了吧台,服务员目光复杂地看着他说:“哪位小姐已经结过账了。”

 

也不管他眼神中的鄙视也好、艳羡也罢。

 

杨瑞回到卡座推了推他:“姑娘,咱们走吧。我送你回家。”

 

从始至终,他都没问她叫什么名字,而她也没有问。

 

之前定的目的地是东山花园,想来她家就住那里吧。

 

只是推了几下,那姑娘没有丝毫的反应,这一下杨瑞就有些头大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背起她朝着门外走去。

 

这姑娘个子不矮,却真的没有多重。杨瑞背起她来并不吃力,反而还有心思感受一下后背传来的那两团柔软所带来的那抹销魂触感。

 

从闽江二路走到东山路,接近两公里,步行的话着实不近,特别是……杨瑞还背着一个人。

 

喝了烈酒,在酒吧里的时候杨瑞觉得自己还行,可是,当他出了酒吧被风一吹,瞬间就觉得一股热流直冲顶门,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几乎站立不稳。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摔倒,一旦倒了,可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

 

似乎感受到了杨瑞在打晃,趴在他背上的女孩呢喃着道:“放我下来吧。”

 

“没事,你又不重,你家在东山花园对么?”见她似乎有些清醒了,杨瑞赶紧问道。

 

然而,背后又没了声息,只有耳边规律的呼吸声和好闻的香味。

 

“我不回家。”

 

几分钟之后,耳边传来女孩细若蚊吟的话,却如同一记定身咒把杨瑞定在了当场。

 

我不回家……不回家……回家……家……

 

这句仅有四个字的话,可是它所蕴含的信息量却是太大了。

 

杨瑞听完,直觉得心如鼓擂,口干舌燥。

 

如果说酒吧里逗她开心,是因为杨瑞拿人钱财,可这会儿……他却有些怂了。

 

姑娘不漂亮吗?不,恰恰相反她很漂亮。他不心动吗?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

 

可是……她因为失恋醉成这样,自己却……是不是有些趁人之危?

 

杨瑞自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趁人之危的事情做出来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呀。

 

“我不回家。”

 

就在杨瑞犹豫不决的时候,女孩又重复了一遍。

 

有道是酒壮怂人胆,既然老子已经给过你机会,那就别怪老子变身月夜狼人了……

 

“你家?我家?如家?”杨瑞背着她继续前行,嘴里却轻笑着问道。

 

“如家?呵呵,太……太low了。”她有些口齿不清地说着,可不难听出话中的不屑,抬了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女孩接着说道:“前面,过十字路口右手边,酒店,进去。”

 

他们现在走在燕儿岛路上,过了与湘江中路的十字路口的酒店……杨瑞定睛一瞧,顿时觉得胸口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颐中皇冠假日酒店。

 

尼玛!这个是不LOW,这他妈的五星级好吗?

 

他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门朝哪开呢!

 

“得嘞!今天晚上没老子啥事儿了。”杨瑞心里苦笑,想了想自己口袋里仅有的二百块钱,这么贵的地方他可真是消费不起,在沉重的经济压力之下,心中的那点旖念被压的烟消云散了。

 

“谢谢你。”背着她继续走,快到路口的时候,杨瑞的耳边又传来了女孩柔糯的嗓音。

 

“嗯?”

 

“谢谢你陪我。我很开心。”

 

“客气了,怎么说我也得对得起你那一千块钱不是?”既然打定了主意不发生什么,杨瑞就把话说的生分了许多。

 

人家用的驴牌包是真的,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千块找人陪她喝酒,不回家也住五星级酒店,这种层次的女孩,杨瑞觉得不是自己可以染指的。

 

只是他说完之后,很明显地感觉到背后女孩身子一僵,片刻之后才听她问:“只是交易是吗?”

 

杨瑞没回答,这话他不想接。

 

就算是交易,他的内心深处就真的这样想的吗?他也不想仅仅是一场交易啊!

 

可是人总得有自知之明,明知不可染指的人和事而自己碰了,这绝对不是好事。

 

一路无话,当杨瑞背着她进入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厅时,尽管深夜已经没什么人,可面对这样一对以“别致”造型进入酒店的客人,前台服务员还是报以了好奇的目光。

 

“放我下来吧。”

 

“嗯。”

 

看着站在台前的这对年轻人,前台接待员带着职业地微笑问杨锐道:“先生晚上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一间套房。”

 

不等杨锐说话,女孩直接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很可惜,女孩的身份证是背面朝上的,杨瑞也没看到她到底叫什么名字。

 

“房间费现在是一千三百元,押金八百,一共两千一百元,请输入密码。”

 

……

 

“哦,那……我……我走了啊。”

 

当接待员把房卡递给女孩的时候,尽管再不舍,可已经没有任何想法的杨瑞就准备告辞了,只是他的脚还没迈出第一步,女孩却是拉住了他,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扳过杨瑞的肩膀直接趴了上去。

 

“喝多了,走不了。”此时的她口齿伶俐,吐字清晰,动作麻利,哪他妈有点喝多了的样子?

 

“入住愉快。”在接待员羡慕的眼神中,心脏又不争气地砰砰直跳的杨瑞背着女孩进了电梯。

 

第四章 初遇4

这一次,杨瑞终于知道五星级酒店的客房大门是朝哪儿开的了。

这间套房有两个房间,客厅跟卧室,纯欧式的装修风格,一应家具家电俱全尽显奢华。二十二层的高度透过落地玻璃可以俯瞰唯美海景,厚实又柔软的地毯踩上去完全没有丝毫的声响,这间套房宽大卧床杨瑞很想躺上去感受一下,却知道这样有些不妥,只好作罢。

“帮我放水,我要洗澡。”倚在卫生间的门口,女孩的目光游离,却是还让杨瑞帮忙。

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女孩却依然说:“喝多了,没力气。”

叹了口气,杨瑞只好走进卫生间帮她放水。

他不是简单地打开热水喉,而是先用淋浴喷头合着毛巾把看起来已经很干净的浴缸又仔细地清理过一番之后才开始放热水,一边放,一边用手试着水温。

杨瑞并不知道,就在他专注地忙碌着的时候,身后的女孩眼睛越来越亮。

浴缸很大,放到3/5的时候就已经过去十分钟了,算了算这个水量应该足够,这才转身对女孩说:“好了。”

让杨瑞有些意外地是,就在他回首的一瞬间,他发现女孩的目光明显的有些躲闪。

只是喝多了酒又被风一吹加上背了她一路的杨锐,这个时候脑袋已经有些混沌了,就在起身的时候,还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对女孩的目光是否另有含义并未做多想。

“我走了啊!”听着悉悉索索的衣物脱落声,要说杨瑞没有心猿意马,没有脑补画面,那绝对是高看他了,只是在听着女孩入水的声音后,杨瑞也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便第三次告辞。

“你别走!”

卫生间里传来了女孩略显焦急的呼喊声,让杨瑞将已经打开的门又重新关上。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这一次杨瑞有些烦了。

“又怎么啦?”

“我喝多了,万一我淹死了咋办?我付了钱的!”

这尼玛是什么理由!?

“那用不用我帮你洗啊!?”

“好啊!”

如遭雷击这个词,作为写手杨瑞自己就用了不知道多少次,意思他懂,可具体是个什么感觉,他并不知道。

可是这一刻……他知道了。

那是一种被巨大的情绪落差击中时身体所产生的僵直状态,比如现在,杨瑞直感觉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腔子了,脑海中嗡嗡直响,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思考。片刻的僵直之后,他只能凭着本能踢掉鞋袜,扯掉衣裤挺着昂扬的兄弟就准备杀进浴室。

天雷勾动了地火,酒精刺激了神经,这一刻所谓的理智早已从杨瑞的脑海中别踢了出去。

而当杨瑞拉开了卫生间的门,一具香软的娇躯就如那投坏的乳燕撞进了杨瑞的怀里,死死地抱住了他……

俩人如此“坦诚相见”,跟她的羞涩不同,杨瑞却是放肆而贪婪地欣赏着眼前这一副绝美的画面。

她的胸脯不算大,却是完美笋形,饱满而挺翘刚堪一手掌握,那柔腻的触感让杨瑞爱不释手。

轻轻捏起她精致的下巴,杨瑞狠狠地吻了上去……

(再往下网易不让写了,具体画面自己脑补)

有多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杨瑞自己也记不清了。

其结果自然是一发而不可收。

浴室宽大浴缸中的鸳鸯双浴,客厅厚实沙发上的恣意癫狂,梳妆台前的对影承欢,卧室里那张柔软的让人一躺下就不想起来的大床上颠鸾倒凤,一次又一次的共赴巅峰,让整个儿房间里几乎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疯狂的痕迹。

当俩人满足而又疲惫地再次从浴室中出来躺在床上的时候,杨瑞环着她那只堪一握的纤腰呢喃道:“宝贝,我要睡了,一会儿真要摘我肾的时候,记得给我留一个啊……”

女孩说了什么,杨瑞已经听不见了,只隐约记得她肩膀抖动的厉害。

他并不知道,当他沉沉睡去之后,女孩悄然翻了个身,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熟睡的样子,神情迷恋而眼神复杂……

最终那女孩也没摘掉杨瑞的肾,只是一夜癫狂让清晨醒后的他感觉有些腰酸腿软。

女孩已经走了,屋里还残留着她身上那好闻的香水味,回味着昨夜紧致的桃花源,杨瑞多少还是有些怅然若失的。

而离开了酒店,所发生的,就是故事开头的那一幕了。

杨瑞并没有注意,此时他的微信里,悄然多了一个好友申请。

活儿是不能继续干了,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累了。

回到家,因为一夜未归,自然少不得老爸老妈担心的盘问。

“昨天晚上接了个去潍坊的活,人家包来回路桥费,还给了一千块,我昨天到了的时候看太晚了就没给您打电话怕耽误您睡觉,这不一早我就杀回来了。”

还好在路上就已经想好了怎么说,而见到现钱的杨爸杨妈也不疑有他。

将当天的更新处理完,杨瑞感觉依然有点撑不住,就先睡了一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

简单吃了点东西,杨锐习惯性点开微信,准备看看朋友圈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好友申请。

“是她?!”点开之后,杨瑞愕然发现这个ID为“Angel”的好友申请就是昨天的那个女孩,他是怎么知道的?头像啊!

杨瑞有些犹豫要不要点通过,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是做什么的,但至少知道她家境很好,自己跟她相比,那简直就是24K纯屌丝。

如果没有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杨瑞不介意跟她做一个普通的微信好友。只是……有了那种特殊的关系之后,杨瑞觉得自己很难在坦然而淡定的面对她。

他不是个纯理性的人,也懂得男人的责任,他怕自己陷进去,而家世的差距最后导致的结果必定会有人受伤。

可是男人的劣根性又让他狠不下心来拉黑,谁……还没有点幻想不是么?

“Mr.Yang?你姓杨?”

“对啊。”

“你都不问我叫什么。”片刻之后,女孩发来了一条消息,后面还跟了一个委屈的表情,而她的ID也不再是Angel,改成了“Miss.Su”

就在这一瞬间,杨锐觉得自己……玩儿大了。

 

第五章 这并不是一个结束

“烟火一生,起于平淡无奇,绽放于绚烂光华,泯灭于一地灰烬。我们何不将记忆留在那最美的一刻呢?”

 

杨瑞沉默了片刻,才把这条消息发了过去。杨瑞觉得不管这个女孩的条件有多好,他俩总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才发了条那么文艺的信息,想隐晦地告诉她,昨晚过了就过了。

 

“拔吊无情么。”

 

可是Miss.Su的这条消息却将杨瑞的心理防线完全击溃。

 

虽然我是一个屌丝,但我也是一个有梦想的屌丝好么,我也想逆袭白富美,也想成为父母的骄傲,更想让身边的朋友都以认识自己为荣。

 

“好吧,我叫杨瑞,你呢。”

 

“苏晓。你怎么现在才加我?”

 

杨瑞看了看好友申请时间,是早上8点多的时候,但现在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我说我刚睡醒,你信么。”

 

“哇,你睡了一天?我都已经到上海,还逛了一下午。”

 

“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地?(瘪嘴)”

 

“你一直要求我摘你肾,摘是不可能摘了,那就榨干一个呗。(得意)”

 

“图:大不大,爽不爽,喊爸爸!”

 

杨瑞笑着,一个图就丢了过去。

 

“图:小伙子,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苏晓也一个图怼了回来。

 

一言不合,斗图大战就开始了。

 

还是污的不要不要的图。不管结果如何,反正俩人的表情包是铁定要扩充了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了昨夜的一夕之欢,明明两个并不熟悉,也不是男女朋友的人,再相处起来却没有一丝生涩的感觉。

 

一边跟苏晓聊天斗图,杨瑞一边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准备出车了。

 

“你还要去跑滴滴吗?”

 

“对啊。以我现在的对联状态,不跑滴滴怎么活啊。”

 

“对联?什么对联?”

 

“上联:二三四五,下联:六七八九。横批:南北。”

 

“什么意思?”

 

“缺一(衣)少十(食),没有东西。”

 

“哈哈哈哈!第一次见把穷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

 

“穷也要穷出逼格。”

 

杨瑞出车了,远在上海的苏晓坐在HaiByGoga靠窗位置,在这里可以看大半个上海的夜景,可她却盯着手机有点儿出神。

 

“我说晓晓,你能不能成熟点?不就是玩个一OneNight吗?这还玩出真感情了怎么的?”坐在她对面的女孩,名叫张冉,相貌虽然比之苏晓略显普通,但是打扮入时一身大牌却并不张扬,手里切着店里的招牌霜烧牛肉,看着苏晓有些啼笑皆非地说道。

 

就在刚才,原本俩人边吃她边听苏晓吐槽,在张冉听来苏晓简直就是窦娥跟武大郎的结合体,又冤又绿,但自从她拿起手机,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那感觉又瞬间变身恋爱中的“傻白甜”。

 

这货不是刚失恋吗?好奇心使然,张冉问了句那是谁?

 

结果苏晓却说:“我昨天晚上睡的一滴滴司机。”

 

要不是她们喝的拉图有点贵,张冉几乎忍不住就一口喷了出来。她把头想破了也想不通,一直以来都是乖乖女的苏晓居然也会学人家玩OneNight,更夸张的是,对象还不是什么高富帅,而仅仅是一滴滴司机……还是说滴滴司机的水准都高到连苏晓这样的女生都能俘获的地步了?

 

不是她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啊。

 

“他……不一样的。”

 

“嘁!他是长了俩JJ还是怎么着?不一样?”

 

“冉冉,你怎么还这么粗俗。”

 

“我说的不对吗?男人不都一个样嘛。”

 

“他……怎么说呢,细心,讲话声音又好听,还有爱心,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有趣,至少昨天晚上他陪我喝酒,我觉得我一年笑的都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多。”

 

“喂喂喂,你醒醒,现在男人套路太深,小心中了人家套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张冉对苏晓的话很不以为然:“要是使出浑身解数,保持一晚上有趣也不是件很难的事好吗?”

 

但苏晓接下来的话,让张冉也是有些意外的。

 

“……挂了那傻逼的电话,我没忍住哭了,其实真的有些丢脸的。可他一眼都不看我,只是递了纸巾给我,他唱的《江南》很好听,我夸他,你猜他怎么说?”

 

张冉一怔,说:“被美女夸,总要说声谢谢的吧。”

 

苏晓摇摇头,道:“他没谢我的夸奖,而是跟我说,好听啊,那能加钱么?”一边说,还学着当时杨瑞的神态,直把张冉的表情尬在了当场。

 

“本来我是没注意他长啥样的,但是因为他唱了JJ的歌,又那么好听,我就多看了两眼,忽然发现他长的真的有点像JJ。”

 

“哦!JJ啊,那还真是你的菜。”张冉知道苏晓一直很喜欢林俊杰。

 

“我就问他,有没有人说你长的像林俊杰。你猜他又怎么说……”

 

听着苏晓将昨天遇到杨瑞开始的一桩桩一件件事娓娓道来,张冉也是被逗得忍俊不禁特别是“你要实在想摘我肾的话,好歹给我留一个”的时候直接让张冉再也绷不住了。

 

“嗯,是个挺有意思的人,不过这就是你想睡他的理由?”

 

“也不是。那会我还是有些犹豫的。”说着苏晓又将杨瑞背着她打算从闽江二路走到东山路,哪怕他都有些站不住了还一直不肯放她下来的事情说了出来。

 

“等等等等,你喝多了?你喝了多少?”张冉问。

 

“一杯Tomorrow,他喝的是后天。我们聊天的时间比较多。”

 

“去年是谁他妈的一个人喝了三瓶拉图还拉着我在KTV吹瓶的?嗯?一杯Tomorrow你就走不动道了?”张冉听罢顿时被气乐了,接着道:“是说喝酒也看人是么?对上眼了你一杯倒,看不上的你就表演千杯不醉是么?我说苏小小你个小-浪-蹄-子看不上老娘是吧!”

 

“嘘!这里是西餐厅,请不要大声喧哗。”苏晓嗔怪地看了张冉一眼,脸上却多少带了点羞意。

 

“得了,你别说了!还什么细心有趣,我看你就是觉得人家声音好听,想听听他叫-床是个什么动静吧?来来来,别的我没兴趣了,我就想知道他活儿好不好吧。”

 

“好!”

 

“怎么个好法?”

 

“不可描述!”

 

“滚!”

 

又是一阵笑闹之后,张冉才略带玩味地说道:“现在能不讳言自己穷的男人,还真的少见呢。”

 

男人之间的话题多是女人,而女人之间的话题也离不开男人,这似乎是亘古不变又颠扑不破的真理……

我当的哥那些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当的哥那些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当的哥那些年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