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听说,我们曾经相爱过》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林暖沈之初)

2022-04-21 10:55:29小说名听说,我们曾经相爱过作者一米ZH

小说简介:《听说,我们曾经相爱过》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林暖沈之初,是一米所著的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林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一个又一个重重地磕着响头,而她哀求的人,却连一个眼神...

《听说,我们曾经相爱过》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林暖沈之初)

爱他,让她家破人亡。爱他,让她丢了半条命。爱他,让她知道了,她的情深比草贱。她燃烬自己,却也捂不热他。可他却在想着如何折磨她。他曾是她的星辰大海,却没有想到,他是一缕烟火,瞬间没有。他后悔了。她却从他的世界消失了。他疯狂的找遍了她走过的地方,却找不到。他疯了。沈之初只记得林暖说过天下红雨,昼夜颠倒,星星能够出现在白天,那时候,他就能见到她。

第1章 你只配苟延残喘活着

“沈之初,求你,放过我哥哥!”

“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林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一个又一个重重地磕着响头,而她哀求的人,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滚。”

林暖悲哀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这是她爱了十六年的人。

为了他,她不择手断;为了他,她不听家里人的反对,与全世界作对也要嫁给他。

她不是不知道,沈之初的心底里有个白月光;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爱惨了的人,手段有多么狠厉,心肠有多么冷漠。

可她当初怎么就被冲昏了头脑,一厢情愿地相信,只要自己嫁给他,只要自己够努力,只要自己用自己的真心,就算是再硬心肠的人,那冰冷的心都会被自己捂热呢?

“我错了,是我错了……”

林氏集团落败,哥哥车祸成了植物人,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的父母双双遇害,林家一切的不幸因她而起。

那些人说的没错,她就是扫把星!

“你说,要我怎样?离婚,消失,什么都可以!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救救我哥!”

她呆滞着眼神,像是秋天一棵将要枯死的树,口中喃喃。

她唯一的哥哥,在医院里续命。

她已经害了全家人,不能再任由男人将恨意报复在哥哥身上,她受不了。

男人终于从车上走了下来,他走向林暖,蹲下身子,一把掐住林暖的下巴,硬生生逼她抬起头来。

“求我?林暖,你有什么资格求我?”男人声音低沉,宛如深潭寒水,“你有什么,能和我交换?”

“我……”抬眸,林暖对上了男人那怒火滔天的眼神,男人对她的恨意早已经没有任何的掩饰了。

而她,在自己爱上他的那一刻,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筹码。

“如果,如果,”她艰难地开口,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如果我死呢?”

“你说什么?!”沈之初的声音冰冷到了极致,他捏着林暖下巴的手用力,林暖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但就这一声闷哼,好像触动了沈之初对林暖所有的恨意。

男人起身直接一脚将她踹开,随后结果司机递过来的手帕,擦拭了一下,像丢垃圾般的丢弃在林暖的面前,转身欲走。

“我可以去死,只要你放过我哥哥!”林暖着急的嘶喊着,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沈之初离开,更加不能让哥哥因为自己,而被医院给赶出来。

“我死,我死!我这就死,求你……”

她等了沈之初好几天,腿都跪断了,才得来这个机会,说什么也要保住哥哥才行。

“呵,”沈之初冷哼了一声,“林暖,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真的会让你舒舒服服去死吧。”

“那你……”听了沈之初的话,林暖心底泛起了一丝不应该有的暖意,她瞧不起自己的愚蠢,可她却还带着一丝的冀望。

或许,他对她并不是说没有任何感情的?

可沈之初下一句话,却将林暖所有的冀望给击得粉碎。

第2章 她还活着

“死是多么简单的事情,”那声音宛如地狱里来的恶魔一般,冷血到了极致,“对你这样的贱人,生不如死才是你该有的下场。”

林暖嘴角轻扯着苦涩的笑容,原是,她想太多了。原是,她又痴人说梦了。

一次又一次。

是啊,沈之初恨透她了,怎么肯能会轻易的就放过她呢?

天,下起了雨。

林暖抬头看着天空,满眼的悲凉。是不是她死了,就能将这一切结束了。

“沈之初……”

沈之初似乎早已经猜透了林暖的想法,他一步步的向前,脚却踩在了她的手背上,冷冽的说道:“对了,不要妄想着死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宛如地狱里来的恶魔。

“你要记住了,你活着,你哥哥还能苟延残喘。你若是死了,那你哥哥,我会让他后悔活过。”沈之初平静的说着,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在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他对她的冷血,真的是可在骨子里去了。

说完的沈之初的脚用力的落在林暖的手指上,用的摩擦着,似乎觉的还不够一样,用力的往下踩着。

“啊……”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林暖依旧跪在地上,而她的手,被踩的早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可她却像是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身体上的痛,早已经不及她心里的痛。

她仰着脸,感受雨滴像耳光一样打在她脸上,混着泪水血水,落了一地。

她错了,真的错了……

“林暖,你是如何对待柔儿的,我会让你好好的体验一遍……”

“好好享受,不要半途而废,”男人俯下身,一把抓起她的头发让她痛苦地后仰着,“记住了?”

“沈之初,陈柔的事情,真的不是我……”

“嘭”一声巨响,玻璃杯碎了。而碎片上有一些血迹。

林暖歪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又因为雨水的浇灌,看着异常的恐怖。

“你不配喊出柔儿这个名字。所有的人都可以,只有你不配!”

林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为了哥哥的事情,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奔波着,而身无分文的她,更加是拮据的可怜。在被沈之初砸一下,又流了那么多血,她只觉的眼前的视线模糊不已,整个人摇摇欲坠。

可这一切在沈之初的眼中却是那样的可笑,他直接关上车窗,将车开走,慢慢的从林暖的视线中离开。

林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整个人在也坚持不住了,昏倒在了雨中。而地上都是血迹,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路过的人都不敢出手,沈之初可是有着一手遮天的能力,谁帮忙,就是与沈之初为敌,自然也没有人那么傻,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得罪沈之初。

在林暖闭上眼睛那一刻,却看见了一双红色高跟鞋,视线慢慢的上移,却发现了一张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脸。

林家的养女——陈柔。

她不是死了吗?

她伸手,想要去抓陈柔,却没有力气。对上陈柔那嘲讽的笑容,她整个人直接昏倒了过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