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极品狂医》古一山大结局在线试读by天降横财

  • 时间:
  • 都市极品狂医天降横财
  • 来源:WXB

《都市极品狂医》古一山大结局在线试读by天降横财

《都市极品狂医古一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极品狂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徒手止血

罗至容冲到病床前,看一眼父亲的样子,急忙看向心电检测仪。

那条线上下波动,没有变成一条直线的迹象。

罗至容松了一口气,即便他医学知识极其匮乏,但也知道父亲从生死关头闯回来了!

他拉住赵飞常的手,感激地说道:“赵院长,太感谢你了!我罗家记住了这个恩情!”

赵飞常忙抽回手,笑眯眯地道:“是韩医生和古先生把罗老救回来的,你要感谢他俩才对。”

罗至容看向韩医生,说道:“韩医生,我——”

韩宛颖冷声打断道:“你没穿消毒服,还不快点出去!万一你父亲细菌感染了怎么办!”

罗至容一愣,讪笑一下,急忙推门出去。

他刚才着急闯进来是觉得父亲快不行了,进去看最后一眼。现在知道父亲无碍,他的一颗心也放肚子里了。

手术室里进行最后的消毒和清点手术器械。

赵飞常看着古一山感慨道:“我早知道你医术高明,没想到你师父把你教的如此出色!”

他心里也在感慨,古一山才二十二岁便医术惊人,水平比他这个沉浸在医海半生的老头子还强上几分。

真不知道十年后,不,五年后,古一山的医术会是怎样的境界!

古一山神色淡然,似乎不过是小事一件。

他露出温和的笑容:“赵叔,有件事我还要麻烦你一下。”

赵飞常佯装不悦道:“你这孩子跟我还这么生分,有事就直说!”

古一山脸色微红,有些不太好意思:“赵叔....出门前,师父就给我三百块钱,我现在没钱了。”

赵飞常愣了一下,哑然失笑。

他倒是忘了这一茬,古一山和师父虽然在医术惊才艳艳,但很少走出山门,缺少社会经验。

“到了赵叔这里,还能缺了你吃喝不成。你就住在我家吧。”

古一山点点头,心里有些感激。

众人脱掉手术服,一起向外走去。

古一山随意瞥一眼身旁的护士,脸色突然一变。

“等下!你站住!”

众人一愣,疑惑地看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一山无视护士的目光,走了过去,用镊子夹起一块沾满血的纱布。

“这纱布为什么缺了一块!”

众人一惊,赵飞常和韩宛颖快步走过来,看向那块纱布。

两人脸色大变!

这纱布沾满了血,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它少了一小块!

赵飞常惊道:“小王,这是怎么回事!”

被称作“小王”的女护士也是一脸疑惑,摇了摇头,诧异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韩宛颖冷声道:“大家快找一找。”

众人顾不得离开,在手术室里寻找丢失的那一小块纱布。

五分钟后,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找遍了手术室也没看到那一块纱布的踪影。

那么...这块纱布很可能被遗忘在病人的体内!

赵飞常一拍大腿,怒道:“小韩,你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快点开腹取出来。”

韩宛颖脸色十分难看,苍白的好像没有血色一样。

她作为主刀医生,出现医疗事故,责任肯定落在她头上。

可是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如何把那块纱布取出来!

腹腔里有一块异物,不单会影响病人的恢复,运气不好的好,甚至会害掉病人的姓命!

想到这里,韩宛颖又惊讶又庆幸。

她用古怪地眼神瞥一眼古一山,如果不是他提醒,众人就忽略了这件事情。

顾不得说话,韩宛颖穿上手术服,护士们又重新准备手术器械。

罗至容站在门外,疑惑地看向走出来的护士。

明明手术已经成功了,为什么还不把父亲推出来呢?

难不成...又出现什么事情了!

罗至容心中一惊,拦住女护士,问道:“什么情况,我父亲怎么还没出来?”

女护士心中发憷,敷衍道:“还有点善后处理没做完,你再等一会儿。”说完,她急忙走开,去取新的手术器械。

罗至容站在原地,脸色松缓了许多,可是看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他心中莫名有些慌乱。

韩宛颖站在手术台上,利落地划开刚缝好的伤口,罗老腹部的情况顿时展现在眼前。

“抽吸!”

随着抽吸机嗡鸣一声,腹部的鲜血开始减少,视野清晰起来。

韩宛颖拿着手术镊,小心翼翼地拨开血管,寻找着那丢失的纱布。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足足用了二十分钟她仍然没找到那块纱布。

纱布破损后呈柳条状,又吸收了许多鲜血,想要找出它极其困难。

赵飞常额头上布满黄豆般的汗珠,焦急地巡视着病人的腹腔。

古一山神色平常,一双眼如同猎鹰一般,不放过任何的细节。

韩宛颖眼前一亮,发现藏在肝脏下方的那块细纱。

古一山脸色一变,惊道:“小心。”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一团血花激到韩宛颖的护目镜上。

警报声立刻响起。

女护士惊道:“病人心跳在下降!”

该死的,不小心把血管弄破了!

韩宛颖心头一慌,把纱布扔到仪器车上,急忙寻找出血点。

警报声好似死神的镰刀,一下一下敲打着她的心脏,死神正在靠近手术台上的老人。

她手脚慌乱,视野中一片血污,根本找不到出血点。

这时,一双白手套出现在眼前,插在病人的体内。

韩宛颖看向这双手的主人,厉声道:“你在做什么!”

古一山脸色凝重,吐出两个字:“闭嘴!”

韩宛颖脸色极为难看,正要呵斥他不要乱来,就听见护士惊喜的声音。“病人心跳恢复平稳,出血点找到了!”

听到这话,韩宛颖双眼猛然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年轻人。

徒手止血!?

很多医生都练习过徒手止血,可是在高端医疗设备的辅助下,他们很少用到这项技能,只有条件较差的急诊科才经常用到这手法止住病人外伤。

最关键的是,古一山是怎么一瞬间按住出血点的?

韩宛颖咽了一口唾沫,低头定定地看着盈满血污的腹腔,心中一片震惊!

第10章 说实话没人信

把出血点找到后,韩宛颖很快缝好破损血管,开始缝合皮肤。

赵飞常抬起袖子擦一把汗水。这一场手术惊险万分,事故频出,若不是古一山帮忙,恐怕罗老下不了手术台。

想到这里,赵飞常也是后怕不已,见手术到了收尾阶段,拉着古一山往外走去。

刚出门,就看见焦急万分的罗至容。

“我爹手术怎么样了?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问题如连珠炮弹一般,罗至容满脸急切。

赵飞常顿了一下,在这种时候不宜向家属讲述实情,他沉声道:“手术很成功,正在缝合阶段,罗总不用担心。”

听到这句话,罗至容松了一口气,再次对赵院长表达感激之情。

跟他敷衍了好一会儿,赵飞常和古一山才脱身,来到院长办公室。

赵飞常把白色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侧头道:“一山,你可是有口服了,上周刚下来的雨前龙井。”

茶香四溢,白气晕染而不散。

两人呷一口茶,露出舒畅的神情。

以前赵飞常拜访古一山师父时,常常带些好茶叶,三人便一起饮茶。

赵飞常开口道:“一山,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古一山想了想,他下山的主要目的是寻找妹妹,可是这人海茫茫,到哪里去寻找妹妹呢?更何况,他对妹妹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一时间,他陷入沉默中。

赵飞常放下茶杯,说道:“既然你没什么打算,不如我帮你参考参考。”

古一山点点头,开口道:“赵叔您请讲。”

赵飞常说道:“一山,你空有一番医术,但是你没有行医执照。今天算是特殊情况,正常来说,不能让你治疗病人。当务之急,你应该去考一个行医执照。

另一方面,我认识很多老患者,他们有各式各样的杂难疑症,而且身份都不简单。我觉得你可以走高端路线,去治疗这些人。”

古一山点点头,凭他自己很难找到妹妹,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两人又闲聊一会儿,有护士把赵飞常叫走。

古一山干脆自己出去转转,走到医院门口,他突然注意到一个熟悉的人。

这不是公交车上的那个流氓吗?

李向前也认出了古一山,他连连后退几步,惊吓道:“你怎么在这里!”

古一山想到李向前公交车上的那些话,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你是仁和医院的医生?”

在自己地盘上,李向前有了底气,反问道:“我不是医生,难不成你是?你有行医执照吗?”

古一山似笑非笑死看着他,摇摇头走出大门。

李向前松了一口气,向外走几步,探着脑袋确认古一山走远了,表情陡然凶狠,朝地上狠狠啐一口,“什么玩意!”

以前,古一山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十几公里外的小县城,那里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市场里什么都有,他身上的中山装便是在那里买的。

可是跟眼前的景象相比,古一山觉得县城好像厕所一样。

高达百米的大楼耸立在道路两旁,压得人喘不过来气。马路上车流如织,就连信号灯也比县城里的繁华。

古一山兜兜转转,看得眼花缭乱。

眼见天色快黑了,古一山按原路返回仁和医院,敲开院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

古一山推门进去,赵飞常起身,笑道:“你可算回来了,不然我就派人找你去了。这城市跟村子不一样,很容易走丢。”

古一山笑道:“确实很容易走丢,街道长的都一样。”

赵飞常开口道:“罗老想要见你一面。”

见古一山露出疑惑的表情,赵飞常解释道:“韩宛颖把手术经过原原本本告诉罗老,罗老很感激你的帮助,提出见你一面。”

说完后,赵飞常压低声音道:“罗老身份不简单,结交他对你有好处。”

古一山点点头,他没有社会常识,但还是通晓人情世故的。

两人来到罗老的单人病房。

刚一推开门,古一山颇感意外地看向病床上的老人。

老人刚做完大手术却神采奕奕,眼眸没有丝毫浑浊。只看精气神,他跟成年男人一样。

赵飞常态度恭敬,笑道:“这位便是古一山,我老友的弟子。”

古一山礼貌点头道:“见过罗老。”

罗铮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心里不觉有几分吃惊。

刚看时觉得平平无奇,气质普通。可一旦细看,就发现这个人不同之处。即便他衣着老土,可是与周围环境完美相融,让人很难无视他的存在。

罗铮干瘪的嘴巴动了动,“你很不错,救了我的命。”

古一山淡然道:“医者仁心,应该的。”

罗铮暗暗点头,继续说道:“我儿子性子急躁,若是冲撞了医生,我替他赔个不是。”

古一山应和地笑了笑,他没把那点小事放在眼里。

场面话说完了,罗铮眉头一皱,问道:“古一山,你怎么看待我的病?”

一旁的赵飞常使了个眼色,古一山看到了,说道:“三个月,我保证你跟正常人一样。”

赵飞常:“.....”

他使眼色就是不想让古一山把话说的太满,结果古一山好像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罗铮闻言,神色一动,却没有喜色。

他了解自己的病情,别提三个月,恐怕是三年都治不好。可是古一山却夸口三个月就治好,这不是忽悠人吗?

若非他听说手术室里古一山的亮眼表现,还有赵飞常反一直夸赞这个人,不然他才不会亲自见一个小辈。

心中十分失望,罗铮面色上却不为所动,笑道:“如果能治好,倒要好好感谢古先生了。”

古一山点点头,正要说话,罗铮说道:“古先生,我累了,不如咱们下次再谈。”

古一山愣了一下,笑着点点头,离开房间,赵飞常打个招呼,也跟着离开了。

两人回到办公室,赵飞常的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我猜罗老是把你当骗子了!”

第11章 电话

赵飞常说道:“罗老看了不少名医,知道自己病情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你张口就说三个月治好他的病,他自然而然把你当骗子了。”

他替古一山惋惜,罗老给过他一次机会,未必会给第二次机会。

古一山明白了罗老态度转变的原因,虽然被当作骗子,情绪却没有变化,平静道:“他把我当骗子,是他错过了治愈的机会。”

赵飞常一时语塞。

事实的确如此,如果说天底下有人能治好罗老,那一定非古一山师徒莫属。

他暗暗思量着如何劝罗老接受治疗。

晚上。

赵家。

赵飞常对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热情道:“他是古一山,我老友的孩子,暂时住咱们家里。”

钱丽娟笑眯眯地说道:“小古啊,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一样,有什么需要跟阿姨说就行。”

她的笑容很自然,没有因家里住进外人,而又什么埋怨。

赵施平默然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古一山礼貌地说道:“打扰阿姨了。”

赵家是一个二百平米的大平层,钱丽娟抱着崭新的床上用品,帮古一山铺好,说道:“小古,你以后就睡在这里了,厕所在厨房旁边,如果渴了饿了,冰箱里有现成的。”说完,她走了出去。

古一山四处看了看,墙上贴着精美的壁纸,沙发衣柜之类的家具都很齐全,床对面是一个液晶电视,地板光亮而洁净。

他很满意。他从来没住过这么漂亮的房子。

新鲜了一会儿,古一山靠在床头,翻看着赵飞常给他的医学书籍。

他在师父那里也学了很多现代医学,但是那些教材都很老旧,有不少错误。

看了一会儿书,古一山便觉得收获良多,不得不感慨西医也有很多独到之处。

.......

热夏里,天亮的很早。

天际刚刚出现一抹微亮,古一山便睁开了眼睛。

虽然耳边少了鸡鸣,但是二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他无论身处何地都早早醒来。

钱丽娟打着哈欠,穿好睡衣,走向厨房,她要给念高中的儿子做早餐。

突然,她看到客厅里的古一山。

古一山身着黑色劲装,似乎是在打拳。

钱丽娟有些不确定,因为那动作很慢,就跟公园里的大爷一样。

钱丽娟出声道:“小古,你起来的真早。”

古一山收功,说道:“以前在山上住,习惯早睡早起了。”他一身汗水,浑身黏糊糊的。

钱丽娟好奇道:“你以前住在山上?”

“嗯,我和师父住在一起。”

“那你上过学吗?”

“师父教我读书写字。”

听到回答,钱丽娟心头一紧,眼神中多了一丝怜悯,语气更亲切了:“你换身衣服,阿姨给你做早餐。”

“谢谢阿姨。”

古一山对这种眼神习以为常,事实上,他从未觉得自己有多么可怜。

从小到大没缺少过吃穿,像父亲一样的师父还教会他一技之长,唯一的遗憾便是生死不知的妹妹。

古一山换衣服时,捏着脖子上的半块玉佩,心头隐隐作痛,不由得看向窗外,天地虽大,妹妹又在哪里呢?

.....

钱丽娟上班,赵施平上学,赵飞常去会见老朋友,家里只剩下古一山。

他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兴趣,老老实实地待在客厅,读着遗传学书籍。

他和师父治好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疾病,可论其病因,师父也说不出来一二。

通过这本书,古一山才恍然发现遗传病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一边看书,一边思忖着如何从基因上改变性状特征。

这若是被遗传学大家知道,一定会嘲笑他异想天开。

铃铃铃!

突然,客厅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古一山瞥了一眼,走过去接起来。

“老赵啊,你手机怎么打不通。我这边有个病人需要你过来一趟。”

“您好,我不是老赵,我是古一山。”

“不是老赵?”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很诧异,“古一山是谁?”

古一山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老赵的徒弟。”

那声音更是惊诧,“老赵收了徒弟居然没告诉我!行了,你把老赵叫过来。”

古一山回复道:“老赵不在家里,去见老朋友了。”

“哪个朋友?”

“不知道。”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下,说道:“小古啊,你学了老赵几成功力?”

几成功力?

论医术水平,古一山自然强过赵飞常。

话刚要说出口,古一山蓦然想到昨天的事情,他说道:“八成。”

“八成!那够用了!你赶紧来莲花区和平街43号的第一医院,到了地方你给我打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人显然是个急性子,语气很急,做事也很急,说完后便直接挂了,也不等待回复。

古一山想了想,那边应该有很重要的病人,又联系不上老赵,自己应该去看看。

.......

第一医院,顾名思义,它是这座城市里最大的一家三甲医院,以前它有另外一个霸气的名字————北方战区第一医院。

这种医院向来是最好的。

古一山站在大厅里拨通了那个“急性子”的电话。

“你是谁?”

“你好,我是古一山——”

“急性子”打断道:“你现在在哪?”

古一山四处望了望,说道:“门诊缴费的地方。”

“站着别动,我马上就到。”

说完,他再次挂断了电话。

听声音年纪大概和老赵一样,可这做事风风火火,想来火气很旺,嗓子略有些干涸,这是阴火浸肺,应该开景天、雪见草、徐长卿,嗯,再加二两忍冬和春砂仁.....

就在古一山思考药方的时候,一个白发婆娑的老人冲出电梯,在门诊处看了又看,又向四周走了几处,似乎没找到想要找的人。

老人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抽出手机,拨打电话。

一秒钟后,他突然听到身后有人手机响了,声音很大,像是广场舞大妈用的破音响。

“喂,我是古一山。”

耳边和身后同时响起温和的声音,老人咦了一声,回头看去。

都市极品狂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都市极品狂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极品狂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