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战神在线阅读完整版楚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 至尊战神小羽帅比
  • 来源:KX

至尊战神在线阅读完整版楚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至尊战神楚天》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至尊战神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至尊战神 第六章战赤炼兽

听到穆盈的话后,楚天脸色凛然,他看向一旁,一道巨大的凶兽身影出现。

“这就是赤炼兽吗?”楚天看着那头凶兽,口中喃喃道。

赤炼兽两米多高,四脚立地,形状似虎,但是浑身铺满赤色鳞甲,一条赤色尾巴犹如蛇一样,不断扭动着。

“小心,赤炼兽身形如风,力大无穷,而且身上鳞甲坚硬无比。”滕石提醒道。

就在滕石的话刚落下,那赤炼兽就口中咆哮一声向着最近的楚天扑来,它的速度很快,只一瞬间,就来到楚天的面前,张开大嘴向着楚天直咬过来。

楚天神情一凛,这赤炼兽给他带来很强大的压迫力,给他一股非常危险的感觉。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早就被赤炼兽的气势给唬住了,不过,现在在他面前的,可是楚天。

面对着赤炼兽,楚天不退反进,他踏出一步,右手成拳,臂上肌肉隆起,挥起拳头,就向着赤炼兽身上挥去。

“冲拳!”楚天暗吼一声,拳头带着千均之力落在赤炼兽身上。

轰——

楚天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他身形暴退,赤炼兽就如一头推土机一样推着楚天后退,在地上拖出一道和长的痕迹。

“好狂暴的力量,不愧是先天凶兽!”眼神如刀,直视赤炼兽狰狞的脸,“二重劲!”楚天大吼一声,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之中爆发出来,赤炼兽的身体被他推得后退一段距离。

“吼~”赤炼兽被楚天推得后退,顿时昂天怒吼一声,通红的眸子看着楚天,身形一动,再次向着楚天冲来。

楚天看着再次向赤炼兽冲来的身形,眼睛明亮,浑身肌肉紧绷,狂暴的力量在他的两拳凝聚。

就在赤炼兽扑到楚天面前的时候,楚天只见得赤炼兽身体一闪,向着他身侧窜去。

精神紧绷着,楚天调整着身体以防备赤炼兽的攻击,只见得赤炼兽转到他身侧的时候竟不攻击他,而是绕过了他,向着他身后扑去。

他的目光,赫然就是身后的滕石,“这畜生!”楚天心中暗道,这赤炼兽明显就是刚才和他过招,发现他不好惹,于是就转移目光,先挑他们之中最弱的一个下手。

“小心!”

楚天的声音刚落下,赤炼兽就已经扑到滕石的面前,面对着赤炼兽,滕石心中也有些发怵,不过,他还是鼓起了勇气,提起手中长枪,向赤炼兽刺过去。

赤炼兽举起爪子,一把就将滕石手中长枪拍碎,它张开血盆大口,向着滕石的头重重地咬去。

“当!”一声金铁相交的声音响声,赤炼兽的头一侧,它的口咬了个空,它落在地上转过身,看着滕石身边,它眼中凶光大作。

穆盈手中长剑直指赤炼兽,长剑之中,白光闪动。

“穆小姐,多谢了!”

穆盈脸色肃然,他的眼睛看着赤炼兽,对滕石说:“你先退到安全位置。”

滕石也是明白事理之人,他点头身形后退,远离那赤炼兽。

那赤炼兽咆哮一声,脚下一跃,就来到穆盈面前,它伸出爪子就是向着穆盈拍去,那覆盖满赤色鳞甲的爪子带着一股惊人的压迫力。

当的一声长响,穆盈长剑轰鸣,她的身体被震得后退两步,赤炼兽不依不饶地继续向着穆盈攻击而去。

剑声不断响声,穆盈被赤炼兽攻击的不断后退,她的脸色通红,身体之中气血沸腾。

呯——

穆盈被赤炼兽击飞,她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一会儿后落到了地上。

长剑拄地,穆盈的嘴角流出一丝血液,她的眼睛肃穆地看着面前,那赤炼兽此时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就欲将她一口吞下。

手掌紧握着长剑,穆盈一个转身,长剑化为一道寒芒,直冲赤炼兽眼睛而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长剑断裂的声音响声,赤炼兽的身体不停,紧紧地向穆盈的咬下,它那张大的嘴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将穆盈整个娇躯都是笼罩而下。

喉咙一甜,一口逆血就欲喷出,穆盈身体气血混乱,她抬起来,看着那将它笼罩而下的大口,一股无力的感觉涌上来。

“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穆盈心中暗道。

慢慢地,穆盈闭上了眼睛,她不忍看到赤炼兽的肚中场景,过了几秒,穆盈都还没感觉到被咬中的感觉。

赤炼兽痛苦的咆哮声响声,穆盈感到地上震动几下,就像是地震一样。

“想死的话,现在还不是时候!”一道声音从耳边响起,穆盈张开眼,只见楚天站在他面前,他的手中紧握着长枪。

地上,被搽出一道长长的大坑,大坑的远处,正是那赤炼兽。

看到赤炼兽,穆盈的眼神一凝,她见到,赤炼兽胸前的赤色鳞甲破碎,鲜红的血不断地从那里流出来。

赤炼兽受伤了,它很愤怒,咆哮一声,震天动地,它的眼睛通红,朝着楚天直扑过来,那庞大的身体带着巨大的压迫力。

“让开一点!”楚天提起长枪,就向着赤炼兽冲去。

穆盈看着楚天的背影,目光有些迷离,拿着长枪的楚天,就像是一个战神一样,他的身体与那赤炼兽相比虽小,但是却有着一股无法比拟的力量。

长枪散发出虹芒,不断地向着赤炼兽身上招呼而去,枪尖与鳞甲交接处顿时发出一片火花,金铁相交的乒乓之声不断响起。

“给我去死吧!”楚天怒吼一声,长枪闪动得更快了,他的气血沸腾,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他的身体生出来。

楚天已经斗得红了眼睛,那赤炼兽的鳞甲真的是太坚硬了,几十个回合下来,楚天只是破了它几处。

赤炼兽受伤了,它更加愤怒了,它的力量不断地增大,让得楚天的压力加大。

紧咬着牙,长枪反馈回来的震力让得楚天气血沸腾,一口逆血吐出,楚天气息消沉,力量也少了一些。

“吼!”赤炼兽咆哮一声,声音如洪,它的力量顿时加大,将楚天的身体击飞。

——

 

至尊战神 第七章败赤炼兽

“不愧是先天凶兽!”楚天口中吐出一口逆血,眼睛直看着那不断怒吼的赤炼兽。

  刚才楚天借用中品灵器之威击破它身上一些鳞甲,可是,楚天的身体也被那反弹之力击得气血沸腾,这样下来,他是落了下风。

  赤色的眼睛直瞪着楚天,赤炼兽身形一闪,像是风一样来到了楚天的面前,伸出爪子,就向着它狠狠轰去。

  虽然楚天出招大开大合,犹如战神,可是,他不是那无脑之人,看到赤炼兽那愤怒的一击,他没有强行接下,身体一滚,就躲过了那一爪。

  看到在不远处的穆盈和滕石,楚天向他们大喊一声,叫他们先走。

  见得那赤炼兽越发的凶猛,自己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滕石和穆盈就点头,先行离去。

  叫他们先走后,楚天脚步也不停,也跟着他们的身影离去,现在和赤炼兽硬碰也不是办法,而且那凶兽的力量和防御都十分强大,真要打起来,很是困难。

  楚天的速度不慢,只一瞬间就跑出了数丈的距离,与穆盈他们拉近了一些距离。

  赤炼兽大怒,它怒吼一声,向着楚天方向冲去,它犹如豹子一样灵敏,跑起来动静不大,唰唰两声,就来到楚天的后面,张开庞大的嘴巴,就向楚天身上笼罩而去。

  一股危险的感觉从心头生起,楚天感觉到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从后面传来,头也不回的,他身体向侧面一滚,就在他刚滚开的瞬间,他刚才的位置,就出现了赤炼兽的嘴巴。

  它合上嘴,牙齿碰撞发出响亮的声音。

  楚天心中一寒,如果刚才他躲闪慢半步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一击不中,赤炼兽的反应也快,身体一转,它的尾巴就如铁鞭一样,向着楚天抽过来,尾巴抽击在空气中,发出呯呯的气响,令人不寒而栗。

  心念一动,楚天手中长戟一挥,向那尾巴迎去。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长戟传来,楚天的借助这股反冲力向后面退去,赤炼兽步步相逼,挥舞着它那布满赤色鳞甲的爪子向楚天击去。

  “呯、呯、呯……”一道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地面上出现一道又一道大坑,赤炼兽爪子一起一落,顿时在地面轰出一只大坑。

  楚天不断闪躲在赤炼兽的爪子旁,一边闪着,楚天一边在想,这所谓的先天凶兽怎么会这么厉害。

  不但力量大,而且速度还那么快,最令人绝望的是,防御还那么高,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真是要命!”楚天心中暗道,他知道自己一直闪躲也不是办法,而且那赤炼兽速度还那么快,他就算是逃也逃不掉。

  “既然你不让我走,那么,今天我也不能放过你了!”楚天的眼神一凝,当他出现这个眼神的时候,那么就代表,他要认真了。

  看着那再次向他击来的爪子,楚天立定身体,长戟挥舞,锋利的戟头就向着爪子刺去。

  淡淡的灵气从长戟尖锐处散发而出,与赤炼兽锋利的爪子碰撞起来,发出金铁相交的声音,戟尖之外,火花迸现。

  紧咬着牙,楚天的手臂粗筋突起,无比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肌肉爆发出来。

  “二重劲!”赤炼兽的爪子被迫退一分,它怒吼一声,爪子的力量再次加大。

  “三重劲!”楚天踏出一步,手臂中隐隐发光,将长戟染上一层淡淡的白光。目光如电,砸地有力的声音从楚天的嘴中传出,“四重劲!”白光璀璨,长戟将赤炼兽的爪子洞穿,它的身体被挑飞。

  没跑出几步的穆盈听到后面的响声,她的心中也是有些焦急,不过,刚才经过和赤炼兽过招,她知道自己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先撤退到安全的地方。

  不过,后面的声音吸引着她向后看去,她知道现在不是看戏的时候,她强忍着转头的冲去,向着走着。

  后面的声音如同一道爪子一样挠在她的心窝,使她越来越好奇,终于,她敌不过好奇心,转过了头,向后面看去。

  这一看,她顿时愣住了,只见那巨大的赤炼兽身体被抛起,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掀起一地的灰尘。

  “穆小姐,怎么了?”见得穆盈停下脚步看向背后,滕石也停下了脚步,好奇地转头,这一转头,他也愣住了。

  他看到那赤炼兽在地上不断翻滚着,它的一个前爪不断流出鲜血,而不远处,楚天高举长戟,戟尖处挂着一丝血迹,在太阳底下,显得极为的耀眼。

  趁着赤炼兽受伤挣扎,楚天举起长戟,向着它冲去,长戟在空中挥舞,在阳光下,舞出一片幻影。

  “叠劲,翻劲一击!”楚天口中暗道,他的力量不断涌向长戟,长戟化为一道白光,直刺向赤炼兽。

  “噗!”血液飞溅,长戟刺进赤炼兽身体两寸位置,赤炼兽怒吼,身体上鳞甲赤光闪烁,那刺进去的长戟停住了。

  “给我破!”口中吼道,楚天的拼命地催动着身体的力量,他身体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发出洛洛的声音。

  停住了的长戟再次向着赤炼兽的身体刺进去,赤炼兽不断怒吼,身上赤光更盛了,不过,显然无际于事,赤光作起,只是让得长戟刺进速度慢了一些,但是它依旧一寸又一寸地刺进赤炼兽的身体。

  赤炼兽挥起爪子向楚天拍去,面对着它的爪子,楚天依然毫不作闻,他催动力量,长戟更进一些,那爪子落在他的肩膀上。

  钻心的痛从肩膀上传来,而且还伴随着咔嚓的一声响,楚天知道,他的肩骨碎了,他抬头看着面前巨大的赤炼兽,用力一推,长戟再进。

  见得一击效果不大,赤炼兽再次扬起爪子,就欲向楚天拍来。

  赤炼兽眼睛猛地睁大,它看向楚天的眼神不可置信,它的心脏被那长戟洞穿了!

  力量消散,眸子暗淡,它高举的爪子软了下来,轰然倒地!

  看着赤炼兽倒下,楚天心中一松,一口逆血吐了出来,刚才的攻击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他全靠一股力量死撑下去而已,眼前视线越来越模糊,楚天猛地倒下,隐约间,他感觉自己倒进了一个柔软的身体之中。

——

 

至尊战神 第八章暗流

“嗯?这是哪里?”楚天刚醒过来就感到了一阵的颤疲,还有车轮滚动的声音,他正躺在一个好像车厢的地方之中。

  心中一动,楚天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体一动,他就感到身体一阵钻心的痛,一股无力的感觉从身体之中传来。

  “不要乱动!你现在身体情况糟糕得很!”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转头看去,穆盈正坐在一旁。

  在察觉到楚天的疑惑,穆盈一捋耳边头发,“现在我们在马车里。”

  看了楚天一眼,穆盈接着道:“你已经昏迷了半天了。我可真是想不到,你居然将赤炼兽都击败了。”穆盈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楚天。

  “饶幸而己!”楚天现在心中也有一些后怕,赤炼兽的身体太坚硬了,他便尽了全力,还将秘法叠劲也用了,这才勉强击败它。

  如果之前他的力量弱一些,或者赤炼兽的防御再强一些,或许结局就改变了。

  “哦,对了,还有多远就到沧澜城?”楚天抬起头,对穆盈说。

  “现在你受伤了,为防不测,所以我们先不前往沧澜城。”

  “那我们现在去哪?”

  “平阳王城!”穆盈说,“平阳王城距离这里最近,而且距离沧澜城也不远,你先在那里休养好身体,然后再去沧澜城那边吧!”

  仔细想了想,楚天点了点头,现在天色已经蒙蒙亮,转头从一侧的窗户看到,周围的环境已经开宽起来。

  车辆的速度慢了起来,楚天已经听到了周围的交流声,一些建筑也出现在眼前,想来,他们已经到了这平阳王城。

  车辆在行了一段距离,转了几个圈之后,停了下来,滕石出现在车厢之中,将楚天背了出来。

  下了车,楚天才发现他现在处于一个皇宫之中,他被滕石背着跟着穆盈向着皇宫内走去。

  “郡主好,郡主吉祥!”一路走来,遇见的人都向穆盈打着招呼。

  “郡主?看来这姑娘的身份不一般。”楚天心中想到。

  皇宫很大,滕石背着楚天走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候,他被带到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之中,这个房间之中充满了药香味,看样子这里是一个药室。

  “你先等一下,我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穆盈对楚天说道。

  接下来,穆盈就吩咐些人拿来药水和纱布帮楚天包扎着肩膀上的伤口,楚天一侧的肩膀在和赤炼兽战斗时就被它拍中,受伤严重。

  “你的恢复能力真强,这才半天左右时间,伤口就已经开始愈合了。”穆盈看着楚天的伤口啧啧叹道。

  穆盈的动作很熟练,很快就帮楚天包扎好了伤口,就在她刚好帮楚天包扎好伤口的时候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

  “平阳王驾到!”

  听到这道声音后,穆盈转过身,看向门口那边,一个身披龙袍的中年人向着她走过来,龙行虎步,隐约之间,一股气势在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穆盈见过皇上!”穆盈朝平阳上盈盈一侧,施了一礼。一旁的滕石还有宫女也向平阳王行了个礼。

  “免礼!”平阳王挥手,他走向穆盈,“本王听闻盈盈回来了,而且随行受伤,不知是谁这么大胆?”平阳王目光闪烁地看着穆盈。

  “多谢皇上关心,盈盈没事,只是路上遇到山贼而已!”穆盈对平阳王说。

  “是苍狼帮吗?”平阳王脸上露出一丝怒气,“没想到他们这么大胆,居然连平阳郡主都敢劫!”

  “盈盈放心,我稍后就派人灭了那帮不开眼的家伙们。”一股无与论比的气势从平阳王身上散发而出。

  “这个不用劳烦皇上了,他们已经被我们灭了!”穆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楚天。

  脸色一滞,平阳王此时也注意到了一旁的楚天,他身上绑着绷带,只有一个头露出来,看上去很是凄惨。

  “是这位小兄弟干的?”平阳王看着楚天的眸子闪动着,穆盈点头,然后平阳王就向楚天道谢救了穆盈。

  看他的神色,似乎对楚天有着一丝兴趣,有他在这里,穆盈和滕石他们也不敢说话。

  若有所思地看了楚天一眼后,平阳王就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刚踏出房间,平阳王皱了皱眉,他转头饶有深意地看了楚天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等到平阳王离开这个房间后,房间内的气氛也放松下来,没有之前那么压抑了。

  “平阳王对你也是挺关心的嘛。”楚天笑着对穆盈说道。

  若有所思的,穆盈点了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两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在穆盈的治疗下,楚天的伤势好得更快了,第一天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现在第二天,他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你的身体恢复能力真强,才两天时间,碎掉的骨头就已经开始融合了。”穆盈感叹地对楚天说。

  楚天笑着摸了摸头,他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恢复能力强了不少。那药剂的效果真强,楚天心中暗自叹道。

  就在这时,房间被推开,一个身披铠甲的男子向着穆盈的方向走来,他踏进房门,楚天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杀伐之气从这个男子身上散发而出。

  刚猛、强大、杀伐果断,就是楚天对这个男子的第一感觉,他看着这个男子,眼中有着一丝情绪闪动着。

  “父亲!”穆盈见到这个男子后站了起来,对他打了个招呼。“你回来了?”

  点了点头,穆盈父亲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刚平完匪贼回来。”他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楚天,“看来这位就是救了你的那个恩人。”

  点了点头,穆盈对她父亲简单地说了一些楚天的事,在得知楚天身上带有百里家兵符后,她父亲脸色一变。

  “看来现在可麻烦了!”穆盈父亲眼睛闪烁着,看着楚天,他的神情变得很严肃。

  “父亲,怎么了?”穆盈看到她父亲这个样子,也是一惊,她的眼睛直看着她父亲。

  “皇上可曾来过?”她父亲说。

——

 

至尊战神 第九章借刀杀人

在看到穆盈点头,她父亲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

  “这可坏了!”穆盈父亲的眼睛闪烁着,他看着楚天,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在看着楚天一会儿后,他转过头,看着穆盈,对她说,“盈盈,最近小心一点!”

  “楚天是吧,记住,兵符不要交给任何人,要保护好!”穆盈父亲说完后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加强人员守护在这里,戒备等级提升到一等!”远方传来穆盈父亲的声音,随后还有一些将士的答应之声。

  看着她穆盈父亲离去,楚天的眼睛也有一些凝重,“看来你们皇宫也不太和平。”

  皱着眉头的,穆盈点了点头,“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我父亲和皇上关系非常好,可是随着我父亲立下的战功越来越多,皇上就对父亲就越发的警惕了!……”穆盈低头,眸子黯淡,俏脸上有些失落。

  楚天点头,皇宫里的事他虽然不懂,这其中的关系纵错复杂得很,以前在电视上演的不正是如此吗?

  更何况皇上不会让得手下将军一家独大,出现些不可控制的事的,想到这里,楚天的心里也提高了一些防备,看来在这皇宫里也不大安全。

  “我们何时出发去沧澜城!”

  “等你伤势好了再去吧!”

  目光闪烁的,楚天点了点头……

  皇宫的某一处大殿之中,平阳王正躺在一个摇椅之上,两侧有着宫女帮他摇着扇,在他的面前,有着一个身穿官服的人正对着他弯下腰。

  两目张开,眸子之中爆发出一股异样的光芒,直视着下方弯腰的那个人,“你说的,可是真的?”

  “属下所说句句属实!”那个人的腰更弯了,像饱满的稻穗。

  手指轻轻转着戴着的玉扳指,片刻,平阳王的嘴角露出一抹危险的笑容,他挥挥手,让屋内的那些宫女们都出去。

  “百里兵符?看来皇宫内也要进行一次大清洗了!”平阳王轻轻呢喃道,他一挥手,只听见面前一道身影闪过,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传我命令,计划执行。”

  “是!”

  一个闪烁,黑衣人的踪影消失,整个宫殿之中,只留下平阳王一人,摇椅轻轻摇着,发出吱吱的轻响声……

  突然的,楚天坐立起来,兵王的直觉告诉他,一股不知名的危险正朝他前进。

  “将军,怎么了?”滕石惊讶地看着楚天。

  楚天的目光看着前方,他的知觉散发开来,但是却没有感到什么异样。

  “难道是我想多了?”楚天心中暗道,“不对!”楚天看向外面,心中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心中一动,楚天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小心,将军你的伤势还末完全恢复。”

  摆了摆手以示自己没事,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常的行动对他没什么影响。

  “楚公子,不知道你要去哪里?难道是来找盈盈?”刚来的穆盈看着他轻轻一笑。

  “我正有些事要来找你。”

  “有什么事?”穆盈惊讶地看着楚天。

  “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楚天说,“你曾说过,平阳王对你父亲权力十分畏惧,欲除后快,对吧!”

  穆盈轻轻点头。

  “你父亲势力已经超出了平阳王的掌握,而且现在这里又多了百里兵符这一不确定的东西。”楚天目光闪烁,看着穆盈,“如果你是平阳王,你会怎么做?”

  穆盈顿时思索起来,“如果我是平阳王,我会……”刚想到这里,穆盈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猛地抬起头,看向楚天。

  “你说,他会动手?”

  “看来你不笨嘛!”

  “你才笨!”穆盈有些气鼓鼓地看着楚天,对他刚才的话有些不满。

  不过,很快,她的脸色顿时落了下来,她看向楚天:“但是这里是皇宫,就算是动手,他也不会那么明白张胆吧?”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楚天目光微闪。

  “什么词?”

  “借刀杀人!”

  穆盈的脸色顿时大变,她猛地抬头看着楚天,“我要尽快将这件事告诉我爹爹才行。”话刚说完,穆盈就转过了头就欲向外面离开。

  “慢着。”楚天伸手扶住她肩膀。

  “你父亲应该早就猜到了!”楚天说,在看到她那有些疑惑的脸色,楚天继续说,“你有没有发现现在戒备森严了一些吗?”

  穆盈转头看向四周,只见周围巡视的士兵相比之前多了不少,他们都十分警惕地看向周围。

  穆盈看向楚天的脸上充满了敬佩,她没想到楚天就只是在房间之中都能够想到那么多,隐隐的,穆盈感觉楚天身上有着一股神秘的气质,吸引着她。

  看着楚天,穆盈俏脸红了红,她说,“那现在怎么办?”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现在就向沧澜城出发。”

  “可是现在天色渐黑……”看着开始昏暗的天色,穆盈有些犹豫。

  “现在才是最好的时机。”楚天说,“如果我是平阳王,我肯定会选择今天动手。”

  定定的看着楚天,穆盈这才轻轻点头,她对楚天说,好,就依你。

  乌~乌——

  蓦然,一阵嘹亮的号角声从整个皇宫之中响彻。

  穆盈脸色大变,“糟糕,皇宫遇袭!”说完后,她转过头看向楚天,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敬佩,刚才楚天说完平阳王会出手,下一刻就传来了动静,这楚天真是料事如神。

  在号角声响起后,整个皇宫的守卫们顿时如临大敌,十分警惕地看着周围。

  号角声一短一长地在响着,像是在传播着什么信息,一些守卫们得到了什么消息一般向着皇宫的中央处走去。

  “遇袭的是正宫殿!”穆盈转过头看向楚天。

  看到楚天疑惑,穆盈解释道,“那里是平阳王的宫殿!”

  听到穆盈的话后,楚天皱紧了眉头,怎么会袭击那边,按理说不应该是直冲他们那边的吗?

  难道是我弄错了?楚天心想,这平阳王如果出手,就是要以铲除穆盈父亲,以防他兵变,可是现在有些蹊跷啊。

  突然,楚天脸色大变,他转过头对穆盈说:“走,此地不宜久留。”

  “几位想要去哪儿啊?”一个身穿铠甲的男子向着他们走来,在他的向后跟着一排待卫……

——

 

至尊战神 第十章巫蔑

“左待卫!”看到这个穿铠甲的男子,穆盈轻声对楚天说,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不知牧待守过来有何事?”穆盈踏出一步,淡淡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说出。

  脸色不变,牧待守的眼睛闪过一丝凌厉,“刚才平阳王遇袭,经过我们调查,此时与穆星有关,为了平阳王的安危,请郡主跟我们走一趟。”

  “这怎么可能,我爹爹才不会造反!”

  “有没有造反,我们很清楚,为了避免受伤,我还是奉劝郡主束擒,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牧待守手一挥,他身后的待卫就上前,将穆盈和楚天他们围住。

  “楚将军,现在怎么办。”滕石上前对楚天问道,一旁的穆盈也看向楚天,他的眼中有些无助。

  “现在还能怎么办?闯!”楚天的目光开始凌厉起来。

  “可是,现在闯的话就坐实了他说的话了!”穆盈眉头紧皱。

  “他能够明目张胆地来抓人,一定有所准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皇宫现在开始变天了!”楚天说。

  就在楚天的话刚落下,一阵轰鸣声顿时从一旁响起,震耳欲聋,接下来又是一片呻吟之声。

  “这是爹爹那边!”穆盈脸色大变,她看向那边。

  “动手!”牧待守的脸色也大变,他踏出一步,一股强大的气势在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与此同时,周围的那些待卫也向着楚天他们推进,在看向楚天的眼中充满了警惕。

  在他们三人身上,楚天给他们的压力是最大的,牧待守的眼睛也直视着楚天,手紧握着腰间剑柄,肌肉微微跳动着。

  在看到向着他走来的待卫,楚天突然迈出一脚,手一伸就将面前那三个待卫的刀夺过来,然后一个反手就将他们都打翻在地。

  反手将两柄刀向后面一递,楚天的身形如豹,一个直闪,就出现在牧待守的身边,挥手就是一刀向着他头上砍来。

  这个过程不过两秒,楚天就将这一系列动作完成,面前的这个牧待守的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很强,给楚天一股压力。

  锵——

  眼前白光一闪,也不见牧待守怎么动作,一柄长剑便出现,挡住了楚天的大刀砍击。

  长剑一震,一股大力传来,楚天的身体被震得后退两步,手中大刀险些脱手而出。

  看着牧待守楚天目光微闪,这个牧待守的实力出乎了他的想象,从他的身上楚天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他感觉,如果不将这个人解决的话,今晚就别想离开这里了。

  楚天的身体站稳,此时周围的待卫们都已经醒觉过来,纷纷举起手中大刀指着楚天和穆盈他们。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牧待守吼道。

  虽然心中不想上前,但是听到牧待守的命令,军令如山,待卫们不得不听,他们只得硬着头皮,挥起大也就向着穆盈、滕石他们砍去。

  这些待卫虽然相比于普通人来说实力不弱,但是对于身为灵武者的穆盈、滕石来说,就有些不够看了,一个碰面,他们就落了下风。

  还是他们凭着人多,才能不让他们这么快突围。

  看到待卫们动手,牧待守也连连出手,他直视着楚天,手中长剑发出光芒,身上先天前期实力爆发而出。

  隐隐间,楚天发现,这个牧待守的气息不断上升,已经接近先前那头赤炼兽了。

  “区区后天巅峰的实力也敢嚣张,看招!”牧待守舞着剑花向楚天挥去,看起来十分绚丽。

  面对牧待守的进攻,楚天不进反退,他挥舞着手中大刀,向着那绚丽剑花砍去,这剑花虽然看起来十分华丽,但是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将楚天大刀震得瑟瑟发抖。

  他的长剑看起来也是一柄灵武器,那大刀在碰撞间,已经被碰出了一个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楚天目光如电,他不断地挥舞着手中大刀,砍出一刀又一刀,将牧待守的招式抵挡下来,虽然他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在那激烈的碰撞之中,还是震得他的伤口隐隐作痛。

  “冲刃,二重劲!”楚天举起大刀,径直朝牧待守的身上落去。

  白光一闪,大刀砍过牧待守,哐当一声,半截刀身掉落在地上,原来刚才在接触之中,大刀已经被长剑砍成两截,断口处,光滑如镜。

  “看你还怎么抵挡!”牧待守走向楚天,长剑如虹,犹如惊鸿,直刺向楚天胸口。

  目光闪烁着,楚天紧握斗截大刀,在长剑快要刺中他胸口时,他脚步变幻,身形一转,顿时闪过了长剑刺击。

  牧待守长剑一转,转刺为砍,直推楚天身体,楚天手中斗截大刀一翻顿时挡住了长剑,随后,另一只手成拳,向着牧待守的身体狠狠击去。

  就在楚天的拳头击中牧待守的身体时,只见得牧待守的身体出现一层淡淡的光芒,将楚天的拳头隔开。

  “你是破不了我的先体护体罡气的。”牧待守露出一抹冷笑。

  “看来,你还不知道,后天和先天的区别。”话刚落下,牧待守身上护体光芒大作,一股推力传来,将楚天的身体推得后退两步。

  “好厉害!”楚天眼睛直视着牧待守身上的光芒,心中十分警惕,隐隐的,楚天感到了一阵兴奋,原来,人的潜力还能够上升。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的实力在全球里绝对是第一的实力,可是来到这里,实力比他强大的,还有不少。

  身后,倒了一地待卫,这些待卫数量太多了,而且,还在源源不断了向着他们涌来,这样下去,就算她是灵武者也会活活被那些待卫耗死。

  “不行,必须突出重围。”楚天目光闪烁,他看着牧待守,目光如电,看来,必须要使出那些招数了,楚天暗道。

  “轰——”

  巨声响声,一道身影飞来,重重地砸在地上,在地上被砸出一个大坑,他不断地挣扎着。

  随后,两道身影也从那边飞来,落在大坑旁边,眼睛地看向南方。

  “我为了平阳王国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穆盈的父亲,穆星一步一步地向着那两个人走来……

——

至尊战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至尊战神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至尊战神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