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权倾天下在线阅读完整版林初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 医妃权倾天下承九
  • 来源:KX

医妃权倾天下在线阅读完整版林初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医妃权倾天下林初九》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医妃权倾天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医妃权倾天下 006找打,这才叫欺负

突然醒来要嫁人,就已经让人很不爽了。现在又得知要嫁的人,是前未婚夫的叔叔,还瘫痪在床,林初九真想两眼一闭,回去面对M国的情报人员……

贵圈也太乱了吧?

偏偏林婉婷那个伪白莲,还在那演戏演上瘾了。

就在此时,林婉婷说了半天不见林初九有反应,跪着又膝盖疼,干脆直接站了起来,走到林初九的身边,拉着林初九的衣服,怯生生的道:“姐姐,你没事吧?你,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呀。”

嘴上这么说,可林婉婷眼中恶毒的光芒,却泄露了她的心声:林初九,你最好永远别想开,继续要死要活,弄得人尽皆知,还没进门就先惹萧王爷不满……

林初九已经受够这个女人了,看着她扯着自己袖子做出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她嫌恶的抽回袖子,没好气的道:“别碰我!”

如果可以,她很想大吼一声“滚”,但她的理智提醒她这个时候还是低调的好。

可是……她只是不耐的抽了下自己的袖子,能多大的力气?

偏偏林婉婷居然来了一个180度大旋转,华丽丽地摔倒在地上步说,还不忘声音充满痛楚的惨叫一句:“哎呀,好疼呀。”

“婉婷……”眼见林婉婷甩的如此“重”,太子殿下急忙上前,把林婉婷扶了起来,然后关心地检查林婉婷身上,看有没有伤:“婉婷,摔疼了没有?有没有伤着哪?”

林婉婷依偎在太子怀里,柔柔地摇头,眼中的泪水要落不落:“殿下,我,我没事的,我不疼的……”她是这么说的,可脸上却是一副忍痛的表情,看在太子的眼里,却是她忍痛欺瞒。

登时,太子怒了,他转头对林初九咆哮:“林初九,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本宫的面,也敢欺负婉婷,你活得不耐烦了?”

太子一脸厉气,看上去吓人的紧,要是之前林初九没弄清情况,顶多当哑巴不理会,可现在她都被设计的,要嫁给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而这个伪白花妹妹竟然还演个没完,她心中也是蹭的一下冒起了火!

“太子殿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明明是她自己转了个圈摔的,与我何干?”

尼玛,太子了不起是吧?你丫的还不是皇帝呢,等当了皇帝再嚣张吧。

“你?强词夺理!”太子眼见林初九一脸不敬之色,气得脸都红了,指着林初九的鼻子,一副要把人宰了的样子。

可冒火的林初九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不是说她三天后要嫁人吗?她相信,在她没嫁出去之前,事绝没有人敢动她。

她要死了,还有谁家会舍得让自家女儿,嫁个瘫痪在床的男人?即使那人是王爷又如何?

“强词夺理?”斜眼打量了林婉婷一眼,林初九冷笑一声,走到林婉婷的面前,扯着受伤的嘴角,一字一字对太子道:“太子殿下,我这就让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负。”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林初九在太子与林婉婷完全没有防备时,扬手在林婉婷的脸上甩了个巴掌。

这一巴掌中,林初九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打得是又狠又响,虽然手打麻了,可她高兴……

解气啊!

“啊……”林婉婷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捂着脸一怔:“你,你打我?”

林婉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林初九虽然被她娘宠得无法无天,可却从来没有打过她。

“林初九,你竟当着本宫的面打婉婷?”太子也气狠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林初九胆子这么大……

“殿下,你又错了,我这不是打林婉婷,我只是让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负,免得殿下又污蔑我。”林初九暗暗甩了甩发麻的手,扯了扯嘴角,说得含糊不清……

没办法,她脸疼。

不过,能打这伪白莲一巴掌,她心里舒畅了。

父债女偿,渣爹打了她一巴掌,她就从这朵伪白莲花身上讨回来了,不然还真以为她林初好欺负……

 

医妃权倾天下 007大闹,有种你还手

我只是让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负,免得殿下又污蔑我?

听到这话,太子气得全身都在颤抖,这简直就是狡辩。

“林初九,你,你,你好大的胆子。”太子殿下抬手欲打,可是……

林初九半点不惧,反倒将被打肿的左脸送上去,“打呀,把我的脸打坏了,三天后我就大闹婚礼,把这张脸露给宾客看,说太子看不起萧王爷,认为残废就该配丑女,所以把我的脸打坏了。到时候看天下人如何看太子殿下您?”

“你,你敢威胁本宫?”

太子一路顺风顺水,是中宫嫡长子,一出生位置就稳固得无可撼动,身边的人从来都是奉承,就连皇上也极少对他说重话,却想不到这刁蛮的女人竟然敢威胁他?

太子此时怒火连连,觉得林初九简直不可饶恕,可偏偏他还真不敢!

因为林初九这女人根本就是疯的,要是真这么来了,那他……

“殿下可又污蔑我了呢,我这不是威胁,只是好心的提前告诉殿下一声,免得殿下犯糊涂,当然,殿下大可试试,我的脸反正就在这里,殿下要打就快点动手,我要后退半步,我就不叫林初九。”林初九指着自己的左脸,眼神满是不耐。

太子的手举在半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张脸涨得通红……

林婉婷被打后,就一直捂着自己的左脸,在太子怀里掉金豆子,她当然希望太子打林初九,可此时情形依然变成这种画面,林婉婷明白,在闹下去,似乎也不好收场,只能咬牙忍下。

“殿,殿下……”林婉婷艰难的开口,林初九虽然气力小,可那一巴掌也把林婉婷的脸打肿了,一说话就疼得厉害。

“婉婷你怎么了?”太子闻声立刻收手,转而去关心林婉婷,那动作快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太在乎这个女人,还是有了个台阶赶紧溜下去了。

林婉婷含泪摇头,强忍着疼痛开口,“殿下,姐姐只是心情不好,别……别计较。”她恨得快滴血了,不过此时也只能如此,但好在,林初九这么不给太子面子,她相信太子会更加厌烦,这也算小小回报了一番。

“你呀……真是太善良了,可惜有些人就不领情,要不是你,她林初九这辈子也嫁不出去。”太子再次用眼睛白的地方,瞪了林初九一眼。

林初九却是眼睛一眯,看向林婉婷……

好啊!原来,原主会嫁给残废的萧王,都是你的功劳,好,很好……

她咬了下牙,代原主记下这帐来。

林婉婷被林初九的眼神吓了一跳,连忙低头不敢与之直视,拉着太子的衣摆道:“殿下,我的脸好疼,我们先去看大夫好不好?”

“好,好好……本宫这就让人宣太医。”

太子立刻顺着这个台阶,扶着林婉婷就往外走……

当然,走之前,太子不忘恶狠狠地瞪林初九一眼,那一眼杀气腾腾!

林初九一点也不在乎,在太子和林婉婷快要走出去前,嚣张地说了一句:“记得让下人给我送冰块和消肿的药,不然三天后的大婚……”

这话,威胁意味十足。

太子脚步一顿,差点又要折回来,好好教训林初九一顿,却被林婉婷给拉住了:“殿下,我疼……”

太子立刻丢下林初九,对下人大喊:“来人呀,没看到二小姐受伤了吗?还不快去宣太医。”

“是,是,是……”下人连忙应是,一个个急忙往外跑,生怕金尊玉贵的二小姐,因这一巴掌毁了容,至于伤势更重的林初九有谁记得?

 

医妃权倾天下 008饿死,这是要坑死人

太子和林婉婷走后,林初九的房门再次被关上,而且还是从外面锁上,防止林初九出去。

林初九这会儿根本不在意能不能出去,毕竟她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还有伤,在没有搞清楚状态前,她根本不会胡乱跑,以免发生意外。

可是,把她关在屋子里就算了,为什么连吃得、喝得都不给她送来?

清水、冰块和消肿的药倒是送了进来,但这些东西不能吃呀,她对着这堆东西,肚子也没法饱!

林初九很郁闷,可不管她和外面的人怎么说,看守她的人就是不吭声,也不给她送吃的,完全当她不存在。

这群人是要把她饿得没有力气寻死吗?可她现在一点也不想死,能不能不要这么虐待“犯人”。

几次沟通无果后,林初九果断放弃:“你们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林初九咬着牙处理好自己左脸上的伤后,果断地趴被窝里,既然那群人不给她吃的,那她就睡觉好了,睡饱了才有力气抗争不是?

许是她实在是累狠了,身心俱疲,人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

摸了摸左脸,发现冰敷和消肿药的效果不错,至少她左脸没有那么疼了,只是肚子却空的咕咕叫……

“好饿呀!”

林初九也不知原主多久没有吃东西,反正她自从她接手这都是十几个小时了,除了水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她已经饿得有些眼花的感觉。

“真不给我吃的?这是要饿死我吗?我不都同意嫁了吗?”林初九有气无力的大喊一声,倒在床头,继续去整理原主的记忆……

因为太子和白莲花妹妹一闹,她又想起了一些,至少知道她即将要嫁的那个人是谁……

太子口中的四王叔,是当今圣上的弟弟,被先皇亲封得萧王。三个月前,他还是俊逸无双,风姿过人,东文威名赫赫百战百胜的战神王爷,更是东文皇室第一个即将冲击武神的高手。

如果是三个月前,凭林初九的身份和长相,是怎么也嫁不进萧王爷府的,甚至连多看萧王爷一眼,都会被人鄙视,说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当然,她是癞蛤蟆,萧王爷是天鹅肉。

可这位王爷很倒霉,在冲击武神前遭遇暗算,一身武功被废不说,下半身更直接失去知觉,瘫痪在床……

惨吧?好像还有更惨的,那就是他没有武功,又无法行走,于是萧王爷手中的兵权,很快就被皇上名正言顺的拿走了,皇上害对外宣称萧王贤明,主动上交。

“贤明?遇到强盗就是不想贤明,也得贤明一把吧?”林初九嘲讽一笑……

她虽然没有很强的政治头脑,可多少比原主,那个被继母宠得,什么都不懂的草包大小姐要好一点。

那位萧王爷会出事,要说没有皇上的手笔,林初九是半点不信。

“嫁这么一个丈夫,还真是倒霉啊。”林初九叹息,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放下了。

她虽然不是什么强势的人,可也不是不靠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弱女子,那位萧王要是人还不错,林初九不介意和他凑合过。

横竖她没有喜欢的人,也不懂喜欢是什么,了不起照顾那人一辈子,两人相护扶持,远离斗争也挺好的。

她上辈子活得太辛苦了,每一天都神经紧绷,生怕自己的身份被人发现。今生要是能过平淡的日子,那是再好不过,可是……

很快林初九就发现,她这辈子想要平淡的生活,似乎也是一种奢望,因为,她居然把M国的最新医学研究带来了,而且还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启动了。

“这太不科学了!”

捶地!

林初九根本不知道,那六个情报人员,是什么时候把偷出来的医学系统放她身上,她明明把人送走了,那些人把医学系统放她身上干吗?

这很不安全好不好?

呜呜呜,林初九想哭。作为在M国混得不错的大夫,再加上她身份特殊,她知道的远比旁人多。

M国这个医学系统很强大,启用后,就是一所高科技、便携似的小型医院,会针对病人的情况,提供足够的药材。

换言之,这个系统就是哆啦A梦,里面储存了足够的医药和器材。还拥有先进治疗室和存储空间,这绝对是伟大的发明,可是这个系统是强制性的!

一旦系统启动终生无法解除,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系统会强制要求主人医治病人,是对从医人员的另一种监督。

所以,林初九一点也不稀罕这个医生系统,可偏偏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医生系统启动了,现在她成了医生系统的主人。

不过,说是主人,实际和仆人差不多,因为医生系统发现了病人,要她医谁她就得医,不医?

那就等着惩罚吧!

简直就是泪流满面……

不过,得到了医生系统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她脸上的伤就不用担心了,医生系统第一个找到的病人,就是她自己。

医生系统发现病人后,立刻将她的信息显示了出来,除了左脸的外伤,身体的虚弱外,她身体里居然还有长期慢性毒药?

慢性毒药?

林初九大吃一惊,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看到医生系统显示出来的结果,林初九气得想要杀人。“这是谋杀?”

哪怕林初九见惯了生死,这一刻也忍不住害怕。医生系统检查的结果,说她体内的慢性毒药是致命的。她的身体会这么虚弱,就是和体内的慢性毒药有关。

而且现在毒药已经累积到暴发的边缘,不出三个月,她全身都会被毒素侵蚀,到时候药石惘然。

“真是太狠了,难怪原主会死!”

能给原主下慢性毒药的,林初九不用想也知道,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小姨继母。除了她还有谁能常年给原主下毒?

这林府真是太可怕了,这个时候,林初九有些庆幸,她还有三天就可以离开了。

呼……幸亏她有医生系统,幸亏她还有救!

林初九长长地吁了口气,对医生系统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她学得是西医外科,要不是有医生系统这个逆天的高科技产物在,等她发现自己中毒,估计是没救的时候了!

事关自己的生死,林初九还是非常在意的,立刻就用主人的身份,取得医生系统的同意,拿到系统为她配得药。

由于是慢性毒药,西药不可能立刻解毒,只能慢慢调养,系统为她准备了一个月的药量,之后会随着毒素的减少,而调整剂量或者更换药物。

林初九对这个人性化的系统非常满意,取了一天的药,先把自己的外伤处理好,然后才给自己输液。

除了解毒的药剂外,她急须补充葡萄糖和营养液。不然两天后,她根本没有力气完成婚礼。

好吧,有医生系统在,林初九对那个未瘫痪在床的丈夫,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医生系统应该能救吧?

三天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也足够林初九熟悉医生系统,至于脸上的伤?

那一巴掌打得太重了,即使有医生系统提供的药,三天的时间也只能消肿,淡化淤痕,想要一点都看不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这三天,林府的下人并没有完全不管林初九,至少每天会给林初九,端一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稀饭,让林初九饿不死,但也绝对没有下床的力气。

亏得林初九还能给自己输营养液,不然她这条小命,还真得会被那个表面贤良,实则恶毒的继母给折腾没。

可饶是如此,林初九也饿得难受呀!

胃部传来的抽搐痛感,不是光输液就能解决的。林初九发誓她从来没有饿得这么狠过,就连当年在孤儿院也没有这么惨。

在孤儿院她只是吃得不太好,但吃饱还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只是饿三天,林初九还能理解渣父继母,是为了防止她跑掉或者寻死,故意饿着她,可是,饿了她三天,给她再上一桌油腻腻、香喷喷的全荤宴是什么意思?

“大小姐,这是夫人特意给你准备的,就怕你饿狠了,对身体不好。”送菜的婆子,笑得那叫一个谄媚,完全看不出丝毫恶意。

这要是原主那个傻丫头,肯定就上当了,说不定一边吃还要一边说,那个恶毒继母是好人,可是林初九再笨也知道,给饿狠的人上全荤宴,这绝对是要她命的节奏,更不用提她的身子,本身就被慢性毒药毁得差不多了。

她那好继母和妹妹,用尽心机把她嫁给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不算,还要她在成婚当天出丑才满足吗?

果然,母女俩够阴险。

肉香味在房内弥漫天,刺激的林初九口水直流,可是,不能吃,绝不能吃!

她只要一吃下去,保准肠胃今晚就会罢工,说不定明天在婚礼上,她就直接拉肚子,拉得臭气熏天……

到时候,林府虽然难堪,可最惨的人只有她!

她的好继母呀!

 

医妃权倾天下 009大闹,中了慢性毒药

林初九躺在床上,强忍着扑下去进食的欲望,抬头看向立在桌子边的老婆子和小丫鬟,没有意外,看到她们眼中嘲讽与得意。

林初九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吞了吞口水,虚弱的道:“你们下去,我自己会吃。”

尼玛的,真想把这一桌东西,全给丢出去,没有香味就不会刺激她吧?

可下人却一动不动,沉着脸道:“大小姐,夫人要奴婢服侍你,大小姐你身子弱,奴婢服侍你起床。”

这话中的意思,就是说她那好继母,要人盯着她吃完?

狠毒而又细心的女人,果然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林初九绝对佩服这女人,可是?

以为她和原主一样,会任人摆布,随便让人哄两句,就傻傻的把对方当亲人,任对方折腾吗?

“滚出去!”林初九是饿狠了,可丢东西的力气还是有的,林初九抄起床上的瓷枕,就朝那老婆子砸去。

“嘭,”林初九的准头非常好,瓷枕正中对方脑门,鲜血的红往外飙,那画面即血腥又暴力

“啊,”老婆子尖叫一声,咚的一声摔倒在地,她身后两个小丫鬟见状,脸色一白,再不敢上前。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拖着地上那老货,给我滚出去!”

林初九手上虽然没有东西,可三天没有吃饭的脸,脸色惨白难看,做出凶样还是非常吓人的,两个丫鬟腿一软,半扶半拖的把老婆子带了出去,留下林初九,还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

桌上的饭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般人肯定控制不住扑上去,可林初九不是一般人。

林初九是一个自制力非常强的人,她能被第九局选上,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而林初九能让第九局看中的,就是她的坚毅、隐忍。

林初九意志力非常强大,而且立场坚定,轻易不会动摇。从她牺牲自己,护卫六位不认识的情报人员出M国就知道,林初九这个人平时虽然胆小惜命,可关键时刻却有大无畏的精神。

三天没有进食,面对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没有人不想吃,林初九也想吃,但一想到桌上那些饭菜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林初九就失去了进食的欲望,即使太饿太想死,她也可以坚定的不动。

待下人全部出去后,林初九掀开被子,把床上的药品全部放回医生系统,再三检查确保没有遗漏什么,才下床。

看到满满一桌由大厨精心烹制的美味,林初九无声一笑,没有任何犹豫的抠住桌边,往上一掀,“哐当”一声,桌上所有的菜全部摔落在地,无一幸免。

“嘭,”房门打开,看守的丫鬟听到声音冲了进来,看到屋内的模样,大叫:“大小姐,你在干什么?”

林初九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怔怔地看着地上的吃食,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她不想闹事,可有些人就是非逼她不可!

这些吃食落地时,医生系统突然发出警报,说发现有毒物质,不过含量极低,不会致命。

也就是因为含量极低,所以医生系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直到她把饭菜摔了,医生系统发现含有毒素的物质数量过大,才紧急提醒。

哼,林初九冷笑一声,既然林夫人要玩,那就玩一把大的。

林初九收起脸上的嘲讽,面无表情地看向门口的两个丫鬟,一字一字的道:“我要见林相!”

“大,大小姐,你,你说什么?”丫鬟脸色骤变,一脸无措地看向林初九。

大小姐叫老爷什么?

“你们没有听错,我说我要见林相!”明天就要嫁人了,她还怕什么?怕以后没有娘家人撑腰?

那简直就是做梦,即使她不闹,再乖再听话,这个娘家也靠不住。

“大,大小姐,老,老爷他……”丫鬟手足无措,可坚定的不肯移脚。

林初九早就料到,看守她的丫鬟必然是继母的人,林初九一点也不担心,缓缓开口:“告诉林夫人,如果成婚当天,萧王爷发现,他未来的妻子被人下了药会如何?”

慢性毒药在她身体内,医生系统能检查得出来,别的大夫肯定也能检查出来,皇宫的太医不是吃素的,只是他们轻易不敢说真话。

“大,大小姐,你说什么?我们不懂。”丫鬟是真得不知道,而林初九也没有为难对方的意思,“你们不需要知道,只要把这句话带给夫人。一刻钟,我只等一刻钟,一刻钟林夫人没有来见我,后果自负。”

林初九拉出椅子,对着门口坐下:“对了,再给我送两碗米粥,只要白米粥,别的什么也不要放。”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走,林初九也不催,看了一眼计时的沙漏,淡淡开口:“你们最好掂量一下,你们承不承担的起,坏夫人好事的后果?”

“这,这……”丫鬟一脸为难,看林初九信誓旦旦的样子,两个丫鬟真怕出事,相视一眼,其中一个丫鬟跺了跺脚,连忙跑出去找林夫人。

看着丫鬟渐行渐行的身影,林初九笑了,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等着她继母进来。

来日方长,她原本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可那个女人不肯放过她,既然如此,那她就最后玩一把好了。

敢算计她林初九?

她会让那个女人后悔,当初没有彻底弄死她,想要当个“贤惠继母”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林夫人听到丫鬟的话,有那么一刻脑子完全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给林初九下慢性毒药的事,除了她自己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晓,林初九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林夫人是个有城府的,即使只有下人在,她仍然状视无意的说了一句:“初九那孩子在胡说什么?要见我让下人说一声就成了,扯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这不是丢我们林家的脸嘛。”

林夫人摇头叹息,优雅的起身,不急不躁的道:“我去看看,那孩子真是的,都要成婚的人了,还这么胡闹。”

即使她身边只有下人,林夫人也习惯演戏,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她都不会露出破绽。

林夫人带着丫鬟,仪态万千地朝林初九的院子走去,步子不快不慢,却正好在一刻钟内,出现在林初九的面前。

“初九,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下人不尽心?告诉母亲,母亲给你出气。”林夫人一脸亲切地看向林初九,一副慈母的模样。

林初九没有吭声,也没有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夫人。

装,看你那装到什么时候!

林夫人也不恼,示意丫鬟搬把椅子,坐在林初九身侧,一脸关心的道:“初九怎么了?不高兴了?是不是怪母亲这几天没来看你?初九,你也知道,你明天就要大婚了,这几天母亲一直忙着给你准备嫁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本打算晚上和老爷一起来看你,没想到你就先想母亲了。”

林夫人一脸和气,眼中的慈爱毫不掩饰,丝毫不将林初九冷淡放在眼里。

这真是一个可怕女人!

林初九不得不承认,她那个伪白莲妹妹,连这位夫人的三成都没有学到。

林夫人眼眸看到,看到地方的饭菜,轻叹口气道:“初九,你把饭菜砸了,是不是饭菜不和你的口味?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母亲本想着,你在娘家最后一顿饭要吃得满意,没想到下人居然没有把事情办好?”

林夫人一开口,就把责任推到下人身上,瞬间撇得干干净净。

“初九,好孩子,…你想吃什么和母亲说,母亲这就让人去准备。”不管林初九如何冷淡,林夫人都保持得体的笑。

林初九知道,沉默对这位夫人没用。

“夫人……”林初九开口了,可她一开口,林夫人却吓了一跳,甚至很不自地的道:“初九,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母亲哪里没有做好,让你不开心了?”

原主和继母很亲,一向都是叫原主的娘,至于亲娘?

原主在继母的糖衣炮弹下,早就忘了自己还有亲娘。可林初九不是原主,她前世活了二十多年,也没叫过谁亲娘,林夫人想当她娘?下辈子都没有可能。

林初九轻扯唇嘴,冷冷的说道:“夫人做得很好,实在是太好了。”

林夫人的心咯噔一停,保养得宜的面容,有几分僵硬,不自然的道:“初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这么和母亲说话?”

难道这个傻货,真发现了她下药的事?

林夫人暗暗捏紧帕子,心里闪过一抹不安,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就凭这个蠢货,怎么可能发现自己做的事,林初九定是再诈自己。

这么一想,林夫人又安心,不过看林初九的眼神,带着一丝轻蔑,不是她看不起林初九,实在是林初九和她那个愚蠢的姐姐一样笨,一样容易轻信人。

当年,她还只是一个姑娘,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嫡姐,现在弄死林初九这么一个小女孩,那还不是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医妃权倾天下 010摊牌,你想要什么

林夫人从来没有把林初九当回事,她根本不会防着林初九,她的心事虽不至于全写在脸上,可眼中却带出一些来……

轻蔑、鄙夷、恨意、杀意……

这些统统都逃不过林初九的眼:哎,这位继母,对原主还真不是一般的恨,下慢性毒药还嫌不够。

林初九暗暗叹息,说道,“夫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些年你给我下了什么,你给这堆菜里添了什么,你比我清楚,我想你应该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初九,你在说什么?母亲听不明白。”林夫人收起思绪,一脸不解地看向林初九,脸上没有一丝破绽,当然,眼神也没有流露出半丝不同。

这才是真正的演戏高手,可是林初九没有陪她演戏的想法,“夫人想要演戏,我没有意见。不过我现在没有兴趣,陪你演什么母女深情的戏码。我明天就要出嫁了,装了十几年我也受够了,今天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林初九话里话外,都暗示她之前是在陪林夫人演戏,她没有林夫人想象中的那么愚蠢。

林夫人不想相信,可看林初九清明凌厉的眸子,不知怎么的,心里就忍不住害怕,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嫡姐死前对她说的话:“妹妹,姐姐求仁得仁,复无怨怼。”

林夫人总感觉,她姐姐一直都知道她暗中做的事,可偏偏不说,看她像个小丑一样在那里蹦达,现在林初九也给她同样的感觉……

林夫人发现,面对林初九,她居然害怕了!

不,不会的,她怎么可能是装的……

林夫人挺了胸膛,张口想要辩解,可林初九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夫人,我明天就要出嫁了,不知我的嫁妆你可准备好了?”

嫁妆是女子的私产,嫁的未来丈夫,是个残废又被皇上防备的王爷,手上有银钱才好办事。

“什么,嫁妆?”林夫人完全被林初九弄懵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到底知道多少?

“对呀,夫人,我的嫁妆单子呢?我还没有看到呢。”林初九伸手,一脸无辜,眼神时不时看向地下的残羹,威胁意味十足。

这下,林夫人就是再自我安慰,也无法自欺欺人的说林初九是瞎猜的……

林初九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可这个贱人却一直装模作样哄着她、骗着她!

真是该死!

林夫人的指甲嵌入手心,可她却感觉不到痛,林夫人此时无比愤怒,身子不停的颤抖。

她居然被人耍了这么多年,这些年她一直把林初九当傻子,结果她才是彻头彻尾的傻子。

想到林初九这些年,可能在暗处笑话她,林夫人就恨不得撕了林初九,可是……

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初九得意的坐在那里,以胜利者的姿态嘲讽她。

好恨呀!

林夫人双眼通红,林初九半点不在意,笑眯眯的说道:夫人,别这么看我,我明天就出嫁了,要是今天出了点什么事,你拿什么和皇上交待?拿什么和萧王交待?又如何继续您的贤妻良母啊?”

那纯良的模样,要说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初,初九。”林夫人压下心中的杀意,咬牙切齿的道:“你想要什么?”

她现在不能杀了林初九,只能先把人安抚住,以后再想办法!

想要什么?

这还真是一个难题……

林初九还真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她把事情摊开来说,只是给这位好继母一点警告,免得这位姨妈,有事没事就使下流的招术。不过……

现在人家都主动提出来了,林初九不介意私下发一笔横财。

请原谅她一生都是小老百姓,一直都是一个人,除了钱还真没有什么可以给她安全感。

林初九相信,林夫人给她的嫁妆不会差,但嫁妆是嫁妆,私房是私房,林初九不介意再添一点私房。

看林夫人手中的帕子,都快拧成干条了,林初九好心地开口:“夫人,父亲为官这么多年,相必家产颇丰,夫人再给我添一点私房如何?”

“你想要多少?”林夫人大大地松了口气,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多少?

她又不知道林家有多少家产,她怎么知道要多少,才能让林夫人肉痛。

谈判是门技术,林初九虽然不懂谈判,可在现代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一点。

林初九没有吭声,而是高深莫测地看着林夫人,似笑非笑的道:“这就要看夫人诚意了,夫人知道的,我一向是个笨的,有些事时常记不清。”

银子多,她忘得就多!

林夫人脸颊微微抽动,深吸口气道:“五十万两。”

林初九全部的嫁妆加起来,也不过是十多万两,这还是嫁给亲王,要嫁给普通人,七八万两也就差不多了。

可见林夫人绝对是下了本钱,林初九也觉得很多,但谈判这种东西,别人开价你就应下,那就显得太急切了。

林初九唇角噙着一抹笑,轻轻摇头:“夫人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堂堂左相嫡长女的命,就值五十万两?”

“那你想要多少?初九,你应该很清楚,你父亲并没有多少银子,这五十万两都是我的私房钱。”

林夫人气得快炸了,却又不得不忍住。

左相嫡长女的命!

林夫人悔呀!

她当初就不应该下什么慢性毒药,她就应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贱人,现在也就不会白白受气。

“夫人,你别欺我不管家,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父亲虽然没有祖上留下来的家产,可这些年家里绝对没少进银子,夫人丢个五十万两,这是打发穷亲戚吗?”

千金难买早知道,林初九才不管林夫人有多悔,有多恨,她现在只想着,要敲多少银子,才能让这位夫人肉痛。

她倒不是想要那么多银子,她虽爱财,可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她不过是借机小小报复一下这位貌似纯良实则狠毒的姨妈罢了。

“那你到底想要多少?”林夫人的火气也上来了,穷亲戚?

谁家的穷亲戚,要用五十万两来来打发?

“嗯……”林初九故作深思,一脸无奈的开口:“五十万两就五十万两吧。”

可林夫人还来不及高兴,就听见林初九话锋一转:“不过是五十万两黄金,而不是白银!”

“什么?”

林夫人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五十万两黄金,你怎么不去抢,整个林府也不过五十万两黄金。”林夫人这下可真是气狠了,一张脸涨成紫红色,眼中闪着愤怒的火花……

要不是林初九明天就要出嫁,她一定把林初九立刻弄死!

要在后院悄无声息的弄死一个姑娘,那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林初九有她的把柄又如何,她能出林府的大门吗?

出不了林府,林初九就是有刀子也不管用。可偏偏……

林初九挑了一个最好的时机,在大婚前一天,林初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算萧王爷不管,皇家也不会不管,万一查出来她就惨了。

林初九,果然够阴险,能忍到今天,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林夫人气得直喘粗气,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一气之下说了什么……

林夫人没有注意到,并不代表林初九没有注意到,听到林夫人的话,林初九唇角微扬,笑得如同小狐狸:“夫人,五十万两黄金太多的话,那就二十五万两好了。作为林家的嫡长女,要半个林府不为过吧?”

“初九,你底下还有妹妹和弟弟。”林夫人气得差点吐血……

半个林府?

林初九是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资格要半个林府?

“我娘就生了我一个。”换言之,她不承认那些弟弟妹妹。

林夫人又被气了一回,张了张嘴,却硬生生的,把到嘴的话给噎了回来,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道:“初九,你前两天打伤了婉婷,太子正为这个事不高兴,皇后娘娘也很不满。”

这是交易,林初九退一步,林夫人帮林初九摆平太子和皇后。

可是,她需要吗?

林初九不置可否的一笑,“母亲,长姐如母,我教训自家妹妹,与太子、皇后何干?太子、皇后还管不到林家皇院,当然也管不到萧王府后院。”

她即将和皇后成为妯娌,成为太子的婶子,皇后和太子就算想要教训她,也不能拿这个做由头……

“婉婷的事,自有我这个母亲管教,初九你是逾越。”长姐如母,那是母亲不在,她这个母亲可还在呢!

“夫人平日里对我那么照顾有加的,我偶尔代夫人教训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初九擦了擦自己的指甲,轻轻地吹了口气,不着痕迹的露在林夫人面前。

三天不曾梳洗,可林初九的双手却不沾半点脏污,让林夫人不得不多想:这左相府里,是不是有林初九的人?

要是没有,林初九被她饿了三天,怎么可能还活蹦乱跳的?

林夫人垂眸,心中有了人盘算……

医妃权倾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妃权倾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妃权倾天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