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轮回三千年陈景柳景瑜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来源:ZW|小说:轮回三千年|时间:2019-11-28 10:53:51|作者:不如吹牛

提供轮回三千年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陈景柳景瑜。陈景在同一天活了三千年。他在这一天放纵不羁,寻找着飙到极致的刺激。他知道所有人的秘密,知道这座城市的一切,他精通书法,厨艺,赌术,搏击,绘画……他无所不能。但是这一切,每当第二天太阳升起,都会烟消云散

轮回三千年陈景柳景瑜

轮回三千年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轮回三千年

"你的意思是,你睡过我?"

柳景瑜躺在松软的老板椅上,一双修长笔直的黑丝长腿翘起,交叠出一个诱人的姿态。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好像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柳氏集团资产超过五十亿,是静海市房地产行业的龙头,家族人脉广阔,生意辐射全国。

而柳景瑜正是柳家独女,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柳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才二十六岁,便已经被扶正,坐上了集团总裁的位置。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能力非凡,上位之后,很快便掌握了柳氏集团,使得集团资产蒸蒸日上,底下的员工也对她心服口服。

美丽,高冷,性感,成功……她的身上有太多太多的标签,无数男人都把她当成是梦中情人。

可惜,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摘得芳心,甚至就连靠近她,都是奢望,在许多人眼里,她是高高在上的仙女,只可远观,无法接近。

然而现在这个相貌并不突出,一身地摊货的家伙,竟然说自己睡过她?

"事实上,不止一次。"

陈景咧着一口雪白的牙齿,就好像说着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

"我不明白是谁给了你满口胡言的勇气,但我希望你知道,无论是谁,都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柳景瑜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浮现出一抹冷色。

这一刻,她的气场陡然间变了,瞬间拉开了距离,许多内心不够强大的人,只怕是此刻都要低下头,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然而陈景,却是丝毫没有被吓到,反倒是流露出欣赏之色。

"瑜瑜,你还是那么的有性格。"

陈景很喜欢这样的柳景瑜,越是高贵,越是威严,就越是能引起他的兴趣。

柳景瑜的眉头越皱越紧,陈景的眼神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就好像是,自己已经是这个男人的私有物一般。

看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好像自己真的跟他有一腿似得,但实际上,柳景瑜可以确定,自己与他这是第一次见面。

中午的时候,自己的私人号码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似乎对她很是了解,不等她开口,对方便侃侃而谈,一连说出了几件与柳景瑜相关的事情。

这些事情都极为隐秘,知道的人屈指可数,甚至有两件事,只有柳景瑜一个人知道。

最后,他还点出,自己知道一件关系到柳氏集团生死存亡的大事。

很显然,柳景瑜震惊了,她吩咐秘书将打电话的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想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结果看到的,却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平平无奇的家伙。

尤其是,这个家伙出口惊人,不等柳景瑜询问,便挑明了,自己此行的目标便是睡她。

并且,他还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已经被他睡了足足八次。

如此不可思议,如此缺心眼的谎言,着实是让柳景瑜惊到了。

"你莫非是神经病?"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我是神经病,又怎么会知道你的所有事情呢?"

陈景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的所有事情?"

柳景瑜冷笑,父母都不可能知道她的所有事情,这个家伙怎么可能知道。

"是的,你的所有事情,比如说,你十三岁那年,曾经暗恋过班里的男生。"

陈景笑着说道。

柳景瑜脸色微变,这件事情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是独属于她的秘密。

"你从小便懂事,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一般,不可能跟其他普通女生一样与人谈恋爱,所以刚刚生出情愫,便自行掐断了……但这件事情,你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少女情怀总是诗嘛,对于你来说,初恋还没有到来,初次暗恋,却值得纪念。"

陈景温柔的说着,言语之中似乎有几分心疼。

"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你十八岁那年,你的家族便给你定下了婚约,对方是江城洪家的公子,柳家若是与洪家攀上关系,那便是榜上了高枝,两家生意正好互补,短时间内甚至可以跃居成为全国有数的巨头……但你却并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夫,甚至对他无比的厌恶,为此,你与父母争吵,与家族抗争。"

"但可惜,婚约早已定下,一切都在朝着你不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你,提前接手了柳氏集团。"

"你跟父母定下了赌约,如果能在一年之内,使得柳氏集团的资产翻倍,那么你便可以推掉婚约!"

柳景瑜的呼吸陡然间粗重了起来,她修长的手指捏住,看向陈景的眼神中透出不可思议。

柳家与洪家的婚约,很多人都知道,这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她与父母定下的赌约,却是一件绝对的隐秘,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柳景瑜的眸子里,除却了难以置信外,还有浓浓的……警惕!

"我为什么会知道?"陈景自嘲一笑,眼中露出几分无奈:"如果你跟我一样,在这一天,活了三千年,那么你也会知道这个城市里,所有你想要知道的秘密!"

"你活了三千年?"

柳景瑜显然不信。

陈景起身,看向窗外。

这个高度位置很好,能够让他俯瞰静海市最繁华的商圈景色。

只是他的目光却显得很是空洞,虽然是看着窗外的景色,但心思,全然不在此。

事实上,他的的确确活了三千年。

三千年前,他去酒吧买醉,苏醒之后,便发现自己进入了时间循环。

就好像是被诅咒了一般,无论他做什么,在二十四小时后,又会回到自己酒醒前的那一刻。

最开始,他认为这是上天的馈赠,他在这一天放纵着自我,与人斗殴,飙车,赌博,乃至于生死搏杀……

他死亡过,然后又会"复活"。

他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小人物,但是无穷无尽的时间,却让他逐渐的了解这座城市,他认识每一个身价千万以上的富豪,知道他们的银行卡密码;他睡过超过三万个八分以上的美女,只是无论当时多么的欢愉,第二天醒来,各自又会是路人;他研究过,学习过他所有能够接触到的技能和知识……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当太阳照常升起,他依然会回到原点。

终于,当这座城市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当他一切都尽在掌握之后,他绝望了。

那种没有任何希望,只能活在同一天的日子,是难以形容的折磨。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玩着一个永远不会通关的游戏,所有活生生的人,在他眼里,就像是游戏里的NPC,无论与他相爱,厌恶,敌对,交好,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当太阳升起,所有人都会将他遗忘。

就比如说柳景瑜,他曾经与她有过八次情缘,但是现在,对方却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记忆。

"瑜瑜,这是我第九次向你解释,没错,我的确活了三千年,如果你不信,你尽管可以试探,我敢说,我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陈景轻叹一声,说道。

"呵……"柳景瑜还是不相信,她打开邮箱里刚刚接收到的一封邮件,缓缓念道。

"陈景,二十四岁,父母七年前因车祸离世,他们离去后,你被你父亲的战友姜建国收留,后来还将自己的独女姜亦舒许配给你,只不过,你们婚后生活并不和谐,无论是你的妻子,还是你的岳母,都对你没有任何好感。"

"资料上有你妻子的照片,倒是的确称得上倾国倾城,也难怪看不上你这个平凡的人。"

"半年前,你的岳父姜建国因为心脏病去世,在那之后,你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比如说昨天,你就被岳母赶出了家门,在酒吧买醉……"

柳景瑜摇了摇头,嘴角拉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日子已经过的很凄惨的你,不想着该如何挽回家人,竟然还有时间来我这里招摇撞骗。"

听到柳景瑜这番话,陈景没有意外的笑了起来。

这件事情,他已经经历了八次,这是第九次。

以柳景瑜的能量,想要调查他一个小人物的背景,实在是太简单了,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时间。

"你说的这些,都是实情,我的确是一个被人嫌弃的赘婿,我那个所谓的妻子,一开始就看不上我,至今为止,我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陈景淡淡说道。

"呵呵,你刚刚不还说自己活了三千年,难道在这三千年里,你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摆平?"

柳景瑜目光灼灼,她认为自己已经要戳破这个家伙的谎言了。

"不是没有摆平,而是我并没有去找她。"陈景背着双手,说道:"有些人有些事,即便是时间再怎么漫长,也不想去面对,在这三千年里,我睡了几万美女,就连静海市第一女神的你,我都睡了足足八次,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碰过姜亦舒,哪怕是一根手指头。"

"姓陈的,你口口声声说睡过我,你有什么证据吗?"

柳景瑜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这么又扯到了这件事情。

"证据?你的屁股上有一颗痣算证据吗?"

陈景上下打量着,笑着说道。

砰!

"你偷窥我!"

柳景瑜拍桌子,恼羞成怒了,手指下意识的伸到桌子底下。

然而陈景却洞悉了她的举动,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九次了,难道你还要叫外面的那些保镖吗?"

柳景瑜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的桌子底下有个按钮,如果遇到突发事件,只要按下去,外面的职业保镖就会进来,连这件事情这个家伙也知道?

"你的左边抽屉里放着几本时尚杂志,不过都是你以前看过的,右边抽屉里你从小学到大学毕业的合照。"

"你今天穿的黑色内衣是你网购的,你用的口红不是新款,而是三年前发行的TF纪念版……"

"你的口袋里除了三张信用卡外,只有一张储蓄卡,里面有三百五十八万……哦对了,还有一枚硬币,这是你遇到重大抉择犹豫的时候,用来做决定的道具。"

陈景如连珠炮一般说道。

"你,你说什么?"

柳景瑜前所未有的紧张了起来,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好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你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很是强大冷漠,但实际上内心却柔软极了,并且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在每周三的傍晚,你喜欢去rose酒吧,坐在右侧角落的位置上,喝那么一杯不是很强烈的的冰霜烈焰,这大概是你唯一的娱乐。"

陈景继续说道。

"你跟踪我!"

柳景瑜声音冰冷,因为极度的不安全感,她对眼前的陈景,生出了强烈的戒备之心。

"这些东西,都是你以前亲口告诉我的。"

陈景看着这个危险却又散发着无穷魅力的女人,淡淡说道。

"你很聪明,你应当知道,我说的这些东西,有很多都是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即便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特工,也不可能调查清楚,所以,我之所以知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亲口告诉了我!"

柳景瑜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的目光依然凝固,但内心却是松动了起来,难道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所说的是真的?

"你想要让我相信,还不够!"

她沉声说道。

"老是说过去的事情,你的确不会相信我,那么我就说说未来吧。"

陈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未来?"

柳景瑜有些不明白。

"两分十三秒后,有个人会打来电话。"

陈景看了看时间,说道。

"这个人,便是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跟柳氏集团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的那个人!"

两分十三秒。

柳景瑜拿出手机,仔细的盯着。

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很紧张,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紧张不断加剧,甚至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嗡嗡嗡!

时间刚一到,手机立即震动了起来。

一秒不差。

"怎么可能?"

看着来电人名,再看着坐在对面好整以暇的陈景,柳景瑜的脸色大变!

 

 

第二章:闺蜜是内鬼

柳景瑜如同见鬼了一般,居然被这个家伙说中了!

分秒不差!

"你提前跟蒋盼盼商量好了吧!"

她内心动摇的很厉害,但表面上仍然是一副怀疑姿态。

"蒋盼盼跟你做了七年的同学,有着双硕士学位,两年前留学归来,便被你雇佣,成为你的左膀右臂,而我的资料你也看到了,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赘婿而已,怎么可能跟她产生交集呢?"

陈景双手抱在胸口,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之所以知道她会打来电话,是同样的场景我经历过足足八次。"

他没有说谎,前八次来睡柳景瑜的时候,蒋盼盼总会在同样的时间点,打来同样内容的电话。

前两次,陈景并没有在意。

后来,他因为极度的无聊,开始调查许多人的秘密,其中,也包括了这个蒋盼盼。

他发现了蹊跷,于是便在其下班之时,将其绑架,在严刑逼问后,蒋盼盼说出了所有。

因此,陈景才会知道这个对柳景瑜来说无比重要的秘密。

"你知道他要说的内容?"

柳景瑜认真了起来。

"他会告诉你,你订购的那一批建材已经到位了,如果你同意,她那边就会签字入库。"

陈景淡淡说道。

柳景瑜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简单的对话后,她挂断了手机,看向陈景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震撼。

"你又说对了。"

她顿了顿,问道。

"为什么盼盼会是那个和柳氏集团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的人?"

"很简单,她是一个叛徒!"陈景语出惊人:"表面上是你的闺蜜,在公司一直帮你的忙,但实际上早在两年前,她便已经是你的未婚夫,洪家大少洪鼎的人!"

"你说什么?"柳景瑜心中掀起巨大的波澜。

她的朋友很少,关系最好的就是蒋盼盼,七年同窗,二人早就已经建立了很好的关系,称得上是闺蜜了。

柳景瑜最信任的人不是父母,正是蒋盼盼,所以她很难接受陈景所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洪鼎给蒋盼盼的钱更多,而且,还有把柄在他的手上,所以蒋盼盼不敢违抗洪鼎的命令。"陈景道。

"什么把柄?"柳景瑜问道。

"两年前,蒋盼盼曾被灌醉,拍下了许多不雅照,这些东西都掌握在洪鼎手上。"陈景笑道。

"可是洪鼎为什么要在我身边安插内奸?"柳景瑜并不想信,可是陈景的笑容,却极有感染力,让她陷入了思考。

"很简单,因为你跟你父母定下的赌约,一开始洪鼎就知道了。"陈景说道。

"他怎么可能……"柳景瑜先是质疑,紧接着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修长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因为过于用力,手指都有些发白。

"看来你也想到了,就是你的母亲黄文娟将这件事情告诉洪鼎的。"陈景怜悯的看着柳景瑜,说道:"你的父母,很早就把你当成是利益交换的工具,柳家缔结连理,那是强强联手,短时间内,甚至有可能缔造出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

"可你呢?却选择对抗,甚至不惜与父母闹翻,他们为了安抚你,于是才跟你定下了赌约。"

"柳氏集团的资产有五十亿左右,一年之内,资产翻倍……这个赌约与其说是苛刻,倒不如说是几乎没有可能完成,但是你却看到了希望,哪怕机会再渺茫,你也选择去拼一拼,不得不说,你的父母很了解你,他们设下了圈套,你便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

陈景顿了顿,看了看柳景瑜突然间变得很是"精彩"的脸色。

"可惜,他们小瞧了你。"

"在这个时代飞速发展的今天,以往的商业模式早就不能当成是唯一的参照物,你比任何人想的还要出色,在你的努力下,柳氏集团蒸蒸日上,甚至,你还拿下了开发区那一块地!"

"一旦这块地投入建设,其价值便会呈几何倍数的增长,到时候,你完成赌约,也就有了希望!"

"最开始,蒋盼盼只不过是洪鼎的一枚棋子,留在你的身边,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但你过于出色了,出色的让洪鼎很是不安,于是,在他的指挥下,蒋盼盼开始暗中作梗。"

"就拿建材这件事来举例,你将这件事情全权托付给自己最信任的蒋盼盼去做,可是她进的货都是劣质建材,现在工程刚刚才开始,等到第一期竣工,开始质检的时候,就会爆发出很大的质量问题,到那个时候,先期所有投入全部打水漂不说,你还有柳氏集团,都会名誉扫地。"陈景起身,坐在办公桌上,微微笑道:"后果有多么可怕,你比我更清楚。"

"你说的是真的?"

柳景瑜的声音苦涩。

"我不会骗你,事实上,你很聪明,现在你仔细回想,就会发现,这段时间,公司的问题似乎屡屡出现,你的开发区计划更是几次受阻,设计部的消极怠工,谈好的生意伙伴突然变卦,几个部门主管做到一半,竟然撂挑子不干,这些事情弄得你焦头烂额,分身乏术,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将这等大事托付给蒋盼盼……这里面,少不了洪家,蒋盼盼,甚至是你的父母的影子!"

陈景摇了摇头,叹息道。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但你的父母,却是一心想要将你推进火坑。"

"洪鼎可不是一个好东西,首先,他的名声极差,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为非作歹的事情,其次,他一心想要与你结婚,一方面是垂涎你的美色,另一方面,则是想要吞并柳家!"

"他的胃口,比你和你的父母想的还要大!"

听到这,柳景瑜的眼神之中,忽然之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只是怀疑,却不敢确定。"

"你可以确定了。"陈景弹了弹手指,说道:"跟你想的一样,柳氏集团董事会已经被渗透了,有七个人,已经被洪鼎所掌握,还有三人,正在被逐渐渗透!"

"你的父母绝对不会想到,他们自以为的强强联合,不仅仅会葬送自己女儿的一生幸福,更会让柳氏集团易主。"

"可惜啊,哪怕是你知道了这些,告诉了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只会认为这是你为了对抗婚约,而找出来的托词。"

"啧啧,谁能想到,看起来高高在上的柳景瑜,却有着这么悲惨的命运,谁又能想到,貌似强盛的柳氏集团,实际上早就已经危机四伏了呢?"

说到最后,陈景忽然间双手撑住桌子,上半身前倾,直接靠向了柳景瑜。

柳景瑜下意识的有些惊慌,身子往后一趟,靠在了椅子靠背上,她看着陈景那灼灼的目光,轻轻咬住了嘴唇。

"你说的这些,我只信了一半。"

"简单。"陈景欣赏着柳景瑜咬着嘴唇的倔强模样,轻声说道:"现在就跟我出门,去工地上看看。"

柳景瑜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向外走去。

"柳总。"一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恭敬上前。

"备车,去工地。"柳景瑜的声音有些疲惫。

"是。"保镖点头,眼角的余光却瞥了瞥陈景,这个男人很陌生。

啪嗒。

陈景关上车门,毫不客气的坐在柳景瑜身边。

开车的保镖回头看了一眼,见柳景瑜没有反对,压下心中的惊讶,驱车往工地去。

"我希望你说的这些都是假的。"

柳景瑜看了看身边的这个男人,语气生硬。

"是真是假,你心里其实已经有判断了。"陈景咧嘴一笑,说道:"不过,有一说一,这一连串的真相暴露,对于你来说的确是过于残酷了些,不过你也不用怕,等到明天之后,这一切你都会忘记。"

柳景瑜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如果说她对于所谓的真相还半信半疑的话,那么对于陈景所说的在同一天活了三千年的说法,则是完全不信。

这也实在是太荒谬了。

四十五分钟后,车队到达了工地。

等到达后,柳景瑜才通知了蒋盼盼。

"瑜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蒋盼盼小跑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从她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心虚,担忧,有的只有对柳景瑜到来的开心。

柳景瑜下意识的看向陈景。

很显然,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陈景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他上下打量着蒋盼盼,心里赞叹一声,不得不说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如果他不是知道所有内幕,也怀疑不到蒋盼盼的身上。

"蒋小姐,洪家七天前给你的五百万应该已经收到了吧?"

陈景开门见山,冷不丁的说道。

 

 

第三章: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五百万?

蒋盼盼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仅仅也就是瞬间而已,紧接着便恢复正常,除了陈景之外,没有人观察到。

"你是在跟我说话?"蒋盼盼一副我听不懂的样子,上下打量着陈景,疑惑道:"瑜瑜,他是谁?"

"他……"柳景瑜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想要知道真相,另一方面又希望陈景所说的都是假的。不然的话,对于她来说也太残酷了些,她外表再怎么坚强,本质上也只是一个女人,打心眼里不希望自己最好的闺蜜是个叛徒。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陈景接过话茬。

"可笑,你以为你是神吗?怎么可能会知道我的一切?"蒋盼盼的眼神如刀子一般锋利。

"昨天晚上,你在金鼎酒店603房过的夜。"陈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你跟踪我?"蒋盼盼表现的很愤怒,将矛头转向柳景瑜:"瑜瑜,是你让这个人跟踪我的吗?"

这个女人很聪明,她自认为自己掩盖的天衣无缝,内心并不惊慌,反而要借题发挥,将矛头转向柳景瑜。

她很清楚,柳景瑜只有她一个朋友,在没有绝对证据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她有恃无恐。

陈景冷眼看着这一切。

这一幕,他经历了多次,最开始,他在蒋盼盼这里吃瘪了,这个女人咬死了就是不承认,柳景瑜心软,不愿意伤害她,所以,只能是不了了之。

但陈景在这一天百无禁忌,当时间再度回到原点的时候,他直入主题,直接将蒋盼盼拿下,拿枪指着她的脑袋,从她的嘴里逼问了一切。

这还不算完,之后陈景把跟这件事情有关的所有人,全部调查了一遍,其中甚至包括洪家大少洪鼎。

他在精心计算后,将这个恶少绑架,在他的大腿上戳出七八个血窟窿,终于使其就范,得知了所有内幕。

可以说,陈景对于整个事件了如指掌,每一个有关的人,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细节,他都尽在掌握。

所以,蒋盼盼无论是转移话题也好,诡辩也好,对于陈景来说,都是无效的。

他看了一眼脸色为难的柳景瑜,冷笑一声。

"我不需要跟踪,我也知道你的一切,你背叛了瑜瑜,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是洪鼎的人。"

"背叛!?"蒋盼盼惊怒交加,旋即转为悲愤:"瑜瑜,你竟然怀疑我?"

她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一副冤枉到了极致的样子。

柳景瑜动了动嘴唇,显然于心不忍了,她下意识的看向陈景,内心暗暗有些后悔。

或许自己真的是信错了人,无端端的怀疑,实在是有些伤人。

"不是怀疑,而是已经确定了。"陈景淡淡说道。

"你放屁,你血口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往我身上泼脏水?"蒋盼盼事态了,对陈景破口大骂。

表面上是宣泄愤怒,实际上则是在掩盖内心的那一丝惊慌。

没办法,陈景说的太肯定了,虽然她自认为自己没有露出马脚,但毕竟做贼心虚。

"证据就是你昨晚去了金鼎酒店。"陈景完全无视她的愤怒,平静说道。

"呵,这算什么证据?我随便去一个酒店过夜,能说明什么?"蒋盼盼强硬道。

"你去酒店过夜不要紧,可为什么是洪鼎旗下的金鼎酒店呢?"陈景洞悉一切,哂笑一声:"你肯定要说,就算是去金鼎酒店又能说明什么?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

蒋盼盼到了嗓子眼的话又生生吞了下去,好是难受。

还不等她调整,紧接着,陈景的话又给了他一记暴击!

"603房间里,李阳已经等了你整整一个白天了吧,你们小别胜新欢,玩的应该很开心吧。"

陈景的话如同恶魔的低语,瞬间便让蒋盼盼脸色大变。

"他怎么可能知道!?"

蒋盼盼惊骇无比,李阳来的很是隐秘,又是在洪鼎旗下的酒店,二人开房没有留下任何记录,进出走的又都是酒店后门,按理来说,应当是天衣无缝才对。

"李阳?"柳景瑜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他不是你的前男友吗?"

"不不不,他们却从未分手。"陈景轻笑一声,说道:"蒋盼盼跟你说,李阳是个烂赌鬼,欠下了巨额赌债,让她很是失望,这才跟他分手。"

"但实际上,这笔赌债不仅仅是李阳一个人的,其中很大一部分,也是蒋盼盼的!"

"二人一路货色,都有极大的赌瘾,每一次输了钱,每一次都红着眼睛去借钱,想着翻本,可最终,就跟千千万万的赌徒一样,输光了自己的一切!"

闻言,柳景瑜内心震动很大。

"盼盼,是这样吗……"

她所认识的蒋盼盼,是一个有文化,有素质,有相貌,有着良好三观的人,陈景所言,让她有一种对于蒋盼盼所产生出的强烈陌生感。

"不,不是这样的……"

蒋盼盼否认,但是声音却弱了很多。

"呵呵,你的母亲为什么去世?是你偷偷拿走了她辛苦积攒的养老金,作为自己的赌本,气的老人家心脏病发作,这件事情你也能否认吗?"陈景声音冷厉,说道:"后来,老人家葬礼,宾客们给的礼金,也被你跟李阳拿去赌博,最终,输的精光!"

"我问你,你对得起自己母亲的在天之灵吗?"

蒋盼盼身躯震颤,陈景的质问,让她抬不起头来。

她是单亲家庭,母亲一个人将她拉扯长大,养育成才,可是她却……

"这些事情她并不敢告诉你,因为她知道,以你的性格,如果知道她干的这些事情,必然会跟她划清界限。"陈景看向柳景瑜。

柳景瑜一脸失望,知人知面不知心,她今天被好好的上了一课。

"可,就算是那样又如何?你也不能说我背叛了瑜瑜!"蒋盼盼歇斯底里的叫道,就像是赌徒最后一博的疯狂:"我是做错了事,可那都是我个人的私事!"

"自从洪鼎出钱为你们这对狗男女平了赌债,就不再是你的私事了。"陈景的一句话便让蒋盼盼彻底的安静了。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件事情,为何他会知道?

"不得不说,最开始你很犹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做内奸,当然,你犹豫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顾忌姐妹之情,而是你担心,如果被发现,自己不会有好下场。"

"可是后来,洪鼎给了你三百万的订金,这笔钱,让你的男朋友李阳转换了阵营,他开始极力劝说你!"

"你开始心动了,然后洪鼎开始加注,他告诉你,如果你表现的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你一笔钱。"

陈景的话让蒋盼盼颤抖的很是厉害,这个男人就像是魔鬼,不仅仅知道内情,就连她当时的心理,也说的没有丝毫差错!

"真正最后压倒你的,是那几张不雅照。"陈景怜悯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洪鼎这种掌控欲极强的人,可不会只给你好处,而不留任何的把柄。"

"你被灌醉后,被拍下的那几张不雅照,让你彻底的就范,完全听命于他,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小心思!"

"这段时间里,柳氏集团出的那些事情,有多少是你做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这一批刚刚进的建材,存在着多大的质量问题,你更是清楚,你已经走上了不归路,为了自己的利益,你选择了出卖了瑜瑜!"

"不,不是这样的……"蒋盼盼跪倒在灰尘之中,抱着柳景瑜的大腿,哭诉不断:"瑜瑜你要相信我,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你不要信他,不要信!"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带了人,他们会去检测这批建材的质量,如果都是合格,我就信你!"柳景瑜声音冷漠。

其实真相她已经清楚了,从陈景的述说,到蒋盼盼的反应,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这,这……"蒋盼盼的哭声戛然而止,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她敢么?

她当然不敢!

而这个时候,陈景却是懒洋洋的开口。

"不需要那么复杂。"

他忽然间走向十几步外的工地,这里已经打好了地基,还起了一道承重墙。

他要干什么?

人们看着他,满脑子疑问。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景忽然间抬起脚,一记鞭腿划出一连串的残影,重重的砸在墙面上!

咔嚓!

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缝蔓延出来。

轰!

整个倒塌!

蒋盼盼吓得瘫软在地。

柳景瑜也是陡然间瞪圆了眼睛,心中震撼无比。

就算是真的是劣质材料,也不应该被一脚踹的崩塌啊……

跟随柳景瑜的保镖们则是瞳孔骤然收缩,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们很清楚,刚才陈景那一脚有着怎样的恐怖力量!

一时之间,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很明显,质量严重不合格。"

陈景摇了摇头,如同没事人一样走过来。

"你这种质检方式,倒是别出心裁。"柳景瑜眼中放出异彩,深深的看着他。

"不过是小意思。"陈景看向面色惨白的蒋盼盼,说道:"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蒋盼盼摇头,她认命了,不敢再狡辩,只是不住的哭泣,求饶。

她很清楚,柳家是多大庞大的势力,要收拾她一个小人物,实在是太轻松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柳景瑜深吸一口气,神色冷漠到了极致。

"别生气别生气,不要忘记我说的话,反正你知道的这一切,到明天又会回到原点。"陈景一把抓住柳景瑜的小手,细细把玩着,说道:"更何况,这个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柳景瑜脸色羞红,陈景的动作让她很是不适,可是听了她后面所说的这句话,却是满心好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景淡笑一声,说道。

"算上七天前那五百万,蒋盼盼先后已经到手了一千六百万左右,为了掩人耳目,这些钱都放在李阳那里,作为以后的结婚基金……可是她不知道,这些钱,李阳已经花了七七八八。"

"你说什么?"蒋盼盼猛地抬起头。

"你是不赌了,但这并不代表李阳回头是岸了,他背着你,依然在外面花天酒地,其中大部分钱,都被他挥霍了,还有一部分钱,被她花在了另一个女人身上。"陈景看着蒋盼盼精彩的脸色,饶有兴趣的说道:"你想不到吧,李阳根本没打算跟你结婚,他只是想在你这里拿更多的钱而已。"

"而他真正想结婚的女人,你也认识,叫做张雅,李阳告诉你,这是他的远房表妹,可实际上,却是他的地下恋人!"

"哦对了,当初给你拍不雅照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男朋友李阳!"

这番话刚一说完,蒋盼盼就僵在了原地,然后,便是抓狂……

数不尽的怨毒咒骂,从她口中喷出,到最后,她整个人情绪失常,如同疯子一般。

保镖队长将她打晕,拖了下去。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柳景瑜心情很是复杂,她说不上恨,说不上怨,有的,只是深深的疲惫和厌倦。

"我现在有些相信你说的那些话了。"

柳景瑜忽然间反握住了陈景的手,说道。

陈景笑了,他知道,自己第九次想睡柳景瑜,成了!

 

轮回三千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轮回三千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轮回三千年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