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这个书生有点呆燕婉苏清河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22-04-06 16:03:19小说名这个书生有点呆作者叶紫网络

小说简介:《这个书生有点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古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叶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紫并收藏《这个书生有点呆》燕婉苏清河最新章节。,拒人于千里之外。燕婉有些气馁,路途无聊,好不容易找了个伴,她都...

这个书生有点呆燕婉苏清河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下一个镇子离得并不远,两人走上半天应该就能抵达了。

一路上,苏清和都板着张脸不说话,燕婉倒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可无论她如何主动,苏清和始终都把她当空气似的的忽略掉。明明是两个人一同赶路,却偏偏像不认识的陌生人,不,就算是陌生人,打过招呼聊上几句后也不至如此,可苏清和始终不言不语,拒人于千里之外。

燕婉有些气馁,路途无聊,好不容易找了个伴,她都不嫌弃了,对方却一脸不乐意,她真是郁闷坏了,越走越觉得没意思,加上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腿酸得厉害,很快就被苏清和远远抛在了身后。他也不回头,就这样一个人往前走着。

“喂,呆子,”燕婉没好气地喊他,虽然他说过自己的名字,但现在除了这样的称呼,燕婉实在想不出还有更合适的词,“你走那么快,分明是想甩掉我,就不用负责了是吗?”

听到这样的指责声,苏清和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满脸都是愤怒之色,“姑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下难道会是背信弃义的小人不成?”

见他气得脸发红,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燕婉不由往后退了小半步,看来他对自己的名声看得很重,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可自己也没说什么啊,不就希望他能走慢一点,配合一下自己的速度。

“我是女孩子啊,你和我同行,不应该照顾一下我吗?”燕婉放软了口气,她可是一个识时务的人,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苏清和当真生气了,自己还是懂得收敛的,否则把他惹毛了,自己下一餐饭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姑娘……”

“我有名字,我叫燕婉……”燕婉打断了他的话。

“好的,燕姑娘,”苏清和依旧一板一眼的模样,耐着性子解释道,“男女授受不亲……”

“我知道啊,你说过很多遍了。”

“而且我有未婚妻了,”苏清和叹了口气,“所以更应该时刻谨言慎行,不能和别的女人有瓜葛。”

燕婉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原来你这样的人也有未婚妻啊,是谁家姑娘这么倒霉。”

“这不是重点……”如果不是自己饱读诗书,知礼守礼,苏清和有一种冲动,现在就想把这个女人扔到半路上,她实在太讨厌,太聒噪,并且蛮不讲理,难以沟通。

“那重点是什么?”燕婉眨了眨眼睛。

“重点就是请你和在下保持距离,”苏清和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随即拂袖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燕婉生怕他甩了自己,只能奋力追赶,心中还不住咒骂,如果不是她丢了银票,现在身无分文,哪里需要跟在这个穷酸书生的后面。

两人走了大半日,终于来到了桃花镇。

桃花镇繁华热闹,是几个镇子的交汇之处,占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城门口已是人来人往,进城后更是人群熙攘,有挑着担子的贩夫走卒,有沿街叫卖的小商贩,还有来自远方的拉着骆驼的商人。

燕婉从小养在深闺,虽然也时常会趁着爹娘不注意溜出去玩,却一直没出过远门,现在来到这陌生又繁华的地方,真是既兴奋又开心,边走边逛,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早把苏清和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在苏清和还记得同她的约定,默默跟在她后面。瞧她现在的模样,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一会只需找一家医馆检查一下,确认没事,那就和自己无关了。想到终于可以甩掉这个大包袱,苏清和心中不由轻松起来。

“喂,这个好不好看?”燕婉来到一个卖面具的摊位前,看到各式各样的面具,拿起其中一个戴在脸上。

苏清和扭过头,摆明了不想和她搭话。

燕婉也不在意,挑挑拣拣的,拿起这个面具喜欢,拿起那个又觉得更喜欢。

“姑娘,你到底买不买?不买的话就走远点,别弄脏了我的东西,”摊主见燕婉一身脏污,头发虽然重新整理过,但依旧散乱不堪,嫌弃地挥了挥手,想要赶她走。

这话燕婉可就不爱听了,她燕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户,但家境也不算差,爹娘更是没短缺过她什么,她何时受过这样的闲气。她马上吼了回去,“你这是什么态度?别说一个小小的面具了,就算是整个摊位,我也买得起!”她说完摸了摸身上,糟糕,她忘了丢银票的事了,现在身无分文,却还说出这样的大话,怕是要丢脸。

摊主见燕婉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用看好戏的神情全程盯着她,倒是要瞧一瞧她这出戏要如何往下演?

“那个……全部买回去也没有必要,就买一个吧,”燕婉看向苏清和,“呆子,拿银子来,我要买这个。”

苏清和回了一个白眼给她。

燕婉有些尴尬,冲摊主递了个抱歉的眼神,放下面具,快步走到苏清和面前小声说道,“你不是这么小气吧,给女孩子买个小物件总可以吧?”

苏清和却似乎听不明白她的话,微微弯了弯腰,“燕姑娘想买东西只管付银子就是,和在下有何关系?”

“你这个人也太不通情理了,”燕婉恼怒地看了面具一眼,这已经不是她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真的很没有面子啊。

“还是不要再闲逛了,一会儿日落西山,再想找大夫就难了,”苏清和严肃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早些给燕姑娘看完病,我也好找间客栈投宿,明天还要赶路呢。”

原来他当真一心想要甩脱自己,燕婉被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亏自己还以为找了个靠山,能衣食无忧的进京呢,现在看来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好吧,既然如此,她至少要提出最后一点对自己有利的要求,“算了,我不看大夫了,我身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还是给你省一笔钱吧,”燕婉故作大度地挥了挥手。

没想到苏清和什么客气话都没说,而是对着她深深鞠了一躬,诚恳地说道,“既然燕姑娘如此大度,那在下也就不客气了,就此别过,山长水远,各自珍重。”说罢,他转身就想走。

“喂,你给我站住,”燕婉急了,忙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可以走。”

苏清和下意识地拉回自己的袖子,和燕婉保持一定距离,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可微微皱起的眉头已泄露了不耐烦的神情,“姑娘还有什么话要说。”

“虽然我不再追究你的责任,但你总要给我一点赔偿吧,”燕婉摸了摸早就饿的扁扁的肚子,眼下想不了那么长远了,还是来一点实际的吧,“这样吧,你请我吃一顿饭就算两不相欠了,行吗?”

苏清和见燕婉捂着肚子的样子倒有几分可怜,再说自己也确实打伤了她,适当给一些补偿也是无可厚非的,再说这样一个小姑娘能吃多少东西,由她去吧,“好,”他答应了下来。

桃花镇上最好的悦来酒楼内人声鼎沸,宾客如云。熟悉的人都知道这里酒好,菜好,服务好,唯一有一点不好,就是价格太贵了。可尽管如此,也挡不住有钱人愿意一掷千金。华灯初上,就差不多满座了。

燕婉没别的本事,对吃的追求却十分认真执着,据她敏锐的观察力,只消站在大街上一看,就知道哪家酒楼有好的吃食,所以她径直带着苏清和来到了悦来酒楼。

往大厅里一站,就有肩上搭着白色方巾的店小二殷勤地迎了上来,可见燕婉一身脏污,跟在她身后的苏清和也不像有钱人的样子,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减了几分,“两位,大厅满了,还是请明儿赶早吧。”

燕婉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店小二有些瞧不起他们的意思,心中恼火,声音就清亮的扬了起来,“谁说我们要坐大厅了,要一个二楼雅间。”

店小二再度端详面前的两位客人,只见燕婉的衣裳和发饰虽然都有些凌乱,可浑身上下透着不似寻常姑娘家的骄矜,应该来自大户人家。店小二见多识广,知道自己差一点怠慢了娇客,态度马上就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把身子压得低低的,“小的有眼无珠,怠慢了两位贵客,楼上雅室靠窗位置正好适合二位,请跟我来。”

燕婉这才满意地提起裙摆,跟着小二往二楼走去,走了几步见苏清和没有跟上来,赶紧回头催促道,“呆子,走啊。”

“男女不可共桌而食,这不合礼数,我就在下面等好了,”苏清和认真地说道。

“你年纪轻轻的,脑子里哪来那么多迂腐的思想?”燕婉真要被他气笑了。

“在下是有未婚妻的,如果让她知道在下和一位陌生女子同坐一个雅间,那在下还有何面目再见她,”苏清和倒是固执得很,语气坚定,没有一丝可转圜的余地。

“好吧,随你了,”燕婉也不想和这种一板一眼的书呆子共进晚餐,反正吃完这一顿他们就分道扬镳了,他喜欢怎么样都好。

燕婉指了指苏清和对小二说道,“他喜欢在楼下待着,就让他在那等我好了,一会儿所有酒菜钱找他结账就对了。”

“好的好的,”小二连声答应,把燕婉迎进二楼最豪华的一间雅间。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