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沈夫人逆袭从怀崽开始》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沈青蔓顾霆畇小说阅读

2022-04-06 15:33:23小说名沈夫人逆袭从怀崽开始作者妙念wandu

小说简介:精品小说推荐——《[沈夫人逆袭从怀崽开始》,由网文大咖“妙念”创作编写,小说以沈青蔓顾霆畇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老实一点。”顾霆昀冰冷淡漠的声音令人胆寒,好似真的胆敢反抗分毫,就会被他立刻...

《沈夫人逆袭从怀崽开始》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沈青蔓顾霆畇小说阅读

“你又发什么疯?”

被拖拽着一路小跑到别墅停车场,沈青蔓冷漠的甩开了顾霆昀的手。

揉了揉被抓过的手腕,上面的红痕隐隐泛紫。

顾霆昀并没有给沈青蔓丝毫喘息的机会,单手拉开车门,就将她塞进了车里。

过程中拉扯到了沈青蔓的长发,疼的她一阵皱眉。

顾霆昀误以为是不满,直接捏住她的下巴,眸光冰冷的盯着沈青蔓的双眼。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老实一点。”

顾霆昀冰冷淡漠的声音令人胆寒,好似真的胆敢反抗分毫,就会被他立刻扭断脖子。

“呵,”沈青蔓冷哼了一下,伸手打开了顾霆昀的手。

绝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有病就去治,别像个疯狗一样咬人。”

顾霆昀知道她会反击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她胆子竟然大到这样。

原本那个百依百顺的沈青蔓怎么在一纸离婚协议之后,就彻底蒸发了?

突然,将沈青蔓的转变联系到那个男人的身上,顾霆昀心中的火气就控制不住的网上冒,想都没想的就低下头,对着沈青蔓的红唇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完全无视沈青蔓击打自己的拳头,一直到口腔里面血腥味弥漫,才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这就是你忤逆我的代价。”

顾霆昀用力的甩上了车门,坐进副驾驶看都没看沈青蔓一眼,就将车开出了别墅。

缩在副驾驶的沈青蔓下唇红肿破裂,隐隐还有鲜血渗出。

都懒得擦拭,只等伤口自己结痂。

她侧头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车内一片静默。

手无意识的又摸上了小腹,沈青蔓心里咯噔了一下。

刚才一时上头就怼了顾霆昀,竟然都忘了这个小家伙了。

心中悄声给宝宝道了歉,不论她与顾霆昀甚至顾家怎么样,孩子都是无辜的。

今天能够进顾家的门,甚至吃一顿家宴,也算是借了这个孩子的光。

虽然,这个光她并不想借。

顾霆昀在后视镜中时不时就看沈青蔓一眼,发现她脸上一直都是这般冷漠的表情。

好像在例行公事的模样,让顾霆昀恼火。

“你成天摆着一副死鱼般的表情,给谁看?”

顾霆昀讥讽的话语,并没有吸引到沈青蔓的目光,她已久面色冰冷的看着车窗外。

这个女人的胆子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家里都肯接受她成为一份子了。

她这个害死了何妍的恶毒女人,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你把离婚协议签了,我保证你永远都不用看。”

沈青蔓的态度依旧冰冷决绝,离婚说的好似今日天气般轻巧。

“沈青蔓,你别不识好歹了!”

顾霆昀觉得自己的颜面被沈青蔓践踏了,将车开的飞快,迫使沈青蔓双手紧握安全带。

“我说的是实话。”

沈青蔓还是连看都没看顾霆昀一眼,飞快的车速,与窗外的景物都令她反胃。

“就算是实话,我家人都接受你了,你就是装也得给我装出来一个样子吧?”

一提到这,顾霆昀就更为的生气,觉得沈青蔓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要跟他继续下去的意思。

“我可没有顾老师你的演技,抱歉,不会装。”

说着道歉的话,可那语境却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反而更像是讽刺。

“很好。”

顾霆昀被彻底的激怒了,车子刚停下他就将沈青蔓扯下了车。

“顾霆昀,你有病吧?!”

拉扯中沈青蔓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却不论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很快,沈青蔓就被带到了别墅的四楼,那是阁楼般独立出来的房间,也是她在别墅中唯一的禁地。

偶尔在三口的走廊上,会看见顾霆昀进入这个房间,一呆就是小半天。

当这扇禁地大门在她眼神敞开时,就算有心里准备的沈青蔓心里也还是咯噔了一下。

求生欲告诉她,马上离开这里。

转身就要挣脱逃跑的沈青蔓并没有成功,她被顾霆昀那双有力的大手死死的禁锢着,只能面对这房间中的一切。

这是一个女生的闺房,里面的装潢简洁干净,窗台上摆着一瓶盛开的向日葵插花。

墙角书架上,书籍老旧的泛黄,却被搭理的整齐,梳妆台上有着最近流行的新款化妆品。

床对面的书桌上,竟然摆着整齐的贡品,还有何妍的遗像都与这个房间形成巨大的反差。

“这,这是何妍的灵位。”

沈青蔓身体微微的颤抖,这个本来与她没有丝毫关系的女人,却整整折磨了她五年之久。

是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你怎么敢叫她的名字?”

顾霆昀脾气变得更加的暴躁,不顾沈青蔓的挣扎生生的将她推到了灵位前。

一双大手好似铁钳一般禁锢着她的双肩,让她只能正视那黑白色的遗像。

“给我跪下对何妍忏悔,这是你欠她的!”

膝盖窝被顾霆昀用膝盖顶住,沈青蔓咬着牙双手硬是撑在桌子上,才勉强没有让自己跪下去。

“我根本就没有做的事情,凭什么要承认,应该是她欠的才对!”

耻辱感与愤怒激发了沈青蔓的潜力,竟是挣脱了顾霆昀。

双手力量失衡,将桌面上的贡品全都扫到了地上,却被误以为是故意的。

“沈,青,蔓!”

顾霆昀好像是被激怒的雄狮般怒吼着,扯过沈青蔓的衣领就将她的头往地上磕。

“我就是死,也不会祭奠她。”

扛着全部力量的沈青蔓,不肯低下自己的头颅,挣扎间唇瓣上的伤口又撕裂了。

鲜血蹭了一脸,好像被打的很严重。

“这可由不得你。”

顾霆昀用力将沈青蔓死死的按在地上,两人叠罗汉的姿势,暧昧至极。

偏偏就是沈青蔓着不肯地头的态度,激发起了顾霆昀的占有欲,控制就变成了撕扯衣服。

“你不是很讨厌何妍吗?”

衣衫破裂的声音传入沈青蔓的耳膜,星眸中闪过一丝惊恐,随后拼命的捂着胸口。

“顾霆昀,你理智一点,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此言一出,沈青蔓闹钟顿时闪过一道闪电。

顾霆昀要在这里跟她……

“不要!”

“由不得你!”

已经上头的顾霆昀哪里管这些,对着沈青蔓露出的皮肤就又啃又咬,很快就令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伤痕。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