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不及你盛唯一厉少辰小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深情不及你厉少辰
  • 来源:zd

深情不及你盛唯一厉少辰小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

《深情不及你盛唯一厉少辰》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深情不及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二十一章 折磨又快乐着

既来之则安之。

盛唯一洗完澡才发现浴室里没有她穿的浴袍和睡衣。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厉少辰叫住自己欲言又止是几个意思。

“……混蛋!多提醒一句会死吗?”在她眼里,厉少辰就是故意的,故意报复自己的。

不过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她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门打开一条缝,冲外面喊,“帮我拿一下睡衣。”

厉少辰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没有。”

“……怎么会没有,把盛无双的睡衣拿过来我穿一下也行。再不然,你就给我把行李取过来。”

“这里无双没有来过,没有她的睡衣,行李我已经说好了让他们明天送过来。”

“……”

“不过有我的睡衣,你要不先将就着穿一晚。”

“……我不穿你的衣服!”

“那就没办法了。你如果愿意裸着出来,我也没有意见。”厉少辰的声音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听在盛唯一的耳朵里显得特别欠揍,气的她牙痒痒。

“……”在这里等着她呢!绝对不会如他所愿!“把你睡衣拿来!”

听到脚步声远了又进,然后厉少辰就递给她一件白色睡衣,“爱惜点,别给我穿坏了!”

“……”将睡衣拿进浴室,才发现这是一件什么样的睡衣。先不说别的,她以为厉少辰至少会给她拿一件新的睡衣,没想到是这么一件旧的几乎不应该出现在他衣柜里的睡衣。

衣角都有一些破损了,颜色也看得出很久。虽然很干净,但着实不太像会出现在他衣柜里的衣服。

“抠门!”盛唯一骂了一句,准备穿上睡衣,穿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她细细地看着扣子,发现上面每一颗扣子都有重新缝一遍的痕迹,其中最下面的一颗扣子下的针线,跟上面的针线颜色还不太一样,是黄色的。不过,因为针脚很好,所以很难发现……

但是,她现在看到这熟悉的一切,只觉得往事一历历都涌现在眼前。

当年她虽然跟厉少辰的感情冷淡,但是她一直坚持默默为他做事。

比如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他准备新的衣服包括睡衣,即使他从来没有穿过。比如给他的睡衣纽扣会加缝一下,以此来让扣子能够更牢固,即使他从来不曾了解……

然而,在时隔多年后的今天,她居然发现厉少辰穿着她给他买的睡衣,似乎还是穿了多年的样子。

盛唯一心里有点微微波澜,最后只是冷笑了下,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到底是男生的睡衣,衣服宽大不说,袖子和裤腿都长了,只好卷了好几圈。

她出来闻到有香味从厨房传出来。

然后厉少辰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走出来。

“过来吃点东西再睡。”

“不吃,你自己吃吧!”

刚说完,肚子咕咕叫了几声。声音不大,但是空间就这么小,待在里面的人都能听到。

厉少辰倒也没有嘲笑她,只是帮她把筷子放在旁边,“放心吃,没下毒。”

说起来她今天确实没怎么吃东西,再加上香味确实太馋人,盛唯一也懒得跟他客气,走过去坐在桌子面前。

看着面前这碗色泽饱满的馄饨,她咽了咽口水,冷冷道,“我是怕你没做熟恶心到我了。”

说完,她尝了一口——真香真鲜真好吃!

“吃完了把碗放在这里,我来洗。”

她心底有些诧异,厉少辰居然会煮馄饨了,而且味道还非常不错。

这事情要是放在以前,就算做梦都不敢做的事情。

她偷偷用余光瞥了眼他,发现他直接朝沙发那边走去了,似乎是自己没打算吃,专门给她做了一碗。他走动的时候,她发现被他咬的那只手背还有红的。

不知道有没有擦药处理一下。

她收回目光,不去想。反正不关她什么事,是他自己不放手,之前还莫名其妙亲她,被咬怪不了她。

吃完馄饨她起来去洗碗,厉少辰闻声就说,“放在那里我来洗。”

“不用了,我不愿意欠人,更不愿意欠你的。”她瞥了眼他的手背,径直进了厨房。

洗了碗,盛唯一自己找了个卧室,反锁门就睡了。睡得时候,她发现厉少辰还坐在客厅,也没说什么。

没说这次把她掳回来的原因,也没质问她这些年去了哪里,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除了在机场知道她要走情绪有点激动,之后一直非常平静,平静的令人不安。

他不问,盛唯一也懒得去说。

看到她进了房间,厉少辰浑身才稍微松懈下来,没人知道他其实一直在克制。克制自己将盛唯一拥在怀里的行为。

但是他不能!

之前在机场借由那种场景吻了她一番,他便开始食髓知味,一发不可收拾。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对她做什么,那样会让她更厌弃自己,疏远自己。

于是,只能忍。

但是又不愿意失去一分一秒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只能折磨又快乐着。

盛唯一这一晚睡到第二天中午被闹铃吵醒。

她以为是有人去找厉少辰的,他会开门。

可是门铃断断续续持续响了一分钟了,都没有消停。气的盛唯一从被子里爬起来,火大地开门朝外面去。

一打开门,外面一群人连忙弯腰,“夫人您好,厉先生让我们过来给您送衣服。”

说完,为首的女人一摆手,几个服务人员推着衣架朝里面走,衣架上各式各样的衣服。

一瞬间,这些衣服已经摆满了客厅。

“夫人,您看看这些衣服满意吗?如果不满意,可以提要求,我们再根据您的送。”

盛唯一正想说,你们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你们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电话是厉少辰打过来的,她接起来,还没来得及问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他就问,“起来了吗,厨房保温桶里给你做了早餐别忘记吃。一会儿有人会送衣服上门,你看看,如果不喜欢尽管跟她们提要求。”

“我现在有一个会,晚上尽量早点回去陪你,我们一起吃饭。”

“……”

盛唯一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已经挂了。

这是担心被她骂吗,挂的这么快!

盛唯一整理了下情绪走出来,客厅里的衣服各式各样的都有,无论是内衣还是日常穿的衣服,应有尽有,准备的很充分。

“这些够了,你们走吧。”

等他们走,盛唯一去厨房看,果然发现保温桶里放着早餐,是红枣粥。

她盛出来吃了一碗,正在洗碗的时候听到门铃又响了。

难道又是送衣服的?

盛唯一过去将门打开,眼前那张明显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惊愕地看着自己。

“唯一!”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二十二章 我找到了爱的人

有时候双胞胎的那种心灵感应真是令人不得不相信。

虽然盛唯一很不想跟她这个双胞胎姐姐有所谓的心灵感应。但是能够在见到她的第一眼,脱口而出实在令人吃惊。

即便她现在早就不是当初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盛无双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名字敏感,盛唯一也不一定会听清。

“女士,你要找谁?”盛唯一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是盛唯一。她现在脸变了,以前的盛唯一也死了,不会有人联想到那么多。

刚刚她那么叫自己,怕也只是心灵感应下的条件反射,经不起推敲。

果然,她这样一问,盛无双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冷冷地看着她,“我找我老公,你是谁?”

她眼神犀利地注意到她身上穿的睡衣是厉少辰的,难道昨晚他们两个?

昨天厉少辰就是为了这个女人,三更半夜开车出门的。

“原来是厉太太啊。”盛唯一环抱着手臂,靠在门边,一脸妖艳地冲着她笑,完美饰演了一名小三。

“厉少辰不在家,你要是找他去公司找吧,我还要睡觉,就不奉陪了!”

说完,就要关门!

盛无双用手阻止,“你既然知道我们结婚了,现在就应该给我滚蛋,而不是在这里破坏别人的感情。”

“冤枉啊,厉太太。”盛唯一一脸无辜,“是厉少辰强留着让我在这里的,可不是我自己想待在这里。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去找他好了,顺便也给我解决了麻烦,到时候我还会感激你呢!”

说完,这次不再管她阻止,大力地关上了门。

“你开门!你给我开门!”

盛无双还在外面叫唤,盛唯一站在门口只觉得好笑。怎么几年不见,盛无双变得如此泼妇粗鲁了,一点体面都不留给自己了吗。

敲了一会儿门,发现里面的人根本不开,盛无双也懒得跟她耗在这里,她直接开车去了厉少辰公司。

以前她对他最是放心,觉得他可能心思不在自己身上,但也不会在别人身上。

如今,他却金屋藏娇了这么一个女人。

她不能假装无所谓下去了!

这么多年,盛无双从来没有去过厉少辰公司。

因为她的身份是“盛唯一”,盛唯一从来都是低调,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的。

她用了“盛唯一”这个身份在他身边,从此便只能是盛唯一,遵循盛唯一的活法活着!

盛无双攥了攥手指,迈步朝厉氏集团前台。

“我要见你们厉总。”

“请问你有预约吗?”前台小姐眼皮都没抬一下。跟另外一个嘀咕,“这是今天第三个了吧?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以为我们厉总很闲?想见就能见到的。”

“就是!这年头不要脸的女人真是越来越多了。我们厉总洁身自好的很,这些女人太过痴心妄想了。”

“她的妻子要见自己的老公,还需要预约?”

盛无双被气笑了。自己被当成了那种不要脸缠着厉少辰的女人。

这就是低调的下场,到厉少辰公司没有一个人认识她。

前台的两个女生抬头看了她一眼,互相对视,忽然笑了,显然一副早就听过这种措辞的表情。

“我们的总裁夫人很低调,从来不会到公司。你啊,还是换一个理由吧。”

“……”

盛无双气的脸色都青了,也懒得跟这么一群人多废话。

抓起前台的座机,直接打给厉少辰。

电话通的那一刻,她忽然惊醒,这么怒气冲冲的实在不好,连忙压制内心的怒意,语调温柔。

“少辰,我在你公司楼下,有事情找你。但是前台不让我进去。”

接着那边说了句什么,盛无双将电话递给前台,“你们老总找你。”

那两个妹纸脸色有点变了,狐疑地接过电话,眼见她脸色变得越来越惊恐,就差要哭了。

挂了电话,那妹纸连忙弯腰鞠躬说,“夫人,这边请。”

战战兢兢的!

等把盛无双送进电梯,那妹纸回来的时候一时腿软,直接摔坐在地上,立马哭了出来。

另外一个女生见状连忙跑了过去,将她扶起来。

“你怎么了,她真是总裁夫人啊?”

“是的。”她一边哭一边说,“我可怎么办啊?得罪了总裁夫人,饭碗肯定保不住了。”

……

一出电梯,门口守着一个男人,见到她,连忙颔首,“夫人,总裁现在在开会,让我带您去他办公室先坐一会。”

“好,谢谢。”

盛无双得体地道谢。

在厉少辰办公室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听到脚步声由远至近。

看到他走进来,还在交代身后的助理一些事项,盛无双更加觉得自己这一趟来错了。

这段空隙中,她已经冷静了下来,想了不少。

那个别墅里他藏着的美艳女人,她不应该来质问他。既然厉少辰藏着,说明就是不愿意让她知道,说明他在乎自己。

男人嘛,总是会被外面的莺莺燕燕迷惑,玩一段时间就腻了。

到时候他还是会回到她的身边。

反而现在,如果一旦撕破脸,那才叫真的得不偿失,没有挽回的可能性了。

想清楚了这个利害关系,盛无双也就淡定了。

见他终于交代完了事情,助理出去,盛无双才站起来跟他打招呼,“少辰。”

“你怎么突然来了?”厉少辰看了她一眼,朝位置走去。看不出喜怒。

“我想你了。”她说完试探地问,“是不是太忙打扰到你了,我看你昨天晚上半夜还开车回去工作,真是太辛苦了。”

这话既试探了他,又解释了自己是因为关心他才来的。

厉少辰正在签署一份文件,闻言他的手顿了下,抬头望向她,眼神犀利,“昨晚你看到我出去了?”

他这语气听不出来有好还是坏,盛无双心里有点虚,讪讪的笑了笑,“嗯,半夜睡不着觉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她努力模糊这件事,不让他觉得自己在意。

谁知道听到他若有似无地叹了一声气,将笔搁在桌子上,一副郑重地表情望着她。

盛无双直觉不好,还没做出反应,听到他慢慢开口,“本来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既然你提到了这个,有些事情我想没必要瞒着你了。”

他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我找到了爱的人。”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二十三章 别不要我

这句话很微妙!

找到了爱的人,在盛无双听来就是爱上了别人。

但只有厉少辰自己知道,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他找到了那个他弄丢的爱人,失而复得。

盛无双脸色瞬间僵硬,努力让自己不要因为嫉妒和愤怒淹没,她扯了扯唇角,干笑几声,“少辰,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她站起来准备朝外走,“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脚步匆匆,步伐已经乱了。

厉少辰看到她这样,蹙眉站起身朝她走来,拉住了她的胳膊。

“无双,先别走。我们好好谈谈。”

盛无双一脸凄凉之色,苦笑地看着他,“少辰,你叫错了,我是唯一啊。说好了让我一辈子做唯一,跟你在一起的。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厉少辰眉头蹙的越来越深了,最后千言万语只说了一句话,“无双,对不起。”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盛无双推开他,“少辰,这么多年了,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当初我回来问过你,还愿不愿意要我。那个时候你愿意的,怎么几年过去,你就不要我了?”

“你让我扮演盛唯一的角色,我愿意,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就当做一辈子的盛唯一也可以。怎么到现在,你却变心了呢?”

“少辰,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告诉我,我改行不行。我只求你,别不要我。”

她一边说一边泪如雨下。厉少辰听着她这些话很不是滋味,但是又觉得怪怪的。

“只要你需要帮助,我照样还是会帮你。还有,扮演盛唯一的角色,当初不是因为唯一去替你顶罪?你在外面自由生活,唯一在里面受煎熬。怎么……”怎么到你嘴里是他求着她顶替盛唯一的身份一样?

听到这里,盛无双厉声质问,“你是心疼她了,对不对?现在是在怨我吗?少辰,唯一死了我也难过,我宁愿当初没有跟她互换身份,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现在也不用被你嫌弃抛弃。”

她说完,趁着他分手,一把将他推开奋力跑了。

厉少辰想追出去,想了想又停下。也许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一直以为自己爱的人就是盛无双。

时隔多年,在失去盛唯一之后,他才悄然明白,谁才是他的生命挚爱。

可惜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如今,上天似乎怜悯他,重新给他一个机会,他不愿意再让她从身边溜走,这一次他一定要将她绑在自己身边,呵护她爱她,将那些年的遗憾弥补给她。

当初盛无双被绑架,后来被人卖给了有暴力的男人。那个男人经常打她,她趁着他醉酒的一次逃了出来。

后来找到了厉少辰,本来以为日子要往好的方向发展,谁知,那个男人竟然找来了,还打她威胁她不回去就杀了她,盛无双吓得不知道失手捅了他一到逃跑。

谁知,这一刀竟让男人重伤流血过度死了。

那个时候她害怕极了,浑身是血颤抖地去找厉少辰,哭的要晕过去。

她说,“少辰,我不要为那个人偿命。我才找到你,我不想去坐牢。你帮帮我,救救我好不好?”

厉少辰看着她一脸无助的样子,只觉得心肝都在颤抖。

在他的认知当中,那个被盛无双失手杀死的男人是死不足惜。

可是她毕竟是杀了人,法律不会绕过她的。

他抱着怀里颤抖的不行的女人,脸上浮现了另外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想到什么,低头安慰怀里的人,“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坐牢的。我会帮你。”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盛无双,他开车回家,远远的就见到二楼卧室还亮着灯。

这是盛唯一的习惯,就算知道他几乎不回来,每天晚上都会给他卧室留着灯。

彼时,盛唯一刚生完孩子,孩子才半岁。

那是一次他醉酒之后,跟她意外发生了关系然后有了孩子。

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对找盛无双的机会绝望了。再加上盛家需要一个孩子,他是讨厌她,但是自己的骨肉却是不排斥的。

只不过孩子出生之后他也没怎么看过,就像可有可无一样。

他上了二楼,看到盛唯一卧室里还有微弱的灯光,似乎还有她哄孩子睡觉的声音。

想到盛无双那么悲惨,再想到她如今拥有的一切原本都该是盛无双的,一股怒意顿是从心底而起。

一把推开了房门,走了走去。

房间里一大一小被吓得一跳,大的那个看到是他稍微松了口气,小的那个似乎刚要睡着,被吵醒立马哇哇哭起来。

盛唯一一边抱起儿子哄,一边问他,“这么晚了回来有事吗?”

还怒气冲冲的,踹开了她的门。

看着这一幕,刚刚积累起的怒意瞬间消失,厉少辰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有点说不出口了。

“没事。”

硬邦邦地回了一句,看到儿子在她怀里还在哭,一点都没有好转的迹象。他鬼使神差地朝他们走过去,看着她怀里哭的脸通红的儿子,心里蓦地有些柔软。

“对不起,兜兜今天有点发烧不舒服。估计刚刚被吓到了,我马上把他哄好。”

盛唯一小心翼翼地解释,战战兢兢的,好像怕他因为孩子太闹生气似的。

厉少辰心里冷哼,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儿子。

伸出手,语气凉凉的,“给我。”

“啊?”盛唯一太惊讶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儿子给我抱抱。”厉少辰的语气不太好了。他要抱自己的儿子,至于那么惊讶吗?

“哦,好。”盛唯一反应过来连忙将孩子递给他,告诉他抱孩子的姿势,怎么让他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宝宝知道自己被爸爸抱着,居然渐渐平息,也不哭了。

“他不哭了。”厉少辰很新奇,也很有成就感,第一次抱孩子就哄住了。小宝宝在怀里软软的,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他,还笑了下。

盛唯一看着这一幕,眼圈有点红,鼻子有点发酸,她笑说,“是啊,我们兜兜被爸爸抱着,是不是很开心啊?”

那一个晚上,厉少辰时时回忆起来,应该算是和盛唯一那么多相处的日子里最温馨的一个夜晚了。

然而再温馨的夜晚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最终他不忍心盛无双苦苦哀求,终日哭泣。他用孩子逼盛唯一顶替了盛无双,认下了这罪。

因为他无比残忍地说了一句,一句让盛唯一不敢不从的话。

“如果你不答应,你将永远都见不到你的儿子。”

深情不及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深情不及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深情不及你全部精彩内容