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灵凤牧南斋大结局在线试读by呼叫皮皮汐

来源:WXB|小说: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时间:2019-11-28 10:25:23|作者:呼叫皮皮汐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全文免费试读呼叫皮皮汐小说全文在线地址,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灵凤牧南斋by呼叫皮皮汐全文免费阅读。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全文免费试读呼叫皮皮汐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你到底喜欢南斋嘛?”“跟我回家。”他是皇,他要利用她,她却还是一厢情愿。“你到底喜欢南斋嘛?”他们二人无甚言语,只是那旁观者看去一眼“你终究骗不过自己的身体。”“招惹我灵凤,就要付出代价。”“你,也配让我嫁给你吗?”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灵凤牧南斋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胖揍

出发寻人的牧南斋还没走一会儿,就见到了牧合欢揪着牧许元的耳朵向自己走来。牧许元满口喊着“疼,疼……”

“三姐!”牧南斋如一只蝴蝶,扑进了牧合欢的怀里,“四哥又做了什么坏事儿惹你生气啦?”

“你四哥回来时非说要给你做一顿大餐,把东边那座山头的鹿群给杀死了,我怎么会有这么个蠢弟弟!”牧合欢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牧许元。

这个四弟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东边的那个鹿群,柒柒可是宝贝得很,这四弟就这么没头没脑的杀了,看柒柒怎么收拾他。

牧许元颇为委屈地摸着自己的耳朵,不甘心地说了一句,“我都杀了,为什么不让我拿回来啊?”

“四哥,东边那山头上的一百多头鹿你都杀了?”牧南斋一听自己一手养大的鹿群就这么被牧许元给嚯嚯了,脸顿时沉了下来。

那鹿群可是她看着长大的,她精心照顾了一百多年,一夕就被牧许元全给杀了。

牧合欢无奈地扶额叹息,牧许元已经不能用蠢来形容了,她这个四弟可能一开始就忘了长脑子了。

“我是一时没控制好力道,谁知道那鹿群这么不经打……”牧许元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快变成蚊子叫了。

因为他看到自家的柒柒从身旁的树上这下一段柳条,正带着杀气向自己走来。

“别,柒柒我错了。”牧许元扑过去一把抱住牧南斋的大腿,“四哥赔你一个鹿群好不好,你别动手。”

那委屈巴巴的样子,哪里有灵凤该有的高傲尊贵,牧合欢率先动手了,要是有可能,她真想把这家伙踢回娘的肚子里回炉重造。

山谷中回荡着牧许元的惨叫声,经久不息,吓得树上的鸟儿都飞走了。

过了许久,站在洞口的牧黎萱巴巴地等着牧南斋回来,正当她心生奇怪时,远处便出现了牧南斋和牧合欢的身影。

“灵凤姐姐,三殿下,你们终于回来了。”牧黎萱飞快地迎了上去,可看到回来的只有两个人,她疑惑地看着两人,“四殿下呢?他不回来吃饭吗?”

“在这儿。”牧合欢从袖中拿出自己的乾坤袋,打开一抖,牧许元“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四殿下这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牧黎萱捂着小嘴,一双杏眸无措地看着鼻青脸肿的牧许元,这才出去了半天,怎么就伤成这样了。

“不用管他。”牧南斋气呼呼地揽过牧黎萱的肩膀,“咱们去吃饭。”

“那四殿下怎么办?”牧黎萱回头望了一眼还在地上挣扎的牧许元,心中为他默哀了几秒。

牧合欢启步向山洞中走去,“不用管他,咱们吃就好了。”

牧许元颤巍巍地抬起手,喉咙中发出淡淡的呜咽声,可牧南斋和牧合欢压根就不理他,牧黎萱则是不敢回头。

灵凤姐姐都说不要管了,她可不敢去触灵凤姐姐的霉头。

况且这不归山好似比平常要热了一些,就算牧黎萱的脑子再不聪明,也知道必是牧许元又惹灵凤姐姐生气了。

这都不知道是牧许元第几次被牧南斋给惹炸毛了,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灵凤,怎么就这么没脑子呢?

牧黎萱在心中小小的鄙视了一番牧许元,跟着牧南斋两人走进了山洞,没有四殿下抢食,她就不怕吃不饱啦!

见没有人理自己,牧许元无奈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摸着自己已经被打肿的俊脸,疼的龇牙咧嘴。

“三姐和七妹也真是的,竟然下这么重的手。”牧许元委屈地扒拉着自己面前的泥土。

不就是一个鹿群么,柒柒也真是的,自己都答应赔她一个了,怎的就非要打他一顿呢。

到底是自己的小妹,自己宠出来的脾性,自然是要受着了。

牧许元坐着等了一会儿,终是等着牧南斋几人吃完饭走了出来,他的脸上顿时溢满了笑容,“柒柒,吃饱了吗?心情好点儿了吗?”

牧南斋斜眼瞟了他一眼,而后收回目光,目不斜视地走了。

牧黎萱变成了松鼠的模样,蹦蹦跳跳地跳上牧南斋的肩头,一人一鼠就这么离开了。

瞧着牧南斋还是不肯理自己,牧许元泄气般地垂下了头。

牧合欢走出山洞,蹲在牧许元的面前,“我问你,那个凡人是真的死了吗?”

方才柒柒在场,她不好意思出声询问,现在牧南斋说要出去走走,她这才寻了机会问牧许元。

虽说那凡人掉下悬崖是她亲眼所见,可在没有见到尸体之前,她总觉得心里有那么点儿不踏实。

“三姐你就放心吧,那凡人在掉下山崖前被我打断了浑身的经脉,他绝对活不了。”牧许元无所谓地开口。

他本不想让那个凡人死的那么痛苦,要怨就怨那个凡人碰了他的逆鳞。

牧合欢平时很喜欢欺负他,可那是自己的三姐,他愿意惯着,可那个凡人竟然说三姐的坏话,那他就要那个凡人死的很惨。

“放心吧,我办事儿绝对靠谱。”牧许元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即又可怜巴巴地看着牧合欢,“三姐,我还饿着呢,你能不能劝劝柒柒,让他别生我的气了,我也想吃柒柒做的饭。”

虽说仙人是不必要吃吃喝喝的,但是,难免还是会有口腹之欲,更何况是柒柒亲手下厨。

“你个馋鬼,起来吧,我给你留了一份儿,净了手再吃。”牧合欢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也幸亏牧许元有她这个姐姐,替自己摆平了不少麻烦,不然牧许元能不能活到这会儿都是个未知数。

“柒柒很宝贝那个鹿群,一会儿等她回来了,你跟她道个歉,顺着她来,别再惹她生气了。”牧合欢不放心地嘱咐道。

“三姐你就别操心了,这个鸡腿真好吃。”

说话间,牧许元早已拿着鸡腿大快朵颐了起来,至于牧合欢说的话,他是一点儿都没听进去。

牧合欢泄气,靠着牧许元坐下,只是那眼中的宠溺浓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两姐弟在山洞默默地等着自家小妹回来,可是谁知他们这一等便是一晚,等到第二日天色大亮,他们都没有等到人。

第10章 失踪人口易洛陵!

东边山头,牧南斋带着小松鼠认认真真为死去的鹿群立了排位。

“我四哥是不小心才失手杀了你们,希望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千万别责怪我四哥。”牧南斋摸着排位,心口堵得慌。

她养了一百年才将将养了,这鹿群就同她的孩子一样,自己的孩子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牧南斋的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

若是动手的人是旁人,她绝对二话不说,提着刀就要那人偿命,可偏偏那人是自己的四哥,她怎么能对自己的四哥动手呢。

小松鼠神色复杂地看着面前的排位,她还记得自己刚修炼出神智的时候,四殿下也准备杀了她给灵凤姐姐煲汤喝呢。

亏了灵凤姐姐来得及时,不然自己早就成了四殿下的刀下亡魂了。

只是她的运气好,鹿群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全都覆灭在了牧许元的手上。

“四殿下这架势像是要毁了这座山啊……”牧黎萱小声嘟囔了一句。

牧南斋没有听清楚,问她“你在嘀嘀咕咕什么?”

“我是在想那个凡人去哪儿了,大半天都没有回来,不会是跑出去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牧黎萱干干地笑了两声,很是干硬地转移了话题。

“你说的也对,这不归山上不认识他的灵兽多得是,可别被误伤了,咱们去寻他吧。”牧南斋思索一番,觉得牧黎萱说的有道理。

那个凡人又不像他们有灵力护体,这不归山上随便一头灵兽都能把他给杀了。

好歹是自己救回来的,还是要负点儿责任,牧南斋带着牧黎萱顺着易洛陵平时可能去的地方寻了一圈,可两人什么都没有找到。

牧黎萱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这个凡人到底去哪儿了?灵凤姐姐,我们还是别找了,说不定他晚上自己就回来了呢。”

“不行,这都快入夜了,他一介凡人待在外面不安全,你要是累了便先行回去,我再找一会儿。”牧南斋的脸上透露出她都不曾察觉的焦急。

或许,她从一开始救易洛陵就不是一时兴起,是心底的那一份善良,催动着她救下了易洛陵。

“不行,我和灵凤姐姐你一起找!”牧黎萱二话不说爬了起来。

她之所以不想自己一个人回去,一来她不想一回去就被三殿四殿抓着问她灵凤姐姐去哪儿了,二来,她也有些担心那个凡人,咳,只有那么一点儿。

牧南斋勾唇轻笑,抬手摸了摸小松鼠的头,将其抱在怀里,“那我就抱着你吧,我们一起去找。”

小松鼠忙不迭地点头,“灵凤姐姐,还有禁地我们没有找过,我们去那里找找吧。”

“好,就听你的。”牧南斋的声音珠圆玉润,像是一件打磨的毫无瑕疵的古琴,说话间,仿若一曲动人心弦的曲子。

山洞内,牧许元走来走去,面上尽是烦躁之色,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又低下头开始踱步。

“你别走来走去的了,转的我头晕。”牧合欢呷了一口茶,神色颇为悠闲。

牧许元转身猛地坐下,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牧合欢,“三姐,这都三更天了,柒柒那丫头还没有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他们从戌时等到现在,连柒柒的一根头发都没见着。

“你先别着急。”牧合欢被看得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茶,“这不归山都是柒柒的,她在自己的地盘里,怎么可能会遇到危险。”

这个时辰还不回来,许是发现那个凡人不见了,着急去找吧。

她这个七妹一向心软,要是养一些小动物,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去了,可月老不顾天界的规矩,将柒柒情劫一事告知她,必是这情劫凶险万分,她是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小妹受这苦的。

“柒柒,你可别怨三姐……”瞧着外面黝黑的天色,牧合欢缓缓说道。

牧许元迷茫地歪头,“三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你不用懂,走吧,我们去找柒柒。”

牧合欢起身,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不小心打在了牧合欢的脸上,将她的脸打出了一片红晕。

“诶呀,三姐你没事儿吧,这该死的步摇。”牧许元愤恨地拔下牧合欢头上的步摇,用自己的灵火直接将其给烧了个干净。

牧合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月光洒下,照的她的笑颜格外好看。

“三姐你是不是被那个步摇给砸糊涂了,怎么大晚上的突然傻笑?”牧许元有些恶寒地抱紧自己。

他最受不了牧合欢这么怪异的举动了,还是平时不苟言笑的样子看着顺眼。

“走吧,去找柒柒。”拍了拍牧许元的肩膀,牧合欢率先走了出去。

既然是一个已经找不回来的死人了,她就陪着柒柒找一找也没什么,有他们在,柒柒不会难过太久的。

不归山上不时响起几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这也彰显出了这里主人的心情。

“灵凤姐姐,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吧。”听着雷鸣声,牧黎萱的心中满是焦急。

她能感觉到牧南斋心中愈来愈浓烈的焦急,虽然她不想说那么不吉利的话,但那个凡人该不会真的已经死了吧?

牧南斋的眼中一片寒芒,如墨般的秀发被狂风吹得略显散乱,只是这样也掩盖不住她周身那生人勿进的气势。

牧黎萱紧紧抱着身边的一棵树干,尽力不让自己被狂风吹跑。

“柒柒,快停下!”就在牧黎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牧合欢的声音骤然响起。

耳边肆意飞舞的狂风渐渐小了下来,化作轻柔的风,吹过几人的衣摆。

牧南斋一双眼中写满了疲惫,“三姐,那个凡人不见了,我找了这么久,还是找不到他。”

“没事儿,三姐陪你一起找。”牧合欢的手轻轻拍着牧南斋的后背,声音很是温柔。

她这个傻妹妹,为了一个凡人,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吗?

牧许元也凑了上来,满是心疼地看着牧南斋,憋着一肚子的话不知该从何说起。

第11章 许元靠不住

但是,无论如何,关于那个凡人的事情,牧许元还是决定闭口不言。因着鹿群的事情,想必柒柒现下已经对自己有几分不满了,若是再加上这件事情,只怕是柒柒还要气的不理他好久。

牧许元可不想自讨没趣,于是一副别别扭扭的模样:“那,既然柒柒这么在意,那我也陪你们一起找吧……”

好在牧许元平时对于易洛陵的态度就不甚出众,一言一行之中的针对和不满都人尽皆知,再加上他的性格原本就有些别扭。再者,牧南斋如今满心都是对于那个凡人的担心。所以,他如今的这幅模样倒是没有引来牧南斋的怀疑。

只不过,牧合欢却是暗暗的横了牧许元一眼,随后这般同牧南斋说道:“柒柒,咱们在一处找难免有些费力,不如你和小松鼠一道,我和许元一道,我们去那头,分开寻找。一个时辰后,无论是否寻找到了人,都去你的住所集合。”

牧南斋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

在看到牧南斋如此急切的心情,如此在意那个凡夫俗子之后,牧合欢虽然面上不显半分,但是心下却是暗喜,觉得是自己杀对了人。而其实牧南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个凡人,这个她连名字都记不清楚的凡人。或许,也就不仅仅是因着好玩吧……

得到了牧南斋的同意后,牧合欢便拉扯着牧许元,施了法术,直接来到了那座山下。

“合欢,我们为什么不和柒柒一起啊?慢慢寻找,等到寻到了那个凡人的尸体的时候,柒柒就死心了。”牧许元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牧合欢,但是还是跟随着牧合欢的步子亦步亦趋的朝着悬崖底下的方向走去。

不得不说,自己这四弟的智商着实是让她着急。

牧合欢看着虽然问题很多,不会自己动脑子思考,但是还是乖巧的跟在自己的身后的牧许元,终究还是默默的叹了口气,一边放慢了步子走着,一边念叨起来:“你也说了,那凡人在掉下悬崖之前被你打断了浑身的经脉,若是被柒柒看到了,怎么解释?”

“他一不小心掉下了悬崖,摔断了经脉,我们看到的就只是一具尸体了。”牧许元原本都是猖狂的性子,但是在这种问题上,他一向都是听牧合欢的话的。所以,他的言语之中更多的是小心翼翼,“这样难道不成吗?”

“你个笨蛋。”听闻牧许元所说,牧合欢是哭笑不得,最终还是抬手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爆栗,这般说道:“哪里有摔下悬崖还顺带摔的经脉尽断的?柒柒一旦检查尸体检查出来这种情况,一定是会刨根问底,到时候,你又该如何解释?”

牧许元显然没想到这一层,鲜少的被牧合欢打了以后还一副任劳任怨的模样的,他委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一身为了衬托自己的气质的红衣毫无气势起来,想了片刻,这才说道:“三姐,我们直接把他的尸体给烧尽了,柒柒不就不会怀疑了吗?”

“果真是笨蛋,我就不该指望你。”闻言,牧许元又是惨遭牧合欢的一记毫不留情的爆栗,“柒柒这般在意那个凡人,若是我们没有带着尸体回去,只怕是柒柒她不会死心。若是她每天都像今天一样到处寻找那个凡人,为了那个凡人的事情而如此焦虑,到头来,心疼的还不是我们?”

待到牧合欢头头是道的说罢这些话之后,牧许元可谓是丝毫不敢再说些什么了,只是唯唯诺诺的跟在了牧合欢的身后。

不消片刻的时间,两人便来到了当时易洛陵掉落的悬崖底下,却是在寻找了许久时间之后,几乎是把这一块地方都绕了个遍,可惜还是没有找到易洛陵的尸体。

牧合欢好不容易这才压制住了自己想要爆粗口骂人的欲望,秀气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焦灼,旋即,她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周围的一切就已然由着原本的黑暗变成了一片通明。

“三姐,呼呼呼……”这个时候,牧许元已经又寻找了一圈回来了,看着他的模样,倒是有几分气喘吁吁的。

看了牧许元这幅模样,牧合欢满眼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虽说心底下也是万分的焦急,但是该有的气定神闲的态度还是半分也不变的,说道:“你这样慌张做什么?如此的气喘吁吁,到底还有没有作为一个灵凤的样子了?都不用说是父皇母后,我都为你感到羞耻,你就这幅模样,平日里还不好好练习?”

眼看着牧合欢一提起“修炼”的事情就要滔滔不绝了,牧许元连忙出声说道:“三姐,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闻言,牧合欢这才微微噤声。

牧许元这才得以喘息了一口气,勉强定下了心神之后,这才紧接着说道:“三姐,我又寻了一圈,但是没有找到那个凡人的蛛丝马迹,更不用说是尸体了。”

“这就是你当初给我保证的必死无疑?”牧合欢脸上的恨铁不成钢之意更甚几分,“那还不赶紧寻?我用法术点亮了天灯,快去寻那个凡人!一定要在柒柒之前找到他。若是让他活着回去,在柒柒面前告上一状,我们再弄死他也就难了。”

虽说灵凤一组本是善良的,若不是该杀之人,就不会生灵涂炭,但是这个凡人极有可能是牧南斋的情劫,若是因为一时的恻隐之心,而放任牧南斋受到分毫的伤害,牧合欢都会自责不已的。这般想着,她的小手掌紧紧握成拳头,再次松开的时候,原本光滑细腻的皮肤出现了一道一道触目惊心的指甲印。

“三姐,我们给他制造点麻烦,让他滚出不归山不就好了,为何非要赶尽杀绝?”牧许元同牧合欢找寻的时候,难免开口询问了起来自己的心下疑惑。

寻思了许久,牧合欢还是觉得,月老的话只有自己知晓是最为安全的,于是,她气若游丝的轻声说道一声:“你不懂。”随后,她微闭着眼眸,心下想着:“易洛陵,对不起,但是你若是对柒柒有威胁,你就必须死。”

思虑之间,牧许元的声音这才打断了牧合欢继续想下去:“三姐,快过来看!这里有血迹!”

(小剧场)

牧许元:“三姐,我的法力太弱了,我委屈。”

牧合欢:“灵凤就要有灵凤的亚子,再不好好修炼,我就召唤游呢娃子带你去摸仙堡。”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