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至尊龙卫在线阅读完整版姜龙林国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KX|小说:至尊龙卫|时间:2019-11-19 10:15:11|作者:熊猫吃竹子

至尊龙卫在线阅读完整版这里有,选择免费阅读模式即可浏览至尊龙卫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至尊龙卫在线阅读完整版-熊猫吃竹子小说全文在线。魔功已成,不再做一只任人欺辱的小绵羊,要做一只嗜血成性的狼!

至尊龙卫姜龙林国栋

至尊龙卫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至尊龙卫 第6章 不该得罪的人

张京华的说法,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郭家有人劝:“张院长,算了吧,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不行,这件事关系到我们蓝天医院的声誉,我作为蓝天医院的院长,有义务为我得医院挽回声誉。”

张京华态度非常坚定,今天蓝天医院的声誉受了很大的影响,目前挽回声誉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起医疗事故变成有人蓄意为之。

而且他也恨透了打脸蓝天医院的姜龙,他在公检法有很硬的人脉,所以只要把姜龙弄进警局里,就能任他摆布,就算姜龙没有捣鬼,也能栽赃。

就在张京华为自己完美的计划暗暗得意的时候,肖磊的女助理却说:“对不起张院长,您无权代表蓝天医院。”

“笑话,我作为蓝天医院的院长,为什么不能代表我的蓝天医院,而且这是我们蓝天医院内部的事情,你们骁龙集团管得有点宽了吧。”

张京华立刻做出回击,他对于肖家的不满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

但这时候,张京华的电话突然响起,他一看电话,竟然是蓝天医院的老板,蓝天集团的董事长刘忠明。

张京华立刻换上一副谄媚的嘴脸:“刘董,我正有事要向您汇报。”

电话那边刘忠明语气冰冷:“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明天你立刻去办离职手续,你被开除了。”

张京华都懵了:“刘董,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免我的职?”

“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只说了这一句,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张京华目光呆滞,现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当初他被蓝天医院用高薪和百分之十的干股挖来,他的收入远高于同行,一旦被辞退,他将很难再找到与之相匹配的职位和薪水

联想刚刚肖磊女助理的话,张京华马上意识到是肖磊在捣鬼,他情绪压抑不住,质问肖磊:“肖董,我到底哪得罪您了,为什么要这么整我?”

肖磊则说:“不是我想整你,是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该得罪的人……”

张京华正在百思不解,突然,他注意到姜龙此时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不由猛醒:“是你?”

姜龙淡笑回答:“我已经提醒过你了,你会后悔的。”

姜龙的两个条件,其中一个,就是希望肖磊能够力所能及的给辞退和诬陷妻子的张京华一些教训,却没想到肖磊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直接让蓝天医院的老板把张京华免职了。

不再理会一旁如遭雷击的王家叔侄,肖磊笑着对姜龙道:“姜大夫,请问我的女儿和外孙的病彻底根治了吗,以后会有后遗症吗?”

姜龙说:“您女儿的羊水栓塞和您女儿、外孙的器官衰竭,其实只是症状,另有更隐晦的病因,我已经用秘法,把病因祛除了,已经没事了。”

肖磊长出一口气:“哦,那真是太好了,实在太感谢了。”

“姜大夫,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了,为了表示歉意……”

郭帅也过来道歉,同时他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双手递了过去:“这卡里有五百万,密码是6个6,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姜龙看着这张卡,表面神色不动,但心里已经开了锅,五百万啊,对他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级别的巨款了。

他客气道:“不必了,你们已经答应了我两个条件了,我再收钱不合适了。”

“兄弟,你就拿着吧,你要是不收,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郭帅坚持。

姜龙推辞几次,觉得差不多了,正准备收钱,却不料肖磊说:“小帅啊,把钱收起来吧,姜大夫是高人,显然看不上你手上的东西,姜大夫,大恩不言谢,这一次算我肖磊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爸,您说的对,看来是我太庸俗了,姜大夫,如果日后需要我帮忙,我郭帅义不容辞。”把自己胸脯拍的砰砰直响。

肖磊和郭帅都以为,以他们的身份,他们的承诺要远比那五百万的卡来得有价值,他们却不知道,姜龙此时正在为刚刚的客套懊恼不已,感觉心在滴血。

已经很晚了,但是林婉容心里有事,根本睡不着。

姜龙还没回来,让她很担心,不是担心姜龙,而是今天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害怕又出现了什么差错,又让郭家迁怒上她。

洗完澡,林婉容穿着浴袍出来,当她回到卧室里,点开灯的一刹那,不由吓了一跳,她发现姜龙正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林婉容露出怒容。

“你是我老婆,我在我老婆的床上有错吗?”姜龙微笑,目光玩味地看着她。

不得不说,林婉容真是一个大美女,一米七的个子,五官秀美且立体,曲线美丽动人,特别是那两条大长腿,真是玲珑剔透,穿着浴袍的她,身上散发着清新的水汽,有一种出水芙蓉的美感,让人迷醉……

林婉容被看得脸一红,羞怒道:“我要换衣服,你先出去!”

结婚一年了,姜龙不仅睡觉要打地铺,而且林婉容换衣服都要背着他,他觉得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软弱了……

想到这里,他却大胆地走到林婉容面前,一把揽住林婉容的腰,戏谑一句:“我自己媳妇的身体,我为什么不能看?”

林婉容被姜龙这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吓呆了,姜龙也是第一次如此接近林婉容的身体,不觉心跳加速,而且他低下头,目光就不由注意到林婉容浴袍斜开的领口处,那一大片雪白,更是看得迷醉。

注意到姜龙目光盯着的地方,林婉容羞怒,一边挣扎着想要从姜龙的怀中出来,一边厉喝道:“你别碰我!”

却不料被姜龙抱得更紧,身体贴在姜龙的身上,语气森然:“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不能碰你?今天我就要让你真正成为我的女人。”

林婉容慌了,她忽然感觉姜龙像变了一个人,以前姜龙就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然而今天,她却在姜龙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狼性。

她想要叫救命,但是理性让她又没有叫出口,姜龙是她合法的丈夫,要跟她发生关系是天经地义的,无奈之下,她只得认命的闭上了眼,恐怕今天,自己无法再逃避了。

 

至尊龙卫 第7章 林家聚餐

林婉容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姜龙做出进一步的动作,她睁开眼,却发现姜龙已经松开了他,开始打地铺了。

“姜龙你……”林婉容不解的看着姜龙。

姜龙侧过头,自嘲一笑:“我的妻子讨厌我,这是我的责任,我会改进的,希望有一天你能够真正接受我。”

林婉容捂着胸口,姜龙最后那番话,竟然让她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直到姜龙躺在地铺上,林婉容心情稍缓,她这才开始询问今晚的情况。

当了解了事情的大致后,林婉容庆幸地双手合十:“佛祖保佑,肖明月母子终于没事了,等改天我一定到庙里还愿。”

姜龙插话:“喂,你感谢佛祖不如感谢我,是我把人救活的啊。”

“你?啧。”林婉容不屑:“你什么样我不知道吗?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别得意。”

姜龙感觉很无奈,也懒得解释了,蒙上被子睡觉。

第二天姜龙很早就起来,将早饭做好出门。

他去理发店做了个造型,又买了一套像样的衣服,这一套下来,再看镜子里的自己,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就起来了。

再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林家人正要出门。当林家人看到姜龙的改变后,都不由愣住,其实姜龙长得挺不错的,就是之前太懦弱了,又不太注重穿衣打扮,才让他显得很土气,今天好好打扮一番后,才令林家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呦,你这个土鳖,怎么突然捯饬起来了啊?”张桂芝讥讽的说道。

姜龙一笑:“今天中午不是要聚餐吗,当然要穿的得体一点。”

姜龙这一句话把林家人说愣了,今天是林婉容堂姐林婉如订婚的日子,中午要去饭店吃饭,虽然姜龙是林婉容合法的丈夫,不过林家人嫌他丢人,而且从前他因为软弱、胆小怕见人,所以林家的家庭聚会他从来也没参加过。所以姜龙突然这么一说,才会让林家人如此意外。

张桂芝的眉头马上紧皱起来:“你去干吗啊,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龙疑惑:“不是邀请咱们一家人吗?怎么跟我没关系。”

林国栋此时忍不住开口:“你去干什么啊?我的侄子侄女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你去不嫌丢人啊!”

小姨子林婉瑜也是一脸嫌弃的说道:“死结巴,你还是别去了,到那里你也说不上话,还不如在家里收拾屋子轻松。”

姜龙平和一笑:“今天是堂姐订婚的日子,我作为林家的女婿,我应该到场。”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林婉容解围道:“爸、妈,今天日子特殊,要不就让姜龙去吧,吃完饭我们就回来。”

林国栋皱眉想了一下:“那好吧,但是姜龙你记住,到饭店你就低头吃菜就行了,别丢我们家的人。”

来到饭店,是一个很大的雅间,两张十五人台,分别坐着林婉如爷爷奶奶,以及大爷、二大爷、大姑、二姑一家,还有男方家的人。

今天订婚的是林婉容二大爷家的大女儿林婉如,林婉如是个大龄剩女,二十八了,是个海归,她的订婚对象叫做李鹏,长得肥头大耳的,言谈举止,官气十足。

林家这边的亲戚有意巴结,说话都捧着说:

“李鹏可真不得了,才三十岁,就已经是住建局安监科的科长了。”

“住建局那是什么地方,真正的实权单位,在住建局当科长,比一般局的局长都好使。”

“小李才三十岁,未来的发展潜力巨大,估计未来成为住建局副局长、局长都不是难事。”

李鹏本来就是个挺傲的人,这么一捧,更是鼻孔朝天,说话狂得很:“谢谢各位长辈的赏识,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虽然我还很年轻,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不过对我而言,我不想把目光就集中在住建局这个小地方,我的理想是,能在五年内,提拔为副处,四十岁之前为正处,我希望我能够在政治生涯的黄金时期,达到市委常委,甚至进入省委的高度。”

李鹏夸夸其谈,亲戚们说着奉承的话。姜龙冷眼旁观,心道:真能吹牛逼,一个小科长,就想着进入省委了。

喝了一圈,李鹏发现,所有人都敬他酒了,只有角落的姜龙,一直沉默,还频频露出不屑的表情。

“这位是……”李鹏指着角落的姜龙。

林婉如接话:“哦,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我堂妹婉容的丈夫姜龙。”

李鹏恍悟:“噢,他就是你提的那个,咱们林家的上门女婿啊,小姜妹夫,你婉如姐可是经常用你给我当榜样,说你虽然不工作,但是洗衣做饭收拾屋子绝对是一把好手,每天都给婉容妹妹洗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啊。”

李鹏这话明褒暗讽,亲戚们也跟着落井下石。

“咦,姜龙今天来了,我都没注意。现在做什么呢?还在家当居家男人吗?”

“小姜啊,不是姑姑说你,你一个大男人,整天在家干女人的活,让媳妇养活着,羞不羞啊。”

“诶,话不能这么说,现在工作哪那么好找啊,小姜是农村出来的,素质本来就低,又那么胆小,能干什么?还不如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

这时候又有人提到:“喂,小姜啊,还不趁这个机会,跟你李鹏姐夫多喝几个,你姐夫能耐大,也许能帮你找份工作。”

接下来,李鹏昂着头,斜眼看着姜龙,就等待着姜龙给他敬酒来巴结他。

结果姜龙只是很自然的举起酒杯,简单了说了一句:祝李科长心想事成、美梦成真。然后就自顾自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让李鹏很不爽,姜龙连声姐夫都没叫,还什么心想事成、美梦成真,在他听来就是在讽刺他方才的一番人生规划。

李鹏沉吟少许后,说道:“我看小姜能力有限,又不是一个会为人处世的人,不太适合在我们局里工作,这样吧,我认识不少工程队,我可以介绍小姜去那里当力工,管吃管住,一个月也五六千呢。”

马上有亲戚也跟着凑热闹:

“对了,我们单位打更的老王昨天脑梗了,小姜要是愿意我可以介绍你去干,这活只要不傻就能干,正好适合小姜。”

“我们公司长期招保洁,这不正是小姜的特长吗?小姜要不你去试试。”

亲戚们的奚落,让林婉容一家人臊得脸色通红,抬不起头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国栋和张桂芝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无论如何也不能带这个废物来,简直就是他们家的耻辱,他们也怨自己的闺女,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非要嫁给这么一个废物。

林婉容现在也感觉脸上特别挂火,为了缓解尴尬,她有意转移话题:“姐姐,你的镯子真漂亮,多少钱买的。”

林婉如轻笑:“这个啊,是这次去云南我对象给我买的,冰种飘花翡翠手镯,也不贵,就三十多万吧,当时我对象还想给我买更好的,但是我就觉得这副镯子跟我有缘,也就买下了。”

“哇塞,三十万还不贵啊,我老公给我买的这副镯子才十几万。”林婉容大姑家的弟妹羡慕的说完,又将纤细的手掌伸平,露出手上一刻偌大的钻戒:“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结婚时候我老公送我这三克拉的钻戒,钻石代表了爱情嘛。”

“佳豪可真疼媳妇,你哥给我买的钻石才一克拉……”大爷家堂嫂说完,不经意地拉了拉领口,将那吊坠上的大个红宝石露出了出来:“我劝你们还是应该再买一块红宝石,因为旺夫嘛,我老公给我买了这红宝石之后,就顺风顺水的,五十万也值了。”

女人们纷纷展示着自己喜爱的珠宝,高谈阔论地,只有林婉容比较尴尬。很快,二姑家表妹就将注意力转移向林婉容:“婉容姐,你怎么不戴珠宝?”

林婉容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尬笑:“我哪有什么珠宝。”

其他女人们纷纷接话:

“结婚时候姜龙不是给你买过一枚钻戒吗?怎么不戴了。”

“噗,算了吧,那两千块的碎钻能戴吗。”

“姜龙姐夫,你也得争点气,我婉容姐这么漂亮,没一件像样的珠宝,多寒酸啊。”

虽然是亲戚,但是林家人都比较势利,且林婉容在林家算最漂亮的,女人天生的嫉妒心让她们说话都是绵里藏刀。

林婉如最损,她先跟姜龙说:“姜龙妹夫,你是不是没钱啊,也是,你一个农村人,甭说是像样的珠宝了,估计几万块的垃圾珠宝都没见过。”

说着,她又似好心的对林婉容说:“婉容啊,妹夫要是买不起的话,要不我把我淘汰的那副冰糯满绿的镯子给你,虽然不太好,买的时候才十几万,但毕竟能戴得出去啊。”

林婉容咬着嘴唇,一脸羞红,根本不敢抬头,而林国栋和张桂芝恶狠狠瞪视着姜龙,眼神都能吃人。他们心中极度不平衡:都是人,怎么人家的女儿,都能戴几十万的珠宝,自己的女儿却什么都没有,归根结底还是嫁错了人。

性格直爽的小姨子林婉瑜更是直接说道:“姜龙,干脆你们离婚吧,别让我姐受委屈了。”

“诶,你姐夫再没用,婉瑜你也不能这么说你姐夫。”

“对啊,姜龙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洗脚洗的就好。”

林家人对姜龙新一轮的奚落又开始了,但是姜龙不为所动,很淡然的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林婉容面前,真诚的说道:“婉容,结婚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给你买什么珠宝,是我的不好,这件珠宝就作为我给你的补偿。”

看到姜龙拿出来的东西,全场林家人立刻目瞪口呆。

 

至尊龙卫 第8章 塞外江南

姜龙拿出来的,是一个磋磨的不像样的白色塑料,而且塑料袋上还有四个大字:佳佳超市。

噗……

现场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哈,姜龙妹夫,你这珠宝怎么在超市买,超市卖珠宝吗?”

“诶,谁说超市不卖珠宝,我闺女的芭比娃娃,就是在佳佳超市买的塑料珠宝,哈哈哈。”

……

林婉容一家人脸都绿了。

张桂芝气得都哆嗦了:“你这个废物,赶紧把你的破烂收起来,丢死人了!”

林国栋嘬着牙花子,一个劲摇头:“啧啧啧,真是丢人现眼啊。”

林婉瑜直接羞得捂住了脸,头都太不起来。

林婉容更是面红耳赤,嫌弃将面前的塑料袋一推,冷漠的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喜欢,你快收起来吧。”

“婉容,你还没看呢,怎么知道不喜欢。”

姜龙不放弃,说着将塑料袋打开,当众人看到里面的东西,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那是一副玉镯,晶莹剔透,而且它的颜色,是神秘的紫色,非常均匀,林婉容最喜欢玉了,而且这玉镯那神秘的紫色,就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人的目光凝聚,无法自拔,当看到这镯子的第一眼,林婉容就被深深吸引。

“姜龙妹夫,这副镯子能给我看一下吗?”

林婉如忽然插话,她接过玉镯,拿出强光手电,将光打在玉镯上。看林婉如那副认真的样子,亲戚们不免紧张起来,开始琢磨:莫非这玉镯真的品相不凡?

查看完毕之后,林婉如一脸严肃的问姜龙:“姜龙妹夫,这副翡翠手镯你是从哪弄来的?”

姜龙顿住,他琢磨了一下回答:“哦,是我用以前打工时候的积蓄买的。”

林婉如夸张叹道:“真是了不得啊了不得,想不到姜龙妹夫这么有钱,竟然是极品的玻璃种紫罗兰翡翠,这要是真的的话,放在市场上,至少五百万起步啊。”

噗……

林婉如这一句话,再次让全场人忍俊不禁:

“哈哈哈,姜龙姐夫你买不起就买不起,买个假镯子骗我姐算怎么回事啊!”

“你买假的也别买这么假的,还玻璃种,我看就是玻璃的吧,哈哈哈。”

姜龙一再解释这手镯不是假的,但是根本没人相信

这场饭局非常不愉快,饭局刚结束,林家人就要走,却被林婉如一家极力挽留,说要带大家去看林婉如和李鹏的婚房。

亲戚们闻言兴致都挺好,林婉容一家也不好扫兴,也就答应了。

林婉如和李鹏的婚房是二百二十平的大复式,位于青山市最好的楼盘塞外江南。

塞外江南不愧是青山市最好的楼盘,坐落于元宝山脚下,清水河畔,真正的依山傍水,紧邻市政府,周围医院、学校、商业中心一应俱全。

而且不仅是地势好,姜龙用魔眼看到,这里是天地灵气汇集之地,应该有风水师看过的,绝对是块风水宝地。

亲戚们在偌大的婚房里走了一圈,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塞外江南的房子就是好啊,户型、采光、地势简直没得挑。”

“那当然了,塞外江南可是咱们青山市最好的楼盘,还没开盘就被订光了。”“婉如,这房子多少钱买的,很贵吧。”

有人问价格,林婉如轻松的摆摆手:“不贵不贵,均价一万六千多,都下来三百五十多万。”

林婉容堂哥闻言惊讶:“才一万六!我听说那里的均价都破两万二了,怎么这么便宜啊!”

林婉如掩嘴一笑:“我对象认识开发商,开发商给打了七五折,还送了车位和储藏室。”

此言一出,立刻在亲戚们之中引起了反响:

“对啊,李鹏是领导,开发商都得给面子的。”

“真可惜啊,要早认识姐夫,没准也能在塞外江南弄一套了,就算不住,转手卖了也能赚钱啊。”

亲戚们这么一捧,李鹏立刻虚荣心满满,他站出来说道:“各位长辈,兄弟姐妹,虽然我没有什么大本事,不过我毕竟是管安全的嘛。所以跟开发商买房子,开发商一般都得给我点面子。这样吧,大家不是喜欢塞外江南吗?开发商应该还留了一些房子,如果你们也想要,我可以跟开发商去说,看能不能匀出几套房子来。”

闻言,林家人更是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表示对买房有兴趣。

接着,李鹏就拿出手机,煞有其事的拨打了出去,通话结束后,李鹏对着众人一笑:“我刚刚问了开发商的副总,预留的房子还剩六套,都是楼层和户型不错的,只是折扣没有那么高了,一律八五折。”

这一句话,瞬间将气氛引爆,塞外江南这样抢手的楼盘,现在是有钱也买不到,更别说还是八五折,好户型,林婉容大爷家堂哥、大姑家表妹、二姑家都表示要买。

林婉如一直昂着头,像一只傲娇的孔雀,自己的未婚夫这样有本事,让她呗有面子。

回到大厅,林家人心智勃勃的订房,只有林婉容一家显得有些沉默,林婉如一笑,走到姜龙和林婉容近前:“妹妹、妹夫,你们还跟三叔、三婶一起住吧,跟老人一起住还是不方便,你们要不要也来一套,机会难得啊。”

林婉容看向林婉如,眼中已经带着愤怒,林婉如这是明知故问,塞外江南的房子都是大户型,就算八五折,少说也二三百万,姜龙又不工作,林婉如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婉容,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买更好的房子。”

林婉容家人本来正憋气呢,恰逢这时姜龙突然冒出这句没心没肺的话,直接让张桂芝脸上挂不住了,怒喝道:“你买,你拿什么买!我要是指望你给我女儿买房,还不如去买彩票!”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林婉瑜直接说道。

“婉瑜,干嘛去啊?”忙有人问。

“有人我看着心烦。”林婉瑜还冷冷瞥了姜龙一眼,负气准备走。

“婉瑜,等一下,我们也走。”

张桂芝也狠狠瞪了姜龙一眼,就招呼自己家人离开。

姜龙默默地跟在林婉容一家后面,感觉非常憋屈,更加懊恼昨天晚上他为什么那么虚伪,当时直接收了郭帅那五百万的卡,就不会有现在的难堪。

呜……

车子发动,林婉容一家的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姜龙,看来林国栋是真的生气了,姜龙没上车就开走了。

没办法,姜龙只能打车了,可是一摸口袋,只摸出来五块钱,他满头黑线,难道十几公里的路程,要步行回家吗?

正在这时候,他忽然听见从销售经理办公室传来清晰的吵嚷声。

“剩下的六套房子我们都要了,你听不明白吗!”

“对不起,李局长,这六套房子刚刚有三套被住建局的李科长订下了。”

“订了就让他让出来,一个小科长也配跟我争!”

……

很快,销售经理从办公室出来,到李鹏面前,一脸歉意的道:“李科长,真不好意思,刚刚应该您也听到了,又来了几个关系户,相中了这六套房子,希望您能把房子让出来。”

李鹏面色一沉:“刚才说话的那人是谁啊,说话那么狂。”

销售经理说:“说话的是工商局的李明亮局长。”

虽然李明亮的级别比他高,但是工商局局长也管不着他,再加上刚刚李明亮口中的“小科长”让李鹏感觉特别不爽,于是他的态度一下子就强硬起来。

“张经理,这不合适吧,我们可是先选的,所以这房子,我不能让。”

看李鹏不惧李明亮,林家人也来劲了,纷纷指责道:

“喂,你们怎么卖楼的,一点信誉也没有啊。”

“我们已经选中了,讲不讲先来后到啊,让我让房子,没门!”

……

销售经理劝说无果,李明亮也从销售经理办公室出来,后面还跟着六个人。

李明亮是个矮胖子,他摇摇晃晃地来到李鹏面前,上下打量一番后,说道:“你就是住建局的那个科长?你给我个面子,这房子你就别要了,让给我。”

李明亮的态度很蛮横,让李鹏怒意更盛:“对不起,李局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但事情要讲个先来后到,我们已经选好了,没有让出去的道理。”

李明亮面色一沉,语气中带着威胁:“小伙子,你可要想清楚,你这样做可不明智,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李鹏也无畏的冷笑:“李局长,你甭拿你那官架子吓唬人,谁家还没有点背景啊,再说我也不归你工商局管。”

说话间,售楼部的大门开了,进来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和一个穿着华丽的美妇人,美妇人还领着一个小女孩,他们径直来到李明亮的身旁。

“大哥,嫂子,你们咋才来啊?”李明亮问眼镜中年人。

眼镜中年人笑答:“路上堵车,房子选得怎么样了?”

“房子倒是不错,咱家人都打算来一套,加上你要的那一套,正好六套,结果你们局的这位大科长不同意,说我算个屁,他看中的房子,谁来都不好使。”说完,李明亮朝着李鹏的方向抬了抬眼睛。

“哦?”眼镜中年人神色一凝,看向李鹏,李鹏看清来人,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赶紧说:“李……李局长,事情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李鹏做梦都没想到,他的直属领导,青山市住建局局长李明伟,竟然也来了,还是李明亮的哥,要是把自己的局长给得罪了,那就甭说未来的仕途了,也许这个科长的位置都保不住。

“原来是这样,按理说,应该讲个先来后到,不过这房子我们也很中意,小李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别跟我们家争了。”李明伟听了李鹏的解释后,沉声说道,内容是在商量,但语气毋庸置疑。

“当……当然没问题,六套房子我们一套也不要了,都给您。”

李鹏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在李明伟面前,跟只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的。

这让林家的人心彻底凉了,今天看来是空欢喜一场了。

林家人正失望的准备离开。却发现姜龙竟然神奇的站了出来,对李明伟说道:“我们家先选的房子,你们这样横插一脚,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至尊龙卫 第9章 扬眉吐气

“你疯了吗?你怎么跟我们局长说话呢!对不起,李局长,其实他不过是我对象表妹家的上门女婿,我也不太熟。”

李鹏忙着撇清关系,如果需要选择的话,他甚至可以抛弃林婉如来保全自己的仕途。

但除了李鹏,林家人都抱着看戏的态度。他们的心里也不爽呢,只是碍于李明伟的地位敢怒不敢言,现在乐不得有个傻子出头。

“小子,你找死,你胡说八道什么!”李明伟的亲戚们不干了,一起指责。

李明伟也觉得不爽,心道哪来这么个傻逼,正琢磨怎么应对,忽然他的女儿小静,指着姜龙惊喜的大叫起来:“妈妈、妈妈,是昨晚的叔叔!”

紧接着他的妻子,也露出激动不已的神色:“兄弟,真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

姜龙微笑着点点头:“是啊,真巧啊。”

李明伟一脸茫然:“老婆,这人是……”

“他就是……”

美妇人欲言又止,凑到李明伟耳畔耳语几句,李明伟的神情瞬间舒展开,立刻上前紧握住姜龙的手,无比激动的道:“原来就是你!,”

姜龙微笑着跟李明伟握着手,他没想到昨天晚上顺手救的美妇人和小女孩,竟然就是住建局局长李明伟的妻女。

一番介绍后,姜龙才知道,美妇人叫白玉洁,也不简单,竟然是金凯利珠宝行的老板。

因为姜龙跟白玉洁说过,不想要多事,所以白玉洁并没有提昨晚上的事情。但这样看得林家人一头雾水,想不通姜龙什么时候跟住建局局长攀上的关系,但更令他么惊讶的事,寒暄过后,李明伟直接表示道:“姜龙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的亲戚,这房子我们不争了,你们挑剩下的我们挑。”

林家人瞬间被震惊的无以复加,这怎么可能,一个万年废柴怎么可能让住建局局长亲自道歉,还这么给面子。

林家人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忽然就听见:“李局长,您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看过去,大厅又进来几个人,为首一个穿着西装的健壮青年,他热情的跟李明伟握手,通过二人的寒暄可知,这名青年就是楼盘的开发商。

开发商笑问道:“李局长,选到心仪的房子了吗?”

李明伟笑答:“郭总,还没有,我让我朋友先选。”

“您的朋友……”开发商看过去,当他看到姜龙的那一刻,神情陡然剧变,上前跟姜龙握手:“姜大师,真是巧啊,你也在啊!”

姜龙微笑点头:“是啊,真是巧啊。”

姜龙也没有想到,塞外江南的开发商,竟然就是昨天晚上医院的郭帅。

在了解了情况后,郭帅转头就对销售经理说道:“姜大师的亲戚选中的房子,一律按照成本价,六折出售。”

林家人群瞬间被这个消息点燃了,塞外江南的房子现在标定的均价是两万二,但这个价格市场上根本买不到,六折的话就是一万三出头,就算不住转手卖掉,每套房子至少能赚一百多万。

“姜龙姐夫真是深藏不露,这么有能耐。”

“我婉容堂妹真有眼光啊,没嫁错人。”

一时间林家人一改往日尖酸刻薄的嘴脸,都围着姜龙交口称赞,姜龙以前极少被这样捧,表情有些尴尬,很不适应。

林家人草签了购房协议后,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姜龙也准备跟着林家的车走,却被李明伟叫住:“姜大师,别着急走啊,今晚上我请客,咱们一起吃顿饭。”

郭帅也过来急道:“李局长,这可不行,我正要请姜大师呢,饭店都订好了。”

李明伟面色一沉:“郭总,今天你就给我一个面子,让我先请。”

郭帅坚持:“李局长,别的面子我可以给,但是这次绝对不行。”

看着郭帅和李明伟为了请姜龙而争执,林家人都看傻了,心说话:这tmd什么情况,一位是青山市最具实权政府机构的一把手,一位是青山市最好楼盘的开发商,这两个人绝对是青山市顶尖的大人物,想请他们吃饭的人都是排长队,想不到他们竟然争抢着请姜龙这个窝囊废吃饭,而且还争得面红耳赤的,姜龙哪来的这么大面子。

李鹏此时沉不住气了,找了个机会,他将姜龙叫到一边,一改初始时的凌人姿态,嬉皮笑脸的说:“姜龙妹夫啊,你可真有本事啊,跟我们李局这么熟,以后你可要多提携提携你姐夫我啊。”

李鹏有意跟姜龙套近乎,是想要通过姜龙跟李明伟拉关系。

却不料姜龙反应冷淡:“也不怎么熟啦,今天我们刚认识。”

“刚认识!刚认识怎么就……”李鹏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

“其实就是昨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顺手救了李明伟的老婆和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别人看到也会这么做的。”姜龙轻描淡写的回答。

“哦。”

李鹏应了一声,有些失望,在他想来,姜龙可能就是帮助处理了一下类似不慎落水或者是过马路躲避汽车之类的偶然突发事件,虽然有些时候也算是救命之恩,但其实也称不上什么大事。

此时大爷家堂哥凑过来问道:“妹夫啊,你跟郭总是什么关系啊,最近郭总的公司正有工程在招标的,你帮哥跟郭总说说,看看能不能照顾照顾。”

姜龙面露难色:“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没那么大的面子,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帮了郭总一个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郭总给面子。”

姜龙是魔道中人,尽可能低调的回复,但是他的回答却让,李鹏和林家人看向姜龙的眼神,又一下子冷了下来。看来姜龙也没那么神秘,不过是走了狗屎运,偶然帮了大人物的忙,这样的关系,只能维持一时,等人家把人情还了也就淡了,姜龙基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最后,在白玉洁的建议下,变成了郭帅和李明伟一起宴请姜龙,林家人也纷纷告辞,在林家人看来,这是最后一顿晚餐,这顿饭后,这人情也应该还的差不多了,姜龙又将变回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青山市最豪华的凯利亚酒店,郭帅和李明一家设宴请客,除了姜龙,林婉如和李鹏也在。

虽然郭帅和李明伟都邀请了林家人,但是那显然是人家客套,目的还是要请姜龙。林婉如也不想来,架不住李鹏坚持,李鹏是个官迷,有这么一个跟自己局长拉关系的好机会,他自然不愿意放过,厚着脸皮来了。

林婉如这一次感觉特别别扭,因为这一次酒桌的焦点竟然是她一向看不起的姜龙,郭帅和李明伟一家都一个劲的给姜龙敬酒,然而自己这边呢,却是备受冷落,看着李鹏那副人家爱答不理的,还摇着尾巴贴呼的样子,让林婉如看着就觉得恶心。

席间,姜龙又掏出了那个佳佳超市的购物袋,从里面把翡翠手镯拿出来,递给了白玉洁。

“白姐,这个还给你吧。”

 

至尊龙卫 第10章 千万房产

白玉洁没有接,而是诧异的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龙苦笑解释:“白姐,我没想到你送我的礼物这么贵重,还是还给你吧。”

“兄弟,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要回来的道理,再说这是给弟妹的,又不是给你的。”

白玉洁说完,姜龙苦笑:“白姐,还是算了吧,我爱人不戴,她以为是假的。”

白玉洁神色惊变:“假的?这怎么可能,这手镯可是在缅甸公盘买的原石开出来的,怎么可能有假!”

白玉洁此言一出,林婉如的脸色立刻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难……难道那真是玻璃种紫罗兰!”

白玉洁傲娇的说道:“当然是真的了,那镯子不仅是玻璃种,而且色也是紫罗兰中的极品,保守估计价值千万以上呢。”

当听到千万这个数字,林婉如的嘴巴拉得老长,没想到那副镯子不仅是货真价实,而且估价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一千万。

林婉如本来就因为今天频繁的打脸感到不爽的,恰逢李鹏这时候又不合时宜的调侃一句:“婉如啊,你这就叫有眼不识金镶玉吧。”

……

林婉如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情绪控制不住,她直接将,手上的订婚戒指摘下来,扔给了李鹏。

“分手!”

林婉如羞愤的说了一声,便离开了,李鹏无奈追了出去。

一场闹剧,并未引起什么波澜,郭帅提道:“对了,你让我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是市中心医院妇产科。之所以选择市医院,除了市医院是咱们青山市最好的公立医院;还有就是市医院产科主任马上就要退了,林医生去了我们可以把这个位置运作给她。”

“嗯,好的。”

姜龙微笑应答,他第二次救郭帅老婆孩子的时候。提了两个条件,第一个是给欺负林婉容的张京华一些教训,第二个就是帮林婉如安排新的工作,却没想到肖磊不仅把林婉容安排到了公立医院,竟然一去就是主任,他相信林婉容一定会很高兴的。

李明伟此时脸上带着震惊之色,作为体制内的领导,他很了解,市医院的正式编制有多难。

前不久,他解决侄女进市医院当护士的编制,还费了好大劲呢,想不到肖磊不仅安排了市医院的正式编制,还直接是主任。

郭帅接着又提道:“对了,姜大师,我看了购房登记,怎么你没有买一套房子呢?以那价格,就算不住转手卖了也行啊。”

李明伟有些意外:“怎么?姜龙兄弟没选房子吗!早知道我们就不把房子都选走了,要不这样吧我把我选的那套让出来给姜兄弟。”

姜龙接话:“李局长,谢谢您,不用了,塞外江南的房子动辄两三百万的,我没那么多钱。”

“嗨,咱们兄弟之间,钱怎么成问题呢。。”郭帅眼珠一转,“好了,这事儿暂先不说了”

赶紧说不要,但是郭帅僵持,且李明伟也跟着劝道:

郭帅豪气的一摆手,接着把姜龙在医院救至妻儿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听完白玉洁不由惊讶道:“真没想到,姜兄弟还是一名厉害的中医啊。”

“也没什么,就是平时看过一点医书,自学的罢了。”姜龙谦逊一笑道。

“姜兄弟自学就这么厉害啊,真是佩服啊。”李明伟虽然表面也说着奉承的话,但心里却不怎么相信。

他觉得中医就是安慰疗法,就算中医真能治病,见效也是很慢的,怎么可能郭帅说的你悬,且姜龙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能会什么医术,而且还是自学的野路子,说能治病简直是扯蛋,估计完全是碰巧了,这样的人,以后还是不要打交道了。

李明伟虽然不信,但是白玉洁却是很信的样子,竟然还伸出手让姜龙诊脉。

“姜龙你是中医大夫,正好帮我看看,我最近总是感觉口干舌燥,头晕乏力的。”

“白姐的身体很健康,就是有点上火,回去多吃点水果,多喝水就行了。”

姜龙这话一说,李明伟差点没笑出来,心说话:这还用他看吗?随便一个人都能说出这番话来。

白玉洁没有多想,又让姜龙给李明伟看,李明伟为了照顾面子,把手腕伸了出来,不过姜龙并没有切脉,而是皱眉看着他。

姜龙面色凝重,他看到,在李明伟的印堂位置,隐隐有一团黑气凝聚,是灾祸的象征。

至尊龙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至尊龙卫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至尊龙卫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