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姻缘铺在线阅读完整版苏桃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KX|小说:姻缘铺|时间:2019-11-19 10:04:08|作者:超级蛋挞

姻缘铺在线阅读完整版这里有,选择免费阅读模式即可浏览姻缘铺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姻缘铺在线阅读完整版-超级蛋挞小说全文在线。姻缘铺坐落在潘家园最不起眼的一角,这里不卖古董,不做生意,只接姻缘,你有追不到的男神?你有泡不到的女神?你想跟高大帅气的死鬼人鬼情未了?还是想跟家里的二哈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只要有关姻缘,而你又想要,这里通通都能办到……

姻缘铺苏桃

姻缘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姻缘铺 第六章 该冒充孙子

苏桃被人怼了还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他继续啰啰嗦嗦的傻笑:“要不是因为最近队里要忙活大联谊的事情教官腾不出手,否则早就把你拎派出所去了,还秦鑫妹子呢,傻子都知道是假的,下次想混吃混喝麻烦先做做功课,别跟个傻子似的!”

……what'sthefuck!秦鑫你个王八羔子,到底对你妹妹做了什么?

苏桃无缘无故的被人数落了一顿还外加扫地出门,心情十分之不爽,气呼呼的就要回去找秦鑫问个明白,但一转身就对上一张红扑圆润的脸颊,咬肌鼓鼓,特别可爱,可脸色特别冷。

苏桃一眼就认出她是刚才黄土坡上的女的,刚才她就觉得有点眼熟,现在凑近一看,顿时反应过来,带着不太确定的语气询问了一句:“杨子?”

对方这才抬头看她,眼神中透着些许迷茫:“你是?”

果然是她,苏桃松了一口气,指着自己有些兴奋的叫道:“你不记得我了杨子,我是苏桃。”

想当年她们还一起跳过皮筋呢,那时候的杨子还十分开朗乐观,但自从她姑姑去世后,她一夜之间跟变了个人似的,不爱玩不爱笑,甚至不爱说话,一开始苏桃还以为她是悲伤过度,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悲伤有点长。

杨子听完只是勉为其难的挤出一丝笑容,跟苏桃那种他乡遇故知的兴奋劲截然不同,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一时间场面颇为尴尬。

还好苏桃天生脸皮厚,别人不鸟她她也可以自得其乐:“真是没想到啊,一别那么多年,居然在这里遇上了,缘分这东西真奇怪。”

这会杨子连赔笑都懒了,很轻微的点了点头。

苏桃碰一鼻子灰仍旧不甘心,谁让她别有用心呢:“杨子,实不相瞒,我这次来这里是找人的,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二话不说就把我轰了出来,你看你也是……”

“谁?”杨子一句话打断苏桃,估计不想听她长篇大论。

苏桃吐吐舌头,这天真是没法聊啊,但她还是忍了,心里已经盘算着回去该怎么让老板加工资:“秦鑫。”

既然人家嫌烦,苏桃也不拐弯抹角了。

杨子的反应有点怪,先是浑身一震,眼神立马流露出刚才在黄土坡上的悲戚感,但瞬间被高冷掩盖下去,继续她的一脸无欲无求。

前后变化不过一秒,苏桃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你认识?”

可杨子却摇头:“不认识。”就三字,再无其他。

不能啊,刚才她虽然被人赶了出来,但是听教官跟那个二百五学生的态度,他们应该是认识秦鑫的,并且秦鑫的名头还不小才对,怎么到了杨子这里就成了不认识呢?

毫无疑问,杨子在说谎,但是她为什么说谎呢?是因为她跟秦鑫有仇,所以厌恶提起他,还是她跟自己有仇,不屑告诉自己?

苏桃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想追问,但是杨子已经跟她擦肩而过直通大门口,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艾玛,这不白跑一趟了?苏桃不太甘心,琢磨着要怎么在窃取点消息的时候,前面的杨子忽然停下来,转身看着她问:“苏桃,你相信爱情吗?”

苏桃有些发愣,我能不回答吗?这是道送命题啊,搞不好很容易别打脸的,想她前不久还是个无产阶级的无神论者,坚决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可转眼就被打脸了,这游戏不太好玩。

杨子的问题,苏桃选择了不回答,然而杨子似乎不太甘心,再次发问:“你最爱的人是谁?”

这个可以回答:“我最爱的是钱。”至少目前是这样没错。

杨子微微楞了一下,随后淡然一笑:“你的聪明救了你一命。”

这个笑是有温度的,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欣慰,但是……这话怎么怪怪的?把她两句话连起来的意思就是:如果你相信爱情,又恰好有爱人,那你的命就没了……

她对爱情是有什么误解吗?

杨子的怪异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也仅限于性格上而已,结果几年没见,她的诡异不仅没治好,反而生出了仇“爱”心理,这种人很容易形成反社会人格的。

苏桃不知道杨子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大概是被某个渣男给伤了吧,于是像老妈子似的安慰她:“杨子,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世界啊还是好人多。”

她完全出于真心,还劝她给自己一个机会:“说不定在过几天的联谊里就能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呢?”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苏桃笑得脸都僵了,却只换回来杨子的一记冷笑,然后似有若无的嘟囔了一句:“没有白马王子,有,也会没有。”

她这个样子真的有点像神经病,还是缺根筋那种神经病,苏桃打了个冷颤,总觉得她是话里有话,但是又琢磨不透,只好悻悻然的原路返回。

她跑了一整天,好像有点收获,又好像什么收获都没有,于是怀着一颗敬畏的心跑回铺子里跟自家高冷的老板讨论。

一进门,秦鑫就同步出现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跟着自己。

铺子敞开着,红瞳不在,估计是去办事了,他说过今晚有要事的,只是不知道老板为什么没去,老板静静的翻着他的书,头也不抬,直接发号施令:“泡茶,我渴了。”

苏桃气还没喘顺呢,憋着一肚子给他泡了杯龙井,他拿起来闻了闻,忽然抬起头很认真严肃的问她:“你洗手了吗?”

苏桃先是一愣,随后应道:“没有,我刚上了趟厕所。”

老板看着她,然后一仰头,“咕咚”一声咽了下去:“水太烫,茶泡老了,涩。”

……不跟你计较:“你将就着喝吧,等会红瞳回来给你泡顶级的,我现在先跟你说正事,我已经去查过了,他们肯定是认识秦鑫的,但是他们的表现都好奇怪。”

老板瞄了她一眼,翻了一页书才懒洋洋的问:“怎么奇怪了?”

苏桃摸着下巴,她也说不上来,反正很奇怪就对了,她跟秦鑫的年纪相仿,冒认他妹妹完全合情合理,可是他们却一眼识破,这说明什么?

——

 

姻缘铺 第七章 死了很久

苏桃感觉自己分析得头头是道,就等着老板给他答案,可老板却反问她:“说明什么?”

“说明……”苏桃支吾了一下:“我不知道啊,我这不是问你吗?”

老板的动作在那一刻有点僵硬,随后合上书,耐心的跟她解释:“说明你在年龄上出了问题。”

好像是喔,这个解释苏桃有想过的,但是她感觉不成立,因为他们两个看起来年纪确实相仿。

她倒是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对秦鑫的家庭成员十分熟悉,熟悉到跟自家一样,以至于完全造不了假。

但老板却反问她:“你跟你同桌关系好吗?”

苏桃不明所以:“当然好了,我跟她从小学开始就是同桌了,铁着呢。”

老板嗯了一声,又问:“那她家里有几口人,有几个哥哥妹妹姐姐?”

苏桃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四口,一个哥哥,没有妹妹姐姐。”

答案快得让老板有些无语,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最讨厌了,他不得不多花些心思来调教这个不太懂事儿的店员:“那她有几个堂哥?几个表哥?几个同龄的互称为哥哥姐姐的朋友?”

这个……苏桃哑巴了,不过脑筋却在这瞬间转了过来:“对,我只说是他妹妹,我也没说是亲生的啊,就算他们对他的家庭关系了如指掌,他们也不可能一口就认定我假的吧?万一我是他干妹妹呢?”

老板终于舒了一口气,要帮一个愚蠢的人把脑筋给捋直真是件吃力的事情:“所以你的假设不成立,只能是年龄上出了问题。”

可是年龄上能有什么问题呢?她看着蹲在门口一副事不关己的秦鑫,她实在是看不出年龄哪里出现问题了。

此时老板忽然叹息了一下,捂着额头由衷的感叹一句:“我怎么就找了个这么蠢的店员呢?”

……苏桃委屈,但无言以对,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温顺得像只小奶猫,等待着他给自己解答。

老板轻轻一挥手,顿时“啪”一声,姻缘铺厚重的木门瞬间闭合,将秦鑫挡在了外面。

然后他才很心累的提点她:“你要搞清楚一点,他是鬼不是人,你不能用人的思维来思考他的问题,鬼死后年龄是不会长的,他死的时候是二十岁,那就是再过一百年,他看起来也还是二十岁的样子,这么说你懂了吗?”

“懂了。”简直是醍醐灌顶,指着门口,激动得有些结巴:“他、他死了很久了?”

老板闭眼点头,忽然有种石头开窍的石破天惊感。

可是……苏桃又不太能接受,他死了很久了?那他怎么会一身泥巴又湿哒哒的跑来呢?

想到这,苏桃就豁然开朗了,一身泥巴,他不是死于洪水,而是泥石流,难怪……难怪他用的是十几年前的洛基亚,难怪别人一口咬定她不是他的妹妹,难怪他老是说自己走了很久很久,难怪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不是得了失忆症,只是在漫长是时光里,他没有一个可以诉说的人,没有一个能同行的伙伴,所以渐渐的,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模糊的目标。

“你早就知道了?”苏桃看着老板,她不信他那么聪明,光凭年龄就能推断出秦鑫的死。

老板很诚实的点头,苏桃又追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的名字出现在姻缘石上开始。”

苏桃有点懵:“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跑半天,还被人当成傻子的给撵了出来。

老板对她的愤慨不为所动,再次翻开他的书:“你不是没问我吗,我以为你很聪明,自己能搞定的。”

……这都是什么人啊,她怎么会摊上这么个老板?

老板言之无物,苏桃不甘心的追问:“那你还知道什么?”

老板没看她:“就这么多了。”

“真的?”苏桃很怀疑,她对他的为人表示很担忧,但是老板并不屑于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有时间他宁可多看一会书。

僵持到最后,还是苏桃妥协了:“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可是查了很久才查出点蛛丝马迹的。

老板本来不想理她的,但是苏桃有的是耐心,他不说她就直直的坐着,盯着他,盯到他受不了为止。

“你很闲吗?”

苏桃摇头:“不闲,但是我有的是时间。”打不过你,我还磨不过你?她小时候也是这么对付的她哥的,百试百灵,苏见信每次都是落荒而逃。

但是老板显然不为所动,他不说话的时候真的跟一块石头似的,整整一个小时可以连小指头都不动一下,真是墙都不扶就服他:“老板,你就告诉我嘛,或许我可以跟用你的方法找出更多的信息呢?”

老板挑起眼皮看她,良久才开口:“人类向来最不守信用,在你没有跟我签订协议之前,我不能让你知道太多秘密。”

呃……你是被人类欺骗过吗?请说出你的故事。

不过老板嘴里这么说,然而身体却很诚实的把秦鑫招了进来,然后在苏桃还一脸懵懂的情况下抓起她的手轻放到秦鑫的头顶:“闭上眼。”

苏桃赶紧照做,随着眼盖合上,眼前的黑暗忽然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很喧嚣的场景,人头攒动,吵闹不堪,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但是却并不慌乱,人群井然有序的在场中穿梭,中间还有很多长形的粉红色桌布铺起来的桌子,舞台上有一张很大的海报,上面是一对相互拥抱的新人,被打成了阴影,根本没有实体,海报的最角落还特意注明了海报的出处是什么婚庆公司提供。

他们好像都在寻找,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坐下去跟对方聊天搭讪,合则继续聊,不合则分开继续寻找。

这些人看上去都只有二十来岁,男女都比较健硕,皮肤是很健康的小麦色,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穿迷彩服,做派也很像军人。

在形形色色的男女中,苏桃的目光或者说她所深入的世界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一个女孩身上,看模样很娇俏,但是不知道为何看不清脸,模模糊糊的只有一个轮廓。

苏桃想上前去看清楚她的模样,但是脑子忽然闪了一下,视线一下从场景里抽出来回归到姻缘铺,眼前是秦鑫,她的手还被老板抓着放在秦鑫的头顶。

她好像想明白了什么,抬头看着老板,心头一时五味陈杂。

——

 

姻缘铺 第八章 记忆窃取

张嘴想问他自己刚才看到的场景,是不是秦鑫脑子里想的东西?但是她没问出口,因为她一时半会还有点难以接受。

短短几天时间,她需要接受这个世界有鬼的设定,然后又要接受这个世界不止有鬼的设定,现在还要接受老板居然能轻易偷窥别人记忆的设定……

她现在只想知道,老板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太过于与众不同,而往往太与众不同的……都不是人!

她当然不可能直接说出老板你是什么东西这种话,一来极有可能被打死,二来就算自己被打死了他也未必肯告诉她真相。

而且她发现这个设定虽然很难接受,但是一旦接受了却有用得很,有了这项技能,她能知道所有人的秘密。

她现在浮想联翩的早已不是怎么把秦鑫脑子里的秘密套出来了,而是自己怎么偷偷的溜进她老哥的房间,趁着他熟睡之际把他深藏在脑海里的秘密盗窃得一干二净。

其实真不怪她这个做妹妹的对他这么好奇,苏见信在整个小区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想当年他的风流史整个小区里谁不是如雷贯耳,小小年纪身边的女人就没断过,关键是他嗜好还跟别人不一样,放着年轻貌美的不爱,非要找那些半老徐娘。

光是高中三年,几乎把小区里留守妇女、成熟少妇给泡了个遍,最厉害的是每个女的都知道他处处留情,但愣是心甘情愿替他保守着秘密,大伙不仅和平相处,见了面偶尔还能打个招呼,简直不要太厉害。

还好恶人自有恶人磨,苏见信这个风流才子最后居然败在了杨子的手里,据说他对杨子不仅一见钟情,还用情至深,不仅为她遣散了自己的后宫,还因为她的拒绝愤然离家出走,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浪子。

只是他走得太早,那年苏桃才七岁不到,什么传奇全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所以才会更加心痒难耐。

她对他唯一的印象恐怕是她刚上小学那会,因为同学笑她龅牙,她哭着跑去找苏见信,他听了二话不说冲过去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把人门牙给打掉了,并且立下一个大大的flag,他就喜欢龅牙的,谁敢不喜欢就打掉他大牙,为此苏桃几乎承包了整个学校一年的笑点。

当时可把苏桃吓坏了,把人打成这样,学校跟家长肯定是上门讨公道的,但是直到第二天那个同学跟家长都没出现,学校去家里找,得到的却是他们举家连夜搬迁的消息。

苏桃至今不知道他们为何连夜逃亡,但是自此以后,苏见信就成了她心中的奥特曼。

她眼巴巴的等着老板把这项技能传授给她,然后她好快马加鞭的冲回去把苏见信脑袋里的秘密给掏出来。

但是老板显然没有这个打算:“这是姻缘铺主人才有的能力,除非你跟姻缘铺签订协,否则谁也无法传授给你。”

“什么协议,我们现在就签。”苏桃的心好像被猫挠了似的,别说协议了,就是让她卖身她都答应。

可老板却摇头了:“在没确定你有能力担任姻缘铺主人之前,你没有资格签订协议,而且这是个无法回头的买卖,你需要时间好好想清楚。”

苏桃倒是有点理解问题的重要性,如果自己成了姻缘铺的主人,那老板该怎么处置?他会去哪里?他自己的姻缘铺他不要了,居然要找别人来继承?

而且她这样子的算不算那个什么,弑“主”逼宫之类的,她看看老板,又回头打量打量自己,立马得出一个非常准确的判断,她大概会被分到造反失败然后被挂城墙上游街的那一类吧。

老板对苏桃而言就是谜一样的存在,有些话他不说,她也就不想了,反正也想不明白:“你是老板可以窃取别人的记忆,那我作为店员,是不是也该有点什么特殊的能力,不然怎么显得我与众不同?”

老板瞄了她一眼,一脸慈悲的看着她说:“你已经很与众不同了?”

“是吗?”苏桃以为自己听错了,老板这是再夸她?赶紧追问:“哪里哪里,我哪里与众不同了?”

老板一声冷哼:“蠢得与众不同!”

……就知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换个话题!

“那秦鑫的记忆你之前就看过了,你还能看出点什么来吗?”秦鑫的记忆肯定不止那么点。

可是老板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就刚才那个场景,你回去好好琢磨琢磨,也够你找出问题的答案了,好高骛远永远是失败的先驱。”

苏桃吐吐舌头,最讨厌这种卖关子的人了,明明什么都知道,还非得藏着掖着,不过她也不屑于求他,没你我还不是一样把秦鑫早死这个事查出来了。

苏桃抓起书包就走,秦鑫也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上,临走前还偷偷朝低头看书的他做了个鬼脸,结果老板忽然冷声叫道:“站住。”

“哬……”苏桃大大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吸成哮喘,以为是老板发现自己给他做鬼脸了,结果根本就是她自作多情,人家看的是秦鑫:“货比三家情有可原,但一物二卖就不道德了。”

老板的话让秦鑫猛地一个颤栗,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他已经意识到是自己的记忆出卖了自己:“对不起阴先生,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他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老板却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而是捧着茶杯心不在焉的尝了一口,喃喃自语:“听说他们接过好几桩生意,效果还不错。”

明明没有夸他,但秦鑫就是很高兴,仿佛阴先生这是在称赞他的眼光独到似的:“阴先生你还别说,他们虽然不是什么正规组织,还收钱,但是十里八乡的那也是有口皆碑的……”

苏桃就静静的看着这个傻子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一物二卖就算了,同行抢生意你居然还赞美对方,看来平时可能被打得比较少

不过除了他们姻缘铺还有谁做这种买卖?还有他们为什么可以收钱?这太不公平了吧?

——

 

姻缘铺 第九章 见信

秦鑫跟苏桃都有很多疑问,但老板无意在理会他们,苏桃还想在纠缠一会,但是门口的牌匾忽然“嘭嘭”的撞击起墙壁来,这是在下逐客令啊喂,一个牌匾耶,你咋不上天呢?

 

抱怨归抱怨,苏桃也不想惹人厌,于是快马加鞭的赶回家吃晚饭,今天老哥回家,要是晚了,老妈能把她削成薯片炸了。

 

她到家的时候苏见信也刚刚到家,前后脚进的门,但是待遇却千差万别,她家老妈不仅手忙脚乱的给苏见信提行李,还拉着看了一圈又一圈,又是瘦了又是黑了的唠叨,险些把高香给烧上了,就差抱着他痛哭流涕,直接把苏桃给晾成了一条咸鱼。

 

差别对待如此之明目张胆而且惨烈,以至于苏桃时常会冒出自己是充电话费送的想法。

 

倒是他们老爸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爸爸好像一直知道苏见信在外面干的事情,但他是管不了这个儿子的。

 

苏见信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他过于精明的狡猾,当普通的孩子还在玩泥巴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东西独自坐火车去了西藏,并且在半年之后汇回来他的第一笔赡养费,然后彻底堵住了七大姑八大姨准备管教他嘴。

 

既然管不住,老爹干脆就不管了,上天下地的都由着他去。

 

老妈做了一桌子好菜,拼命的往他碗里夹,苏桃就坐在一旁默默的低头扒饭,麻木的看着她恨不得把一桌子菜都送他嘴里。

 

“儿子啊,快快快吃,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外面肯定吃不好吧,也没口汤水滋润一下……”

 

“妈,我好着呢,你快吃吧,别夹了,都快洒出来了。”苏见信又把碗里的肉一一给她夹了回去,看他们母子作得,简直吃不下饭。

 

苏桃一时神使鬼差,一把夹了个大鸡腿往她爸碗里一放:“爸,多吃点,看你瘦得跟猴似的。”

 

然后……空气都安静了!

 

下一秒,苏桃就怂了:“妈、妈,你也多吃点蔬菜!”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好吓人啊!

 

吃顿饭搞得跟特务似的,苏桃也是心累,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

 

晚饭后不久,苏见信就借口有事溜了,还点名要苏桃送他,苏桃也没拒绝,颠颠的就跟了出去,家里有老妈霸占着,她连跟他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一出去她就迫不及待的追问:“哥,你这几年在外面都干嘛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苏见信笑着瞟她一眼:“怎么,几年不见都成管家婆了?”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管家婆?您老人家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估计得去修仙才管得了您老人家。

 

苏见信伸手扫扫她额头,笑而不语。

 

苏桃感觉额头有东西膈着,扒下来才发看见苏见信中指居然有个戒指,细得跟条钢丝似的,白色的,也不像银跟白金,还有个开口,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虽然知道这不是苏见信的奢靡作风,但还是忍不住八卦:“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她本来是想告诉他,杨子过几天要去联谊了,他在把握把握,或许还有机会,要不就干脆委托给他们姻缘铺,让老板亲自办,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可苏见信忽然站着不走了,眉头紧皱的从背后打量她:“你去找过杨子?”

 

苏桃点头:“啊,怎么了?”是忘不掉呢,还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然而苏见信忽然很严肃的跟她说:“以后少跟她来往!”

 

……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她。”

 

因爱生恨,苏桃瞬间给他竖好了标签,可苏见信却并不是这个说法:“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杨子了,而是一个陌生人,一个极度危险的陌生人。”

 

啊?有多危险?除了她有点仇“爱”跟性情大变之外,好像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威胁性:“哥,你对她……”有偏见啊。

 

可苏见信无比认真外加严肃的警告她:“离她远一点,特别是不要在她面前……秀恩爱!”

 

……在极度无语之中,苏桃似乎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哥这么提防杨子,会不会是他知道杨子忽然性情大变的原因?

 

所以说,他这些年当地经历了什么?

 

苏桃已经认定他知道杨子性情大变的秘密,可苏见信一张嘴就跟石头缝似的,密不通风,不管她怎么软磨硬泡,他就是不张嘴,看来这些年的磨砺,让他整个人都沉稳了不少。

 

送到路口,他就停下来:“回去吧,记住哥跟你说的话。”

 

“哥……”苏桃还是不死心:“你看我明年就毕业了,也没找到什么好工作,不如你趁我还没毕业带带我,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好不好?”

 

跟他混当然是不可能的,她才不想当女流氓呢,显然不劳而获才是她人生的终极目标。

 

苏见信看她一眼,忽然就笑了:“桃子,你变坏了啊,连亲哥你都套路,真没人性。”

 

……你有人性?三岁的时候,是哪个个王八羔子为了一条冰棍把她压在小卖铺里给人扫地的,苏桃挠挠头:“哎呀呀,这个王八羔子是谁来着,哎呀呀我怎么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苏见信立刻拱手高举过头做投降状:“女侠女侠,是在下输了,求放过。”

 

哼,根本小姐姐斗,你还嫩了点。

 

苏见信玩笑一阵就转身离去,神色匆匆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苏桃居然就一直站着,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

 

虽然苏见信这人六亲不认,虽然她时常嫌弃他,可是……到底她只有这么一个哥。

 

远远的看着,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苏桃才落寞的转身往家的方向走,今晚一别,又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见着。

 

就在她转身的功夫,前方街口路灯下忽然窜出个影子来,躲在两边街道的建筑物旁遮掩匆匆往前走,眼睛一直是直视着前方的,目不斜视,连四处瞄一眼确保没被人发现的动作都没有,第一次见这么淡定的跟踪。

 

至于跟踪谁,那不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嘛!

 

苏桃脑子都没过,腿脚已经跟了上去,苏见信到底在搞什么,大半夜居然会被人跟踪?他不会是抢劫了银行,或者是黑吃黑什么的吧?

 

半盏茶的功夫,她已经脑补出了一部无间道,艾玛,电视剧害死人啊,她现在比见了鬼还怕。

 

姻缘铺 第十章 小鬼挡道

人一旦怕起来脑子就反应不过来,继而出现身体不受控制的情况,比如现在,她明明看到前面的地面有一个玻璃的啤酒瓶,脑子的第一反应就是绕开它,别惊动了前面的人,可无奈腿脚不听使唤,直接一脚踹过去……

 

然后就悲剧了,前面的人影先是一愣,随后瞬间消失不见,真的是那种平地不见,不存在任何闪躲到旁边遮蔽物的可能。

 

还好现在苏桃的神经已经很粗大了,否则她估计得一口气上不来,活生生的把自己憋死。

 

苏桃冲进黑暗里,站到了刚才那个人影的位置,方圆两米之内都是空空落落的,刚才的人影就像是隐形了一样,没有半点踪迹。

 

不科学啊,土拔鼠它还得打个洞吧?

 

苏桃百思不得其解,此时后颈忽然凉飕飕的灌进一阵风,阴阴森森直往骨子里钻,苏桃措不及防的打了个冷颤。

 

然后好像还有什么“哒”一声滴到她脖子上,顺着颈部一路往下流,她顿时条件反射的缩起脖子,随后伸手摸了一把,黏黏糊糊的好像口水耶。

 

结果她一看,青色的,黏稠得像一坨鼻涕,还好不是口水,可是……为什么那么臭啊,而且这坨青青的东西好像还在动耶。

 

接着又是“哒”的一声,这次是滴到她额头了,顺着鼻梁流到鼻旁,这次她很真切的闻到了一股恶臭味,就是那种放了几个月的鸡肉味……呕!

 

苏桃干呕一下,没敢抬头看头顶的玩意,二话不说撒腿就跑,可手里那坨东西居然真的动了起来,像八爪鱼似的一把钳住她的手掌,用力一勒,手臂的血管瞬间暴起来,整只手都快被它拧成麻花了。

 

随后手掌以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萎缩下去,而它的身体则飞速的膨胀起来,慢慢的露出原形,像一条硕大的肥蛆。

 

它、它在吸她的血,什么鬼东西?苏桃吓得六神无主,慌乱的揪住它黏糊的皮肉,忍着痛一把将它揪了起来,狠狠的往旁边一甩。

 

它掉了下去,栽了几个跟头的滚到一边,可苏桃的手掌却早已血肉模糊,整条手臂跟废了似的抬都抬不起来。

 

苏桃很明确的知道自己斗不过它,所以脱了身第一件事就是跑。

 

可一转身天上忽然飘下来好多白色的带着,紧接着是头发,漫天飞舞的头发,以及一张挡在头发后面的脸,煞白煞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还好还好,脸还是完整的,没烂,也没缺鼻子少眼睛的,不然晚饭算是白吃了。

 

苏桃在意识到对方可能是鬼的时候就不那么慌了,毕竟作为鬼,秦鑫还是挺呆萌的:“那个,您贵姓啊?”她试图跟对方交谈,万一它找自己只是委托姻缘的呢?

 

等它抬起头,苏桃才真切的看清她的脸,居然还是个孩子,七八岁的样子,脸色白得跟刷了层粉,僵硬冰凉,看上去好像有点眼熟,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她直勾勾的盯着苏桃,也不说话,偶尔歪歪脑袋打量她。

 

苏桃渐渐缓过劲来,而且估计是个调皮的小鬼而已,吓死老子了:“小朋友,你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觉瞎跑什么啊?”

 

她看着苏桃,忽然咧嘴笑了起来,笑容很灿烂,可丝毫没有正常孩子的天真烂漫,反而跟个鬼似的,诡异得叫人心寒。

 

不过,她好像本来就是鬼啊,苏桃尴尬的回了她一个笑,可她一直笑一直笑,笑得人心里毛毛的:“姐姐。”

 

“啊?”苏桃指着自己:“你叫我?”

 

她还是笑:“姐姐……”

 

苏桃无奈,她大概是个傻子吧,于是礼貌性的应了一句:“诶,在呢。”

 

可她没完了:“姐姐……”

 

……遇到个傻鬼还得配合她表演:“在的呢,你有事?”

 

她笑着迈进了一步:“姐姐,好好吃的……”

 

啊?什么好好吃的?苏桃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刚想问,她再次开口了:“姐姐的魂魄好好吃的!”

 

……大事不妙,她不是傻,她是扮猪吃老虎,苏桃抓起手机就朝她扔过去想阻止她前进的步伐,可手机直接从她身体穿了过去,连她分毫都没伤到。

 

苏桃“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转身撒丫子就跑,然而才动,后背忽然一沉,压得她膝盖一弯,瞬间扑倒在地。

 

等她再次转过身的时候,那个小鬼已经骑在她身上,钢筋一样的手掐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你还想跑,你跑了那么久,还想跑到哪里去?”

 

不是……苏桃刚想说话,她却用力一压,险些把她脖子给折了:“说好的只借一会,你怎么就不还了呢?我找得你好苦啊姑姑,你骗了我的身体,我每天只能这样飘来飘去,没有人跟我说话,没有人跟我玩,很累很寂寞的……”

 

呃这位同志,你貌似认错人了,我哥的女朋友还在别人家养着呢,实在是消受不起你那么大的侄女啊。

 

苏桃想解释,可是她连起都踹不出来了,更加无法开口说话,一口气憋着肺都要炸了,偏偏此时小鬼还大手一挥,一巴掌扇她脸上。

 

然后趁她七晕八素的时候,小鬼瞬间低头,苍白的脸凑上来,嘴上做了个吸的动作,苏桃只感觉脑子“嗡”的一声,眼前的天地就转了起来,随即身体莫名的出现心慌、胸闷等一系列症状。

 

苏桃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已经意识到她很可能在吸自己的魂魄,想反抗,可无奈四肢乏力,连挣扎都做不到。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要嗝屁了,真是天妒英才啊。

 

她还在呜呼哀哉,晕眩感莫名的就消失了,小鬼警惕又凶狠的抬起脸盯着前面,苏桃没有仰起来脸来看自己头顶有什么,因为路灯已经把一个修长的影子投到她身上了。

 

有影子,是人,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更加提心吊胆,在一个正常人的眼里,她现在的状态就是一个人躺在路中心,跟个二百五似的张牙舞爪强装难受,然后对方再带着遇到一个神经病的眼神快速从她身边跑过去……

 

可不等对方动,小鬼自己就很惊慌的松开苏桃,然后瞬间化成一团黑气,逆着那道影子蹿了出去。

姻缘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姻缘铺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姻缘铺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