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杀神张子枫魏雪妍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 时间:
  • 人间杀神橙年岁月
  • 来源:ZW

人间杀神张子枫魏雪妍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人间杀神张子枫魏雪妍》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人间杀神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十年韶光

海星福嘉园。

暮色四合,是夜!

一辆快速穿梭在昏暗道路的劳斯莱斯,停在了一栋豪华,冷清的别墅前。

车门突然被暴躁推开,魏雪妍快步冲到大门前。

开门……

进门……

一气呵成!

随后魏雪妍一脸挑衅对张子枫竖起中指,然后砰的一声……

大门合上了。

一阵凉风习习,某男感叹人心冰凉啊。

张子枫此时坐在车上,点了一根香烟,甚是觉得自己这美女老板有些意思。

不过这样挺好的。

至少这无聊枯燥的保镖工作不会让他想当逃兵。

此时魏雪妍心情大好。

什么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而且是让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家伙保护。

自己睡外边吧。

哼着歌曲,魏雪妍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裹着浴巾回到了房间。

在对着镜子吹头发的魏雪妍,殊不知此时在她身后,柔软的大床之上,张子枫正捧着一本时尚杂志书,眼睛却直勾勾打量着魏雪妍那窈窕的光滑背影。

"啧啧啧,没想到你身材这么正点,有些让我意外呀!"张子枫挑眉。

"啊,"魏雪妍尖叫跳了起来,吓得她猛然回头,就看到痞笑而来的张子枫。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魏雪妍害怕道。

张子枫亮出口袋的钥匙,淡淡道,"你外面地毯下不是留了一把钥匙嘛,怎么?不是留给我的?"

魏雪妍被张子枫逼到墙角,面红耳赤的她紧紧抓着浴巾,害怕到了极点。

整个徐州市惦记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

在她上任魏氏安保公司总裁期间,骚扰她的人不再少数。

无疑对于半夜,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张子枫,魏雪妍不害怕那是假的。

"你在怕我?"张子枫坏笑道。

"我凭什么怕你,我可是魏雪妍,"语气却显得没有底气。

"你……确认?"张子枫已经彻底将魏雪妍压到墙角。

此时的魏雪妍哪里还有白天的嚣张气焰,如今是紧闭双眼,手脚冰凉。

就在魏雪妍以为自己羊入虎口时,张子枫却又躺回了床上,似笑非笑打量还有这一面的魏雪妍,道,"这床挺舒服的,以后我征用了。"

魏雪妍不可思议睁开眼睛,"这……这就结束了?我还以为……"

"老板,你在说啥?"张子枫坏笑道。

"没,没什么,"魏雪妍劫后重生,突然反应了过来,变脸比天气还快道,"谁准你睡我的床的,滚出去,外面还有那么多房间。"

"没得商量,这个床就挺好的,还很香呢。"

魏雪妍气疯了,去拉张子枫,结果这家伙重得跟头牛似的。

"混蛋,你老板还是我老板,"魏雪妍尖叫道。

"你呀?"

"那我命令你,马上滚出我的房间。"

可是此时床上已经传来张子枫夸张的呼噜声了,魏雪妍瞪大眼睛,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就睡着了,太假了吧!"

从小到大,她还没有被人这么不尊敬过。

怒火中烧的她裹着浴巾来到一楼的沙发上,此时在听到自己房间传来响彻云霄的咕噜声,让她几乎接近崩溃。

叹了口气,深夜只听见冰山女总裁的魏雪妍,疲倦道,"我到底造了什么孽,爷爷你要这么对待我。"

第二天蒙蒙亮,习惯早起的魏雪妍却因为某男彻夜呼噜声,彻夜未眠。

此时在被人扰乱美梦的她侧过身,柳眉微蹙,显得一丝可爱。

"老板,你今天不上班吗?"一道烙印灵魂的噩梦声音惊醒了魏雪妍。

魏雪妍迅速起身,双手交叉在胸口,一脸冰冷盯着睡眠充足的张子枫,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敢碰我,我阉了你。"

"谁愿意呀,你就是脱光光我也没有兴趣,"张子枫痞笑道。

"你……"魏雪妍哑口无言,忍下清晨的第一口怒火。

而就在这时,门铃响起。

魏雪妍眉头一皱,她刚般的新家,谁会来找她呢。

"坐下,安静,"刚刚还一脸痞子气息的张子枫骤然语气冰冷。

"雪妍是我,韩文青,"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

"韩文青是谁?"张凡问。

"我们公司的安保总经理,昨天你们见过。"

此时韩文青一脸严肃站在门外,对于张子枫这个人,他真的放心不下。

所谓面由心生,张子枫给他的第一印象实在不太好。

门这时候开了,韩文青迅速露出一抹标准的暖男微笑,可是迎来的确实满脸胡渣,油光满面的张子枫。

"怎么是你?"韩文青语气带着一丝冰冷。

"怎么就不能是我?"张子枫敷衍道,"你要干啥?"

韩文青眼睛往门内观察,道,"我来看一下雪妍。"

"她挺好的,在床上睡觉呢,再见!"张子枫言罢就要不耐烦关上大门。

可是韩文青却猛然摁住了大门,脸上闪过一丝冷意。

"你是保镖对吧?"韩文青道。

"对啊。"

"那就请做好你保镖的份内事,知道我是谁吗?"韩文青自信道。

"你是谁,关我毛事,说完了吗,说完了赶紧回家去,你家长不担心你吗。"

骤然大门传来一股巨大的反弹力,韩文青脸色一变,直接就被震飞了出去,摔得他屁股一阵剧痛。

"该死的,"韩文青咬牙切齿道。

屋内,魏雪妍狠狠瞪了一眼张子枫一眼,道,"你干什么啊你。"

"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我保护你呀,"张子枫不以为然道。

"拜托,你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吧,"魏雪妍没有好气道。

"你没事吧,韩总经理?"魏雪妍推开门,看到已经爬起来的韩文青,皱眉问。

"没,没事,"韩文青收回怒容。

"你手流血了?"魏雪妍冰冷回头又瞪了一眼张子枫,这才道,"进来吧,我家里有医疗箱。"

言罢魏雪妍上了楼去拿医疗箱,而韩文青已经一脸冰冷走了进来。

在看到张子枫像爷一样穿着魏雪妍粉红可爱拖鞋,坐在沙发上时,韩文青怒火冲天,拳头不禁握紧。

他为了得到魏雪妍的青睐,足足在魏氏安保公司任恼任怨两年多。

徐州市的名门望族,富家子弟都说他疯了。

可是他不在乎,他只在乎魏雪妍对自己的感情。

如今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保镖横插一脚,竟然整整一晚上住在魏雪妍的别墅。

他如何不怒。

"你自己包扎一下吧,"这时魏雪妍下楼将医疗箱送了上来。

韩文青立即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向前接了下来。

这个过程张子枫暗暗嗤笑,这种两面三刀的家伙,还真是让自己喜欢不起来。

张子枫看了一下时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起身往门外而去。

"你去哪里?"魏雪妍问。

"怎么,离不开我了?"张子枫道。

"别不要脸了,"魏雪妍抱胸,假装冷漠道。

此时的韩文青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有点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放着吧,暂时你是安全的,等我回来,不要乱跑,乖乖的知道吗,否则打你小屁屁哟。"

魏雪妍呼吸一浑,似乎是想到昨天这家伙当着自己的下属,狠狠拍自己屁股的事情。

魏雪妍只觉得颜面无存。

"这个混蛋,"魏雪妍咬牙切齿道。

拿着魏老给的车钥匙,张子枫根本不需要导航往曾经记忆熟悉的地方开去。

他是在徐州市征兵入伍的,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争强好胜。

如今十年韶华易逝,那少年已经成了搅动风云的巅峰王者。

此番再看曾经熟悉的画面,感触良多。

最终劳斯莱斯停靠在了贫民区的小巷之外,张子枫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似乎是想起了十年前,他因为赌气,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场景,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自嘲来。

那个老头如今可还好?

这样想着张子枫向着熟悉的那条小路而去。

相比十年前,这里已经非常陌生了,而渺小了。

不过那棵大槐树似乎还是儿时的模样,张子枫不禁停下来属望着。

似乎是想到了曾经有个满世界都是自己的女孩,张子枫心里一阵温暖。

可惜呀,时间会改变一个人。

它改变了曾经的张子枫,也彻底改变了那个满世界只有自己的女孩。

街邻街坊此时正在张罗着什么,随着张子枫的到来,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

张子枫注意到了一个熟悉而佝偻的背影,脚步不禁停泄了下来。

只看见白发稀疏,面色苍老的男人,脸上萦绕着一层阴霾。

他无力的双脚颤颤巍巍撑着身体,裤脚挽起,蹲在井边就像一只垂死的老乌鸦,用他干枯的鸟爪死死抓着井口。

随着他一口一口旱烟从发黄的大牙喷出。

仿佛等待幼年乌鸦回巢的情形。

张子枫这一刻不敢面对他,不禁后退半步。

而就在张子枫准备打退堂鼓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诧异的女人声音。

"你……你是子枫?"

 

 

第五章物是人非

张子枫回头,只看见一五官端正,身材修长,肌肤雪白的女孩正一脸惊讶看着自己。

"子枫?"井边的老人原本浑浊的眼睛,骤然就跟明镜似的一亮,在人群之中慌张搜寻他日思夜想的孩子。

最终他目光停留在了张子枫身上,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

"爸,"张子枫嘴角露出一抹苦涩"我回来了。"

果然该来的还得来呀。

想他堂堂大魔王,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怕一个华夏暮年老头?

"臭小子,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老人不敢向前,一脸不敢相信表情。

整整十年了,他终究是见到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孩子。

"昨天……刚回来的,"张子枫来到父亲身边,不敢与其对视。

张子枫不是一个擅长表达感情的人。

其实父亲张卫国也不擅长。

父子二人就这样看着,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就在这时,张家一亲戚冷嘲热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十年前说去当兵了,结果从此销声匿迹,人人都说咱们张家养了一个白眼狼,你看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竟然等到张雪倩订婚的日子回来。"

"说到底呀,这白眼狼也只是张老头抱回来的养子,现在还回来看望就不错啦!"

张卫国神色一变,正要破口大骂,张子枫却淡淡一笑,道,"爸,雪倩要结婚了?"

张卫国老脸一红,别过头显得有些尴尬。

二人从小两小无猜,情同意合。

十年前他本是想让自己闺女嫁给张子枫。

只是这人呀是会变的。

初中那会儿,突然张雪倩有意避开张子枫,二人关系也越来越冷漠起来。

直到那一年,张子枫突然说要当兵,一去便是十年了。

如今看到张子枫竟然如此平静,张卫国不吃惊是假的。

要是曾经的张子枫,已经举起拳头已经冲了上去。

张卫国明白,这十年的时间,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张子枫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了。

在如今的张子枫身上,张卫国看到了睿智,沉着冷静,自信……

眼前这个自己养育十六年的孩子,让他觉得陌生无比。

"嗯,是咱们徐州市的一个富家公子哥,家里开公司的,雪倩也挺喜欢他的,所以……"

"爸,挺好的,雪倩应该也差不多到了结婚的年纪,"张子枫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没错,十年前,他确实喜欢张雪倩。

可是也仅限于十年前了。

如今的张子枫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懦弱,任人欺负的初中少年。

在雇佣界刀口舔血的日子,他已经蜕变成了一个陌生而可怕的自己。

看到张子枫已经释然,张卫国也彻底放心了。

"爸,这位是谁?"突然一道悦耳,语气无比高兴的女子声音而来。

张凡回头,只看见一穿着名牌,时尚自信的张雪倩。

张雪倩此时纤细玉手挽着旁边一五官算不上英俊,却给人一种富贵逼人的青年。

原本张雪倩脸上挂着幸福,喜庆的笑容,可是在看到满脸胡渣,皱褶短袖,粉红色拖鞋的张子枫时。

神色由高兴变成了呆泄。

呆泄变成了冷漠。

"张子枫?!"张雪倩眉头一皱。

语气是那样的陌生了,这倒是让张子枫莫名觉得心寒。

"雪倩,好久不见,"张子枫道。

"好,好久不见,"张雪倩礼貌性露出一抹职业微笑。

"这位是?"一旁张雪倩未婚夫打量着张子枫,眼底闪过一丝挡不住的轻蔑。

"我……我哥,"张雪倩尴尬一笑,手不由自主去抚摸头发。

张子枫的这身行头属实奇葩,这让张雪倩失望透顶。

甚至在这一刻,她都不想承认张子枫是自己小时候爱恋的男人,那实在让她觉得羞耻。

"你好,原来是姐夫,我姓秦,单名一个明,姐夫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小明吧。"

张子枫淡淡点头,礼貌性握手。

两人握手,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是让旁观者一脸嘲笑的韵味儿。

秦明收回手时,张子枫分明注意到秦明嫌弃的在自己裤子上擦了一遍,脸上却带着虚伪的笑容。

只不过这对于张子枫来说,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来这里只是想看看自己父亲。

"诶,我说子枫啊,你这离家当兵十年了,现在咋突然回来了?"一位亲戚语气多少有些调侃的意思。

张卫国不傻,在看到张子枫这身行头之后,已经明白了差不多,率先道,"我儿想家了,关你啥事,就你话多。"

"二叔,我也就是问问而已,要我说啊,子枫当初就不该去当兵,你看看现在混的,我都替他未来担心呀。"

"对了,雪倩,你男朋友不是开公司的吗,不如帮你哥一把吧,"亲戚故意想让张子枫难堪道。

毕竟是养子,而且张子枫从小性格就不讨人喜欢。

听到这里,张雪倩未婚夫秦明面露难色,"我们公司要的都是专业对口的员工,这可能……"

"算了,明,不同管我哥,公司要紧,"张雪倩尴尬到了极点。

如果说刚刚她看张子枫是冷漠,那么现在就是愤怒。

十年不回家,一回来就让自己如此难堪。

她好不容易遇到秦明条件这么好的伴侣,难不成你张子枫是要回来捣乱的吗。

你果然还对我有想法吗?

这一切张子枫尽收眼底,只是他神情看起来是如此的淡定。

甚至在四周人的冷嘲热讽之中,张子枫视若无睹。

张雪倩暗暗摇头,果然已经是烂泥巴扶不上墙了,这般侮辱竟然也没有反应,麻木了吗?

"爸,我回来就是看看您,我现在还有工作在身就先离开了,过些日子再来看你,"张子枫无视了张雪倩的愤怒目光。

在张卫国还来不及多说一句话时,张子枫已经大步流星往外离去。

此地已经不再适合他对待一秒,既然如此他便索性离开吧。

"张子枫,你站住!"

走出小巷,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张雪倩找了一个借口,追了上来。

"有事吗?"

有事吗?张雪倩微微一愣。

"好一句有事吗,张子枫你装什么高冷?"张雪倩脸上情绪复杂。

那是愤怒,冷漠,羞愧难当……

"我不知道你这十年到底在鬼混什么,不过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请你放手,现在我只想追求自己的幸福。"

说到这里张雪倩回头确定没人后,慌乱的从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一脸恨铁不成钢道,"哥,我再最后叫你一句哥,这钱你拿着,虽然不多,但是足够你做点小生意了,放了我,也是放了你自己。"

张子枫眉头一挑,此番看张雪倩的神情变得越发冷漠起来,一股无形的戾气吓得张雪倩手微微一颤。

张子枫至始至终没有去看银行卡,而是叼了一根烟,淡淡道,"好好照顾爸。"

言罢在张雪倩目瞪口呆下,张子枫直径离开了。

刚刚那个眼神……好,好可怕。

张雪倩不禁打了一个激灵,这一刻她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如此陌生,让人觉得神秘。

甚至张雪倩为自己刚刚说出的那一句"放手,"而羞愧。

因为她分明从张子枫的眼神和嘴角,判断出张子枫对此不屑。

十年光阴,张子枫到底经历了什么,没人清楚。

张子枫上了车,再回头望了一眼儿时的小巷,终于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不留半点回忆。

而就在这时,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一个陌生号码,还是国外的?

张子枫眉头一挑,似乎明白了什么。

接通的电话,张子枫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并没有开口。

对面沉默了大约三秒钟,终于传来咳嗽声。

"你听说过一个男人吗?他叫张子枫,"根据听话的声音,可以判断出是个成年人。

张子枫淡淡吸了一口烟,道,"他是谁,很帅吗?"

男人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还真以为自己打错了。

"他呀,有很多称号。"

"传说十九岁代表华夏参加全球兵种对抗赛,成为历史上最高评价,最具备价值的最强兵种。"

"还有人说他离开华夏后,一年时间不到,竟然又在雇佣界打在一片自己江山,一跃成名为雇佣界的王。"

"我所知道的是……他还是世界第一科技工业的幕后老板,身价财富足矣对抗任何一个帝国。"

"额,对了,最重要的是他年纪轻轻就成了世界联盟的成员之一。"

"看起来你很了解他嘛,"张子枫平静道。

"那当然,可惜呀,"突然男人语气一变,带着一丝冷嘲热讽道,"这一切似乎都随着五年光阴,烟消云散了,听说他竟然沦落到做一个保镖了?"

"你他娘的,如果是来废话的,我挂电话了,"张子枫眉头一挑作势便要挂断。

"诶,别别别,别呀,老大,"电话里语气变得慌了起来,然后嘿嘿一笑道,"老大,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吗,兄弟我都想死你了。"

"有事说事,别给老子兜圈子,"张子枫太了解对话的家伙了,所以并没有废话。

"老大,我就是想说,你什么时候重出江湖,现在天变了,没有你,都已经乱了套。"

张子枫眸子闪过一丝阴冷。

似乎是回忆五年前的事情。

骤然一股恐怖的杀气弥漫出来。

而就在这时,张子枫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似乎注意到了什么。

只看见小巷口,秦明拿着电话鬼鬼祟祟走了出来。

似乎在说着什么。

 

 

第六章女明星沈汐汐

"草,这贱货给我装纯洁,非要结婚之后进入正题,不是因为已经在她身上浪费了那么多时间,老子早就甩了她了,老子用得着浪费这么多时间吗!"

秦明一脚踢开脚下的石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不过那贱货身材挺辣的。"

"行了,不跟你废话了,晚上地点你们定,记得叫几个懂事的妞!"

秦明脸上闪过一丝兴奋,在挂断电话后,刚刚那纨绔的模样瞬间改变。

此时他又成了一个富有礼貌的富家公子哥。

可是就在他转身准备进去时,突然迎来的是一张手。

张子枫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直接掐住秦明脖子举在空中。

"你……你放手,"秦明拼命瞪着双腿,直翻白眼。

张子枫的力道实在可怕,让他脖子几乎要断裂。

"刚刚的话我听到了,"张子枫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哼,听到了又怎样,男欢女爱,各取所需,都特马什么年代了,"原形毕露的秦明嗤笑着,手拼命去掰张子枫手指头。

结果却是徒劳的。

"你会因为你这句话付出代价的,"张子枫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来,手中力道猛然加重。

顿时秦明发出痛苦的声音,双腿的踢打也越来越无力。

眼看着这个关头,一道愤怒,慌张的声音传来。

"张子枫,住手!"

张雪倩跑了过来,扬手猛然打在了张子枫脸上。

"啪!"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张雪倩手掌火辣辣的疼,反倒是张子枫只是眉头一挑。

"你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别以为你有力气就为所欲为,快把秦明放下来,你个疯子!"

秦明满脸通红,嘴角却勾勒出一抹挑衅的笑容。

仿佛就在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我说的男欢女爱,各取所需。

张子枫叹了口气,把秦明甩了出去。

张雪倩恶狠狠瞪了张子枫一眼,方才去扶起秦明。

"明,你没事吧?"

"没……没事,"秦明假惺惺微笑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哥突然就攻击我,说我夺他所爱。"

"张子枫,你太过分了,"张雪倩美目有泪花,她愤怒瞪着平静的张子枫,几乎是咆哮着,"你滚,滚呀,我们张家不欢迎你。"

现在说什么,张雪倩也不会信的。

张子枫不想多说什么。

只是在看向一脸得意洋洋的秦明时,张子枫淡淡道,"后果自负!"

言罢张子枫上了魏雪妍的劳斯莱斯豪车,油门一踩,直径离开了。

……

中午,烈日当空。

一辆劳斯莱斯正一高速在马路穿梭着。

张子枫迅速拨回电话,只说了一句,"按照我刚刚说的做,迅速调查华夏境内见不得光的组织,只要有一个离开华夏,格杀勿论,顺便给我查查徐州市的异动。"

"好,没问题,"男人不带思考道。

挂断电话,张子枫猛踩油门,车速直接飙升到了一百三十迈。

"我去,开这么快,"这时,一辆大众警车内,一位大眼睛的女警花丢掉手中的泡面,兴奋无比。

"总算有工作了,"女警花兴奋的一踩油门,直接追了上去。

"前面的劳斯莱斯车主,你已经涉嫌交通违规,现在立即靠边停车,再说一遍,你已经涉嫌交通违规,请立即停车,"女警花拿出对讲机,声音在空荡的马路激荡着。

可是这时,张子枫却将手伸出窗外。

女警花疑惑,"这家伙什么意思?"

很快她就明白了。

"哈,你个混蛋,竟然敢挑衅我!"

原来张子枫竟然竖起一个中指。

随后劳斯莱斯骤然加速,在一个弯道精准漂移,直接将女警花甩得远远的。

这个举动彻底惹恼了女警花,奈何只能愤怒拍打方向盘,发誓已经要将张子枫绳之以法。

海星福嘉园,张子枫大摇大摆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此时魏雪妍已经打扮的井井有条。

精致的淡妆让她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

上身卡其色齐肩短袖,下身紧身长裤搭配休闲鞋。

此时魏雪妍刚好下楼,看到张子枫回来,冷漠道,"收拾一下,等下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儿?"张子枫道。

"跟你没有关系,记住你是保镖,我是老板,"魏雪妍直接把包包丢给张子枫,表明二人身份。

"那走吧,"张子枫作势便起身。

魏雪妍一愣,指着张凡这身奇葩装扮道,"你这身装扮出去,不是丢我的脸吗?"

"我是你保镖,又不是你老公,丢什么脸了,再说了我这是混搭风,你不懂,"张子枫没羞没躁道。

魏雪妍脸皮跳动着,竟然无言以对。

半个小时之后,张子枫将车停在了一家著名西餐厅外。

此时魏雪妍下了车,取下墨镜,道,"你,外面等着。"

可是魏雪妍前脚刚进门,张子枫就踩着魏雪妍的粉红拖着,背着手跟随了进来。

"嗯,吃西餐呀,我最喜欢了,"张子枫裂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满意道。

魏雪妍差点没有一跟头摔倒。

在看到整个西餐厅看张子枫就跟看奇葩的表情下,魏雪妍通红着脸,低下头,咬牙切齿道,"混蛋,你是没有听明白我说什么吗?"

"听明白了啊。"

"那我说了什么?"

"小枫枫,今天老板我请客,你随便吃!"张子枫自编自导自演,随后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那是相当不客气。

"小二来碗牛肉。"

西餐厅鸦雀无声。

服务员一脸懵逼的走了出来,道,"先生要点什么?"

"你个混蛋,"魏雪妍迈着修长饱满的大腿,怒目圆睁道,"马上出去,我命令你!"

"干嘛,不就是吃你一块破牛肉嘛,至于吗?"张子枫痞笑道,"再说了,我连你豆腐都吃了,吃快牛肉不算什么。"

此话一出,整个西餐厅的人,眼睛齐刷刷扫向魏雪妍。

很显然魏雪妍在徐州市,还是出了名的美人儿,自然有人识得。

张子枫的一番话,不禁让大家想入非非,震惊四座。

这样的屌丝跟徐州市第一美人儿,魏雪妍有这么亲密关系?

众人一片惊呼。

看到这里魏雪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小拳紧握的她,勉强露出一丝尴尬而愤怒的笑容来。

"你厉害,"魏雪妍说完这句话后,选择了一个距离张子枫较远的位置坐下。

为了防止被某些人偷拍,她快速戴上墨镜,沉浸在自己怒火冲天的世界。

而就在这时,西餐厅的旋转门又进来了一道窈窕身影。

只看见是一位身穿红色长裙将她雪白肌肤衬托得完美无瑕,哑色长发盘起,露出性感锁骨。

身材高挑的她曲线成熟。

只是可惜没人看得清她的五官。

相比魏雪妍戴着墨镜,她就要夸张太多了。

这女子带着黑色口罩,口罩上面印着一只加菲猫的logo,同时也通往墨镜搭配,整张脸都遮得严严实实的。

女子观望了一阵子,很快吸引到了张子枫的注意力。

对于阅女无数的张子枫来说,即便自己不用看她的脸,也能猜测到她一定是个极品美女。

她所散发的自信气质很快吸引了在场大部分男士的注意力。

只不过可惜,整个过程女子表现的及其淡定,似乎对于大众这般炙热眼神习以为常。

她似乎是在确认什么,随后快步走向张子枫,道,"先生,这个位置是我预订的,请你换到别处去。"

张子枫嘴里正叼着肥美的牛肉,听到这番话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魏雪妍突然走了过来,捂住了女子的视线。

"猜猜我是谁?"

女子微微一笑,道,"我猜你一定不是我的好闺蜜。"

"切,爱是不是,我走了,"魏雪妍红唇一撇,作势要走。

女子慌了,赶紧嘿嘿笑着去拉魏雪妍,道歉道,"开玩笑啦,雪妍,好久不见啦,你还是这么漂亮。"

魏雪妍听到这句夸赞的"实话"喜笑颜开。

"我怎么能跟你沈汐汐这样的大美女相提并论呀,毕竟你可是公众人物呢。"

沈汐汐吓得赶紧捂住了魏雪妍的小嘴,惊慌道,"嘘,小声点,你想害死我吗,知道我是公众人物,还敢说出来,我裹得这么严实不是白忙活了。"

言罢二女无视旁边张子枫,互相牵着手就兴奋的坐了下来。

二女可是从初中开始到大学毕业,形影不离的好闺蜜。

一个成了华夏著名安保公司总裁。

一个成了华夏著名的大明星。

但是二女却并没有因为工作性质而感情变淡,反而越发深厚。

二女相聚,肚子憋着一大堆闺房私话,此时小声交谈着,殊不知全被无视的张子枫听在心里。

"话说你真的被袭击两次吗,"沈汐汐说到了自己关心的话题上。

事实上这一次她丢下手头的通告,一部分原因是担心自己最好的闺蜜。

魏雪妍点头,似乎是想到了某些事和某些讨厌的家伙,心情瞬间不好了。

"对了,你不是说魏爷爷给你找了一个非常讨厌的保镖吗,在哪儿,竟然跟你同居,帅不帅?"

 

人间杀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人间杀神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人间杀神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