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季琛陈疏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爪哇鱼

来源:QR|小说: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时间:2019-11-25 14:13:32|作者:爪哇鱼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爪哇鱼原创小说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一朝归来陈疏影和季琛从最为亲密的人变成了陌路之交,他按捺住想要得到她的欲望,因为他知道终有一天她将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但来自家庭的压力却成为了梗在他们之间最高的障碍,遇见她之前报仇贯穿了他的人生,可是这一切都从看见她那一刻起变得不一样了。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季琛陈疏影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第一章

“小影,来妈妈这儿,来,妈妈在这儿。”

“妈……妈,你别走,你在哪?”

“妈妈,我怕,你在哪?”

“小妹别怕,哥哥在这儿。”

“啊!”

陈疏影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看窗外泛白的天空她这才长舒了口气。

这是她来伦敦的第八年,那些在国人眼里庄严的大教堂,大片的绿草地在她这里却早已熟悉到让她发慌的状态。曾经有人说过“陈疏影,你不适合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了”所以她走了。走的干干脆脆,毫无牵挂。

“又下雨了”这里真不愧是雾都,相比迎泽市的阳光普照,这里的太阳却更叫人兴奋,但是碰上的次数太少了。

陈疏影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伞来,然后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这才走了出去,今天是她们学术研讨的日子。

凌晨被惊醒后她就再也没睡着,所以今天来的格外的早。走在路上脑海里仍在闪过那张令她不安的面容,她摇摇脑袋想阻止自己继续深入下去,但结果只是她的头更疼了

有些事情她一直在逃避,她承认自己太过懦弱,但是她还是没办法面对灾难。

“oh,Suri你来的好早啊!”

听到叫她,陈疏影便抬起了头。

“hi,Alan,你来的也很早啊!”

Alan是她同组的同学,来自加拿大,是个帅小伙,当初她来到这个学校时就听很多女生提起过他,这点国内外倒是都一样,长得好看的人总会引起更多的关注,所以陈疏影也经常成为他们讨论的对象。

这次它们研讨的主题是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第一次听到这个题目时她想到的只有迎安集团,那个她最熟悉的地方。

迎安集团大楼里,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是一间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

“季总,臣丰集团的合同昨天小王已经过去核对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在让利上可能我们要吃点亏。”

“这个单子大家已经准备了很久,这个我让的起,签!”

“是,我马上安排。”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张办公桌突兀的放在屋子中央,一尘不染的墙面上没有挂任何的装饰物。

窗外夜色已深,透亮的落地窗上倒映着男人修长的身影,一头褐色的短发衬得那双眸子更加深不可测,修长的手指轻握着酒杯,薄唇微启,一股红色缓缓的流入。眼睛微眯,那满足的姿态却早已叫人看醉。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打破了这寂静的环境,他长腿向前迈去,在看见手机上闪烁的名字时眉头微皱。

“妈,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啊?”

“哦,刚照顾你爸爸睡下,琛儿,后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吧,那天记得早点回来,别让你爸不开心。”

“好,我知道了”

手机被重新放到了桌子上,季琛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坐下。“后天”陈疏影母亲的忌日,也只有在这天那个被封存的名字才敢重新被人提起。

“陈疏影,八年了,你也该回来看看你妈妈了吧!你逃得够久了。”

最后一口红酒入肚,但是此时季琛的心却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着,这场戏也是时候该开场了,那主角怎么能缺席呢!

伦敦的天气十天有九天都是雨天。

难得一个晴天,陈疏影起了个大早,今天其实没课,但是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每年她都要去教堂为母亲祈福。但没想到刚出门就碰到了熟人。

“Suri,好巧啊!”

“Alma,好巧,你也出去么?”

Alma是在这里她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本命叫郑薇。

“恩,一起吧。”

“Suri,你是去教堂么?”

“恩,今天是我母亲忌日,我想去那坐坐。”

“你母亲也是今天去世的啊!”

对于郑微的疑问陈疏影觉得颇有些好笑,难道死亡这个事情不可以扎堆儿么?

郑微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当于是赶忙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儿”

陈疏影友好的一笑。

“是我今天早上看见一条国内新闻迎安集团的董事长夫人也是今天忌日。”

“是么!”

听到迎安集团四个大字时,她的笑容僵了一下。

“他夫人都去世八年了,听说每年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吃斋三天来哀悼夫人,看起来也是用情至深。”

“不过还听说他现在已经有新夫人了,那人还带了个儿子啊,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也是搞不懂啊!”

听到郑微的话陈疏影顿住了步子。

虽然这些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当她从外人嘴里听到时,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有些东西她终究是没办法逃避的。

“哎,Suri你没事儿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哦,谢谢我没事。就到这里吧,我去那边坐车。”

道别之后她便匆匆的走了,8年了,现在的她依旧怕别人提到任何有关那个城市的事情,岁月的流逝仍旧没能让她曾近伤痕累累的心变得痊愈,只是日子久了自己便也习惯痛了而已。

教堂的钟声响起,陈疏影坐在最前排的椅子上,双手合十,每当这个时候她才会感到身心的放松。

做完祷告回来已是傍晚,街上的人行色匆匆。陈疏影也忍不住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但就在路过一条胡同时她突然注意到了墙上的影子,这时她发现有人一直在跟踪她。

于是她脚下的步子走的更加迅速,而那人似乎料定了她的反应一样并没有追上前去。

可就在走过一个拐角处时陈疏影一下子立住了,对面一辆黑色的卡宴停在她面前,车子周围站着四五个黑衣保镖,刚刚跟在她身后的人此时也堵在了她后面。

就在这时车门被打开了,车上的人缓缓下来,当她对上那人的深不见底的眸子时那被时光掩盖的恐惧才慢慢的苏醒然后蔓延。

季琛这个在梦里折磨了她1年的男人终于再次站到了她的面前。记忆里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他就穿着一件白到发光的衬衣站在了自己面前成为了她的哥哥。而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也代替他的妈妈闯入的自己的生活。

“小影,这是你季阿姨,以后就跟咱们一起住了。”

那时的她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时,心里充满了排斥。

“她会像妈妈一样照顾你的。还有这个是阿姨的儿子,以后就是你的哥哥了,来快叫哥哥”

看着眼前这个与记忆中完全重合的身影她不禁感叹,历史还真是惊人的相似啊!

季琛轻轻走到了她的面前,含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几年不见真是长大了。”

说完他弯下了腰视线与陈疏影持平,然后一把抱住了她,手握在她的腰间,鼻息间那股熟悉的味道使他沉沦。

“瘦了!”

待陈疏影反应过来之前他就直起身子缓缓的附到她耳边开口道

“小妹,哥哥来接你回家了。”

一句话顿时让陈疏影觉得恍如隔世,自己已经有整整一年没有听到他说话了,现在竟还有些想念。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第二章

整整十个小时的飞行,可陈疏影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渡过的最长的十小时了。不过从下飞机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季琛的影子。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

从机舱出来,当脚再次踏上这块土地时,陈疏影才真正的相信自己又回来了。

8年时间现在看来的确很久,就连机场都与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她就像个犯人一样被押上了车,但是上车之后她才惊讶的发现,开车的竟然是季琛。

“这次回来,学校那边怎么办?”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疏影的心这才缓缓的平静下来,于是不禁想到这次直接突然回来,学校那边该怎么解决。

“我派人已经去过你们学校了,手续正在办。”

不愧是季琛,竟然所有的一切都被他计划好了,陈疏影顿感讽刺。

之后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再说一句话,本以为这样的氛围会持续下去,可当她看见车窗外的景色时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不是回家的路!

“你要带我去哪?”

回答她的依旧是沉默,前面的季琛就好像她不存在一样,听到他的话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这样的态度更让陈疏影感到更加恐惧。

于是她也不再多问,伸手企图打开车门,但是就在她刚上车时车门就被完全锁住了。

“停车,我要下车,听见没有我要下车”

陈疏影有些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但是前面依旧不为所动。甚至都没看她一眼。

于是她只好先软了下来,因为季琛总是有一万种方式来让她安静。不过还好车已经缓缓停下,她这才看清窗外的景物,是一栋别墅门口,她以前从没来过的地方。

“下车”

“这是哪?”

“下车”

说话间季琛已经绕了过来帮她打开车门,她知道她是问不出来了,只好深吸一口气乖乖下车。

季琛看她下来便绕到后备箱帮她把行李拿了出来,看着那一箱箱的东西时她不由得轻笑一声,自以为的逃亡原来不过是在牢笼里的折腾。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你怎么进去的。”

季琛听到她的疑问竟笑了出来,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时陈疏影感到了阵阵嘲讽。

“你住的房子和你周围住的是谁,或者你每天穿什么样的衣服我一清二楚。”

听到他的回答陈疏影瞪大了眼睛,然后转身就要向外走去,可是还没迈步子就被季琛一把扛在肩上向屋里走去。

“季琛,你有病啊,放开我”

陈疏影两手抓着他的肩膀,两腿奋力挣扎着。

“别乱动。”

季琛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然后向屋里走去。

“以后你就住这儿,行李我帮你放在楼上第二个房间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就是这样,自己的生活总是轻而易举的就被眼前这个人决定了,之前是她要生活的国家,现在是她要居住的房子。

“爸爸知道我回来么?”

她现在甚至有些怀疑陈泽华根本不知道她回来了,这一切都是季琛一个人在操控。

“看来你出国这么久是一点也没了解家里的事啊!”

当“家里”两字从季琛嘴里吐出时,她感到了极大的讽刺,那个家现在还有她的什么,是她妈妈留下的那些被封存起来的遗物,还是那个她在国外8年对她不闻不问的爸爸,想想这些她真是觉得可笑。

“你爸爸生病了,这两年都在家静养,这次你回来他知道,要不我也不可能在今天把你接回来。”

“生病,严重么?”

“明天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看着转身上楼的季琛,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你也住这儿么?”

季琛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身像看笑话一样望着她。

“这是我的房子,我觉得我还是拥有居住权的。”

一句话又把她的回忆拉了出来,自从那件事后他们再也没有像这样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长时间,她抬头打量了房子一圈这的确是季琛的风格“极简主义”,偌大的房子没有一丝的人气。

想到这儿陈疏影觉得她或许这辈子都没办法逃出来了,季琛这个男人就像一种毒药任她怎么克制却都忍不住想要上前吸食,于是她选择视而不见,但是他却还是不放过她。

屋内季琛有些疲倦的解开了衬衣上方的两颗扣子,然后仰头躺在了床上,脑子里不断闪现出陈疏影见到他时的样子,那表情就好像是在等着命运的宣判一样忐忑不安,那一刻他的心真的又软了。他痛恨这样的自己,却还是没有办法。

打开手机,里面一个秘密相册被调了出来,相册里只有一张照片,是一家三口开心的相拥在一起,男人,女人和男孩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

“爸,妈……”

第二天一大早陈疏影便起床了,其实她昨晚一晚没睡好,她实在没办法和这个人同处一室这么长时间。

下楼后她才发现季琛正在吃早饭。

“我今天要搬回去住。”

她坐到他对面开口道。

“理由。”

季琛一边慢条斯理的往面包上抹着着果酱,一边悠闲的问着。整个过程都没有看她一眼。

“跟你住在一个屋檐下,我会失眠。”

她说完也拿起了旁边的面包,余光瞟着对面,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说完以后对面的人明显停顿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她手里的面包片便被人一把夺走扔到了桌子上。

很好,被激怒了!

陈疏影缓缓的从手边的纸盒里抽出一张纸来,低头仔仔细细的把刚刚被季琛碰到的地方擦干净后,这才含笑抬头对上他的眼神。

“季琛,有时候我挺搞不明白你的,你不是讨厌我么,恨不得我一辈子都不出现在你眼前,那你现在是要干嘛,别忘了我走时你说的话。”

说完她起身准备上楼,但就在她刚转过身时,就一把被季琛抓住然后一推死死的把她按到了墙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

抬头看见季琛近在咫尺的脸,她顿感不适,他们俩从来就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看着那人冰冷的眸子里暗压着的火气她不由的暗爽。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还在乎她。

对陈疏影来说也只有通过这些幼稚的方式来在他面前博存在感了。

“我告诉你,别试图触碰我的底线,那将是你没办法承受的,记住!”

说完季琛才松开了他紧握的胳膊。

“一会老张过来接你去你爸那,晚上我也会过去,在我回去之前别乱跑,我不希望我回去看不见你。”

他低头扫了一眼陈疏影被自己攥红的胳膊,然后微整了一下自己的领口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听到“砰”的关门声后,陈疏影全身就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她努力抑制住自己不断颤抖的肩膀,然后顺着墙面蹲了下去,眼睛酸的厉害,但却流不下一滴眼泪来。

车上,季琛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刚刚陈疏影的话。

“跟你住在一个屋檐下,我会失眠。”

当时他听到这句话时心有些不可控制的疼了起来,他本想抑制住但还是忍不住去想难道自己真的让她这么恶心么。

如果当年她没有出国,如果这8年他们都在一起的话那又能改变些什么。

矣或许什么都改变不了……

季琛走后没多久司机老张就开车守在门口了。

再次看到这个大门,陈疏影才真的觉得恍如隔世。

如果说这个城市唯一没变化的地方,那肯定就是自己眼前的这块了,这个自己生活了12年的地方。

“小姐,进去吧,夫人和先生都在等你呢!”

老张看着陈疏影站在家门口的背影顿时感到一阵心酸,陈疏影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当年那么骄傲的女孩现在却竟然连进个家门都犹豫半天,于是他轻叹一口气想要上前帮她开门但是却被阻拦了。

“张叔,你去忙吧,我自己进。”

说完她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按下门铃,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是季玲亲自开的门。

“小影到了,赶快进来。”

季玲开门后赶忙上前亲热的拉起了她的手,但是却被陈疏影躲开了。

“我爸呢?”

看着她脸上的淡漠,季玲有了一丝的尴尬,但是很快便被她掩盖过去了,立马上前关门,轻拥着陈疏影进屋。

“你爸在楼上书房呢,知道你回来了特意起了个大早,你去看看他吧。”

朝季玲礼貌的点了点头后,她便踏上了楼梯,家里的一切都完全没有变化,这个房子当年是按照母亲的意思装修的,但是现在看来她却觉得刺眼的很,人都没有了,还留着这些干什么。

推开书房的门,书桌前的陈泽文缓缓的抬起了头,两人四目相对。陈疏影不由得一惊,这些年他真的老了好多,两鬓已经全白,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但是看整体还是能找到些许之前的翩翩风雅。

“爸,我回来了。”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第三章

听到她说话,陈泽文这才慢慢站了起来,徐徐走到了门前的沙发上然后点头示意她坐。

她的爸爸还是与以前一样不苟言笑,对她这个8年未见的女儿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丝开心。

“恩,回来了就别走了,国外也没什么好的”

看她坐下后陈泽文低头倒了两杯茶,分一杯给她。

“小琛说建议你到公司去实习,已经帮你安排了合适的位置。”

陈疏影默默点了点头。

“家里我估计你也不想待,那就住他那吧,起码上班也方便,工作上好好跟你哥哥学学。”

但听到“哥哥”二字时,她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我不住他那,我自己找房子住。”

她一口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然后重重的把它放在了桌上,想借此按压住自己想要起身逃走的欲望。

“自己找地方住,你去哪找地方,回来就不让我省心,闹了8年还不够,你还要闹多久啊。”

听到这儿陈疏影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原来在她爸爸心里,她这8年竟都是在胡闹,如果说欲哭无泪也就是她现在这样了吧。

刚进家门时看见季玲显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而自己这个从小在这长大的人却到像了客人,当年她走父亲不闻不问,现在她回来了依旧是这样。有时候她都想把自己的姓还给眼前的这个人,或许这样自己还能舒服一点。

“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不会住在那里的。”

说完她便起身想走,但是刚走到门口时她突然停下,转身看向依旧坐在沙发上的陈泽文。

“我建议你还是重新换一批家具吧,现在这些我看着都觉得可笑!”

“你……你给我回来”

坐在沙发上的陈泽文在听到这句话时愤怒的摔掉了杯子,有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这个女儿,每当看见那双与她妈妈几乎一摸一样的眼睛时他都会感到一丝的罪恶,在他心里始终还是怕她的。

在楼下的季玲在听到上面杯子摔碎的声音时赶忙跑了上来,但是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夺门而出的陈疏影。

“小影这是怎么了,你爸也是担心你,你好好跟她说。”

听她说完后陈疏影便停了下来,她刚想继续劝说时,陈疏影却转身看向她。

“我想一个人去我妈妈房间看看。”

看着她那双眼睛,季玲的心竟一下子沉了下去。

“啊……哦,好,一会我叫你吃饭。”

听她说完陈疏影便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季玲紧握紧了双手后才转身下楼。

来到屋内的陈疏影在看见桌上苏韵凌的照片时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她缓缓的走到了那照片的跟前然后蹲下。

看着照片上眉眼精致的女子时,思念之情再也抑制不住。

“妈,我回来了。”

当年母亲自杀的情景再现眼前,这个女人一辈子都在为她的男人而活,她倾尽所有来维持这个家,来爱她的丈夫和女儿,但是当她知道丈夫的背叛时却再也受不了了。

“小影,妈妈对不起你,你要记住,妈妈永远是爱你的。”

这是那天她上学之前母亲反复在她耳边说的,可是就在她放学回来一切都没了。

她不记得母亲躺在地上的样子,她只看到了血,一地的血红都蔓延到了她的脚下。

那天她不哭不闹的盯着那一地的血好久,直到陈泽文过来强行把她抱走。

听他们说母亲是抑郁症跳楼自杀,但是她从来不信。就在她的爸爸把那个叫季玲的女人带回家后,她才彻彻底底的明白。

有时她真的为她的妈妈不值,为了陈泽文那样一个穷小子,肯放低自己大小姐的身份去迁就他的一切。

他要做生意她就低头去找姥爷要钱,要关系,他要她在家相夫教子她就完全没有怨言的隔离了之前自己所生活的圈子,安心在家。

到最后他要出轨她都没有吵闹一句,只是默默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成全了他。爱一个人入骨或许也就这样了吧。

那天陈疏影在母亲屋里待了一下午。陈泽文站在门外还几次想要进去,可最终还是没能抬起开门的手。

晚上,季琛在晚饭前赶了回来,一进门他往屋里扫了一眼都没有看见陈疏影的影子,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陈疏影呢!”

“她妈妈房间里,在那一下午了。”

季玲帮他把衣服挂上之后便把他拉到了一边。

“琛儿,我听说是你要求她住你那的。”

“恩”

“你这孩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他们父女俩的事情你不要掺和,这次你让她回来我就不这么同意,现在你又把她弄到了眼皮子底下,你不怕她给你下绊子啊!”

“我心里有数,您别瞎操心了。”

说完他便转身上楼了。

“你陈叔叔叫你回来了去书房找他。”

看着儿子上楼的背影,季玲赶忙喊道,生怕自己忘了。

陈疏影伸手想要触碰照片上的面孔时,背后却突然出现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次她没有抗拒,任由着身体向后靠着。

季琛感觉到了她的依靠后,便把头埋在了她颈间,两人就这样默默的汲取着对方身上的热量。

“哭吧,我在这呢!”

一句话泪意便再次涌了上来,在他面前她不用掩饰。

晚上吃饭,餐桌上格外的安静,除了季玲偶尔的嘘寒问暖外只有筷子碰撞的声音。

过于压抑的气氛使陈泽文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他边上面无表情吃饭的女儿,然后轻咳一声。

“你上午回来说的住的问题,我不管了,但是找到以后必须告诉我在哪。”

陈疏影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她没想到陈泽文会答应,正要答谢时,突然感觉一丝目光转向了她,她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不过她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向陈泽文回了一句“知道了”然后低下头继续吃饭。

她感觉到那丝目光过了很久才转移开来,心里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但没想到刚吃过饭没多久,季琛就找了个理由带她离开了。

回去时季琛强行把她拽到了副驾驶上坐着,但是一路都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快到家时,她不禁暗自攥紧了手,。

车这边刚停好那边她就赶忙冲下了车,但是还是被他一把拽住然后向家里拖去。

“你放开我……放手。”

可是不管再她怎么挣扎,季琛的手都像一个铁钳子一样死死的攥着她的胳膊,怎么也挣脱不开。

“季琛你就喜欢用强的是吧!”

情急之下,话完全不经大脑的从嘴里蹦了出来,说出来的时候她自己都惊住了。

不过这话还是起了一些效果,季琛抓着她的胳膊停下来了。

“强,哈。”

他轻笑一声然后弯下了腰与她对视,陈疏影一时间觉得压迫感扑面而来。

“我就告诉你,什么叫用强的!”

说完不等她反应便压了下来。

陈疏影顿时感到唇上一抹炙热,然后完全愣在原地,等她反应过来想要去推时,那人早已长驱直入,她来不及想太多只能使劲的狠咬一下,顿时一股血腥味蔓延开来,季琛闷哼一声这才放开了她。但她完全没等他开口便一巴掌扇了上去。

“你混蛋。”

说完便转身跑回了家。

季琛不禁也愣在原地,他拿舌尖轻碰了一下嘴角的伤口,但是刚刚那个吻的余温还在,他不禁有些害怕,为什么现在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了,刚刚他完全没想太多就直接亲了下去。

但是害怕之后回想起那个吻时,心里竟有一丝淡淡的喜悦散布开来。

季琛有些忐忑的打开了家门,这是他第一次为未知的东西而感到心虚,但就在他看到陈疏影拎着箱子下来时的样子,那一丝的忐忑现在也完全被愤怒取代了。

“你干什么?”

陈疏影完全没有理他,独自拎着箱子向门口走去,在经过他时便被一把抓住。

“说话”

“放开”

这次陈疏影完全没有挣扎,只是在低头瞥了他一眼后冷冷的开口,看到她毫不掩饰的厌恶的眼神时,季琛的心狠狠的被刺了一下,下意识的放开了挟制她的那只手,但当他反应过来时,陈疏影已经走到了门口。

“陈疏影你今天要是敢踏出这个门一步,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可以让你在这个城市消失,要不咱们就试试。”

几乎是气急败坏的讲出了这句话,可陈疏影就仿佛没听见一样,打开门走了出去。

那一刻季琛感到了一阵惊慌,他觉得这次自己再也抓不住她了。

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大人的密爱甜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