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票多金又疯狂最新章节(月下僧)阮金无弹窗广告免VIP

  • 时间:
  • 男票多金又疯狂月下僧
  • 来源:KX

男票多金又疯狂最新章节(月下僧)阮金无弹窗广告免VIP

《男票多金又疯狂阮金》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男票多金又疯狂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丧父

交杯换盏之间,她微微颔首,嘴角轻扬,引得身边人看得出神。

面前那人更是起身毕恭毕敬地为她斟酒,堆着满脸讨好的笑容。

“阮小姐真是名不虚传,我……”

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助理过来伏在他耳旁低语许久,那男人神色微变,顿时换了一张脸。收起了谄媚,坐下来慵懒的摆弄着自己的金戒指。

“这份合同还需要再考虑考虑,阮小姐请回吧。”

与签字只差一步之遥,且不说这是甲方公司上赶着求来的。

阮金也面色不改,红唇轻启露出颗颗白牙:“刘总这是……”

“阮小姐,真是抱歉,我一会还有个会,就不奉陪了。”

还未等她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刘总起身带着助理离开,只剩下阮金也满脸的错愕。

突然响起的铃声让她回过神来,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不假思索的接起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姐,你快点到医院来吧,阮总出车祸了!”

阮金也头脑霎时一片空白,秘书吴小琛的话都没有听清,起身夺门而出。

难怪刘总的态度突变,原来是知道这件事情。

开车的路上脑中还回响着吴小琛的话,阮总是在了去机场的路上出事的。

阮金也心急如焚,不敢相信这件事,直到进了医院,才回过神来。

吴小琛就在医院的门口等着她,她一步一踉跄的来到他的跟前。

“到底怎么回事?”

吴小琛眼疾手快扶住了阮金也,疾步走进医院里。

“阮总订今天的机票飞伦敦参加峰会,今天早上司机突然请假,说家里有急事。时间来不及了,他就开车过去了,谁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阮总他……”

阮金也顿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难以掩盖的悲怆,“我爸怎么了?”

吴小琛眼神闪躲,不敢直视她已经蓄满泪水的双眼。

“你倒是说话啊!”

她恨不得马上见到自己的父亲,却又在心里有深深地恐惧。

“阮总他当场死亡了。”

话音还没有落,吴小琛沉下头来,就已经听到了高跟鞋敲击地面远去的声音。

阮金也不敢相信,只是车祸而已,父亲的车安全系数那么高,就算是被撞也不至于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不知道父亲是被送到哪里去了。

看到几个护士围在一起,她想过去问问,还未走近就听到几个人议论纷纷。

“你看到了吗?那个人真惨,浑身都是血。”

“看到了,听说是车祸,没抢救直接送下面去了。”

“可不是,真是吓人,看样子也没救了。”

几个护士的说的话让她心底发寒,怎么会这样?

她上前两步抓住其中一个说话的护士,方寸大乱:“你说的那个是不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他的左手还戴着金色的手表,花白的头发?”

护士也被她吓坏了,连连点头。

“你说送到下面去,下面是哪里?”

护士这个时候回过神来,知道她可能是家属,也不敢怠慢。

“被送到太平间去了。”

原本还心存侥幸,听到太平间三个字的时候,她差一点昏厥过去。

转身直接奔向电梯,为什么连抢救都没有,直接送到那里?

当阮金也到了负一层的时候,看到太平间门前站着不少的人,都是熟悉的面孔,顾不上去辨别谁是谁,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

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事情,一定要看父亲一眼!

“小姐……”

吴小琛伸手将阮金也拦了下来,声音哽咽双眼还含着泪。

他轻轻摇头,不忍的表情里带着无尽的悲痛。

“别拦着我,他是我爸!”

阮金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吴小琛怒吼起来。

站在太平间门口说话的那些人纷纷回过头来,顿时静了下来。

阮金也甩开了吴小琛的手,毅然决然的朝着太平间走去。

也只是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人影拦下来。

“你最好不要进去。”

沉稳的声线在空荡荡的太平间里透着空灵,声音传进阮金也的耳中让她紧绷的神经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边昱峤,里面的人是我爸,我连见他一面都不能吗?”

她悲切的声音把周围的气氛压得低沉,边昱峤沉了沉眸子。

“阮叔叔的车与一辆货车相撞,被货车碾压过去当场死亡,里面的人在处理遗容,他也不希望你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边昱峤淡淡的口吻不带丝毫情绪,目光打量在阮金也的脸上,二人之间保持着一步的距离,却看到她已经有些迷茫的目光。

阮金也紧绷的神经在边昱峤说完的一刻顿时迸裂,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边昱峤看着怀里的女人,眉头微蹙紧紧地抿着薄唇。

“金也,走过来,对,慢慢的走过来。”

阮金也看着面貌年轻许多的父亲对自己张开双手,脸上宠溺的笑容一如往常。

“爸!”

她惊叫了一声坐起身来,刺鼻的消毒水味让她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

“小姐,你醒了!”

吴小琛关切的模样并没有被她看到,她淡然的摘了手上静点的针头,默默的穿上鞋子。

“我妈在哪?”阮金也站起身来,声音平稳没有丝毫波动。

“夫人现在还联系不上。”

他有些诧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可以做到这么淡定。

“知道了,再联系直到联系上我妈为止。到公司去,你来开车吧。”

阮金也有气无力的说完这句话,怕被吴小琛看出,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

处在这个位置上她明白,父亲的过世会导致公司里出现极大的问题,这是她父亲的心血。

到了公司她要以父亲的名义召开股东大会,有些事情必须要摊开说明。

阮金也处理公司的事情,父亲那边的事必然要派人处理,眼下也只有吴小琛做事最为周全。

股东们在会上表达了对阮总意外过世的惋惜,他的名声在外,突然离世势必会造成股价波动。公司需要做危机公关,必然每个人都要参与进来。

阮金也没日没夜的在公司里加班,父亲的死已经是事实,如果连父亲的心血都保不住,百年之后哪里有脸面见他。

她侧头看了一眼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只是传来冰冷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

 

第二章 董事会风波

已经是午夜,公司的灯还亮着,边昱峤站在远处默默凝视。

他的眉头紧蹙,心有不忍,却没有办法劝自己向前走半步。

阮金也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夜,透过玻璃窗看到,天色刚翻鱼肚白,楼下已经有车往来穿梭,这才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

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揉了揉眼睛,正要继续整理文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紧绷的心弦诧然颤抖,手一抖,文件散落满地。

“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她紧张的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起电话,人也蹲在桌子下面,顿时觉得周身压抑的很。

“不是的,阮总的葬礼已经准备好了,我过去接你还是……”

阮金也捏着文件的手力度不禁加大,纸张布满了褶皱。

“不用,我自己过去。”

只是这么两句对话,足以把她心底的悲伤尽数拉扯出来。她蹲坐在地上,无法抑制心底已经满溢的哀痛,眼泪夺眶而出。

葬礼上来了不少的人,天色灰暗,毛毛细雨落在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感觉。

黑色的套装上满是亮晶晶的水珠,随着身体的抖动簌簌地落下来。

最后一鞠躬,阮金也许久没有直起身来。

“小姐……”

吴小琛扶着她的手臂,声音也有些颤抖。他知道父亲的过世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她能撑到现在都是一个奇迹。

“我妈呢?”

阮金也的声音很低,在这种时候自己的母亲竟然没有出现。

她这两天忙着公司的事情,这些琐事完全托付给了吴小琛来做。

“夫人还没有联系上。”

吴小琛明显的底气不足,她侧头瞥了一眼,正要说话的时候,一个站在墓碑前的人却率先开口。

“乔元集团不仅仅是阮总的心血,也是我们大家的心血。现在阮总过世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商量一下,公司由谁来接手?”

“说的对。”

阮金也的目光被说话的几个人拽了过去,她不是没有想到公司会因为父亲的过世而产生分歧,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按捺不住,甚至都不愿等到葬礼结束。

“住口。”

她心底的悲伤翻涌而来,这两个字犹如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边昱峤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阴沉着一张脸,目不转睛的盯着墓碑上阮一骅的照片。

“边总说的没错,阮总兼理董事长这么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在这里议论纷纷,实在是对不起他。”

阮金也看着这个为自己父亲出头的人,竟然觉得有几分陌生。她没有理会任何人,默默地走到父亲的墓碑前,用衣袖擦去父亲照片上的雨水。

参加葬礼的人渐渐散去,边昱峤却来到墓园的另一处,脸色阴沉着面对着另一个墓碑。

“边总,小姐那边……”

“做好你的本分。”

边昱峤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阮金也看到他从另一边走出来,吴小琛还跟在他的身后,娟秀的眉微微的蹙着。

不得不说,墙倒众人推。

也只是葬礼刚刚结束一个小时而已,她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直接来到了会议室。

全公司上下十多个股东都已经到齐,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此时都坐在这扇大门的后面。

阮金也的手缓缓搭在门把手上,被上面的纹路硌的生疼。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推开大门。

安静的会议室里甚至都能听到阮金也紧张的呼吸声,她来到众人面前却没有坐下。

“今天是我父亲的葬礼,首先,我代表父亲感谢大家出席。”

阮金也的话音没有落,已经对着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身上黑色的套装因为被雨水打湿不停地渗着寒意。

边昱峤不动声色的看着她,深邃的眸子没有一丝情绪。

“小姐。”

吴小琛夹着文件在阮金也的身边站好,扫视众人,一副逼宫篡位的意思。

“真是恭喜了,阮小姐以后就是我们的董事长,乔元集团最大的股东。”

边昱峤的话说出来,其他人也有些错愕。

还没有等其他人站队,他又慢悠悠的开口:“那就请吴秘书当着各个懂事的面,把阮总裁的遗嘱宣读一下吧。”

阮金也有些疲累,表面波澜不惊的会议室,实则暗潮汹涌。

其余的十六个人都盯着吴小琛手里的遗嘱,暴风雨前的宁静也就是这般。

吴小琛照着文件一字不落的宣读后,合上文件:“也就是说,根据阮总的遗愿,他手中的股份将全部由她唯一的女儿阮金也继承。”

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股东们都没有任何异议,却也没有一个人应承,屋内弥漫着一种奇怪的静谧。

这诡异的氛围,被边昱峤沉稳的声音打破。

“这份文件宣读完,吴秘书,把我交给你的文件顺便也读一下。”

吴小琛打开第二份文件的时候,诧异的看着上面的内容,又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阮金也,许久说不出半个字。

“吴秘书,这到底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在其他股东的催促下,他显得很为难的开了口。

文件上的内容很简单,说的是有关阮金也签署的一份合同内容,其结果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根据合同上的说明,阮金也女士手里的股份只剩下百分之一。乔元集团最大的股东是……”

吴小琛说到这里不禁顿了顿,抬起头来看着边昱峤淡然的样子,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是边昱峤先生。”

吴小琛都不相信这个结果,可是这上面写的再清楚不过。

他下意识去看阮金也,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分明就是强迫自己扛起整个重担。这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也只是身形晃了晃。

台下其他十五个董事面色各异,也有不少人庆幸,刚才没有选择阮金也。

“怎么会……”

阮金也跌坐在椅子上,紧紧地抿着唇。

可是事发突然,而那份合同是自己早就签好的,这一切都透着诡计。

——

 

第三章 鸠占鹊巢

这一次股权问题上,十几个股东没有一个人愿意为阮金也说一句话,冷漠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

阮金也暗暗地捏着拳头,压抑住内心的猛兽。

眼前的局面让她毫无退路,心里仅存的那一点自尊拉扯着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小姐!”

吴小琛追了出来,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加快脚步。

“你回去吧,我没事。”

阮金也薄唇紧紧地抿着,只抬眼扫了一眼他没有多余的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已经尽力了,所有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母亲的身上。

回到自家门前,按下密码时却意外听到错误的提示。

阮金也诧异的看着大门上的密码锁,眉头紧皱。又输入一遍,依旧是错误的提示。

她满带狐疑的看着门锁,正要再输入时,有陌生人从自己家别墅走出来。

是两个穿制服的人,他们来到阮金也的面前,隔着阮家镂空雕花的金属大门,俯视着眼前这个面色惨淡的女人。

“你们是谁?”

阮金也眸色微沉,双手下意识插进外套口袋紧握成拳。

“我们是法院的执法人员,根据我们收到的文件显示,此处的房产已经因债抵押给了边先生,我们依法强力执行。”

这句话随风钻进阮金也的耳中,她身形晃了晃,轻飘飘几个字犹如大山一般压下来,她咬牙强迫自己不能倒下。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手机铃声大作,她强作镇定掏出手机来。

看着上面闪烁着“母亲”,顿时心里的委屈都涌了上来。

刚接通了电话,就听到电话里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

“金也,你在哪里?”

母亲话里夹杂着焦急,甚至听得出她强忍着颤抖,阮金也想了很久,压抑住满腹委屈,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可能正常。

“妈,我在家,你先回来,我等你。”

她将手机放回口袋,强迫自己去面对眼前这件麻烦事。

“我对房子抵押的事情并不知情,抵押给了谁?”

他们只是冷漠的看着,一个字没有透露。

阮金也扶着门前的灯柱,双腿酸痛不住打颤。

本想着等母亲到了以后再做决定,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阮金也。”

这个熟悉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以前听来是享受如今却是倍感煎熬。

她不想失了最后的风度,慢慢转过身来,看到他西装笔挺的利落模样,逆着光笼罩上一层金黄。

“边总。”

阮金也弯起嘴角,妖媚的笑容慢慢绽放,轻挑着眉梢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以后就是我家了。不知道阮小姐到我家来,是来做客呢,还是另有所图?”

边昱峤向前一步靠近她,低着头看着被自己践踏到尘埃里的女人,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兴奋。

他并不满足,想要看到的是她对自己摇尾乞怜。

阮金也强忍着的脾气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昂着头骄傲的不加丝毫修饰,这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却让边昱峤不禁皱眉。

“这里是阮家,我父亲会在上面看着你。”

阮金也冷哼一声,明明知道木已成舟却只想逞一时口舌之快,想要看他脸色难看罢了。

被她的话一激,边昱峤上前将她抵在大门上。

“你干什么!”

阮金也慌张的伸手去推他,却被他用力打开。

“阮金也,这里现在姓边不姓阮,你别不知所谓。”

边昱峤深邃的眸子险些将她吸卷进去,高挺的鼻梁在这个时候只为他徒增凶狠。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边昱峤,下意识想退后一步却发觉无路可退。

看到她慌张的样子,边昱峤眼底的厌恶没有丝毫掩盖,冷笑声透过皮肉剜着她的骨。

“边昱峤,你够了!”

阮金也愤怒的用力推搡他,这个瘦弱的女人竟把他推的硬是退了两步才站住。

他盯着发怒的女人,脸色愈发黯淡。

“不是我可怜你,连百分之一你都没有。”

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更是想让这个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

“你太不要脸了!”

阮金也挥手过去,只想抽他一个耳光发泄心中的怒火,却被他死死地钳住手腕。

阮夫人刘玉珍刚刚从车上下来,疾步走到女儿和边昱峤的身边。

“你们两个不要吵架,金也,算了。”

她一副卑谦的态度,让阮金也有点迷茫。一鼓作气只因母亲的一句话,没了底气。

“边昱峤,你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他实在是不应该低估一个被夺了一切的女人,她的爆发力让他刹那间失魂。

想起自己的过去,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挥起手来就要抽她的耳光。

刘玉珍主动挡在女儿的身前,意料中的耳光没有落下来。

“你就是这么对待女人的?”

阮金也循着声音看过去,却看到了何斯望正拦着边昱峤的手。

边昱峤冷哼一声,收起手来,“趁我没反悔,滚。”

话刚说完,他直接转身走进阮家的大门。

她心中忿忿不平,正要追上前去,却被母亲拉住了手。

“别去了。”

刘玉珍一字一句都透着悲哀,一直都在强忍着,此时也到了极限,直接昏厥过去。

何斯望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把她送去医院。

阮金也没有多问什么,一直守在母亲的身边,心里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她也需要一个依靠。

“斯望哥,今天的事谢谢你,你怎么会过来?”

阮金也强打着精神,转头看向他,说不出的诧异。

“我知道伯父过世的消息,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正好看到刚才那一幕。”

阮金也点了点头,心里却早已经汹涌翻滚,发誓要夺回家产。

眼前忽然一黑,她直接向旁边倒去。何斯望扶着她,这瘦弱的身躯哪里能承受这么沉重的打击。

这么多年来,她都是阮家的账上明珠,从来都没有受过委屈,不要说挫折了。

何斯望将她抱起来,走向旁边的病床,安置好后,仔细的为她盖上被子。

——

 

第四章 自找难堪

她突然惊醒过来,外面的天都黑透了,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原来在医院里。

看了看身旁的病房,刘玉珍正在床上躺着,依旧没有醒过来。

看到母亲病情稳定了不少,她才松了口气。

在病床边照顾了母亲一夜,第二天一早她直奔公司去,试着挽回公司。

她在办公室门口徘徊许久,最后不得不敲门走进去。

“刘叔叔,是我。”

阮金也十分卑谦的态度来到他的面前,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他是父亲的得力助手,要是说能帮忙,他也算一个。

刘叔叔的脸色十分难看,在抬起头的一瞬间却充满和善的笑容。

“原来是金也啊,快到这边坐。”

他还特意站起身来,扶着阮金也在椅子上坐下来,煞有其事的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忽然被人关切的询问,阮金也顿时哽咽住,定了定神才开口:“刘叔叔,我希望您能帮我夺回公司。”

话音还没有落,就看到刘叔叔渐渐收起笑容,阴沉着脸。

“金也啊,在你上大学的这段时间里,你对公司里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这个边昱峤的确是有一些能力的,现在所有股东的心思都偏向他那边,加上他手里的确是有很大的股份,这让我很难做。”

刘叔叔一脸为难的样子,更是双手有些不自然的握在一起。

阮金也还想开口,可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脸色极其难看,冲着他点了点头:“谢谢您。”

即便是心里百般难过,嘴上却不能失了分寸。

走出办公室的刹那,她心里的委屈都涌了上来,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这明明就是父亲的公司,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心里闪过一个想法,既然所有人都畏惧边昱峤,不如直接去找他好了。

想到这里,她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就看到边昱峤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三五个人。

“阮大小姐怎么来了?”

边昱峤身后人语气有些嘲讽的说,脸上还带着哂笑。

阮金也的身体僵滞了一下,想要继续往前走。

“就这么走了?”

边昱峤伸手拦住了她,并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边昱峤,你不要太过分了。”

阮金也很想用气势压倒他,可是刚刚说出口来,就已经矮了半截。

“公司你签给我的,做生意,成王败寇的道理你总该是明白的。”

边昱峤俯视这她,眼底的鄙夷刺得她眼睛生疼。

他冷笑两声,从她的身边绕过去。

要是这么放过他,就不是阮金也的个性了,她更是两步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袖子,直接把他拉了个踉跄。

心情尚好的他瞬间跌落谷底,更是回头去看矮他一头的女生。

阮金也本意是想让他在众人面前难堪的,可是想到自己这个情况,越是让他下不来台,可能越不好处理。

转念一想计上心头,“边总,不知道您家里缺不缺佣人。毕竟那个家,我比谁都熟。”

他说的对,成王败寇,先潜入他的生活,从各个方面了解到他的薄弱环节,再一一击破,这才有胜算。

当众提出要到他家里当保姆的确是有点不太妥当,话如泼水俨然收不回来了。

“你要到我家里做佣人?”

边昱峤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即便知道阮金也不是什么矫情的女孩子,却也是养尊处优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她郑重的点了点头,尽量掩藏内心涌动的野心,用十分真诚的目光看着他。

看到他冰山的脸露出一点点的表情来,心里也多了分期冀。

谁知道下一秒钟,他更是冷若冰霜,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对不起,就算让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边昱峤丝毫没有感情的一句话,更是抬手拂了她的手臂,两个人之间的牵扯也断开来。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给阮金也一个孤傲的背影。

这个男人油盐不进,更让她在众人面前除了丑,更是引得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议论。

阮金也的颜面在这个时候也算是丢尽了,垂头从众人身边穿梭,偶尔听到几个难听的字眼,落魄丢人一类,心里针扎似的疼。

“小姐。”

一个人挡在她的身前,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看到了吴小琛的脸,她心里的防线差一点就要崩溃了。

她直接抱住了眼前的人,现在父亲不在了,公司里最亲近的也就是他了。

“好了,小姐,您还是先回去,我去给您探探口风。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您。”

吴小琛关心的口吻加上他动作轻柔的抚摸她的脊背,让她心里得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回到医院里,她整个人躺在陪护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也不知道吴小琛那边怎么样了。

迷迷糊糊正要入睡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她一哆嗦。

黑暗中摸索到手机,上面是来自吴小琛的短信。

他通知阮金也明天到公司来报道,这个消息让她心底就要熄灭的小火苗慢慢的升了起来。

阮金也捏着手机,难以抑制的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阮金也和边昱峤曾经是情侣关系,两个人甜蜜的余温还没有过去,就变成了敌人。

边昱峤比她大了四岁,两家的父亲是好朋友,他去年幼的时候丧父,一直在阮家的照拂下长大。

两个人是在她高中的时候在一起的,每天都帮着阮金也复习,日久生情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

那个时候,边昱峤还是充满斗志意气风发的。阮金也只要有空就会跟在他的身后,他有为难的地方从来都不会对任何人说。

因为担心,阮金也偷偷的来到了公司,才得知他在公司里的情况。

作为一个市场部小小的业务员,家庭落魄的边昱峤并没有因为家庭一蹶不振,反而每个月的业绩都是第一,却被市场部的总监压制得翻不过身来。

阮金也是背着边昱峤来到父亲办公室的,她连门都没敲,直接冲了进去。

“我说谁这么大胆,你这丫头也太没规矩了。”

——

 

第五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阮一骅宠溺的口吻里没有一丝责备,看着这个被自己宠溺的宝贝女儿,正在气冲冲的面对自己。

“爸,不管怎么说,边昱峤也是你兄弟的儿子,他的业绩这么好,你怎么都不给他一个机会?”

阮金也从来都没有跟自己父亲这么说过话,这也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阮一骅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里有点小酸楚,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宝贝,竟然偏心别人。

“这件事情我知道,还没到时候。倒是你,为了一个男人用这样的口吻来跟我说话,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啊?”

看着父亲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她也有点后悔了,或许不该这么着急过来找父亲。

“这个……”

她慢慢的低下头,粉红色顺着的她的脸蛋蔓延到耳根,垂着头半天都没有说出半个字。

阮一骅冷哼一声,“要是这件事情你不说明白,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情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的事情,还过来找我求情?”

她心中一惊,像父亲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十分果断的。如果不能说服他,只怕怎么都不会同意吧。

“我……我和他,在一起了。”

阮金也脸红的更是厉害,也有些心虚起来。

作为阮家的女儿,她从来都不敢胡乱交男朋友,不知道对方是图什么。或者说,自己心里有一个人,所以一直都没有办法接受别人。

看到女儿娇羞的模样,阮一骅心里隐隐的担心让他并没有太大的喜悦,。

只不过女儿正在热恋中,一些话作为父亲不好说。

“这是公司的事情,你参与进来,总归是不好。”

对于边昱峤的能力,这是公司市场部有目共睹的事情,就连市场部总监也提过,他心里却有些忌惮。

这孩子自从父亲过世以后,总让人觉得他身上带着阴暗的气息,接近他的时候也会感觉到情绪莫名的低落。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阮金也就不会再轻易被打败,她摇着阮一骅的手臂,闪着眼睛,撒娇说道。

“爸爸,如果他没有这个能力的话,我也不会过来跟您说。既然他有这个能力,爸爸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呢?”

阮一骅解释了好一番,却奈何不过女儿的撒娇打混,只能无奈之下同意提拔边昱峤。

从那以后,边昱峤一路高升,更是凸显了他的个人能力。

阮金也叹了口气,当初的事情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只是物是人非。

太阳刚刚升起,阮金也就已经醒过来了,看到母亲熟睡的脸庞,松了口气。

医生说她没什么事情,只要醒过来就可以离开了。

她一会儿还要到公司去,根本没有时间等母亲醒过来,只能给何斯望打一个电话,希望他能过来帮忙照看一下母亲。

何斯望很快赶到医院,看到她穿着得体一副要走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

拉着她到病房外面,问清楚来龙去脉,脸色阴沉下来。

“斯望哥,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阮金也尽管一心求报复,却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要是来硬的,也不过就是以卵击石毫无意义。

“不行。”何斯望斩钉截铁的口吻不容她丝毫辩解,也让她有些着急了。

“斯望哥,如果我不能到公司去,就没有机会让边昱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话说完,就看到何斯望阴沉的脸渐渐铁青,愁容满面的样子。

“你还有阿姨需要照顾,不能一意孤行。不出意外的话,今天阿姨就要出院了,我先把阿姨接到我家里去,我妈在家还能帮忙照顾一下。”

他的话已经让阮金也足够感动了,只是听着他说话的口吻,心里有些酸楚。

自从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以来,除了吴小琛以外,只有他才是真正关心自己的。

“你放心,为了我妈,我也不会乱来的。我先过去看看情况,不会乱来的。至于我妈,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就麻烦你了。”

那挺直身体的小小身影,让何斯望重重的叹了口气。

阮家出事情是每一个人都没有意料到的事情,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正印证了祸不单行。

阮金也踩着高跟鞋发出敲击地面的清脆声音,引人侧目。昂首挺胸骄傲丝毫不减,更是让她依旧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

即将毕业的她本来是想着在父亲的公司里实习就可以独立创业,哪成想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怎么还好意思来公司?”

“就是啊。”

……

公司里的人交头接耳,也只能装作听不到而已。

她坐在宴客厅,透明的玻璃隔断让外面的人把她当成一个怪物一样观赏,时不时交头接耳,纷纷议论。

“小姐。”

吴小琛推开了玻璃门就看到了阮金也,外面人说的话他也都听到了,现在是边家当道,公司里的事情就算是他也插不上嘴。

“叫我过来,是有什么职务安排我做吗?”

阮金也心里不敢有太多的期望,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也好,就想他当初那样,从底层慢慢的爬上来。

“不是的,小姐,你跟我来。”

吴小琛带着她走出宴客厅,她下意识的昂首向前,姿态高昂不想被人看扁。

让她诧异的是,这条路的方向分明就是去会议室的方向。

“小琛,我们这是去会议室吗?”

“是啊,边总说,小姐要是来了,直接让我带着您参加董事会。”

吴小琛嘴上这么说,不过脸上已经挂着满满的担忧,手也下意识的搓在一起。

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口,吴小琛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紧张的吸了口气,双手放在门把手上,用力推开。

会议室里的人正在议论,听到开门的声音纷纷停下来,侧目注视着她。

——

男票多金又疯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男票多金又疯狂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男票多金又疯狂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