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

《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秦诗颖叶昊铭大结局在线试读by寺寺

来源:WXB|小说: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时间:2019-11-28 10:43:07|作者:寺寺

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试读寺寺小说全文在线地址,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秦诗颖叶昊铭by寺寺全文免费阅读。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全文免费试读寺寺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她爱他,为了他,她忍受重重误会,为了他,她的脸变了。为了他,她的孩子没了……再次归来,她不想再见,可他却穷追不舍,还把孩子搬出来……她和他到底该是怎么样的?该不该成陌生人?不该吧,命运早就把他们绑在了一起。

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秦诗颖叶昊铭

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她要回来

很快,秦诗颖的身体便恢复,出院之后生活又恢复成平日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叶昊铭偶尔会回一下家,但从没再踏进过她的房间。

秦诗颖想或许是言珊珊走了他没地方可去吧,两人偶尔会在同一桌吃晚饭,却从没有交谈过一个字。

这样也好,至少不交谈两人不会有争执,不会大吵大闹,弄的两人不开心,就这样吧,不讲话谁也不会拿谁当哑巴,她也不用受尽侮辱。

而爷爷那边,他们每个星期日会很准时去,叶昊铭也还算配合,在爷爷面前装出一副很恩爱的样子,他肯演她就会装,反正能让爷爷高兴就让他高兴,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这些。

今天有点不一样,门铃突然响起,秦诗颖看了眼主卧室,灯亮着,他在啊,那会是谁?

门一开,就看见两个男人站在门口,其中一个她认得,是医院的那个医生,听护士们说是他接下的自己。

“医生,你有什么事吗?”

门口的王泽宇轻咳几声,似笑非笑:“在医院我是医生,在外边就是王泽然,不用那么见外一直叫医生。”

秦诗颖的话他们没回答,两个人却绕过她径自走进房门,留秦诗颖愣在原地,什么情况?

再进门后,那两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很是自来熟,坐姿非常随意,一看就是公子哥模样。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

秦诗颖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们二人打断。

陌生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吧?你老公呢?叫他出来隆重介绍一下我们。”

这么一说,秦诗颖心里倒也是清楚了些,这两人应该是叶昊铭的朋友,刚要转身回房去叫他时,就听的背后响起一道凄冷的声音。

“有事?”

叶昊铭走过来坐下,秦诗颖自觉离场,在阳台上弄弄自己的花草。

“她身体恢复的怎样?”

叶昊铭顺着王泽然的方向看过去,那瘦小的身影拿着浇花瓶认真的在给她的花花草草浇水。

“真有接手的打算?”

王泽然白叶昊铭一眼,无奈的看着另一位好友。

来人是何雁幹,是叶昊铭另一位好兄弟,目前在军队里当军官。

“昊,听泽说女人的孩子没了,还是拜你所赐的,想采访一下把自己的孩子害死是什么感觉?”

还没等叶昊铭回答,王泽然先抢先一步:“行了,我们也别调侃人家了,刚失去亲儿子,心情不好,我们别去当炮灰。”

三人一直聊着一些公事,秦诗颖不想谈,奈何他们讨论的太大声,幸好她不懂不然一不小心泄露了什么机密,叶昊铭不得杀了她。

刚聊的尽兴,叶昊铭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他没有拿起,就在桌子上放着,当着兄弟两的面,划开手机收看信息。

看了好一会他都没有回过神来,王泽然和何雁幹那边一看也就几个字而已,叶昊铭看了许久都没反应过来,而且脸色越发难看。

“看什么?”

不等叶昊铭回答,王泽然和何雁幹两人拾起桌面上的手机,仔细看着。

“昊,我下星期回来。”

一瞬间,本来还兴冲冲聊公事的三人瞬间冷下来,谁也没再说话。

“这是什么意思?言珊珊要回国?”

何雁幹惊讶,这个女人走的前一晚还对着叶昊铭说她已经结婚了,给不了她要的名分,她会和男人出国后好好生活,为此,他们兄弟还好好劝过叶昊铭放手。

现在这女人去了还不到一个月,就又回来了?什么意思?

秦诗颖知道他们冷下来了,看着气氛有点严重,还特地留了点心眼认真听着,她什么也没听到,就听到了“言珊珊要回国”,突然手一抖,花瓶都差点掉在地上。

深呼吸好几次才勉强平复自己的心情,控制住自己的紧张。

“昊,好汉不吃回头草,况且你的成绩远远比过一条好汉啊。”

何雁幹这不是调侃,这是忠告,那女人,就是一见利忘义的女人,在她眼里怎么会有爱情,也就只有叶昊铭才被女人迷的团团转。

“是我对不起她。”的确,叶昊铭答应过娶言珊珊最后娶了秦诗颖,答应过每天陪着她,最后还是要和秦诗颖一同回去看爷爷,答应过让爷爷接受她,却至今还没把她带到爷爷身旁。

“那你现在是打算原谅她,然后对不起阳台上的人。”

还没等叶昊铭回答,秦诗颖这边“嘭”一声,这一次浇花瓶重重被摔在地上,一时之间,秦诗颖也窘迫的不知所措。

“我、你、你们聊。”

慌慌张张捡起浇花瓶,放好后快速回了自己房间。

“看到没有,这个女人现在都慌了。”

“昊,你这次可要好好想想。”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是向着秦诗颖说话,叶昊铭突然有些恼火,这女人到底是多有能耐,连他的两个好兄弟都一直在为她说话,连言珊珊这样多年的好友都不帮,反倒帮起这样一个毫无交情的女人。

“你们够了!有完没完?言珊珊是谁?是一直陪伴你们的朋友,她是谁?不过是一个不择手段得到叶太太位子的恶毒女人,眼睛擦亮点吧。”

对面的两个男人同时冷哼一声,王泽然率先开口:“该擦亮眼睛的是你,言珊珊陪伴我们那么多年是我们的事,我不否认她对我们的友情,但我否认她对你的爱情,她对你的爱还没屋里的这个女人给你的多。”

“我们和言珊珊有交情,为什么还要帮你老婆说话,就是因为不想看你以后后悔,否则到时候你再想要挽回就已经来不及了。”何雁幹也开口,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的话却中肯的很。

“你好自为之。”

留下一句话,两人双双离开,留下叶昊铭一个人怔在原地。

而秦诗颖,在听到重重的关门声后,整个人瘫倒在门上,慢慢重心往下,最后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言珊珊要回来了,叶昊铭又要开始整月整月不着家了。

第10章 喂酒

又是忙碌的一天,秦诗颖的身体刚恢复,就着急上岗,一到办公室,助理就把这一天所有行程都递了上来。

“诗颖姐,上级知道你身体不适,没有给你安排太多的应酬,就给了你晚上这一个,不过,上级说这个是大牌,你一定得招待好,拿下他们公司的招标。”

秦诗颖点点头:“行。”

秦诗颖也不是个毫无能力的女人,她一天就把这几天落下的所有工作一一完成,没有草草了事,和往日一样的认真,终于完成后她伸了个懒腰,终于松一口气。

“诗颖姐,该出发了,离饭局还有一个钟。”

把所有工作都做完的秦诗颖现在心情大好,拿起自己的包包,应了响亮一声好后迈着轻快的步子出办公室。

秦诗颖很早就到了包房,幸好那几个老总都还没来,本来公司还派了一个人来的,只不过她孩子突然生病,所以来不了。

秦诗颖也懂,做妈妈了,孩子是最重要的,只可惜,她的孩子还没在她肚子里待多久就没了,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阵苦涩。

很是巧合,叶昊铭和王泽然,何雁幹三人也约在这里,这次是叶昊铭有事相求,特地把他们两人叫来这里。

“说吧,叶少无事献殷勤,想要我们干什么?”

“帮我去查查言珊珊在国外经历了什么。”

何雁幹端着酒杯冷笑一下,小呡一口后才开口:“还能经历什么?经历了抛弃呗,所以现在又回来找你了呗。”

王泽然转头看向何雁幹,两人会心一笑,举起杯子相互碰了下。

“别闹,我让你们帮我查。”

王泽然不屑的哼一声:“言珊珊可是我朋友啊,怎么可以偷偷去查自己的朋友呢?”

又是和何雁幹会心一笑,两人再次碰杯,心里正偷着乐。

“你们有完没完?是不是就是不想我和言珊珊和好?”

以为他们会推脱一下说个不是或者找一些借口,没想到的是,他们两人异口同声说了句:“是!”

接着两人是哈哈大笑,又碰杯,仰起头一杯酒便下肚。

“昊,不是我说你,那么要强的一个男人,从不认输,现在为了言珊珊这个抛弃过你的女人而想吃回头草?你是脑子坏了吗?”

何雁幹这次动真格了,没有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有的就是一脸严肃。

“我跟你们说过,是我对不起她。”

王泽然把自己的酒杯重重放到桌子上:“那你说说你哪里对不起她了?之前中学时代她还不知道你是叶家继承人时多看你一眼她都不肯,大学时看你事业还行,才答应和你在一起,大学毕业你和她求婚她还威胁你再讲结婚就分手,后来回国知道你真是身份时才像狗皮膏药一样一直黏着你,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们会和她成为朋友?”

王泽然说出了何雁幹一直想说的话,这就是他为什么不同意他们再次在一起的原因。

见叶昊铭不开口,王泽然又补了一句:“你和我说说哪里对不起了?她为了你给你奶奶捐了一颗肾?为了你把孩子流掉了?为了你和别的男人出国?”

“昊,醒醒吧。”

叶昊铭此刻终于知道,他这两个兄弟在这件事上是不会站在他这边的了,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端起杯子自己喝一杯后,低头吃菜。

没一会,叫叶昊铭不再继续说要查言珊珊的事,他们二人也就罢休了,很快,三人又讨论到商业话题上了。

秦诗颖这边,早已等齐了人,问各位老总想吃什么后点完菜便开始转入正题。

“得,秦小姐这可不够意思,讲了半天生意了,你可一杯酒都没喝呢,这算啥意思?”

秦诗颖突然顿了一下,脸上依旧挂着职业的微笑:“吴老板,你看刚刚我这不是说了嘛,我这刚做完手术呢,还碰不得酒,等过一段时间身体恢复了,陪你喝再多的酒也在所不辞。”

一桌的老总都饶有兴致的看着秦诗颖,见没人出来给她说一句话,突然有些尴尬起来。

“酒你是不能喝,但诚意总不会说给不出吧?秦小姐这饭局下来约莫也有一个多钟了吧,你这诚意,我们哥几个可都没看见啊。”

又一老总开始说话,秦诗颖隐约感觉不好糊弄,可让她喝酒还真不成,医生特地叮嘱她绝对不能碰酒。

“这样吧,秦小姐既然不能喝酒,那就拿起酒杯给我们大伙挨个敬酒,敬酒后把你手中的酒喂给大伙,这样成了吧?这样一来,秦小姐既不用喝酒又让我们看到你的诚意,相信这些项目,老总们都会放心交给你。”

秦诗颖脸上还是挂着微笑,心里却早已把这些人挨个骂了遍,老东西,现在就已经搬出项目来威胁了,看来刻她不得不答应,否则,这饭局就砸了。

“行,那诗颖就在这里先感谢各位老总赏光了。”她淡淡笑了笑,站起身离开座位,向今天最大的老总王总身边走去。

“王总,感谢你赏光,诗颖这杯酒劳烦你代喝了。”

油头满面,挺个大肚子的王总赶紧起身,特地上前一步,离秦诗颖又近一些。

“秦小姐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年轻有为,不错!”

此刻,叶昊铭三人也已经吃完,在走廊上行走,准备离开酒店。

在秦诗颖包间门口,恰巧遇到服务员开门上菜,叶昊铭倒目不斜视,整个人盯着前方往前走,倒是眼尖的王泽然率先瞄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秦诗颖也在这里吃饭?”

叶昊铭突然停下脚步,后退顺着王泽然的视线看了过去,正好看到秦诗颖一脸妩媚的表情,正热情喂着身旁一个男人喝酒,男人也是,色咪咪看着她还不忘把手顺势搭在秦诗颖腰上。

一整个包间的男人似乎都色咪咪看着秦诗颖,她也是厉害,整个包间就她一个女人,搞定这么一群饿狼。

这么妩媚的秦诗颖,叶昊铭是没有看过的,今天不看,还不知道她还有这样一面。

第11章 信息

王泽然和何雁幹都看到了,但他们不会说任何一句话,这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刚刚说不希望叶昊铭和言珊珊和好也完全是站在一个不想要自己兄弟受伤害的角度上考虑的,绝不是因为喜欢秦诗颖,也不是说偏向秦诗颖。

秦诗颖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也还没摸透彻。

叶昊铭没说什么,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正准备迈步离开,被秦诗颖喂完酒心满意足的王总发现了包间外站着的三位大总,立刻换上一副恭敬的面孔迎了出来,秦诗颖觉得,就像是一条哈巴狗在迎接自己的主人,突然想发笑。

但当她看清门外站着的人时,瞬间笑不出来。

“叶总,好久不见!王总,何总,今天还真是热闹,你们三位总裁都赏光来了。”

叶昊铭轻轻嗯了一声,迈开步子离开,那位油头满面的王总真的跟哈巴狗一般跟着他们出去。

秦诗颖愣在那里,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她刚刚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肯定看到自己喂酒那一幕了,现在的她该怎么去给自己解释?

思绪着的时候,其他老总不满的嚷嚷着让她继续喂酒,秦诗颖脸上再也挂不住微笑,呆呆的走到另一位老总面前,倒酒都魂不守舍,刚要喂到老总嘴边时,刚刚跟出去的王总突然推开门。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秦小姐,你是刚刚那些老总的朋友,为什么不先给我们说说?”

秦诗颖一愣,叶昊铭公布了他们的关系?

“刚刚王总说你和他们关系匪浅,秦小姐,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宽恕我这有眼不识泰山的人,现在,我敬你一杯!”

王总一发话,在座的各位不敢再让秦诗颖喂一次酒,刚刚三位老总来头不小,心里都明白得罪不得。

秦诗颖心里瞬间明白,原来是王泽然说的,她还真是天真以为叶昊铭会把自己和他的关系公之于众,且不说他对自己的态度,就凭刚刚他撞见自己喂酒那一幕就不可能再为自己说话。

幸好有王泽然那句话,饭局上那些老总也不再刁难她,也不敢再拿项目的事说话,直接发话一定把项目给她们公司,只要她在那几位老总面前美言几句就行。

秦诗颖脸上笑着说行,内心却想着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现在的她连和他们讲话的勇气都没有,还怎么帮他们美言?帮自己美言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回家路上,秦诗颖第一次希望自己回家后叶昊铭不在家里,也在脑海里想象了好几个他会怎么对自己的情形,思考了好几种要自己开口解释的言语,都一一作废。

一进门,吴妈就迎了上来:“太太,总裁在房里,心情似乎不好。”

秦诗颖一听,立马换上一副苦瓜脸,自己鞋还没脱,怎么就先知道他黑着脸在家的事了呢?

“吴妈,你先回去吧,晚饭我自己回准备,你就回家吧。”

秦诗颖战战兢兢的上楼,先把包包放回自己的卧室,之后才慢吞吞不情不愿的走向叶昊铭的卧室。

在门口看到他的卧室门半掩着,敲了几声后无人回应,于是她便自己推门进入。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叶昊铭的卧室,墙色黑白相间,采用的是冷色调的色系,就跟他人一样,给人冷冰冰的感觉。

他的外套被他随手扔在地上,秦诗颖捡起来拍了拍后帮他折叠好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以方便他寻找。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秦诗颖知道,他此刻在洗澡,不知道该不该就在这里等他出来,琢磨了一阵,觉得先离开等会回来时,刚刚小桌子上传来手机信息提示音。

秦诗颖不想去偷窥别人的隐私,即使是自己丈夫也是,可眼尖的她突然看到信息发送方的署名是言珊珊。

她再低头一看:“昊,我下星期五十点的飞机,估计晚上六点到,希望你可以来接我。”

秦诗颖微微一怔,还是回来了,叶昊铭和她也并没有分手,不然怎么还会发信息让他去接机呢?

“你在干什么?”

背后传来的声音把秦诗颖吓了一大跳,她从半蹲着突然跳起,不知道叶昊铭就在她背后,和光着膀子的他撞了个满怀。

“我在帮你叠衣服。”

秦诗颖说了谎,她没有勇气说出我在看我老公信息这句话,只能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以后别碰我东西。”

看着秦诗颖因为装了光膀子的他而脸红,脑海里浮现今天饭局上也微笑着喂酒给那些老男人的画面,突然脸色铁青。

“为什么?”

叶昊铭没有搭理她这个问题,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怎么?现在你知道要脸会脸红?今天在饭局上被所以男人盯着你就不要脸?不脸红?”

秦诗颖的眼帘突然垂了下来,这件事确实她没理,她也不去狡辩什么。

“秦诗颖,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控制一下你自己的欲望,现在还在小产休养期,别到处让别的男人追着要你!”

秦诗颖脸色煞白,他这是说的什么话?她有这么不堪吗?他难道看不出今天她就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吗?

“叶昊铭,我秦诗颖清清白白,你难道看不出我当时的无奈吗?我那就是因为想保护自己所以才选择喂酒。”

秦诗颖气的脸从煞白又转变为通红,和叶昊铭相处,她就必须带着能装大象的心,否则,生不如死。

“我当时只是……”

叶昊铭伸出一只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我没兴趣知道你当时怎么样,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我可先把话给你说明白了,一旦你上了别人的床就被想进我叶家的门,不管你是自愿还是被逼,我都嫌脏!”

说完便拿起手机往卧室阳台走去,中间突然停顿下来,秦诗颖想,估计是看到言珊珊要回来的消息了吧,叶昊铭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温柔,尽管只是一瞬间,但却被秦诗颖尽收眼底。

真的只有对言珊珊,他才会露出难有的温柔,微微叹一口气,自己拖着疲惫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心里向吃了苦胆一样苦涩。

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虐心厚爱:总裁是个追妻狂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