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邪少降临江尘棠月全文免费阅读陌上猪猪小说全文

来源:TW|小说:邪少降临|时间:2019-06-07 12:27:52|作者:陌上猪猪

邪少降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邪少降临》又名《江尘棠月小说》,这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江尘棠月是小说中的两位主角。胆小木讷的少年,莫名鬼迷心窍投湖自尽,被超级强者江尘魂穿。重生在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的江尘,很是要命的发现,当务之急,他如何向美女班主任解释袭胸的事情……

邪少降临江尘棠月

江尘棠月小说邪少降临推荐章节

第01章 死而复生

宜兰市。

三月开春,夜幕低垂。

蓦然间,一道强光划破苍穹,天空都仿佛被撕裂开来,随即震人心魂的雷鸣轰隆隆响起,一场倾盆大雨,将整座城市笼罩起来。

雨声、风声、雷鸣电闪,交织出一幅末日降临一般的恐怖场景。

呼!

烟雨迷蒙的湖面之上,忽的钻出了一个脑袋。

江尘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将胸口的那一口湖水,尽皆吐出。

眼睛尚未睁开,江尘就是发觉自己的处境不是太妙,仿佛是置身于一片奇异的空间之内,随时要被那一片空间所吞噬。

本能的,江尘伸出大手一抓,入手,只觉软翘弹嫩滑,很大,一只手难以掌控,惊人的弹性险些要将他的手给弹开。

啊——你抓哪里了,这么用力做什么,给我放手啊。就在这时,一道类似嘤咛的尖叫声,不合时宜的传入了江尘的耳中。

江尘微感惊诧,难不成,这一片奇异的空间之内,并不只有他一人?

闻声之下,江尘缓缓睁开酸涩不堪的眼睛,眼中所见,水雾迷蒙,以他的目力,连两米之外的场景都看不到。

这种情况很不对劲,江尘暗暗提高了警惕,举目四顾,试图弄清楚,自己到底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然后,江尘看到了一张脸。

在看到那一张脸的时候,江尘微微一愣,他眨了眨眼,再看,没错,的确是看到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女人五官柔媚,一头秀发,因为被雨水打湿的缘故,湿哒哒的垂在脑后,光洁饱满的前额,正对江尘的视线,因此江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在生气。

女人很美,美丽的女人,就算是生气,依旧很美。

只是,江尘有点不太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生气,而且,似乎是在生自己的气。

于是,江尘愈发用力的抓住那一团浑圆,他不知道自己抓的是什么,但也只能紧紧的抓着,根本不敢分神,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以他目前的处境,一点点的大意,都是足以致命的。

江尘,好痛啊,你给我把手放开。见着江尘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抓的更紧,棠月的肺都气的快要炸掉了,若非是在水里,不方便动手的话,她简直都有一把将江尘给掐死的动手。

你叫我放手?放什么手?略有些错愕的,江尘问道。

你说呢?棠月咬牙切齿,漂亮的一张脸蛋,布满了霜意。

抱歉,我不能放手,我就算是死,也要拖着你一起死。江尘冷冷说道。

在说了这话之后,江尘脸色忽然变了,不是因为女人的脸色很难看,而是他蓦然之间发觉了自己是在一个什么地方。

他并不是在一片奇异的空间之内,而是在一片宽阔的湖水之中。而他的手,正好抓在女人的胸部,这让他终于意识到,那种软翘弹嫩滑的触感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抓的很用力,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女子胸前鼓囊囊的浑圆,在他的掌心中变了形状,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温软的触感,让他的心头微微火热。

鬼使神差的,江尘手掌揉动了一下,仿佛是要确定自己手中到底抓的是什么。

这样的一个动作,几乎使得棠月魂飞魄散,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江尘,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保证杀死江尘一百遍,否则不足以解恨。

江尘,你还抓!棠月大叫,又慌又乱。

不然我该抓哪里?江尘也是瞪大了眼睛,满脸无辜。

二人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棠月气喘吁吁,猛然低头,恶狠狠的在江尘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吃痛之下,江尘抓着棠月胸部的手一缩,转而拉住棠月的一条手臂,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继而其脸色又是一变。

痛!

这种感觉,或许对普通人而言,是一种很正常的触感,但是当这种触感发生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却是极其的不正常。

尤其是让江尘心神震荡不安的是,棠月一口咬下,就是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印,那种不正常的感觉就是变得极其强烈。

想他江尘,堂堂真灵大陆,合体期巅峰的恐怖存在,要知道,以他的肉身强度而言,哪怕是元婴期强者一口咬下,一口牙都必然瞬间崩坏。

可是,眼前的女子,分明身上没有半分气息波动,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咬他一口,就是留下了一道血痕,这让江尘感受到了很大的震荡。

我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江尘在心中自语,脸色变得越来越古怪。

然后,江尘才是发觉,自己的身体出了很大的毛病,那并不是他的手,那只手很干瘦,完全没有力量可言。

手不是他的手,那么身体自然就不是他的身体。

这样的发现,使得江尘心神一震再震,直至最后,一张本就苍白的脸,更是苍白的无一丝血色。

我没死,我还活着,可是我已经不是我。江尘喃喃说道。

江尘之所以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那是因为他本处于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追杀之中,几大圣地联合发出追杀令,整个真灵大陆的强者,对他进行疯狂的绞杀。

江尘自知自身是必死无疑的,没有死,江尘以为是一个意外,以现在的情形来看,自然不是什么意外。

他重生在了一个羸弱的少年身上,他本来是死了,可是他又活了。江尘的心智,不可谓不坚毅,可是这种情况,都是让江尘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江尘苦笑,想了想,又是说道,应该是好事吧,毕竟,我没有死。

江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救了你,你还占我便宜,我就算是把你给咬死了,也是你活该不,早知道就该让你淹死算了棠月见着江尘异样的反应,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咬的太用力,江尘生气了,于是说话的语气很不好,于是更生气。

因为棠月认为,她好心好意救人,却莫名其妙的被袭胸,她都还没怎么生气,江尘就生气了,还给她脸色看,江尘凭什么生气?

哦,有点意思,原来是你救的我,妙极妙极,想我江尘一生之中,英雄救美无数,想不到到头来给美女救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注定我江尘命不该绝。臭娘们,你怎么都不会想到,我江尘竟然没死吧?江尘忽然大笑起来,快活不已的说道。

在江尘的意识复苏的那一起,两种截然不同的记忆,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发生中碰撞,两世为人的记忆,正在快速的融合着。

江尘知道了他依旧是叫江尘,是宜兰中学一个老实木纳,甚至是颇为有些胆小怯弱的高三学生。

他现在不是在真灵大陆,而是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而有关地球的种种记忆,也是顷刻间,如江河倒灌一般,冲入江尘的脑海,让江尘对于地球,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面前这个女人,叫棠月,是他所在的班级的班主任,同时是他的数学老师。

至于为何会在水里,江尘则是不清楚了,听棠月的话,江尘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他被棠月给救了。

其他的记忆还有很多,繁而杂乱,如潮涌一般的记忆,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脑海,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没办法完全消化。

但消化的这么些内容,已经足够让江尘了解一些情况了,不至于像是刚刚睁开眼的那一刻,迷迷糊糊,满头的雾水。

臭娘们,也就是稍稍轻薄了一下你而已,装什么清纯圣女,还发动几大圣地联合追杀我,你最好是祈祷我江尘一辈子都困在地球这个鬼地方,不然老子一旦回去,一定脱光了你的裤子打屁股,不打得你嗷嗷大叫老子就不姓江。旋即,江尘恶狠狠的说道。

一想起那个女人,江尘就是恨的牙痒痒的,要不是那个女人的缘故,他怎么会沦落到如此田地,出现在这个破地方?

江尘记得很清楚,那一场大追杀,最后一战,是在落日谷,那一战,江尘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到最后,剑折血枯,即将神魂俱灭。

想起自己接连数场大战,最后落至剑折血枯,命悬一线的地步,江尘的眸中,没由来多了几分阴厉的色彩。

嗯,在我将死的那一刻,那个女人的神情似乎很不对劲,她好像很痛苦,她当时似乎说了什么话,只是我那时神识正逐渐消散,理智尽失,没有听到。

难不成,那女人其实并不想我死?皱了皱眉,江尘在心中想着。

很快江尘就是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他才不会相信那女人不想他死,他死了,那女人高兴还来不及,说不定在他死后,都是将他的肉身给挫骨扬灰了,好证明她是如何的冰清玉洁。

江尘,你神经病啊,什么美女救英雄,什么打屁股,你没事吧?棠月哪里知道江尘是在碎碎念些什么,啐了江尘一口,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是我是英雄,你是美女,你救了我,自然就是美女救英雄了额,你大可放心好,我不是说要打你的屁股。被棠月的话弄得醒过神来,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当然,如果有机会打美女老师的屁股,手感定然是非常美妙的,这么一想,江尘不由有点心猿意马。

第02章 真好看

棠月哪里知道江尘在想些什么,至于打屁股什么的,棠月一时间也没时间去多想那么多。江尘要发疯,她可不想陪着江尘一起发疯,都快要冻死在这里了,快点回到岸上才是正经事。

江尘,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抓,你抓着我的手臂我怎么游泳?棠月暗骂江尘白痴,怎么一点溺水的常识都不懂。

江尘无语,抓胸不行,抓手臂也不行,那他该抓哪里?

想了一下,江尘大手一伸,干脆揽住了棠月的细腰。

江尘这一搂住棠月的小蛮腰,二人就靠的更近了,几乎是脸贴着脸,彼此呼吸可闻,江尘也能更加清楚的看清楚棠月的模样。

眉毛弯弯,睫毛长长,小嘴红润,皮肤水嫩光滑,哪怕是此刻略有些狼狈,依旧是诱惑力十足。

江尘,你棠月又要发火了,但一想搂腰总比抓胸要强,就是先忍了下来,有什么话等到上了岸再说也不迟,于是冲江尘说道:江尘,你抓紧了。

棠月就要带着江尘朝岸边游去,哪里知道话刚落音,忽然一阵风吹来,卷动了水面,直接一个水浪打在了他们两个的脸上。

棠月反应不及,半边身体一下子压在了江尘的身上,两个火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江尘本是随意搂着棠月的细腰,受那个水浪的冲击力,下意识的搂的更紧了一点,于是二者的姿势刚好是面对面,恰像是江尘将棠月搂在怀抱中一样。

感受着怀抱中女人柔若无骨的娇躯,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江尘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

棠月紧贴在江尘的身上,呼吸不畅,刚才那一个水浪,险些让她窒息过去,好在她水性不错,不然她和江尘两个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棠月浑然不知,她与江尘二人的姿势,有多暧昧。

棠老师,你身上真香。轻轻吸了口气,江尘附在棠月耳边说道。

你说什么?棠月皱了皱眉。

哦,我是说,棠老师你的腰真细。江尘轻笑说道。

江尘,你要死啊。棠月大叫,气的要死。

如果她刚才被江尘摸胸,算是江尘的无心之举,可是江尘说这样的话算是怎么回事,调戏她?

都性命攸关,这家伙居然还有心情调戏她?

棠老师,我就说句实话而已,不用这么生气吧?江尘无语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不然棠月又羞又恼,看着江尘的眼神怪异极了,这个家伙,脑子泡过水之后,胆子比以前大了一百倍还不止啊。

棠老师,你不会丢下我不管吧。江尘怀疑的说道。

哼,你要是再不老实,我马上就走,你的死活我才懒的管。棠月加重了语气说道,然后脸色又是有点古怪,她听江尘的意思,分明是怕死,可既然怕死,为何又要投湖自尽,要不是她恰好路过,江尘肯定是死翘翘了。

一定一定。江尘还真有点担心棠月丢下他不管,毕竟女人一旦生气起来,那是全无理智可言的,也就不再调戏,然后江尘松开了手,抓住棠月的一片衣角,以免自己再度情不自禁的说出一些不太合适宜的话。

棠月见江尘老实下来,才是稍稍安心,奋力的拉着江尘,往岸边游去。

饶是棠月水性不错,在将江尘拉到岸上之后,也是累的不轻,瘫坐在地上,手脚几乎动弹不得。

江尘更是不堪,他的这具肉身太弱了,更该死的是两条腿还抽着筋,不然也不必要让棠月救他上岸。

不是江尘信不过棠月,而是小命要紧,江尘可不想刚刚活过来,又马上丢掉了小命,而自己的小命,唯有掌控在自己的手上,江尘才最安心,这种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上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休息了小有一会,体力恢复了一些,棠月看了看江尘,然后就是愣住了。

只见江尘凌乱的头发上顶着一团水草,身上的校服更是沾满了湖底的淤泥,看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棠月看着江尘这个样子,想笑,却又是不敢笑,俏脸憋的通红。

顺着棠月的目光,江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哪里会不知道棠月是怎么回事,他莞尔一笑,说道:棠老师,你想笑就笑吧,千万别把自己憋坏了。

江尘,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不是有意嘲笑你。闻言,棠月是再也忍不住了,咯咯笑出声来,直笑的花枝乱颤,前俯后仰。

伴随着棠月的大笑,她那规模惊人的胸脯上下起伏,蔚为壮观,浑然没有注意到,先前在湖水中因为江尘的拉扯的缘故,胸口处崩掉了两粒扣子,黑色的蕾丝内衣,若隐若现,差点没把江尘的眼珠子给看直了。

江尘一直都知道棠月的身材很好,但是以他以前的性格,是万万不敢多看的,对于棠月的身材有多好,从来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现在情况自然不同,江尘一眼就是看了出来,他有着两世为人的丰富阅历,并且,两个世界的知识见闻,在他的脑海之中交汇过后,惊人的适应能力以及缜密的逻辑分析能力,很快就是起到了作用。

C,不,是F才对。江尘禁不住小小意动。

尤其该死的是,那般伟岸程度,他刚才还亲自用手触摸过,其弹性软润程度,手感之好,难以忘怀。

你在看什么?发觉江尘一直在看着自己,棠月疑惑的说道。

我在看你。江尘看着棠月,以极其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目光仍是不由自主的落在棠月的胸前,不曾移开。

看我秀眉微蹙,棠月就要说我有什么好看的,话才刚说出一个字,棠月就是猛然尖叫,急急忙忙扯动着衣服,遮掩住春光乍泄的地方。

闭上你的眼,不许看。棠月羞恼不堪的大叫。

这么好看,为什么不许看?耸了耸肩,江尘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你棠月目瞪口呆,这真是班级里那个木纳的江尘吗?

是他本性如此,只是隐藏的太好,以至于骗过了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今夜这样的情况,终于让他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棠老师,你生气的样子,也是别有一番韵味啊。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棠月听的出来,江尘并不是刻意在嘲弄自己,他是在真心赞美,绝不轻浮。

被一个男人以这样的口吻夸赞,哪怕那个男人实际上只是一个小男生,总归也算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可是棠月实在是没办法愉悦,她看着江尘那张脸,不知为何,愈发生气。

江尘,早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就不该救你,让你淹死算了。有些无力的,又是有些恨恨的,棠月说道。

江尘淡淡一笑,那般看着棠月的眼神依旧是不老实的很,淡笑道:棠老师,我知道你肯定做不出那种事情的,你可是那么美丽又善良的女人啊。

江尘天性轻狂,甚至可用嚣张来形容,他行事百无禁忌,这时小命得保,想到什么,自然而然就是顺口说了出来,至于对方是什么样的身份,江尘却是丝毫都不顾忌的,再者,即便知道棠月是他的老师,但要江尘去尊师重道什么的,江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女人,尤其是美丽精致的女人,在江尘的观念之中,生来就是让男人来欣赏的。

他这样的心态,用现代社会的词语来形容,就是典型的直男癌,准确一点来说,江尘简直是到了直男癌晚期的地步,属于那种无药可救的类型。

棠月故意不去看江尘的眼神,她紧了紧衣服,确定自己不会再露出春光,又是抹了抹脸,心想妆容肯定花掉了,就算是再好看,又能好看到呢里去呢?

然后棠月又是看向江尘,渐渐有些复杂的情绪在心中涌动。

江尘,你为什么要投湖自尽?想了想,棠月问道,她刚才在水里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说句实在话,我也不知道。江尘脸色变幻了一下,摇了摇头。

由生至死,向死而生。

从一个世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身份、世界观、人际关系,全部推翻重来。

换成是普通人,只怕早就崩溃,饶是江尘的心智,向来强韧,内心深处,都是不可避免遭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只是他终究并非寻常之人,即便心中有所想,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就是了。

江尘的答案让棠月很不满意,棠月也不多问,担心刺激到江尘,万一江尘再一次投湖自尽,她可没有多余的体力将江尘从湖水里给捞起来。

江尘,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棠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红色车子,说道,我的车子停在那里,你跟我来,我送你回学校,今晚你好好想想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明天下午下课之后去办公室找我。

棠月尽量说的委婉一点,心想少年的神经总归是太脆弱,刚才的话估计也是大受刺激之后的失心之言,至于被占了天大的便宜,既然少年都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暂时也就放下,尽管那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第03章 麻烦上门

棠月在将江尘送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岔路口之后,一等到江尘下车,马上一脚油门,驾驶着车子疾驰而去。

看那般情形,似乎是多和江尘呆上一秒钟,就又是会被江尘给占了便宜似的。

江尘摸着鼻子苦笑不已,如何会不知道棠月是被自己给吓住了,这让江尘多少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江尘也是知道,自己的确是做的有点过分了,尽管不管是摸胸还是侵犯棠月,都非有意,他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做的很不地道。

得找个时间,向棠月道个歉才是,以免她将我给当成了色狼,那样一来,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江尘在心中想着。

不过,尽管打算向棠月道歉,江尘心中可是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重活一世,若不能活的自在随心,畅快淋漓一点,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江尘不再是以前的江尘,要他像以前一样,窝窝囊囊,什么话都憋在心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的确,棠月的身材是非常完美的,欣赏美好的事物,江尘可不认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车子远去,再也看不见,江尘转过头,看向宜兰中学的校门,目中神色,略有些恍惚!

江尘站在校门前,望着校门看了好一会时间,才是拖着沉重的脚步,慢吞吞的走进了校园之中。

按照记忆,江尘出现在了第三寝室楼的五零三寝室,江尘还没推门,就是见着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了,一张圆圆的大脸从里边探了出来。

江尘,你可总算是回来了咦,身上怎么这么脏,你去哪里了?那人一看到江尘,先是一愣,继而大声说道,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江尘记得这个家伙叫包世凡,包世凡很普通,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平凡之极,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浑身上下,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同样,也注定找不到任何的闪光点。

去了一趟南星湖。江尘点了点头回应道,拍了拍包世凡的肩膀,进入了寝室。

寝室内部的情况和宜兰中学其他任何一间寝室一样,空间不大,摆放着两张床位,这就是江尘和包世凡居住的地方了。

去了南星湖?南星湖离我们学校可是有三十多里路,你去那里做什么?包世凡困惑不解的说道。

原来这么远,难怪我两条腿会抽筋了。江尘暗语,随之便是随口说道,去自杀。

说着话,江尘的目光,落在了包世凡的身上。

自杀,开什么玩笑。包世凡大叫,连忙上上下下打量着江尘,心想江尘平素从不开玩笑,浑身上下一点幽默细胞都找不到,说是去自杀,说不定就真的去自杀了。

这下回来,估摸着是自杀未遂,这让包世凡有点惊恐,脸色变了几变,压低了声音说道:江尘,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江尘哈哈一笑,说道:当然是假的,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我是去过南星湖没错,不过是去看风景的,那里的风景真是不错,有机会我们两个一起去看看。

江尘说去自杀,自然是故意那样说的,是为了试探一下包世凡,包世凡的反应让江尘有点意外,同时也是感到有点欣慰。

江尘知道自己不应该怀疑包世凡的,但他莫名其妙去了一趟南星湖,又莫名其妙的投湖自尽,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值得怀疑的对象,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由不得江尘不谨慎一点,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再死一次。

而包世凡的话,很快就是让江尘彻底的打消了疑虑。江尘看的出来包世凡是真的关心他,不然就算是包世凡掩饰的再好,那也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

包世凡的脸色很古怪,下这么大的雨,南星湖风景再好那也没法看啊。

然后包世凡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古怪,迟疑着说道,江尘,之前怎么下课铃声一响,你就冲出去了,我看你恍恍惚惚的,一边走,嘴里不断的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在后边叫了你几声,你都没有听到,我担心你出事,追在你的后边想要把你叫住,哪里知道,你

我怎么了?随手擦拭着头发,江尘随意说道。

我看到你跳上了学校的围墙,跳了出去。包世凡呆呆的说道。

宜兰中学奉行封闭式教学,学生没事不得随意外出,是以很多学生要出去,都是偷偷摸摸的翻墙出去的。但江尘不是翻墙,他是直接跳墙出去的。

包世凡,你是说,我不是从学校校门出去的,是跳墙出去的?江尘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脸色也是变得古怪起来。

是啊,我当时亲眼看到,你跳起来差不多有三米高,就像是飞起一样。包世凡呐呐说道。

上一世与这一世,很多事情,江尘即便没有具体的印象,但也会留下较为模糊的概念,可是事实上,他是怎么走出宜兰中学,怎么出现在南星湖,又是如何会投湖自尽,这一段记忆,是一片空白,就像是被人凭空给抹去一样。

羸弱的他,竟然跳出两米多高的围墙,按照包世凡的形容,就像是飞起来一样,这件事情无疑变得更为诡异。

因为江尘很清楚,以他的这具肉身的力量与强度而言,不说跳三米高,哪怕是跳一米的高度,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更不用说,跳出围墙之后,徒步三十多里路,去到南星湖投河。

整件事情,无一不透着古怪,就像是他被人催眠,潜能极限。

换而言之,他今晚的所作所为,都是超出了他本能之外的行为,是蓄意谋杀!

真是好狠的手段。江尘在心中自语,目光寒意毕露。

江尘本还想再去一趟南星湖找找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毕竟他的这个前任死的太莫名其妙了,虽说那和他关系不大,但占据了人家的身体,前任的事情就是变成了他的事情,江尘是不可能如此轻易放过的。

但在从包世凡这里得到一些线索,整件事情,正在逐渐被还原之后,江尘反倒是暂时不着急寻找真相。

没有其他的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他太弱了,既然是被人算计,太早知道真相的话,反而对他不利,说不定还会将他推向死路。

至于寻找真相,等到他修为提升,神识足够强大,那么他就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回忆和串联起来,到那个时候,是谁下的黑手,一目了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便是。

江尘,是不是近来近段时间学习压力太大了,其实不必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包世凡关切的声音,又是在江尘耳边响起,打断了江尘的思绪。

江尘笑了笑,记忆融合之后,他自然是很清楚自己重生在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身上。

如果说江尘不喜欢学习倒也罢了,偏偏江尘是很喜欢学习的,按道理来说,江尘本分老实,学习方面勤勤恳恳,成绩总不至于太差才对,可事实却是,任由江尘如何的努力,他的成绩在班级中,始终是在倒数十几名徘徊。

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以江尘的成绩,不说三类本科,估计就连三流的野鸡大学都很困难。

重点大学咱们是别想了,眼下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咱们努力一把,说不定还是能够混个三流大学的,所以,真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包世凡一再说道。

不必如此看轻自己,要上自然就要上最好的大学。江尘淡淡说道。

最好的大学,我们怎么考得上?包世凡苦笑道。

想想办法,总能考得上的。江尘说的很轻松,很不以为意。

大学,江尘当然是要考的,不然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既然重活一世,什么有趣的事情,都是要经历一遍的,那样一来,人生才算完整。

江尘的人生追求,向来是以最好为目标,他修炼的功法是最强的,他的女人是最漂亮的,那么要考大学,自然是要考最好的大学。

包世凡一愣,诧异的看着江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江尘如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刹那之间,他发觉,站在面前的江尘,看似熟悉,实则不知为何,多了几分难以捉摸的陌生。

就在这个时候,寝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三道人影,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一看到那三人,包世凡的脸色就是一变,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而江尘,则也是眼神微微一冷。

仔细想了想,江尘认出这三个家伙是同一个班上的同学,说话的那个叫郭虎,后边那个高高瘦瘦的叫高明,矮胖的那个则是叫张大鹏。

因为郭虎的名字中有个虎字的缘故,这三个家伙就自称是宜兰三虎,专门做些欺负弱小的勾当,不少人都是对之恨的牙痒痒的,偏生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尘很清楚包世凡眼中的恐惧意味着什么,因为在此前,他与包世凡可没少被这三个家伙所欺负,便是连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有一大半,落入了三人的腰包之中。

偏生因为江尘与包世凡个性使然,敢怒不敢言,如此一来,就是愈发使得这三人肆无忌惮,欺负他们两个,变成了家常便饭!

郭虎三人半夜过来串门,不出意外的话,自然是来找麻烦的。

第04章 血性的少年

哟,这不是我们的大飞人吗,大飞人回来了啊。郭虎一眼看向江尘,阴阳怪气的说道。

大飞人?

江尘略感错愕,旋即便是明白过来,想必是他跳出围墙的那一幕,并不只是被包世凡一人看到,还有其他的同学看到。

嘿嘿,江尘,你这是怎么回事,又脏又臭的,该不会是掉粪坑里去了吧。跟在郭虎身后的张大鹏,打量了江尘一圈,笑嘻嘻的说道。

高明也是笑道:我看就是掉粪坑里去了,这味道也太难闻了点,太恶心了,都快熏死我了。

我说,你们哥几个过来,有什么事?江尘懒的理会这三个家伙胡说八道,淡淡的说道。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郭虎一屁股在江尘的床铺上坐下,就像是回到他自己家里一样轻松随便,戏笑说道。

有事说事,没事就滚,别耽误我们休息。江尘的目光,落在了郭虎的身上,声音一冷,呵斥道:谁让你坐下的,给我起来。

那是他的床位,郭虎在没得到他同意的情况下坐在他的床上,对于江尘而言,如同是侵入了他的领地,江尘很不高兴。

江尘,我看你是皮痒了不是,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们说话?有种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愣了一下之后,郭虎勃然大怒,一根手指指向江尘,面孔阴森不已。

郭虎的确是来找麻烦的,确切的说是来找江尘的麻烦的。

郭虎来找麻烦的理由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根本算不上理由。

今天江尘跳出围墙的那一幕,恰好郭虎也是看在了眼里,他当时直觉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以为自己看错了人,还叫了几声江尘的名字。

江尘没有回答他的叫唤,郭虎自觉被落了面子,于是大半夜的找上了门来,要给江尘一点颜色看。

但是郭虎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他这边还没怎么着呢,江尘就横了起来。

站起来,或者躺在地下,你自己选择。江尘懒的跟郭虎废话,冷漠的说道。

江尘,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活的不耐烦的是不是?高明唬着一张脸说道。

张大鹏性格相对阴鹫,更是直接,二话不说,一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朝着江尘的脸上扇去。

江尘如何会被张大鹏扇中,不然他也别活了,直接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就在张大鹏一巴掌扇过来的时候,江尘直接抬脚就踹。

江尘一脚踹在张大鹏的腹部,将张大鹏给踹的摔了出去。

江尘,你是要死吗?郭虎万万没想到江尘竟是敢反抗,一怒之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吼道。

江尘没有说话,冷漠的看了郭虎一眼,又是一脚踹出去,他已经给了郭虎选择,起来或者躺下,郭虎将他的话当成耳边风,那么郭虎只能躺下。

砰!

江尘一脚,踹在了郭虎的胸口,郭虎整个人往后方倒去,后脑勺重重砸到在地上,砸了个眼冒金星。

反了反了,高明,你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往死里打!郭虎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的大叫道。

听着郭虎的大叫,江尘略有些无奈,他的这具肉身实在是太弱了,不然他一脚踹过去,郭虎哪里还有站起来的机会。

看来,得抓紧时间,好好的淬炼这具肉身才是。江尘在心中想着。

高明见江尘发呆,抓住机会,握起拳头就砸向江尘,江尘眉头微皱,照旧一脚踹去,高明可没那么傻站着不动被江尘踹,身体一扭往一旁避开,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分明是避开了,江尘那一脚,还是踹在了他的腰部,直疼的高明冷汗狂冒,蹲在地上好半天都没办法站不起来。

白痴!江尘冷冷说道。

肉身虽然很弱,但是有江尘的强大灵魂支配,再弱也弱不到哪里去,在江尘看来,郭虎三人的打架手段实在是太低级,完全是漏洞百出,哪怕是三个人打他一个,都是有种欺负人的嫌疑。

是的,就是欺负。

如果郭虎三人知道江尘心中的想法的话,一定会一个个惊掉下巴。

在一脚将高明踹倒之后,江尘人影一动之下,又是一脚踹出,郭虎再一次被踹的栽倒在了地上,一张脸都痛的扭曲变形。

郭虎摔的嗷嗷大叫,心想今天莫不是见鬼了,江尘打架怎么会这样厉害,这完全超出了常理。

郭虎很不能理解,很不能服气,大叫着,郭虎挣扎着还要爬起来,他就不信,他们三个人治不了江尘。

至于包世凡,则是彻底的被郭虎给忽略掉了,郭虎从来没把包世凡当成男人。

事实上,江尘以前也是一样,只不过是被欺负找乐和收保护费的对象罢了,只是不知道江尘今晚是哪一根神经不对,整个人忽然之间爆发了。

江尘一脚踏过去,踩在了郭虎的脖子上。

郭虎,你要是再敢动手,我一点都不介意踩断你的脖子。居高临下,江尘冷厉的看着郭虎。

郭虎脸色骤然大变,震惊不已的看着江尘,江尘的眼神很冷,那是一种毫无人类情感的冷,因为冷,所以显得狠!

目光甫一与江尘那样的眼神对视,郭虎就是浑身一个激灵,尽管江尘说话的语气不够狠,但不知为何,郭虎却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他还要动手的话,说不定江尘当真会踩断他的脖子。

脖子是人体的脆弱部位,一旦被踩断,他郭虎下半辈子估计得在医院里度过了。

郭虎是一个浑人,但远远算不上是狠人,至少在江尘发狠的时候,他是远远没有江尘那么狠的。

江尘的狠,是真正的狠。

郭虎不知道江尘的这一股狠劲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在听了江尘的话之后,郭虎一动都不敢动,唯恐刺激到了江尘。

江尘,你要做什么,先把腿移开,有话好好说。郭虎是真的有点怕了,战战兢兢的说道。

江尘冷冷一笑,正要说话,却是听到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碎裂了,江尘回头一看,就看到包世凡拿起一张椅子,砸在了张大鹏的背上。

张大鹏整个人被砸的倒在了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江尘,他们要欺负你,我跟他们拼了。喘着粗气,包世凡磕磕巴巴的说道。

江尘哈哈大笑,说道:没错,跟他们拼了。

郭虎蒙了,张大鹏也蒙了。

江尘一个人发神经也就算了,包世凡那个怂包居然也跟着一起发神经,难不成发神经这种事情,是能传染的不成?不然怎么解释今晚发生的事情。

而且,现在到底是谁欺负谁啊,郭虎有些蒙圈。

高明,你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别动,不然会发生什么事,你一清二楚。拿手一指高明,江尘面无表情的警告道。

是是高明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就算是江尘不这么说,高明也不打算动手了。

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妖异了,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不说江尘的狠手段,包世凡那一椅子,也是给他造成了震撼性的冲击,他可不想被人踩断脖子或者被人拿椅子当沙包一样的砸。

郭虎,我刚才有问过你,你们来有什么事,你似乎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张大鹏很听话,江尘很满意,低头,看着郭虎说道。

郭虎是来找江尘麻烦的,但现在那样的话又哪里敢说出口来,赶忙说道:我们我们就是来窜门的

很好,但如果主人不欢迎客人,你觉得客人应该怎么做?江尘很客气的问道。

郭虎很清楚江尘为什么这么客气,他在欺负人的时候,也是这么客气,甚至他还有一个笑面虎的称号。只有在被欺负的家伙反抗的时候,他才会变成一条疯狗。

所以,郭虎也很清楚,如果他的回答不能让江尘满意的话,那么江尘接下来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

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招数,但是当这样的招数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郭虎有种想哭的冲动。

是滚滚出去郭虎硬着头皮,磕磕巴巴的说道。

郭虎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珠子不断转动着,琢磨着以后该怎么找回场子。

从来都是他郭虎踩人,这是他第一次被人踩在脚下,还被踩的这么狠,这笔账,郭虎是怎么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滚!江尘低喝。

郭虎浑身一震,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好似要被震碎了,在江尘移开了脚的好几秒钟,整个人的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

旋即,郭虎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与高明二人扶起张大鹏,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离开了寝室。

刚才被踩在脚下的时候,郭虎的小动作,如何能逃过江尘的眼睛。江尘也知道自己以往没少被郭虎欺负,只不过江尘并不在乎,他不计较郭虎以前做过什么,他所计较的是现在以及以后。

因为江尘无意与郭虎清算旧账,江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他没有时间在这等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身上浪费。

自然,如果郭虎不识好歹,一心认为今晚的教训不够深刻,想着要找回场子的话,那么郭虎很快就会知道他走上了一条死路。

踩人,一脚踩死固然痛快。

但一脚一脚的慢慢踩,直至最后让被踩的家伙陷入绝望,甚至稍稍一想,就是连同骨子里都会产生极大的恐惧与不安,更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

杀人,江尘很擅长!

第05章 百分之九十九的契合度

江尘,我刚才好像打了张大鹏,他们会报复我们的,一定会报复我们的。郭虎三个人一走,包世凡就是变了脸色,着急不已的说道。

包世凡不知道刚才自己怎么有拿起了椅子砸向张大鹏的勇气,或许是因为他觉得江尘很冲动很热血,不知不觉间情绪被感染,所以也变得很冲动很热血。

这个时候,冲动的劲褪去,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包世凡才是深感后怕,颤栗不安。

包世凡,你这么怕张大鹏做什么,他也就两只手两条腿,并不比你多什么。江尘略有些不满的说道。

江尘,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张大鹏阴损的很,郭虎干坏事,很大一半是张大鹏在背后出的主意,我砸了他一椅子,他一定会整死我的。包世凡满头大汗的说道。

江尘确实知道这么回事,郭虎是坏,张大鹏是阴,那是什么阴损的事情都干的出来。

郭虎,那张大鹏要是敢报复你,你尽管还拿椅子砸他就是。江尘不以为意的说道,区区三只小蚂蚱,他可不会放在心上。

江尘,我哪里还敢啊。包世凡哭丧着脸,看那样子,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看包世凡这个样子,江尘倒是不好意思调侃他了。

江尘很清楚包世凡是什么样的人,和自己的前任一般无二,老实的很,他那一把椅子砸在张大鹏的身上,估计不知道做过多少思想斗争才有的勇气。

而且,包世凡砸张大鹏,说到底是因为他被欺负了,包世凡这个朋友,还真是让江尘无话可说!

包世凡,你尽管放心,要是他们再找你麻烦,我会出手的。拍了拍包世凡的肩膀,江尘安慰道。

包世凡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点,他奇怪的看着江尘,说道:江尘,你不担心他们报复?

笑了笑,江尘看着包世凡的眼睛说道:担心,何必要担心,他们要报复,尽管来就是,担心又有什么用再者,我一向认为,人可以平凡,但绝对不可以平庸,难得挺直了腰像个男人,你不觉得这种感觉很好?

是是很好。想了想,包世凡点了点头。

既然很好,那就一直把你的腰挺着,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包世凡是个男人,不是软蛋,你能做到吗?江尘很认真的说道。

能!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包世凡大声说道。

好,这才是我江尘的朋友,我江尘的朋友,岂能是庸人,你可以一事无成,你可以考不上好的大学,但是至少你是个男人回答我,如果他们敢报复,你要怎么做?江尘喝问道。

拿椅子砸他们。大声喘着粗气,包世凡用力说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睡觉吧,我去洗澡。说了这话,不等包世凡还说什么,江尘便是转身去了浴室。

浴室之内,对着镜子看着自身那张苍白无血的脸,江尘无奈之极。

神识受创,灵魂跟着受损,肉身太弱,无法温养灵魂,这和废人有什么区别?江尘自语,满脸苦笑,这样的变故,对他而言,无异于是从天堂跌落至地狱。

江尘刚才与包世凡说的那几句话,看似普通,实则却是动用了部分灵魂之力,方始有振聋发聩的效果,激发包世凡的血气。

江尘这样做,并不是说要改造包世凡,江尘也没打算要改造包世凡,包世凡固然很平凡,但平凡之人也有可爱的一面,如果强行改造的话,那么包世凡就不再是包世凡,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江尘做的事,仅仅是要让包世凡看清楚,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不过是微末手段,可是都是让江尘感到极大的虚弱,不是不让江尘倍感无奈的。

不过江尘知道,之所以会造成这种情况,一来是寄主的身体本就虚弱,二来是他的神识,遭受过重创。

然后,透过镜子,江尘终于有机会看清楚自己现在的模样。

镜子里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似乎长年营养不良,身材干瘦,身高不足一米六,一件最小码的校服穿在身上,都是显得松松垮垮,像是晾在一根晾衣篙上,看着无比滑稽。

头发长时间不曾打理,凌乱干燥,被雨水打湿之后,如同干草一般的罩在头顶。

因为皮肤苍白无血,面颊消瘦的缘故,使得看上去略有些猥琐,而那略有些迷蒙的双眼,仿佛是一直以来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一样,眼神异常的浑浊。

这副尊容,还真是即便很清楚,那镜子里倒映的绝对是自己,而不是其他的人,江尘都是有些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副尊容。

想他江尘,即便是在真灵大陆,也都是有数的美男子之一,更是医道双绝的天才人物,引无数顶级宗门的少女们竞折腰。

而现在的这个江尘,除了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其长相之外,对于其内涵,江尘更是无话可说。

这样的一个人物,简直是让江尘无语之极,他的存在,就像是上天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身高长相气质真是倒人胃口啊,必须要一一纠正过来才行。看着镜子里的少年,江尘越看越别扭。

不过,看着镜子里的尊容,江尘也算是明白过来,为何江尘分明那么努力,却总是难以有回报。

自卑!

是的,他太自卑了。

因自卑而懦弱,进而影响性情,继而影响到其他的方方面面,导致恶性循环。

好在,他来了,那么所有的一切,自今晚开始,自然将会变得极为不同!

洗过澡,江尘走出浴室,包世凡已经睡着了。

江尘笑了笑,在床头坐下,眼睛微闭,静心凝神,入定调息。

江尘还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但他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生的。

纯阳鼎,不出意外是毁掉了。江尘轻声感慨了一句。

江尘身怀纯阳鼎,纯阳鼎纳天地之灵气,化为纯阳之气,不断的淬炼着他的肉身与神识,那是他最强的依仗。

追杀令一出,江尘打出一缕神识在纯阳鼎内,原本寄望借助纯阳鼎,保持生魂不灭,留待以后报仇雪恨,但是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在那一场大追杀之中,纯阳鼎必然是被人毁掉了,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出现在地球之上。

嗯,似乎是有点不对。转即,江尘喃喃自语。

纯阳鼎毁,我的一缕留在鼎内的神识也应该灰飞烟灭才对,可是现在的情形是,我的一缕神识尽管破损,但并未湮灭。江尘静心思付,不断沉吟。

纯阳鼎有我的烙印,我的神识,与纯阳鼎一体而生,一体而灭,神识未灭,是否表示,纯阳鼎并未被真正的毁掉?江尘若有所思的说道。

想到这一种可能,江尘眼中微微一亮,他心念一动之下,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江尘现在是凡人之躯,无法内视,体内更无任何气息可言,但江尘有着一个强大的灵魂,那是一个属于合体期修士的灵魂。

灵魂尽管有损,但本质犹存,灵魂融入了这一具躯体之中,江尘借助灵魂之力检查自身,自然是毫无障碍。

咦,这具躯体虽然羸弱,气血亏虚,但是周身经脉,竟是与我有着九成九相似这莫非就是我的神识,会选择这一具躯体的缘故?江尘动用灵魂查看自身,眼中神色越来越亮。

如此一来,这一具躯体,却可以说是非常适合我的。江尘轻声自语,尽管江尘对于这一具躯体有着很多的不满,但仅此一点,就是足以让江尘的态度彻底改观,至少,不是那么嫌弃了。

不管是身高长相还是气质都是可以改变的,但是经脉却是从出生就定型,非大神通绝难逆转。

九成九相似的经脉,这意味着江尘如果重新开始修炼的话,那么他在修炼之路上,将可以轻易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种情况等于是说江尘只是换了一具肉身,其他的任何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他依旧是他,只是,是重新回到修炼起点的他罢了。

经脉相似,或许是神识会选择这具躯体的一个理由,但未必唯一的理由,这具躯体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不同之处。江尘在心中说道。

在用灵魂检查过经脉之后,江尘转而检查其他方面的情况。

小有一会之后,江尘就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我如今灵魂受损,感知之力太过微弱,如今要做的,就是尽快的淬炼这具躯体,温养自身的灵魂,强化感知之力,进而更为详细的检查自己的身体。江尘缓缓说道。

旋即江尘不再多想,心念一动之下,摒弃脑海之中的杂念,缓缓睡了过去。

江尘睡着了,原本以往在这个时候,棠月也早就上床休息。

身为老师,棠月的作息时间一向很规律,但今晚,棠月始终无心睡眠。

宽敞豪华的公寓之内,浴室里的灯光开的很亮,棠月站在镜子前,鼓起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

她的皮肤很白,那样的白在灯光的映照之下,更显白皙粉腻,细腻如同软玉,找不出任何的瑕疵。

也因如此,是以棠月胸前的那五根通红的手指印记,显得分外的清晰。

指印的印记很深,到现在还微微的胀、疼,棠月的心情很复杂,从未被男子侵犯过的隐私、部位,哪怕是自身寻常时候,都不会轻易碰触的区域,却是留下了属于江尘的印记。

再一想起与江尘之间的亲密接触,棠月更是,全身上下,都是不自在到了极点。

江尘,你说是误会,最好真的是误会,不然我我贝齿微咬,棠月在心中恶狠狠的想着,她努力使得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严肃一点,好更有说服力一些,但不知为何,始终无法成功。

棠月又是想起了江尘那些胡说八道的话,微怒的俏脸之上悄然之间泛起了一阵恼人的羞意。

江尘,别以为你说几句好听的话,我就会原谅你了。琼鼻微皱,轻哼了一声,棠月最后神色复杂的照了一眼镜子,扭身走出浴室,走向卧室。

这一夜,棠月注定无眠!

邪少降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邪少降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邪少降临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