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都市至尊战神

都市至尊战神江炎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来源:ZW|小说:都市至尊战神|时间:2019-11-28 10:42:37|作者:明教老九

提供都市至尊战神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江炎。十年未归,回到南城却迎来了初恋的噩耗……若得东山再起时,必要天下唯我尊。

都市至尊战神江炎

都市至尊战神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噩耗

南城。

墓地。

江炎身姿挺拔,屹立在冷风中,面容憔悴,眼眶泛红的望着眼前的墓碑,沙哑道:"寻衣,我回来了。"

宋寻衣之墓!

冰冷的墓碑更是犹如一把利剑插进他的心脏,让他呼吸有些困难,喉咙微动。

他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深深了口气。

十年前,江炎离家出走去北域,经过无数战火磨砺,他从一个懵懂少年逐渐成长为域外战神,镇守边界!

他的名号响彻整个世界!

更是被誉为域外最坚固的防御线!

一人抵千军万马!

直到五年前发生了他的基地遭到了神秘势力的围剿,他根据线索寻到了南城,却遭到了意外埋伏身受重伤,阴差阳错下被宋寻衣所救。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与宋寻衣从相知相识到相恋三个月,因为身份特殊,他担心仇家会找到宋寻衣,所以并没有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只是告诉她等自己,他很快就会回来。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五年。

而迎接江炎的却是一座冷冰冰的坟墓!

江炎接受不了这个结果,顿时气急攻心,加上体内的伤势,令他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老大!"

黑暗中突兀响起一道关心的声音。

一个身着黑袍戴面罩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若她不出声,几乎没有人能发现她就站在旁边,完全与黑暗融为一体!

"我没事!"江炎一摆手,沉声道:"魅影,寻衣的死因是什么?"

魅影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宋小姐四年前诞下一女,因难产而死,目前她女儿,也就是您女儿下落不明。"

江炎浑身一震,眼神中的死寂瞬间焕发了些许精光。

轰!

狂风顿时呼啸,魅影瞬间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瞬间笼罩住了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只见江炎眼神锐利,语气不容置疑。

"查!我不允许我江炎的女儿流落在外!我限你今天之内给我消息!"

魅影顶着巨大的压迫,沉声道:"遵命!"

声落,压迫感随然消散。

可魅影心头依旧砰砰直跳,眼神却充满了敬畏,狂热。

江炎转眼看着墓碑,轻抚道:"寻衣,我一定会找回我们的女儿,不让她受到丁点伤害,因为这是你最后留给我的礼物了。"

语气中竟有着浓浓的柔情。

一旁的魅影暗暗咋舌,这要是被国外那些首领看见了以铁面冷血著称的炎帝竟然也有如此柔情一面,肯定会惊掉他们的眼睛!

半晌,江炎起身离开。

神情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只是面色有些苍白。

"走,回江家。"

……

江家对江炎来说,有莫大的恩情。

若不是养父江海在冰天雪地里将他给捡回来,他早就冻死了。

十年前,江炎因打架失手捅了别人一刀,担心被抓去坐牢便跑了,没想到这一跑就是十年。

曾经的江家好歹也是南城小有名气的家族,现在竟没落至此。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江炎。

因当年他捅的人是一个富二代,当时他辱骂了自己的妹妹江柔,自己这一跑给江家落下了把柄,导致生意不断下滑,最后破产,只能靠一家饭店来维持生活。

阳光新街。

江炎站在冷风中,看着远处的饭店。

十年未见的父亲江海正来回忙碌着,面容憔悴,鬓角早已泛白,就连不怎么待见他的母亲李萍也是苍老了许多。

江炎好歹也是经历无数战场,竟在此时有些怯了,迟迟未敢迈开步伐。

十年未归,也不知父亲原没原谅他。

突然,迎面走来一伙手持棍棒的团伙,抬脚就踹翻了饭店招牌,二话不说就将外边的桌子椅子全都砸烂!

饭店里的顾客吓得立马逃窜。

见状,江炎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就连周围的空气更是瞬间下降了几个度。

饭店里。

面对突然的麻烦,江海夫妻俩更是被吓到了。

随后,江海面色一冷,刚想走出去却被李萍给拦了回来,低声骂道:"行了你别掺和,让我来。"

李萍赶忙走到为首的光头男人前,赔笑道:"大飞哥,我们不是上个星期才交保护费的吗?"

大飞冷哼一声,"你也知道那是上个星期,这个星期的还没交呢!一个月两次,这是上面的新规定!"

"啊?"李萍有些发懵,不明白大飞是什么意思。

其实哪里来的新规定,就是大飞一伙人把公款赌输了,怕事情败露所以又来收一次。

"啊什么啊,快点拿钱!"大飞怒吼道,"否则,我就把你这店拆了!"

"你们这是在抢劫!"

江海忍不住了,上前怒喝一声,道:"钱我们给过了,再要没有,要拆你就拆吧!正好以后不用交保护费!"

李萍脸色一变,赶忙拍了下江海,让他赶紧闭嘴。

大飞哟呵一声,冷笑道:"老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说着拖着棍棒走到江海面前。

"老子最讨厌你这种叽叽歪歪的,草!"

话落,手中的棍棒抬起就要往江海砸下去!

"找死!"

陡然一声冷喝炸响在众人耳际。

砰!

陡然,大飞如同炮弹般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江海,李萍,以及他一众小弟全都呆住了。

没人看见大飞是怎么飞出去的。

噔!

噔!

身着制服的江炎踏着高帮战靴缓缓走来,神色冷漠,无形中散发着一种极为恐怖的压迫感,如巨石般压在众人的心头。

那群小弟见状,立马抄起家伙就冲向江炎。

诡异的是,当他们每个人一冲近江炎,全都惨叫一声,捂着手臂直接摔在地上乱喊乱叫,极为痛苦。

短短数秒,大飞一伙人全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捂着手臂痛喊着。

大飞拖着受伤的身躯,看见自己十几个小弟全都躺下了,他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子,但这口气他是怎么都咽不下去。

"臭当兵的!你给我等着!"

大飞放了狠话后,带着一众小弟赶紧就溜了。

而江炎余光一瞥,若不是父亲在,这伙人早就死在他手下了。

而倒坐在地上的江海瞳孔一缩,心头砰砰乱跳。

待看清江炎的面貌后,身体更是猛地一颤。

"小炎!"

极其沙哑的呼喊瞬间击中江炎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江炎鼻子有些酸涩,这么多年来所有的防备在最亲的家人面前全都卸下了,扑通一声跪在江海面前,颤声道:"儿子不孝,过了十年才回来看您。"

一直不苟言笑的江海眼眶发红,嘴唇颤动,颤抖的伸着手。

江炎赶紧一把握住,挤出笑容道:"爸,对不起。"

江海猛地抱住江炎,如孩子般放声大哭起来,老泪纵横。

江炎紧咬着嘴唇,眼泪也不断往下流。

一旁的李萍神情有些不悦,心里极其不欢迎这个扫把星突然回来。

爷俩儿平复了心情后,江海紧拉着江炎的手坐着聊天,得知江炎这十年一直都在当兵后,更是欣慰得连连点头。

"真不愧是我儿子,真给我争气!"

江炎笑道:"爸,我已经退役了,不用再继续回去当兵了。"

"也就是说得回来啃老了呗。"在一旁收拾的李萍没好气道,眼里尽是嫌弃。

当初江海捡回江炎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反对,从小到大也对江炎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十年里她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挂念江炎的人了,甚至希望他离得远远的,不要再回来。

"你胡说什么呢!"江海瞪了一眼李萍,不满道。

李萍顿时就来气,一把扔下手中的东西,叉着腰喊道:"我哪里说错了!要不是他十年前捅了人家就跑,人家找不到他拿我们撒气,咱们家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吗?扫把星!"

"还当了十年兵,那钱呢,当了十年兵总有点钱吧?你看他两手空空的,像是退伍回来的吗?我看啊,他就是随便买了身军装回来糊弄你的。"

"一回来就把那大飞惹了,到时候他再一跑,大飞来算账找不着人,到时候还不是我们一家人受罪!"

李萍毫不留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啪!

"够了!"江海用力拍桌,生气道:"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那是你儿子!"

李萍看着江炎冷笑了声,道:"你真以为他是想你才回来啊,他就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没钱了,想回来吸咱们血了!"

"本来多交一个月的保护费就能解决的事,你看看现在闹大到什么程度了,看来啊咱们这个饭店是开不下去了。"

江炎没有出声,因为在他看来,母亲骂得没错。

十年前如果他没跑,江家也不会沦落到这地步。

虽然母亲待自己不怎么好,但毕竟也养育了自己十八年。

他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父母之间的感情。

江海也忧心忡忡,道:"小炎,要不然你先离开避避风头,大飞那伙人在你手上吃了亏,等下肯定会回来报仇的。"

"江海你疯了!"李萍上前推了下江海,尖锐道:"他要跑了,遭殃的还不是我们!"

说完她又指着江炎道:"我告诉你,你别想着跑啊,大飞的老大毒狼,他可是地下王者林虎的手下,你去哪都能把你给找出来。"

江炎淡淡道:"我哪都不去,就怕他们不敢来。"

五年前,江炎回到南城,闹得是天翻地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当时他用的是化名江浩罢了。

要知道五年前林虎被一个神秘人弄瞎了眼睛震惊全城,而这个人便是江炎!

 

 

第二章:让林虎滚过来见我!

可在李萍看来,江炎就是在逞强,道:"就算你能打又怎样,打得过人家一百人一千人?人家又不是不认识那些穿制服的,随便说几句话,你就得进去蹲一辈子!"

江炎眼神锐利,道:"这世界还没有能容得下我的监狱。"

"我看你脑子有问题。"李萍觉得江炎就是在死要面子,懒得和他争论,走到一旁收拾着东西。

就连江海也觉得江炎有点口出狂言了。

而此时。

大飞一伙浑身是伤的回去后,被毒狼发现了,询问之后,得知大飞跑到阳光新街去收保护费后气得直接踹了一脚过去。

只见他破口大骂道:"谁他妈让你到那边收保护费的!"

南城地下世界的王者林虎曾经发过话,谁都不能去阳光新街去惹事!!!

道上的人都听说过不少传闻。

五年前,大闹南城,将整个南城掀了个底朝天,还弄瞎了林虎一只眼睛的超级牛人就是居住在阳光新街那边的!

而毒狼心里更是清楚,因为当年林虎被弄瞎眼睛的时候,他当时就在场。

他永远都忘不了当时如修罗场般的情景,数百号人躺在血泊当中,那牛人出现的时候,那恐怖的气势压得他头都抬不起来,不可一世的林虎更是直接跪地求饶,最终还是丢失了一只眼睛作为警告。

当时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他长什么样子,,更别说出手阻拦了,只能任由那超级牛人淡然离开。

这几年谁都没敢去那边惹事,很多民众也发觉了后全都搬到了那边,直到有一次大飞发现那条街的油水很多,所以才打起了坏主意。

大飞捂着脸道:"狼哥,那条街真的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

毒狼怒目一瞪,"你给我闭嘴!"

说着就拿起身旁的啤酒瓶砸了下去。

那群小弟更是缩着脖子,耸拉着右手,大气都不敢出。

毒狼脸色阴晴不定。

大飞是他的人,这口气要是不出,传出去了,他毒狼还怎么有脸见人。

他想了想,道:"你确定打你的只是一个当兵的?刚退役回来的?"

大飞忙不迭的点头,道:"没错,我亲耳听见他儿子说自己十年没回来了,肯定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超级牛人。"

毒狼眉头才舒展开来,道:"行,打了我的人自然得付出代价,但是你们给我听清楚了,以后谁再敢没经过我允许跑到那边去惹事,别怪我这个老大对你们不客气了!"

大飞听见毒狼愿意帮他出头后,顿时大喜道:"清楚了清楚了,保证没下次!"

毒狼起身整了下衣领,道:"走吧,我倒要看看,这臭当兵有多大能耐。"

……

同时。

江海和江炎正聊着。

饭店外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穿着ol制服,长相精致美丽的女人急匆匆跑进来。

"爸,妈,你们没事吧?"

江柔一看见那道身姿挺拔的身影后,娇躯一震,话语也戛然而止。

"柔柔。"

"江炎……"

江炎惊讶的看着自个儿妹妹,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江柔已经这么大了。

叙旧的话还没说出口。

只见江柔脸色瞬间冷漠下来,道:"你回来干什么?"

江炎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他也曾想象过江柔会恨自己,但没想到这股恨意远超乎他的想象。

江海呵斥道:"你怎么跟你哥说话的!"

江柔俏脸淡漠,"我没有哥,自从他十年前抛下我们后,他就不是我哥!!!"

"你!"

"爸,别说了。"

江海刚要生气,一旁的江炎苦笑着道。

江柔冷哼一声,正眼都不看一下江炎便回屋了。

江炎心中更是苦涩。

他很清楚这十年来江柔过得怎么样,全家人因为他一走了之过得很苦,如果说不恨他的话,江炎才觉得奇怪。

半晌,江柔忽然冷着脸走出来,道:"你疯了是不是,一回来就打架,还打了那群混混,你嫌我们家过得不够惨是不是!"

显然,李萍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江海解释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要不是你哥,我现在早躺在医院了!"

"爸,你别老是向着他说话。"江柔道:"要不是他,咱们家至于到这地步吗,十年里一个信儿都没有,现在回来就惹事,我看啊,他就跟妈所说的那样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

江海道:"你哥说了这十年都在当兵,一直抽不开身回来。"

"是吗?"江柔冷笑一声,道:"行,我认识人能查到,你让他说一下他部队名字和番话。"

江海赶紧示意江炎。

江炎挠了挠鼻子,苦笑道:"爸,我所在部队特殊,不能透露。"

呵。

江柔眼神不屑,嘲讽道:"你就是在说谎,怕被我查出来后揭穿你是吧。"

江海也是脸色一变,内心也有些动摇起来。

难道儿子真的是在骗自己?

江柔不屈不挠道:"行,就算你部队特殊,那退役证总有吧?拿退役证出来证明一下。"

江海不愿相信自己儿子是在骗他,脸上有着一抹期待。

只见江炎眼神黯淡了下,缓缓摇头。

他的炎神部队已经被上面消除档案了,更别说能拿到退役证了。

"爸,这就是你想了十年的儿子!假冒去当兵回来骗你,你这儿子还真是好啊。"江柔嗤之以鼻道。

江海内心更是失望到了极点,可是看着眼前的儿子他始终说不出骂江炎的话,只能叹气着摇头。

突然。

刺耳的刹车声从门外响起。

几辆面包车停在门口,唰唰几下从车上下来二十多个人,个个手里都拿着武器。

一个平头男人率先走了出来,正是毒狼他们。

江海和江柔脸色煞白。

没想到大飞他们这么快就找人回来报仇了。

江炎依旧身姿挺拔,神情不变,淡然的看着眼前乌泱泱一群人。

大飞用手中的砍刀指着江炎,道:"狼哥就是他。"

毒狼深吸了口烟,看了一眼江海和他身后的江柔,朝江炎喊道:"臭当兵的,挺有种啊,连我毒狼的人你都敢动,把他给我拖出来!"

毒狼不想在这里解决,怕事情闹大,万一传到林虎那边去那他可就完了。

"你们再敢上来一步,我就报警!"

江柔突然冲了出来,冷冷道。

话落,大飞他们一伙人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毒狼笑了下。

江柔以为他们是不信自己敢报警,立马又掏出手机,"你们再不走,我就真的报警了!"

"柔柔,没用的。"江炎拍了下江柔的肩膀,微笑道。

这群人肯定是在局里有人,就算报警也无果。

江柔看着那熟悉的笑脸,顿时恍惚了下。

"让我来解决吧。"

回过神时,江炎已经走了出去。

此时,大飞夸张大笑后,道:"小妹妹,看你长得这么水灵,双腿拢得这么紧,哥哥最喜欢你这种了,你要是陪哥哥我一晚上,我答应你,保证让这小子活着回来!"

这话吓得江柔俏脸惨白,缩在了父亲身后。

闻言,江炎眼神彻底冷了下来,脚步顿在原地。

对于江炎而言,家人就是他的逆鳞,不允许任何人触犯!!!

触犯者死!!!

现在大飞竟敢出口调戏自己最心疼的妹妹!!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此人必杀!

只见江炎眼神淡漠,没有丁点感情色彩,一股无形的杀意瞬间笼罩在众人心头,就连毒狼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爸,你带柔柔先进去。"

话语十分冰冷。

江海担忧道:"那你小心点。"

说完他连忙带着江柔回屋去了。

"小美人别走啊!"大飞坏笑道,色迷迷的看着江柔那曼丽的背影。

砰!

下一秒,只见大飞惨叫一声,两道白光瞬间穿过他双腿膝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歇斯底里的叫声响彻空际。

事情突然,没有人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群小弟更是吓得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敢冲上去的。

毒狼更是震惊,他压根就没看见江炎出手!

大飞五官痛苦的扭在了一起,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没办法起身。

"之前我爸在这,饶了你一命,看来你是不珍惜。"

江炎冷冷道:"还有林虎是把我的话忘了吗,敢把手伸向这里了,看来丢了一只眼睛还没让他长记性。"

毒狼听闻,身体猛然一震,心头更是扑通乱跳。

难道……

他忽然意识到了某种可能性。

"你……"

轰!

恐怖的气势瞬间压下,只见二十多人闷哼一声,同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如山般的气势压得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

毒狼更是骇然。

这种感觉!

绝对不会错!

是他!

绝对是他!

如此恐怖的威压,他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

五年前大闹南城的超级牛人!!!!!

毒狼身体狂颤,脸上尽是豆子般大的冷汗,心里狂骂大飞这傻逼二货把自己给拉下水。

偏偏惹上了这存在。

要知道眼前这人,可是连虎爷都不敢惹的人啊!

突然,毒狼身上的威压瞬间消失,刚松了口气。

耳边猛地炸响。

"让林虎滚过来见我!"

 

 

第三章:江先生想见你!

毒狼身体一震,心理骇然。

更加确定眼前这人便是五年前那大闹南城的牛人!

除了他以外。

没有任何人敢这么直呼虎爷的名讳,更何况让他滚过来!

毒狼肠子都悔青了,这超级牛人消失了五年,没想到偏偏却被自己撞上了。

要不是大飞这傻逼玩意儿,自己也不用碰上这杀人不眨眼的主。

要知道五年前,林虎就是因为疑似惹到了这家伙的朋友,导致整个地下世界大乱,数百号人暴毙,就连虎爷自己也丢了一只眼睛啊!!!

现在倒好,这大飞当着人家面儿调戏他妹妹。

这不是厕所点灯找死吗!

你自己找死就算了,还把我给拖下水了!

毒狼怨毒的瞟了大飞一眼。

大飞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看见自己老大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更是哆嗦了下,硬是忍着剧痛没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毒狼正犹豫着,因为按规矩,他们是不能打电话给虎爷的。

江炎语气渐冷。

"我不喜欢说第二遍。"

说着,江炎微眯着眼,杀意尽现。

众人连头都不敢抬,单单听这话语,他们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后脊骨更是发凉。

因为江炎给人的感觉太过于恐怖,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剑。

锐不可挡!

不可直视!

毒狼身体一震,赶忙道:"我打,我打。"

毒狼手忙脚乱的掏出电话,毫不犹豫的打通了林虎的电话。

相比于江湖道义,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

此时。

金辉公司。

会议室里坐着十一个人,坐在首位的则是个虎背熊腰的光头男子,引人注目的是这光头男人却瞎了一只眼,上边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竖痕。

这便是南城地下王者,林虎!!!

底下坐着的十个人则是他最得力的小弟,十大金刚!

他正开着会,桌面上的手机响了,不认识的号码。

林虎微微皱眉,拿起一接。

毒狼赶忙道:"虎爷,我是毒狼,有人想要见你。"

林虎怒不可遏道:"你他吗脑子有问题啊,谁让你打我电话的!"

他刚想要挂。

只听见毒狼那边颤声道:"是江先生想要见你。"

轰!

林虎瞳孔骤缩,陡然起身。

底下那十大金刚有些愕然,不知道虎爷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

"你…你说他是谁?"

话语中有着一抹惊恐。

"江……江先生。"

轰!

林虎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思绪回到了五年前,那如战神般横扫南城的身影逆光而来,自己数百号人全都倒在他脚下,犹如阎王索命般来到自己面前,手中寒光一闪,自己的一只眼睛就这么没了。

每想起那一刻,他的眼睛总会隐隐作痛。

他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个名字。

江浩!

那十大金刚看见自己老大竟然露出一丝惊恐的神情后更是震惊。

他们印象中从未见过虎爷会有如此惊慌的一刻。

"你在哪?"

林虎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心中祈祷这只是个巧合,不可能的,他都消失了五年,不可能会是他的。

"阳光…阳光新街。"

电话那头的毒狼弱弱道。

林虎身躯一震,瞳孔骤缩,随即暴跳如雷道:"谁他妈让你去那里了!草!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是不是!"

听着自己老大在电话里发怒,毒狼更是差点没哭出来,这下算是完了,就算能在江炎手上活下来,也没办法跟虎爷那边交代了。

林虎好歹也是南城地下王者,经历了不少大场面,迅速冷静下来后,道。

"你转告江先生稍等片刻,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断。

扫视众人。

那十大金刚全都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少数一两个听见江先生这三个字后,神情大变。

林虎并没有打算让他们一同前去,五年前十大金刚被江炎杀得只剩下一两个,眼前这些全是新上位的。

要是带去了,指不定得多留几条命在那里。

那家伙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他可不想再重演五年前的那一场惨剧。

同时。

毒狼那边挂断电话后,跪在地上如同度秒如年般的煎熬。

江炎则是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发。

气氛十分诡异。

大飞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膝盖不断冒着血花令他难耐。

江炎目光如剑。

"至于你,之前欺我父之时,若不是我在场,我爸恐怕就遭你毒害!"

"看在我爸在场的份上,我饶了你一次,你还不珍惜,还敢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家人!"

"欺我家人者,当诛!"

江炎语气渐冷,最后更是掷地有声!

大飞吓得往地上直磕头,满脸鼻涕泪水道:"我错了江先生,求求您饶我最后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江炎漠视道:"晚了。"

话音一落。

寒光骤闪。

大飞的脖子逐渐弥现一条血线,血花不断冒了出来,眼里的生机更是快速逝去。

那群小弟吓得更是魂飞魄散,没想到江炎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

"打扫干净,到外面跪着。"

毒狼赶紧示意,那群小弟如获大赦般,赶紧把大飞的尸体扔到了车上。

他们宁愿跪在外面丢人也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

江炎也不担心他们跑了,目前还没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跑,毒狼也意识到这一点,带着小弟直接跪在路口候着。

他心里清楚的很,不跑或许还有条生路,跑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没多久,林虎那专属座驾便驱进了阳光新街。

随即停在了毒狼众人面前,林虎一下车,他们吓得更是哆嗦。

简单了解了下事情经过后,只见林虎满脸杀意,没想到自己的小弟竟敢忤逆自己的话,跑到这里来收保护费!

不过林虎现在没空理睬他们,只是询问了下江炎的所在后,回头对着车上的司机喊了声:"老鬼,把他们都带走。"

一到饭店门口。

林虎看见那道身姿挺拔的身影后,脚步猛地顿了下,心头砰砰乱跳。

果真是他!

深呼吸了下后。

方才换上一副掐媚的笑脸。

"江先生。"

这要是被外界所知道,肯定会被惊得满地眼睛!

这可是南城地下王者虎爷啊,居然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毕恭毕敬的!

江炎冷冷的看着林虎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道:"林虎,五年前的教训你嫌太轻了是吗?"

他是指大飞等人来收保护费的事情。

林虎顿时头皮发麻,硬着头皮道:"哪敢,虽别五年,但是江先生的话我一直都放在心上。"

他话里的意思是想套江炎这五年究竟去了哪里。

江炎眼睛微眯。

眼神犀利!

如剑指心!

林虎瞬间感觉置身如冰窖般寒冷,一股杀意笼罩全身。

在此面对江炎如同猛兽般的眼神,他更是不敢对视,低下头把腰弯得更低。

"把你那点小心思给我收起来,你要是嫌这个位置不好坐,我可以帮你一把。"

闻言,林虎更是脸色大变。

语气愈发恭敬起来。

"是林某不懂事,望江先生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

林虎这五年可没少打听,最后只能打听到就是江炎有背景,他若真的要对付自己,他底下那点东西可经不起推敲,分分钟都得抓进去坐一辈子的。

这时。

里屋的江柔冲破了父母的阻拦跑了出来,可一出来没看见毒狼他们后顿时就愣住了,疑惑的看着江炎。

"他们人呢?"

"教训了一顿,在外面跪着。"

江炎说道。

江柔出去一看,哪里还有人,一辆车都没有!

"呵呵。"江柔转身冷笑一声,道:"江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在这跟我开玩笑!"

闻言,江炎眸子一转,林虎更是吓得把头低得更深,道:"我怕弄脏了您的手,所以先把他们都带走了。"

看见江柔,林虎也猜出了八九分,赶紧道:"您就是江先生的妹妹吧,果真是倾城之姿,眉宇间颇与江先生几分相似。"

他本想着拍一下马屁,好安抚一下江炎的怒火。

可没想到江柔俏脸一变,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林虎顿时错愕。

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江炎见状,自己妹妹一出来,这事只能暂时搁置一边了。

他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过后我再找你。"

闻言,林虎心里方才松了口气,唯唯诺诺的离开了。

江柔紧盯着林虎,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谁能想到这人会是传说中的地下霸主林虎呢!

"到底怎么回事?"

面对江柔的逼问,江炎无奈道:"林虎把他们带走了。"

林虎?

江柔一愣,道:"你是说刚刚那个人是林虎?"

 

都市至尊战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至尊战神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至尊战神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